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大公 (24-25)作者:zhangquan1z1z1

.

【荒淫的大公】

作者:zhangquan1z1z12020/09/11发表于:sis

第24章 肉便器一样的帝国公主

骁马场。

一众官兵聚在一起,看着热闹。

人堆里头的场景,这些底层的士兵只知道看热闹,而机灵的中层,早已经跑去报信。

人山人海的最中间,是赵小天和池雪峰,二人竟然在争夺一匹骏马的归属权。

在北地,不管是新兵老兵,总的有坐骑,步兵那可是劣等兵种。

以此二人的身份,当然得有坐骑。

可事情就出在了这个挑选的过程上,二人几乎同时看中了一匹宝马。

“飞将军道!”

“让开让开!”

飞将军是这座大营的统帅,他的到场,让看热闹的人不由的后退几步。

“怎么回事!”

“这两个新兵,同时看上了这一匹马,现在争执不下,难以决断!”

飞将军看着二人,也是一阵头疼,当场训斥,不合适,直接偏向一边,也不合适。

难做!

十足的难做。

“你二人当众争吵,像什么样子!”

“来人,罚此二人负重跑步五里!”

飞将军的做法是,各大五十大板。

可池雪峰说话了。

“处罚我,可以,但是这匹宝马必须是我的!”

“不行,我先看到的。”赵小天的眼神坚定,除开对马的志在必得,更有一丝仇恨在心中。

“你们什么身份,服从命令!”飞将军怒吼一声,喝退了众人。

人群散去之后,飞将军的一个偏将低声道:“将军,麻烦了,这两个爷一看就不对付,将来,麻烦的事情还多着呢!”

“难啊!”飞将军眉头一皱。其中的为难之处,他太清楚不过了。

今天各打五十大板还能说得过去,可还有三个月,总不能每次都这样吧!

赵小天来此地,当然不是孤身一人,也有大公派遣的亲信。

“少爷,干他妈的,不就是一个皇子嘛,兄弟们找个机会,在训练的时候,好好给他点颜色看看!”

“就是,咱们可不能受了这口气!”

……

另外一边,池雪峰手下,同样也是这样的说法。

然而今天的关键,是这匹马的归属。

罚完之后,二人依旧来找马儿的麻烦。

“赵小天,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跟我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摔跤,胜利者,就是马的主人!”

“你敢吗?”

说起来,池雪峰比赵小天还大上了两岁,赵小天满打满算也才十六。

可池雪峰已经年过十八!

身体的优势,可是非常的明显,单纯从个头来看,二人就差了半尺。

这比摔跤,赵小天几乎没有赢面。

“怕了?”

“如果真的怕了,那就认输,我也可以接受你的投降!”

“不可能!”赵小天果然直接中击。

“打就打,我北地男儿,还能怕了你不成?”

“好!军中无戏言,单挑,胜利者是那匹马的所有者!”

战斗瞬间开始。可毕竟实力差距在那,赵小天两三招之后,就已经被池雪峰撂倒在地。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战斗等级的。

但赵小天心中想着曹姑娘父女,心中简直愤慨万千,甚至有种就地将池雪峰做掉的冲动。

不甘愿失败的赵小天,再次翻身,可却被池雪峰死死地踩住了胸口。

“小子,就凭你,实力不行!拳头不硬不要紧,嘴巴可不要太硬!”

愤怒到了一定程度的赵小天,竟然伸手朝着池雪峰的胯下,狠狠的抡了一拳。

这一拳打的实在,直接将池雪峰打的站不起来,弯腰抱住裆部,痛哭的嚎叫着。

这一下,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原本以为二人不过是普通切磋,而且池雪峰实力优势明显。

可现在,赵小天竟然敢打那种部位!

不说别的,池雪峰可是涉及到皇族血脉延续的人,这可是大罪过!

说句难听的,打坏了池雪峰的阳根,比卸了他一条胳膊都严重。

瞬间,池雪峰的护卫上前,一部分靠近池雪峰,想要给池雪峰帮助,另外一部分则是像冲上来将赵小天抓起来。

大公府的护卫也不能坐视不理,双方瞬间对峙。

眼看一场大战就要爆发。

好在飞将军没有走远,立马出面,直接将双方强制分开。

这才第一天,就闹出了如此大的乱子,飞将军根本没法处理,直接派人将这情况,送到了大公的面前。

……

大公的书房内。

两个身披薄纱的女子,正在大公腿上侍奉。

门外管家的声音响起。

“大公不好了,小公爷跟皇子在军营里打起来了!”

“据说,小公爷打坏了皇子的阳具!”

“有这种事?进来汇报!”

管家匆匆进门,将飞将军的汇报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意思是,小天无碍?”

“应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飞将军没有提及,应该没有问题!”

“那就好!你先派人回话,把所有人控制起来,我晚点过去!”

“是!”管家低着头出去,根本不敢多看那两个诱惑至极的女人半眼。

大公伸手揣摸到了两个女子的胸口。

“时间有限,尽快让本公舒服一下!”

很快,两女低下头,一前一后的开始舔弄起大公的胯下。

半个时辰后,大公才缓缓出发,甚至连马都没有骑,直接坐着轿子。

而飞将军可是着急坏了。

军中的医生,也是担惊受怕的,毕竟皇子血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实在麻烦,毕竟他们对于这地方的问题,也不是很懂。

尤其是皇子护卫叫的很嚣张,声称要将涉罪人等全都羁押大牢。

终于,大公到场。

“大公您来了!”飞将军松了一口气,终于,他不用负责了。

“卑职治军无方,生出了这般乱子,还请大公恕罪!”

“罚俸半年!”

大公一句话飘过,煞是淡然。

率先,大公见到了赵小天。

屏蔽左右之后。

“你故意的?那可是皇家的血脉,重罪!”

虽然大公话里的意思有些严重,可毕竟赵小天是大公的亲儿子,也能够看出大公其实并没有那么生气。

“父亲,我虽然不是故意的,可也不后悔!”

“曹姑娘一家,已经被人灭口!那惨烈的景象!根本不是人能够干出来的事情!”

回想起那曹姑娘,被人用蹬腿撑开下体的样子,赵小天血气上涌。

“父亲,您也说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可你伤及皇家血脉,同样是重罪,你可知道?而且,杀人的一定是他的手下,他可以将自己彻底剥离出去!”

大公的话,让赵小天一愣,这些事情,他根本没有想清楚。

如果真的按照秉公执法的态度,那他赵小天可能要坐牢数十年甚至直接死刑。

但池雪峰却没有丝毫罪过,顶多算个御下不严。

赵小天额头上冷汗下来了,他有些慌了。

但他心中同样蹦出一句话。

在北地十国,没有什么事情,是大公办不成的。

“爹,你救救孩儿!”赵小天服软了,直接跪在大公面前求饶起来。

现在的赵小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大义,只想着如何保全自己。

“哼!还以为你有万全考虑,没想到只是一时冲动!”

大公起身,袍子一挥,不在理会赵小天。

“爹……救我!”

“在家禁闭三个月,好好反省!别到处给老子丢人了!”

言毕,大公扬长而去,赵小天追上去,却被门口的燕云铁卫给拦住。

门口的飞将军朝着大公一行礼,道:“大公,接下来如何处理?”

“制造池雪峰勾结北地异族的证据,直接抓人!”

大公的双眸,冷酷的让人浑身打寒战,即便是飞将军这种跟了大公很久的人,也同样害怕的要命。

“遵命!”

……

“你们无权抓我,我是皇子!”

“闭嘴,你个私通外敌的走狗!”

……

赤羽府。

池蓉急匆匆的找到池婉婷。

“婉婷,出大事了!雪峰好像被抓了!”

“怎么可能!雪峰受命来军营里打仗,那可是我父皇的旨意,出了大公,谁敢动他?”

池婉婷说完,看着池蓉依旧一脸担忧的面容,一下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姑姑,到底怎么回事啊!”

“根据可靠的线报,雪峰被抓的理由是私通外敌,恐怕现在已经在严加审问。”

“什么?”

池婉婷整个人都愣在当场了。

“怎么可能!雪峰才多大年纪,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怎么能够跟外族有联系?”

“这其中绝对存在什么误会,或者有什么人陷害他!”

池婉婷跟池雪峰一母同胞,自然是血肉相连。

“这,恐怕不好说!”

池蓉摇摇头,对于这位西北的巅峰存在,她根本不敢下定论,具体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好。

“姑姑,救救雪峰!”

池蓉面对池婉婷的求助,更是只能够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恐怕以我的身份,完全没有办法!”

“那我去找姑父!”

“婉婷,我知道你着急,这件事情如果你求你姑父,那结果,恐怕连你也要被抓进去!”

“那该怎么办,雪峰一定不能有事啊!”

池婉婷在短短的时间里,着急的几乎要哭出声来。

但是,这种事情,池蓉又有什么办法呢?

“哎!”

“你若是真的想要救雪峰,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姑姑倒是有一个计划,也许有机会……”

“请姑姑明示!”

“大公有一个儿子,对外隐瞒的很好,可实际上已经十好几岁了。如果你能够找到他,也许他出面,能够救下雪峰。”

“至于付出什么代价,那也不用我多说。”

池蓉坐在一边,喝了一口茶,脸上的无奈,一览无余。

的确,作为赤羽府的人,他们根本不能够干涉其中。私通外敌,还是皇亲国戚,这两点,他们都要避嫌。

别说池蓉不能主动说,就算是池婉婷自己找到姑父,恐怕也无法得到帮助。

池婉婷怔怔的看着门口。

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此时,池蓉幽幽道:“赵家,目前家里头,能够说上话的人,应该就那么几个,尤其是能够在私通外敌这事情上救人的人,也就三四个。”

“只要你能够让其中一个人帮你,恐怕就有机会救下雪峰的命,不然……”

池蓉没有继续说,因为私通外敌,只有一条结果,那就是死!

池婉婷踉跄的后退两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可很快,池婉婷的眼神就重新鉴定起来。

弟弟,不能不救!

“姑姑,帮我,我要见大公!”

“什么?你要直接面对那个男人?”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不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情吗,我献身便是!”池婉婷已然做好了决定。

可池蓉却久久不接话。

愣了好久之后,才缓缓说道:“那个男人,一旦接触,那结果,可能就会远远超出你的掌控……甚至改变你一身的命运。”

“不就是一夜春情吗?就算是好几夜,我只要回到京都,也没有别的事情吧。难道他还能够将手伸到帝都去?”

“哎,我劝你再想想。”

“姑姑,现在事情紧急,万一雪峰出事,那我一辈子都难以释怀,姑姑帮我联系一下大公,摆脱了!”

池蓉扯了扯领口,道:“行,我试试。”

没多久。

赤羽府的一个下人就找到了池婉婷,交给了她池蓉的一封信。

信内详细嘱咐了池婉婷一定要收拾的漂漂亮亮,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

池婉婷一番梳洗之后,坐上了轿子,轿子的目的地,直指大公府。

当轿子停下,池婉婷掀开轿帘时,已经坐落在大公府的园子之中。

而一边的假山脚下,一个丰腴十足的女人,白花花的一坨肉跪在地上。而她的手中,则是捧着一只靴子。

细看那靴子,紫色兽皮的材质,雕着神兽图案,一看便是最顶尖的工艺。不用想,那靴子的主人非富即贵。

再仔细看去,那全身几乎赤裸的女人,后腰上竟然有一个梅花的纹身。

恍惚间,池婉婷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那个图案!

“姑姑!”

这个图案,在那天跟池蓉一起睡觉的时候,见过!

难道!

池婉婷有些不甘相信,池蓉堂堂公主,竟然会以那样卑贱的姿势跪在地上。

简直是有辱国家尊严,简直是将皇室的颜面打碎在地。

再仔细观察,池蓉整个人几乎都开始颤抖了。

因为那个身形,几乎九成九就是池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池婉婷想着,可面前的门帘突然被掀开。

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你就是蓉奴的侄女?生的倒是俊秀。”

明知道她的身份,还说的如此轻巧,眼前这人,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大公!

“婉婷见过大公!”

“出来说话吧,蓉奴过来。”

大公走到院子边上的石凳上,抬起腿,池蓉连忙将手中的靴子替大公船上。

整个过程,没有半点抬头,没有一点点的不恭敬。

那种卑贱的样子,简直是比皇宫里头的太监还要下贱。

看着这些,池婉婷瞬间有些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找折磨。

穿好鞋子之后,大公横刀立马的坐在石凳上,目光直穿池婉婷的瞳孔。

“你来,是为了给池雪峰求情?”

“回您的话,是的,雪峰年纪尚浅……”不等池婉婷多说,大公就摆手示意她停下。

“饶他一命倒也不是不可以,那就看你如何表现了。”

“啊……是!”

池婉婷回答完,浑身颤抖着的脱下了第一件外套。

轻薄的纱衣下,隐约漏出曼妙的肉体。

池蓉朝着池婉婷忙使了几个眼色,示意她赶紧。

“大公,我对于这种男女之事还不太懂,希望您能够稍有耐心一点,温柔一点……”

池婉婷眼光已经隐隐闪闪,有些雾霜。

大公倒也没有太强求,拍了拍大腿,示意池婉婷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听蓉奴说过,她想让你找个北方的男人享受这人间极乐。”

虽然池婉婷不知道池蓉为何如此的下贱,可她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伺候好大公。

“嗯,婉婷虽然没有来过北方,可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便已经听说过。大公实乃天下第一的大英雄,那股男子汉的气魄,让无数男儿自惭形秽。”

“哦?本公竟有如此威名?那比起你的父皇如何?”

大公伸手轻微的揽住了池婉婷的腰。从动作来看,轻妙而温柔,根本不像是池蓉所说的粗狂无比。

“大公您说笑了,父皇乃是我的父亲,我对他只有尊重,并无男女之间的任何感情。”

“婉婷,主上的意思是,他和你父亲,谁更加有男人的气概!”

池蓉有些着急的解释着,她生怕池婉婷说出了什么惹恼大公的话。

要是那样,恐怕不光是池雪峰活不下去,就连他们两个人也要受到牵连。

“我父皇乃是天子,自然更胜一筹!”

池婉婷不仅没有按照池蓉的暗示说,反而说了相反的话。

一时间,场面寂静,就连池蓉都不敢说话了,只是五体投地的跪在大公面前,等待着大公的责罚。

“哈哈,有点胆量。敢说出这种话的,是有些不一般。”

“我对你突然有点兴趣了。”

“不过,你若是当了我的女人,那本公岂不是凭空比你父皇小了一辈?”

池婉婷心中暗下狠心,咬牙道:“大公,说实话,此番前来,是为了我的弟弟。倘若大公想要真心实意的征服我,让我心甘情愿成为您的女人,那恐怕还需要一些契机。”

池蓉已经彻底惊呆,她无法想象池婉婷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场面再次寂静,就连说话的池婉婷,也不敢面对大公,她是在赌,赌大公没有遇到过这样不顺从的女人。

从而更加引起他的征服欲和好奇。

然而,池婉婷失败了。

大公一把推开她。

“我对于一个年轻的雏,没有多少调教的兴趣,你若是不愿意,就滚吧!”

“蓉奴,舔脚!”

池蓉不敢耽误,立马开始了一系列的流程,从脱下靴子开始,整个动作非常的流畅,显然这事情已经做过不止一次。

当池蓉将大公的脚掌捧起,将脚趾含在嘴里之后,池婉婷愣在那了,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现在求助池蓉,恐怕池蓉也已经一句话不敢多说了。

犹豫了片刻之后,池婉婷狠下心来,再次上前跪在了大公面前。

“大公,我冰清玉洁,从未有过男人,这贞洁,难道还入不了您法眼?”

“滚!”

大公凌空一掌,竟然直接将池婉婷打出去十多米,池婉婷脸上多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蓉奴,这就是你说的,所谓乖巧懂事?”

大公已经用两个指头,死死的掐住了池蓉的一个乳头。

那力量不小,池蓉明显已经吃痛,可反映到她身上的情况,却是面色潮红,而蜜穴也开始滴水。

原来,池蓉早在还是未出阁的公主之时,便喜欢被粗暴的对待。

可当时她的身份贵为公主,根本没人敢动她,即便是床笫之欢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嫁到北地之后,寻找过几个男人,都因为她的身份,即便是狠下心来,也不敢太粗暴,生怕弄伤她。

毕竟,皇帝的姊妹,加上赤羽府主的媳妇,这样的背景身份,根本没人敢乱来。

直到,她遇到了大公。

最开始的时候,她甚至故意弄疼大公,谋求大公的责罚。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大公已经彻底掌握了这个天生喜欢受苦的女人。

随后的时间里,池蓉身上的各种部位,全都遭受过严酷的刑罚。

甚至有一次,她的舌头就被两根筷子夹了一天一夜,后来吃饭都为难了好几天。

不仅仅是身体的痛苦,池蓉享受的还有被人当做狗、当做奴隶一样侮辱和凌虐时候的快感。

就好像,舔脚这事情。甚至她还喜欢稍微带一点味道的脚,因为越是那样,她卑贱的身份和内心,就能够得到充足的释放。

“啪啪……”

大公抽出脚,在池蓉的脸上轻拍了两下。

“多谢主上……蓉奴给您磕头了!”

“蓉奴好久没有别您操弄了,求您今天当着池婉婷的面,狠狠的操弄奴一番吧。”

大公稍微点点头,轻哼一声嗯。

池蓉激动不已,距离上一次被大公操弄,已经是数月之前的事情了。

虽然舔脚被凌虐淫辱,都有快感,可生理上的冲击,才是最刺激的。

“求求您了,来吧,狠狠地操弄您的奴隶!”

池蓉直接崛起屁股,将已经潮水一般的蜜穴对准了大公的裤裆。

大公也不含糊,直接解开裤子,对准那蜜穴,连根没入。

没有丝毫的前奏,直接就是最狂暴,最无情的抽插。

十多下之后,池蓉的声音,直接来到了顶点。

“干死我!干死我这个淫荡下贱的女人!”

“我就是皇室的淫娃荡妇,我就是皇家的耻辱,好快乐,好舒服……”

大公双手紧紧的捏住了池蓉的屁股,那丰满的臀部,被抓的发红。

可就是这样的激烈,才让池蓉彻底的释放了自己的本性。

双膝跪地的她,早已经将膝盖磨破,可这丝毫不能影响她享受眼前的极致快乐。

“主上,不行了,奴儿要尿出来了……”

“唰!”池蓉直接开始喷水,可即便是这样,大公依旧火力全开,根本没有被阻拦。

水因为碰撞,兹了一地。

而池蓉也被这一番操弄,消耗了极多的体力。失去了大公身体的支撑之后,她身子一软,瘫在了自己喷射出的尿液之中。

就这样,口中还念念不忘道:“多谢主上恩赐,奴儿好快活……”

整个过程,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大公根本还没有多畅快。

可大公早已经过了那个只要操弄就一定要射出来的年纪。用脚踩在池蓉头上,拍了几下之后。

大公的一泡热尿,直接浇在了池蓉的身上和脸上。

“随后把地面上的东西都舔干净。”

大公又在池蓉的屁股上踩了两下,然后一口唾沫吐到地上。

原本已经精疲力尽的池蓉,竟然努力的朝前,将大公的那口唾沫舔了个干净,仿佛如获至宝一般。

在口中品味了一会之后,池蓉则开始舔舐起地上的尿来。

在舔舐之前,还要深深的吸上一口空中的骚气。仿佛这样,才算是对于这些主人礼物的最好感谢。

池婉婷捂着脸,目睹这一切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料想到了会是一个艰难的场面,可她根本没有想到,堂堂皇帝的姊妹,竟然要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做出如此羞愧难当的事情。

最过分的是,竟然还是池蓉自己主动要求的。

池婉婷完全体会不到其中的乐趣,竟然有几分恐惧,对男人,也对自己的前途命运。

当池蓉舔弄过瘾之后,已经半个时辰过去。

收起了那副下贱母狗的模样后,池蓉简单的披上一件衣服,丝毫不在意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花掉的妆容。

“婉婷,你还想不想救人?”

“想!”池婉婷脱口而出。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当然你可以不用跟我这样,但你刚刚那样,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你得像一个女人一样去伺候他。你得把他想象成是你的天,你的一切。也许不时所有的男人都喜欢顺从的女人,但你显然不够资格成为那个刁蛮任性的。”

【未完待续】

25 烙印奴心

终于,池婉婷还是在池蓉的劝说下,决定再一次献身。

可在池蓉眼中,这一次要远比第一次艰难的多。

“婉婷,你要明白,如果刚刚,可能你只是被破身淫虐,那这一次,可能会送命!”池蓉发出最后的警告。

“没关系,我一定要救下雪峰。”

池婉婷直接下定了决心。

半个时辰之后。

在大公府的地牢之中,池婉婷在池蓉的带领下,来到了被绑起来的池雪峰面前。

池雪峰已然浑身是血,看来已经遭受过一番严刑拷打。

“雪峰,你怎么样?”

池雪峰被吊在空中,双手捆在身后,双目紧闭,任凭池婉婷如何叫他,他都一动不动。

“姑姑,这雪峰不会有事吧?”

池蓉倒是老练,试了试池雪峰还有呼吸后,冷静道:“这你放心,人还活着,只是睡着了而已。”

池蓉语气淡然,可池婉婷已经急的流出了眼泪。

“大公呢?我要见大公,求他赶快放了雪峰……”

池婉婷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公就在雪曼的搀扶下,走进了地牢之中。

雪曼依旧是妖娆的轻纱薄羽打扮。

“大公!求您了,放了雪峰吧……我为奴为仆,当牛做马,随您怎么玩弄都行!”

池婉婷直接扑倒在大公面前,开始跪地求情。

可是大公对于这样的求情,显得异常冷漠。

雪曼上前一脚踢翻池婉婷。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你一条命,再通敌的罪过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池蓉在后面看着,根本不敢求情。

池蓉心里清楚,雪曼虽然没有什么正式的身份,可最近的一段时间,一直是大公对外的传话人。

深的大公宠爱。

“雪曼,弄醒他。”

雪曼回头答应一声,然后放过池婉婷,来到了池雪峰面前。

一鞭子上去,池雪峰身上再添一条血痕。

这一鞭子,可算是打在了池婉婷的心头,池婉婷看的不敢睁开眼睛。

池雪峰吃痛醒来 ,看到面前的情景,顾不得疼痛。

“你凭什么抓我,说我私通外敌,有何证据!”

“我要让我父皇将你的大公身份驱逐!将你审判!”

池雪峰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叫嚷着,虽然身上伤痕不少,可说话依旧狂的不行。

雪曼当然不留情,一个狠狠的耳光抽了上去,直接打的池雪峰满嘴流血。

“再敢出言不逊,直接将你舌头割下!”

池婉婷见状,连忙匍匐到大公脚下。

“大公,放过他吧,他年纪还小,可能犯了错,自己还不知道,您大人有大量……我作为替代,随您这么处置,您放过他行吗?”

池婉婷为了弟弟,已经彻底服软。

可池雪峰却并不领情,依旧大叫道:“姐,你不用这样,我们贵为皇室,难道害怕他一个大公?不要低头,我们……”

“没让你说话!”

这次,雪曼直接下重手,直接打的池雪峰晕头转向,根本无力在说话。

“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以,池雪峰,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求我宠幸你的姐姐,然后再跟狗一样将她流淌下来的淫水全都舔干净,我就放你回去。”

大公笑道。

若不是如此内容,恐怕一般人凭借大公的表情,根本无法想象这话的内容。

“狗贼,休想!”池雪峰从喉咙底部挤出了最后的一点点声音。

雪曼伸出鞭子锁住池雪峰的脖子。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雪曼直接锁死,池雪峰立马变色,眼看就要被活活勒死!

池蓉这才看不下去,大着胆子道:“主人,留他一条命吧……看在奴这么多年伺候您的份上,给奴这侄儿留一条命……”

“雪曼!”大公轻声一句,雪曼这才松开鞭子。

池婉婷已经明白了关键,大公就是想要玩弄人心。

立马来到池雪峰面前,哀求道:“雪峰,服软吧,形势比人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答应过母妃,一定要护你周全的……”

“不可能……那,狗贼,我与他势不两立!”

“雪峰!你若是不答应,我立马死在你面前!”

无奈的池婉婷直接用性命逼迫池雪峰答应她。

情况一下僵持住了,池雪峰不说话,池婉婷也不知道如何继续动作。

可大公没那个心情继续等候。

“雪曼。”

只是一声名字,雪曼已经明白大公的意思。

从一边抽出一根烧红的烙铁,直接抵在了池雪峰的大腿上。

“啊!”

池雪峰一声惨叫。

“雪峰,你就答应我吧,行吗!”

池雪峰倒是宁死不屈,依旧摇头。

池婉婷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冷声道:“你若是不答应我,我现在就用这烙铁烧死我自己!”

说话间,池婉婷竟然真的扑向了烙铁。

雪曼都来不及反应,池婉婷的胸口上,瞬间起火,薄纱的衣服根本维持不了片刻的火焰。

而火红的烙铁直接在池婉婷的锁骨下面,留下了一个黢黑的烧伤。

“啊……”池婉婷痛的刻骨,叫声已经扭曲。

但见池雪峰不言语,狠心抓住烙铁的中间,再次将胸口对准烙铁,扑了上去。

雪曼见状要抽开烙铁,谁知道池婉婷竟然直接用手抓住烙铁,死命的怼在了自己的胸部。

透过薄纱,一侧的粉色乳肉已然焦黑。

如此剧痛,池婉婷更是满头冒汗,脚步虚浮,眼看就要昏迷过去。

可就在这样的情况状态下,池婉婷依旧不忘厉声呵斥池雪峰。

“你能不能答应。”

池雪峰被吓唬住了,一时间不敢说话。

池婉婷终于还是坚持不住了,直接昏倒在地上。

雪曼傻了,手持烙铁不知如何是好。

犹豫片刻之后,放下烙铁跪地请罪。

“大公,雪曼没做好,请您责罚!”

大公也被池婉婷这样的手段所惊异到。

“你送她去上官那疗伤。顺便叫小天来。”

“是!”

雪曼随即抱起池婉婷,很快离开了地牢。

此时的地牢之中,就剩下池蓉和池雪峰。

大公一步步走进池雪峰。

轻蔑笑道:“你现在,是不是还以为你是一个守护了皇族尊严的英雄?”

池雪峰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笑话,倘若皇族都是你这样的废物,恐怕三百年前就已经灭族了!”

池雪峰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你是不是还觉得,你比池婉婷强?”

“求饶,不是我皇族该有的……”池雪峰缓慢的说道。

“池婉婷愿意以自身性命保全家族血脉,此等英武女子,岂是你能比的?”

“你这个不是男人的废物!”

旋即,大公招招手,示意池蓉过来。

池蓉像狗一样的爬过来之后,在大公的示意下,直接解开了池雪峰的裤子,对着池雪峰的下体开始套弄起来。

可经过赵小天那一脚之后,池雪峰的子孙袋肿胀不堪,可那细小的肉棒,却是变得没有什么感觉了。

池蓉手段不差,可就算是手口并用,也没法让池雪峰有一丝丝的反应。

“废物,待会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男人!就你这样的人,也能代表皇族?笑话!”

大公嘲讽着。

池蓉以为大公要操弄她,立马激动的开始想要舔弄大公的胯下。

可却被大公一脚踢开。

“狗东西,没有主人的命令,你也配?”

“是,是,奴不敢!”

此时,赵小天赶来,身后还跟着玉仪。

“小天,过来。给我们的皇子,展示一下,什么才叫男人!”

“不得在这里超过一个时辰,明白?”

赵小天连忙点头答应。

“父亲,我明白了!”

大公说完,径直离开。

赵小天松了一口气,这才仔细看清楚被吊在空中的人。

“哼,池雪峰,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我今天就要为曹姑娘一家报仇,让你也知道,什么叫无尽的痛苦!”

池雪峰看到赵小天脸色一变,听见曹姑娘一家,脸色再变。

可终究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少爷,奴伺候您!”池蓉当然明白大公留下他的用意。

“你?”赵小天并不认识池蓉。

池蓉连忙介绍自己道:“我是池雪峰的姑姑,池蓉,赤羽府的。不过在大公府上,就是一条母狗,一条人尽可夫的母狗!”

说话间,池蓉自己已经开始抚摸起了自己的奶子。

可不料,玉仪却偷偷在赵小天耳边解释道:“蓉奴是个骚货,就喜欢别人侮辱践踏……奴等是为了主人高兴,她是真的享受,主人待会一定要狠辣一些。”

有了玉仪的告密,赵小天恍然所悟。

点点头道:“好,那我倒要看看,你骚起来是什么样子!”

池蓉立马媚笑着冲到赵小天胯下,开始隔着裤子舔弄起来。

“少爷,玉仪是您的狗儿吧?不如这样,玉仪伺候您,我伺候玉仪,我当最下贱的母狗……给您们舔任何地方……”

“把玉仪的菊穴舔干净舔出水了以后,以供您操弄!”

池蓉的下贱,还真的出乎了赵小天的预料。

可她的提议,却不错。

赵小天同意了,于是,一边的大椅上,赵小天享受着玉仪的口舌伺候,双手玩弄着玉仪的大奶。

而池蓉则是下贱的躺在地上,舔弄着玉仪的下体菊穴。

舔着舔着,玉仪一松,那枚绿松石直接掉了出来。

“主人,玉仪下蛋了!”

同时玉仪用双腿夹住了池蓉的脸,任凭自己的两穴的淫水糊在池蓉的脸上。

“真是下贱!”

看着赵小天勃起的雄壮,池雪峰却丝毫没有感觉自己有任何反应。

按理说,面前如此淫荡的场面,他正值壮年,完全不可能没有感觉的啊!

哪怕是其中一个人是他的姑姑。

很快,赵小天开始操弄玉仪的洞穴。

玉仪的前后两个穴,被赵小天和池蓉的舌头分别占据着。

一前一后的猛烈冲击,让玉仪吟叫连连。

而池蓉也在这种紧张刺激的情况下,一手扣弄着自己的身体。

淫水,已经流淌在了地上。

“我是帝国皇室的婊子,是伺候大公府上任何人的一条母狗,贱货!”

池蓉说着侮辱自己和皇室的话。这让玉仪和赵小天更加的刺激。却也同时伤害着池雪峰的心。

池雪峰自以为皇室尊贵,可在同为池家人的池蓉嘴里,却是那么的不值一钱。

强烈的反差,让池雪峰恨赵小天和大公入骨。

可同时,他也有些担心池婉婷的情况。

很快,赵小天喷射在了玉仪的菊穴之中。

“蓉奴,给玉仪清理干净!”

“是!求少爷将白浆赏赐给蓉奴,最好能够让蓉奴带走,未来的几天,蓉奴打算每天吃一点,来思念少爷的男人魅力!”

下贱和虔诚,如此完美的结合,赵小天都有些敬佩大公的调教手段。

毕竟,这份本事,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到的。

场面上,依旧是玉仪舔弄清理着赵小天的肉棒,而池蓉则是在玉仪的腿间辛勤舔弄。

此时,赵小天的目光终于来到了池雪峰身上。

“你让手下杀害曹姑娘一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

很快,赵小天拿起一根小臂粗细的铁棍,丢给了池蓉。

“插进池雪峰的菊穴之中!”

池雪峰听了身子一颤,刚刚想开口怒骂。就被池蓉堵住。

池蓉虽然下贱,喜欢被操弄,可理智还在,她也不想池雪峰真的死在这里。

可她知道,如果池雪峰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赵小天年轻人冲动,是真的有可能做出傻事的。

现在,只是被插入菊穴,也不是什么大事。

在宫中,不少太监都有这个嗜好。

池蓉在自己湿润的胯下摸了几下,用自己的淫水打湿了池雪峰的菊穴。

然后对准,猛的一下插了进去。

鲜血瞬间喷出。

池雪峰痛的浑身打颤。

可他挣脱不开,无法逃离。

只能够这么忍受着。

“蓉奴,你好好帮池雪峰舔舔,插入后穴这么爽的事情,都没法让他硬起来,怕是有什么病啊!”

赵小天嘲笑道。

池蓉不敢耽误,直接张嘴含住。

可任凭池蓉如何用舌尖挑弄,那软趴趴的家伙,依旧死蛇一样。一动不动。

“废物,就是废物!”

“别弄死了,玉仪,走!”

赵小天带着玉仪,扬长而去。

池蓉见赵小天走远之后,这才将池雪峰身后的铁棒拔出。

可瞬间鲜血直流,池蓉惊叫道:“若是这样流血,也许会死,还是先插上吧!”

池雪峰听了,心都要碎了。

可池蓉还是无情的插了进去。

那铁棒,就算是训练有素的男奴都未必容纳的下,何况池雪峰一个未经过开发的雏儿。

来回两次,池雪峰已经晕厥过去。而鲜血也顺着铁棒,滴在了地上。

……

却说池婉婷,已经来到了上官茉莉面前。

“他说让你送过来,没说别的?”

上官茉莉声音微微有些严肃。

雪曼乖巧的站着,连头也不敢抬。低声道:“大公没有别的吩咐,雪曼也不知道。”

上官茉莉看着池婉婷身上的伤,不禁皱起了眉头。

此时的池婉婷,脸色雪白,惨烈异常。

恐怕说她刚刚是从前线下来的,也是没有问题。

就在此时,大公突然出现。

给了雪曼一个眼神,雪曼立马鞠躬离开,不敢迟疑。

“哼,被你玩弄成这样了,给我送来,什么意思嘛!”

上官茉莉竟然有些撒娇的意味。

这可是从没有人见过的。

上官茉莉,从来都是圣洁而神圣的。现在却像个吃醋的小女人。

“茉莉,这可不是我弄的,而是……”

大公一番解释之后,上官茉莉还是有些迟疑。

“这花园里的花朵,真的能够做出那种事情?”

大公点头。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值得!”

很快,上官茉莉从一座柜子里,拿出了不少东西。

“你来帮帮忙……”

“消除疤痕的话,需要耗费不少元气,恐怕会减少她的寿命,我的建议是保留这点疤痕,也许有别样风味!”

上官茉莉说完,看着大公。

大公温柔笑道:“好,听你的。”

哼!

上官茉莉一声娇哼。

然后不知道从哪摸出两柄细小的刀刃,点燃一支蜡烛,用火苗烧过刀刃。

旋即,手上宛若有千丝一般,飞快的在池婉婷的胸口来回闪动着。

而池婉婷锁骨下面的疤痕,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最后,只留下一些浅浅的红色伤痕。

虽然比起刚刚好了不少,可对比起雪白的肌肤,依旧难看。

可上官茉莉并没有停下动作,两把刀刃放下后,两枚尖针出现在了手中。

依旧是流光一般的速度。

短短数个呼吸之后,池婉婷锁骨下面的疤痕,竟然被纹成了一朵艳丽的莲花。而乳沟,便像是莲花的根一样,整个画面浑然一体。

“不愧是你,茉莉。”

大公看了也忍不住夸耀道。

单从莲花来看,倒也只能算是绘画大师级的水准。

可要结合伤痕部分,加上整个结构的把控,上官茉莉的水准,堪称天下绝唱!

说话间,大公竟然伸手去擦了擦上官茉莉额头的汗水。

“还没完呢!”

上官茉莉竟然一把推开了大公!

而大公竟然还没有半点生气!

这种场面,恐怕天下间,只有她一人能够做出来。

紧接着,上官茉莉用清水将池婉婷乳肉上的焦黑洗干净。

两柄刀刃再起。

很快的消去乳肉周边的坏肉后,对着乳头翻了难。

“如果为了美,她将来哺乳的能力可能会消失!”

不等大公接话。

上官茉莉继续道:“能不能有一种既保留哺乳能力,又美观的办法呢?”

说话间,上官茉莉再次起身去了中庭。

不多时,她重新出现,手中多了一枚玉莹透亮的珍珠。

“这东西,能行吗?”

大公也有些怀疑,毕竟珍珠里头是实心的,跟人体构造大不相同。

“别小看它,这可不是珍珠,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这是天香巨鱼体内的一种肉瘤,看似珍珠,实际上神经丰富,据说跟人肉极为相似。不过我也没有用过,得试试看。”

“那就试试看!”大公笃定道。

随后上官茉莉再次开始了疯狂的挥舞,手中的刀刃换了一茬又一茬,最后的刀刃,只比纸厚一点点。

“估计,能够感觉能够恢复六七成,不过哺乳的能力倒是大为提升。”上官茉莉看着已经完工的地方,颇为满意道。

只见原本乳头的地方,已经被换成了一枚透亮的珍珠般的存在。

似肉却非肉,大公忍不住用手捏了捏,触感竟然出奇的接近乳头。

“辛苦了……茉莉!”

大公的声音温柔了起来。

片刻,上官茉莉已经气喘吁吁的倒在了大公的怀中。

“看你刚刚累成那样,我用阴阳调和之术,给你补补……”大公无情的说完,便枪上马。

经过一番逗弄后的上官茉莉,早已经湿透了。

很快,便是一番阴阳调和的交汇。

二人的姿势并不华丽,也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套路。

简单的抽插,速度甚至称不上多快。

可无论是大公还是上官茉莉,却全都是非常快活。

尤其是大公体内的阳元之力,通过二人交合之处,来到上官茉莉体内后,那种温热的感觉,已然让上官茉莉飘飘然。

如果说大公对别人的那种劲道乃是狂奔的骏马,那么对上官茉莉的动作,就像是秀女的一盘刺绣,每一下都那幺小心谨慎。

力图做到最合适。

“嗯……”

“茉莉要来了……”

上官茉莉闭上双眼,低低的吟叫着。

声音温婉好听,表情乖巧动人。

大公也没有故意锁闭精元,很快便全数灌进了上官茉莉的身体之中。

“啊……舒服死了!”

上官茉莉身子夹紧了大公,二人彻底贴近,宛若一体。

大公也用力抱住上官茉莉,似乎想要将其融入进自己的身体一样。

良久之后,上官茉莉竟然容光焕发,丝毫没有刚刚的疲倦。

而大公,也是面色红润,并没有消耗之后的劳累。

这才是天地阴阳之间的交合。

是男女之间最完美的欢愉!

“行了,这姑娘先养在我这,三天之后,你来带人,我保证给你调教的乖巧迷人。”

上官茉莉指着一边的池婉婷道。

大公的手还在上官茉莉的身上游走,温柔道:“不用那么麻烦,身体恢复了就行,别的我亲自来。”

二人相互看着,情深意浓。

温存一番之后,大公的手,再次伸向了上官茉莉的大腿之间。

……

转眼便是两日之后。

池婉婷恢复的情况,比上官茉莉预料的还要好得多。

对于胸口的变化,池婉婷也是忍不住,终于问出了口。

照顾池婉婷的苒心回道:“你这纹身,乃是主人亲手替你纹上去的,也就是说,你已经成为了主人的奴隶,无论是身心都完完全全的属于主人。”

池婉婷心中一阵悲哀,当时有一个只是破身就能够拯救池雪峰的机会,她自己没有把握,后面又因为池雪峰的固执,再次错失机会。

现在,她竟然已经成为了奴隶,而且胸口上的这种纹身,恐怕也有辱皇族的尊严。

就算是回到帝都,也只能够被雪藏起来,成为族外之人。

“今天,苒心是来教你规矩的!”

“在大公府里头,奴隶一共分为这么几个级别……”

一番规矩,让池婉婷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成为了奴隶,要奉献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更是彻底的沦为了一个没有尊严的玩物,彻底成为了大公府上的一部分。

越是如此想,她就越觉得悲哀。

然而,当她再次见到大公的时候,依旧是在那间地牢之中。

池雪峰的情况并没有丝毫的改善。

池蓉却意外的换了一身衣服。

这一身衣服,是当年池蓉嫁人时候的皇家婚服,这可是彻彻底底的代表了皇室的尊严。

而就是这样的池蓉,依然只能够跪在大公的脚下,舔弄着大公的脚指头。

“婉婷,过来吧。”

池婉婷早已经决定好了委身于大公,况且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

“是!”

池婉婷直接来到大公的怀中,而今天的池雪峰,被喂了不少药,精神看起来很不错,于之前相同的还是,池雪峰依旧被捆着。

“婉婷,当我的女奴,你应该没有意见吧?”池婉婷自然摇头。

随后恭敬道:“奴儿能够成为您的玩物,简直是奴儿的福气!”

“请主人彻底的征服奴儿,将奴儿保存多年的贞操收下吧!”

“好。你自己来吧。”

大公坐着,池婉婷主动上前,为大公解开了裤子之后,轻柔的张开嘴,含住了那根宝贝。

池蓉依旧只能够趴在地上舔弄大公的脚趾。

池雪峰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恨意十足。

很快,大公伸手撕下了池婉婷的衣衫。

胸口往上,一朵盛开的莲花,美不胜收。

大公轻轻将面庞靠近,嗅了一口。

惊叹道:“竟有莲花香气,实在是鬼斧神工!”

旋即,大公将池婉婷胸前的肚兜扯下。一对椒乳亭亭玉立。

尤其是前几天被烫伤的乳头,替换了一颗更加剔透的珍珠色肉粒。加上周围的血色纹身,在上官茉莉的雕琢之下,简直像是自然生长出来的一样。

血红色的疤痕,宛若那颗剔透的根系。

大公的手指轻轻捏上去,池婉婷整个身子一颤。

原来,上官茉莉再修复的过程之中,大大提升了那颗特殊乳头对于她全身的刺激。

也就是说,现在的乳头,就像是一个开关旋钮。

一旦触碰,池婉婷整个人将陷入无尽的淫欲之中。

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还是处子的池婉婷,依然湿透了,晶莹的淫水,滑落在雪白的大腿上。

“坐上来吧,自己动!”

大公将池婉婷搀扶起来。

而池婉婷则是自己对准了目标,咬牙坐了下去。

啊!

第一次,就算是再怎么样,痛是难免的。

处子鲜血随着大公的抽插,飞溅当场。

可很快,池婉婷的痛苦呻吟,变成了享受的哼唧。

虽然她的动作还不算娴熟,可已经足够让她享受高潮的快乐了!

看着自己的亲姐姐,竟然被大公如此的操弄,池雪峰如何能不恨。

可惜,他根本无法奈何的了大公。

甚至他自己的生死,也全靠大公做主。

介于池婉婷还是第一次,大公并没有太过于用力,操弄了一番之后,便停了下来。

“池雪峰,想活着离开,就要开口说话。该怎么做,你自己知道。”

池雪峰低下头,看着已经被大公脱的一丝不挂的池婉婷,要紧牙关道:“请您宠幸我的姐姐池婉婷。”

随着池雪峰的下跪,大公再次发动了冲锋。

这一次,就没有之前的温柔了。

池婉婷的双腿被大公双手抓住,打开到一个合适的角度。

整个人躺在桌子上,不停的颤抖着。

“大公,弄我,弄死我,好舒服啊……”

在快感的影响下,池婉婷根本不需要学习,无师自通。

叫声不仅仅撩人,更有种让人不停冲锋的感觉,起码大公是这样觉得的。

不多时,池婉婷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而大公也毫不吝惜的将自己的白浆彻底灌满。

狠狠的进入,深深的射到里头,这样的行为,怀孕简直是十有八九。

可让人惊讶的是,大公喷射完之后,并没有一般男人的不硬期,反而依旧火热坚硬。

如此情况,那自然是再次的冲锋和杀戮。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中。

池婉婷已经忘记了她失神了多少次,无尽的快感,足以将她彻底埋没。

最后,整个人瘫软在桌子上,嘴角浮现着温柔而满足的笑。

只是她的下身,却有些惨烈,战场犹如火与血洗过一样。

“蓉奴,带他们两个回去吧。”

“主人,蓉奴还想挨次操……”

“你也配?”大公一巴掌打飞池蓉。

“别让婉婷蜜穴里的精华流出来,今天之前,你用嘴封好!”

“是,主人。”

池蓉不敢耽误,立马用嘴巴彻底堵上了池婉婷的蜜穴,哪怕是鲜血沾染着白浆,她也只觉得开心。

感受着嘴里大公的白浆气息,池蓉不禁的湿透了。

回到赤羽府,池雪峰自然是不肯多待一点时间,甚至连手下都没有等,直接一个人一匹马,朝着帝都疾驰而去。

他的心中,满是仇恨,他要复仇,他要将目睹的这一切,全都告诉皇帝,让皇帝杀了这个胆敢践踏皇族尊严的大公!

一日后。

在池蓉的送别下,池婉婷也穿上了严实无比的衣服,踏上了回帝都的路途。

此时的池蓉,高贵典雅,完全看不出半点奴隶的迹象。

甚至一颦一笑间,有种杀伐果敢的气息,寻常百姓看了,直接有些恐惧。

池婉婷离开的马车里,池婉婷闭目养神,回想起这两天来的巨变。

手情不自禁的伸到了自己乳头上,轻轻一扭,整个人像是被丢在了滚烫的汤锅之中一般,颤动个不停。

随着一声低音喘息之后,池婉婷结束了这一次自慰。

虽然身体上的快乐结束了,可她的心中,却只有一个男人,那边是大公!

无论是身体上的记号,还是心理上留下的痕迹,池婉婷已经确定,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摆脱这个可怕的男人了。

至于回去如何交代,那已经不是她能够决定的了了。

走一步看一步,反而更加轻松一些。

长路漫漫,池婉婷也不着急,一路上有景色的地方必然停下来欣赏。

可池雪峰,紧紧用了六天时间,便极速的回到了宫中。

第一件事,他并没有去见皇帝,而是找到了他相好的一个宫女。

卧榻之上,宫女的口舌已经疲倦,可他的胯下之物,依旧丝毫不动。

“殿下,您一定是太累了,或许,休息一会就好了。”宫女也感觉奇怪,可不敢多说什么。

“行了,你下去吧。是我太累了。”

可宫女一离开,池雪峰就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床榻。

“赵小天,我要你不得好死!”

至于另外一个践踏了他尊严的男人,他甚至没有勇气在千里之外的皇宫里叫出他的名字。

……

“大人,我有紧急的情况见陛下!”

池雪峰一路过关,直接来到了皇帝的面前。

“父皇!”

“你不是在边关练兵,为何出现在了这里。”

皇帝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悦。帝王城府都有不悦,可想而知,临阵脱逃这件事情并不算小事。

“父皇,您有所不知!”

“你要给孩儿做主啊!”

“不仅仅是孩儿,还要替边关的三千万百姓做主!”

池雪峰刚刚拿起三千万百姓的帽子,就被皇帝呵斥。

“住嘴!”

“你在北方的事情,孤已经通过大公的书信了解清楚。”

“可是……”

“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擅自违反军令,先罚你禁足半月。等婉婷回来再议此事!”

“来人,将皇子带出去!”

皇帝直接拒绝了池雪峰任何说话的可能。

半月后。

皇宫密室。

池婉婷跪在皇帝面前。

“父皇,儿臣没能成功的留在他身边,请父皇责罚。”

“起来说话,这算是什么罪过,他要是好对付,你姑姑早就留在他身边呼风唤雨了。”

“啊?您的意思是,池蓉姑姑,也是您派去的?”

池婉婷一下明白了过来。

“是啊!那个家伙,油盐不进,在整个北方地区有极高的威望,跟异族的关系非常好,而且治军有方,带兵打仗也极为厉害……”

“最可怕的是,他根本不受我皇家管制,所以先皇开始,便想着渗透到他身边。可惜,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成功。”

“你去,本来就是一个意外之举,为的就是出其不意,可他既然还能送你回来,那就说明他戒备心极强。单单一个公主的身份,就已经让他拒之门外了。”

皇帝自言自语的说着。

“可父皇,他在临走之前,破了我的身子,还给我弄了纹身……甚至还想要我怀上他的孩子。”

“有这种事?”

“那他还跟你说什么没有?”

池婉婷摇头。

掐指算来,她跟大公说过的话,也就那么几句。

“行了,你受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皇帝伸手将池婉婷扶起。

可就在这瞬间,皇帝无意中碰到了池婉婷的外衣,好巧不巧的碰到了属于池婉婷的淫欲开关。

“啊!”池婉婷一声娇喘。

“怎么了?”

“回父皇,地上太凉了,女儿这两天正好身子不舒服……”池婉婷借故说道。

“那你快回去休息!”

从密室中走出,池婉婷浑身颤抖。

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好好的自慰了一番,这才恢复了正常。

可就在此时,她突然想到了一点,就是按照日子,已经到了她该流血的那几天了。

目前还毫无反应,难道真的是大公一发入魂?

池婉婷思绪凌乱,压低了身子,在皇宫里疾行而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