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大公 (23) 作者:zhangquan1z1z1

簡體

. book18.org

【荒淫的大公】 book18.org

作者: zhangquan1z1z1 2020-8-30發表於SIS book18.org

(23)皇子和大公之子的較量 book18.org

次日,當劉月柔聽到同為先生的柔柔,在自己面前祈求的話語。 book18.org

劉月柔的內心有些感慨良多,對於和另外一個女人一起伺候趙小天,她也不是處女,算是早就預料到這件事情,遲早會發生。 book18.org

讓他意外的是,柔柔的身份,以及這件事情到來的速度。 book18.org

聽著柔柔說完一切,劉月柔沉思片刻,並沒有立馬答應。 book18.org

她明白,女人只有端著,才會更加有價值,雖然趙小天高高在上,可同樣適用。 book18.org

劉月柔平靜無比道:「這件事情,我考慮考慮。明天給你答覆。」 book18.org

當夜,劉月柔在趙小天的懷裡哭了,並沒有說明情況,可趙小天敏感的察覺到,就是因為柔柔的原因。 book18.org

如果遇到此事的是大公,也許說明都不同,可趙小天畢竟年紀在那,經歷也是有限的很。 book18.org

所以,他的心軟了。 book18.org

不僅僅坦白了自己的淫虐之心,更是朝著劉月柔道歉不少。 book18.org

「月柔,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你一個人伺候我太辛苦,找個人一起,可能你就不會那麼累了!」 book18.org

「我明白,我知道,我也沒有反對……」 book18.org

「你貴為大公之子,別說找一個人了,就算是找兩個人三個人,月柔也只有答應的命。依你之意,月柔明天就去找她,答應便是!」 book18.org

劉月柔說著, 哭泣聲漸起。 book18.org

趙小天抱著劉月柔又是一陣哄。 book18.org

最後一番激情之後,劉月柔才嬌滴滴的說道:「小天,你的確太兇猛了,我這個年紀和身體,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若是短時間還行,長時間我是真的不太行……」 book18.org

「真的?」 book18.org

「當然,你現在就是我的男人,唯一的男人,我又怎麼會騙你呢?」 book18.org

劉月柔的溫柔體貼,讓趙小天很是高興,那種高興自然化為了鋼槍進門,又是一番雲雨之戰。 book18.org

第二天,毫無疑問,柔柔也上了趙小天的床。 book18.org

對於劉月柔,柔柔有的只是尊敬,一口一個姐姐叫著,甚至根本不避諱什麼,舔弄起來,根本沒有半點猶豫。 book18.org

在床上,柔柔更像是一個伺候兩個人的丫鬟,不僅僅伺候著趙小天,還伺候著劉月柔。 book18.org

有了第三個人,夜晚的時間,自然歡愉的多了。 book18.org

這樣歡快的生活,一過便是半個月之久。 book18.org

而杜鋒的傷也完全的好了,重新回到了學堂之後,卻一改常態,完全跟趙小天不在接觸,讓人很是懷疑。 book18.org

只有杜鋒自己知道,每次見到趙小天,那份屈辱,深深的從內心裡泛起,那種苦澀,實在是讓人意志消沉。 book18.org

不僅如此,趙小天海天還會給董婉兒一些虐待杜鋒的命令。 book18.org

在外杜鋒看起來高大,也是尚書之子,很是風光。 book18.org

可在董婉兒面前,卻是一條公狗,甚至連公狗都不如,公狗起碼還能夠操弄母狗,可他,就是一隻被閹割了的公狗。 book18.org

不管董婉兒如何誘惑,他也沒有半點能力,那被割過幾次的下面,也就指甲蓋大小,就算是完全硬了,也不過跟三歲嬰兒大小無異。 book18.org

就算是尿尿都有些費勁,別說是跟女人歡樂了。 book18.org

期間,趙小天也去弄過幾次董婉兒,可,接觸了熟女之後,趙小天又豈會對董婉兒這個年輕的雛有太多的興趣。 book18.org

徹底調教雛的這種事情,沒有一點年紀的人,是干不出來的。 book18.org

比如說,對於大公來說,重新調教一個年輕的女奴,顯然更有成就感。 book18.org

一個已經被玩弄過的婦人,對於大公來說太過簡單,缺乏挑戰。 book18.org

………… book18.org

遠在數千里之外的皇都。 book18.org

皇宮大殿。 book18.org

「陛下,十五皇子十六皇子兩位殿下,已經紛紛成年,到了外出歷練的時候。」 book18.org

「按照先皇的遺命,皇族王子到了這個年紀,都要外出領軍打仗!」 book18.org

皇帝乃是一個中年儒雅的書生樣子,眉宇之間的威嚴,乃是長期上位者養成的習慣。 book18.org

面相稍顯文弱了幾分,以鬍鬚加以掩飾。 book18.org

「那以諸位愛卿所見,應該如何分配?」 book18.org

「回陛下,目前我國有戰事的地方,只有兩處,一是南蠻邊疆,那裡形式複雜,不過對手都是一些少數的異族人,他們藏在密林沼澤之中,雖然無法跟我軍正面作戰,可卻也一直無法統一消滅。」 book18.org

「另外一處,便是北疆。雖然西北地區有海洋大公坐鎮,可常年戰事不斷,中等規模的部隊作戰時有發生。也是一處歷練的好地方!」 book18.org

「那就一邊一個……具體怎麼安排,就你們幾個大臣商量吧!」 book18.org

「臣等遵命!」 book18.org

很快,一道聖令下到了皇子的住處。 book18.org

「兒臣領旨謝恩!」 book18.org

十六皇子池雪峰,被安排到了北疆。 book18.org

到北疆報道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十五天,因此,池雪峰簡單收拾之後,便立刻出發了。 book18.org

然而當他帶著隊伍走到皇宮外時,兩匹駿馬追出宮來。 book18.org

「雪峰,等等我!」 book18.org

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上,坐著一位英姿颯爽的女子,一席紫衣,甚是俊朗。 book18.org

池雪峰定睛一看,竟然是九公主池婉婷。 book18.org

他們二人,乃是同父同母的姐弟,在整個皇帝的子女之中,算是關係最好最親的。 book18.org

池婉婷排行第九,年紀也要比池雪峰大哥四五歲,從小對於池雪峰很是照顧,姐弟的情分,那是相當的深刻。 book18.org

「姐,你怎麼來了!」 book18.org

「北疆,你能去的,難道本公主就去不得?」 book18.org

「姐!雪峰去北疆乃是帶兵打仗,那是男人才應該乾的事情,不適合你們這種女人家!」池雪峰有些反感,畢竟這是去辦正事,哪怕九公主是他的親姐姐,也不適合一起去。 book18.org

「放心吧,我跟父皇打過招呼了,不會耽誤你辦正事的。我也有命在身,你疾行去報道,我一路上採買些東西,給姑姑送去!」 book18.org

「姑姑?」 book18.org

「你還不知道吧,父皇的一個妹妹,就在北方行省,是赤羽首領的夫人。」 book18.org

「赤羽!」 book18.org

池雪峰眼前一亮,那可是一個享有極高地位的組織。 book18.org

直接懟皇帝負責,可以說是皇帝維持信息清明的一大利器。 book18.org

早年間,他甚至聽說過,皇帝要是缺了這一個組織,權力直接少了一半。 book18.org

如果能夠在這次的行動之中,接觸到赤羽,無疑對於池雪峰將來的榮登大典,有著很直接的幫助。 book18.org

哪個雄心勃勃的皇子,又不想成為那個至高無上的存在呢? book18.org

「雪峰,父皇嚴禁皇子接觸赤羽,你應該知道的!」 book18.org

池雪峰臉色微變,笑道:「我當然知道,我只是好奇還有個姑姑,我到時候一定跟你一起去拜訪一番!」 book18.org

池婉婷還想說什麼,可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便跟著隊伍,繼續出了皇城。 book18.org

由於池婉婷還要採買一些東西,所以兩隊人馬再三天後,還是分開了。 book18.org

十五日期滿,這天下午,池雪峰終於來到了北方行省的城門外。 book18.org

比起帝都,無論是宏偉還是氣派,都遠遠不如。 book18.org

「進去吧……」 book18.org

「是殿下,路邊有些咱們那邊沒有的水果,我替殿下弄點來嘗嘗!」 book18.org

一邊池雪峰的手下,殷勤的說道。 book18.org

池雪峰也是頭一回出這麼遠的門,見到那些北疆附近的水果,也是好奇的很。加上他平日裡的條件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也就放任手下去了。 book18.org

畢竟在他的想法之中,他堂堂皇子,吃幾個水果算的了什麼。 book18.org

貴為皇子的手下,拿老百姓的水果,那自然不可能給錢,丟下句話,已經算是不錯了。 book18.org

很快,一行人直接來到了大公的府邸外。 book18.org

對於大公,池雪峰還是有數的,下馬那是必須的,而且通報也是必然的。 book18.org

大公府外的圍觀百姓,少見這樣的陣仗,對著車馬,指指點點。 book18.org

恰逢此時,趙小天回家路過。 book18.org

看著眼前的陣仗,也是有些意外,為了避免麻煩,趙小天特意避開,走了自己尋常走的小門。 book18.org

小門乃是下人僕役進出的門,對外趙小天不過是大公府上管家的兒子,走小門也並沒有問題。 book18.org

可就在小門的門口,趙小天卻看到有一個俏生生的姑娘跪在地上。 book18.org

面容堅決,眼角帶著淚,雖然說容貌有些寡淡,可別有一股氣質,有北地女子的獨特風情。 book18.org

好奇,是趙小天這個年紀的男人最強烈的一股衝動,甚至強過對於女人的性衝動。 book18.org

但趙小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便問周圍看熱鬧的人。 book18.org

「大爺,這咋回事啊?」 book18.org

「聽說是今天城外來了貴客,那手下搶了她家賣的瓜,還非禮了她,她爹一時間氣不過,就上去動手了,結果直接被人推倒在地,腿都斷了……」 book18.org

「就是,這不小姑娘聽說那貴客來到大公府上了,所以想要來告狀!」 book18.org

周圍人嘀嘀咕咕的,這些年,來到大公府門前告狀的人倒也不多。 book18.org

畢竟,很多衙門能夠管得到的事情,直接來大公府門前告狀,反而沒有什麼用。 book18.org

趙小天回想起剛剛在正門見到的排場,眉頭微皺,便來到門口的管家處。低聲問道:「你待會將那個姑娘帶進來,問問看到底怎麼回事!」 book18.org

不多時,那管家就按照趙小天吩咐的,將那姑娘帶到了門房的會客室。 book18.org

「曹姑娘,別哭了,有什麼委屈,趕緊跟我們這位小爺說,要是真的委屈,一定替你出頭!」 book18.org

管家可是知道趙小天的真實身份的,自然把話說的很滿。 book18.org

曹姑娘一聽連大公府的管家都這麼說,看了看趙小天,直接再次跪下。 book18.org

「這位公子,小女要告狀……」 book18.org

曹姑娘將事情簡單一說,實際情況倒是跟趙小天打聽的差不多。 book18.org

「令尊傷勢如何?」 book18.org

「那幫人個個功夫了得,家父雙腿已經斷了,站都站不起來,問大夫說,恐怕這輩子都站不起來了……」 book18.org

說著,曹姑娘再次淚灑當場。 book18.org

有些紈絝,的確欺男霸女,趙小天也能理解,可白拿人家的東西不說,還調戲人家姑娘,打斷人家父親的腿,實在可恨。 book18.org

「曹姑娘,你放心,這個事情,我一定給你一個交代!」 book18.org

「不論他是什麼人,哪怕是皇帝的兒子,我也要讓他帶著手下,當面給你們道歉,再給你們足夠的補償!」 book18.org

趙小天朗聲說道,那氣勢甚是宏偉。 book18.org

這話,就連曹姑娘都有些驚詫,沒想到自己過來哭冤,竟然真的管用。 book18.org

她之所以直接到大公府來,就是因為聽說那伙人直接拜訪的就是大公府,可能是極為尊貴的客人。 book18.org

「請公子留下個名號,倘若民女冤情得以洗脫,民女願意一生供奉公子!」曹姑娘說的豪氣,一看便是言而有信的人。 book18.org

「名諱不好說,就給你一個天字吧!晴天的天!」 book18.org

曹姑娘再次磕頭,千恩萬謝。 book18.org

趙小天出了門,直接朝著大公府里會見客人的地方疾行而去。 book18.org

當趙小天到會客廳的時候,十六皇子池雪峰正好在裡頭跟大公說話。 book18.org

「大公,小少爺求見!」 book18.org

「也好,皇子殿下,本公的幼子與你年紀相仿,結識一番也好!」 book18.org

「恭敬不如從命!我聽說大公的二子在南方殺敵建功,想來虎父無犬子,小公爺也必然是人中龍鳳!」 book18.org

然而,趙小天一進門,就問大公道:「父親,敢問天子犯法,是否與庶民同罪!」 book18.org

「當然!律法制定好,就是人人應該遵循的!天子與百姓,在律法面前,絕對是一樣的!」大公厲聲道。 book18.org

「沒錯,法若偏頗,那邊不再是法!」十六皇子池雪峰也贊同道。 book18.org

「可我聽說,皇子的隊伍,在進城前,不僅僅非禮了民女,還打傷了人家的老父親,更是搶走了人家的東西!敢問,是否應該入罪!」 book18.org

趙小天這開門見山的打法,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蒙了。 book18.org

唯有大公依舊淡然,道:「此事當真?」 book18.org

「那民女就在府上,父親若是不信,可隨時詢問!」 book18.org

十六皇子剛剛還在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此時斷然不能反悔。只能夠硬著頭皮道:「大公,若是我手下人所犯,那我絕無包庇的意思!」 book18.org

「好!帶人上來!」 book18.org

曹姑娘來到大公面前,整個人被嚇得顫抖個不停,話都不敢多說。 book18.org

大公,那可是整個北方行省之中的神! book18.org

若是沒有大公的存在,恐怕這一地的百姓,都要成為北方那些異族人的糧倉牧場。 book18.org

「曹姑娘,現在大公替你做主,有事只管說!」 book18.org

趙小天來到曹姑娘面前,鼓勵道。 book18.org

曹姑娘看著趙小天,心中有了幾分底氣,然後將那一番原委全都講了出來。 book18.org

「此時,若是讓你分辨打傷你父親的人,你可能認得出來?」 book18.org

「可以!」 book18.org

大公說完,看向了池雪峰,那意思就是讓池雪峰直接交人,現場辨認,若是對上了,那就直接嚴懲。 book18.org

池雪峰眼角微顫,感覺事情有些麻煩,可事到臨頭,他也只能夠硬著頭皮上。 book18.org

很快,那幾個犯事的手下全都被帶了過來。 book18.org

「就是他……打傷我父親!」 book18.org

「這個搶走了我家的水果!」 book18.org

「還有他,摸了我的身子!」 book18.org

不愧是北方的豪爽女子,面對罪犯,明知對方勢力很大,卻依舊不畏強權。 book18.org

這強硬的表現,就連趙小天都暗暗稱讚。 book18.org

而池雪峰,則是臉色愈加的難看了起來。都是他的心腹手下,若是不保,將來怎麼御下。 book18.org

可若是保,又應該是怎麼個保護法,池雪峰偷偷的看向了大公。大公的意思,才是這件事情的關鍵。 book18.org

「父親,您剛剛也說過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那這幾個傢伙,在我北方行省的地界上犯了事,是不是也應該按照我朝律令處理?」 book18.org

「當然!皇子殿下以為如何?」大公將壓力給到了池雪峰身上。 book18.org

「當然!可這幾位乃是我手下幹將,不日便要跟我去北方跟異族殺伐。」 book18.org

「犯罪是犯罪,可能夠請求他們戴罪立功,即便是要懲處,也等三月之後,戰事結束以後。大公您的意思如何?」 book18.org

曹姑娘聽見搶自己家的東西打傷自己父親的人竟然是皇子的手下,當時就尿了褲子。 book18.org

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大人物,根本不是她們這種小老百姓能夠接觸到惹得起的。 book18.org

又聽見皇子池雪峰想要保護那些手下,曹姑娘直接一屁股嚇得坐在了地上。 book18.org

水汪汪的,地上試了一片。 book18.org

可趙小天並不怕這些,解下自己的外衣,裹在了曹姑娘的腰間,依然上前一步,朗聲道:「殿下,若是您這樣說,恐怕有失公允。」 book18.org

「犯罪就是犯罪,和什麼身份無關,倘若因為他們幾個要打仗,就能夠隨便欺負百姓,那我看,這仗還不如不打!」 book18.org

「我邊關將士,浴血奮戰,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讓這些百姓能夠安居樂業。而今,您竟然說出讓百姓用安居樂業來為打仗讓路,這不是本末倒置,滑天下之大稽?」 book18.org

「這……」皇子池雪峰一時間難以說出口。 book18.org

「皇子若是說不出什麼別的理由,那就按照天兒所言,依法處置吧!」 book18.org

「來人……叫衙門來幾個捕快!」 book18.org

大公說話,此事已經落定。 book18.org

就算是皇子池雪峰,也不能在說什麼,尤其是他自己說出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要是反悔,那就是打自己的臉。 book18.org

而那幾個手下,也甚是委屈。 book18.org

趙小天倒是不在乎這些人如何看自己,反倒是將曹姑娘攙扶到一邊的房間,吩咐下人找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給他換上。 book18.org

「天公子……多謝您了,民女今天若不是遇到您,恐怕……」 book18.org

曹姑娘說著就要下跪,趙小天連忙將其阻攔。 book18.org

「我是幫你,也是在匡扶正義!」 book18.org

「天公子宅心仁厚,民女感激不盡,這衣服沾染了民女的污穢……待民女回去好好洗凈,明日再給公子送來!」 book18.org

一邊趙小天的外套上,已經沾染了一絲黃暈,賠曹姑娘肯定是賠不起的,所以只能夠是洗乾淨送來。 book18.org

「也好!」 book18.org

趙小天也知道,若是不給她個報恩的機會,恐怕她也不好收場。 book18.org

趙小天剛剛不畏皇子,直接提曹姑娘主持正義,那份偉岸,已經深深的可在了曹姑娘的心中。 book18.org

加上趙小天本來天生俊朗,近來又被情愛滋潤的不錯。 book18.org

那股平民百姓平常無法接觸到的氣質,一下就擊穿了曹姑娘的心防。 book18.org

「少爺,衙門的人來了,老爺讓你過去呢……」 book18.org

「你跟我一起,我要讓他當你給你道歉!」趙小天意氣風發道。 book18.org

「民女全憑天少爺吩咐!」 book18.org

…… book18.org

「搶劫水果,依照律令,三倍的價錢補償之後,當庭杖擊二十。」 book18.org

「調戲民女,依照情節,杖擊五十……」 book18.org

「當街傷人,按照傷勢程度,還需要去傷者家中具體查看!」 book18.org

結果出來了,院外已經響起了杖擊的聲音,饒是皇子的精銳手下,也難免痛苦的哀嚎出聲。 book18.org

池雪峰面色逐漸難看,強忍著怒氣。 book18.org

「皇子殿下,作為這些罪犯的主人,我覺得你有必要給受害者道歉!」 book18.org

「道歉?」池雪峰眼角一挑,幾乎沒有壓制住怒火。 book18.org

犯罪的又不是他池雪峰,讓他給一個民女道歉!這分明就是想要殺他的威風。 book18.org

一時間,皇子的幾個手下也神色劇變,不知道這大公父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book18.org

大公卻並不言語,就像是看戲一樣,看著趙小天和皇子爭鬥。 book18.org

「皇子殿下,我記得本朝先祖,曾在早年打仗的時候,因為縱馬踩踏了農戶的莊家,親自上門道歉,我記得沒錯吧?」 book18.org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難道先祖能夠做到的事情,你十六皇子做不到嗎? book18.org

趙小天的話說成這樣,池雪峰已經無路可走。 book18.org

咬著牙,池雪峰來到了曹姑娘面前。 book18.org

「本皇子失禮與你,實在不好意思!」 book18.org

「哼,走!」 book18.org

「大公,本皇子告退,明日在大營見!」 book18.org

言畢,池雪峰揚長而去,留下兩個挨打的人,還在庭院之中受苦。 book18.org

「小天你跟我來!」大公輕描淡寫的說著。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曹姑娘你就回家去吧……別的不用多操心了!」 book18.org

「嗯。」曹姑娘也不敢多說話,畢竟這不是她該隨便說話的地方。 book18.org

趙小天隨著大公到了大公的書房。 book18.org

兩個女人直接上前伺候,就像是完全沒有看到趙小天一樣,而大公也絲毫不覺得不妥。 book18.org

一個女人解開上衣,躺在地上,將大公的靴子脫下之後,用雙乳按摩著大公的足底。 book18.org

而另外一個女人,則是小心翼翼的揉著大公的肩膀。 book18.org

「小天,今天你如此不留情面,日後如何,你可想好了?」 book18.org

「父親,我只是主持正義,並沒有想與他爭鬥。」 book18.org

「你利用身份進門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這場鬥爭,遲早會發生。不確定的是,誰贏誰輸。」 book18.org

「可他貴為皇子,我又如何與他爭鬥,而且他有命令在身,我也沒有什麼機會啊……」 book18.org

「明日,你也去大營里報道。沒有機會,本公就創造出來一個機會!」 book18.org

「這……」趙小天沒有料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book18.org

「記住,政治從來都不是空口白話,它比戰爭更加殘忍。」 book18.org

大公這些年來,對於趙小天的教育並不多,最近確實經常提點。 book18.org

這話,趙小天也深深的記下。 book18.org

入夜,趙小天竟然沒有找任何一個女人,而是安靜的在自己的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book18.org

半夜時分。 book18.org

曹姑娘家,突然殺進來了一伙人。 book18.org

「你們是什麼人!」 book18.org

「什麼人,要你們命的人。」 book18.org

「兄弟們,這個女人,上頭吩咐了,姦淫十次,當著她爹的面!然後送他們兩個歸西!」 book18.org

幾條精壯的漢子立馬開干,曹姑娘年輕的身體,被操弄的鮮血狂飆。嘴巴被堵住,喊不出一點聲音,而曹老漢,看著女兒被如此傷害,直接氣的暈了過去。 book18.org

一個時辰後,這伙喪盡天良的傢伙才算是離開。 book18.org

而屋裡,慘死了兩個人,尤其是曹姑娘,整個人被架在桌子上,雙腿張開,周圍全都是白漿混合著血水。 book18.org

軍營。 book18.org

大公手下一員猛將,為池雪峰還有一起入伍的人舉行了儀式。 book18.org

當然不僅僅有池雪峰,還有趙小天,更有一些本來就要入伍的人。 book18.org

儀式中間,池雪峰宗師異樣的笑著。 book18.org

趙小天心中莫名有一絲擔心。 book18.org

中午沒事了,趙小天甚至連飯都沒吃,直接朝著曹姑娘家方向走去。 book18.org

可他哪裡知道曹姑娘家住何處? book18.org

經過一番細密的打探之後,已經過去兩個時辰。 book18.org

時間也來到了下午。 book18.org

「曹姑娘!」 book18.org

「開開門,是我!」 book18.org

趙小天敲門無果。 book18.org

「難道出去了?不應該啊,曹老漢雙腿受傷……」 book18.org

「該不會!」 book18.org

趙小天突然想到了昨天大公說的話。 book18.org

政治遠比戰爭殘酷。 book18.org

趙小天一腳踢開大門,衝進了裡屋。 book18.org

當他看到桌子上的曹姑娘,被那樣的擺放,雙腿打開,甚至在腿間還塞著一條凳子腿時。 book18.org

趙小天的大腦里,瞬間就被血液充滿。 book18.org

那種暴怒,卻無法發泄的衝動,是趙小天有史以來最強的一次,當初董婉兒事件,趙小天也沒有這麼憤怒過。 book18.org

曹家父女, 不過是本本分分賣瓜的,相依為命本來已經不容易。 book18.org

昨日慘遭毆打,可今天竟然直接喪命。 book18.org

趙小天不笨,知道今天有這種情況,跟自己的關係很大。 book18.org

如果沒有趙小天,曹姑娘可能跪一跪,也就認命了,雖然生活會更加難,可起碼還不會丟了命。 book18.org

而現在,趙小天看著這兩具屍體,心中的悔恨,簡直要爆炸了。 book18.org

如果不是他想要逞能,這父女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book18.org

趙小天憤怒的一拳打在了地上,可就在這個瞬間,他看到了昨天交給曹姑娘的那件外套,整整齊齊的疊放在一個籃子裡。 book18.org

而一邊的一個刺繡盤上,一隻栩栩如生的鴛鴦下面,繡了一個小小的天字。 book18.org

這一幕,讓趙小天如遭雷擊。 book18.org

昨日,除開主持正義外,的確有炫耀的想法。 book18.org

趙小天這十幾年,一直以管家的兒子對外,幾乎沒有囂張跋扈的時候。 book18.org

現在終於變成了大公的兒子,當然要好好表現高調一把。 book18.org

可現實,卻給了他慘痛一擊。 book18.org

「池雪峰,此仇不報,我就不算男人!」 book18.org

回到家中的趙小天,直奔大公書房。 book18.org

可卻被下人攔住,並沒有得到允許。 book18.org

一時間,他苦悶異常,不知道這事情應該跟誰說。 book18.org

想來想去,趙小天還是決定跟劉月柔說說,當然也不是照實說,而是換了內容的旁敲側擊。 book18.org

可得到的答案卻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book18.org

又是一日之後。 book18.org

九公主也到了。 book18.org

赤羽府上。 book18.org

九公主池婉婷和十六皇子池雪峰,提著禮物拜訪著姑姑池蓉。 book18.org

「你們姑父身份原因,不便見你們……」 book18.org

「我們來,就是單純的走走親戚,並沒有別的意思!」 book18.org

「哈哈,婉婷出落了,嫁人沒有啊。要不在北方找個不錯的小伙子,我聽說大公家有一個小兒子,年紀跟雪峰相當,尚未婚嫁。」 book18.org

「不可!」池雪峰下意識道。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我的意思是,我姐年紀略大,找個年紀那么小的,恐怕對我姐姐照顧不周!還是找個年紀稍長的,才會疼人!」 book18.org

池雪峰掩飾的不錯,並沒有露出馬腳。 book18.org

「姑姑,我這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自己會解決的。」 book18.org

「再說了,我見慣了皇都的繁華,正要嫁到這裡,還不習慣呢!」 book18.org

姑姑侄子三人聊的很開心。 book18.org

當夜,池婉婷跟池蓉在一個被窩裡躺著。 book18.org

池婉婷前來,當然不是真的為了看望池蓉,而是另外有重要的事情。 book18.org

她帶著皇帝的秘旨。 book18.org

「姑姑,我父皇對於大公,還是頗為忌憚,而他也清楚赤羽府內,消息並不安全,因此我才過來……」 book18.org

沒人知道赤羽府內到底有多少人是秘密忠於大公的,如果派出探子之類的,就更加不放心了。 book18.org

因此皇帝才藉此機會,出此下策。 book18.org

「跟過去幾年無異,只不過,在這北地,皇帝的威名是越來越有限了,而這裡的人們,只認大公……」 book18.org

這是一個不好不壞的情況,大公雖然沒有什麼不良的企圖,可皇帝的影響力,卻也在不停的喪失,這是無可避免的。 book18.org

正事聊完之後,二人聊起了風花雪月。 book18.org

「婉婷,如果姑姑猜的沒錯,你應該還是處女吧?」 book18.org

「這麼個年紀了,有些不正常啊!」 book18.org

「哎,之前也有過一位重臣的公子,想要追求我,可我詢問過父皇,她要留我將來和親用,雖然不確定去哪,跟誰,可我的婚姻,早已不屬於我自己。」 book18.org

「就連我著身子,也早已經屬於另外一個男人了。」 book18.org

池婉婷說著,臉上泛起一些悲傷。 book18.org

這一點,池蓉可太明白了,當年的池蓉就跟池婉婷一樣,被用來當做了工具。 book18.org

「婉婷啊,我當年跟你的想法一樣,可後來才發現,有些快樂,一定是你自己爭取才有,如果你自己不努力,那別人絕對沒法給你!」 book18.org

「比如說……在男女之間的那種享樂!不是我亂說,這北地的男人,比起咱們皇城周圍的男人,的確要勇猛一些!」 book18.org

「啊?可我記得,姑父他好像並不是北方人!」 book18.org

「誰告訴你,我就只有他一個男人了!」 book18.org

「也不怕你笑話,來這裡的第二年,我跟他已經把話徹底說開,他玩他的,我玩我的。就在我享受過的男人裡頭,你姑父那又軟又小的傢伙,根本不夠看!要說男人,還是北地的男人,又野蠻又霸道,實在是痛快!」 book18.org

池蓉當然是過來人,說起這話來,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 book18.org

「與其到時候找個不能舒服,而且你自己也不喜歡的男人,倒不如早點找個順眼的男人,反正是咱們女人比較舒服!」 book18.org

池蓉說的這些,池婉婷也都知道,畢竟她也不是小姑娘了。 book18.org

可僅僅都局限在想法的階段,根本沒有想過要實踐。 book18.org

但剛剛池蓉的意思,分明就是想要給池婉婷找個男人。 book18.org

這對於池婉婷的衝擊還是有些大的。 book18.org

「姑姑,這事情回頭再說吧,我有些睏了,明天說……」 book18.org

夜裡,池婉婷竟然做了春夢,夢的內容非常有限,就是她躺在床上,被一個看不清楚面容的男人瘋狂的舔弄著。 book18.org

早晨醒來之後,果然腿間一片潮濕。 book18.org

池蓉已經不在,這才讓池婉婷避免了一場大尷尬。 book18.org

摸著腿上那些液體,池婉婷不免想到了昨天池蓉的那些話。 book18.org

「要不,真的找個順眼的男人,試試?」如果真的將來被和親,找一個廢物男人,守著過一輩子寡婦的生活,也的確慘的很。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