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红杏录 11-12章

抗日红杏录(11-12章)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2012/02/01首发于:春满四合院、色中色

*********************************** 故事写到这里,已经写了五万三千字了。我知道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题材,不仅涉及到抗日战争、国共内斗、日伪媾和,还涉及到绿帽、换妻、乱伦等一些敏感话题,所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喜欢,并且会继续跟下去。如果喜欢这个题材,希望能够发帖支持,这样对小弟也是一个鼓励。多谢!***********************************

第十一章

李东生其实没有必要亲自去通知姜佩茹转移。张洪武派人向他说明了情况并让他负责指挥柿园和七五五团部的转移时,李东生马上想到的不是正在枪林弹雨里的张洪武,而是张洪武那俊俏风骚的媳妇姜佩茹。

这倒不是说李东生和张洪武关系不好,恰恰相反,他和张洪武是结拜的把兄弟,两人一同出生入死。正是因为信任张洪武的能力,李东生才没有过多的去担心来偷袭的日本鬼子。现在是晚上,鬼子对地形又不熟悉,一旦偷袭不成,日本鬼子肯定不是他张洪武的对手,所以他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嫂子姜佩茹身上。

到了葛家岭,把各单位部门的疏散工作安排妥当之后,他就去了张洪武住的院子,但是发现姜佩茹不在,所以才找到王则端这里来,没有想到是他同时也碰到了柳若莹,这两个美貌的女子让他有些魂不守舍了。

王则端和柳若莹刚刚离开,往土洞深处走去,李东生就开始一边出言挑逗,一边朝姜佩茹动手动脚了。

“嫂子,你说他们两个去干什么?”李东生笑嘻嘻的对姜佩茹说,一边更近把身体挨在姜佩茹的身上,贪婪地闻着她身上那股醉人的体香。

“我怎么会知道?”姜佩茹躲了一躲,回答。

“他们两个会不会是去操屄了?”李东生一边又朝姜佩茹凑了凑,把她逼得无可躲,一边色迷迷的说。

“去!你胡说什么?”姜佩茹的脸红了,心里说不清楚是羡慕、嫉妒还是哀怨。

“嫂子,你也再让我弄一次吧,兄弟这些天都快憋坏了!”说着,李东生就开始不规矩起来。

李东生说的是实情,自从那天晚上见过柳若莹,跟她跳了一支舞以后,他就变成了一头发情的野兽。他还没有结婚,没有地方发泄自己的春情,所以他能想到的,就只有他的嫂子姜佩茹了。不过他之所以一心想找姜佩茹,不仅是因为姜佩茹美丽风骚,更是因为姜佩茹让他尝到过甜头。

几年前,把姜佩茹从土匪手里救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东生。那时李东生还是张洪武手下的一个营长,是他带着营里的战士组成突击队,半夜摸进了土匪盘踞的山寨,悄无声息的杀死了守夜的喽啰,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俘虏了当时留守在寨中的土匪。

接着他又带着两个战士,悄无声色的用匕首挑开土匪大当家地老虎的屋门,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炕边,突然把被子掀开,大声喊:“别动!”炕上的人吃了一惊,不明白是什么状况,但是当然知道来着不善,也就乖乖的不敢动了。

李东生让战士点燃油灯,这时他才发现炕上睡着三个赤裸的人,两个黝黑丑陋的男人和一个女人。那两个人男人全身赤裸,紫黑的鸡巴耷拉在两腿之间,一看就知道是刚发泄过兽欲。两人其中一个是地老虎,另一个是他的手下。

两个男人中间夹着的那个女人就是姜佩茹。当她艳如娇雪的凝脂玉肤呈现在李东生面前时,李东生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体态完美,浅色的肚兜包裹着她诱人的躯体,两条修长晶莹的玉腿此时因为突然而来的恐惧而紧紧地并在一起,这样的动作反而更加撩起李东生心底那最原始的欲望。

李东生简直不敢看那女人了,只觉得一股一股的血气朝上涌,他甚至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想保持着自己的理智。稳了稳神,他命令跟他进来的两个战士把炕上那两个赤裸的男人押出去,然后他对炕上的姜佩茹说:“穿好衣服,起来!”

姜佩茹脸上虽然还带着一丝恐惧,但是看到李东生的表情,她反而释然了。在土匪窝这些年,为了生存,让她学会观察男人和取悦男人。她一眼就看出来李东生想要什么,虽然不知道李东生是什么人,来找地老虎干什么,但是知道了李东生的欲望就意味着她能活下去。

她侧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水灵的大眼睛里反而流露出一丝挑逗的意味。李东生见她不动,就伸手去拉她,但是出乎李东生意料的是,姜佩茹竟然藉着他的劲儿,“嘤”的一声娇呼,投进他的怀里,软玉温香,李东生正抱了个满怀。

李东生虽然在心里想:‘土匪的婆姨果然都是骚货!’但是身体在姜佩茹雪白肌肤的摩擦下,却忍不住要爆发了。他一把抓住姜佩茹乌黑的秀发,在油灯下仔细地打量着这张美丽的俏脸,那赛霜胜雪的肌肤、宛若新月的秀眉和飘动着春情的美目,让李东生这个壮汉再也忍耐不住,他低头捉住姜佩茹柔软湿润的嘴唇用力地吮吸起来,一边吮吸一边把一只大手伸进姜佩茹的肚兜,一把抓住她一只丰满的乳房,粗糙的手指尽情地揉捏着她那滑腻的乳肉。

而姜佩茹竟然毫不反抗的迎合着,似乎面前这个男人并不是半夜闯入的陌生人,而是一个久识的情郎。她纤长的玉腿情不自禁的弯曲而起,缠绕在李东生的腰腹之上,十根晶莹的足趾由于激动而紧紧地屈向淡粉色的脚心。

李东生把她整个娇躯都抱了起来,两只大手握住她那雪白的臀肉,把她两腿之间那诱人之处向自己裤裆间那早已翘起的帐篷压去,姜佩茹的玉臂紧紧缠住李东生的脖子发出一声愉悦的娇呼,桃源里流出的股股淫液早已经沾湿了李东生的军裤。

可是就在这时,外面骤然响起了枪声,李东生心中一惊,赶紧把姜佩茹扔在炕上,大步出门去看。原来是刚刚押出去的大当家地老虎趁着夜色和其他土匪的掩护,顺着山寨一侧的土坡偷跑了。他这一跑不要紧,李东生的战士们因为要追赶他,给其他被俘的土匪创造了机会,他们虽然被绑着,但是几个没有绑牢的,挣脱绳索,也伺机逃脱,山寨里一片混乱。

局面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李东生仔细清点人数的时候,才发现不见了大当家地老虎和其他四个土匪。李东生不禁懊恼起来,心里想着“红颜祸水”这四个字,也没了去操姜佩茹的心情。他把她连同俘虏的土匪一起押到了张洪武那里,可是没想到一夜之后,姜佩茹竟成了他的嫂子。他这时才又追忆起姜佩茹丰身体来,不胜的懊恼。

既然姜佩茹成了他的嫂子,他也不敢太放肆。但是姜佩茹却又有意或是无意的撩拨他,比如她偶尔会惊鸿一瞥的在李东生面前展示一下她雪白的胸脯,或者露出她那修长的玉腿,再或者她会喊李东生帮她干这儿干那儿,用身上诱人的香味挑动着李东生的神经;又或者她故意为难李东生,让他给她烧水洗脚,当李东生捧着她那一对晶莹如玉的玉足,看着她小巧的足趾时,他竟忍不住低下头一口含住她的脚趾亲吻起来,也是每每在这时,姜佩茹都会夸张的喊叫着说:“我要喊你洪武哥了啊!”吓得李东生又不得不放手。

在李东生看来,姜佩茹就是一个勾引人的小妖精。而在姜佩茹心里,她只是觉得这样玩弄这些大老粗们,会给她那伤痛的内心带来一些满意的弥补。

自从她的公公强暴了她之后,姜佩茹对这个世界就完全失望了。从他公公的口中,她也知道了当年祖父和父亲着急把她嫁出去的原因,因为她祖父抽大烟欠了她公公家很多钱,她祖父所谓的病也不过是大烟瘾病入膏肓。

姜佩茹在男人中生活了很久,她知道该如何把握分寸,如何在狭窄的空间里玩火而又不至于引火烧身。她很得意地看着李东生抓狂的样子,在她眼里,不管是他公公、土匪,还是张洪武、李东生都没有分别,不管跟谁,她都只是为了生存。

所以,姜佩茹第一次委身予李东生,也是在张洪武的默许之下的。那是在李东生率领敢死队去炸鬼子在九里铺的炮楼的前一天。

第十二章

鬼子一次大扫荡之后,在离北山根据地的心脏柿园不远处建了一座坚固的炮楼,想牢牢掌握住北山的命门。张洪武率领弟兄们强攻了几次都无功而返。

根据地缺少重武器,八路军只能用土制的手榴弹和炸药来炸鬼子碉堡,可是手榴弹的抛射距离有限,敌人又有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两门八二式迫击炮,另外还有掷弹筒,他们跟本靠近不了,即便是靠近了,土手榴弹的威力也不足以撼动鬼子的碉堡。张洪武因为这事几乎夜不能寐,按他的话说,鬼子始终拿了把菜刀放在北山的卵子(方言,睾丸)上面。

张洪武试过土工作业,挖地道到鬼子碉堡的下面埋炸药,但是鬼子异常的狡猾,他们在碉堡外挖了深沟放了水,像一道护城河,地道根本挖不过去;他们试着想从护城河的下面绕过去,但是发现,护城河下面全是岩石,在不能爆破的情况下,他们挖不过去。

最后是李东生请命要带敢死队,把几十个手榴弹绑在一起炸鬼子的碉堡。

手榴弹绑在一起虽然威力大了,但是更加扔不远了,所以他们的计划是一边从正面进攻作掩护,一边从后面挖地道到护城河边,让敢死队带着炸药手榴弹游过护城河,把炸药放在碉堡下面引爆。但是这样做很危险,如果提前被鬼子发现了,那就意味着牺牲,因为敢死队将会没有任何遮掩的暴露在鬼子的眼皮底下。

可是张洪武也别无它法,炮楼一天不除,他就一天夜不能寐。所以他答应了李东生的请求。

开始行动的前一天晚上,张洪武把李东生叫到自己的小院里,让姜佩茹烧了几个菜,兄弟二人坐在炕头上喝酒。过了一会儿,张洪武把姜佩茹也喊来,陪他们一起喝,才喝了几杯,姜佩茹就有些不胜酒力了,秀美的脸庞红得像盛开的桃花,浑身都飘溢着女人芳香的魅力。

这时张洪武站起身,要出门,说是要去看看地道挖得怎么样了。他嘱咐姜佩茹说,一定要让李东生喝尽兴,然后拍了拍李东生的肩膀,低头对他说:“哥要很晚才回来,跟你嫂子好好喝。”说罢,他出了门。

李东生显然是从张洪武那里得到了鼓舞,看着眼前这娇艳诱人的嫂子,他已经克制不住,转身到炕桌旁姜佩茹的身边,色迷迷的对姜佩茹说:“嫂子,咱两个好好的喝。”

张洪武在这个时候离开,聪明的姜佩茹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显然是让她好好的“款待”李东生。虽然她对李东生没有太多的好感,但是想到明天以后也许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姜佩茹心中还是有些惋惜起来,心里也隐约觉得李东生是条汉子,再加上张洪武也已经默许了,她也就不像平常那么矜持了。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张洪武并没有去查看地道,而是躲在窗外偷窥。

“兄弟,嫂子敬你一杯。”说着姜佩茹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你怎么都喝了,你不是敬我的吗?”李东生问不解的问道。

姜佩茹凑了过来,向前探身,把湿润柔软的嘴唇贴在了李东生的厚厚的嘴唇上,将刚才含在口中的酒一滴不剩的吐进了李东生的嘴里。

李东生被这突如其来的香艳给惊呆了,来不及咽下的美酒,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姜佩茹伸出她那滑润的香舌,舔舐着李东生嘴角流出的酒液,娇笑的对李东生说:“这是你回敬我的。”

李东生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姜佩茹笑着问:“嫂子敬的酒好喝不?”

“好喝,好喝。”李东生慌忙答应着。

“还有更好喝的,想要么?”姜佩茹风情万种的说。

李东生连忙的点头,像给不经事的孩子看着诱惑的糖果一样。

姜佩茹解开了衣襟,扯下来自己的肚兜,露出一对雪白的丰乳来。跳动的油灯下,她的乳尖和乳晕泛现一种诱人之极、浅浅的艳红,衬着白玉一般高耸的乳峰。李东生简直看呆了,他的鸡巴已经肿胀得疼痛起来。

这时姜佩茹拿起酒壶,身体稍稍前倾,让细细的酒液从壶嘴里流出,浇在自己雪白的胸脯上,那一股清澈的液体,像是山间的泉水,缓缓地顺着姜佩茹雪白的乳房淌下,流过她胸前的那道伤疤,一直流到她那诱人的乳尖上攒成一滴晶莹的水滴,马上就要滴下。李东生连忙一口捉住她粉嫩的蓓蕾,贪婪地吮吸起来,而此时姜佩茹也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

窗外的偷看的张洪武没想到妻子会这么听话的招待李东生,嫉妒之余,自己的大肉棒也滚烫的勃了起来,他把手伸进裤裆,一边看着李东生吮吸着自己妻子的奶头,一边搓动着自己的鸡巴,他心里充满嫉妒的想,今天过后一定要好好的操操这个风骚的婆姨。

姜佩茹把细细的酒液任意地滴在自己雪白的肌肤上,滴到哪里,李东生的大嘴就吻到哪里,一直到她两腿间那片茂密的黑色森林,李东生的大嘴饥渴地吮吸着酒水和姜佩茹淫液的混合物,只吸到她娇喘阵阵,主动伸手去抓李东生那根粗大的肉棒。

李东生疯狂地想把姜佩茹压倒在炕上,但是姜佩茹却躲闪着,笑盈盈的对李东生说:“别这么急嘛!嫂子今天晚上是你的,但是你要听话。”李东生使劲儿的点头。

姜佩茹把炕桌腾开,让李东生躺下,她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一丝不挂的袒露出白玉般的身体来。看到她的裸体,李东生几乎都要射了。

她趴在李东生的身边,低头开始亲吻李东生,她的香唇很柔软,轻轻的呼吸里散发出一阵阵的幽香,她把舌头伸进李东生的嘴里,调皮地挑逗着李东生笨拙的舌头。

李东生听话的躺着,只是用双臂抱着姜佩茹雪白光滑的脊背轻轻的抚摸着,发出阵阵兴奋的低吼。他感觉到姜佩茹把一条修长的腿压在他的身上,接着用她的膝盖隔着裤子来回地摩挲着他那肿胀的大肉棒,李东生兴奋得要跳起来了。

姜佩茹更加忘情地亲吻着李东生,一边亲吻,她一边解开李东生打着补丁的军装,露出他里面古铜色的胸膛。姜佩茹故意把自己裸露的身体紧紧地贴在李东生那结实健壮的胸膛上来回地蹭动,李东生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但是姜佩茹一点儿也不急,她微微的抬起身,跪在李东生身边,用自己早已硬硬翘起的乳头痒痒的划过李东生的胸膛、脖子,一直划到李东生的嘴边,在他的嘴唇上打着转。李东生一张口又一口含住了姜佩茹的乳头,大力地吸了起来,姜佩茹也“啊~~”的一声,兴奋的喊了出来。

“喜欢吃嫂子的奶不?”姜佩茹骚情的问。

“喜欢死了,美死了。”李东生喘着气回答。

“那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回来嫂子还给你吃。”姜佩茹跪在他身边,一边抚摸着他硬硬的头发,一边说。

“那我哥……”李东生又想到张洪武,他怕张洪武。

“你就跟你哥说,你想吃嫂子的奶。嘻嘻!”姜佩茹笑了,她在故意逗李东生:“嫂子有两只奶,你们兄弟一人一个。”

“我哥的这个我也要。”李东生吐出他正含着的一颗奶头,扭头又去吸另外一颗嫣红樱桃一般的乳头。

此时张洪武在窗外听着妻子和自己拜把兄弟的淫语,不由得有些愤怒,但是又觉得异常兴奋,甚至忍不住开始幻想着他和李东生一起干姜佩茹的场景,‘这个小骚货,肯定他妈的很爽。’他想。

“那嫂子也要吃你的奶。”姜佩茹嬉笑着,弯腰去亲吻李东生赤裸的胸膛,然后用自己粉嫩的舌尖舔在李东生深褐色米粒大小的乳头上,李东生兴奋的大声喊叫起来。姜佩茹继续用自己雪白的贝齿轻咬着李东生的乳头,用舌尖转着圈的刺激着他,李东生兴奋得身体都在颤抖了。

姜佩茹一路向下亲去,干脆把弯曲的双腿跨在李东生身上,当她隔着裤子轻轻抚摸着李东生那硕大的肉棒的时候,她光滑雪白的屁股和春潮泛滥的幽谷正大大方方的展现在李东生的面前。

她的屁股浑圆饱满,雪臀之间是浅色褶皱的菊花,那菊花四周竟也如白玉一般洁白无瑕。菊花下面是姜佩茹那不断涌着蜜汁的小穴,呵护着小穴的是两瓣粉嫩的阴唇,阴唇的尽头是那颗娇艳的阴核……

姜佩茹此时已经褪下李东生的裤子,李东生那根粗大乌黑的肉棒弹了出来,散发着一股男人的味道。他的龟头是紫红色的,龟头的马眼里还渗出一滴晶莹的液体。姜佩茹用两只纤手握住李东生那根大肉棒,然后用舌尖把那滴黏滑的液体舔舐到嘴中,一股咸咸的味道。接着姜佩茹把香唇包裹在李东生的大龟头上,轻轻的亲吻着,然后一点一点的把它吞入到最终,牙齿轻轻的咬着龟头上那敏感的皮肤。

也就在这时,李东生突然一声怪叫,他竟然疯狂地射精了,大股大股稠白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而姜佩茹紧紧地吸着李东生的大肉棒,把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都咽了下去,仔细地把他的龟头清理干净,然后抬起头,扭头看着还沉浸在射精兴奋中的李东生,他的脸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而扭曲了。

姜佩茹这时察觉到自己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李东生的精液,她伸出舌头,灵巧地把它舔进嘴里。看到她这么风骚的模样,窗外的张洪武也忍不住喷射出一股腥稠滚烫的精液来。

李东生急剧的喘着气,他显然还没有尽兴,他的大肉棒还直直的挺立着。他拉着姜佩茹雪白的胳膊,一副渴望的表情,但是姜佩茹却对他说:“你要听嫂子话,今天不行了,你马上要执行任务,嫂子不能让你累着。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回来啊!”

李东生哪里听她的话,一把将她压在身下,暴风骤雨一般的亲吻着她。可也就是在这时,外面的院门响了,紧接着是张洪武在门口和一个战士聊天的声音,李东生一下子就软了,赶紧翻身起来穿好衣服。姜佩茹也坐起来,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看着刚才还心急火燎的李东生,仍然用挑逗的眼神冲着他笑。

姜佩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张洪武虽然默许她款待李东生,但是并没有说让她“款待”到什么程度,所以她才决定用嘴,是一个折衷保护自己的办法。但她不知道的是,张洪武其实很喜欢看她在别的男人胯下那风骚的模样,即便是她真的让李东生操了,张洪武也不会说什么。

李东生后来完成了任务,但是他却挂了彩。冲向鬼子炮楼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着的全是他嫂子姜佩茹那雪白的奶子和光滑的大腿,子弹对他来说就像不存在一样。幸好他的伤不致命,但是也足足让他卧床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是他最幸福的日子,因为姜佩茹每天都会来照顾他。这是张洪武交待的,他晚上在狠狠地操过姜佩茹,把她白净光溜的身子搂在怀里时对姜佩茹说:“你每天都去看看东生,让他早点儿好起来,他想吃啥,就给他做啥。”

姜佩茹撒娇的坏笑着说:“那如果他想吃奶怎么办?”

张洪武一下子就被她这话给撩起来了,他翻身又把姜佩茹压在身下,一边用手指捏着姜佩茹嫩红的乳头对她说:“那你就给他吃,他要是想操你,你就给他操。”一边又把勃起的大肉棒“滋~~”的一声连根插入姜佩茹湿润的小穴。

有了张洪武的允许,姜佩茹胆子也大了些,让李东生尝了不少的甜头。

李东生伤好以后,因为炸碉堡立了大功,收到了根据地的嘉奖,他接替在鬼子扫荡中牺牲的七五三团团长,被提拔为新任团长。但是此时他却闷闷不乐,因为他必须离开他的嫂子了,去七五三团的驻地了……

所以当李东生从前线下来,被暂时安排到小李庄修整时,虽然还没有见到姜佩茹,人已经兴奋到睡不着觉,但是直到今天,他才有机会重温芳泽。

“别啊,会被人看到的。”姜佩茹还在躲闪着,她心里其实放不下的是王则端,她害怕王则端看到她轻浮的样子。但是此时李东生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他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一样把姜佩茹压到在地,疯狂地亲吻着她,撕扯着她的衣服。

姜佩茹努力抗拒着,但是凭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抵抗得了,再说刚才在王则端那里,其实她已经春情萌动了,只可惜王则端的鸡巴不争气,让她空欢喜了一场。她身体还在重重的渴望之中,而她和李东生又不是没有做过……

所以没过多久,她就放弃了抵抗,正当她半推半就地被李东生解开衣襟的时候,王则端和柳若莹正好从土洞的深处返回。

躲在土洞转弯的阴影里,王则端和柳若莹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团长骑在张团长妻子的身上,扯开了她的衣服。张团长妻子姜佩茹虽然还有些抗拒,但是显然已经动情了,她赤裸的乳房在空气里微微的颤抖着,诱人的乳头硬硬的直立起,李东生毫不客气的弯下腰一口咬住她的丰乳,牙齿轻咬着她蓓蕾上敏感的尖端,而她从嗓子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兴奋呻吟。

看着这一幕,王则端不禁思绪万千,为什么和自己有关的女人,最终都会被别的男人骑在身下?但是他这时却发现,看着李东生尽情享用着姜佩茹的乳峰,自己一直不争气的肉棒竟然开始勃起了。

柳若莹一直都在为今天晚上荒唐的一幕而悔恨,但是奋勇抗敌的张洪武让她从内心深处觉得那不是一个坏人,而现在张洪武的妻子被李东生压在身下,反而让她心中有些安慰,也许是一种平衡感吧!

李东生一边用大手尽情地揉捏着姜佩茹的乳房,一边慢慢地把脸向下移动,亲过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和圆圆的肚脐,他一边亲,一边扯开姜佩茹的裤腰带,把她的裤子褪到了膝盖下面,姜佩茹饱满的阴户就裸露了出来。

柳若莹脸一红,羞涩的不想再看下去,可是王则端这时却从后面抱住了她,已经变硬的肉棒抵在了她肥美的屁股上。柳若莹不禁“嘤”的一声靠在王则端的身上,而王则端的手也不费吹灰之力的就伸进了柳若莹的军服里,攀上了她高耸的乳峰。

李东生似乎点燃了姜佩茹的春情,她已经由抗拒变成了配合,她把裤子彻底褪掉,敞开了修长雪白的玉腿,一只手把李东生的热吻引导到她的两腿之间,另一只手此时竟然情不自禁地去揉动起自己的乳头来。

看着这一幕,柳若莹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的上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王则端解开,她的小衣也被王则端推到了乳峰的上面,王则端把她的身体稍稍的扳了过来,然后也一口咬在她赤裸的乳房上面。

一股烟叶的味道从柳若莹敏感的乳尖传到王则端的嘴里,显然,那是张洪武留下的,想到自己妻子的美乳刚被一个那样的大老粗吮吸过,王则端的肉棒顿时变得更加坚硬火烫了。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