风流家丁 (24) 作者:反串白

.

【风流家丁】

.作者:反串白2020年9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四章:金环评级

小狐狸精一动不动的趴伏在张阿大健硕的身体上,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湿滑的脊背,还有一只抚摸着她的脑袋。

姜宓又羞又满足的忍不住想要扭动身子,然而稍稍一动,便浑身一僵,紧接着又懒洋洋的动也不动了。

无他,姜宓的体内还被那巨根占据着。张阿大的生理虽然根本没有被满足,但是他的心理上还是很满意的。张阿大问出几个小问题,姜宓嗯嗯啊啊的回答了,全然一副小宠物的模样。

张阿大嘴角一勾,将她的屁股顶起,然而把肉棒整根拔了出来。姜宓懒洋洋的身子顿时动了,先是抬起头,带着泪痕的脸蛋上满是无辜和不解的看向他。

见到张阿大嘴角的笑意,她脸蛋一红遍知道了张阿大的意思,撑着张阿大的胸膛直起身子骑坐在张阿大的腰间,一对雪白豪乳垂在胸前挺立着。姜宓媚眼如丝的看着张阿大,小手已然探下去,扶住了张阿大的巨根,柳腰一扭抬起肥臀,便对准龟头坐了下去。

“嗯啊!!!!~~”姜宓有点控制不住速度,一下子坐了下去,顿时整个人重新瘫倒在了张阿大的身上,脸蛋上清泪直流的恍惚了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

张阿大搂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轻语道:“小狐狸,这算是第三次了吧?”

姜宓闻言只当是说她高潮了几次,哼哼了两声,伸出舌头去舔张阿大的脖子。“你让人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小心上人操得那么惨,我是不是得报仇啊?”

张阿大的话让姜宓顿时小脸煞白,这才想起之前怎么对待了张阿大,她怯生生的看了张阿大两眼,忽然神情一变,主动搂住了张阿大的脖子:“不要...好哥哥,饶了宓儿吧~”

“饶了你?怎么饶了你?遇到这种事,不狠狠的折磨死仇人怎么能泄愤呢?”张阿大一边抚摸着姜宓的肉体,一边说到。

姜宓混乱的脑袋本能的害怕了一阵子,便主动说到:“好哥哥,你忘了柳芽儿吧~以后宓儿来做你的心上人,宓儿会比那个小丫鬟更好,更会服侍你的~”说完她还觉得不够,灵机一动的补充道:“以后宓儿就是你的小狐狸~”

“我的小狐狸?那胡老爷和胡二公子怎么办?你不是他们的骚狐狸了?”张阿大自然不会放她轻易过关。

姜宓脸色一红,亲昵的用脑袋去蹭张阿大的胸膛,乖巧的说到:“以后自然都不是了,宓儿只是你的小狐狸了~”

说实话,张阿大还真是有些迷上这个小骚狐狸了,巨根上规律的传来火热湿滑的包裹收束,张阿大狠狠的给了她雪白的肥臀一巴掌。

啪!顿时姜宓的眼泪就出来了,尖叫了一声就想往张阿大的怀里钻,屁股上的剧痛和连带蜜穴里震颤摩擦的快乐,真是让她有些欲仙欲死。缓过劲儿以后,她可怜兮兮的看向了张阿大。

“二公子就先不提了,你身为胡府三夫人,胡老爷想要玩儿你这只骚狐狸还有你不允许的?想要趁机胡言乱语糊弄我?”张阿大说话间抬起手,吓得姜宓又抖了抖,同时发了出几声甜腻的呻吟。

“好哥哥~恩人~宓儿真是想要只做你的小...骚狐狸啊...”姜宓轻轻扭动屁股,顿时快乐的直哼哼:“嗯啊~宓儿~啊!~宓儿只想被你的~嗯啊~被阿大主人操弄~”

张阿大拍了拍她丰满的臀瓣,让她的屁股安静下来:“胡老爷有需要你照常服侍,但是其他男人你必须给断了,知道了吗?”

姜宓一听,自然顺从,张阿大的要求合情合理,姜宓自己现在也懒得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了,只觉得趴在张阿大身上非常满足。

“那,主人你还要惩罚宓儿吗?”姜宓得意的撒着娇,确定着自己在张阿大心中的地位。张阿大暗自一笑,回答道:“下次再来府上拜访,我会给你带着小玩意儿来给你。”

张阿大答非所问,姜宓狐眸一亮,甜腻的嗯了一声,在张阿大身上撒着娇。

“好了,现在我得惩罚你了。”张阿大扶着姜宓的柳腰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巨根上,在姜宓诧异的神情中开始了抽插,丰腴曼妙的胴体不停的在张阿大的肉棒上起伏耸动,随着越来越快的加速。

姜宓顿时明白了张阿大的意思,既慌乱又难以自控的哀求的扶住了张阿大粗壮的手臂。但是没有丝毫用处,这只有些病态的小骚狐狸,只能在张阿大越加猛烈的撞击下,发出声嘶力竭的癫狂绝叫!

————————————————————

花费了小小的时间把那个丫鬟也变得和姜宓一样之后,张阿大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走出了狐狸洞。一出门,就见到那个为他引路的娇羞丫鬟依旧垂着头在外面等待着他。“抱歉,让姑娘久等了。

”张阿大拱了拱手,倒是小丫鬟颇为意外的睁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张阿大,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蛋红红的笑着摇了摇头。“李府的哥哥是要直接离开,还是让妹妹陪着逛一逛胡府?”

“那阿大就再叨扰姑娘片刻。”张阿大已然收了姜宓这个小狐狸,自然对胡府想要有更多了解,便答应了下来。小丫鬟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张阿大跟着他,两人继续走了起来。

“哥哥从三夫人那里出来,对胡府的特别之处想必有了了解吧?”丫鬟轻柔的声音响起。张阿大挑了挑眉头,回答道:“大致有了了解,只是还有些事情不大明白。”

小丫鬟回眸看了一眼,说到:“哥哥但问无妨。”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观胡府女眷皆穿前朝装束,美丽动人,却不知是为何。”张阿大先从小问题问了起来。

丫鬟微顿,紧接着说到:“这乃是胡老爷的家规,胡府女眷上下不论身份,皆着此装...”

张阿大看她欲言又止,便提出了第二个问题:“阿大又观姑娘足上金环,觉得颇为雅致,可又见三夫人与众丫鬟皆戴此环,想问其寓意。”

小丫鬟出乎意料的又问的一个问题:“哥哥可知三夫人足戴几环?”张阿大眉头一皱,但是还是回答道:“左右共十环。”

“这金环乃是胡府老爷亲赐。”小丫鬟转过身来,将裙摆稍稍提起,只见她左脚两个金环,右脚却有四个金环!

这大大出乎了张阿大的意料,因为三夫人身边的那两个丫鬟都是左右各二,他还以为这金环是左右对称的!没想到这个小丫鬟却不是。

“这金环左右各有象征,左边象征本人在胡府的身份,至多五个,最少没有。而右足...”小丫鬟神情有些微妙的说到:“是在老爷临幸之后,按照品级赐予的,品级越高越是能让男人快活...”

张阿大看待这个小丫鬟的眼神顿时变了,这个丫鬟虽然身份不高,但是那右足仅仅比姜宓少了一个的金环,就代表她几乎在床笫上表现得不比姜宓差多远了!

“姑娘右足金环有四个之多,莫非很受胡老爷宠爱?”张阿大好奇的问到。

小丫鬟摇了摇头,放下裙摆说到:“老爷一般不会宠幸丫鬟第二次,妹妹也仅仅是被老爷宠幸过三次而已,倒是少爷们颇为喜欢右足环多的丫鬟,妹妹也就经常被大公子和二公子宠幸,有时还同时侍奉二位公子...”

“不曾与家丁有过欢爱?”张阿大问的话不免让人有些多想。小丫鬟脸色红红的看向张阿大摇了摇头:“妹妹受宠,为公子们的禁脔,家丁们只能交欢左右金环一个以下的丫鬟。”张阿大听闻胡府的荒淫秘史,心中不禁有些大开眼界。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张阿大这才知道原来二公子乃是胡老爷的弟弟与二夫人偷情所生,三公子自从被大夫人生下便交由二夫人抚养,问及大夫人的事,小丫鬟倒是不愿再提,只道张阿大下次再访胡府时或许可以引荐。

走着走着,二人来到了一处院落,却见一丫鬟红着脸贴在墙根处,张阿大走过时多看两眼,这丫鬟脸色还红红的,对上张阿大的目光羞得赶忙转过去。

“她这是?”张阿大走远了之后问旁边的小丫鬟。小丫鬟红着脸回答:“府中金环两个的丫鬟较为多,却难得宠幸,有些丫鬟淫欲难耐,便会这样在家丁园墙外的西厢洞上以臀相贴,本钱不错的家丁会被告知西厢洞的时辰位置,前来私会...”

小丫鬟羞羞的指着前面另一个靠在墙上的丫鬟说到:“到时那家丁便用阳根入洞,随即两人偷欢。”

张阿大和小丫鬟来到那丫鬟面前,不过倒是遇到了个脸皮略厚的,咬着唇儿哼哼唧唧的看着小丫鬟哀求到:“姐姐,姐姐饶了妹妹这次~嗯~妹妹就快...就快好了~嗯~”

虽然脸皮略厚,但是她还是不怎么敢看张阿大。小丫鬟脸红红的看向张阿大,张阿大摇头一笑,便欺身压着那个偷欢的丫鬟,在对方又惊又羞的神情下拉下了她的衣襟,抚摸着她那对白嫩的乳鸽,顿时就让那丫鬟有些受不住的呻吟起来,嗯嗯啊啊的叫唤着,不一会儿就颤抖着高潮了。

完事儿之后的丫鬟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张阿大,直接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也不整理自己黏糊的股间,把裙子一放,冲着小丫鬟微微一福,道了一声谢谢姐姐,腿有些软绵绵的离去了。

小丫鬟红着脸刚想走,就被张阿大搂紧进怀里。“哥哥...你想干嘛啊?”小丫鬟脸蛋埋进张阿大的怀里,羞怯怯的问到,不过倒也不反抗。张阿大顺势就轻松撩开了她裙子的开叉,手指往里一探!果然,滑嫩的股间湿漉漉的一片!

“哥哥~”小丫鬟娇嗔了一声,娇嫩的大腿夹着张阿大的手指。“果然,我就知道你也是个小淫娃!”张阿大抱着小丫鬟逗弄到:“让我试试四个金环是什么感觉好不好?”小丫鬟羞羞的摇了摇头,却被张阿大抱在了怀里走。

“哥哥,你放下我...”小丫鬟实在是羞得不行,缩在张阿大怀里偷偷用眼睛看向他。

没走多远,便来到一处僻静的湖边,张阿大这才放下小丫鬟,让她趴在了一处假山旁,站着撅起了小屁股。张阿大双手一分裙摆,小丫鬟粉嫩的私处便暴露无遗。

“用手提着!”张阿大命令道。小丫鬟哪里还不知道会怎样?只是乖乖的用手提起了裙子,撅起小屁股。

“哥哥~妹妹还不那么想要...”小丫鬟红着脸,还想说着。

张阿大掏出肉棒在她滑嫩的一线天嫩穴上摩擦着,颇为期待的说到:“我下次来胡府拜访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要不把你喂饱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去那西厢洞便宜了那些家丁?”

小丫鬟不说话了,红着脸埋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小声到:“那就劳烦哥哥疼惜了...”张阿大嘿嘿一笑,用手握住了小丫鬟的小嘴儿,粗大的龟头分开了她紧致的嫩穴,噗嗤一声顶了进去。

翻云覆雨不知多久,小丫鬟精疲力尽的缩在张阿大怀中,浑身都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张阿大也是彻底把内心的欲望发泄完毕,这个小丫鬟真不愧是四金环的极品,不仅那嫩穴是个小名器,而且炮制起来那青涩娇嫩的身子带上一股欲迎还拒的味道,实在是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而且这小丫鬟对房中之术似乎还有些了解,生生让张阿大在她身上连射两炮才不堪承欢,虽然不如那个狐狸精姜宓看上去那么华丽亮眼,但是真要提起床笫上真刀真枪的技术,姜宓确是不如她的。

胡府三夫人姜宓和她的丫鬟,再加上这个不得了的小丫鬟,一连几个女人下来,饶是张阿大也有些乏累,看着天色尚早,便选择抱着小丫鬟小憩了一会儿。小丫鬟乖巧的趴伏在张阿大的胸口,大眼睛亮晶晶的偷看着张阿大的睡颜,眼神中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忽然一个路过的丫鬟发现了树丛中闪烁的金光,探身一看才发现是小丫鬟足腕上那耀眼的四圈金环,而眼前小丫鬟赤裸着趴在张阿大怀里的模样顿时让她瞪圆了眼睛,刚想发出声音,就被小丫鬟严厉的神色制止了。

而这个撞破好事的丫鬟,竟然也就真的被震慑住了,在小丫鬟的示意下悄然离去。日头刚刚爬上正午,张阿大便立刻睁开了眼睛,低头看去就迎上了少女小兽一般的大眼睛,有些疲软的大肉棒上传来紧致滑嫩的温热包裹,配上眼前这样一个可爱少女,张阿大略微休息后的巨根顿时再次坚如铁石,顿时让小丫鬟眉头轻蹙,张开樱桃小口娇吟了起来:“嗯啊~哥哥...啊~”

张阿大心中欲望已消,自然也没有必要勉强小姑娘青涩的身子,赶忙托起她娇嫩的圆臀,将大肉棒顺着那紧致的收缩滑出了那令人沉醉的销魂蜜洞中。

小丫鬟脸上的潮红渐消,柔柔弱弱像是温顺的小鹿一般娇羞道:“若是哥哥还想,素儿自然顺从...”张阿大不免有些想起了自己的表妹风铃儿,有些宠溺的摸了摸小丫鬟的脑袋:“小素儿厉害的很,我已经有心无力了!”

小丫鬟素儿的大眼睛眨了眨,开口道:“骗人...哥哥天赋异禀,体魄又如龙虎,像素儿这样的小丫头,哪怕再添上十个也奈何不了哥哥的~”

张阿大听的不由一笑,轻轻拍了拍素儿的香臀笑到:“这么拍我的马屁,是想要什么好处?”素儿羞赧一笑,摇了摇了头,趴在张阿大的怀里说到:“哥哥方才已经给素儿天大的好处了,素儿出生至今也没有受过那么大的好...”

张阿大心中感叹不已,身为五圈金环的姜宓在自己有些放纵的炮制下,结束之时就已经是双眼翻白昏厥过去,此刻估计还是睡得死沉,比起此刻和自己侃侃而谈的素儿简直天差地别,要不是身份的加持,估计姜宓和素儿左脚的金环得互换一下。

温存闲聊片刻,两人便穿衣起身,只是刚刚被当做床单的张阿大的管家服,此刻有好些湿漉漉的水渍。素儿脸色红红的挽留张阿大在府中用餐,同时把他的衣服晒一晒。张阿大也就顺便留了下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