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紅杏錄 13-14章

簡體

抗日紅杏錄(13-14章)book18.org

抗日紅杏錄book18.org

作者:wangxueqianbook18.org

2012/02/04首發於:春滿四合院、色中色book18.org

十三章book18.org

李東生雖然已三十出頭了,性經驗卻非常有限,除了姜佩茹,他只有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操過地主的小老婆和女兒,在那種情況下,是不需要任何的技巧的,只要把那些嚇得瑟瑟縮縮的女人們衣服扒光,不用前戲,不用溫存,把粗大的雞巴硬插進她們那兩片東西里就行了。book18.org

抗日戰爭爆發以後,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根據地也不再允許部隊四處去打土豪了。而李東生又還沒有成家,在無數個寂寞的夜晚,他只能去根據地的舞會上湊湊熱鬧,然後晚上幻想著跟他跳過舞的女同志手淫,所以現在在經驗豐富、千嬌百媚的姜佩茹面前,他就像一個無知的孩子。book18.org

姜佩茹張開白膩修長的雙腿,把李東生的臉引導在她的兩腿之間,正對著她花瓣一樣鮮美泛著蜜汁的小穴。她的手抓著李東生濃密的黑髮,嬌羞的對李東生說:「親親嫂子。」book18.org

李東生目不轉睛的盯著姜佩茹誘人的陰戶,她那兩片粉紅鮮嫩的小陰唇微微張開,若隱若現地露出濕潤浸滿淫水的小穴,並且隱約的可以看到小穴裡面那嬌柔的肉壁。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舌頭,試探性的舔在了她粉嫩的陰唇上。book18.org

「啊--」姜佩茹忘情的喊了出來,緊緊地抓住李東生的頭髮。book18.org

李東生很快就明白了這中間的技巧,他有力的舌頭來回地舔動著姜佩茹嬌嫩的小穴,並不時划過她那敏感的陰核和柔媚的菊花。他有些好奇,為什麼美麗的女人連菊花都長得這麼艷麗動人,他忍不住用舌頭在姜佩茹菊花蕾的淺淺褶皺上舔來舔去。book18.org

一股股香黏的淫水從姜佩茹粉嫩的小穴里湧出,一直順著她的會陰流下,流向她的菊花蓓蕾,李東生貪婪地吮吸著,一滴不剩的全部舔入口中。他仿佛還覺得意猶未盡,直接用嘴扣在姜佩茹的嫩穴上,一條粗壯有力的舌頭伸進了姜佩茹春潮泛濫的淫穴里。book18.org

「啊……啊……」姜佩茹一邊呻吟,一邊把雪白的大腿緊緊勾在低頭吮吸著她小穴的李東生的肩上,她的情不自禁地挺動著身體,縴手握住自己雪白挺拔的乳房,不斷地用指頭撩動揉捏著自己已經高高翹起的乳頭。book18.org

這時在土洞的轉角處,儘管王則端把柳若瑩按在土牆上,用力吮吸著她的豐乳,把她弄得嬌喘不斷,可是柳若瑩還是忍不住扭頭去偷看姜佩茹和李東生。 這樣淫靡的場景讓柳若瑩看得臉紅心跳。從法國回來和王則端圓房之後,他們就過著中規中矩的生活,幾年不見,王則端早就沒了年少的好奇與衝動,變成了一個沉穩但是有些乏味的書呆子,乍一看他幾乎是他父親的翻版了。book18.org

新婚的時候,柳若瑩嘗試著想和王則端試試她在巴黎學到的「新知識」,可是王則端卻總是很一副孔聖人般的正經模樣,讓她覺得「性趣」索然,也不得不像大家閨秀一樣正經起來,用最傳統方式行房。可是,不僅僅是在技巧上他們不敢有任何的離經叛道,就是在次數上,他們也不得不謹遵長者的教導。book18.org

新婚的蜜月里,兩個人乾柴烈火,忍不住每天都要房事,但是王則端單薄的身板似乎有些吃不消了,他白天的時候精神萎靡,眼圈烏黑,臉色蒼白。book18.org

而柳若瑩卻還是一樣的水靈動人,於是有一天她就被公公叫進書房,公公給她講了一通「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之類的大道理,然後對柳若瑩說:「則端還年輕,你不能損他的『不足』而奉你的『有餘』啊!」book18.org

這話說得柳若瑩羞紅了臉,她喃喃的說:「每天都是則端想要的,有時候白天他也要。」說完,柳若瑩覺得臉上滾燙滾燙的,俊俏的臉蛋早已羞得紅透。 公公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低眉順眼的柳若瑩,他的兒媳婦真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胚子,貌美如花,身材高挑,胸前兩個乳房被旗袍緊裹著,高高挺起,勾勒出誘人的曲線,旗袍的開叉很高,露著修長白嫩的大腿。看著這樣的女子,連他王景修都不由得心中一盪,別說他的兒子王則端了。book18.org

但是他沒有露出自己的失態,仍然一本正經的說:「那你們分房睡。則端睡書房,初一十五和你同房。」公公這樣專橫的做法讓柳若瑩怒火中燒,但是在這個家裡,公公就是權威,她除了服從,又能做什麼呢?寂寞的長夜裡,能撫慰柳若瑩饑渴身體的,就只有她自己纖長的手指了,但那又是遠遠不夠的。book18.org

後來她和王則端回到上海,幫助王則端的哥哥打點王家在上海的生意,他們這才有了更多的自由。雖然他們彼此都深愛著對方,但是他們的性愛卻變得愈加乏味--沒有太多的前戲,王則端總是很規矩、很老實的壓在她身上,幾分鐘後完事。book18.org

所以現在看到眼前李東生和姜佩茹淫蕩的模樣,柳若瑩忍不住的想,如果王則端也給她口交,那該多好啊!但是又一想,如果此時王則端給他口交,豈不是要喝張洪武的精液了?想到這兒,她心裡一漾,下體流出一股濕熱的淫水來,她的臉上馬上又紅得發燙,『自己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淫蕩了?』她心裡想。 而王則端此時並不知道妻子在想什麼,他輕咬著柳若瑩那帶著苦澀煙葉味的奶頭,想著柳若瑩那還沾滿著別的男人精液的騷屄,偷看著自己的舊情人姜佩茹被李東生的舌頭弄得淫聲不斷,他覺得自己興奮得每根汗毛都豎了起來,他覺得自己要爆炸了。book18.org

他把柳若瑩翻轉過來,讓她趴在牆上,把屁股翹起來,心急的脫掉了柳若瑩的褲子和內褲。柳若瑩雪白的屁股一下子裸露出來,飽滿的陰戶從後面看過去,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book18.org

柳若瑩顯然仔細地清理過自己的陰戶,那裡沒有王則端想像中的狼藉,但是柳若瑩那鮮美的肉縫裡仍然有一股精液特有的臊味。這臊味讓王則端癲狂,他解開褲子,掏出自己又細又白的陰莖,把鴿子蛋大小的龜頭抵在柳若瑩鮮美的小陰唇上蹭了兩下,一沉腰,整根陰莖沾著張洪武殘留下來的精液,連根沒入。 柳若瑩禁不住「嗯……」的呻吟出來,她趕緊用手捂住自己嘴,把牙齒咬在手背上,防止自己再發出聲來。她沒有想到王則端會從後面干她,這是他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新奇感讓柳若瑩覺得身體一陣陣的酥麻。book18.org

可是等到王則端真正開始抽插,柳若瑩心裡又隱隱有些空虛與失望,這根肉棒比起張洪武的實在是差得太遠了。張洪武的雞巴不僅又粗又長,並且表面青筋畢露,粗糙異常,插在柳若瑩的小穴里,讓她簡直欲仙欲死。而王則端的肉棒細細白白的,雖然柳若瑩的肉穴很緊,仍然能緊緊地咬住他的肉棒,但是他斯文的抽插卻只能進一步激發柳若瑩的春情而不是滿足她。book18.org

這時,柳若瑩的腦子中突然想到一句唐詩:「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經歷過張洪武的大肉屌,王則端的小陰莖確實讓她覺得有些遜色了。但是馬上她又為自己的腦子中竟然會冒出這樣的想法而感到羞恥,王則端是她的老公,是她深愛的人,但是……一時間身體與理性之間變得矛盾重重了。book18.org

「啊……嫂子快不行了……」姜佩茹發出一聲嬌呼,用力抓緊了李東生的頭髮,主動地把自己淫汁四溢的小穴頂在李東生的臉上來回地蹭動,一浪又一浪的愛液噴在李東生的眼睛上、鼻子上、嘴上,到處都是--姜佩茹高潮了。book18.org

看著筋疲力盡的姜佩茹嬌弱無力的躺在地上,柳若瑩心裡一陣羨慕,但是當她接著看到李東生褪下褲子,露出小孩胳膊一樣粗細、又黑又長的雞巴時,她甚至有些嫉妒了。王則端雖然在後面盡力地抽插著她,可是柳若瑩此時滿腦子想到的都是那根又粗又大的雞巴。book18.org

李東生分開姜佩茹雪白的大腿,把他碩大滾燙的龜頭抵在姜佩茹那蜜汁翻滾的小穴上,用他的龜頭來回地蹭姜佩茹嬌嫩的陰唇和敏感的陰核,姜佩茹忍不住又發出一陣歡樂的呻吟。book18.org

看著李東生把粗大的雞巴頂在姜佩茹粉嫩的小穴上的時候,早已忘記了道德是何物的王則端變得無比興奮了,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動。看著李東生把紫紅色的龜頭一點一點慢慢地插進姜佩茹的小穴,王則端腰間一陣酸軟,他射了。book18.org

柳若瑩起先並沒有覺察到王則端射精,因為與其說射精,還不如說是「流」精,王則端因為晚上已經射過一次,所以這一次他已經沒有多少存糧,只是從陰莖口流出幾滴精液而已。book18.org

直到她感覺到小穴里的肉棒快速軟下去,柳若瑩才知道王則端已經完事了,而她卻絲毫沒有盡興。她記得張洪武即便是射過精,肉棒還是堅硬的,並且可以馬上再來一次。而此時王則端在拔出他細白的肉棒之後,竟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一旁,靠著土牆大喘氣。book18.org

柳若瑩看著自己青梅竹馬的丈夫,不禁思緒紛亂,『如果端哥也長那麼一根粗粗的東西就好了。』她心裡想。book18.org

藉口要去清理一下,柳若瑩往土洞裡走了走,確定王則端看不到她,在黑暗裡,她把手伸進了自己的兩腿之間,修長的中指和食指蘸了自己的淫水,慢慢插進自己饑渴的小穴,一邊幻想,一邊輕車熟路的開始了自慰。book18.org

十四章book18.org

梅玉兒發現戰爭和殺戮對她的刺激和性愛幾乎是一樣。當她帶著秋月攀上絕壁的時候,對於戰鬥的渴望,竟然像做愛的前戲一樣讓她酥麻。游擊隊里的男人們爭先恐後主動請纓去炸鬼子的指揮所,但是她都回絕了,她只帶了秋月去,她怕人多反而會暴露目標,並且這樣的時候她喜歡和秋月分享。book18.org

她們施展功夫,躡手躡腳的從峭壁爬上山崗,鬼子果然毫無防備,這讓梅玉兒有一種前戲的快感。她和秋月迅速的把身上背挎的手榴彈一個不剩的投進鬼子臨時搭建起來的指揮所,那突然響起的爆炸聲,簡直像一根粗大的陽具,給梅玉兒帶來了無盡的興奮;鬼子驚慌失措的喊叫和咒罵,在梅玉兒聽來,仿佛性愛中的呻吟一樣。梅玉兒和秋月像靈巧的貓躲在岩石背後,確信鬼子的指揮所被徹底地破壞以後,梅玉兒才忍不住把秋月摟在懷裡,四片香唇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這時四周槍聲大起,看到指揮所被炸的張洪武發起了總攻,負隅頑抗的鬼子們顯然亂了章法,破綻百出。book18.org

但是張洪武一邊收縮包圍圈,一邊卻有意留開了一個缺口。以他的經驗,他知道如果把鬼子圍死了,鬼子反而會拚死抵抗,但是如果留開一條生路,敵人則會因為急於求生而動搖意志,這時再乘勝追擊,事半功倍。為了萬全,張洪武利用自己在人數上的優勢,在鬼子撤退的必經之路上也設下了埋伏。book18.org

戰鬥到了拂曉才結束,鬼子幾乎被全殲,是一場大勝仗。但是根據地也蒙受了不小的損失,雖然鬼子的偷襲及早被發現,但是由於時間緊迫,來不及轉移,離鬼子比較近的根據地軍工廠和被服廠被鬼子破壞。book18.org

另外,由於根據地的軍、政領導都不在北山,鬼子突然來襲,根據地各單位之間缺乏協調,戰鬥剛打響時一片混亂。幸好張洪武經驗豐富,再加上李東生的部隊在不遠處修整,雖然不能直接抗敵,但是在組織各單位疏散上幫了不少忙。梅玉兒和附近幾支游擊隊又及時趕到,這才解了根據地的燃眉之急。book18.org

戰鬥過後,張洪武迫不及待地向延安發了電報,大致彙報了戰鬥情況,並且抱怨為什麼延安仍然扣著北山邊區政府主席謝克勝和北山軍分區司令黃志中和北山軍分區政委王國清,不讓這三個人會同北山領導抗日鬥爭。當然他認為他是肺腑之言,但是他沒有想到這封電報後來給他招來一場大禍。張洪武很懂軍事,但是他卻不懂政治,如果他在發電報之前先詢問過張覺明的話,張覺明肯定不會讓他發這樣的電報。book18.org

清理完戰場,張洪武命令戰士們就地休息,並安排好了崗哨和巡邏的。他擔心如果百花鎮的胡麻子已經投靠了日本人,那日本隨時都能從南邊抄近到進攻柿園,他不能大意,要嚴防鬼子的第二波進攻。book18.org

不過張洪武不知道的是,胡麻子和日本人就投降的條件還沒有真正的談妥,胡麻子想保留自己的軍隊和在百花鎮的勢力,因為他擔心一旦他離開了自己的軍隊,日本人就會對他棄之如敝履。而日本人堅持要把他的部隊拆散編入偽軍,因為日本人同樣的不相信胡麻子,他們擔心如果胡麻子保持著他現在的軍隊,在將來很可能會左右逢源,反覆無常。至於這一夜的戰鬥,不過是胡麻子為了表示誠意,臨時答應讓鬼子借路而已。book18.org

張洪武並不知道這些,社會部二局安插在胡麻子身邊的眼線還沒有來得及送來最新的情報,所以他對此頗為擔心,他知道他們除掉胡麻子的計劃必須加緊執行了。但是想到這兒,他又禁不住想到了柳若瑩,那滑白細膩的身體,那大家閨秀的修養和清秀嫵媚的氣質,讓他的雞巴不由得昂起了頭。勝利的喜悅刺激了他的性慾,他恨不得馬上就把柳若瑩找來,摁在身邊的黃土地上,狠狠地操上十幾次。book18.org

當張洪武帶著梅玉兒和幾個游擊隊隊長走進飲牛溝的土洞時,王則端、柳若瑩和姜佩茹還在合衣沉睡。李東生沒有休息,他仍然保持著軍人特有的警惕,像個站崗的哨兵在一旁守衛著這三個熟睡的人,並關注著前線的戰況。book18.org

在站崗之餘,他有意坐在離柳若瑩最近的地方,看著酣睡的柳若瑩,他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大肉棒,一邊欣賞著柳若瑩那凹凸有致的身體,一邊看著她那秀美端雅的臉龐,興奮地擼動起自己的肉棒來,射精的剎那,他一時大意,差點兒把精液一股腦的射在柳若瑩白凈的臉上。book18.org

看到張洪武他們的到來,李東生趕緊搖醒了睡夢中的柳若瑩、姜佩茹和王則端。雖然他現在和張洪武是平級,但是見了老上級和大哥,他還是非常的恭敬。柳若瑩揉著惺忪的眼睛,看到了走進來的張洪武,頓時臉又通紅了,像朵嬌艷的玫瑰。而姜佩茹見到自己的丈夫,又看著一旁的李東生,不禁也有些嬌羞。再加上一臉勝利喜悅的梅玉兒,三個絕色女子的光彩照亮了整個昏暗土洞,旁邊的那些男人們被這耀眼的美色晃得幾乎都睜不開眼了。book18.org

梅玉兒一邊和熟識的姜佩茹打招呼,一邊落落大方的向柳若瑩自我介紹。柳若瑩看著梅玉兒,發現眼前這個英姿颯爽的女子,竟像男子一樣直白的盯著她看時,不禁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book18.org

梅玉兒爽朗的笑著說:「這是誰家的俊媳婦啊?」book18.org

「你怎麼知道她是小媳婦?」一起進來的一個男人問,惹得所有人都哄堂大笑。book18.org

柳若瑩羞得又紅了臉,王則端在一旁看了,又好氣又好笑,就拉住柳若瑩的手,對梅玉兒說:「梅隊長,若瑩是我的內人。」book18.org

聽著王則端文縐縐的答話,和他那聲「梅隊長」,讓梅玉兒放聲大笑,她打量著眼前這個有些瘦削、皮膚白凈的一副書呆子模樣的男人,大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別叫我梅隊長,叫我玉兒。你要多練練身膀啊,不然守著這麼一個美貌的『內人』,我恐怕你身子骨吃不消啊!」說罷又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土洞裡的男人們色迷迷地看著柳若瑩,又是一陣嬉笑,張洪武也大聲笑了起來。看著魁梧的張洪武,王則端心裡湧出一陣複雜的味道來,畢竟昨天晚上就是這個男人操了自己的愛妻柳若瑩,但是想到他的女人姜佩茹也被李東生操了,王則端又有些幸災樂禍,他甚至有些懊惱自己的不舉,如果當時自己也把姜佩茹操了就好了。這些年來,他還是會回想起姜佩茹那雪白柔軟的身體的。book18.org

這時張覺明和幾個幹部也從外面走了進來,張洪武咳嗽了兩聲,大家頓時安靜下來,開始開會。王則端四下一看,幾乎都是根據地的領導,覺得自己在這裡不合適,所以起身想要迴避,但是張洪武示意他坐下,對他說:「王同志,你作為新編獨立團趙團長的代表列席這次會議,趙團長離得比較遠,來不及通知了,你把會議討論的結果轉述給他。另外,你這次來,也帶來了趙團長的消息吧?你先給我們傳達一下。」book18.org

王則端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任務,慌忙不迭從貼身的口袋裡拿出趙團長的要他送達的文件,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機密的文件,文件本身就是王則端起草的。大意是說新編獨立團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和學習,已經初具戰鬥力,希望根據地上級能夠給獨立團安排任務,讓獨立團參加抗日鬥爭等等。因為北山軍分區的司令和政委都不在,所以這文件是送給張洪武的。book18.org

張洪武聽罷以後,說:「我們正需要獨立團的力量。這次戰鬥,我們雖然勝利了,但是也遭到了一定的損失,鬼子最近頻繁的清鄉掃蕩,我們的鬥爭處境越來越艱難。所以我想請示中央,暫時縮小我們根據地的戰線,把趙大磨團長的獨立團回調到柿園南面東蔡莊一帶,防衛胡麻子。徐虎團長的七五四團在北邊不能動,李東生團長的七五三團要加緊修整,補充兵力,並且配合根據地中央修復我們的軍工廠和被損壞的設施。在抗擊鬼子清鄉的邱正武團長的七五六團要逐步的回退至柿園東邊的九里舖附近。另外,我向中央發了電報,希望司令員和政委他們能早日會北山……」book18.org

布置完任務,張洪武接著說:「事不宜遲,我們要馬上開始行動。王同志,你會騎馬嗎?你最好今天就趕回去,通知趙團長。」book18.org

王則端茫然的搖了搖頭,旁邊的幾個大老粗在偷偷的嘲笑他,王則端有些窘迫了。這時梅玉兒突然有些仗義的說:「要不我和王同志一起去吧,我騎馬帶著他,他那麼瘦,沒有問題的。」book18.org

「那好吧,你正好順路去聯絡一下獨立團附近那幾支還在猶豫的地方武裝,如果能說服他們加入我們,這就是大功一件啊!」張洪武說。book18.org

「各單位分頭去準備吧!張覺明同志和柳若瑩同志留下,我們需要繼續討論一下那項任務。」張洪武宣布完,舔了一下乾燥的嘴唇。大家都起身離開,按照分配的工作去準備。book18.org

王則端捨不得離開,他依依不捨的看著柳若瑩一眼,小聲對柳若瑩說:「我們的部隊就要調過來的,到時我們就能天天見面了。」book18.org

柳若瑩低聲應著,把雪白的縴手抓住王則端的胳膊對他說:「端哥,路上小心啊!」book18.org

姜佩茹正在往外走,她扭頭看在眼裡,不由得有些醋意。昨晚上相互介紹的時候,王則端並沒有提及他和姜佩茹以前是同學的事情,這讓姜佩茹有些不快。而梅玉兒此時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可是王則端還在婆婆媽媽個不停,她忍不住催促王則端快走。book18.org

王則端只好和梅玉兒朝洞口走去,一路他不斷地回頭,發現張洪武、張覺明和柳若瑩三個人坐在一起不知道在籌划著什麼。張覺明在說話,柳若瑩在低頭聆聽,而張洪武卻在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的妻子。book18.org

轉過一個彎道,洞裡的情形王則端已經看不到了,梅玉兒快步走在前面,已經出了洞口,讓洞口守衛著的戰士去找秋月,把她的棗紅馬牽來。王則端這時實在放不下心,又折回土洞轉彎的地方,趴在土壁上偷偷往裡看。book18.org

土洞裡昏暗的油燈下,張覺明繼續在和柳若瑩說著什麼,柳若瑩先是低頭不語,後來又搖了搖頭,似乎在拒絕著什麼。張覺明繼續一臉正義的解說著什麼,柳若瑩又不語了。這時張洪武也湊到跟前,竟然一把摟在了柳若瑩的肩膀上,柳若瑩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躲閃不得。book18.org

這時張洪武突然用手托起柳若瑩的下巴,把柳若瑩秀美白皙的臉蛋抬起來,呆呆的看了幾秒鐘,然後把大嘴貼上了柳若瑩櫻紅的香唇。柳若瑩無法躲避,只好閉上了雙眼。而張洪武的手就勢伸向了柳若瑩的領口,熟練地解開她的外衣,把她的小衣推在了豐滿的乳房上面,一隻大手抓住了柳若瑩雪白的乳肉,粗壯的手指撥弄著她那敏感的乳頭。book18.org

王則端此時已經沒有了第一次那種出離的憤怒,他雖仍然很憤怒,但是身體里更強烈的是一種有些變態的性衝動。book18.org

正當張洪武一邊親吻著柳若瑩,一邊揉捏著她的一隻豐滿的乳房的時候,張覺明竟然也一低頭咬住了柳若瑩另外一隻乳頭,熟練地用舌頭在柳若瑩粉嫩的乳暈上畫著圈的舔過,他的另一隻手則解開柳若瑩的腰帶,伸進了她的褲子裡。 柳若瑩被兩個男人緊緊夾住,動彈不得,更別說掙扎了。在兩個男人不斷的刺激下,她的身體開始顫抖,她的雙手情不自禁地抓緊兩旁兩個男人的衣服,顯然已經有些動情。book18.org

這時洞外傳來一聲駿馬的嘶叫,那是梅玉兒的棗紅馬。這聲嘶叫也把王則端從偷窺中驚醒,他不得不放下柳若瑩,跑到洞口去,梅玉兒已經爽利地騎在了馬上,守衛在洞裡的兩個戰士正在仰慕的看著她。book18.org

王則端走到馬前,這才發現他根本不會上馬,在戰士的嘲笑和幫助下,他才勉強的坐在了梅玉兒的背後,心裡仍然一陣發怵。book18.org

梅玉兒猛地一抖韁繩,兩腿一夾馬腹,大喊一聲:「駕!」棗紅馬像一支離弦的箭一般飛馳而去。王則端嚇了一跳,情急之下抱緊了梅玉兒,直到跑出三里地,王則端才稍稍適應了一些,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手無意中正抓著兩座堅挺豐滿的山峰,那正是梅玉兒的乳房,而粗布衣服下,他感到梅玉兒的乳頭已經變硬了。book18.org

(待續)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