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大领导的 3P续一

第二天上班,一早就被领导叫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就问昨晚刘局干得情况,弄了几次,满意否,我支吾说还行,反问他:刘局没电他说什么?领导哈哈一笑:这事哪能电话里讲,中午时又招呼我说下班一起去我家,让飘飘知道一下,我电了飘飘,她说了一句:就知道他得来。 下班我开车拉着领导一起回的我们家,进门看到飘飘在家包饺子,老婆看到我和领导进门就过来递拖鞋,弯腰的时候领导手不老实的伸进了老婆怀里,因为外面比较凉,冰了飘飘一下,吓得老婆直用拳头锤他。 “赶紧洗手帮我包饺子”老婆对我说。 “对对,不能累到我的飘飘,昨晚劳苦功高劳苦功”领导越来越嬉皮笑脸的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些,别没正行,我老公还在呢” “那怎么了,又不是没见过,一会儿吃完饭让他赶紧铺床,还等着和你亲热呢。”领导小声对我老婆说。 飘飘却接着说 “人家让刘局肏也是你要的,干就干了,我可没那么贱,你欺负我们,咱们就打住。” 看到飘飘有点掉脸儿,领导也顺坡陪个不是。飘飘看到我老板也低头了,就没说啥,又怕把关系弄僵了,对双方都不好,就趁我去阳台的功夫跟王总服个软,在耳边轻声笑着说“吃饱了,一会儿好好肏肏下属老婆的大屁股,今天破例让你肏屁眼。”这是事后飘飘告诉我的。 听到飘飘这么说,王总又拿起了官架子,用手捏着老婆的屁股瓣“这才对嘛,刚才还以为真要急了呢,来我帮你擀皮,昨晚到现在想着你就刘局干,鸡巴就涨得利害一会儿让我好好玩玩。” 吃饭时候,老板一只大手很自然的摸上了飘飘大腿,老婆看了我一眼,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继续吃饭。 “小王,一会儿你受累给刷刷碗吧,我最近后背总紧的慌,让飘飘我按按后背”领导吃一口老婆夹过来的饺子,大手已经顺着大腿摸到老婆的内裤边缘,正在顺着内裤边缘往里摸,一只指头还轻点老婆的大腿示意她哈开腿,虽然已经陪我领导肏了多年逼了,但是因为确实有些日子没来了,当着我的面被这样,脸还是红了,但是两条腿下意识的分开了,领导食指已经抠进老婆的逼里,慢慢地抠摸着。 一顿饭吃下来,老板的一只手几乎没离开过飘飘的逼,老婆慢慢适应,直到后来被老板扣得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吃完饭,领导拉着飘飘进了屋,她看了我一眼,意思是你先收拾着饭桌,顺着被老板拉着进了卧室,进门后听到老婆小声说“拉上窗帘,关上门”。 洗完碗后,把水做上煤气灶,开了包中华。老板喜欢肏完我老婆之后喝茶抽根烟。准备好后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往里面看了看。 老板抱着我老婆进屋后,把我老婆放在床上,示意她脱衣服,自己把衣服脱光,老婆脱得一丝不挂,仰躺在床上,两条大白腿大幅度的分开着,脸上带着羞怯的红润看着我老板。飘飘的特点就是皮肤白皙,而且跟熟女玩就是爽快,我老婆这边已经打开了逼门,迎鸡巴了,王总没在犹豫,半趴在我老婆的身上,大鸡吧直接肏进去,再说老婆吃饭时已经被他摸得*淫水直流,见他挺着粗硬的紫色大鸡吧上来,还有些激动,分开的两条大白腿有些颤抖,大逼里的水流的更多。 老板大鸡吧肏进去,没有停顿直接抽插起来,随着我老板有力的冲击,老婆也高声的浪叫。 “怎么样,刘局干得舒服还是我干得舒服”老板一波波的肏着老婆的大逼,一只手揉搓着老婆的奶子 “舒服,你你…干得真舒服”飘飘已经向八爪鱼一样缠在领导身上,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两条大白腿盘在他的腰上,大白屁股不停耸动,迎接着冲击,眼睛上翻,要高潮了。 “哪舒服啊”领导继续挑逗着我老婆,腰部的力量不断地加强。 “骚逼舒服”老婆已经不能控制自己,除了呻吟,我老板问什么就小声回应什么,“骚逼怎么舒服的”老板继续冲击着老婆,揉搓奶子的手也增加了力度。 “让你大鸡吧肏的”说完这句话飘飘突然浑身一紧,腰往上挺。噗的一声她逼里的*水顺着缝隙流了出来。水流满两人的腿上,然后流到床上,老婆的大屁股再回到床上,把我领导抱的更紧了。 老板也呼了口气,抬头看到我和老婆的结婚照,看着胯下被自己肏的高潮的下属的老婆,而且是在他们的婚床上,她老公还在外面收拾东西,虽然这么多年了,还是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鸡巴又硬了些。 四十多分钟后,领导将精液射进了老婆的大逼里。玩熟女就是爽快,一旦入港,各方面配合的相当好,领导玩的相当痛快。俩人在洗澡的时候,互相抚摸,回到床上自然继续进行了。 一只手开始沾着骚水抠摸飘飘的屁眼,老板让她撅着,满是水的大鸡吧顶住她的屁眼慢慢往里肏着,一只手还抠摸着前面的大逼,“要肏你屁眼了啊”“肏吧,我的屁眼就是让您肏的,我老公肏不舒服我,您能替我老公,我们还得感谢您”。通过这些年飘飘和王总床上的磨合,已经知道老板喜欢听什么,极力配合领导的意图。 老板笑着“越来越懂事儿了,把我伺候好了,亏不了你们的。”没多久领导在飘飘的直肠强烈的收缩蠕动下射了精。 二年前老板就对飘飘这个渐近中年的人妻爱不释手。起先羞答答,一上手,才发现正是深闺怨妇初逢甘雨,几次高潮下来,直抽筋、翻白眼,淫水是多的往下流。事后穿上衣服,又是一副娇娇可人的淑妻模样,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当然我们和别人那么多的乱事他不会知道。以为我们就他一个炮友呢…… 都穿好衣服,领导在喝茶抽烟,飘飘去望京姥姥家接孩子,屋里剩我和领导两个人。领导从包里文件袋掏出3万块钱。说本来打算节后通过单位正常财务渠道你给发个年终奖励的,但是会计那边不好做,说上面查的严,不好做钱,趁着12月份用现金的方式给你做了劳务费,你拿着吧。我收了钱,打电话帮他叫车l 回家…

评分完成:已经给 我们夫妻 加上 1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