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紅杏錄 11-12章

簡體

抗日紅杏錄(11-12章)book18.org

抗日紅杏錄book18.org

作者:wangxueqian2012/02/01首發於:春滿四合院、色中色book18.org

*********************************** 故事寫到這裡,已經寫了五萬三千字了。我知道這是一個有爭議的題材,不僅涉及到抗日戰爭、國共內鬥、日偽媾和,還涉及到綠帽、換妻、亂倫等一些敏感話題,所以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喜歡,並且會繼續跟下去。如果喜歡這個題材,希望能夠發帖支持,這樣對小弟也是一個鼓勵。多謝!***********************************book18.org

第十一章book18.org

李東生其實沒有必要親自去通知姜佩茹轉移。張洪武派人向他說明了情況並讓他負責指揮柿園和七五五團部的轉移時,李東生馬上想到的不是正在槍林彈雨里的張洪武,而是張洪武那俊俏風騷的媳婦姜佩茹。book18.org

這倒不是說李東生和張洪武關係不好,恰恰相反,他和張洪武是結拜的把兄弟,兩人一同出生入死。正是因為信任張洪武的能力,李東生才沒有過多的去擔心來偷襲的日本鬼子。現在是晚上,鬼子對地形又不熟悉,一旦偷襲不成,日本鬼子肯定不是他張洪武的對手,所以他一門心思都在自己的嫂子姜佩茹身上。book18.org

到了葛家嶺,把各單位部門的疏散工作安排妥當之後,他就去了張洪武住的院子,但是發現姜佩茹不在,所以才找到王則端這裡來,沒有想到是他同時也碰到了柳若瑩,這兩個美貌的女子讓他有些魂不守舍了。book18.org

王則端和柳若瑩剛剛離開,往土洞深處走去,李東生就開始一邊出言挑逗,一邊朝姜佩茹動手動腳了。book18.org

「嫂子,你說他們兩個去幹什麼?」李東生笑嘻嘻的對姜佩茹說,一邊更近把身體挨在姜佩茹的身上,貪婪地聞著她身上那股醉人的體香。book18.org

「我怎麼會知道?」姜佩茹躲了一躲,回答。book18.org

「他們兩個會不會是去操屄了?」李東生一邊又朝姜佩茹湊了湊,把她逼得無可躲,一邊色迷迷的說。book18.org

「去!你胡說什麼?」姜佩茹的臉紅了,心裡說不清楚是羨慕、嫉妒還是哀怨。book18.org

「嫂子,你也再讓我弄一次吧,兄弟這些天都快憋壞了!」說著,李東生就開始不規矩起來。book18.org

李東生說的是實情,自從那天晚上見過柳若瑩,跟她跳了一支舞以後,他就變成了一頭髮情的野獸。他還沒有結婚,沒有地方發泄自己的春情,所以他能想到的,就只有他的嫂子姜佩茹了。不過他之所以一心想找姜佩茹,不僅是因為姜佩茹美麗風騷,更是因為姜佩茹讓他嘗到過甜頭。book18.org

幾年前,把姜佩茹從土匪手裡救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李東生。那時李東生還是張洪武手下的一個營長,是他帶著營里的戰士組成突擊隊,半夜摸進了土匪盤踞的山寨,悄無聲息的殺死了守夜的嘍囉,神不知鬼不覺的就俘虜了當時留守在寨中的土匪。book18.org

接著他又帶著兩個戰士,悄無聲色的用匕首挑開土匪大當家地老虎的屋門,躡手躡腳地走到他的炕邊,突然把被子掀開,大聲喊:「別動!」炕上的人吃了一驚,不明白是什麼狀況,但是當然知道來著不善,也就乖乖的不敢動了。book18.org

李東生讓戰士點燃油燈,這時他才發現炕上睡著三個赤裸的人,兩個黝黑醜陋的男人和一個女人。那兩個人男人全身赤裸,紫黑的雞巴耷拉在兩腿之間,一看就知道是剛發泄過獸慾。兩人其中一個是地老虎,另一個是他的手下。book18.org

兩個男人中間夾著的那個女人就是姜佩茹。當她艷如嬌雪的凝脂玉膚呈現在李東生面前時,李東生覺得自己要窒息了。他第一次見到這麼美的女人,體態完美,淺色的肚兜包裹著她誘人的軀體,兩條修長晶瑩的玉腿此時因為突然而來的恐懼而緊緊地並在一起,這樣的動作反而更加撩起李東生心底那最原始的慾望。book18.org

李東生簡直不敢看那女人了,只覺得一股一股的血氣朝上涌,他甚至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想保持著自己的理智。穩了穩神,他命令跟他進來的兩個戰士把炕上那兩個赤裸的男人押出去,然後他對炕上的姜佩茹說:「穿好衣服,起來!」book18.org

姜佩茹臉上雖然還帶著一絲恐懼,但是看到李東生的表情,她反而釋然了。在土匪窩這些年,為了生存,讓她學會觀察男人和取悅男人。她一眼就看出來李東生想要什麼,雖然不知道李東生是什麼人,來找地老虎幹什麼,但是知道了李東生的慾望就意味著她能活下去。book18.org

她側躺在炕上一動不動,水靈的大眼睛裡反而流露出一絲挑逗的意味。李東生見她不動,就伸手去拉她,但是出乎李東生意料的是,姜佩茹竟然藉著他的勁兒,「嚶」的一聲嬌呼,投進他的懷裡,軟玉溫香,李東生正抱了個滿懷。book18.org

李東生雖然在心裡想:『土匪的婆姨果然都是騷貨!』但是身體在姜佩茹雪白肌膚的摩擦下,卻忍不住要爆發了。他一把抓住姜佩茹烏黑的秀髮,在油燈下仔細地打量著這張美麗的俏臉,那賽霜勝雪的肌膚、宛若新月的秀眉和飄動著春情的美目,讓李東生這個壯漢再也忍耐不住,他低頭捉住姜佩茹柔軟濕潤的嘴唇用力地吮吸起來,一邊吮吸一邊把一隻大手伸進姜佩茹的肚兜,一把抓住她一隻豐滿的乳房,粗糙的手指盡情地揉捏著她那滑膩的乳肉。book18.org

而姜佩茹竟然毫不反抗的迎合著,似乎面前這個男人並不是半夜闖入的陌生人,而是一個久識的情郎。她纖長的玉腿情不自禁的彎曲而起,纏繞在李東生的腰腹之上,十根晶瑩的足趾由於激動而緊緊地屈向淡粉色的腳心。book18.org

李東生把她整個嬌軀都抱了起來,兩隻大手握住她那雪白的臀肉,把她兩腿之間那誘人之處向自己褲襠間那早已翹起的帳篷壓去,姜佩茹的玉臂緊緊纏住李東生的脖子發出一聲愉悅的嬌呼,桃源里流出的股股淫液早已經沾濕了李東生的軍褲。book18.org

可是就在這時,外面驟然響起了槍聲,李東生心中一驚,趕緊把姜佩茹扔在炕上,大步出門去看。原來是剛剛押出去的大當家地老虎趁著夜色和其他土匪的掩護,順著山寨一側的土坡偷跑了。他這一跑不要緊,李東生的戰士們因為要追趕他,給其他被俘的土匪創造了機會,他們雖然被綁著,但是幾個沒有綁牢的,掙脫繩索,也伺機逃脫,山寨里一片混亂。book18.org

局面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李東生仔細清點人數的時候,才發現不見了大當家地老虎和其他四個土匪。李東生不禁懊惱起來,心裡想著「紅顏禍水」這四個字,也沒了去操姜佩茹的心情。他把她連同俘虜的土匪一起押到了張洪武那裡,可是沒想到一夜之後,姜佩茹竟成了他的嫂子。他這時才又追憶起姜佩茹豐身體來,不勝的懊惱。book18.org

既然姜佩茹成了他的嫂子,他也不敢太放肆。但是姜佩茹卻又有意或是無意的撩撥他,比如她偶爾會驚鴻一瞥的在李東生面前展示一下她雪白的胸脯,或者露出她那修長的玉腿,再或者她會喊李東生幫她干這兒干那兒,用身上誘人的香味挑動著李東生的神經;又或者她故意為難李東生,讓他給她燒水洗腳,當李東生捧著她那一對晶瑩如玉的玉足,看著她小巧的足趾時,他竟忍不住低下頭一口含住她的腳趾親吻起來,也是每每在這時,姜佩茹都會誇張的喊叫著說:「我要喊你洪武哥了啊!」嚇得李東生又不得不放手。book18.org

在李東生看來,姜佩茹就是一個勾引人的小妖精。而在姜佩茹心裡,她只是覺得這樣玩弄這些大老粗們,會給她那傷痛的內心帶來一些滿意的彌補。book18.org

自從她的公公強暴了她之後,姜佩茹對這個世界就完全失望了。從他公公的口中,她也知道了當年祖父和父親著急把她嫁出去的原因,因為她祖父抽大煙欠了她公公家很多錢,她祖父所謂的病也不過是大煙癮病入膏肓。book18.org

姜佩茹在男人中生活了很久,她知道該如何把握分寸,如何在狹窄的空間裡玩火而又不至於引火燒身。她很得意地看著李東生抓狂的樣子,在她眼裡,不管是他公公、土匪,還是張洪武、李東生都沒有分別,不管跟誰,她都只是為了生存。book18.org

所以,姜佩茹第一次委身予李東生,也是在張洪武的默許之下的。那是在李東生率領敢死隊去炸鬼子在九里舖的炮樓的前一天。book18.org

第十二章book18.org

鬼子一次大掃蕩之後,在離北山根據地的心臟柿園不遠處建了一座堅固的炮樓,想牢牢掌握住北山的命門。張洪武率領弟兄們強攻了幾次都無功而返。book18.org

根據地缺少重武器,八路軍只能用土製的手榴彈和炸藥來炸鬼子碉堡,可是手榴彈的拋射距離有限,敵人又有兩挺九二式重機槍,兩門八二式迫擊炮,另外還有擲彈筒,他們跟本靠近不了,即便是靠近了,土手榴彈的威力也不足以撼動鬼子的碉堡。張洪武因為這事幾乎夜不能寐,按他的話說,鬼子始終拿了把菜刀放在北山的卵子(方言,睪丸)上面。book18.org

張洪武試過土工作業,挖地道到鬼子碉堡的下面埋炸藥,但是鬼子異常的狡猾,他們在碉堡外挖了深溝放了水,像一道護城河,地道根本挖不過去;他們試著想從護城河的下面繞過去,但是發現,護城河下面全是岩石,在不能爆破的情況下,他們挖不過去。book18.org

最後是李東生請命要帶敢死隊,把幾十個手榴彈綁在一起炸鬼子的碉堡。book18.org

手榴彈綁在一起雖然威力大了,但是更加扔不遠了,所以他們的計劃是一邊從正面進攻作掩護,一邊從後面挖地道到護城河邊,讓敢死隊帶著炸藥手榴彈游過護城河,把炸藥放在碉堡下面引爆。但是這樣做很危險,如果提前被鬼子發現了,那就意味著犧牲,因為敢死隊將會沒有任何遮掩的暴露在鬼子的眼皮底下。book18.org

可是張洪武也別無它法,炮樓一天不除,他就一天夜不能寐。所以他答應了李東生的請求。book18.org

開始行動的前一天晚上,張洪武把李東生叫到自己的小院裡,讓姜佩茹燒了幾個菜,兄弟二人坐在炕頭上喝酒。過了一會兒,張洪武把姜佩茹也喊來,陪他們一起喝,才喝了幾杯,姜佩茹就有些不勝酒力了,秀美的臉龐紅得像盛開的桃花,渾身都飄溢著女人芳香的魅力。book18.org

這時張洪武站起身,要出門,說是要去看看地道挖得怎麼樣了。他囑咐姜佩茹說,一定要讓李東生喝盡興,然後拍了拍李東生的肩膀,低頭對他說:「哥要很晚才回來,跟你嫂子好好喝。」說罷,他出了門。book18.org

李東生顯然是從張洪武那裡得到了鼓舞,看著眼前這嬌艷誘人的嫂子,他已經克制不住,轉身到炕桌旁姜佩茹的身邊,色迷迷的對姜佩茹說:「嫂子,咱兩個好好的喝。」book18.org

張洪武在這個時候離開,聰明的姜佩茹自然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這顯然是讓她好好的「款待」李東生。雖然她對李東生沒有太多的好感,但是想到明天以後也許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姜佩茹心中還是有些惋惜起來,心裡也隱約覺得李東生是條漢子,再加上張洪武也已經默許了,她也就不像平常那麼矜持了。但是她沒想到的是,張洪武並沒有去查看地道,而是躲在窗外偷窺。book18.org

「兄弟,嫂子敬你一杯。」說著姜佩茹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book18.org

「你怎麼都喝了,你不是敬我的嗎?」李東生問不解的問道。book18.org

姜佩茹湊了過來,向前探身,把濕潤柔軟的嘴唇貼在了李東生的厚厚的嘴唇上,將剛才含在口中的酒一滴不剩的吐進了李東生的嘴裡。book18.org

李東生被這突如其來的香艷給驚呆了,來不及咽下的美酒,順著嘴角流了出來,姜佩茹伸出她那滑潤的香舌,舔舐著李東生嘴角流出的酒液,嬌笑的對李東生說:「這是你回敬我的。」book18.org

李東生呆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時姜佩茹笑著問:「嫂子敬的酒好喝不?」book18.org

「好喝,好喝。」李東生慌忙答應著。book18.org

「還有更好喝的,想要麼?」姜佩茹風情萬種的說。book18.org

李東生連忙的點頭,像給不經事的孩子看著誘惑的糖果一樣。book18.org

姜佩茹解開了衣襟,扯下來自己的肚兜,露出一對雪白的豐乳來。跳動的油燈下,她的乳尖和乳暈泛現一種誘人之極、淺淺的艷紅,襯著白玉一般高聳的乳峰。李東生簡直看呆了,他的雞巴已經腫脹得疼痛起來。book18.org

這時姜佩茹拿起酒壺,身體稍稍前傾,讓細細的酒液從壺嘴裡流出,澆在自己雪白的胸脯上,那一股清澈的液體,像是山間的泉水,緩緩地順著姜佩茹雪白的乳房淌下,流過她胸前的那道傷疤,一直流到她那誘人的乳尖上攢成一滴晶瑩的水滴,馬上就要滴下。李東生連忙一口捉住她粉嫩的蓓蕾,貪婪地吮吸起來,而此時姜佩茹也發出一聲愉悅的呻吟。book18.org

窗外的偷看的張洪武沒想到妻子會這麼聽話的招待李東生,嫉妒之餘,自己的大肉棒也滾燙的勃了起來,他把手伸進褲襠,一邊看著李東生吮吸著自己妻子的奶頭,一邊搓動著自己的雞巴,他心裡充滿嫉妒的想,今天過後一定要好好的操操這個風騷的婆姨。book18.org

姜佩茹把細細的酒液任意地滴在自己雪白的肌膚上,滴到哪裡,李東生的大嘴就吻到哪裡,一直到她兩腿間那片茂密的黑色森林,李東生的大嘴饑渴地吮吸著酒水和姜佩茹淫液的混合物,只吸到她嬌喘陣陣,主動伸手去抓李東生那根粗大的肉棒。book18.org

李東生瘋狂地想把姜佩茹壓倒在炕上,但是姜佩茹卻躲閃著,笑盈盈的對李東生說:「別這麼急嘛!嫂子今天晚上是你的,但是你要聽話。」李東生使勁兒的點頭。book18.org

姜佩茹把炕桌騰開,讓李東生躺下,她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一絲不掛的袒露出白玉般的身體來。看到她的裸體,李東生幾乎都要射了。book18.org

她趴在李東生的身邊,低頭開始親吻李東生,她的香唇很柔軟,輕輕的呼吸里散發出一陣陣的幽香,她把舌頭伸進李東生的嘴裡,調皮地挑逗著李東生笨拙的舌頭。book18.org

李東生聽話的躺著,只是用雙臂抱著姜佩茹雪白光滑的脊背輕輕的撫摸著,發出陣陣興奮的低吼。他感覺到姜佩茹把一條修長的腿壓在他的身上,接著用她的膝蓋隔著褲子來回地摩挲著他那腫脹的大肉棒,李東生興奮得要跳起來了。book18.org

姜佩茹更加忘情地親吻著李東生,一邊親吻,她一邊解開李東生打著補丁的軍裝,露出他裡面古銅色的胸膛。姜佩茹故意把自己裸露的身體緊緊地貼在李東生那結實健壯的胸膛上來回地蹭動,李東生覺得自己要爆炸了。book18.org

但是姜佩茹一點兒也不急,她微微的抬起身,跪在李東生身邊,用自己早已硬硬翹起的乳頭痒痒的划過李東生的胸膛、脖子,一直劃到李東生的嘴邊,在他的嘴唇上打著轉。李東生一張口又一口含住了姜佩茹的乳頭,大力地吸了起來,姜佩茹也「啊~~」的一聲,興奮的喊了出來。book18.org

「喜歡吃嫂子的奶不?」姜佩茹騷情的問。book18.org

「喜歡死了,美死了。」李東生喘著氣回答。book18.org

「那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回來嫂子還給你吃。」姜佩茹跪在他身邊,一邊撫摸著他硬硬的頭髮,一邊說。book18.org

「那我哥……」李東生又想到張洪武,他怕張洪武。book18.org

「你就跟你哥說,你想吃嫂子的奶。嘻嘻!」姜佩茹笑了,她在故意逗李東生:「嫂子有兩隻奶,你們兄弟一人一個。」book18.org

「我哥的這個我也要。」李東生吐出他正含著的一顆奶頭,扭頭又去吸另外一顆嫣紅櫻桃一般的乳頭。book18.org

此時張洪武在窗外聽著妻子和自己拜把兄弟的淫語,不由得有些憤怒,但是又覺得異常興奮,甚至忍不住開始幻想著他和李東生一起乾薑佩茹的場景,『這個小騷貨,肯定他媽的很爽。』他想。book18.org

「那嫂子也要吃你的奶。」姜佩茹嬉笑著,彎腰去親吻李東生赤裸的胸膛,然後用自己粉嫩的舌尖舔在李東生深褐色米粒大小的乳頭上,李東生興奮的大聲喊叫起來。姜佩茹繼續用自己雪白的貝齒輕咬著李東生的乳頭,用舌尖轉著圈的刺激著他,李東生興奮得身體都在顫抖了。book18.org

姜佩茹一路向下親去,乾脆把彎曲的雙腿跨在李東生身上,當她隔著褲子輕輕撫摸著李東生那碩大的肉棒的時候,她光滑雪白的屁股和春潮泛濫的幽谷正大大方方的展現在李東生的面前。book18.org

她的屁股渾圓飽滿,雪臀之間是淺色褶皺的菊花,那菊花四周竟也如白玉一般潔白無瑕。菊花下面是姜佩茹那不斷涌著蜜汁的小穴,呵護著小穴的是兩瓣粉嫩的陰唇,陰唇的盡頭是那顆嬌艷的陰核……book18.org

姜佩茹此時已經褪下李東生的褲子,李東生那根粗大烏黑的肉棒彈了出來,散發著一股男人的味道。他的龜頭是紫紅色的,龜頭的馬眼裡還滲出一滴晶瑩的液體。姜佩茹用兩隻縴手握住李東生那根大肉棒,然後用舌尖把那滴黏滑的液體舔舐到嘴中,一股鹹鹹的味道。接著姜佩茹把香唇包裹在李東生的大龜頭上,輕輕的親吻著,然後一點一點的把它吞入到最終,牙齒輕輕的咬著龜頭上那敏感的皮膚。book18.org

也就在這時,李東生突然一聲怪叫,他竟然瘋狂地射精了,大股大股稠白滾燙的精液噴涌而出。而姜佩茹緊緊地吸著李東生的大肉棒,把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都咽了下去,仔細地把他的龜頭清理乾淨,然後抬起頭,扭頭看著還沉浸在射精興奮中的李東生,他的臉因為突如其來的快感而扭曲了。book18.org

姜佩茹這時察覺到自己的嘴角還掛著一絲李東生的精液,她伸出舌頭,靈巧地把它舔進嘴裡。看到她這麼風騷的模樣,窗外的張洪武也忍不住噴射出一股腥稠滾燙的精液來。book18.org

李東生急劇的喘著氣,他顯然還沒有盡興,他的大肉棒還直直的挺立著。他拉著姜佩茹雪白的胳膊,一副渴望的表情,但是姜佩茹卻對他說:「你要聽嫂子話,今天不行了,你馬上要執行任務,嫂子不能讓你累著。等你回來,你一定要回來啊!」book18.org

李東生哪裡聽她的話,一把將她壓在身下,暴風驟雨一般的親吻著她。可也就是在這時,外面的院門響了,緊接著是張洪武在門口和一個戰士聊天的聲音,李東生一下子就軟了,趕緊翻身起來穿好衣服。姜佩茹也坐起來,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看著剛才還心急火燎的李東生,仍然用挑逗的眼神衝著他笑。book18.org

姜佩茹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張洪武雖然默許她款待李東生,但是並沒有說讓她「款待」到什麼程度,所以她才決定用嘴,是一個折衷保護自己的辦法。但她不知道的是,張洪武其實很喜歡看她在別的男人胯下那風騷的模樣,即便是她真的讓李東生操了,張洪武也不會說什麼。book18.org

李東生後來完成了任務,但是他卻掛了彩。沖向鬼子炮樓的時候,他腦子裡想著的全是他嫂子姜佩茹那雪白的奶子和光滑的大腿,子彈對他來說就像不存在一樣。幸好他的傷不致命,但是也足足讓他臥床了一個多月。book18.org

這一個多月是他最幸福的日子,因為姜佩茹每天都會來照顧他。這是張洪武交待的,他晚上在狠狠地操過姜佩茹,把她白凈光溜的身子摟在懷裡時對姜佩茹說:「你每天都去看看東生,讓他早點兒好起來,他想吃啥,就給他做啥。」book18.org

姜佩茹撒嬌的壞笑著說:「那如果他想吃奶怎麼辦?」book18.org

張洪武一下子就被她這話給撩起來了,他翻身又把姜佩茹壓在身下,一邊用手指捏著姜佩茹嫩紅的乳頭對她說:「那你就給他吃,他要是想操你,你就給他操。」一邊又把勃起的大肉棒「滋~~」的一聲連根插入姜佩茹濕潤的小穴。book18.org

有了張洪武的允許,姜佩茹膽子也大了些,讓李東生嘗了不少的甜頭。book18.org

李東生傷好以後,因為炸碉堡立了大功,收到了根據地的嘉獎,他接替在鬼子掃蕩中犧牲的七五三團團長,被提拔為新任團長。但是此時他卻悶悶不樂,因為他必須離開他的嫂子了,去七五三團的駐地了……book18.org

所以當李東生從前線下來,被暫時安排到小李莊修整時,雖然還沒有見到姜佩茹,人已經興奮到睡不著覺,但是直到今天,他才有機會重溫芳澤。book18.org

「別啊,會被人看到的。」姜佩茹還在躲閃著,她心裡其實放不下的是王則端,她害怕王則端看到她輕浮的樣子。但是此時李東生哪裡還顧得上這些,他像一頭髮情的野獸一樣把姜佩茹壓到在地,瘋狂地親吻著她,撕扯著她的衣服。book18.org

姜佩茹努力抗拒著,但是憑她一個弱女子又如何抵抗得了,再說剛才在王則端那裡,其實她已經春情萌動了,只可惜王則端的雞巴不爭氣,讓她空歡喜了一場。她身體還在重重的渴望之中,而她和李東生又不是沒有做過……book18.org

所以沒過多久,她就放棄了抵抗,正當她半推半就地被李東生解開衣襟的時候,王則端和柳若瑩正好從土洞的深處返回。book18.org

躲在土洞轉彎的陰影里,王則端和柳若瑩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李團長騎在張團長妻子的身上,扯開了她的衣服。張團長妻子姜佩茹雖然還有些抗拒,但是顯然已經動情了,她赤裸的乳房在空氣里微微的顫抖著,誘人的乳頭硬硬的直立起,李東生毫不客氣的彎下腰一口咬住她的豐乳,牙齒輕咬著她蓓蕾上敏感的尖端,而她從嗓子深處發出一聲低沉的興奮呻吟。book18.org

看著這一幕,王則端不禁思緒萬千,為什麼和自己有關的女人,最終都會被別的男人騎在身下?但是他這時卻發現,看著李東生盡情享用著姜佩茹的乳峰,自己一直不爭氣的肉棒竟然開始勃起了。book18.org

柳若瑩一直都在為今天晚上荒唐的一幕而悔恨,但是奮勇抗敵的張洪武讓她從內心深處覺得那不是一個壞人,而現在張洪武的妻子被李東生壓在身下,反而讓她心中有些安慰,也許是一種平衡感吧!book18.org

李東生一邊用大手盡情地揉捏著姜佩茹的乳房,一邊慢慢地把臉向下移動,親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和圓圓的肚臍,他一邊親,一邊扯開姜佩茹的褲腰帶,把她的褲子褪到了膝蓋下面,姜佩茹飽滿的陰戶就裸露了出來。book18.org

柳若瑩臉一紅,羞澀的不想再看下去,可是王則端這時卻從後面抱住了她,已經變硬的肉棒抵在了她肥美的屁股上。柳若瑩不禁「嚶」的一聲靠在王則端的身上,而王則端的手也不費吹灰之力的就伸進了柳若瑩的軍服里,攀上了她高聳的乳峰。book18.org

李東生似乎點燃了姜佩茹的春情,她已經由抗拒變成了配合,她把褲子徹底褪掉,敞開了修長雪白的玉腿,一隻手把李東生的熱吻引導到她的兩腿之間,另一隻手此時竟然情不自禁地去揉動起自己的乳頭來。book18.org

看著這一幕,柳若瑩覺得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她的上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王則端解開,她的小衣也被王則端推到了乳峰的上面,王則端把她的身體稍稍的扳了過來,然後也一口咬在她赤裸的乳房上面。book18.org

一股煙葉的味道從柳若瑩敏感的乳尖傳到王則端的嘴裡,顯然,那是張洪武留下的,想到自己妻子的美乳剛被一個那樣的大老粗吮吸過,王則端的肉棒頓時變得更加堅硬火燙了。book18.org

(待續)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