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丁 (23) 作者:反串白

.

【风流家丁】

作者:反串白2020年8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三章:狐三夫人

相比于张阿大的不动如山,在场的其他人就显得极为突出。

干瘦的胡府家丁自然不必多说,柳芽儿鲜嫩的肉体已经把他的三魂七魄都迷的没了边际,除了耸动屁股让肿胀的发痛的肉棒不停的进出,搅动柳芽儿那已经只会收缩的嫩穴之外,他已经不会干其他任何事情了。

而原本满面悲戚的柳芽儿,此刻脸蛋上却已经不见了一丁点的抗拒,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销魂迷醉,流露出一股子略带生涩的淫荡。

两条白嫩的小细腿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嶙峋见骨的身子夹的紧紧的,两只小手早在胡三夫人的授意下被丫鬟解开,动情的胡乱抚摸着自己的身子。

对男女之欢还尚未熟悉的小丫头,此刻却已经找到了如何让自己快活的窍门,小屁股不停的迎合着大肉棒的撞击。

只要深深插进体内的大肉棒想要拔出去,她就赶忙用小嫩穴紧紧的夹住,于是这根长得丑陋,青筋交错的肉棒顿时就把她娇嫩的穴肉剐蹭的爽到飞起,柳芽儿在这样痛快的欢爱下,早已是遏制不住的浪叫连连。

一个是憋了多年,一朝疯狂发泄。一个是初尝欢爱,沉迷肉欲快感。充满原始本能的肉欲画面令旁人都看的兽血沸腾。

姜宓本就像是个狐狸精变化的,看的早已是淫水直流,趴在张阿大脖子边对他又亲又舔的,白嫩的小爪子早就塞进了裙摆下夹紧的大腿间,对着自己肥美湿透的蜜穴不停的揉搓着,撅起的大屁股随着指头带去的快乐不停的扭动着。

趴在张阿大胯下的丫鬟,此刻也是迷乱的很,好几次都想爬起来骑在张阿大身上,都被张阿大用眼神制止了。现在只能幽怨的抚摸着大肉棒,一只涂抹着大肉棒分泌的液体的小手探进了股间。

而那个原本替姜宓摆弄柳芽儿的丫鬟,在柳芽儿被炮制的高潮了三次之后,就瘫在了地上的蒲团上,夹着腿面色潮红的坐着,屁股底下明显一滩湿漉漉的痕迹。

张阿大看似坐得很稳,其实心中也不平静,他全是看清了这胡府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了!二夫人引诱三公子,三夫人喜欢到处送绿帽子,甚至还喜欢自己戴!

府里女眷全都穿着前朝开放的着装,高开叉的裙子就是为了一掀开随时都能抬臀承欢!还有女眷们都戴着的脚环,那肯定不单单是好看的装饰而已。

这胡府,就是个淫窟!

“坏人~本夫人好难受啊...这个丑八怪怎么这么厉害?你的心上人都被他弄得快快活死了,他怎么还没结束啊?”姜宓娇喘着幽怨的在张阿大耳边说到,两只温软无暇的玉臂搂着张阿大的脖子,柔嫩的小手伸进张阿大的衣襟里抚摸着他健硕的胸膛。

张阿大强壮的身体自然迷的姜宓如痴如醉,两只手怎么摸都摸不够,明明自己的蜜穴痒得饥渴难耐,却还是不想放开张阿大的脖子。

“张管事~本夫人好难受啊...真的好难受~嗯...张管事~你想不想像那丑八怪对付柳芽儿一样对付本夫人啊?~你看,柳芽儿她又要飞上天了!~嗯啊~”姜宓一边痴迷的看着柳芽儿高潮绝叫的模样,一边用粉嫩湿滑的香舌舔着张阿大的耳廓,不时还用尖尖的小虎牙轻咬着。

这小狐狸精撩拨人的本事倒是厉害,几次三番的弄的张阿大想要弄断锁链,不过还好都被忍下来了。

姜宓倒是看见了张阿大躁动的模样,却是以为他受不住丫鬟的服侍,唇角颇为幸灾乐祸的笑了,她觉得张阿大肯定对自己的身体垂涎无比,此刻一定忍得非常难受。

“坏人~你可千万忍住啊~本夫人现在好难受~万一你忍不住,本夫人便要去享用那丑八怪的大阳根了!~”

姜宓见到张阿大呼吸粗重的像是老虎在低吼,淫荡的芳心忍不住有些怯怯的,但是又兴奋的不行,她为了怂恿张阿大,继续说到:“坏人,本夫人想要和你一起快活~你一定不能让本夫人失望啊~”

张阿大拿出面对二夫人的定力,这才把这狐狸精勾人的劲儿按捺住。

干瘦管事不停的撞击着柳芽儿的香臀,两人交合之处早已是一塌糊涂,柳芽儿也是精疲力尽的快要昏过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三句浪叫只能勉强叫出一声来。

那干瘦管事却好似越来越猛,撞得柳芽儿的屁股啪啪响。然而谁都没想到,随着柳芽儿一声浪叫昏过去之后,那干瘦管事的身子忽然颤抖的厉害,竟然一时间向后仰去,躺在地上。本就不小的肉棒更是肿胀的吓人,随着干瘦管事身子的颤抖,不停的往天上喷射乳白色的精液。

这夸张的画面一时间让姜宓看呆了,瞪着一对狐狸眸子,剔透的瞳孔上映照着一根竖直向天的有些扭曲的肉棒。

“你们都下去吧!”这么厉害的大肉棒让姜宓淫荡的芳心忍不住砰砰直跳,她抿着红唇咽了一口口水,赶紧吩咐到。

两个丫鬟听了,都起身往外走。服侍张阿大的那个丫鬟倒是心思灵敏,走之前把张阿大的巨根用他的下摆堪堪盖住,同时把解开锁链的钥匙塞进了他的手中。

两个丫鬟一走,姜宓连张阿大都顾不上,忍不住径直走向了瘫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干瘦家丁走去。

躺在地上的干瘦管事只有肚子圆滚滚的,不停起伏的胸膛好像破风箱似得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姜宓狐眸亮晶晶的盯着那根肿胀的发紫的肉棒,蹲在了家丁的身前。

面对这根实在是丑的有点儿吓人的肉棒,姜宓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出一根白嫩的指头,戳了戳龟头。

丑陋的肉棒摇晃了一下,重新回到了原位。这让姜宓的脸蛋上浮现出了颇为感兴趣的笑意。

似乎确认了没有危险,这只狐狸精伸出了白嫩的玉手,慢慢握住了这根让她原本有点恶心的肉棒。

滚烫的热度和沾满滑腻液体的坚挺刺激的她心里痒痒的,姜宓的小手握紧肉棒的根部,有些兴奋的慢慢的往上撸动,顿时,从马眼里涌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液流下来,眼看就要流到了姜宓的手上,她连忙松开了肉棒。

姜宓看着丑陋的大肉棒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浓浓的欲念早已让她浑身燥热,饥渴难耐,今天无论如何她都是要用大肉棒好好发泄一下的!

但是比起坐在那里好像已经发泄完的张阿大,这根姜宓从没见过的厉害肉棒绝对是她心中的首选,只不过。姜宓看了看干瘦家丁被布蒙着的脸,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揭开了一些。

“呕...”她忍住吐出来的欲望松开了手。

平静内心之后,她眼神依旧火热的看向那根依然坚挺的肉棒,粉嫩的香舌舔了舔红唇。

姜宓心中自我安慰道:只要不看他的脸就好!

这么想着,她将长长的裙摆掀了起来,一双浑圆性感的美腿就露了出来,同时还有那饱满浑圆的发腻的肥臀!

肥臀中间湿漉漉的美肉上,几撮被淫水沾湿的乌黑油亮的阴毛显示出姜宓已经忍不住心中的饥渴,她的脑袋里已经在幻想那根粗大的肉棒插进自己的蜜穴里会产生怎样的摩擦!会带来多大的快感!

长裙被她缠在腰上,一条丰腴性感的美腿迈开,跨过家丁干瘦丑陋的身体,姜宓呼吸急促的蹲下了身子,迫不及待的握住了身下那根扭曲坚挺的肉棒。

躺在地上的家丁还不知道等待他的是怎样幸运的快乐,此刻他的意识都不大清醒。但这并不妨碍姜宓的动作,她握着家丁的大肉棒,用有些发干的龟头来回轻轻扫过自己肥美湿透的阴唇。

顿时,刺激的感觉让姜宓忍不住娇哼了起来。她湿漉漉的淫水顿时把那龟头滋润的油亮硕大!

最后的试探结束,姜宓带着兴奋而又紧张的心情把肉棒对准了自己的蜜穴,在急促的呼吸中,放松了自己双腿的力量,将肥美的屁股沉了下去。

猛然一下,一股仿佛飞上天的感觉充斥了姜宓的全身!这股感觉顿时让她有些晕眩。

但是在这短暂的感觉结束后却让姜宓有些发懵,因为她并没有感觉到股间那应有的巨大的插入带来的快感,反而觉得自己是被抱起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赶忙睁开了狐眸,左右看了看倒转的风景,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扛在了肩膀上!

“张阿大!你!你在干什么!快放下本夫人!~”姜宓又羞又气的拍打着张阿大的后腰,然而那坚如铁石的触感简直让姜宓觉得像是在拍石头,两只手都直发疼!

张阿大从头至尾观摩了这只小骚狐狸的淫荡模样,早都忍不住垂涎三尺了!

“夫人不必惊慌,阿大只是遵守夫人的承诺而已~”张阿大心情莫名的爽快,一边扛着姜宓,一边朝着后厅走去。

刚才服侍自己的丫鬟就是走的这里,张阿大掀开帘子走进去,果然看见了丫鬟在转角处探出头来。

那丫鬟见张阿大扛着的姜宓赤裸着肥臀美腿的模样,俏脸通红的为张阿大指了战斗的场所,便缩回了脑袋。

这一切被扛着的姜宓自然不知道,她这时才反应过来张阿大话里的意思,她心里顿时充满了好事被打断了的不高兴,说到:“本夫人知道了!本夫人与你欢爱就是,你快把本夫人放下来!~听到了吗?你这呆子!”

张阿大扛着她走过庭院,顺手用之前塞嘴的棉帕把姜宓湿漉漉的饱满蜜穴擦了几遍,毕竟刚刚碰过那家丁的肉棒。

走到门口擦的也差不多了,张阿大把棉帕随手扔下,推开了姜宓卧房的门。房间的装饰倒是简洁素雅,除了红色用的比较多以外也没什么别的特点。张阿大握住肩上的小狐狸精丰腴柔软的柳腰,一下将她放在了床上。

天旋地转的感觉顿时让姜宓闭紧眼睛惊呼了一声,等发觉自己躺在柔软的地方没有危险,她才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姜宓就看见身前张阿大将他的上衣脱下,扔在一旁的屏风上。张阿大健硕的肌肉顿时把姜宓看的呆住了,本来想说的发脾气的话一时间都给忘了。

张阿大看着床上有些呆呆的姜宓,俯下身子抱住她两条手感美妙的肉感双腿,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把头探进了肥美的股间。

“嗯啊~”一股触电般的快感让姜宓浑身一颤,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腻的呻吟。两只小手顿时抓住了张阿大的头发,本能的往外推搡。

倒不是不舒服,只是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且张阿大那带着胡子茬的嘴巴仿佛猪拱白菜似得对姜宓娇嫩的蜜穴发起进攻,顿时让她又痒又舒服,推搡张阿大的同时,双腿却忍不住夹住了他的脑袋!

姜宓的股间肥美而又娇嫩,淫水甜美中带着一股淡淡异香的诱人骚味儿,张阿大贪婪的品尝着阴唇那娇嫩无比的柔软触感,吮吸其中涌出的源源不断的蜜汁,脑海里不由回想起昨日和花月绒发生的旖旎激情。

姜宓和花月绒同样身为富家夫人,同样是身份高贵的女人,花月绒不愿交付自己的身子给张阿大,但是姜宓不同!

张阿大心中隐隐有着一个念头,他要把对花月绒无法发泄的欲望,全都发泄到姜宓的身上!

此刻的姜宓,还不明白等待着她的是怎样的一切,此刻她已经沉沦在了张阿大高超的舌头之下。闭上眼睛,满脸销魂的呻吟着:“啊~嗯啊~阿大~你好坏!~嗯啊~好舒服~嗯啊~宓儿~宓儿快要化掉了~嗯啊~舌头好厉害~嗯啊~”

张阿大放开了主动夹着自己脑袋的一双美腿,一如对花月绒所做的那样,把双手伸上去,握住了姜宓的一对豪乳!

就算是知道姜宓有一双巨乳,但是入手时那夸张的柔软度和无法掌握的大小还是让张阿大心中暗自震惊,姜宓的豪乳因为大,所以也更加敏感,张阿大粗糙的大手有力的揉捏顿时让她又痛又快活,一双小手覆盖在了张阿大的大手上,美丽动人的脸蛋上销魂的同时也不免有些蹙眉痛苦。

“嗯啊!~嗯啊~坏人~好用力!...好~好舒服....嗯啊!不要!不要捏!!嗯啊~要捏坏了!~坏人!!!~不要....要~嗯啊~还要~用力~”

姜宓不愧有些变态,张阿大有时不用力捏疼她,反而会被催促,两只盖在自己手上的小手还一起用力,好像想让张阿大把她的巨乳捏爆一般。

张阿大当然知道不能真的太用力,不然以他的力气,这对美妙的豪乳定然得受到伤害!姜宓长期处于兴奋状态,在张阿大同时玩弄豪乳,吮吸蜜穴之下,很快就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夹着自己脑袋的双腿暂时没什么力气,张阿大抬起头看向了姜宓满是潮红的精致面庞,只见她那双勾人的狐眸里满是春潮妩媚,迷离的迎向了张阿大的目光。

张阿大忍不住爬了上去,姜宓肉感十足的修长美腿顺势就盘在了张阿大健硕的腰上,金环碰撞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芳心躁动的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张阿大吻住了唇瓣,张阿大的热吻顿时让姜宓意乱神迷,她的双臂紧紧的搂住了张阿大的脖子,一对豪乳被张阿大的胸肌压得变形,饱满的乳肉被压的跑到了两侧。

张阿大的一只大手抚摸着姜宓的脑袋,一只手探下去揉搓着她的肥臀,一番长吻以后才放开了那弹性十足的唇瓣。两个人的鼻尖顶在一起,口中喷吐的炽热气息不停的交织在一起。

“好哥哥~让本夫人也帮你舔一舔吧~”姜宓狐眸迷离炙热的娇声道。张阿大却是不想再等了,他拍了拍姜宓的肥臀,抬起腰握住巨根对准了姜宓饱满肥美的蜜穴:“宓儿夫人,我来了!”

感受到蜜穴上紧贴的炽热,姜宓呼吸急促的抱住了张阿大的后背,点了点头:“嗯~”

巨根入洞,粗大的龟头顿时让姜宓瞪大了狐眸,她的小嘴已然张大,紧接着和龟头一样粗壮的肉棒深入蜜穴,几乎是把姜宓的肉洞撑满了一般压迫进去,只听姜宓的口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长吟:“喔!!!~”

然而这粗大而涨满的快乐并没有像姜宓想的那样停止,她的心中自然无比满足,可那插入却不仅没有变小停止,反而越加粗壮深入!

终于,姜宓原本享受无比的闭起的眼眸,在察觉到那她越加无法承受的深入后顿时猛然睁大!同时低沉呻吟的音调突然升高,变大!变成了一声癫狂震惊的尖叫!

随即,这尖叫声趋于无声,可姜宓的小嘴却张的更大了!

她肉感十足的双腿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紧紧的箍住张阿大的腰肢,用力的连两只玉足都绷的笔直!可是这并没有任何用处,那粗大的肉棒却还在插入到更深处,深到了连姜宓都不知道的地方!

她已经感受不到其他了,她只觉得这根肉棒已经贯穿了自己的全身,好像要到达自己的喉咙一般!她的爪子像发狂了小狐狸一般在张阿大后背的肌肉上抓挠,留下两条五指爪痕,鲜红的痕印带来的痛感竟张阿大的内心更加兴奋,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想到姜宓的体内竟然如此紧致,好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

张阿大有条不紊的继续插入,直至龟头顶在了阴道深处柔软的子宫口上!姜宓的呼吸已经停止了,她瞪大的狐眸已经失去了焦距,她没法思考,也没法形容。

总之一种巨大的,炽热的,狂乱的快感充斥着她的神经,她已经被那塞满,贯穿她的东西所控制了,现在她只能绷紧全身,她只能用力!

至于是身体的哪个部分,她已经无法控制了,姜宓第一次知道了被征服是怎样的一种确切又真实的感觉!

然而一切还没完,张阿大用龟头轻轻顶了顶那疯狂蠕动的花心,紧紧闭合的子宫口,慢慢的将剩下的肉棒继续压迫进那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蜜穴!

那粗大的肉棒每进入一点点,交合处紧致无比的缝隙里都会挤出一股股淫水!姜宓的脑袋和眼珠,随着张阿大那仿佛要直接捅进她子宫里一般慢慢的插入,一点点的向后仰去!

同时她猛然的吸气,直到张阿大的整根肉棒都消失在了她被撑满的阴唇中间!此刻,姜宓睁大的狐眸里,已经翻起了白眼,她绷紧的全身因为张阿大而停滞,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都陷入了静止。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有一瞬间,张阿大开始慢慢的抽出肉棒,姜宓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她的嘴巴闭起又张开,翻白的眸子也眨动了一下。

抽出肉棒,就好像把姜宓的魂儿抽走了一般,这反而让她清醒了过来,身体因为失去了压迫放松下来,姜宓的蜜穴不仅涌出了大量的淫水,甚至喷出了一股尿水!

强烈的空虚感随着那征服了她身心的肉棒离开而越发强烈,不等姜宓流露出渴望的哀求,张阿大再次将肉棒插入她的身体!

这次,姜宓没有像第一次那样不堪,她口中发自本能的长吟出声,身子也不再僵直绷紧的厉害。只不过那紧致无比的蜜穴还是如同一汪泉眼一般淫水直流。

“呜呜呜...嗯~嗯啊~呜...嗯啊~嗯啊~!!呜呜...”姜宓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在张阿大不急不慢的抽插下梨花带雨的娇啼呻吟着。

一如刚才被家丁奸污的柳芽儿一般,只不过她那绝美的容颜,熟美的气质下,泪眼婆娑的姜宓看上去比柳芽儿让人觉得美上了数倍,也惹人怜爱数倍!

张阿大舒爽万分的享受着姜宓那绵软而又紧致的湿濡蜜穴,既然要发泄自己的欲望,就不能怜惜这个小狐狸精,虽然已经放慢了不少节奏,但是张阿大务必保证每次都把自己那让一般女人无法承受的巨根整根全部进入姜宓那美妙无比的肉体里。

肉棒长长的拔出,又缓缓的插进来,只是如此简单而又缓慢的两个动作,便让姜宓的思维一直混乱到了高潮,这也仅仅只是在张阿大正好抽插了四十次的时候。

躺在床上的丰腴无暇的胴体提不上一丝力气,只有两条性感的肉腿在张阿大的控制下翘着两只小脚儿,左右小腿上各有五个金脚环箍在腿上不停乱颤,格外显眼。

“嗯啊!!!!~~~”姜宓平日里略显低沉的声音此刻高潮时却叫的甜腻无比。张阿大紧紧的把肉棒顶在姜宓蜜穴的深处,小腹下浓密乌黑的阴毛和姜宓白嫩光滑的小腹下那一撮阴毛贴在了一起,此刻,贴在一起的阴毛都被姜宓失禁似得潮吹弄湿了。

姜宓带着泪痕的小脸上满是快要融化了的迷离神情,高潮之中是抑制不住的,等到她放松下来,却忽然好像羞耻极了似得,扯过一个枕头挡住了自己的脸。眨动的狐眸里不仅充满了快乐的迷乱,更仿佛一个刚被驯服的小兽,想要亲近主人却依旧有些怕生的模样。

“嗯!!!~呜.....”张阿大的巨根拔出,姜宓的眸子顿时眯了起来,转眼间泪珠子就从她的眼角滑了下来,小狐狸一边甜腻的叫唤,一边呜呜的哭,不消得用其他手段,就已经让男人对她疼惜极了。

“宓儿不喜欢?”张阿大一边低沉而轻柔的问到,一边却不停止的慢慢插入姜宓的蜜穴里。咿咿呀呀如幼兽的娇啼,姜宓摇头的同时,眼神里更是透露出深深的渴望。

“真是一只小狐狸精!”张阿大不知不觉的有点儿加快了节奏,姜宓那火热的快要融化般的身子敏感极了,顿时就察觉出了变化,一股股淫水汹涌的流淌出来,把她那浑圆硕大的肥臀洗的湿漉漉的发亮!“啊啊啊~嗯啊~啊~呜~呜呜~嗯啊~”

节奏一快,姜宓连哭的声音都带上了诱人的味道,张阿大却也不放松下来,享受着火热温软的曼妙肉体,巨根把那蜜洞插得淫水不绝。在咕叽咕叽的交合声和姜宓那婉转娇啼,两只小脚上金环碰撞的清脆声伴着吟中带泣的叫床之中,将她送入了第二次高潮!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