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大公 (24-25)作者:zhangquan1z1z1

簡體

. book18.org

【荒淫的大公】 book18.org

作者:zhangquan1z1z1book18.org

2020/09/11發表於:sis book18.org

第24章 肉便器一樣的帝國公主 book18.org

驍馬場。 book18.org

一眾官兵聚在一起,看著熱鬧。 book18.org

人堆裡頭的場景,這些底層的士兵只知道看熱鬧,而機靈的中層,早已經跑去報信。 book18.org

人山人海的最中間,是趙小天和池雪峰,二人竟然在爭奪一匹駿馬的歸屬權。 在北地,不管是新兵老兵,總的有坐騎,步兵那可是劣等兵種。 book18.org

以此二人的身份,當然得有坐騎。 book18.org

可事情就出在了這個挑選的過程上,二人幾乎同時看中了一匹寶馬。 「飛將軍道!」 book18.org

「讓開讓開!」 book18.org

飛將軍是這座大營的統帥,他的到場,讓看熱鬧的人不由的後退幾步。 「怎麼回事!」 book18.org

「這兩個新兵,同時看上了這一匹馬,現在爭執不下,難以決斷!」 飛將軍看著二人,也是一陣頭疼,當場訓斥,不合適,直接偏向一邊,也不合適。 book18.org

難做! book18.org

十足的難做。 book18.org

「你二人當眾爭吵,像什麼樣子!」 book18.org

「來人,罰此二人負重跑步五里!」 book18.org

飛將軍的做法是,各大五十大板。 book18.org

可池雪峰說話了。 book18.org

「處罰我,可以,但是這匹寶馬必須是我的!」 book18.org

「不行,我先看到的。」趙小天的眼神堅定,除開對馬的志在必得,更有一絲仇恨在心中。 book18.org

「你們什麼身份,服從命令!」飛將軍怒吼一聲,喝退了眾人。 book18.org

人群散去之後,飛將軍的一個偏將低聲道:「將軍,麻煩了,這兩個爺一看就不對付,將來,麻煩的事情還多著呢!」 book18.org

「難啊!」飛將軍眉頭一皺。其中的為難之處,他太清楚不過了。 book18.org

今天各打五十大板還能說得過去,可還有三個月,總不能每次都這樣吧! 趙小天來此地,當然不是孤身一人,也有大公派遣的親信。 book18.org

「少爺,干他媽的,不就是一個皇子嘛,兄弟們找個機會,在訓練的時候,好好給他點顏色看看!」 book18.org

「就是,咱們可不能受了這口氣!」 book18.org

…… book18.org

另外一邊,池雪峰手下,同樣也是這樣的說法。 book18.org

然而今天的關鍵,是這匹馬的歸屬。 book18.org

罰完之後,二人依舊來找馬兒的麻煩。 book18.org

「趙小天,如果你是男人的話,就跟我來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摔跤,勝利者,就是馬的主人!」 book18.org

「你敢嗎?」 book18.org

說起來,池雪峰比趙小天還大上了兩歲,趙小天滿打滿算也才十六。 可池雪峰已經年過十八! book18.org

身體的優勢,可是非常的明顯,單純從個頭來看,二人就差了半尺。 這比摔跤,趙小天幾乎沒有贏面。 book18.org

「怕了?」 book18.org

「如果真的怕了,那就認輸,我也可以接受你的投降!」 book18.org

「不可能!」趙小天果然直接中擊。 book18.org

「打就打,我北地男兒,還能怕了你不成?」 book18.org

「好!軍中無戲言,單挑,勝利者是那匹馬的所有者!」 book18.org

戰鬥瞬間開始。可畢竟實力差距在那,趙小天兩三招之後,就已經被池雪峰撂倒在地。可以說,完全不是一個戰鬥等級的。 book18.org

但趙小天心中想著曹姑娘父女,心中簡直憤慨萬千,甚至有種就地將池雪峰做掉的衝動。 book18.org

不甘願失敗的趙小天,再次翻身,可卻被池雪峰死死地踩住了胸口。 「小子,就憑你,實力不行!拳頭不硬不要緊,嘴巴可不要太硬!」 憤怒到了一定程度的趙小天,竟然伸手朝著池雪峰的胯下,狠狠的掄了一拳。 這一拳打的實在,直接將池雪峰打的站不起來,彎腰抱住襠部,痛哭的嚎叫著。 book18.org

這一下,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book18.org

原本以為二人不過是普通切磋,而且池雪峰實力優勢明顯。 book18.org

可現在,趙小天竟然敢打那種部位! book18.org

不說別的,池雪峰可是涉及到皇族血脈延續的人,這可是大罪過! book18.org

說句難聽的,打壞了池雪峰的陽根,比卸了他一條胳膊都嚴重。 book18.org

瞬間,池雪峰的護衛上前,一部分靠近池雪峰,想要給池雪峰幫助,另外一部分則是像衝上來將趙小天抓起來。 book18.org

大公府的護衛也不能坐視不理,雙方瞬間對峙。 book18.org

眼看一場大戰就要爆發。 book18.org

好在飛將軍沒有走遠,立馬出面,直接將雙方強制分開。 book18.org

這才第一天,就鬧出了如此大的亂子,飛將軍根本沒法處理,直接派人將這情況,送到了大公的面前。 book18.org

…… book18.org

大公的書房內。 book18.org

兩個身披薄紗的女子,正在大公腿上侍奉。 book18.org

門外管家的聲音響起。 book18.org

「大公不好了,小公爺跟皇子在軍營里打起來了!」 book18.org

「據說,小公爺打壞了皇子的陽具!」 book18.org

「有這種事?進來彙報!」 book18.org

管家匆匆進門,將飛將軍的彙報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book18.org

「意思是,小天無礙?」 book18.org

「應該只是受了點皮外傷,飛將軍沒有提及,應該沒有問題!」 book18.org

「那就好!你先派人回話,把所有人控制起來,我晚點過去!」 book18.org

「是!」管家低著頭出去,根本不敢多看那兩個誘惑至極的女人半眼。 大公伸手揣摸到了兩個女子的胸口。 book18.org

「時間有限,儘快讓本公舒服一下!」 book18.org

很快,兩女低下頭,一前一後的開始舔弄起大公的胯下。 book18.org

半個時辰後,大公才緩緩出發,甚至連馬都沒有騎,直接坐著轎子。 而飛將軍可是著急壞了。 book18.org

軍中的醫生,也是擔驚受怕的,畢竟皇子血脈,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實在麻煩,畢竟他們對於這地方的問題,也不是很懂。 book18.org

尤其是皇子護衛叫的很囂張,聲稱要將涉罪人等全都羈押大牢。 book18.org

終於,大公到場。 book18.org

「大公您來了!」飛將軍鬆了一口氣,終於,他不用負責了。 book18.org

「卑職治軍無方,生出了這般亂子,還請大公恕罪!」 book18.org

「罰俸半年!」 book18.org

大公一句話飄過,煞是淡然。 book18.org

率先,大公見到了趙小天。 book18.org

屏蔽左右之後。 book18.org

「你故意的?那可是皇家的血脈,重罪!」 book18.org

雖然大公話里的意思有些嚴重,可畢竟趙小天是大公的親兒子,也能夠看出大公其實並沒有那麼生氣。 book18.org

「父親,我雖然不是故意的,可也不後悔!」 book18.org

「曹姑娘一家,已經被人滅口!那慘烈的景象!根本不是人能夠干出來的事情!」 book18.org

回想起那曹姑娘,被人用蹬腿撐開下體的樣子,趙小天血氣上涌。 book18.org

「父親,您也說過,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book18.org

「可你傷及皇家血脈,同樣是重罪,你可知道?而且,殺人的一定是他的手下,他可以將自己徹底剝離出去!」 book18.org

大公的話,讓趙小天一愣,這些事情,他根本沒有想清楚。 book18.org

如果真的按照秉公執法的態度,那他趙小天可能要坐牢數十年甚至直接死刑。 但池雪峰卻沒有絲毫罪過,頂多算個御下不嚴。 book18.org

趙小天額頭上冷汗下來了,他有些慌了。 book18.org

但他心中同樣蹦出一句話。 book18.org

在北地十國,沒有什麼事情,是大公辦不成的。 book18.org

「爹,你救救孩兒!」趙小天服軟了,直接跪在大公面前求饒起來。 現在的趙小天,已經顧不得那麼多大義,只想著如何保全自己。 book18.org

「哼!還以為你有萬全考慮,沒想到只是一時衝動!」 book18.org

大公起身,袍子一揮,不在理會趙小天。 book18.org

「爹……救我!」 book18.org

「在家禁閉三個月,好好反省!別到處給老子丟人了!」 book18.org

言畢,大公揚長而去,趙小天追上去,卻被門口的燕雲鐵衛給攔住。 門口的飛將軍朝著大公一行禮,道:「大公,接下來如何處理?」 book18.org

「製造池雪峰勾結北地異族的證據,直接抓人!」 book18.org

大公的雙眸,冷酷的讓人渾身打寒戰,即便是飛將軍這種跟了大公很久的人,也同樣害怕的要命。 book18.org

「遵命!」 book18.org

…… book18.org

「你們無權抓我,我是皇子!」 book18.org

「閉嘴,你個私通外敵的走狗!」 book18.org

…… book18.org

赤羽府。 book18.org

池蓉急匆匆的找到池婉婷。 book18.org

「婉婷,出大事了!雪峰好像被抓了!」 book18.org

「怎麼可能!雪峰受命來軍營里打仗,那可是我父皇的旨意,出了大公,誰敢動他?」 book18.org

池婉婷說完,看著池蓉依舊一臉擔憂的面容,一下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姑姑,到底怎麼回事啊!」 book18.org

「根據可靠的線報,雪峰被抓的理由是私通外敵,恐怕現在已經在嚴加審問。」 book18.org

「什麼?」 book18.org

池婉婷整個人都愣在當場了。 book18.org

「怎麼可能!雪峰才多大年紀,這是他第一次出遠門,怎麼能夠跟外族有聯繫?」 book18.org

「這其中絕對存在什麼誤會,或者有什麼人陷害他!」 book18.org

池婉婷跟池雪峰一母同胞,自然是血肉相連。 book18.org

「這,恐怕不好說!」 book18.org

池蓉搖搖頭,對於這位西北的巔峰存在,她根本不敢下定論,具體是怎麼回事,誰也說不好。 book18.org

「姑姑,救救雪峰!」 book18.org

池蓉面對池婉婷的求助,更是只能夠無奈的搖搖頭。 book18.org

「這個,恐怕以我的身份,完全沒有辦法!」 book18.org

「那我去找姑父!」 book18.org

「婉婷,我知道你著急,這件事情如果你求你姑父,那結果,恐怕連你也要被抓進去!」 book18.org

「那該怎麼辦,雪峰一定不能有事啊!」 book18.org

池婉婷在短短的時間裡,著急的幾乎要哭出聲來。 book18.org

但是,這種事情,池蓉又有什麼辦法呢? book18.org

「哎!」 book18.org

「你若是真的想要救雪峰,倒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姑姑倒是有一個計劃,也許有機會……」 book18.org

「請姑姑明示!」 book18.org

「大公有一個兒子,對外隱瞞的很好,可實際上已經十好幾歲了。如果你能夠找到他,也許他出面,能夠救下雪峰。」 book18.org

「至於付出什麼代價,那也不用我多說。」 book18.org

池蓉坐在一邊,喝了一口茶,臉上的無奈,一覽無餘。 book18.org

的確,作為赤羽府的人,他們根本不能夠干涉其中。私通外敵,還是皇親國戚,這兩點,他們都要避嫌。 book18.org

別說池蓉不能主動說,就算是池婉婷自己找到姑父,恐怕也無法得到幫助。 池婉婷怔怔的看著門口。 book18.org

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此時,池蓉幽幽道:「趙家,目前家裡頭,能夠說上話的人,應該就那麼幾個,尤其是能夠在私通外敵這事情上救人的人,也就三四個。」 book18.org

「只要你能夠讓其中一個人幫你,恐怕就有機會救下雪峰的命,不然……」 池蓉沒有繼續說,因為私通外敵,只有一條結果,那就是死! book18.org

池婉婷踉蹌的後退兩步,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可很快,池婉婷的眼神就重新鑑定起來。 book18.org

弟弟,不能不救! book18.org

「姑姑,幫我,我要見大公!」 book18.org

「什麼?你要直接面對那個男人?」 book18.org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不就是男女之間那點事情嗎,我獻身便是!」池婉婷已然做好了決定。 book18.org

可池蓉卻久久不接話。 book18.org

愣了好久之後,才緩緩說道:「那個男人,一旦接觸,那結果,可能就會遠遠超出你的掌控……甚至改變你一身的命運。」 book18.org

「不就是一夜春情嗎?就算是好幾夜,我只要回到京都,也沒有別的事情吧。難道他還能夠將手伸到帝都去?」 book18.org

「哎,我勸你再想想。」 book18.org

「姑姑,現在事情緊急,萬一雪峰出事,那我一輩子都難以釋懷,姑姑幫我聯繫一下大公,擺脫了!」 book18.org

池蓉扯了扯領口,道:「行,我試試。」 book18.org

沒多久。 book18.org

赤羽府的一個下人就找到了池婉婷,交給了她池蓉的一封信。 book18.org

信內詳細囑咐了池婉婷一定要收拾的漂漂亮亮,將自己洗的乾乾淨淨。 池婉婷一番梳洗之後,坐上了轎子,轎子的目的地,直指大公府。 book18.org

當轎子停下,池婉婷掀開轎簾時,已經坐落在大公府的園子之中。 book18.org

而一邊的假山腳下,一個豐腴十足的女人,白花花的一坨肉跪在地上。而她的手中,則是捧著一隻靴子。 book18.org

細看那靴子,紫色獸皮的材質,雕著神獸圖案,一看便是最頂尖的工藝。不用想,那靴子的主人非富即貴。 book18.org

再仔細看去,那全身幾乎赤裸的女人,後腰上竟然有一個梅花的紋身。 恍惚間,池婉婷似乎覺得在哪裡見過那個圖案! book18.org

「姑姑!」 book18.org

這個圖案,在那天跟池蓉一起睡覺的時候,見過! book18.org

難道! book18.org

池婉婷有些不甘相信,池蓉堂堂公主,竟然會以那樣卑賤的姿勢跪在地上。 簡直是有辱國家尊嚴,簡直是將皇室的顏面打碎在地。 book18.org

再仔細觀察,池蓉整個人幾乎都開始顫抖了。 book18.org

因為那個身形,幾乎九成九就是池蓉了。 book18.org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book18.org

池婉婷想著,可面前的門帘突然被掀開。 book18.org

一個器宇軒昂的男人出現在她的視線之中。 book18.org

「你就是蓉奴的侄女?生的倒是俊秀。」 book18.org

明知道她的身份,還說的如此輕巧,眼前這人,只有一個可能。 book18.org

那就是,大公! book18.org

「婉婷見過大公!」 book18.org

「出來說話吧,蓉奴過來。」 book18.org

大公走到院子邊上的石凳上,抬起腿,池蓉連忙將手中的靴子替大公船上。 整個過程,沒有半點抬頭,沒有一點點的不恭敬。 book18.org

那種卑賤的樣子,簡直是比皇宮裡頭的太監還要下賤。 book18.org

看著這些,池婉婷瞬間有些後悔,後悔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找折磨。 穿好鞋子之後,大公橫刀立馬的坐在石凳上,目光直穿池婉婷的瞳孔。 「你來,是為了給池雪峰求情?」 book18.org

「回您的話,是的,雪峰年紀尚淺……」不等池婉婷多說,大公就擺手示意她停下。 book18.org

「饒他一命倒也不是不可以,那就看你如何表現了。」 book18.org

「啊……是!」 book18.org

池婉婷回答完,渾身顫抖著的脫下了第一件外套。 book18.org

輕薄的紗衣下,隱約漏出曼妙的肉體。 book18.org

池蓉朝著池婉婷忙使了幾個眼色,示意她趕緊。 book18.org

「大公,我對於這種男女之事還不太懂,希望您能夠稍有耐心一點,溫柔一點……」 book18.org

池婉婷眼光已經隱隱閃閃,有些霧霜。 book18.org

大公倒也沒有太強求,拍了拍大腿,示意池婉婷坐在他的大腿上。 book18.org

「我聽蓉奴說過,她想讓你找個北方的男人享受這人間極樂。」 book18.org

雖然池婉婷不知道池蓉為何如此的下賤,可她知道,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伺候好大公。 book18.org

「嗯,婉婷雖然沒有來過北方,可遠在千里之外的帝都,便已經聽說過。大公實乃天下第一的大英雄,那股男子漢的氣魄,讓無數男兒自慚形穢。」 「哦?本公竟有如此威名?那比起你的父皇如何?」 book18.org

大公伸手輕微的攬住了池婉婷的腰。從動作來看,輕妙而溫柔,根本不像是池蓉所說的粗狂無比。 book18.org

「大公您說笑了,父皇乃是我的父親,我對他只有尊重,並無男女之間的任何感情。」 book18.org

「婉婷,主上的意思是,他和你父親,誰更加有男人的氣概!」 book18.org

池蓉有些著急的解釋著,她生怕池婉婷說出了什麼惹惱大公的話。 book18.org

要是那樣,恐怕不光是池雪峰活不下去,就連他們兩個人也要受到牽連。 「我父皇乃是天子,自然更勝一籌!」 book18.org

池婉婷不僅沒有按照池蓉的暗示說,反而說了相反的話。 book18.org

一時間,場面寂靜,就連池蓉都不敢說話了,只是五體投地的跪在大公面前,等待著大公的責罰。 book18.org

「哈哈,有點膽量。敢說出這種話的,是有些不一般。」 book18.org

「我對你突然有點興趣了。」 book18.org

「不過,你若是當了我的女人,那本公豈不是憑空比你父皇小了一輩?」 池婉婷心中暗下狠心,咬牙道:「大公,說實話,此番前來,是為了我的弟弟。倘若大公想要真心實意的征服我,讓我心甘情願成為您的女人,那恐怕還需要一些契機。」 book18.org

池蓉已經徹底驚呆,她無法想像池婉婷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book18.org

場面再次寂靜,就連說話的池婉婷,也不敢面對大公,她是在賭,賭大公沒有遇到過這樣不順從的女人。 book18.org

從而更加引起他的征服欲和好奇。 book18.org

然而,池婉婷失敗了。 book18.org

大公一把推開她。 book18.org

「我對於一個年輕的雛,沒有多少調教的興趣,你若是不願意,就滾吧!」 「蓉奴,舔腳!」 book18.org

池蓉不敢耽誤,立馬開始了一系列的流程,從脫下靴子開始,整個動作非常的流暢,顯然這事情已經做過不止一次。 book18.org

當池蓉將大公的腳掌捧起,將腳趾含在嘴裡之後,池婉婷愣在那了,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book18.org

現在求助池蓉,恐怕池蓉也已經一句話不敢多說了。 book18.org

猶豫了片刻之後,池婉婷狠下心來,再次上前跪在了大公面前。 book18.org

「大公,我冰清玉潔,從未有過男人,這貞潔,難道還入不了您法眼?」 「滾!」 book18.org

大公凌空一掌,竟然直接將池婉婷打出去十多米,池婉婷臉上多了一個紅紅的巴掌印。 book18.org

「蓉奴,這就是你說的,所謂乖巧懂事?」 book18.org

大公已經用兩個指頭,死死的掐住了池蓉的一個乳頭。 book18.org

那力量不小,池蓉明顯已經吃痛,可反映到她身上的情況,卻是面色潮紅,而蜜穴也開始滴水。 book18.org

原來,池蓉早在還是未出閣的公主之時,便喜歡被粗暴的對待。 book18.org

可當時她的身份貴為公主,根本沒人敢動她,即便是床笫之歡也不過是逢場作戲。嫁到北地之後,尋找過幾個男人,都因為她的身份,即便是狠下心來,也不敢太粗暴,生怕弄傷她。 book18.org

畢竟,皇帝的姊妹,加上赤羽府主的媳婦,這樣的背景身份,根本沒人敢亂來。 book18.org

直到,她遇到了大公。 book18.org

最開始的時候,她甚至故意弄疼大公,謀求大公的責罰。一段時間的接觸之後,大公已經徹底掌握了這個天生喜歡受苦的女人。 book18.org

隨後的時間裡,池蓉身上的各種部位,全都遭受過嚴酷的刑罰。 book18.org

甚至有一次,她的舌頭就被兩根筷子夾了一天一夜,後來吃飯都為難了好幾天。 book18.org

不僅僅是身體的痛苦,池蓉享受的還有被人當做狗、當做奴隸一樣侮辱和凌虐時候的快感。 book18.org

就好像,舔腳這事情。甚至她還喜歡稍微帶一點味道的腳,因為越是那樣,她卑賤的身份和內心,就能夠得到充足的釋放。 book18.org

「啪啪……」 book18.org

大公抽出腳,在池蓉的臉上輕拍了兩下。 book18.org

「多謝主上……蓉奴給您磕頭了!」 book18.org

「蓉奴好久沒有別您操弄了,求您今天當著池婉婷的面,狠狠的操弄奴一番吧。」 book18.org

大公稍微點點頭,輕哼一聲嗯。 book18.org

池蓉激動不已,距離上一次被大公操弄,已經是數月之前的事情了。 雖然舔腳被凌虐淫辱,都有快感,可生理上的衝擊,才是最刺激的。 「求求您了,來吧,狠狠地操弄您的奴隸!」 book18.org

池蓉直接崛起屁股,將已經潮水一般的蜜穴對準了大公的褲襠。 book18.org

大公也不含糊,直接解開褲子,對準那蜜穴,連根沒入。 book18.org

沒有絲毫的前奏,直接就是最狂暴,最無情的抽插。 book18.org

十多下之後,池蓉的聲音,直接來到了頂點。 book18.org

「乾死我!乾死我這個淫蕩下賤的女人!」 book18.org

「我就是皇室的淫娃蕩婦,我就是皇家的恥辱,好快樂,好舒服……」 大公雙手緊緊的捏住了池蓉的屁股,那豐滿的臀部,被抓的發紅。 book18.org

可就是這樣的激烈,才讓池蓉徹底的釋放了自己的本性。 book18.org

雙膝跪地的她,早已經將膝蓋磨破,可這絲毫不能影響她享受眼前的極致快樂。 book18.org

「主上,不行了,奴兒要尿出來了……」 book18.org

「唰!」池蓉直接開始噴水,可即便是這樣,大公依舊火力全開,根本沒有被阻攔。 book18.org

水因為碰撞,茲了一地。 book18.org

而池蓉也被這一番操弄,消耗了極多的體力。失去了大公身體的支撐之後,她身子一軟,癱在了自己噴射出的尿液之中。 book18.org

就這樣,口中還念念不忘道:「多謝主上恩賜,奴兒好快活……」 book18.org

整個過程,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大公根本還沒有多暢快。 book18.org

可大公早已經過了那個只要操弄就一定要射出來的年紀。用腳踩在池蓉頭上,拍了幾下之後。 book18.org

大公的一泡熱尿,直接澆在了池蓉的身上和臉上。 book18.org

「隨後把地面上的東西都舔乾淨。」 book18.org

大公又在池蓉的屁股上踩了兩下,然後一口唾沫吐到地上。 book18.org

原本已經精疲力盡的池蓉,竟然努力的朝前,將大公的那口唾沫舔了個乾淨,仿佛如獲至寶一般。 book18.org

在口中品味了一會之後,池蓉則開始舔舐起地上的尿來。 book18.org

在舔舐之前,還要深深的吸上一口空中的騷氣。仿佛這樣,才算是對於這些主人禮物的最好感謝。 book18.org

池婉婷捂著臉,目睹這一切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book18.org

她料想到了會是一個艱難的場面,可她根本沒有想到,堂堂皇帝的姊妹,竟然要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做出如此羞愧難當的事情。 book18.org

最過分的是,竟然還是池蓉自己主動要求的。 book18.org

池婉婷完全體會不到其中的樂趣,竟然有幾分恐懼,對男人,也對自己的前途命運。 book18.org

當池蓉舔弄過癮之後,已經半個時辰過去。 book18.org

收起了那副下賤母狗的模樣後,池蓉簡單的披上一件衣服,絲毫不在意自己凌亂的頭髮和花掉的妝容。 book18.org

「婉婷,你還想不想救人?」 book18.org

「想!」池婉婷脫口而出。 book18.org

「可是……」 book18.org

「沒有可是,這是你唯一的機會,當然你可以不用跟我這樣,但你剛剛那樣,肯定是不行的。」 book18.org

「所以,你得像一個女人一樣去伺候他。你得把他想像成是你的天,你的一切。也許不時所有的男人都喜歡順從的女人,但你顯然不夠資格成為那個刁蠻任性的。」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25 烙印奴心 book18.org

終於,池婉婷還是在池蓉的勸說下,決定再一次獻身。 book18.org

可在池蓉眼中,這一次要遠比第一次艱難的多。 book18.org

「婉婷,你要明白,如果剛剛,可能你只是被破身淫虐,那這一次,可能會送命!」池蓉發出最後的警告。 book18.org

「沒關係,我一定要救下雪峰。」 book18.org

池婉婷直接下定了決心。 book18.org

半個時辰之後。 book18.org

在大公府的地牢之中,池婉婷在池蓉的帶領下,來到了被綁起來的池雪峰面前。 book18.org

池雪峰已然渾身是血,看來已經遭受過一番嚴刑拷打。 book18.org

「雪峰,你怎麼樣?」 book18.org

池雪峰被吊在空中,雙手捆在身後,雙目緊閉,任憑池婉婷如何叫他,他都一動不動。 book18.org

「姑姑,這雪峰不會有事吧?」 book18.org

池蓉倒是老練,試了試池雪峰還有呼吸後,冷靜道:「這你放心,人還活著,只是睡著了而已。」 book18.org

池蓉語氣淡然,可池婉婷已經急的流出了眼淚。 book18.org

「大公呢?我要見大公,求他趕快放了雪峰……」 book18.org

池婉婷的話還沒有說完,大公就在雪曼的攙扶下,走進了地牢之中。 雪曼依舊是妖嬈的輕紗薄羽打扮。 book18.org

「大公!求您了,放了雪峰吧……我為奴為仆,當牛做馬,隨您怎麼玩弄都行!」 book18.org

池婉婷直接撲倒在大公面前,開始跪地求情。 book18.org

可是大公對於這樣的求情,顯得異常冷漠。 book18.org

雪曼上前一腳踢翻池婉婷。 book18.org

「你以為你算什麼東西?就算是你一條命,再通敵的罪過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book18.org

池蓉在後面看著,根本不敢求情。 book18.org

池蓉心裡清楚,雪曼雖然沒有什麼正式的身份,可最近的一段時間,一直是大公對外的傳話人。 book18.org

深的大公寵愛。 book18.org

「雪曼,弄醒他。」 book18.org

雪曼回頭答應一聲,然後放過池婉婷,來到了池雪峰面前。 book18.org

一鞭子上去,池雪峰身上再添一條血痕。 book18.org

這一鞭子,可算是打在了池婉婷的心頭,池婉婷看的不敢睜開眼睛。 池雪峰吃痛醒來 ,看到面前的情景,顧不得疼痛。 book18.org

「你憑什麼抓我,說我私通外敵,有何證據!」 book18.org

「我要讓我父皇將你的大公身份驅逐!將你審判!」 book18.org

池雪峰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叫嚷著,雖然身上傷痕不少,可說話依舊狂的不行。 雪曼當然不留情,一個狠狠的耳光抽了上去,直接打的池雪峰滿嘴流血。 「再敢出言不遜,直接將你舌頭割下!」 book18.org

池婉婷見狀,連忙匍匐到大公腳下。 book18.org

「大公,放過他吧,他年紀還小,可能犯了錯,自己還不知道,您大人有大量……我作為替代,隨您這麼處置,您放過他行嗎?」 book18.org

池婉婷為了弟弟,已經徹底服軟。 book18.org

可池雪峰卻並不領情,依舊大叫道:「姐,你不用這樣,我們貴為皇室,難道害怕他一個大公?不要低頭,我們……」 book18.org

「沒讓你說話!」 book18.org

這次,雪曼直接下重手,直接打的池雪峰暈頭轉向,根本無力在說話。 「放過你們也不是不可以,池雪峰,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求我寵幸你的姐姐,然後再跟狗一樣將她流淌下來的淫水全都舔乾淨,我就放你回去。」 book18.org

大公笑道。 book18.org

若不是如此內容,恐怕一般人憑藉大公的表情,根本無法想像這話的內容。 「狗賊,休想!」池雪峰從喉嚨底部擠出了最後的一點點聲音。 book18.org

雪曼伸出鞭子鎖住池雪峰的脖子。 book18.org

「這話,也是你能說的?」 book18.org

雪曼直接鎖死,池雪峰立馬變色,眼看就要被活活勒死! book18.org

池蓉這才看不下去,大著膽子道:「主人,留他一條命吧……看在奴這麼多年伺候您的份上,給奴這侄兒留一條命……」 book18.org

「雪曼!」大公輕聲一句,雪曼這才鬆開鞭子。 book18.org

池婉婷已經明白了關鍵,大公就是想要玩弄人心。 book18.org

立馬來到池雪峰面前,哀求道:「雪峰,服軟吧,形勢比人強,活著比什麼都重要,我答應過母妃,一定要護你周全的……」 book18.org

「不可能……那,狗賊,我與他勢不兩立!」 book18.org

「雪峰!你若是不答應,我立馬死在你面前!」 book18.org

無奈的池婉婷直接用性命逼迫池雪峰答應她。 book18.org

情況一下僵持住了,池雪峰不說話,池婉婷也不知道如何繼續動作。 可大公沒那個心情繼續等候。 book18.org

「雪曼。」 book18.org

只是一聲名字,雪曼已經明白大公的意思。 book18.org

從一邊抽出一根燒紅的烙鐵,直接抵在了池雪峰的大腿上。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池雪峰一聲慘叫。 book18.org

「雪峰,你就答應我吧,行嗎!」 book18.org

池雪峰倒是寧死不屈,依舊搖頭。 book18.org

池婉婷被逼的實在沒有辦法了,冷聲道:「你若是不答應我,我現在就用這烙鐵燒死我自己!」 book18.org

說話間,池婉婷竟然真的撲向了烙鐵。 book18.org

雪曼都來不及反應,池婉婷的胸口上,瞬間起火,薄紗的衣服根本維持不了片刻的火焰。 book18.org

而火紅的烙鐵直接在池婉婷的鎖骨下面,留下了一個黢黑的燒傷。 book18.org

「啊……」池婉婷痛的刻骨,叫聲已經扭曲。 book18.org

但見池雪峰不言語,狠心抓住烙鐵的中間,再次將胸口對準烙鐵,撲了上去。 雪曼見狀要抽開烙鐵,誰知道池婉婷竟然直接用手抓住烙鐵,死命的懟在了自己的胸部。 book18.org

透過薄紗,一側的粉色乳肉已然焦黑。 book18.org

如此劇痛,池婉婷更是滿頭冒汗,腳步虛浮,眼看就要昏迷過去。 book18.org

可就在這樣的情況狀態下,池婉婷依舊不忘厲聲呵斥池雪峰。 book18.org

「你能不能答應。」 book18.org

池雪峰被嚇唬住了,一時間不敢說話。 book18.org

池婉婷終於還是堅持不住了,直接昏倒在地上。 book18.org

雪曼傻了,手持烙鐵不知如何是好。 book18.org

猶豫片刻之後,放下烙鐵跪地請罪。 book18.org

「大公,雪曼沒做好,請您責罰!」 book18.org

大公也被池婉婷這樣的手段所驚異到。 book18.org

「你送她去上官那療傷。順便叫小天來。」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雪曼隨即抱起池婉婷,很快離開了地牢。 book18.org

此時的地牢之中,就剩下池蓉和池雪峰。 book18.org

大公一步步走進池雪峰。 book18.org

輕蔑笑道:「你現在,是不是還以為你是一個守護了皇族尊嚴的英雄?」 池雪峰不可置否的點點頭。 book18.org

「笑話,倘若皇族都是你這樣的廢物,恐怕三百年前就已經滅族了!」 池雪峰冷哼一聲,並不說話。 book18.org

「你是不是還覺得,你比池婉婷強?」 book18.org

「求饒,不是我皇族該有的……」池雪峰緩慢的說道。 book18.org

「池婉婷願意以自身性命保全家族血脈,此等英武女子,豈是你能比的?」 「你這個不是男人的廢物!」 book18.org

旋即,大公招招手,示意池蓉過來。 book18.org

池蓉像狗一樣的爬過來之後,在大公的示意下,直接解開了池雪峰的褲子,對著池雪峰的下體開始套弄起來。 book18.org

可經過趙小天那一腳之後,池雪峰的子孫袋腫脹不堪,可那細小的肉棒,卻是變得沒有什麼感覺了。 book18.org

池蓉手段不差,可就算是手口並用,也沒法讓池雪峰有一絲絲的反應。 「廢物,待會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男人!就你這樣的人,也能代表皇族?笑話!」 book18.org

大公嘲諷著。 book18.org

池蓉以為大公要操弄她,立馬激動的開始想要舔弄大公的胯下。 book18.org

可卻被大公一腳踢開。 book18.org

「狗東西,沒有主人的命令,你也配?」 book18.org

「是,是,奴不敢!」 book18.org

此時,趙小天趕來,身後還跟著玉儀。 book18.org

「小天,過來。給我們的皇子,展示一下,什麼才叫男人!」 book18.org

「不得在這裡超過一個時辰,明白?」 book18.org

趙小天連忙點頭答應。 book18.org

「父親,我明白了!」 book18.org

大公說完,徑直離開。 book18.org

趙小天鬆了一口氣,這才仔細看清楚被吊在空中的人。 book18.org

「哼,池雪峰,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book18.org

「我今天就要為曹姑娘一家報仇,讓你也知道,什麼叫無盡的痛苦!」 池雪峰看到趙小天臉色一變,聽見曹姑娘一家,臉色再變。 book18.org

可終究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book18.org

「少爺,奴伺候您!」池蓉當然明白大公留下他的用意。 book18.org

「你?」趙小天並不認識池蓉。 book18.org

池蓉連忙介紹自己道:「我是池雪峰的姑姑,池蓉,赤羽府的。不過在大公府上,就是一條母狗,一條人盡可夫的母狗!」 book18.org

說話間,池蓉自己已經開始撫摸起了自己的奶子。 book18.org

可不料,玉儀卻偷偷在趙小天耳邊解釋道:「蓉奴是個騷貨,就喜歡別人侮辱踐踏……奴等是為了主人高興,她是真的享受,主人待會一定要狠辣一些。」 有了玉儀的告密,趙小天恍然所悟。 book18.org

點點頭道:「好,那我倒要看看,你騷起來是什麼樣子!」 book18.org

池蓉立馬媚笑著衝到趙小天胯下,開始隔著褲子舔弄起來。 book18.org

「少爺,玉儀是您的狗兒吧?不如這樣,玉儀伺候您,我伺候玉儀,我當最下賤的母狗……給您們舔任何地方……」 book18.org

「把玉儀的菊穴舔乾淨舔出水了以後,以供您操弄!」 book18.org

池蓉的下賤,還真的出乎了趙小天的預料。 book18.org

可她的提議,卻不錯。 book18.org

趙小天同意了,於是,一邊的大椅上,趙小天享受著玉儀的口舌伺候,雙手玩弄著玉儀的大奶。 book18.org

而池蓉則是下賤的躺在地上,舔弄著玉儀的下體菊穴。 book18.org

舔著舔著,玉儀一松,那枚綠松石直接掉了出來。 book18.org

「主人,玉儀下蛋了!」 book18.org

同時玉儀用雙腿夾住了池蓉的臉,任憑自己的兩穴的淫水糊在池蓉的臉上。 「真是下賤!」 book18.org

看著趙小天勃起的雄壯,池雪峰卻絲毫沒有感覺自己有任何反應。 book18.org

按理說,面前如此淫蕩的場面,他正值壯年,完全不可能沒有感覺的啊! 哪怕是其中一個人是他的姑姑。 book18.org

很快,趙小天開始操弄玉儀的洞穴。 book18.org

玉儀的前後兩個穴,被趙小天和池蓉的舌頭分別占據著。 book18.org

一前一後的猛烈衝擊,讓玉儀吟叫連連。 book18.org

而池蓉也在這種緊張刺激的情況下,一手扣弄著自己的身體。 book18.org

淫水,已經流淌在了地上。 book18.org

「我是帝國皇室的婊子,是伺候大公府上任何人的一條母狗,賤貨!」 池蓉說著侮辱自己和皇室的話。這讓玉儀和趙小天更加的刺激。卻也同時傷害著池雪峰的心。 book18.org

池雪峰自以為皇室尊貴,可在同為池家人的池蓉嘴裡,卻是那麼的不值一錢。 強烈的反差,讓池雪峰恨趙小天和大公入骨。 book18.org

可同時,他也有些擔心池婉婷的情況。 book18.org

很快,趙小天噴射在了玉儀的菊穴之中。 book18.org

「蓉奴,給玉儀清理乾淨!」 book18.org

「是!求少爺將白漿賞賜給蓉奴,最好能夠讓蓉奴帶走,未來的幾天,蓉奴打算每天吃一點,來思念少爺的男人魅力!」 book18.org

下賤和虔誠,如此完美的結合,趙小天都有些敬佩大公的調教手段。 畢竟,這份本事,可不是人人都能夠做到的。 book18.org

場面上,依舊是玉儀舔弄清理著趙小天的肉棒,而池蓉則是在玉儀的腿間辛勤舔弄。 book18.org

此時,趙小天的目光終於來到了池雪峰身上。 book18.org

「你讓手下殺害曹姑娘一家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今天?」 book18.org

很快,趙小天拿起一根小臂粗細的鐵棍,丟給了池蓉。 book18.org

「插進池雪峰的菊穴之中!」 book18.org

池雪峰聽了身子一顫,剛剛想開口怒罵。就被池蓉堵住。 book18.org

池蓉雖然下賤,喜歡被操弄,可理智還在,她也不想池雪峰真的死在這裡。 可她知道,如果池雪峰說出了什麼不該說的話,趙小天年輕人衝動,是真的有可能做出傻事的。 book18.org

現在,只是被插入菊穴,也不是什麼大事。 book18.org

在宮中,不少太監都有這個嗜好。 book18.org

池蓉在自己濕潤的胯下摸了幾下,用自己的淫水打濕了池雪峰的菊穴。 然後對準,猛的一下插了進去。 book18.org

鮮血瞬間噴出。 book18.org

池雪峰痛的渾身打顫。 book18.org

可他掙脫不開,無法逃離。 book18.org

只能夠這麼忍受著。 book18.org

「蓉奴,你好好幫池雪峰舔舔,插入後穴這麼爽的事情,都沒法讓他硬起來,怕是有什麼病啊!」 book18.org

趙小天嘲笑道。 book18.org

池蓉不敢耽誤,直接張嘴含住。 book18.org

可任憑池蓉如何用舌尖挑弄,那軟趴趴的傢伙,依舊死蛇一樣。一動不動。 「廢物,就是廢物!」 book18.org

「別弄死了,玉儀,走!」 book18.org

趙小天帶著玉儀,揚長而去。 book18.org

池蓉見趙小天走遠之後,這才將池雪峰身後的鐵棒拔出。 book18.org

可瞬間鮮血直流,池蓉驚叫道:「若是這樣流血,也許會死,還是先插上吧!」 book18.org

池雪峰聽了,心都要碎了。 book18.org

可池蓉還是無情的插了進去。 book18.org

那鐵棒,就算是訓練有素的男奴都未必容納的下,何況池雪峰一個未經過開發的雛兒。 book18.org

來回兩次,池雪峰已經暈厥過去。而鮮血也順著鐵棒,滴在了地上。 …… book18.org

卻說池婉婷,已經來到了上官茉莉面前。 book18.org

「他說讓你送過來,沒說別的?」 book18.org

上官茉莉聲音微微有些嚴肅。 book18.org

雪曼乖巧的站著,連頭也不敢抬。低聲道:「大公沒有別的吩咐,雪曼也不知道。」 book18.org

上官茉莉看著池婉婷身上的傷,不禁皺起了眉頭。 book18.org

此時的池婉婷,臉色雪白,慘烈異常。 book18.org

恐怕說她剛剛是從前線下來的,也是沒有問題。 book18.org

就在此時,大公突然出現。 book18.org

給了雪曼一個眼神,雪曼立馬鞠躬離開,不敢遲疑。 book18.org

「哼,被你玩弄成這樣了,給我送來,什麼意思嘛!」 book18.org

上官茉莉竟然有些撒嬌的意味。 book18.org

這可是從沒有人見過的。 book18.org

上官茉莉,從來都是聖潔而神聖的。現在卻像個吃醋的小女人。 book18.org

「茉莉,這可不是我弄的,而是……」 book18.org

大公一番解釋之後,上官茉莉還是有些遲疑。 book18.org

「這花園裡的花朵,真的能夠做出那種事情?」 book18.org

大公點頭。 book18.org

「如果是這樣,那倒也值得!」 book18.org

很快,上官茉莉從一座柜子里,拿出了不少東西。 book18.org

「你來幫幫忙……」 book18.org

「消除疤痕的話,需要耗費不少元氣,恐怕會減少她的壽命,我的建議是保留這點疤痕,也許有別樣風味!」 book18.org

上官茉莉說完,看著大公。 book18.org

大公溫柔笑道:「好,聽你的。」 book18.org

哼! book18.org

上官茉莉一聲嬌哼。 book18.org

然後不知道從哪摸出兩柄細小的刀刃,點燃一支蠟燭,用火苗燒過刀刃。 旋即,手上宛若有千絲一般,飛快的在池婉婷的胸口來回閃動著。 book18.org

而池婉婷鎖骨下面的疤痕,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book18.org

最後,只留下一些淺淺的紅色傷痕。 book18.org

雖然比起剛剛好了不少,可對比起雪白的肌膚,依舊難看。 book18.org

可上官茉莉並沒有停下動作,兩把刀刃放下後,兩枚尖針出現在了手中。 依舊是流光一般的速度。 book18.org

短短數個呼吸之後,池婉婷鎖骨下面的疤痕,竟然被紋成了一朵艷麗的蓮花。而乳溝,便像是蓮花的根一樣,整個畫面渾然一體。 book18.org

「不愧是你,茉莉。」 book18.org

大公看了也忍不住誇耀道。 book18.org

單從蓮花來看,倒也只能算是繪畫大師級的水準。 book18.org

可要結合傷痕部分,加上整個結構的把控,上官茉莉的水準,堪稱天下絕唱! 說話間,大公竟然伸手去擦了擦上官茉莉額頭的汗水。 book18.org

「還沒完呢!」 book18.org

上官茉莉竟然一把推開了大公! book18.org

而大公竟然還沒有半點生氣! book18.org

這種場面,恐怕天下間,只有她一人能夠做出來。 book18.org

緊接著,上官茉莉用清水將池婉婷乳肉上的焦黑洗乾淨。 book18.org

兩柄刀刃再起。 book18.org

很快的消去乳肉周邊的壞肉後,對著乳頭翻了難。 book18.org

「如果為了美,她將來哺乳的能力可能會消失!」 book18.org

不等大公接話。 book18.org

上官茉莉繼續道:「能不能有一種既保留哺乳能力,又美觀的辦法呢?」 說話間,上官茉莉再次起身去了中庭。 book18.org

不多時,她重新出現,手中多了一枚玉瑩透亮的珍珠。 book18.org

「這東西,能行嗎?」 book18.org

大公也有些懷疑,畢竟珍珠裡頭是實心的,跟人體構造大不相同。 book18.org

「別小看它,這可不是珍珠,只是看起來像而已。」 book18.org

「這是天香巨魚體內的一種肉瘤,看似珍珠,實際上神經豐富,據說跟人肉極為相似。不過我也沒有用過,得試試看。」 book18.org

「那就試試看!」大公篤定道。 book18.org

隨後上官茉莉再次開始了瘋狂的揮舞,手中的刀刃換了一茬又一茬,最後的刀刃,只比紙厚一點點。 book18.org

「估計,能夠感覺能夠恢復六七成,不過哺乳的能力倒是大為提升。」上官茉莉看著已經完工的地方,頗為滿意道。 book18.org

只見原本乳頭的地方,已經被換成了一枚透亮的珍珠般的存在。 book18.org

似肉卻非肉,大公忍不住用手捏了捏,觸感竟然出奇的接近乳頭。 book18.org

「辛苦了……茉莉!」 book18.org

大公的聲音溫柔了起來。 book18.org

片刻,上官茉莉已經氣喘吁吁的倒在了大公的懷中。 book18.org

「看你剛剛累成那樣,我用陰陽調和之術,給你補補……」大公無情的說完,便槍上馬。 book18.org

經過一番逗弄後的上官茉莉,早已經濕透了。 book18.org

很快,便是一番陰陽調和的交匯。 book18.org

二人的姿勢並不華麗,也沒有那麼多複雜的套路。 book18.org

簡單的抽插,速度甚至稱不上多快。 book18.org

可無論是大公還是上官茉莉,卻全都是非常快活。 book18.org

尤其是大公體內的陽元之力,通過二人交合之處,來到上官茉莉體內後,那種溫熱的感覺,已然讓上官茉莉飄飄然。 book18.org

如果說大公對別人的那種勁道乃是狂奔的駿馬,那麼對上官茉莉的動作,就像是秀女的一盤刺繡,每一下都那么小心謹慎。 book18.org

力圖做到最合適。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茉莉要來了……」 book18.org

上官茉莉閉上雙眼,低低的吟叫著。 book18.org

聲音溫婉好聽,表情乖巧動人。 book18.org

大公也沒有故意鎖閉精元,很快便全數灌進了上官茉莉的身體之中。 「啊……舒服死了!」 book18.org

上官茉莉身子夾緊了大公,二人徹底貼近,宛若一體。 book18.org

大公也用力抱住上官茉莉,似乎想要將其融入進自己的身體一樣。 book18.org

良久之後,上官茉莉竟然容光煥發,絲毫沒有剛剛的疲倦。 book18.org

而大公,也是面色紅潤,並沒有消耗之後的勞累。 book18.org

這才是天地陰陽之間的交合。 book18.org

是男女之間最完美的歡愉! book18.org

「行了,這姑娘先養在我這,三天之後,你來帶人,我保證給你調教的乖巧迷人。」 book18.org

上官茉莉指著一邊的池婉婷道。 book18.org

大公的手還在上官茉莉的身上遊走,溫柔道:「不用那麼麻煩,身體恢復了就行,別的我親自來。」 book18.org

二人相互看著,情深意濃。 book18.org

溫存一番之後,大公的手,再次伸向了上官茉莉的大腿之間。 book18.org

…… book18.org

轉眼便是兩日之後。 book18.org

池婉婷恢復的情況,比上官茉莉預料的還要好得多。 book18.org

對於胸口的變化,池婉婷也是忍不住,終於問出了口。 book18.org

照顧池婉婷的苒心回道:「你這紋身,乃是主人親手替你紋上去的,也就是說,你已經成為了主人的奴隸,無論是身心都完完全全的屬於主人。」 池婉婷心中一陣悲哀,當時有一個只是破身就能夠拯救池雪峰的機會,她自己沒有把握,後面又因為池雪峰的固執,再次錯失機會。 book18.org

現在,她竟然已經成為了奴隸,而且胸口上的這種紋身,恐怕也有辱皇族的尊嚴。 book18.org

就算是回到帝都,也只能夠被雪藏起來,成為族外之人。 book18.org

「今天,苒心是來教你規矩的!」 book18.org

「在大公府裡頭,奴隸一共分為這麼幾個級別……」 book18.org

一番規矩,讓池婉婷意識到,自己不僅僅成為了奴隸,要奉獻出身體的每一個部分。 book18.org

更是徹底的淪為了一個沒有尊嚴的玩物,徹底成為了大公府上的一部分。 越是如此想,她就越覺得悲哀。 book18.org

然而,當她再次見到大公的時候,依舊是在那間地牢之中。 book18.org

池雪峰的情況並沒有絲毫的改善。 book18.org

池蓉卻意外的換了一身衣服。 book18.org

這一身衣服,是當年池蓉嫁人時候的皇家婚服,這可是徹徹底底的代表了皇室的尊嚴。 book18.org

而就是這樣的池蓉,依然只能夠跪在大公的腳下,舔弄著大公的腳指頭。 「婉婷,過來吧。」 book18.org

池婉婷早已經決定好了委身於大公,況且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選擇。 「是!」 book18.org

池婉婷直接來到大公的懷中,而今天的池雪峰,被喂了不少藥,精神看起來很不錯,於之前相同的還是,池雪峰依舊被捆著。 book18.org

「婉婷,當我的女奴,你應該沒有意見吧?」池婉婷自然搖頭。 book18.org

隨後恭敬道:「奴兒能夠成為您的玩物,簡直是奴兒的福氣!」 book18.org

「請主人徹底的征服奴兒,將奴兒保存多年的貞操收下吧!」 book18.org

「好。你自己來吧。」 book18.org

大公坐著,池婉婷主動上前,為大公解開了褲子之後,輕柔的張開嘴,含住了那根寶貝。 book18.org

池蓉依舊只能夠趴在地上舔弄大公的腳趾。 book18.org

池雪峰將這一幕看在眼中,恨意十足。 book18.org

很快,大公伸手撕下了池婉婷的衣衫。 book18.org

胸口往上,一朵盛開的蓮花,美不勝收。 book18.org

大公輕輕將面龐靠近,嗅了一口。 book18.org

驚嘆道:「竟有蓮花香氣,實在是鬼斧神工!」 book18.org

旋即,大公將池婉婷胸前的肚兜扯下。一對椒乳亭亭玉立。 book18.org

尤其是前幾天被燙傷的乳頭,替換了一顆更加剔透的珍珠色肉粒。加上周圍的血色紋身,在上官茉莉的雕琢之下,簡直像是自然生長出來的一樣。 血紅色的疤痕,宛若那顆剔透的根系。 book18.org

大公的手指輕輕捏上去,池婉婷整個身子一顫。 book18.org

原來,上官茉莉再修復的過程之中,大大提升了那顆特殊乳頭對於她全身的刺激。 book18.org

也就是說,現在的乳頭,就像是一個開關旋鈕。 book18.org

一旦觸碰,池婉婷整個人將陷入無盡的淫慾之中。 book18.org

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還是處子的池婉婷,依然濕透了,晶瑩的淫水,滑落在雪白的大腿上。 book18.org

「坐上來吧,自己動!」 book18.org

大公將池婉婷攙扶起來。 book18.org

而池婉婷則是自己對準了目標,咬牙坐了下去。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第一次,就算是再怎麼樣,痛是難免的。 book18.org

處子鮮血隨著大公的抽插,飛濺當場。 book18.org

可很快,池婉婷的痛苦呻吟,變成了享受的哼唧。 book18.org

雖然她的動作還不算嫻熟,可已經足夠讓她享受高潮的快樂了! book18.org

看著自己的親姐姐,竟然被大公如此的操弄,池雪峰如何能不恨。 book18.org

可惜,他根本無法奈何的了大公。 book18.org

甚至他自己的生死,也全靠大公做主。 book18.org

介於池婉婷還是第一次,大公並沒有太過於用力,操弄了一番之後,便停了下來。 book18.org

「池雪峰,想活著離開,就要開口說話。該怎麼做,你自己知道。」 池雪峰低下頭,看著已經被大公脫的一絲不掛的池婉婷,要緊牙關道:「請您寵幸我的姐姐池婉婷。」 book18.org

隨著池雪峰的下跪,大公再次發動了衝鋒。 book18.org

這一次,就沒有之前的溫柔了。 book18.org

池婉婷的雙腿被大公雙手抓住,打開到一個合適的角度。 book18.org

整個人躺在桌子上,不停的顫抖著。 book18.org

「大公,弄我,弄死我,好舒服啊……」 book18.org

在快感的影響下,池婉婷根本不需要學習,無師自通。 book18.org

叫聲不僅僅撩人,更有種讓人不停衝鋒的感覺,起碼大公是這樣覺得的。 不多時,池婉婷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book18.org

而大公也毫不吝惜的將自己的白漿徹底灌滿。 book18.org

狠狠的進入,深深的射到裡頭,這樣的行為,懷孕簡直是十有八九。 可讓人驚訝的是,大公噴射完之後,並沒有一般男人的不硬期,反而依舊火熱堅硬。 book18.org

如此情況,那自然是再次的衝鋒和殺戮。 book18.org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之中。 book18.org

池婉婷已經忘記了她失神了多少次,無盡的快感,足以將她徹底埋沒。 最後,整個人癱軟在桌子上,嘴角浮現著溫柔而滿足的笑。 book18.org

只是她的下身,卻有些慘烈,戰場猶如火與血洗過一樣。 book18.org

「蓉奴,帶他們兩個回去吧。」 book18.org

「主人,蓉奴還想挨次操……」 book18.org

「你也配?」大公一巴掌打飛池蓉。 book18.org

「別讓婉婷蜜穴里的精華流出來,今天之前,你用嘴封好!」 book18.org

「是,主人。」 book18.org

池蓉不敢耽誤,立馬用嘴巴徹底堵上了池婉婷的蜜穴,哪怕是鮮血沾染著白漿,她也只覺得開心。 book18.org

感受著嘴裡大公的白漿氣息,池蓉不禁的濕透了。 book18.org

回到赤羽府,池雪峰自然是不肯多待一點時間,甚至連手下都沒有等,直接一個人一匹馬,朝著帝都疾馳而去。 book18.org

他的心中,滿是仇恨,他要復仇,他要將目睹的這一切,全都告訴皇帝,讓皇帝殺了這個膽敢踐踏皇族尊嚴的大公! book18.org

一日後。 book18.org

在池蓉的送別下,池婉婷也穿上了嚴實無比的衣服,踏上了回帝都的路途。 此時的池蓉,高貴典雅,完全看不出半點奴隸的跡象。 book18.org

甚至一顰一笑間,有種殺伐果敢的氣息,尋常百姓看了,直接有些恐懼。 池婉婷離開的馬車裡,池婉婷閉目養神,回想起這兩天來的巨變。 book18.org

手情不自禁的伸到了自己乳頭上,輕輕一扭,整個人像是被丟在了滾燙的湯鍋之中一般,顫動個不停。 book18.org

隨著一聲低音喘息之後,池婉婷結束了這一次自慰。 book18.org

雖然身體上的快樂結束了,可她的心中,卻只有一個男人,那邊是大公! 無論是身體上的記號,還是心理上留下的痕跡,池婉婷已經確定,自己這輩子都無法擺脫這個可怕的男人了。 book18.org

至於回去如何交代,那已經不是她能夠決定的了了。 book18.org

走一步看一步,反而更加輕鬆一些。 book18.org

長路漫漫,池婉婷也不著急,一路上有景色的地方必然停下來欣賞。 可池雪峰,緊緊用了六天時間,便極速的回到了宮中。 book18.org

第一件事,他並沒有去見皇帝,而是找到了他相好的一個宮女。 book18.org

臥榻之上,宮女的口舌已經疲倦,可他的胯下之物,依舊絲毫不動。 「殿下,您一定是太累了,或許,休息一會就好了。」宮女也感覺奇怪,可不敢多說什麼。 book18.org

「行了,你下去吧。是我太累了。」 book18.org

可宮女一離開,池雪峰就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床榻。 book18.org

「趙小天,我要你不得好死!」 book18.org

至於另外一個踐踏了他尊嚴的男人,他甚至沒有勇氣在千里之外的皇宮裡叫出他的名字。 book18.org

…… book18.org

「大人,我有緊急的情況見陛下!」 book18.org

池雪峰一路過關,直接來到了皇帝的面前。 book18.org

「父皇!」 book18.org

「你不是在邊關練兵,為何出現在了這裡。」 book18.org

皇帝眉頭微皺,顯然有些不悅。帝王城府都有不悅,可想而知,臨陣脫逃這件事情並不算小事。 book18.org

「父皇,您有所不知!」 book18.org

「你要給孩兒做主啊!」 book18.org

「不僅僅是孩兒,還要替邊關的三千萬百姓做主!」 book18.org

池雪峰剛剛拿起三千萬百姓的帽子,就被皇帝呵斥。 book18.org

「住嘴!」 book18.org

「你在北方的事情,孤已經通過大公的書信了解清楚。」 book18.org

「可是……」 book18.org

「不管發生了什麼,你擅自違反軍令,先罰你禁足半月。等婉婷回來再議此事!」 book18.org

「來人,將皇子帶出去!」 book18.org

皇帝直接拒絕了池雪峰任何說話的可能。 book18.org

半月後。 book18.org

皇宮密室。 book18.org

池婉婷跪在皇帝面前。 book18.org

「父皇,兒臣沒能成功的留在他身邊,請父皇責罰。」 book18.org

「起來說話,這算是什麼罪過,他要是好對付,你姑姑早就留在他身邊呼風喚雨了。」 book18.org

「啊?您的意思是,池蓉姑姑,也是您派去的?」 book18.org

池婉婷一下明白了過來。 book18.org

「是啊!那個傢伙,油鹽不進,在整個北方地區有極高的威望,跟異族的關係非常好,而且治軍有方,帶兵打仗也極為厲害……」 book18.org

「最可怕的是,他根本不受我皇家管制,所以先皇開始,便想著滲透到他身邊。可惜,這麼多年來,一直沒能成功。」 book18.org

「你去,本來就是一個意外之舉,為的就是出其不意,可他既然還能送你回來,那就說明他戒備心極強。單單一個公主的身份,就已經讓他拒之門外了。」 皇帝自言自語的說著。 book18.org

「可父皇,他在臨走之前,破了我的身子,還給我弄了紋身……甚至還想要我懷上他的孩子。」 book18.org

「有這種事?」 book18.org

「那他還跟你說什麼沒有?」 book18.org

池婉婷搖頭。 book18.org

掐指算來,她跟大公說過的話,也就那麼幾句。 book18.org

「行了,你受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book18.org

皇帝伸手將池婉婷扶起。 book18.org

可就在這瞬間,皇帝無意中碰到了池婉婷的外衣,好巧不巧的碰到了屬於池婉婷的淫慾開關。 book18.org

「啊!」池婉婷一聲嬌喘。 book18.org

「怎麼了?」 book18.org

「回父皇,地上太涼了,女兒這兩天正好身子不舒服……」池婉婷藉故說道。 「那你快回去休息!」 book18.org

從密室中走出,池婉婷渾身顫抖。 book18.org

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好好的自慰了一番,這才恢復了正常。 book18.org

可就在此時,她突然想到了一點,就是按照日子,已經到了她該流血的那幾天了。 book18.org

目前還毫無反應,難道真的是大公一發入魂? book18.org

池婉婷思緒凌亂,壓低了身子,在皇宮裡疾行而去。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