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红杏录 13-14章

抗日红杏录(13-14章)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2012/02/04首发于:春满四合院、色中色

十三章

李东生虽然已三十出头了,性经验却非常有限,除了姜佩茹,他只有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操过地主的小老婆和女儿,在那种情况下,是不需要任何的技巧的,只要把那些吓得瑟瑟缩缩的女人们衣服扒光,不用前戏,不用温存,把粗大的鸡巴硬插进她们那两片东西里就行了。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根据地也不再允许部队四处去打土豪了。而李东生又还没有成家,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他只能去根据地的舞会上凑凑热闹,然后晚上幻想着跟他跳过舞的女同志手淫,所以现在在经验丰富、千娇百媚的姜佩茹面前,他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

姜佩茹张开白腻修长的双腿,把李东生的脸引导在她的两腿之间,正对着她花瓣一样鲜美泛着蜜汁的小穴。她的手抓着李东生浓密的黑发,娇羞的对李东生说:“亲亲嫂子。”

李东生目不转睛的盯着姜佩茹诱人的阴户,她那两片粉红鲜嫩的小阴唇微微张开,若隐若现地露出湿润浸满淫水的小穴,并且隐约的可以看到小穴里面那娇柔的肉壁。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试探性的舔在了她粉嫩的阴唇上。

“啊--”姜佩茹忘情的喊了出来,紧紧地抓住李东生的头发。

李东生很快就明白了这中间的技巧,他有力的舌头来回地舔动着姜佩茹娇嫩的小穴,并不时划过她那敏感的阴核和柔媚的菊花。他有些好奇,为什么美丽的女人连菊花都长得这么艳丽动人,他忍不住用舌头在姜佩茹菊花蕾的浅浅褶皱上舔来舔去。

一股股香黏的淫水从姜佩茹粉嫩的小穴里涌出,一直顺着她的会阴流下,流向她的菊花蓓蕾,李东生贪婪地吮吸着,一滴不剩的全部舔入口中。他仿佛还觉得意犹未尽,直接用嘴扣在姜佩茹的嫩穴上,一条粗壮有力的舌头伸进了姜佩茹春潮泛滥的淫穴里。

“啊……啊……”姜佩茹一边呻吟,一边把雪白的大腿紧紧勾在低头吮吸着她小穴的李东生的肩上,她的情不自禁地挺动着身体,纤手握住自己雪白挺拔的乳房,不断地用指头撩动揉捏着自己已经高高翘起的乳头。

这时在土洞的转角处,尽管王则端把柳若莹按在土墙上,用力吮吸着她的丰乳,把她弄得娇喘不断,可是柳若莹还是忍不住扭头去偷看姜佩茹和李东生。

这样淫靡的场景让柳若莹看得脸红心跳。从法国回来和王则端圆房之后,他们就过着中规中矩的生活,几年不见,王则端早就没了年少的好奇与冲动,变成了一个沉稳但是有些乏味的书呆子,乍一看他几乎是他父亲的翻版了。

新婚的时候,柳若莹尝试着想和王则端试试她在巴黎学到的“新知识”,可是王则端却总是很一副孔圣人般的正经模样,让她觉得“性趣”索然,也不得不像大家闺秀一样正经起来,用最传统方式行房。可是,不仅仅是在技巧上他们不敢有任何的离经叛道,就是在次数上,他们也不得不谨遵长者的教导。

新婚的蜜月里,两个人干柴烈火,忍不住每天都要房事,但是王则端单薄的身板似乎有些吃不消了,他白天的时候精神萎靡,眼圈乌黑,脸色苍白。

而柳若莹却还是一样的水灵动人,于是有一天她就被公公叫进书房,公公给她讲了一通“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之类的大道理,然后对柳若莹说:“则端还年轻,你不能损他的‘不足’而奉你的‘有余’啊!”

这话说得柳若莹羞红了脸,她喃喃的说:“每天都是则端想要的,有时候白天他也要。”说完,柳若莹觉得脸上滚烫滚烫的,俊俏的脸蛋早已羞得红透。

公公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低眉顺眼的柳若莹,他的儿媳妇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貌美如花,身材高挑,胸前两个乳房被旗袍紧裹着,高高挺起,勾勒出诱人的曲线,旗袍的开叉很高,露着修长白嫩的大腿。看着这样的女子,连他王景修都不由得心中一荡,别说他的儿子王则端了。

但是他没有露出自己的失态,仍然一本正经的说:“那你们分房睡。则端睡书房,初一十五和你同房。”公公这样专横的做法让柳若莹怒火中烧,但是在这个家里,公公就是权威,她除了服从,又能做什么呢?寂寞的长夜里,能抚慰柳若莹饥渴身体的,就只有她自己纤长的手指了,但那又是远远不够的。

后来她和王则端回到上海,帮助王则端的哥哥打点王家在上海的生意,他们这才有了更多的自由。虽然他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但是他们的性爱却变得愈加乏味--没有太多的前戏,王则端总是很规矩、很老实的压在她身上,几分钟后完事。

所以现在看到眼前李东生和姜佩茹淫荡的模样,柳若莹忍不住的想,如果王则端也给她口交,那该多好啊!但是又一想,如果此时王则端给他口交,岂不是要喝张洪武的精液了?想到这儿,她心里一漾,下体流出一股湿热的淫水来,她的脸上马上又红得发烫,‘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淫荡了?’她心里想。

而王则端此时并不知道妻子在想什么,他轻咬着柳若莹那带着苦涩烟叶味的奶头,想着柳若莹那还沾满着别的男人精液的骚屄,偷看着自己的旧情人姜佩茹被李东生的舌头弄得淫声不断,他觉得自己兴奋得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他把柳若莹翻转过来,让她趴在墙上,把屁股翘起来,心急的脱掉了柳若莹的裤子和内裤。柳若莹雪白的屁股一下子裸露出来,饱满的阴户从后面看过去,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柳若莹显然仔细地清理过自己的阴户,那里没有王则端想像中的狼藉,但是柳若莹那鲜美的肉缝里仍然有一股精液特有的臊味。这臊味让王则端癫狂,他解开裤子,掏出自己又细又白的阴茎,把鸽子蛋大小的龟头抵在柳若莹鲜美的小阴唇上蹭了两下,一沉腰,整根阴茎沾着张洪武残留下来的精液,连根没入。

柳若莹禁不住“嗯……”的呻吟出来,她赶紧用手捂住自己嘴,把牙齿咬在手背上,防止自己再发出声来。她没有想到王则端会从后面干她,这是他们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新奇感让柳若莹觉得身体一阵阵的酥麻。

可是等到王则端真正开始抽插,柳若莹心里又隐隐有些空虚与失望,这根肉棒比起张洪武的实在是差得太远了。张洪武的鸡巴不仅又粗又长,并且表面青筋毕露,粗糙异常,插在柳若莹的小穴里,让她简直欲仙欲死。而王则端的肉棒细细白白的,虽然柳若莹的肉穴很紧,仍然能紧紧地咬住他的肉棒,但是他斯文的抽插却只能进一步激发柳若莹的春情而不是满足她。

这时,柳若莹的脑子中突然想到一句唐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历过张洪武的大肉屌,王则端的小阴茎确实让她觉得有些逊色了。但是马上她又为自己的脑子中竟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耻,王则端是她的老公,是她深爱的人,但是……一时间身体与理性之间变得矛盾重重了。

“啊……嫂子快不行了……”姜佩茹发出一声娇呼,用力抓紧了李东生的头发,主动地把自己淫汁四溢的小穴顶在李东生的脸上来回地蹭动,一浪又一浪的爱液喷在李东生的眼睛上、鼻子上、嘴上,到处都是--姜佩茹高潮了。

看着筋疲力尽的姜佩茹娇弱无力的躺在地上,柳若莹心里一阵羡慕,但是当她接着看到李东生褪下裤子,露出小孩胳膊一样粗细、又黑又长的鸡巴时,她甚至有些嫉妒了。王则端虽然在后面尽力地抽插着她,可是柳若莹此时满脑子想到的都是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

李东生分开姜佩茹雪白的大腿,把他硕大滚烫的龟头抵在姜佩茹那蜜汁翻滚的小穴上,用他的龟头来回地蹭姜佩茹娇嫩的阴唇和敏感的阴核,姜佩茹忍不住又发出一阵欢乐的呻吟。

看着李东生把粗大的鸡巴顶在姜佩茹粉嫩的小穴上的时候,早已忘记了道德是何物的王则端变得无比兴奋了,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看着李东生把紫红色的龟头一点一点慢慢地插进姜佩茹的小穴,王则端腰间一阵酸软,他射了。

柳若莹起先并没有觉察到王则端射精,因为与其说射精,还不如说是“流”精,王则端因为晚上已经射过一次,所以这一次他已经没有多少存粮,只是从阴茎口流出几滴精液而已。

直到她感觉到小穴里的肉棒快速软下去,柳若莹才知道王则端已经完事了,而她却丝毫没有尽兴。她记得张洪武即便是射过精,肉棒还是坚硬的,并且可以马上再来一次。而此时王则端在拔出他细白的肉棒之后,竟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一旁,靠着土墙大喘气。

柳若莹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的丈夫,不禁思绪纷乱,‘如果端哥也长那么一根粗粗的东西就好了。’她心里想。

借口要去清理一下,柳若莹往土洞里走了走,确定王则端看不到她,在黑暗里,她把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修长的中指和食指蘸了自己的淫水,慢慢插进自己饥渴的小穴,一边幻想,一边轻车熟路的开始了自慰。

十四章

梅玉儿发现战争和杀戮对她的刺激和性爱几乎是一样。当她带着秋月攀上绝壁的时候,对于战斗的渴望,竟然像做爱的前戏一样让她酥麻。游击队里的男人们争先恐后主动请缨去炸鬼子的指挥所,但是她都回绝了,她只带了秋月去,她怕人多反而会暴露目标,并且这样的时候她喜欢和秋月分享。

她们施展功夫,蹑手蹑脚的从峭壁爬上山岗,鬼子果然毫无防备,这让梅玉儿有一种前戏的快感。她和秋月迅速的把身上背挎的手榴弹一个不剩的投进鬼子临时搭建起来的指挥所,那突然响起的爆炸声,简直像一根粗大的阳具,给梅玉儿带来了无尽的兴奋;鬼子惊慌失措的喊叫和咒骂,在梅玉儿听来,仿佛性爱中的呻吟一样。梅玉儿和秋月像灵巧的猫躲在岩石背后,确信鬼子的指挥所被彻底地破坏以后,梅玉儿才忍不住把秋月搂在怀里,四片香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这时四周枪声大起,看到指挥所被炸的张洪武发起了总攻,负隅顽抗的鬼子们显然乱了章法,破绽百出。

但是张洪武一边收缩包围圈,一边却有意留开了一个缺口。以他的经验,他知道如果把鬼子围死了,鬼子反而会拚死抵抗,但是如果留开一条生路,敌人则会因为急于求生而动摇意志,这时再乘胜追击,事半功倍。为了万全,张洪武利用自己在人数上的优势,在鬼子撤退的必经之路上也设下了埋伏。

战斗到了拂晓才结束,鬼子几乎被全歼,是一场大胜仗。但是根据地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虽然鬼子的偷袭及早被发现,但是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转移,离鬼子比较近的根据地军工厂和被服厂被鬼子破坏。

另外,由于根据地的军、政领导都不在北山,鬼子突然来袭,根据地各单位之间缺乏协调,战斗刚打响时一片混乱。幸好张洪武经验丰富,再加上李东生的部队在不远处修整,虽然不能直接抗敌,但是在组织各单位疏散上帮了不少忙。梅玉儿和附近几支游击队又及时赶到,这才解了根据地的燃眉之急。

战斗过后,张洪武迫不及待地向延安发了电报,大致汇报了战斗情况,并且抱怨为什么延安仍然扣着北山边区政府主席谢克胜和北山军分区司令黄志中和北山军分区政委王国清,不让这三个人会同北山领导抗日斗争。当然他认为他是肺腑之言,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封电报后来给他招来一场大祸。张洪武很懂军事,但是他却不懂政治,如果他在发电报之前先询问过张觉明的话,张觉明肯定不会让他发这样的电报。

清理完战场,张洪武命令战士们就地休息,并安排好了岗哨和巡逻的。他担心如果百花镇的胡麻子已经投靠了日本人,那日本随时都能从南边抄近到进攻柿园,他不能大意,要严防鬼子的第二波进攻。

不过张洪武不知道的是,胡麻子和日本人就投降的条件还没有真正的谈妥,胡麻子想保留自己的军队和在百花镇的势力,因为他担心一旦他离开了自己的军队,日本人就会对他弃之如敝履。而日本人坚持要把他的部队拆散编入伪军,因为日本人同样的不相信胡麻子,他们担心如果胡麻子保持着他现在的军队,在将来很可能会左右逢源,反复无常。至于这一夜的战斗,不过是胡麻子为了表示诚意,临时答应让鬼子借路而已。

张洪武并不知道这些,社会部二局安插在胡麻子身边的眼线还没有来得及送来最新的情报,所以他对此颇为担心,他知道他们除掉胡麻子的计划必须加紧执行了。但是想到这儿,他又禁不住想到了柳若莹,那滑白细腻的身体,那大家闺秀的修养和清秀妩媚的气质,让他的鸡巴不由得昂起了头。胜利的喜悦刺激了他的性欲,他恨不得马上就把柳若莹找来,摁在身边的黄土地上,狠狠地操上十几次。

当张洪武带着梅玉儿和几个游击队队长走进饮牛沟的土洞时,王则端、柳若莹和姜佩茹还在合衣沉睡。李东生没有休息,他仍然保持着军人特有的警惕,像个站岗的哨兵在一旁守卫着这三个熟睡的人,并关注着前线的战况。

在站岗之余,他有意坐在离柳若莹最近的地方,看着酣睡的柳若莹,他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大肉棒,一边欣赏着柳若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一边看着她那秀美端雅的脸庞,兴奋地撸动起自己的肉棒来,射精的刹那,他一时大意,差点儿把精液一股脑的射在柳若莹白净的脸上。

看到张洪武他们的到来,李东生赶紧摇醒了睡梦中的柳若莹、姜佩茹和王则端。虽然他现在和张洪武是平级,但是见了老上级和大哥,他还是非常的恭敬。柳若莹揉着惺忪的眼睛,看到了走进来的张洪武,顿时脸又通红了,像朵娇艳的玫瑰。而姜佩茹见到自己的丈夫,又看着一旁的李东生,不禁也有些娇羞。再加上一脸胜利喜悦的梅玉儿,三个绝色女子的光彩照亮了整个昏暗土洞,旁边的那些男人们被这耀眼的美色晃得几乎都睁不开眼了。

梅玉儿一边和熟识的姜佩茹打招呼,一边落落大方的向柳若莹自我介绍。柳若莹看着梅玉儿,发现眼前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子,竟像男子一样直白的盯着她看时,不禁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梅玉儿爽朗的笑着说:“这是谁家的俊媳妇啊?”

“你怎么知道她是小媳妇?”一起进来的一个男人问,惹得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柳若莹羞得又红了脸,王则端在一旁看了,又好气又好笑,就拉住柳若莹的手,对梅玉儿说:“梅队长,若莹是我的内人。”

听着王则端文绉绉的答话,和他那声“梅队长”,让梅玉儿放声大笑,她打量着眼前这个有些瘦削、皮肤白净的一副书呆子模样的男人,大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叫我梅队长,叫我玉儿。你要多练练身膀啊,不然守着这么一个美貌的‘内人’,我恐怕你身子骨吃不消啊!”说罢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土洞里的男人们色迷迷地看着柳若莹,又是一阵嬉笑,张洪武也大声笑了起来。看着魁梧的张洪武,王则端心里涌出一阵复杂的味道来,毕竟昨天晚上就是这个男人操了自己的爱妻柳若莹,但是想到他的女人姜佩茹也被李东生操了,王则端又有些幸灾乐祸,他甚至有些懊恼自己的不举,如果当时自己也把姜佩茹操了就好了。这些年来,他还是会回想起姜佩茹那雪白柔软的身体的。

这时张觉明和几个干部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张洪武咳嗽了两声,大家顿时安静下来,开始开会。王则端四下一看,几乎都是根据地的领导,觉得自己在这里不合适,所以起身想要回避,但是张洪武示意他坐下,对他说:“王同志,你作为新编独立团赵团长的代表列席这次会议,赵团长离得比较远,来不及通知了,你把会议讨论的结果转述给他。另外,你这次来,也带来了赵团长的消息吧?你先给我们传达一下。”

王则端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任务,慌忙不迭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赵团长的要他送达的文件,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机密的文件,文件本身就是王则端起草的。大意是说新编独立团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和学习,已经初具战斗力,希望根据地上级能够给独立团安排任务,让独立团参加抗日斗争等等。因为北山军分区的司令和政委都不在,所以这文件是送给张洪武的。

张洪武听罢以后,说:“我们正需要独立团的力量。这次战斗,我们虽然胜利了,但是也遭到了一定的损失,鬼子最近频繁的清乡扫荡,我们的斗争处境越来越艰难。所以我想请示中央,暂时缩小我们根据地的战线,把赵大磨团长的独立团回调到柿园南面东蔡庄一带,防卫胡麻子。徐虎团长的七五四团在北边不能动,李东生团长的七五三团要加紧修整,补充兵力,并且配合根据地中央修复我们的军工厂和被损坏的设施。在抗击鬼子清乡的邱正武团长的七五六团要逐步的回退至柿园东边的九里铺附近。另外,我向中央发了电报,希望司令员和政委他们能早日会北山……”

布置完任务,张洪武接着说:“事不宜迟,我们要马上开始行动。王同志,你会骑马吗?你最好今天就赶回去,通知赵团长。”

王则端茫然的摇了摇头,旁边的几个大老粗在偷偷的嘲笑他,王则端有些窘迫了。这时梅玉儿突然有些仗义的说:“要不我和王同志一起去吧,我骑马带着他,他那么瘦,没有问题的。”

“那好吧,你正好顺路去联络一下独立团附近那几支还在犹豫的地方武装,如果能说服他们加入我们,这就是大功一件啊!”张洪武说。

“各单位分头去准备吧!张觉明同志和柳若莹同志留下,我们需要继续讨论一下那项任务。”张洪武宣布完,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大家都起身离开,按照分配的工作去准备。

王则端舍不得离开,他依依不舍的看着柳若莹一眼,小声对柳若莹说:“我们的部队就要调过来的,到时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柳若莹低声应着,把雪白的纤手抓住王则端的胳膊对他说:“端哥,路上小心啊!”

姜佩茹正在往外走,她扭头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醋意。昨晚上相互介绍的时候,王则端并没有提及他和姜佩茹以前是同学的事情,这让姜佩茹有些不快。而梅玉儿此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可是王则端还在婆婆妈妈个不停,她忍不住催促王则端快走。

王则端只好和梅玉儿朝洞口走去,一路他不断地回头,发现张洪武、张觉明和柳若莹三个人坐在一起不知道在筹划着什么。张觉明在说话,柳若莹在低头聆听,而张洪武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转过一个弯道,洞里的情形王则端已经看不到了,梅玉儿快步走在前面,已经出了洞口,让洞口守卫着的战士去找秋月,把她的枣红马牵来。王则端这时实在放不下心,又折回土洞转弯的地方,趴在土壁上偷偷往里看。

土洞里昏暗的油灯下,张觉明继续在和柳若莹说着什么,柳若莹先是低头不语,后来又摇了摇头,似乎在拒绝着什么。张觉明继续一脸正义的解说着什么,柳若莹又不语了。这时张洪武也凑到跟前,竟然一把搂在了柳若莹的肩膀上,柳若莹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躲闪不得。

这时张洪武突然用手托起柳若莹的下巴,把柳若莹秀美白皙的脸蛋抬起来,呆呆的看了几秒钟,然后把大嘴贴上了柳若莹樱红的香唇。柳若莹无法躲避,只好闭上了双眼。而张洪武的手就势伸向了柳若莹的领口,熟练地解开她的外衣,把她的小衣推在了丰满的乳房上面,一只大手抓住了柳若莹雪白的乳肉,粗壮的手指拨弄着她那敏感的乳头。

王则端此时已经没有了第一次那种出离的愤怒,他虽仍然很愤怒,但是身体里更强烈的是一种有些变态的性冲动。

正当张洪武一边亲吻着柳若莹,一边揉捏着她的一只丰满的乳房的时候,张觉明竟然也一低头咬住了柳若莹另外一只乳头,熟练地用舌头在柳若莹粉嫩的乳晕上画着圈的舔过,他的另一只手则解开柳若莹的腰带,伸进了她的裤子里。

柳若莹被两个男人紧紧夹住,动弹不得,更别说挣扎了。在两个男人不断的刺激下,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她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抓紧两旁两个男人的衣服,显然已经有些动情。

这时洞外传来一声骏马的嘶叫,那是梅玉儿的枣红马。这声嘶叫也把王则端从偷窥中惊醒,他不得不放下柳若莹,跑到洞口去,梅玉儿已经爽利地骑在了马上,守卫在洞里的两个战士正在仰慕的看着她。

王则端走到马前,这才发现他根本不会上马,在战士的嘲笑和帮助下,他才勉强的坐在了梅玉儿的背后,心里仍然一阵发怵。

梅玉儿猛地一抖缰绳,两腿一夹马腹,大喊一声:“驾!”枣红马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去。王则端吓了一跳,情急之下抱紧了梅玉儿,直到跑出三里地,王则端才稍稍适应了一些,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无意中正抓着两座坚挺丰满的山峰,那正是梅玉儿的乳房,而粗布衣服下,他感到梅玉儿的乳头已经变硬了。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