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大领导的 3P续二

刚过两个天,领导王总又电我,说刘局约飘飘周末去密云他的私人小院去玩,他开车来接,我想这么快就三人行了,有些突然,飘飘倒还平静,收拾收拾就去了,周日晚上妻子从密云回来。当天晚上也坦诚向我说了实情,但言语中妻子的一句逢场作戏似乎话中有话,由于事先我知道皆是王总的安排,就故意问道:“那你与刘局睡觉,王总也在场吗”,妻子道:“他可没有你那臭毛病,他在另外的卧室闭门不出”,我道:”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妻子道:”就是呀,我还是担心他会嫌弃我“,我道:”你是为了他,他怎么会嫌弃你呢“,妻子叹息道:”我总觉得他有点儿为刘局操了我的身子耿耿于怀的“, 我道:”是呀,他绝对不像我“,我道:”是不是事后他对你说了什么“,妻子道:”他让我回来好好洗干净身子“,我道:”再洗干净也成了事实“,妻子道 :”是呀,污点永远抹不掉了“。 不出乎飘飘意外,从密云回来后,王某真的连着连着两个星期周碰妻子,妻子也是觉着可笑,只到过后第三个星期六下午王又来了家里,我只好带着孩子去了望京,当晚妻子兴奋的告诉我王某一下午弄了她两次并且效果很不错,我问妻子道:”那他没问你和刘局在密云干你的情况”,妻子道:“能不问吗,我只说了点皮毛”,我道:“他真的吃醋了”,妻子道: “醋坛子都打翻了,我跟他解释了半天,好像都是我的错,真不讲理”,我笑道: “你应该高兴才对,说明他真的在乎你”,妻子道:“这我不在乎”我道:“没想到王局对个姘头也这么重情”,妻子道:“放屁,在他心目可能认为我就是他的老婆”,我逗妻子道:“到底不一样哈,你这么护着他”,妻子道:“你猜他问我啥呢 ”,我道:“是你跟刘的事吧“,妻子道:”你说对了,他问我刘局两夜共弄了我几次“,我道:”我也正想问你呢,你告诉他了吗“,妻子道:”我告诉他一共弄了两次,其实我故意隐瞒了三次“,我道:”你隐瞒了个大数,他能信吗“,妻子道:”怎么不信,他认为刘局有两次就表现的不错了“,我道: ”刘局为你也算拼了老命了“,妻子道: ”才不至于呢,那老色鬼精力旺盛着呢“,我笑道:“老当益壮呀”,妻子道: ”别看那老色鬼,鬼精得很,最初好像不太相信王总,怀疑我的身份呢,听他说话那意思是怕老王是不是从哪随意弄了个婊子糊弄他,所以第一次非要来咱家干”我道:”他怀疑你是婊子“,妻子道:”可不是吗,我心想我的长相穿戴也不像妓女呀“,我道 :”你走时穿戴打扮确实有点问题“,妻子道: ”王总个劲儿的介绍,说我是他下属妻子,是正经的有夫之妇“,我道:”王总说话也是自相矛盾,正经的有夫之妇他就怎么能随便操呢“,妻子道:”还是在家干了以后才消除了疑惑“,我道:”说明那刘局平时不喜欢嫖娼,就玩良家妇女,档次不低呀“,妻子道:”我也讨厌爱嫖的男人“。 大概又过了个把月后的一个晚饭后,刘局竟直接电飘飘要飘瓢去他一个朋友家,他朋友一家出国,一个月后才回来,妻子道:”真够讨厌的,真把自己当白马王子了“,我问道:”又怎么了“,妻子道:”那老色鬼真是贼心不死,你说我去吗?,我道 :“这个你别问我,你还是征求一下王总的意见”,妻子道:“他老婆在家,我不能给他打电话呀”,我道:“你是不能打,我可以打给他,叫他过来说点事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妻子道:“那你打吧”,于是我拨通了王某的手机说让他过来有点急事“,王某就过来了,妻子就说了刘局长让她明天过去的事,王某凝重的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老色鬼真是尝到甜头了,得寸进尺“ ,妻子问他道:”那我去,还是不去“,王某道:”这老东西也太目中无人了 ,就是去也得先跟我打声招呼吧“,妻子道:”到底去不去呀?”,王某道:“还是去吧,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妻子道:“你可想好了”,王某道 :“想不想还是得去的”,妻子道: “我听你的”。 我心想王某已交代明白也该走人了,没想到却把妻子抱进怀里淫色道:”你明天去见那老色鬼,舍不得老婆也套不住流氓“,妻子道:”你知道就好,”,王某捧住妻子的脸认真的亲了一口深情道:“现在我就想肏你“,妻子道:”你出来,你老婆那没事吧“,王某揉搓着妻子道:”我老婆从来就没怀疑过,再说刚才是你男人打的电话,我老婆不可能怀疑的, 操你就算为你送行了“。 我打了电话给孩子婊姥说不接孩子了,老人倒也高兴,进了卧室,床上妻子的手已攥握住王某勃勃生机的阴茎,王某的手也在妻子支开的大腿中间,我裤裆里的阴茎也不合时宜的勃起着,妻子贴着王某下滑着蹲下,张口迎进了王某的阴茎,王某双目紧闭双手捧住妻子嫣红的双颊屁股频率耸动着,他那灵巧的阴茎在妻子嘴里忽隐忽现,我在一旁古董似的观摩着现代新潮爱情,王某屁股后撤阴茎脱开妻子热唇的包容,阴茎脱颖而出更是威风凛凛勃昂着,他俯视着妻子道:”骚货,上床叉开,我要操你“,就此呼喊真的如同上帝旨意,妻子迷情泛泛情波忽闪着款款上了床,仰面而卧两腿大开,腿间幽门顿开已是热泪盈眶,王某一个饿狼扑食趴上妻子,阴茎未经探索直入妻子屄门,屁股豪情逸致剧烈奔突,妻子双腿盘拢王某白臀浪不成声了,王某屁股落下压紧双手捧定妻子迷醉之颜喘不成声道:”肏你妈的屄,明天又去浪去呀,让老色鬼糟蹋个够“,妻子迷醉之音迎合道:”没错“,王某的屁股抬起又重重的落下愤愤道: ”你就是婊子养的,骚货,让老色鬼肏死你算了“,妻子被致命一击魂都散了呜咽的道:”使劲弄死我吧“,王某又连续攻击了几下扭曲的道: ”肏你妈的 ,是不是想老色鬼了,你个不要屄脸的骚货,干死你妈的“,妻子嘤嘤道:”我被老色鬼糟蹋过,我不要屄脸“,王某腾出一只手攥住妻子的右边的奶子扭拧着道:”怪不得老色鬼说你是卖屄货,肏你妈的卖大屄“,妻子迷蒙道:”老色鬼说的对,我就是卖大屄“,王某骂的意犹未尽重重起劲儿肏着着妻子道:”你就是千人睡,万人肏的臭婊子,谁见谁肏的大破鞋破烂货“,我发觉王某今天是带着浓重的醋意和扭曲的情绪肏着妻子,通过蹂躏妻子嫉妒发泄对刘局背后约飘飘的不满,愤愤不平好像一切都是妻子的错,分明是以糟践妻子抚慰自己内心的痛,妻子却毫无怨言投入着他,他屁股大起大落全力以赴,每次阴茎脱出屄门而且再准确无误的捅入,由此引发的撞击之声响亮而清脆,肏的妻子要死不活的面目全非,王某丑态毕露威力不减看样子要拼个你死我活,虽说妻子已是奄奄一息还在激励着王某道:”使劲……弄死我“,王某也是极度癫狂不遗余力,阴茎已是喷射状态还垂死挣扎抽插着 ,精液喷涌淋漓狼藉,别看王某的阴茎不大却是短小精悍,可谓是催花强将火烈精屯,最后还是精喷力疲瘫软在妻子身上,缺氧般的大口喘息,妻子双眼迷离仰起脸亲了王某一口又道:”亲,你差点要了我的命“,王某:”是你骚货想要我的命“,飘飘道:”你自找的“,王某这才懒散的从妻子身上起来,手捏住妻子的一只奶头扯起又松开自由落下,妻子也乱发披散坐起来调皮的扒拉了一下王某软缩的鸡巴: ”时间不早了,你真该回家了“,王某慢腾腾穿着衣服,妻子也殷勤的帮着他穿好衣服,由我送他下楼出了小区。 我返回来妻子光着屁股铺着被褥,我俩抱在一起,我轻声道:”王总还行,看出来他心里也不好受“,妻子感慨的道:”是呀,可他实在也没别的办法呀“,我道:”你是不是也讨厌刘局“,妻子道:”刚来咱家真的不怎么喜欢他,跟他睡过两夜后就觉得没那么讨厌了“,我道:”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是说旧了的“,妻子道:”有过了,那是忘不了的“,我道:”这么说你不讨厌去见他“,妻子道:”我不敢跟王总说,其实刘局挺喜欢的,睡过之后我真的不怎么反感他了,回来后有时候不由得想起他“,我笑道:”是不是睡出感情了“,妻子道: ”没的事儿,睡吧“,

评分完成:已经给 我们夫妻 加上 1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