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大领导的 3p

最近的一段时间没写东西,因为领导和我之间出了一点问题。之前飘飘和我公司领导玩了已经三年多了,各各方面配合的都比较默契,领导来我家的次数也比较平稳,总之比较和谐了。 三周之前,领导在公司办公室和我聊天,旁敲侧击的说了一堆公司如何运营困难的事情,又说客户供应商什么的如何惹不起,说的我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最后在我明确表态有需要我帮忙付出的请直接和我说,我能为公司做的,肯定会尽全力等等,表了好大的忠心,可是最后领导表达的意思让我不出所料,领导想把我老婆介绍给一个主管医疗方面的一个副局长认识,也就是给这个副局长当个情人,也可以说是个“炮友”,原来是去年某次我老婆去单位找我一起下班的时候,被那个来单位和我领导谈事情的副局长看到,飘飘的细腰肥臀吸引了他,便侧面问我领导,当时领导以为也就是开玩笑,没想到过年的时候这个局长总是时不时的当着我领导提起我老婆,更有一次在酒桌上,领导偶然向局长提起经常玩我老婆的事儿,副局长听了更是千方百计的要求领导介绍我老婆给他“尝尝”。这就是事情的原委。 领导对我说:“你想开点,我会和刘局说,做好保密工作就咱3个和飘飘知道,你们夫妻给公司做了这么大贡献,以后你的晋升和薪水我会给你找齐的,再说,你们夫妻榜上了刘局,等于就是靠上了金山,她要是给刘局伺候舒服了,你们下半辈子都不愁了,这事儿我已经和她交待过了,她的意思是只要你同意,她就同意,现在就看你的表现了,这么多年了,可别让我失望。” 我:“这么多年了,我们夫妻全靠您才能有今天,既然现在您和公司需要飘飘应酬,当然不会推辞,只是不知道刘局这个人为人如何,毕竟这事儿不能见光,不然对谁都不好,也为她安全考虑。而且孩子现在一天天大了,飘飘给刘局和您做长期情人,我怕这事儿影响家庭,对孩子不好。” 领导:“你放心,善后的事情我来办,刘局毕竟是当官的,外面什么俗脂艳粉没见过,我估计他是看上飘飘的少妇气质了,皮肤白屁股大,又是良家妇女干净,玩着射着都放心。我和刘局说了,先让飘飘当他半年情人,之后再看,没准到时候刘局玩腻了或者看上别人了,也就算了,明天我就约刘局去你家里吃饭,我们从外面叫几个菜,你们做饭了,提前洗干净了,等着陪刘局。 当天晚上我回到家,和飘飘商量了一下,觉得领导说的有道理,要是拒绝了刘局,肯定得罪了领导,以后势必会被穿小鞋,刘局那边也不好收场,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飘飘想到明天就要陪别人睡了,心里还是挺坦然,毕竟这些年没少干这些,当天晚上我紧紧搂着老婆睡去。 转天下班,我提前回家,领导去接了刘局到了我家,一进门看到一个年龄45岁左右,身高大概一米八,体重得将近200斤的胖子,腆着肚子,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膀大腰圆,一进门丝毫没有认生的感觉,立刻笑着和我寒暄了一番,果然是官场混的,一股压人的气势扑面而来,倒是让我觉得手足无措,如果不是想到一会儿就要来干飘飘飘,我还真以为是个亲切的长辈。 进屋之后,老婆出来给领导和刘局倒水,局长看到我老婆,丝毫没有过分的举动,只是安静的看着飘飘。老婆递给他水,他也只是微笑着说声谢谢,看来这个人是极懂得克制的人。倒是弄得老婆有些不自然,低下头进了厨房。吃饭的时候,领导带了2瓶五粮液,四个人喝了一瓶多一点之后,还是领导开了口:“酒咱慢慢喝,事儿咱也得说明了,到现在了就别绷着了,我说刘局,他们夫妻两个您就得多照,她老公是我的心腹,您尽管放心。飘飘一会儿可得把刘局伺候好了听到了么。” “嗯”飘飘抬眼瞅了刘局一眼,看着刘局正看着自己,便红着脸点点头。 “成,那小王,你也敬刘局一杯,以后有什么事儿要多向人请教。” 我和刘局同时举起了杯子,抬起头一饮而尽。 “那得了,今天我就不在这里添乱了,刘局,今天您就住这吧,一定尽兴,好好听刘局话知道么,那我先走了。”说着领导便穿衣服开门离开。屋内立刻剩下我们夫妻和刘局,气氛立刻有些尴尬。 这时候刘局开了口。“刚才我一直没怎么表态,一则是王总在这,我不好当着他的面过分说什么,另一则,我也想有些话只对你们说,说实在的,这些年在官场摸爬滚打,见过太多的权色陷阱,我前些日子看上了你老婆,又因为知道你老婆和你领导,也就是王总保持着稳定的性关系,知道你们不会做出格的事儿,懂得规则,所以才向你领导要了她,你放心,你们领导给的实惠,在我这里只会翻倍。当然,咱们的事儿就咱们几个知道,传出去对谁都不好,明白么。” 老婆看看我,继而冲着他顺从的点了点头。刘局看到后起身,拍了拍我的肩,又摸了摸老婆白皙的脸。说,今天累了,你继续喝着,飘飘进屋陪我先休息。老婆听到后起身,刘局搂着她朝卧室走去,边走边用手捏着她屁股,进屋后,刘局把门带上了,但是没有碰上,还是留有空隙的,也估计是侧面想在这次就把事情挑明,以后也就不必避讳我了。 飘飘进屋后把窗帘拉上,床头灯打开,把空调开了暖风,刘局满意的微笑着,也不知怎的,突然刘局回头看到在门外往里看的我,过来把门拉开,问我是不是要进来,我低着头不置可否。 “进来吧,一会儿我们可能还需要你帮忙,而且我听王总说你以前不也伺候过他么。” 我便跟了进来,坐到了床边书桌的椅子上,老婆看到我进来,脸腾的一下红了,刚要和我说什么,就被刘局插进话,“让你老公在旁边吧,没事儿,反正以后也要伺候,不如早了解了解。”说着刘局和她并排躺在床上,倚着床头,刘局张开大手把老婆的衬衣扣子解开,顿时两个梨形的乳房掉了出来,暗褐色的乳头颤抖着,刘局凑上去一张大嘴开始用力的吸吮,老婆眉头紧皱,默默地接受着对方的亵弄,过了一会儿,只见她乳头上布满了口水,刘局满意的咋了咂嘴。“不错,胸沉甸甸的,有分量,没被王总玩的松了,真的是良家妇女,来,让我看看大白屁股。飘飘便缓缓的起身,跪在床上,肩膀和胸下压,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朝着刘局高高翘起。刘局先是隔着裤子摸了几下,然后缓缓的把她的打底裤和内裤扒了下来,随着内裤被慢慢脱下,刘局看到后,用手指蘸了口水轻轻地揉了揉飘飘的肛门。“真好,紧致也没有异味。”刘局满意地说。然后随着老婆的内裤被全部扒下,只见床上我老婆肥厚的白屁股,连同肛门的逼都展现给了刘局,刘局却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只是慢慢的玩弄着眼前的人妻,一会儿揉弄阴帝,一会儿轻抚肛门,一会儿又舔着磨盘似得屁股,不出一会儿功夫,老婆被玩的骚水直往下流。这时候刘局缓缓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只见一根粗黑的阴茎弹到他自己的小腹,左手扶着老婆的屁股,有着扶着阴茎缓缓地插入老婆的逼里,飘飘突然呼的出了一口气,刘局缓缓地插入,一直顶到最深处,飘飘才发出的一声呻吟,估计刘局是掌握好了深度,开始加快速度进行猛烈的抽插,卧室内发出了啪啪的声音,淫液飞溅到床单上,她逼里的嫩肉反复翻出,刘局也趴在老婆背上,不时地伸手去捞揉捏玩弄老婆前面下垂的乳房。过了大概几分钟,突然看到她小腹一阵哆嗦,白嫩的双脚脚趾紧紧蜷缩在一起,菊门一阵一阵地收缩,老婆上身往前一躺,瘫软在床上。 刘局看到老婆高潮了一次,便把老婆翻过来,这样她便和刘局面对面开操了,刘局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上身趴在她身上,只见老婆的丰乳被刘局上身压得扁扁的,他双手抱着老婆的头,一会儿亲老婆脸颊,一会儿掰过老婆的下巴,和老婆亲嘴,飘飘因为以前有过伺候N多男人的经验,所以顺从地张开小嘴,把舌头渡过去供刘局品尝,双手无助的环抱着刘局宽厚的背,双脚勾着刘局的熊腰,脚趾时而绷紧,时而蜷缩,时而被刘局握在手里把玩亵弄。老婆的逼被刘局的大鸡吧操的白浆四溢,一直流到肛门口,下面的床单整个被浸湿,刘局发现后,他便用食指蘸着白浆直插入老婆肛门,只弄得老婆阴部更紧紧地收缩,夹得刘局鸡吧愈发舒服。飘飘因为知道要长期献身给眼前这个人,为了自己,为了我,也为了这个家,要尽力讨好刘局,所以也便尽情的呻吟…… 刘局开始了冲刺,双手把她的两个臀瓣,用力的揉搓着,只听刘局一声低吼,射 了……刘局满意的拍了老婆屁股一下,老婆转过身,用嘴轻轻清理着领导的大鸡吧,然后刘局去洗澡的时候,飘飘和我聊天。 “以后是不是得经常伺候他,我看他挺喜欢草我的。”飘飘对我说 “既然后王总的意思,也没办法吧,先这样维持着吧。” “嗯,我倒没什么,你心里别别扭,反正让谁操都是操,看开点,也是为了咱以后和孩子生活。”飘飘到现在还在安慰我,倒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评分完成:已经给 我们夫妻 加上 1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