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家丁 (24) 作者:反串白

簡體

. book18.org

【風流家丁】 book18.org

.book18.org

作者:反串白book18.org

2020年9月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二十四章:金環評級 book18.org

小狐狸精一動不動的趴伏在張阿大健碩的身體上,粗糙的大手撫摸著她濕滑的脊背,還有一隻撫摸著她的腦袋。 book18.org

姜宓又羞又滿足的忍不住想要扭動身子,然而稍稍一動,便渾身一僵,緊接著又懶洋洋的動也不動了。 book18.org

無他,姜宓的體內還被那巨根占據著。張阿大的生理雖然根本沒有被滿足,但是他的心理上還是很滿意的。張阿大問出幾個小問題,姜宓嗯嗯啊啊的回答了,全然一副小寵物的模樣。 book18.org

張阿大嘴角一勾,將她的屁股頂起,然而把肉棒整根拔了出來。姜宓懶洋洋的身子頓時動了,先是抬起頭,帶著淚痕的臉蛋上滿是無辜和不解的看向他。 book18.org

見到張阿大嘴角的笑意,她臉蛋一紅遍知道了張阿大的意思,撐著張阿大的胸膛直起身子騎坐在張阿大的腰間,一對雪白豪乳垂在胸前挺立著。姜宓媚眼如絲的看著張阿大,小手已然探下去,扶住了張阿大的巨根,柳腰一扭抬起肥臀,便對準龜頭坐了下去。 book18.org

「嗯啊!!!!~~」姜宓有點控制不住速度,一下子坐了下去,頓時整個人重新癱倒在了張阿大的身上,臉蛋上清淚直流的恍惚了好一陣子,才緩過神來。 book18.org

張阿大摟著她的身子,在她耳邊輕語道:「小狐狸,這算是第三次了吧?」 book18.org

姜宓聞言只當是說她高潮了幾次,哼哼了兩聲,伸出舌頭去舔張阿大的脖子。「你讓人當著我的面把我的小心上人操得那麼慘,我是不是得報仇啊?」 book18.org

張阿大的話讓姜宓頓時小臉煞白,這才想起之前怎麼對待了張阿大,她怯生生的看了張阿大兩眼,忽然神情一變,主動摟住了張阿大的脖子:「不要...好哥哥,饒了宓兒吧~」 book18.org

「饒了你?怎麼饒了你?遇到這種事,不狠狠的折磨死仇人怎麼能泄憤呢?」張阿大一邊撫摸著姜宓的肉體,一邊說到。 book18.org

姜宓混亂的腦袋本能的害怕了一陣子,便主動說到:「好哥哥,你忘了柳芽兒吧~以後宓兒來做你的心上人,宓兒會比那個小丫鬟更好,更會服侍你的~」說完她還覺得不夠,靈機一動的補充道:「以後宓兒就是你的小狐狸~」 book18.org

「我的小狐狸?那胡老爺和胡二公子怎麼辦?你不是他們的騷狐狸了?」張阿大自然不會放她輕易過關。 book18.org

姜宓臉色一紅,親昵的用腦袋去蹭張阿大的胸膛,乖巧的說到:「以後自然都不是了,宓兒只是你的小狐狸了~」 book18.org

說實話,張阿大還真是有些迷上這個小騷狐狸了,巨根上規律的傳來火熱濕滑的包裹收束,張阿大狠狠的給了她雪白的肥臀一巴掌。 book18.org

啪!頓時姜宓的眼淚就出來了,尖叫了一聲就想往張阿大的懷裡鑽,屁股上的劇痛和連帶蜜穴里震顫摩擦的快樂,真是讓她有些欲仙欲死。緩過勁兒以後,她可憐兮兮的看向了張阿大。 book18.org

「二公子就先不提了,你身為胡府三夫人,胡老爺想要玩兒你這隻騷狐狸還有你不允許的?想要趁機胡言亂語糊弄我?」張阿大說話間抬起手,嚇得姜宓又抖了抖,同時發了出幾聲甜膩的呻吟。 book18.org

「好哥哥~恩人~宓兒真是想要只做你的小...騷狐狸啊...」姜宓輕輕扭動屁股,頓時快樂的直哼哼:「嗯啊~宓兒~啊!~宓兒只想被你的~嗯啊~被阿大主人操弄~」 book18.org

張阿大拍了拍她豐滿的臀瓣,讓她的屁股安靜下來:「胡老爺有需要你照常服侍,但是其他男人你必須給斷了,知道了嗎?」 book18.org

姜宓一聽,自然順從,張阿大的要求合情合理,姜宓自己現在也懶得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男人了,只覺得趴在張阿大身上非常滿足。 book18.org

「那,主人你還要懲罰宓兒嗎?」姜宓得意的撒著嬌,確定著自己在張阿大心中的地位。張阿大暗自一笑,回答道:「下次再來府上拜訪,我會給你帶著小玩意兒來給你。」 book18.org

張阿大答非所問,姜宓狐眸一亮,甜膩的嗯了一聲,在張阿大身上撒著嬌。 book18.org

「好了,現在我得懲罰你了。」張阿大扶著姜宓的柳腰讓她坐在了自己的巨根上,在姜宓詫異的神情中開始了抽插,豐腴曼妙的胴體不停的在張阿大的肉棒上起伏聳動,隨著越來越快的加速。 book18.org

姜宓頓時明白了張阿大的意思,既慌亂又難以自控的哀求的扶住了張阿大粗壯的手臂。但是沒有絲毫用處,這隻有些病態的小騷狐狸,只能在張阿大越加猛烈的撞擊下,發出聲嘶力竭的癲狂絕叫! book18.org

———————————————————— book18.org

花費了小小的時間把那個丫鬟也變得和姜宓一樣之後,張阿大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走出了狐狸洞。一出門,就見到那個為他引路的嬌羞丫鬟依舊垂著頭在外面等待著他。「抱歉,讓姑娘久等了。 book18.org

」張阿大拱了拱手,倒是小丫鬟頗為意外的睜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張阿大,隨即好像明白了什麼,臉蛋紅紅的笑著搖了搖頭。「李府的哥哥是要直接離開,還是讓妹妹陪著逛一逛胡府?」 book18.org

「那阿大就再叨擾姑娘片刻。」張阿大已然收了姜宓這個小狐狸,自然對胡府想要有更多了解,便答應了下來。小丫鬟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張阿大跟著他,兩人繼續走了起來。 book18.org

「哥哥從三夫人那裡出來,對胡府的特別之處想必有了了解吧?」丫鬟輕柔的聲音響起。張阿大挑了挑眉頭,回答道:「大致有了了解,只是還有些事情不大明白。」 book18.org

小丫鬟回眸看了一眼,說到:「哥哥但問無妨。」 book18.org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觀胡府女眷皆穿前朝裝束,美麗動人,卻不知是為何。」張阿大先從小問題問了起來。 book18.org

丫鬟微頓,緊接著說到:「這乃是胡老爺的家規,胡府女眷上下不論身份,皆著此裝...」 book18.org

張阿大看她欲言又止,便提出了第二個問題:「阿大又觀姑娘足上金環,覺得頗為雅致,可又見三夫人與眾丫鬟皆戴此環,想問其寓意。」 book18.org

小丫鬟出乎意料的又問的一個問題:「哥哥可知三夫人足戴幾環?」張阿大眉頭一皺,但是還是回答道:「左右共十環。」 book18.org

「這金環乃是胡府老爺親賜。」小丫鬟轉過身來,將裙擺稍稍提起,只見她左腳兩個金環,右腳卻有四個金環! book18.org

這大大出乎了張阿大的意料,因為三夫人身邊的那兩個丫鬟都是左右各二,他還以為這金環是左右對稱的!沒想到這個小丫鬟卻不是。 book18.org

「這金環左右各有象徵,左邊象徵本人在胡府的身份,至多五個,最少沒有。而右足...」小丫鬟神情有些微妙的說到:「是在老爺臨幸之後,按照品級賜予的,品級越高越是能讓男人快活...」 book18.org

張阿大看待這個小丫鬟的眼神頓時變了,這個丫鬟雖然身份不高,但是那右足僅僅比姜宓少了一個的金環,就代表她幾乎在床笫上表現得不比姜宓差多遠了! book18.org

「姑娘右足金環有四個之多,莫非很受胡老爺寵愛?」張阿大好奇的問到。 book18.org

小丫鬟搖了搖頭,放下裙擺說到:「老爺一般不會寵幸丫鬟第二次,妹妹也僅僅是被老爺寵幸過三次而已,倒是少爺們頗為喜歡右足環多的丫鬟,妹妹也就經常被大公子和二公子寵幸,有時還同時侍奉二位公子...」 book18.org

「不曾與家丁有過歡愛?」張阿大問的話不免讓人有些多想。小丫鬟臉色紅紅的看向張阿大搖了搖頭:「妹妹受寵,為公子們的禁臠,家丁們只能交歡左右金環一個以下的丫鬟。」張阿大聽聞胡府的荒淫秘史,心中不禁有些大開眼界。 book18.org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張阿大這才知道原來二公子乃是胡老爺的弟弟與二夫人偷情所生,三公子自從被大夫人生下便交由二夫人撫養,問及大夫人的事,小丫鬟倒是不願再提,只道張阿大下次再訪胡府時或許可以引薦。 book18.org

走著走著,二人來到了一處院落,卻見一丫鬟紅著臉貼在牆根處,張阿大走過時多看兩眼,這丫鬟臉色還紅紅的,對上張阿大的目光羞得趕忙轉過去。 book18.org

「她這是?」張阿大走遠了之後問旁邊的小丫鬟。小丫鬟紅著臉回答:「府中金環兩個的丫鬟較為多,卻難得寵幸,有些丫鬟淫慾難耐,便會這樣在家丁園牆外的西廂洞上以臀相貼,本錢不錯的家丁會被告知西廂洞的時辰位置,前來私會...」 book18.org

小丫鬟羞羞的指著前面另一個靠在牆上的丫鬟說到:「到時那家丁便用陽根入洞,隨即兩人偷歡。」 book18.org

張阿大和小丫鬟來到那丫鬟面前,不過倒是遇到了個臉皮略厚的,咬著唇兒哼哼唧唧的看著小丫鬟哀求到:「姐姐,姐姐饒了妹妹這次~嗯~妹妹就快...就快好了~嗯~」 book18.org

雖然臉皮略厚,但是她還是不怎麼敢看張阿大。小丫鬟臉紅紅的看向張阿大,張阿大搖頭一笑,便欺身壓著那個偷歡的丫鬟,在對方又驚又羞的神情下拉下了她的衣襟,撫摸著她那對白嫩的乳鴿,頓時就讓那丫鬟有些受不住的呻吟起來,嗯嗯啊啊的叫喚著,不一會兒就顫抖著高潮了。 book18.org

完事兒之後的丫鬟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張阿大,直接摟著他的脖子親了一口,也不整理自己黏糊的股間,把裙子一放,衝著小丫鬟微微一福,道了一聲謝謝姐姐,腿有些軟綿綿的離去了。 book18.org

小丫鬟紅著臉剛想走,就被張阿大摟緊進懷裡。「哥哥...你想幹嘛啊?」小丫鬟臉蛋埋進張阿大的懷裡,羞怯怯的問到,不過倒也不反抗。張阿大順勢就輕鬆撩開了她裙子的開叉,手指往裡一探!果然,滑嫩的股間濕漉漉的一片! book18.org

「哥哥~」小丫鬟嬌嗔了一聲,嬌嫩的大腿夾著張阿大的手指。「果然,我就知道你也是個小淫娃!」張阿大抱著小丫鬟逗弄到:「讓我試試四個金環是什麼感覺好不好?」小丫鬟羞羞的搖了搖頭,卻被張阿大抱在了懷裡走。 book18.org

「哥哥,你放下我...」小丫鬟實在是羞得不行,縮在張阿大懷裡偷偷用眼睛看向他。 book18.org

沒走多遠,便來到一處僻靜的湖邊,張阿大這才放下小丫鬟,讓她趴在了一處假山旁,站著撅起了小屁股。張阿大雙手一分裙擺,小丫鬟粉嫩的私處便暴露無遺。 book18.org

「用手提著!」張阿大命令道。小丫鬟哪裡還不知道會怎樣?只是乖乖的用手提起了裙子,撅起小屁股。 book18.org

「哥哥~妹妹還不那麼想要...」小丫鬟紅著臉,還想說著。 book18.org

張阿大掏出肉棒在她滑嫩的一線天嫩穴上摩擦著,頗為期待的說到:「我下次來胡府拜訪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要不把你喂飽了,誰知道你會不會去那西廂洞便宜了那些家丁?」 book18.org

小丫鬟不說話了,紅著臉埋下了頭,過了一會兒小聲到:「那就勞煩哥哥疼惜了...」張阿大嘿嘿一笑,用手握住了小丫鬟的小嘴兒,粗大的龜頭分開了她緊緻的嫩穴,噗嗤一聲頂了進去。 book18.org

翻雲覆雨不知多久,小丫鬟精疲力盡的縮在張阿大懷中,渾身都使不上一點兒力氣。 book18.org

張阿大也是徹底把內心的慾望發泄完畢,這個小丫鬟真不愧是四金環的極品,不僅那嫩穴是個小名器,而且炮製起來那青澀嬌嫩的身子帶上一股欲迎還拒的味道,實在是讓他有些欲罷不能。 book18.org

而且這小丫鬟對房中之術似乎還有些了解,生生讓張阿大在她身上連射兩炮才不堪承歡,雖然不如那個狐狸精姜宓看上去那麼華麗亮眼,但是真要提起床笫上真刀真槍的技術,姜宓確是不如她的。 book18.org

胡府三夫人姜宓和她的丫鬟,再加上這個不得了的小丫鬟,一連幾個女人下來,饒是張阿大也有些乏累,看著天色尚早,便選擇抱著小丫鬟小憩了一會兒。小丫鬟乖巧的趴伏在張阿大的胸口,大眼睛亮晶晶的偷看著張阿大的睡顏,眼神中帶著若有所思的神情。 book18.org

忽然一個路過的丫鬟發現了樹叢中閃爍的金光,探身一看才發現是小丫鬟足腕上那耀眼的四圈金環,而眼前小丫鬟赤裸著趴在張阿大懷裡的模樣頓時讓她瞪圓了眼睛,剛想發出聲音,就被小丫鬟嚴厲的神色制止了。 book18.org

而這個撞破好事的丫鬟,竟然也就真的被震懾住了,在小丫鬟的示意下悄然離去。日頭剛剛爬上正午,張阿大便立刻睜開了眼睛,低頭看去就迎上了少女小獸一般的大眼睛,有些疲軟的大肉棒上傳來緊緻滑嫩的溫熱包裹,配上眼前這樣一個可愛少女,張阿大略微休息後的巨根頓時再次堅如鐵石,頓時讓小丫鬟眉頭輕蹙,張開櫻桃小口嬌吟了起來:「嗯啊~哥哥...啊~」 book18.org

張阿大心中慾望已消,自然也沒有必要勉強小姑娘青澀的身子,趕忙托起她嬌嫩的圓臀,將大肉棒順著那緊緻的收縮滑出了那令人沉醉的銷魂蜜洞中。 book18.org

小丫鬟臉上的潮紅漸消,柔柔弱弱像是溫順的小鹿一般嬌羞道:「若是哥哥還想,素兒自然順從...」張阿大不免有些想起了自己的表妹風鈴兒,有些寵溺的摸了摸小丫鬟的腦袋:「小素兒厲害的很,我已經有心無力了!」 book18.org

小丫鬟素兒的大眼睛眨了眨,開口道:「騙人...哥哥天賦異稟,體魄又如龍虎,像素兒這樣的小丫頭,哪怕再添上十個也奈何不了哥哥的~」 book18.org

張阿大聽的不由一笑,輕輕拍了拍素兒的香臀笑到:「這麼拍我的馬屁,是想要什麼好處?」素兒羞赧一笑,搖了搖了頭,趴在張阿大的懷裡說到:「哥哥方才已經給素兒天大的好處了,素兒出生至今也沒有受過那麼大的好...」 book18.org

張阿大心中感嘆不已,身為五圈金環的姜宓在自己有些放縱的炮製下,結束之時就已經是雙眼翻白昏厥過去,此刻估計還是睡得死沉,比起此刻和自己侃侃而談的素兒簡直天差地別,要不是身份的加持,估計姜宓和素兒左腳的金環得互換一下。 book18.org

溫存閒聊片刻,兩人便穿衣起身,只是剛剛被當做床單的張阿大的管家服,此刻有好些濕漉漉的水漬。素兒臉色紅紅的挽留張阿大在府中用餐,同時把他的衣服曬一曬。張阿大也就順便留了下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