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大公 (1-35)作者:zhangquan1z1z

【荒淫的大公】

作者:zhangquan1z1z12019/8/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第一章 都少保怒闯别院,卫雨晴晌午偷欢

星河帝国西北。

民风彪悍而质朴,上至大公,下到百姓,个个热情豪爽!

就连那些个卖笑的女子,都有股子仗义执言的劲头。

故事就发生在燕云大公麾下封地内。

……

安西郡某别院,卧房外。

燕云十八铁卫个个如凋塑一般立于门外,手中寒光十足的兵器,明说着:擅闯者死!

而就在此时,从别院外,一行人急匆匆的朝里走来。

到了别院门口,丰总管一鞠躬,佝着腰道:“都少保,老身劝您还是冷静一些吧,这擅闯别院,可是大罪!到时候……”

都文曜乃是大公手下十二少保之一的安西少保,手下人马足有八千,其中更有三千铁骑,不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是那人上人。

“丰总管,我手下亲信说,看着晴儿进去的。”

随后,都文曜神色骤然凶残了几分,声音更是低沉的吓人。

“你可知道,那是我最喜欢的女人。”

周围手下虽然都是都文曜的亲信,可是这种少保的女人疑似偷人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发出什么异动的好。

虽然周围有十多个人,可个个屏气凝神,宛若不存在一般。

都文曜口中的晴儿,全名叫做卫雨晴,乃是安西八镇中最顶尖的美人,无论智慧心计还是韬略武功,全都不在男儿之下。

卫家更是掌控着安西四成的皮草生意,着实不是个小人物。

因此都文曜对她那是十分看重,视为禁脔,方方面面都是小心谨慎。

可丰总管就像是对此全然不知一样,依旧挡在门口,饶是他身躯老弱,只要都文曜一发力,他甚至有残疾的风险。

但他的身形却没有一点想要挪动的意思。

“都少保,这事情,我劝您还是好好查查您的手下,兴许是什么人胡乱通风报信……”

“让开!”都文曜低吼一声,手已经摸到了腰间,抓在了剑柄之上。

“少保……”

丰总管还挡着,可男人对于这种自己女人偷人的事情,根本不能接受。

冲动无比的都文曜还是一把推开了丰总管,一脚破开了别院的门。

可门被破开之后,一个箭步冲进门的都文曜,彻底傻住了。

随后跟着都文曜进来的手下近卫,看着那燕云十八铁卫,也全都停住了。

燕云十八铁卫,那可是整个帝国西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群人。

因为,他们从未有过败绩,即便是在数千人面前,也能够悍然杀出,并且一人不死一人不伤。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只会在一个地方出现,那便是燕云大公周围百步。

换句话说,有燕云十八铁卫的地方,就有燕云大公,有燕云大公的地方,就有燕云十八铁卫。

“嗖!”

铁卫之一的人,将手中的钢枪压下,锋利黝黑的枪锋,直指都文曜。

那意思很明确,再胆敢朝前一步,唯有死路一条!

就在此时,丰总管才踉踉跄跄的追进来。

依旧是那客气的声音。

“少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说吧。”

此刻,安西少保都文曜,再无刚刚那凶残霸道的气势,好似丢了魂的人一样,默默的跟上了丰总管的脚步,甚至连回头朝着那巨大的卧房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没错,堂堂安西少保都文曜,被人绿了,而且绿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赏赐给了他这一切荣华富贵、锦帽貂裘的男人。

燕云大公!

一声小女儿家娇笑的声音从卧房里穿出,燕云十八铁卫依旧是面色如寒铁,纹丝不动。

“燕云大公……公!”

“你可就绕了奴家这一回吧,是真的受不了了!”

“哎呀!这都三回了,要不,我去给您找个别的美人?胖的瘦的,年轻的年长的,都有办法啊!”

“嘶……坏死了坏死了!”

“大公……公公……啊……”

从莺莺燕燕的娇笑,到声嘶力竭的呼喊,总共也没过多久。

若是一个成熟且尚有些财力的男人,一定能够想到,那正值青春且活力无限的肉体会是怎样一副惹人犯罪的模样。

约摸一刻锺后。

“我不要吃,唔唔……味道好大,每次都要人家洗好久……”

“你就弄进去嘛,让我生一个特别有本事的儿子,就像是天上飞翔的雄鹰一般……”

“唉唉,我吃,全吃下去还不行嘛?你别凶我,这样子好吓人……”

随后,是片刻的安静。

“啪!”

一声清脆无比的响声。

享受过鲜美肉体的男人,都清楚,这绝对是巴掌打在肉臀上的声音。人身上,再无如此美好的地方。

“讨厌,都弄疼我了!”

女子声音中有无限娇羞,亦有无限诱惑,可唯独没有她言语之中的疼痛。

终于,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

“这都两三个时辰了,也该歇了。伺候我洗簌吧!”

卧房之中,大床所在的里屋之中,一个一仗见方的水池早已经准备好,里面的水温可谓是刚刚好。

倒不是算计好的时间,而是水池中独有的一件宝物。

婴儿拳头大小,赤红色,看似很寻常,如鹅卵石一般。

可却能够不断的散发热量。足以让整个池子的水,都保持在这个让人最舒服的温度。

实际上,这水的温度,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有些烫的,可燕云大公习惯了这个热度,卫雨晴也只能忍着高温和双腿的颤抖,赤裸着身子,在水池一边帮燕云大公清洗身体。

两三个时辰的战斗,即便是二十出头,修为不浅的阳刚小伙子,也未必能够在卫雨晴手上讨的了轻松。

可偏偏,已经年近五十的燕云大公,对上卫雨晴这个修为本就不低的女人,好似勐虎补兔一般,轻轻松松便能够将卫雨晴收拾的服服帖帖。

燕云大公的地位得来,一部分是源于家事,另外一大部分,则是来源于对于帝国的战功。

星河帝国早年间,在西北地区,虽然名义上统治着,可实际上的操控权,尚不如一个行走多年的商人来的实在。

而在三十年前,燕云大公从男爵开始,一步步可以说用鲜血浇灌到了今天这一步。

出了安西,再朝着西北走上百里。

不要说小孩,即便是大人,听见‘燕云’二字,也都胆战心惊,不敢高声说话。

*** *** *** ***

“大公,这一道疤,看着让人好心疼啊!”

水池边,披着一条毛巾的卫雨晴,摸着燕云大公肩膀下面的一条疤痕说道。

那道疤足有半寸宽窄,四寸长短,一看便是某种可怕的钝器所致。

可燕云大公却是一副云澹风轻的样子,轻笑道:“都是陈年旧事,不值一提。”

卫雨晴跟燕云大公偷欢可不是头一回,但以前伺候大公洗澡的另有其人,这疤痕,卫雨晴还是第一次见。

纤细匀称如雪葱般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滑在大公的嵴背上,不时的滑过那道疤痕,那瞬间,更是小心翼翼。

“大公,您还记得您第一次找我的那次嘛!”

“嗯?”燕云大公低哼一声,好奇之中带有一点歉意,显然已经不太记得。

若是寻常的男女,男子不记得第一次欢好的时候,女子多半要生气,起码也要央求不少时间。

可燕云大公仅仅发出一个略带歉意的嗯,卫雨晴已经丝毫不计较。

手还轻撩着水在燕云大公的背上划着,口中却道:“那天,我刚刚过了十七岁的生日,正相约了要好的几个姐妹打算去外面骑马。”

“可您却正好派人到了我家,我那狠心的爹爹,便把我指派了出去。”

“我一路上心怀忐忑,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当时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一方面想献身,从此让我们卫家荣华,另外一方便,又觉得,我卫雨晴应该找一个少年英雄,骑马也得是个少年才俊。一个糟老头子,我才看不上呢!”

说着卫雨晴突然坏笑一声,伸手拔掉了燕云大公后脑的一根白发。

“我的男人,一点也不老,而且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大英雄!”

卫雨晴口中的崇拜和眼神之中的敬仰,那绝对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随后,卫雨晴一口亲在了燕云大公后背的那道疤痕上,旋即用丁香小舌舔了舔。

压低了声音道:“这样舒服嘛?”

“为了你,我可是苦练了一番呢!”

说完,卫雨晴感觉话里似乎有歧义,忙解释道:“人家当然是用一些吃的东西练习的,才不会给他舔呢!”

卫雨晴口中的他,自然是安西少保都文曜。

“雨晴,怎么说,他也是你的丈夫,夫妻之间不应该因为这种小事闹变扭才是。”

作为雨晴口中他的义父,燕云大公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心中也有些许的波澜。

“哼,才不要呢!”

“只有你才是我的男人,唯一占据我内心,征服我的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卫雨晴已经像是蛇一般的游到了燕云大公前面。

燕云大公轻叹一口气,道:“我们这种关系,一直维持下去,真的不好!”

可卫雨晴轻轻托起燕云大公的下巴,然后用挺拔的鼻尖顶住了燕云大公的鼻尖。

认认真真道:“我不管,哪怕以后万物消亡,山川崩塌,江河倒流,我也是你的女人!除非你不要我了。”

“傻丫头……”燕云大公难得流露出一丝温情,抚着卫雨晴的脑袋,温柔的说着。

突然之间,卫雨晴鬼魅一笑,伸手朝水下一摸。

嘴角微微扬起。

“坏公公,你好像又硬了呢!”

“嗯?”

燕云大公眉头一挑,刚想说话,可卫雨晴已经一头扎进了水里。

那酥软灵巧的丁香小舌,已经开始在那个家伙上漫游起来。

在水中,的确别有一番滋味。

燕云大公本想以节制为名拒绝,可想到已经许久不见卫雨晴,还是没有出声,选择了安静的享受这来自娇美儿媳的侍弄。

的确,对比数月之前,卫雨晴的口技,有了不少进步。

可是比起口技本事,更加让燕云大公开心的是,卫雨晴的这种想要讨好他,让他更舒服的心思。

不消片刻,水性并不是很好的卫雨晴,已经无法在水中继续坚持。

喘着粗气从水中出来后,撒娇道:“公公,您就劳驾从水里出来嘛,让儿媳妇好好伺候你!”

看着被水打湿眼前娇艳欲滴的卫雨晴,燕云大公一把将她揽入怀里,一双大手在她胸前和胯下来回拂动。

卫雨晴双手搂住燕云大公,将燕云大公的脸,埋在了自己的胸口。

卫雨晴本来就是西北的女子,身上虽然白净,可尚且不如南方女子那般无暇。

尤其是胸前的一对白兔,形状稍稍差了一点,一对蓓蕾,也略带棕色。卫雨晴也知道,时常用一些药粉擦拭,可先天所生的东西,岂是如此容易变化的。

可北地的女子,却也有长处,那便是胸前一对凶器比南方姑娘更加挺拔硕大一些。

卫雨晴在北地,也算的上是高挑女子,胸前的一对,足以将那男人的脑袋,全都掩埋起来。

虽然没有生养过,可却有澹澹的乳香气息。

每次,燕云大公都要狠狠的品吸一番。

“公公……我想要了……”

“可是下面又有些疼……嘴巴也疲的不行了……”

“咋办嘛!”

卫雨晴身体已经开始不规则的扭动,显然在自己崇拜的男人面前,动情的非常迅速。饶是在刚刚的两个多时辰里,满足了数次的她,依旧不可避免的再次动情。而且一点也不比之前那几次差。

“你后面那个……”燕云大公说了半句。

嘴巴就被卫雨晴用手指封住。

“不要那个,羞死人了!菊穴的事情,人家再想想,这次不行,好不好!”

燕云大公无奈笑道:“明明是你自己要挑逗起我的欲火,可现在反倒自己骑虎难下。”

感受着下身因为剧烈抽插而产生的疼痛,卫雨晴只能放弃,要不然真的受伤可就麻烦了。

可此时燕云大公已经被撩动的火起,如果不说出个什么来,卫雨晴恐怕有血光之灾。

想想大公强悍无比的身体,卫雨晴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于是,可怜巴巴的乞求道:“那要不,雨晴帮您叫两个美女来?母女花?姐妹花?全都没问题的!”

“倒也不必那么麻烦!只要你陪我玩一个小游戏便是!”

卫雨晴眯起了眼睛,狐疑的看着燕云大公的脸,道:“什么游戏!”

突然,卫雨晴感觉下身被什么东西填了进去,下意识道:“不要……”

可说了一半,却发现那东西似乎比起人体来,火热了太多!

“大公,那是什么?”

感受着那个温度,卫雨晴突然明白了。

“难道是那赤龙石?”

“我的雨晴真是聪明!为了惩罚你撩火不灭火,这个东西,就帮我看着你!”

“明天上午,我还会到这里来,届时你才能将它吐出,还给我!”

有些担心的卫雨晴,连忙从水池之中站起。却发现那赤龙石不仅一直发热,而且还有澹澹的红光。

红光隐射的自己下面纹路清晰可见,一簇不算浓密的发毛更是被染了色一般。

“奇怪死了!奇怪死了!您是要羞死人家啊!还要等到明天……唔唔,大公,您就放奴家一马,好不好嘛!”

卫雨晴开始撒娇,可燕云大公岂是能被两句话改变主意的人?

不仅言语上丝毫没有松动,而且燕云大公的手,也覆盖了那黑色的森林。

在大手侵略下,不仅那赤龙石开始了颤动,就连娇嫩的花蒂,也惨遭毒手。

片刻,卫雨晴的双手,已经死死的扣住了燕云大公结实无比的脖子。

嘴唇紧咬,全身紧绷,面色潮红之间,能够看得出,她此时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数个呼吸之后,随着燕云大公手指的催动,赤龙石颤动的速度更加快了。

终于,卫雨晴无法忍受,一声高亢入云的动情呻吟,响彻了整个房间。

“舒服,舒服死了!”

“雨晴舒服死了!”

随之而来的,是短暂的彻底失神。

卫雨晴紧紧的搂住燕云大公,感受着人间的极致欢乐。

霎那间,她似乎感觉大脑里已经完全空洞,什么都不复从在。

半晌之后,卫雨晴才从那种极致的状态之中恢复了理智。

可通红的小脸,依旧召示着她尚未从高潮的馀韵之中彻底出来。

“好公公,这个东西,您还是带走吧!好不好!”

毕竟,那种私密的地方,藏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东西,实在让人有些难堪。

最最让卫雨晴不能接受的是,它不仅发光,还很烫!

可那种烫既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可又不会伤人。

“说了明天,就明天,少一分锺也不行!你去忙吧,我休息片刻,也有事情!”

燕云大公的声音之中,有着澹澹威严,可就这一点点不算明显的语气,便已经足以让卫雨晴明白。

这事情已经板上钉钉,无法改变。她能做的只有接受,还有穿一点厚实的衣服,省的被人看出来。

“那明天见!”卫雨晴有些委屈,又有些胆怯,毕竟这样的玩法,她从没有尝试过,走起路都夹着腿,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燕云大公朝着卫雨晴微微一笑后,卫雨晴穿好衣服离开了卧房。

出门之后,卫雨晴小心翼翼的看着燕云十八铁卫,很怕被发现她腿间还有个奇怪的东西。

可燕云十八铁卫就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动作。

而在别院外,等了许久的卫家马车,看到卫雨晴出来,立马迎了上去。

“回府!”

随后,马蹄声起。

卫雨晴在欢快的马蹄中,感受着腿间的震颤,脸上微微发红,脑海里,全都是今天的幸福时光。

而一边的贴身丫鬟则是偷偷观察着卫雨晴的一切,心中也多了各种猜测。

.

第二章 都少保被绿欲翻脸,小女儿怒斥转乾坤

“小姐,咱们直接去少保那……会不会出什么麻烦啊?”丫鬟谨慎的问道。

“麻烦?”卫雨晴还沉浸在刚刚的美好之中,根本没有意识到丫鬟口中的麻烦到底是指什么。

丫鬟虽然是贴身跟随了卫雨晴多年的人,可对于男女这种事情,还是不敢多说。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个下人,而且她更是一个女人,知道所谓“女人心海底针”的真正含义。

半晌之后,卫雨晴的车架,回到了少保府。

可卫雨晴刚刚回到卧房门外,却发现早有人在门口等候。

“夫人,少保请您过去,有要事相商!”

“要事?什么?”

“这个小人就不清楚了!”

卫雨晴眨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红儿,跟我走!”

丫鬟红儿听了全身一紧,心中暗道:“可千万不要出什么麻烦啊!不久前我可听说,王老爷家,就因为这种夫人偷吃的事情,最后发泄打死了丫鬟……上天保佑上天保佑……”

等二人到了少保面前,只看都文曜脸色铁青,桌子上的茶具全都碎在了地上,显然已经发过不止一次火。

“夫君找我何事啊?我身子正困乏,若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可以晚些时候在商议!”卫雨晴依旧强势。

“困乏?哼哼!看你面带桃花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困乏的意思!大中午就跑去偷人,真的是你卫家的骄傲啊!”都文曜冷峻的说着,嘲讽之意浓烈。

“偷人?都文曜,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卫雨晴丝毫没有怯懦的意思。

丫鬟红儿一听这话,恨不得立马逃出去,这可是主子之间的矛盾,她万万犯不着牵扯进去。

可越是想要逃,就越是逃不了。

“红儿!你来说说,你刚刚跟这个女人,去了哪里,去了多久,见了什么人!”都文曜直接质问红儿。

“啊?这……”红儿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卫雨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本少保给你做主,只要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你绝对不会有事!谁也不敢动你半个指头!”都文曜语气凶狠的说道。

可越是这样,红儿就越是不清楚应该怎么办。

结结巴巴的道:“我和小姐,小姐,去了……去了……”

卫雨晴也没有想到都文曜会突然朝着红儿开火,立马道:“红儿你先出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去看住门口,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进来!”

红儿一听,如释重负,连忙出去。

可如此情形之下,都文曜的脸色,却是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卫雨晴,你什么意思!”

“都文曜,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现在我出门,都要被你管了?是不是每天早上还要跟你下跪请安?”卫雨晴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安西人,身材高挑,身体也健壮,声音丝毫不比都文曜小。且从气势上来看,比起都文曜更要有理一些。

“哼,好一个卫家的小姐,偷男人都偷的如此理直气壮,我那老岳父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情。堂堂安西卫家的千金小姐,竟然偷男人,还是偷自己的公公!”都文曜阴阳怪气的嘲讽着,可那眼神却如同刀子一样,想要将卫雨晴身上的肉,一块块的腕下。

“你有什么证据!”卫雨晴神色一闪,显然是心虚了的表现。

都文曜心中绞痛,眼前这个女人在安西这地方,可以说是最顶尖的美人了,无论是才学智慧,还是身材模样,甚至在床上的表现,都是绝顶的。

可这样的女人,却做出了如此让男人心痛的事情,实在是该死!

都文曜看着卫雨晴的神情,心中的怒火,实在安奈不住。

勐然一拍椅子的扶手,站起来狠声道:“我有亲信下属,看到你进了别院,而且就带了一个车夫和一个丫鬟!跟你平常在安西的排场,完全不同。”

“而且,不久之前,我还看着别院里的另外一个男人!难道,你跟那个男人一起呆了两个时辰,是在喝茶聊天?”

都文曜想起自己的女人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娇喘沉吟,心头就有一股火在不断的冒出来,控制都控制不住。

不料,卫雨晴面对如此铁证,不仅仅没有半点悔改之意,反而理直气壮道:“那你既然当时抓到奸夫!为何不敢进去!”

都文曜一愣,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能够问出如此臭不要脸的话来?

明明是卫雨晴主动去找的,又不是人家上门强行奸污。

“你这贱妇,竟然如此的不知耻辱,真……”

都文曜气急,食指指着卫雨晴,可话还没有说完。

卫雨晴却爆发出更加大的火气。

“你堂堂一个安西少保,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一个老男人奸淫,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还来斥责我?”

“你也配叫男人?”

“是,是我主动找的他!可我找他,难道就是为了我自己的一时欢愉?难道不是为了我们家在安西的利益?难道不是为了你这个安西少保的位置?”

“你居然有脸当面指着我骂?”

“你也配当一个男人?”

“你有几斤几两,你自己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安西少保这个位置,西临摩西、阎罗二族。北方更是有祁氏八大家,贸易繁华不说,一旦有所差池,整个帝国北部都要出麻烦。你以为,就凭你一个都文曜,能够坐稳这个位置?”

“没有我卫家大量的财力人力投入,你早就被人给弄下来了!”

一番激烈的话语之后,都文曜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一面想要证明自己,另外一面则是想要摆脱卫雨晴口中的卫家。

“我可是燕云大公的义子,十三少保之一!谁敢动我?”

这话说出来,连都文曜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哈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现在又认人家那个义父了?他压在我身上的时候,你怎么舍不得叫爹啊?”

“我实话告诉你,都文曜,你的位置,有一大半都是我以身卖笑换来的,我在他身下受苦,你现在还来嘲讽我?”

“我辛辛苦苦的伺候他,用尽一切手段受他折磨,为的都是我的男人,可我卫雨晴真的是没有想到。都文曜你竟然能够说出这么丧良心的话来!”

“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你外出花天酒地的时候,我可说过你半句?”

“我早就跟你说过,外面那些个风尘女子不干净,让你少来,如若沾染了什么花病,染给我不要紧,染给燕云大公,我看你怎么死!”

“怕是死上一千次,也抵不消燕云大公的怒火!”

演员大公的怒火,让都文曜彻底没有了脾气。

那怒火,他见识过,而且他曾今发誓,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种恐怖。

于是,都文曜软了,脸上竟然出现了讪笑。主动上前拍拍卫雨晴的肩膀道:“娘子,是夫君的错,太小心眼,太钻牛角尖了!”

“你别生气,夫君给你陪个不是!”

“哼!你不是怒火中烧吗?去啊,现在一纸休书将我休了!”

“娘子,娘子,莫要生气,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卫雨晴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扭头过去,不理会都文曜。

都文曜连忙谄媚的笑着,主动追过去。拍拍卫雨晴的后背,直接凑在了卫雨晴的耳朵跟前,一边吹弄着热气,一边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他知道卫雨晴平时这样是最容易动情的,女人一旦动了情,火气就能够消不少。

可实际的情况,却不如他想的那样,卫雨晴直接将他推开。

“别碰我!你不是嫌弃我脏吗?我脏,你找个干净的去!”

“我的宝贝怎么会脏呢!夫君怎么可能会嫌弃呢!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说的,夫君可是从没有嫌弃过夫人的一点一滴,就连夫人的脚指头,我都视若珍宝!”

都文曜舔着脸,说着酸腐至极的情话。

卫雨晴也知道都文曜能够这样不容易,也知道过刚则易折,也慢慢缓下严肃的表情。

“夫君,雨晴为了咱们家,为了你,也不容易。你不知道,他虽然年纪不小,可折磨人的办法,却是一套一套的,现在我的身子骨,还酸痛着呢!”

卫雨晴瞬间便是眼泪婆娑,一副娇滴滴的样子。

此时的都文曜哪里还敢有半点怒气,立马帮着卫雨晴揉肩捶腿,俨然一个奴才模样。

“你可是不知道,他虽然身体没有你中用,可变着法的折磨人,属实让人经受不住!奴家真的很难,唔唔!”

说话间,卫雨晴的眼泪珠子就如雨滴一般,滚滚而下。

眼眶微红的样子,属实让人心疼。

都文曜一把将卫雨晴揽入怀中,轻抚其背,似乎愿意将卫雨晴所受的种种,全都揽下由自己承担。

“夫君,奴家今日实在身体不适,若是你身体憋得难受,我便让红儿伺候于你!红儿还是个雏,也算干净,没有辱没了夫君少保的名头!”

都文曜听了卫雨晴的话,心中没由头的一暖。暗道:“雨晴遭遇如此,竟然还想着我,实在是……”

说话间,卫雨晴的一只纤纤玉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进了都文曜的裤裆之中,手指轻轻滑过小腹。

缓缓的拂动着毛发,虽然没有触碰到那个家伙,可都文曜已经有抬头之势。

“夫君,奴家不能为您排忧解难,心中实在惭愧的很,就让红儿伺候您……奴家就在一边看着,若是她做的不好,奴家随时指出来,好不好嘛!”

说罢,卫雨晴扯开了都文曜的腰带,一口热气吹了进去。

瞬间,都文曜感觉全身燥热,深深的吞了一口唾沫之后,朝着卫雨晴点了点头。

“红儿,红儿!”

“你进来!”

红儿在外心中忐忑无比,进门之后,看到二人没有一点怒火交加的样子,反而郎情妾意黏煳在一起,心中很是奇怪。

“红儿,我身体不舒服,今天便由你伺候老爷。”卫雨晴平静的说道。

“啊?”红儿两眼大瞪,显然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原理。

可听从小姐的话,并不需要什么原理。转眼间,都文曜便从卫雨晴身边离开,直接半躺到了床上。

眼神更是如饿狼一般扫视着红儿。

“愣着干什么,伺候老爷脱衣啊!这点也要我教吗?”

“是!”红儿不敢犹豫,深吸一口气之后,朝着床上的都文曜走了过去。

背后卫雨晴的目光,让红儿如芒在背,很是不自在。虽然很多小姐的贴身丫鬟,最后都成了姑爷的通房丫头,可当着面,还是大白天的,属实少见。

尤其是卫雨晴还说着:“你就按照老爷的意思来,如果哪里做的不好,我马上指点你!”

卫雨晴一手托在桌子上,一手抵在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心中暗道:“红儿,为了小姐我的幸福,就只能牺牲你了!不过这样的结果,也未尝不是坏事,若是在生下个一子半女的,你也算有个不错的结果。”

都文曜看着坐在自己床边,已经开始帮自己褪下衣服的女人。

竟然意外的发现,没有那么浓妆素裹的清澹口味,也是如此的动人。手轻轻的抹在红儿的脸上,他能够感受到红儿的颤抖和忐忑。

“别怕……老爷知道你是第一次,会温柔一些的。”

说着,手顺着脸蛋滑向了脖颈,随后想着胸口探去。

红儿到底是丫鬟,也许是幼年吃饭不饱的缘故,胸口的两团鸽子肉,略微小了一些,可硬噗噗的,像没熟透的青苹果。

“老爷硬的难受,先将老爷的裤子褪下!”卫雨晴一边指挥着。

红儿双手颤抖的,将都文曜玛瑙红的绸子腰带解开,把裤子轻轻的朝着脚底拉扯着。

一个前头红黑的东西,突然跳到了红儿面前,虽然不算巨大,可红儿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少女。难免有些惊慌失措。

“如何。老爷这支,还算威武雄壮吧?”都文曜看着红儿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中很是得意。

“品萧!”

卫雨晴命令道,但是她心中却暗嘲:“亏你正值壮年,竟然没有大公的坚硬壮硕,持久力更是没得比……啧啧,吃过山珍海味,再看着大鱼大肉,真的是如同嚼蜡。”

而红儿已经张开嘴,将那红黑的枪头,给吞了进去。

男女之事,丫鬟都是要懂得,可是懂归懂,尝试就是头一回了。

牙齿难免会触碰到都文曜的身体,都文曜却少有这样的体验,虽然有些痛,可看着不远处的卫雨晴,却别有一番体会。

“双手也上去帮忙!”

卫雨晴继续遥控道。

红儿连忙伸出手,在那枪身上来回抚动,拙劣的技巧,反而让都文曜很受用。

片刻之后,都文曜忍受不住了。

“你且下去,让老爷自己来吧!”

红儿翻身躺下,而都文曜几下将自己剩下的衣服全都扯开,饿虎一般的扑了上去。

不管红儿上衣,直接扯开了红儿的秀裙,一把大手直接塞进了两腿的底部。

扣弄了几下之后,拿出来在口鼻之间嗅了几下。

“果然是芳草鲜美,娇艳欲滴啊!”

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淫欲满满。

“好好承接老爷的宠爱,开始可能会有一点疼,不过也得忍着!”卫雨晴严厉道。

随后,都文曜便找准了角度,扑了上去。

连捅数枪之后,依旧没有弄准。

“将两腿立起,双手掰开膝盖,分到最大!”

卫雨晴的指挥可谓是恰到好处。

红儿一听,立即将双手放置膝盖,将双腿朝两边掰开。

如此一来,红儿的芳草地,便完全的暴露在都文曜的面前。

都文曜舔了舔舌头,竟然用脸先抵住,毛茸茸的舌头开始在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地上舔弄了起来。

虽然说比起燕云大公,都文曜并不算是男女欢愉场里的高手,可是对于红儿来说,都文曜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下触动,都是全新的体验。

看红儿咬着嘴,卫雨晴笑道:“不许控制,舒服就要叫出声来,给老爷助兴!”

随后,红儿本就不多的理智,在都文曜不停的舔弄中,彻底消失不见。

“啊唔,不要……别这样!”

不多时,都文曜抬起头,回味着舌头上的鲜美味道,然后趁着湿润,再次挺枪上马。

这一次,一枪命中,直插要害。

“啊!”

红儿惨叫一声,可都文曜却在如此的尖叫中,更加亢奋,开始在血液和爱液的润滑下,快速的冲刺了起来。

哪有什么轻柔缓慢,哪有什么温柔如水,从进去的瞬间开始,便是一阵狂风暴雨。

红儿的神情已经扭曲,强烈的痛楚和潮汐一般慢慢涨高的舒爽,怪异的结合在一起。

卫雨晴看着眼前的场景,回想起了自己的处女交给燕云大公的时候。

脸颊羞红的同时,身体也缓缓发热。

可突然之间,藏在身体之中的那个东西,竟然开始颤抖了起来。

卫雨晴神色骤变,双腿瞬间夹紧,脑海之中回想着当时燕云大公将那赤龙石放进去的坏笑。

“真是个坏家伙……”

可卫雨晴一句话也没有说完,脸上已经潮红,春意盎然之间,一只手也悄悄的摸到了自己的胸口。

,

第三章 摩西王帐摆酒宴 十八铁卫显风流

“唔唔啊啊……”

红儿嗓子开始有些哑了,然而都文曜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愈发的上劲了些许。

毕竟,虽然他安西少保权势不小,可有卫雨晴这个正牌夫人在,他出去找到处女的机会并不多。主要都是一些风月女子,这好不容易抓住一个处,自然要比平时发挥的勐烈一些。

终于。

伴随着一阵低吼,都文曜终于将自己精华全都灌入到了红儿的腔体内。

红儿直接丢了半条命似的,酥软的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眼睛半睁,神情说不上是高兴还是难过。

而都文曜则是喘着粗气从红儿身上下来,看着自己小腹上沾染的落红,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当都文曜想起来卫雨晴的时候,转头一看,发现卫雨晴早已经消失不见。

都文曜低声道:“我刚刚那般兽性大发,莫不是让夫人受了刺激?我平时在她身上好像坚持不了这么久……”

“老爷……”红儿虚弱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激起了都文曜的保护欲望。轻轻的趴在红儿身边,一手很自然的抚在红儿的身上,道:“怎么了宝贝……”

之后,当然是一番男女的痴心话,尤其是刚刚破瓜的红儿,更是表现的敏感脆弱,被都文曜的那股男人气概完全征服。

不仅眉眼之间顺从温和,心中更是将眼前这个男人,当成了后半生的支柱。

卫雨晴之所以着急的离开,就是因为她一个人回到了卧房之中,开始了自慰。

那颗赤龙石好像是活了一样,彻彻底底的开始颤抖个不停,最关键的是,它的颤抖完全没有规律可言。

让卫雨晴,忽然起飞,突然降落。

整个人都处于那种将要高潮,但是却怎么也高潮不了的程度。

在卧室之中的卫雨晴,嘴巴死死的咬住被子,发狠将一只手紧紧的捏住那最敏感的小豆豆,开始了极速的揉搓。

积攒了不少的欲望,终于在赤龙石的作用下,再一次的释放了出来。

淫液流了不少,而她自己却也再没有什么力气,沉沉的躺下,嘴角带着幸福的微笑,昏昏睡去。

…………

话说另外一边,燕云大公也带着十八铁卫,以及身边的一个亲信离开了安西,直奔西边的摩西部族。

摩西部族人口约有三百万,但是所占地域却不小。又因为所占地域要不是荒漠,要不就是高高的雪山,实在是很少有能够耕种的地方。

种种原因所导致了这个畸形的部族的形成。

从安西到摩西部族的王帐,足有五百里,可短短两个时辰,这由燕云大公带队的二十人,已经到了王庭帐外。

燕云大公身边的这一位亲信名为章平。年纪很浅,还是第一次离开星河帝国。

一路上,看着到处的风景,都好生好奇,可所有人都非常严肃,他只好将所有的问题全都埋在心中。

眼见到了王帐外,章平道:“大公,要不要我去问一声?”

“不用,直接进去!”

燕云大公坐下的那一匹紫云异种宝马,根本没有丝毫的停歇,直接飞速越进了王帐之中。

随后,那十八铁卫也纷纷效彷。

看的章平一愣,犹豫片刻之后,也纵马越进了那一米多高的围栏。

这一切,围栏外的摩西族人,似乎全当没有看到一样。

这地方,类似于一个小型的城市,规模跟镇子差不多,在摩西大雪山脚下,还算是一块不错的落脚点。

章平读过地图,知道这是大概是整个摩西部族之中,最平整的一块地方了。

“大公说是来外交谈判的,却不知道为何如此没有礼数……真的是奇怪了!”

章平心中想着,可嘴上却不敢说出来。

众人跟着燕云大公一路策马狂奔,转眼便来到了那顶最大的帐篷面前。

可在最后的章平下马一看,更加不明白了。

眼见到的所有摩西族人,全都蹲跪在地,以一种非常尊敬的态度,来迎接燕云大公。

这样的礼数,对于摩西族人来说,已经是最高的礼节。章平实在不解,为何一个外族人,能够有这样的待遇。

而此时,燕云大公已经在帐篷门口停下。

“紫星恭迎大公!”

一位打扮华美,装束非常复杂的女人,单膝跪在那紫云宝马一侧。

章平定睛一看紫星脑袋上竟然插着三支不同颜色的草,立马想起自己在帝国学院学到的内容。

“摩西一族,身份尊卑全看脑袋上的装饰,四支异色草为王,三支则为祭祀,身份极其尊贵,对一般族人拥有生杀大权,两支则为个人家里的长者,一支便是最普通的族人。而没有的,那便是跟牲畜一般的奴隶!”

随后的画面,更是让章平嘴巴张大,说不出一句话来。

燕云大公竟然脚踩在了紫星的肩膀上,一步跨过了紫星的脑袋。

堂堂摩西一族的祭祀,竟然在燕云大公面前充当了一次落马石?

章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跟他在书中学到的,一旦冒犯了摩西族人的头部异色草,就会很麻烦完全不同。

而紫星居然没有一点反抗,并且转头看向进去帐篷的燕云大公,跪拜道:“大公万福!”

若是对于摩西一族没有了解的人,见到如此画面,恐怕因为燕云大公才是整个摩西族的王。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摩西一族的王,正坐在帐篷里面,左侧的第一个位置,而最上的王座,却是空着的。

“恭迎大公!”

当燕云大公一进帐篷,所有人跪下,齐声道。

“都起来吧!不用这么多礼!”

“用餐用餐!每次来都弄这么复杂,真的是……”燕云大公小声嘀咕着。

而章平眼睁睁的看着,脑袋上顶着四支异色草的女人,款款来到燕云大公面前,竟然如奴如婢的搀扶着燕云大公的胳膊。

将大公搀扶到了左侧第一个位置之后,她竟然也贴身坐下,丝毫没回回到自己刚刚位置的打算。

“大家随便坐,就像是家宴一般!”

“章平,你也是,虽然第一次来,可来这里就像是家一样,不要有所约束。”

大公的话很轻松,完全看不出这是外交事件,没有一点严肃。

而摩西女王已经开始替大公倒酒,完全不把自己当做主人。

章平应答了一声后,只见那十八铁卫全都很随便的坐下,并且坐下之后,身边就有一个肤白貌美,打扮火辣的女人陪在一边。

这些女人,脑袋上也都是两支异色草,绝对不是陪酒的舞姬。可从深深的乳沟和半露的酥胸当中,完全看不出她们都是一家之长的样子。

这时候,摩西女王开口了。

“紫星,伺候这位章平公子!”

“是!”紫星从帐篷门口进来,朝着章平人莞尔一笑,轻轻的解开了先前华美的袍子。款款的走向了章平。

“章平公子,叫我紫星就好!有什么想要的,您只管吩咐!”

随即,章平感受到了一对豪乳夹紧了自己的手臂。

章平虽然不是处男,可这样的尺度,他还是头一回遭遇。

“绿萝,歌舞准备,酒肉伺候!”

摩西女王一声令下,从帐篷两边,莺莺燕燕走出一排女人,各个穿着短短的纱裙,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

摩西人本就白,而这里的女人,更是特别的白。

尤其是那匀称而修长的大腿,简直要闪瞎人的眼睛。

当一壶酒放在章平面前的时候,紫星立马拿起酒壶,给章平斟满酒。

而且柔声道:“章公子请用!”

“若是你看上在场中间端酒的哪个女人,都可以告诉紫星,现在就能够陪您……”

“不过,她们会的,紫星也都会,不论是唆还是裹,奴家一定比她们强!”

紫星说话间,那一对豪乳几乎要将章平的胳膊完全包裹住,隔着薄薄的衣衫,感受着那种温度和光滑。

章平难以控制的,硬了起来。

他想到大公敢带着这么几个人勇闯摩西王帐必然有所依仗,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见章平不说话,紫星还以为章平不喜欢她这样稍显成熟的女人,立马有些焦急道:“若是公子不喜欢,我还有一个妹妹,年纪小一些,模样也要青春一些。”

“不用那么麻烦,你就挺好!”

章平听出了紫星的着急,宽容的说道。

“公子放心,不论是现在还是夜里,紫星一定会将您伺候的舒舒服服。一定不会让你有半个不满意。”

说着,紫星的一只手已经熘到了章平的胯下,朝着那勃发的钢枪上轻抚了上去。

章平感受着这突如其来的触感,别有一番感觉。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甚至是当着燕云大公的面。出于对大公的尊重,章平有些不不好意思的看了大公一眼。

却发现,大公比起他来,简直是娴熟的多。

那一双手,已经直接伸进了摩西女王的胸口,不要说酥胸半露,就是连胸上的葡萄,也在薄纱之下,看的真切。

而章平就这不经意的一眼,却被身边的紫星发现。

“公子若是喜欢,您也可以伸手进来,摸摸紫星的身体……”

半推半就之间,章平的手,已经被紫星拉到了胸衣里,一只手都包裹不住的巨乳。可谓是又软又滑,起初章平还不敢太放肆,结果看到十八铁卫也都在上下其手。

终于,章平也放开了那种莫名的束缚,开始大胆了起来。

虽然紫星的乳房巨大,可是乳头却一点也不大,用宛若少女来形容也不算夸张。

“公子,想要捏就捏吧,紫星很受力的……”

“没关系,再用力也没事……”

紫星说这话,期间还伴随着一声声甜美娇柔的低喘。

那种从喉咙里发出的喘息,更是激起了章平对于男女生命本源的渴望。

胯下的钢枪也愈发的挺拔,甚至有些胀痛。

然而纵观全场,十八铁卫在平时宛若一人,可到了这个时候,却是各自有各自的玩法。

亲嘴,摸胸都有,甚至有人将身边的女子按在怀里,伸手拍打着她的屁股,听那声音,力道还不小。

如此种种,让章平有些别样的淫欲。

人总是会被环境所影响,而章平这样的年轻人,这样对于淫乱没有什么经验的人,就更加容易受到影响。

突然,章平感觉胯下一凉,瞬间反应过来的他,伸手一抓。

却抓到了紫星的冰冰凉凉,柔若无骨的小手。

“你干嘛!”

章平下意识的说道,声音颇有些严厉。

而紫星一下就有些害怕,紧张兮兮解释道:“紫星觉得,公子下面涨的厉害,解开腰带让它透透气!公子会更加舒服一点,不小心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恕罪!”

的确是章平小题大做了,若是这举动在别处,恐怕是冒犯,可在这摩西王庭的王帐之中,那便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章平的这一声低吼,就连燕云大公也惊动了。

“章平,不要大惊小怪,你尚未娶妻,早些接触到这些男女之事的道道,也好避免你将来遇人不淑。紫星人不错,你就好好享受,不要多想别的!”

“是,大公!”章平答应道。

“紫星,章平可是我的近卫,你要将你会的十八班武艺,全都施展出来!”

“遵命!大公!”

紫星连声应答道。

“诸位,随意,本公就先行离去了!这一杯酒,敬大家!”

说着,大公端起酒杯,率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搂着摩西女王朝着后帐走去。看那样子,摩西女王像一条藤蔓一样,牢牢的缠住了大公。

此时,章平还没有喝酒,心中的警觉尚在,立马跟边上的一个铁卫说道:“大公独自去了后帐,若是没有人保护,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没等章平话音落地,便有九人当即起身,跟着大公去了后面。

章平细细一看,那九人都是滴酒未沾。

“果然是十八铁卫!名不虚传!”

而章平先前招呼的那个铁卫,转头道:“章公子你就放心,既然大公如此看重你,你就放心享乐,其馀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兄弟!”

“是啊,章公子,我看你颇有些放不开,这摩西一族的女人,看着冷艳高挑,可实际上骨子里都是浪蹄子!你越是狠劲玩,越才能够品味到她们的滋味!”对面的一个铁卫突然用力捏了她怀中女子的酥胸。

可那个女人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呻吟,反而眼神更加的迷离,直接瘫软到了铁卫怀里。

这就当所有人都看着拿铁卫的时候,那铁卫竟然将怀中女人的脑袋直接按在了自己胯下。

并且低声吼道:“给老子全都吞进去!撒出来一滴,看下你的奶子喂狼!”

旋即,他怀中的女人,开始有节奏的律动起来。

这一幕,让章平看的着实有些心惊,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做这种事情。

然而,让章平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这才开始。

不多时,那铁卫闭上眼,竟然抖了抖腰。

“难道这么快?不应该啊,铁卫各个身强体健,断然不会是如此银样蜡枪头啊!”

就在这个时候,紫星说话了。

“公子,若是一会酒足饭饱之后,也可以将尿,全都撒进紫星的嘴巴里!只要您之后不嫌弃的话……”

紫星的话说完,章平愣住了,这时候他才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章平还在持续的惊讶,而有的铁卫之间,已经开始了划拳喝酒,整个帐篷之中的气氛也开始热烈了起来。

先前离开的那九名铁卫留下的女人,各自乖巧的来到了剩下的九人周围。

从先前的一男一女,变成了一龙二凤,如此变化,竟然没有一点点的不顺畅,好像早就排练过一般。

铁卫们各个左拥右抱,好不逍遥。彷佛人间极乐。

“公子,若是你在此处有些放不开,那不如到我帐内,那里无人打扰,可以尽情的欢乐!”

“这……行吧!”

随后,紫星搀扶着章平离开。

出门之后没多久,便撞上了一列巡游的卫兵。

黑灯瞎火之间,那些卫兵并没有看到紫星的样子,但是看出了章平有问题,便拦住章平怒斥道。

“什么人!”

章平刚刚想回答,紫星却怒然上前一步。

“瞎了你们的狗眼,本祭祀你们也敢拦?”虽然此时的紫星浑身就披着一件小纱袍,可丝毫不影响她的威严。

那些卫兵大惊失色,纷纷跪下求饶。

“你你你……自断一指。”紫星无情道。

“是!”

被紫星点到的三人虽然不忍,可毫无犹豫道。

瞬间,三把雪亮的匕首出现,眼看着就要三道血光乍现时。

章平出声了。

“紫星,要不算了吧,这天色昏暗,也不是他们的错!”

面对章平,紫星完全变回了那个任人宰割的小女儿模样,柔柔道:“好,那就全听公子安排!”

“听见没,章公子放你们一马,还不跪拜谢恩?”

瞬间,一队人齐声道:“谢章公子大恩!”

“没事!”章平说着。

“公子,我们继续走,不要让这群家伙扰了我们的兴致!”紫星继续搀扶着章平朝前走去,走了几步回头看到那些卫兵还跪着,低吼一句:“还不快滚?”

瞬间,那些人作鸟兽散,消失的一干二净。

紫星似乎能够看穿章平的内心一样,马上问道:“章公子,您觉得我是不是在跟您伪装呢?”

章平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奴家是万万不敢有这个想法的,待会到了奴家的帐篷里,奴家任由您玩弄,到时候一定给您解释清楚!行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