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道人之裂锦 (7-9)作者:sangsd黑手(李肃)

【僵尸道人之裂锦】 第7,8,9章 (追忆茅山僵尸经典,旗袍熟女人妻文)

作者:sangsd黑手(李肃) 2020年9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七章尸变(上)

在厨房等候了大约二十分钟的功夫,外来忽然传来阵阵高跟鞋声。根子一个激灵,他知道高太太回来了。

随着高跟鞋声音越来越近,不一会,门外就飘来一阵香风。沈懿墨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鸦青色长旗袍,肩上还披着一件宽大的黑披肩,将背部大半身子都遮盖住了。显得优雅又端庄。

她脸上涂着淡妆,面腮微红,先前汗水已经不见了。身上多出了几分清新之气,散发着阵阵清香。根子一眼就看了出来,高太太刚刚定是去沐浴了。

沈懿墨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道:“小伙子,让你久等了。”“高太太,您真是折煞我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根子起身道。

接着,他又道:“高太太,盖子我先前揭开了,现在温度应该差不多了,倒入碗里再吹吹就能喝了。”沈懿墨点点头,走到药罐前,低头朝里面看了看,见没有异样,便拿出碗放好,小心翼翼捧起药罐,将汤药倒进了进去。她捧起碗,低声道:“希望这药能让我儿病情尽快痊愈。”说着,她便对根子道:“小伙子,走吧。”

回到房间时,高绍龙正好也才醒来没多久。沈懿墨见状忙快步走过去,站床侧,低头关心地道:“绍龙,你醒了呀,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吧?”绍龙摇摇头,见到盘子的碗,问道:“妈,这碗里是什么?”“这是七叔给你熬炼的汤药。”沈懿墨道。

高绍龙哦了一声,又见到跟着母亲身后的根子,眼睛一亮,咦了一声道:

“七叔的徒弟也来了!”

根子立马殷勤地道:“高少爷好!”他在底层摸爬滚打太久了,一见到富贵人,礼仪上倒是做到周到。

沈懿墨在一旁微笑着解释道:“绍龙,你可得谢谢这位小伙子呀,大晚上的,还下着雨,他还从义庄冒雨给你送药来。”高绍龙闻言,脸上露出感激之色,点了点头,又拱手道:“多谢你了,你叫什么?”根子道:“回少爷,我叫根子,是七叔的三弟子。”高绍龙一脸傲气地介绍道:“我叫高绍龙,这是我妈,想必你也知道了。”他又指了指自己的母亲道。

沈懿墨微笑以对,不过她见儿子正欲和根子热烈攀谈的趋势,眼中闪过几丝不悦。

她笑意盈盈地对二人道:“绍龙,根子大老远跑来一趟,也很辛苦,刚刚又在厨房帮妈熬药。还是让他先歇息歇息吧,你先把药喝了。”说着,她又一脸笑意地望向了根子。

根子当然明白高太太为娘的一片苦心,就坡下驴道:“少爷,你还是把药喝了吧。师傅还要知道你喝下药后的情况呢。”高绍龙自然也懂母亲对他的关心,便对母亲道:“妈,那让我先喝药吧。”沈懿墨舀了一勺汤药送到嘴边,先是轻轻吹了几下,然后拿舌尖浅浅点,觉得味道温度适中,便将汤勺送到儿子嘴边。

高绍龙缓缓将药吞下,觉得有些发苦,便道:“妈,这药好苦啊,跟黄连一样。”沈懿墨语重心长地道:“绍龙,良药苦口利于病嘛。”然后她又一脸温柔地细声道:“等你病好了,你想吃什么好吃的,妈妈都给你做。”根子望着高太太在一言一行上都透着对儿子细致关心,而高少爷也是对母亲无比依恋。眼前这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让他心中有无尽的羡慕和嫉妒。高少爷真是太幸福了,一出生便是锦衣玉食,长相不凡,还有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在万般关心着他。而一出生,父母就丢弃了他。他靠着爷爷养大,后来更是四处流浪。

再看看眼前的画面,这不就是自己当年孤身流浪之时,梦里梦外都万般渴求的梦吗?只是这一切,是自己一辈子都也无法实现的梦,是别人一出生就拥有的现实。

根子悲哀又卑微地想,要是拥有一个这样关爱自己的母亲,自己就算立刻死去,也是生而无憾了。

且说高绍龙喝下汤药大约一个时辰后,他明显觉得精神一清,力气也回来了很多,原本苍白的脸也变得红润了起来。

沈懿墨紧紧地盯着儿子的脸,她已明显发觉儿子脸色明显好了很多。便伏着儿子肩背,不禁问:“绍龙,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些没有?”高绍龙露出笑容,安慰道:“妈,我感觉好了很多了,脑子也不混沌了,力气也恢复了很多。”沈懿墨闻言,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道:“谢天谢地,绍龙,你终于好了。”“妈,这段时间辛苦您了,让您担心了。”高绍龙有些愧疚地道。

“傻孩子,你妈的心头肉,妈妈心疼你是应该的,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呢?”沈懿墨笑道。

她又回过头,对根子道:“对了,小伙子,绍龙的面色状态,你看如何?”根子道:“少爷恢复的很好,请问现在腹部是否有灼烧感?”高绍龙道:“灼烧感倒是没有,有点暖洋洋的感觉。”“那便是好了。”根子欣喜地道。

听根子这么,沈懿墨这才完全放下心来。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道:“小伙子,今天多谢你了。也替我谢谢你的师傅。你今天也累得够呛,先去偏房歇息一下,吃些点心,待会我再差人送你回去。”根子见她这么说,便知待不了多久。他瞥了瞥墙壁上的挂钟,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这时,他忽然灵机一动,故意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高太太,我师傅让我来送药,其实还想让我盯着这里有没有僵尸出现……”他生怕高太太会以为自己想多在这里赖着一晚,便又道:“此时,师傅自己也一直在外面守着……”沈懿墨闻言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浓重的愧色,惊讶道:“七叔此时竟在门外?外面又是黑灯瞎火,又是大雨啊!”“七叔真是折煞我了呀!”她自语着,说着便回头对儿子道:“绍龙,你先休息,我去去就来。”说着,就看了根子一眼,然后就拿起雨伞朝门外走去。

此时,七叔正和振风都穿蓑戴笠,全副武装,一起守着高府院子的北墙。

振风望着夜空的雨,道:“师傅,你不是说僵尸怕水吗?现在已经大雨倾盆,僵尸又怎么会来呢?”七叔有些忧愁地道:“僵尸怕水,其实主要是指僵尸感应不到水中的活物,并不是指水能完全克制僵尸。高家的那具僵尸,怕是已经成了尸王,若是怨念太深,就算是在雨天,也可能会出现。再说,高家一直赈济义庄,对镇里的百姓也都有恩德,我们未雨绸缪,知恩回报,是自然之理的。”振风嘿嘿笑道:“师傅说的对,高家就是镇里的大树啊,这大树可不能倒,咱们就是大树啊园丁啊。”七叔瞪了他一眼道:“你倒是很会给自己贴金。”再说沈懿墨和根子出了大门,从南墙找到西墙,又从西墙找到北墙,方才见到七叔二人的身影。

沈懿墨一见七叔,忙快步走上前去,对他弯腰欠身行礼,满脸惭愧地道:

“七叔,您可折煞我了呀!现在夜深雨深,要是病着身体可怎么办?!”振风一眼看到沈懿墨的瞬间,眼中立刻闪过一抹惊艳之色。他实在无法形容,眼前这贵妇的美。这高挑的身段,凹凸有致的体态,实在太耀眼了,闪得他无法移开自己的双目。

这时,七叔忙也躬身道:“高太太,不必如此,我们修道之人,身子骨还是经得起风雨吹打的。”沈懿墨直起身,道:“七叔如此深情大义,我们高府真真无以回报啊!”“太太不用过多思虑,我为的不光你一家,也是为了附近的居民。”七叔道。

沈懿墨点点头,道:“七叔,还是先回府里歇息吧,也更方便防御僵尸。”七叔道:“高老爷……”沈懿墨道:“我家老爷也很理解七叔的想法,您快快进来吧。”七叔也不是那种矫情婆妈的人,不多说什么,就带着徒弟几人随沈懿墨进了高府。

而此时,就在警局验尸房里。

两具尸体身上的麻袋和蓑衣已经被脱了下来,那墨绳也被剪断了,只是尸身上的墨迹依然很深。

阿彪站在两具尸体前,对身旁的仵作道:“这两具尸体调查的结果怎么样?”仵作道:“队长,已经查了尸体的伤口,没有刀刃之伤,看着像是野兽咬死,但伤口上却着实是人的痕迹,尸体也确实是中了毒素,具体什么毒,我们也未曾见过,初步判断,是被武艺高超的人用指尖插死,牙齿咬死。”“咬死?你确定吗?”阿彪问。

“嗯,我们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是人所杀。”仵作信誓旦旦地道。

“嗯,那先把两具尸体抬到停尸房。”

待几名警员抬着尸体出去,他龇牙咧嘴地自言自语道:“臭道士,坏我好事,害我得罪了王神医,又失去了向姨夫求亲的机会,看我抓住你招摇撞骗的证据,在姨夫和姨妈面前彻底揭露你的无耻!”说来也怪,这验尸房就在警局里,但停尸房却和警局隔了很多距离,远在镇郊之间。按照老人说,这停尸房的尸体太多,在警局放不下,加上味道太重,所以就安置在郊区了。

几名警员抬着尸体走到警局大门外,此时雨还在下着,雨夜显得朦胧又神秘,他们将尸体停放在板车上,盖上了蓑衣。然后用其中一人抱怨道:“这鬼天气,大晚上又下雨,真是秽气!”“本来还想开车去,结果他们不许,说暴死的尸体不能进车,影响气运,咱们只得推着板车去了!”又一名警员道。

“好了,好了,别在抱怨了,都他妈快10点了,赶紧把尸体送到停尸房,对了,抄小路去,这样更快些。”其中一名年长的警员不耐烦地催促道。

两人在前面拉着板车,另外两人则在后跟着,各自拿着电灯给前面两人照路,抄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便向着停尸房的方向走去。

待几人经过一处偏僻的破厂房区域时,雨也越下越大了,偶尔空中还有几道闪电划过,伴随着雷鸣声,黑夜有几个瞬间,变得明亮无比。

“阿贵,这雨怎么越下越大啊!天好像也变得更黑了。”板车后的一个警员疑惑地对旁边人道。

叫阿贵的警员抬头看向夜空,道:“好像是的啊!”他正说着,忽然一道劲风刮起,直接将尸体上蓑衣吹到了半空之中,旁边的警员连忙去抓,但这哪里来得及,那蓑衣不一会就消失在夜空里了。

拉着板车的两名警员也停了下来,齐齐回身看了过来,那年长的警员道:

“怎么了?”

“刚刚,忽然起了一阵风,把盖尸体的蓑衣吹走了。”阿贵打着电灯朝四处照了照。

年长的警员朝板车上的尸体望去,果然,那原本厚厚的一层蓑衣已经不见了。

直接能看到尸体可怖的死状和伤口。就这么会功夫,那雨水已哗啦啦落在两具尸体上,原本浓重的墨汁被雨水冲刷的渐渐淡去。

“这还真是邪门。”他嘀咕着。

“余叔,这尸体进水了可怎么办?”阿贵望着两具被雨水冲的发白的尸体问道。

“尸体进水了就进水了,反正都挂掉了,又不是你脑子进水了,担心什么。”他旁边的警员讽刺道。

“阿贵,阿喜,别废话,都给我搞快点!”余数对二人严肃地道。

这次,是由阿贵和阿喜拉板车,余叔和另一个警员殿后。

两人拉着板车往前走,遇到一个上斜坡时,都还觉得不算吃力,两条腿跑起来很快,但到了一个下斜坡时他们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似乎,似乎身后的板车越来越重了。两条腿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这是怎么回事?下斜坡,这反而更难走了?

阿贵还以为是板车后面的人在恶作剧呢,便回头看了一眼,两名警员正在认真地跟在板车后,并没有什幺小动作。他又回头扫了一眼板车,两具尸体还是和之前那般一样,僵硬地躺在板车上,接受着雨水的冲洗,身上的墨迹也完全被雨水冲刷干净了。

应该是我太累了吧!阿贵这样想。

过了一会,随着时间越久,那股重力感变得更大了,而阿贵也累得汗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显得十分狼狈。

但这时,他身旁的阿喜却忽然有些气喘吁吁的道:“阿贵,这板车怎么越拉越吃力啊!”阿贵侧头看向他,问道:“你也这么觉得?”

阿喜点点头道:“开始我以为是幻觉,现在感觉真的是越来越重了。”这时,后面传来余叔的催促声。

“你们两个走快点,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呢?”

阿贵回头道:“余叔,这板车越拉越重,我们感觉好吃力啊!”“你们两个,又想借机偷懒!跟我耍滑头!”余叔快步走上前来,道:“两个年轻人,拉个板车都拉不动,别的黄包车夫拉着人还健步如飞呢!亏你们还是经过训练的。”“刚子,你来,最后这趟路,我们两来拉吧。”他对后面警员道。

那名警员二话不说就走了过来,跟余叔一起将阿贵阿喜两人替换了下来。

阿贵阿喜早已是累得够呛,有些心不在焉地跟在板车后面,拿着电灯四处照射。

这时,板车上一具尸体的手轻轻地微颤起来,那电灯正好照到那颤抖而僵硬的手。

第八章尸变(下)

阿贵心里一惊,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那手好像并没有动。

正当他舒口气时候,手中的电灯正好扫到尸体的头部位置,瞬间,然后一双血目突然猛地睁开。

“阿……阿……喜……”阿贵被吓得嗫嚅着喊道。

“尸……尸……尸体……动……动了!”他结结巴巴地说着,表情极为恐惧,被吓得手里的电灯也掉到了地上。

阿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原本还僵硬不动的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

他吓得连退几步。

余叔也察觉到后面的异常,便马上回过头,正欲开口,却见一张面目扭曲的死人脸正睁着一双血目死死地盯着他!

“啊吼!”

那原本躺在板车的死尸竟然猛地支起身子,朝他扑了过来!

余叔是个老警员了,反应很快,瞬间身体一偏,那死尸扑了个空。

但是身边那个叫刚子的警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死尸一把钳住了肩膀。

刚子回头一看,见竟是那死尸抓着自己,不禁吓得亡魂皆冒,幸好这时余叔冲了过来,一把将他拉开。

饶是如此,他的肩膀还是被死尸的挠出了几道模糊的血口,正往外冒着黑血。

“小心退后,尸体诈尸了!”余叔大喝道。

这时,阿贵和阿喜已经拔出了手枪,紧握枪托对着僵尸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十几发子弹全部命中僵尸的身体,打得尸体浑身颤抖,冒出一连串的火花,只是却并未起到什么实际性的效果。

僵尸听到后面的异动,立刻转身向阿贵这边奔来。

它的步伐虽然僵如傀儡,但速度却并不慢,很快就接近了阿贵二人。两人立刻扔掉发烫的手枪,往余叔这边跑来。

说来也怪,那僵尸只是奔了几步就停在了两只手枪前,雨水滴在发烫的手枪上,冒出滋滋的白烟。

僵尸则双手握成利爪状,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塑。

“它,它看不见我们?”阿贵道。

阿喜一脸害怕地道:“现在怎么办啊?赶紧回去报告给队长吧!”余叔露出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的表情道:“都说鬼是假的,僵尸也假的,要相信西方的科学,这些年假鬼也见得太多了。没想到还真能见到真僵尸。”不知何时,雨竟渐渐小了。

刚子捂着被抓伤的肩膀,气道:“这个鬼东西,死了还要留个纪念!”“别过去!”余叔提醒道。

刚子正在怒气头上,并未理他,自己拔出手枪,便快步走到僵尸跟前,耀武扬威地对几人道:“你们不用害怕,估计这是诈尸,听老一辈说过,有的尸体死不瞑目,会突然诈尸走路,动弹,但之后还是会变回一个一动不能动的死人。”“你的眼睛不要睁这么大,以为我怕你啊?”刚子对着僵尸怒瞪道。

僵尸还是如木头般呆立着不动,似乎真的失去了行动力。

“你们看看,他是不会再动的了!”刚子转过头对几人道。

这时,雨已经停了。

那原本呆立不动的僵尸,忽然间又动了起来,双手猛地抓住刚子的双臂,不给他挣扎的几乎,一口对着刚子的后脖就咬了下去。

“噗嗤!”血花喷涌,大股的鲜血涌入僵尸的喉咙里,刚子痛苦惊骇的表情也凝结在这一刻。

余叔知道他已经没救了,忙对身旁二人道:“快跑!”另外二人这时也从惊惧中晃过神来,连忙拔腿就跑。

而那具刚刚吸了人血的僵尸似乎变得敏捷了很多,状态也更加凶厉,疾步向着几人扑了过来。

阿贵慌不择路,一个没注意绊倒在板车上,整个人都倒在了另一具尸体上,只是他这一倒下去,却再也没有机会起来了。

那原本躺在板车上的另一具死尸,这时竟也突然暴起,双手猛地掐住阿贵的脖子。张口便咬在了阿贵的脑袋上,顿起骨裂之声,血流如注。

余叔迅速抓住阿贵的手,想搭救他一把,怎奈那僵尸咬的太死,他这一拉,连人带尸都被拽起。

那僵尸力气太大,阿贵被扼得发出凄惨的叫。

“余叔……救……救我!”

“阿贵!”余叔悲呼着,阿贵和阿喜都是他引进警局,一手带出来的,算是他的徒弟,他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徒弟死在自己面前。

他愤怒地拔出枪,对着那僵尸的脑门连开数枪,只打得尸身颤动,却未伤分毫。

“呃……”阿贵发出微弱的惨呼,面色惨白,看模样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啊!”老警员余叔悲愤无比,将手枪狠狠砸在僵尸的头上,然后一把抓住僵尸的双臂,拼命地想要分开它和阿贵,只是丝毫没有作用。

这时,另一具僵尸也已经扑了身前,余叔见势,大腿一个横扫将那僵尸绊倒在地。回头见阿喜竟还愣住原地,竭力地大吼道:“还不快跑!”“余叔!”阿喜惊惧交加,但还是无法狠下心逃跑。他竟然也冲了上来,想要救阿贵。

但这时,那咬住阿贵的僵尸用力一甩,将余叔和已经半死不活的阿贵,扫到在地。余叔快速起身,凑到阿贵身前,试了试他的鼻息,他却已经没了声息了。

“阿贵!”余叔悲呼道。

“吼!”两具僵尸见到迎来的阿贵,张着血口就直扑过去。

“回来阿喜!”余叔反应迅速,健步急奔到他的身旁,一把扯开了他。

两具僵尸都扑了个空。

“吼!”僵尸血目凶厉,乱发狂甩,张牙舞爪地再次扑来。

两具尸体刚刚都已经吸过人血,体质变得更加凶厉敏捷,虽然步子如同螃蟹,但速度非常快,瞬间就来到了二人近前。

余叔再次弯腰横扫腿,两具僵尸接连被绊倒在地。

“吼!”僵尸如同弹簧般起了身,一具朝余叔攻击而去,一具则朝阿喜攻击。

余叔反应甚快,闪转腾挪,勉强能避开僵尸的利爪,但是阿喜则经验不足,加上心理防线溃散,只是几个来回,就被僵尸一把提住了后衣领,像是个风筝般半悬在空。

“救命啊!”他浑身颤抖地呼救。

余叔听到呼喊声,立刻抽身过来,身体如同鲤鱼一跃而起,直接把僵尸扑到在地。阿喜则正巧不巧地落在一旁的污水坑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余叔刚要起身,可身后那僵尸却如同猛虎扑食般压在了他的身上。张着血口就朝他的脖颈咬来,余叔脑袋微侧,僵尸一口咬在了一块土石上,嘎嘣一声,石头碎裂。僵尸正要偏头再咬,余叔借势身体一滚,将它翻到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具僵尸却同时起身,不过它像是没有发现水坑里的阿喜,竟径直扑向了余叔。

余叔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它一把抓住了肩膀,然后举起一抛,余叔在地上滚了几个圈,被摔得头晕目眩,疼得一时无力起身。两具僵尸则再次扑来。

余叔被死死地压在地上,他的双手紧紧抓住地上的石块,想要再次翻身,可是两具僵尸压得他无法动弹分毫。

“吼!”一头僵尸咬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头则咬在了他的喉咙上。

俱是致命之击!

血花喷溅,流了一地。

而这一幕,就落入躲在水坑里阿喜那满是惊恐的眼中。

他想起身,但余叔却用最后的力气摆摆头。

鲜红的血水从地面流淌到水坑里,将整个水坑都染红了。

第九章

再说高府这边,沈懿墨领着七叔众人往偏厅里休息,她再次一一谢过几人后,又让人给他们安排了些瓜果茶点。

七叔刚坐下,便问道:“高太太,想必令郎已经吃过药了,不知反应如何?”沈懿墨道:“多亏您遣徒弟过来送药,还帮着熬药,我儿子吃过药后,已经好多了。”七叔道:“嗯,反正我都来了,不如再去为令郎看看。”沈懿墨一听,脸上又是喜又是感激,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七叔,您刚刚在外面淋了雨,现在刚进里屋,还是先歇息片刻再去可好?”“哎,这个不碍事。先看病要紧。”七叔坚决地道。

如此,沈懿墨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带七叔又去了儿子的房间。

这时,高绍龙却已不在床上,而是坐在书桌前看书。见母亲带着七叔等人进来,忙起身行礼道:“七叔,您来了,快请坐。”沈懿墨走到他一旁道:“绍龙,七叔担心你身体状况,便急着要来给你检查。”说着,她还暗暗拉了拉儿子的衣袖。

高绍龙忙又行礼致谢。

七叔摆摆手,道:“少爷,你且去床上平坦,将肚脐露出。”待他躺好,七叔便又拿出一碗清水,一片青叶,沾了清水后往他肚脐上一贴,然后手指并剑一点。

高绍龙啊的一声,突出一口血来。被七叔拿碗接住。

沈懿墨忙要上前关切,却被七叔摆手阻止了。他看了看碗中鲜血,指了指高绍龙的脸,笑道:“少爷气色如常,体内阴毒尽去,身体恢复的很好。今晚睡好,明日就是活蹦乱跳的了,对了,不要躺在床上了,要多出门见见太阳,多运动运动。”沈懿墨闻言,眼中尽是欣喜。她忙坐在高绍龙一旁,将他肚脐盖好,又扶起来,细声道:“绍龙,你终于好了。”便又起身对七叔行了大礼。

高绍龙也是懂事的人,忙也起来行礼。

之后,众人又去了偏厅。

沈懿墨端坐下来,问道:“七叔,我家老爷今日去了县城,现在并未回来。

他走前托我问您,家中修改风水位置之事,如何安排时间和具体人事?”七叔先是掐指默思,沉吟一会后,道:“后天和大后天都是黄道吉日,我建议先在后天在祠堂举行告祖大礼,次日方可动土。”照他之前的想法,他本欲今日就带着高老爷一同前往雾隐山坟墓,见证他所言非虚。但眼下,高老爷不在家中,他又不好再提此时。另外,如果真带高老爷去山里,也并不安全,最好还是先做祭祀,看祭祀的燃烧的香火是长是短,再做打算。

沈懿墨点头道:“那日子便这么定了,待老爷回来,我便与老爷细说,到时候再烦请七叔来府中详细安排此事。”七叔嗯了一声,他心中实在担心高府安慰,便又从怀里拿出四枚桃木符,递给沈懿墨,郑重地嘱咐道:“高太太,这是百年桃木所制的灵符,放在祖师爷的神坛前炼制而成,可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命。你且好好保管。”沈懿墨接过黄符,双手紧紧地捧在手中,感激地道:“七叔真是无微不至,义气恩深啊,七叔的恩情,懿墨这辈子都感激不尽。”七叔叹道:“贵府百年以来,一直都坚持扶贫助困,接济义庄,镇里的乡民都受过高家的恩惠,相比之下,林某做得这些,都是荧光之火,微不足道的。”两人这般闲聊的时候,那振风在一旁时不时就偷偷地瞟一眼沈懿墨。先前在外面,他也被这女人的容貌气质震得半天没有晃过神来。他血气方刚,又自恃风流,见这等美妇,哪里还能坐得住。一有机会,便拿眼睛乱瞟。

而根子呢,没有他这般,只是低着头沉思,有时候,也抬起头偷偷瞄一下沈懿墨那诱人的腰身。

正这时,却有一阵香风自门外扑来,原来竟是高小姐寻了进来。

“妈妈,我听说七叔来了。”她对母亲打了声招呼,然后看向七叔,微微行礼道:“七叔好!”她容貌本就一等一,又一身洋裙,略施粉黛,气质清纯若仙。只是年龄不过18,所以少了分成熟,多了分青涩。

振风的目光立刻就被她吸引了,说实话,高太太着实美貌,但高小姐的清纯美丽却也非常吸引他。甚至说,更要吸引他几分。

他心里暗道:“这高太太真是凤凰生凤凰,美貌有真传。只可惜我一个乡巴佬小麻雀,纵使有心,也只能吃些烂大街的俗货了!”高小姐对众人行了一圈礼,又走到高绍龙面前,这时,她眼中隐约泛起泪花,笑道:“哥,你终于好啦!”高绍龙道:“托七叔的福,我这个做哥哥的,倒让妹妹担心了。”沈懿墨走过来,将高小姐拥入怀里,拿手帕替她擦了擦泪水,安慰道:“晴晴,莫哭了,哥哥不是好了嘛。”安慰一番了,沈懿墨又道:“七叔,今晚不妨在寒舍再住一晚,省得您来回奔波。”七叔正有此意,便道:“那就麻烦太太了,贫道再在贵府叨扰一宿。”……分割线……却说衙门这边,那队长阿彪等候了余叔等人一个多时辰之后,还未见几人回来,便差副手小光去寻。大约半个时辰后,那警员小光急忙忙地跑回来道:“队长,我去了停尸房那边,他们说没有见到余叔他们。”阿彪疑惑道:“没去停尸房?余叔办事挺靠谱的,停尸房也不算太远,照理说应该到了啊。”小光道:“莫不是他们开了小差?”

阿彪听了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带几个去留香楼,山海楼看看。”小光应了一声,便又去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小光回来禀报道:“队长,我们仔细找了,留香楼,山海楼都没有他们的踪影。”这就奇了怪,阿彪的脸上狐疑之色越来越重,忽的,他猛地一拍桌子,道:

“赶紧吹哨集合,他们可能出了意外。”

待众警员集合,小光向大家说明了事情。阿彪便提着嗓子,做起腔势下令道:

“1队跟我去停尸房,二队去酒楼赌场,三队去他们家中。不管结果如何,所有人都去停尸房那里集合。”三路人马数十人,立刻分三个方向便去了。

阿彪独自领着七八人警员自衙门直奔停尸房,将停尸房里的老看管叫了出来,又仔细地询问了一遍。

看管老头一遍咳嗽一边道:“队长呐,我从早到现在,根本没有看到本个人影啊,我拿一个月的薪水打包票,余叔阿贵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停尸房。”阿彪眉头紧锁,来回踱步,他心里想,这八成可能是真出事了。

正这时,一旁的小光提醒道:“队长,我之前听余叔说,从衙门到停尸房有一条小路,可以节约不少路程,但路有些陡。他们兴许是从抄了小路走,半路弄坏了板车,现在修呢?”“还有一条小路?走,赶紧带我过去!”

众人便在小光的带领下,又往回赶,找到那条小路,又抄了进去。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众人来到一片荒废的工厂附近。

顿时,一股血腥味和一种难闻的尸臭味扑面而来。

“好臭啊!”警员们纷纷捂着鼻子抱怨。

阿彪拿出一块手帕捂着鼻子继续往前走,那小光一马当先跑在前面。

他刚跑了没几步,忽地浑身一震,接着往后急退,慌忙之下,被脚下碎石一绊,摔了个人仰马翻。

“队……队长……死……死人……了!”他好容易爬起来,跑到阿彪身前。

阿彪赶忙带着几人上前,拿着电灯就朝前方扫了过去,只见地上分别躺着三具尸体,都是一身警服。

他心里咯噔一寒,忙拔枪走到一具尸体跟前,定睛一看,正是阿贵。

只见尸体浑身是血,脖子上有块牙齿咬出的伤口。双眼充血圆睁,眼中尽是惊惧。

他命人将那三具尸体抬到一处,分别确认身份,查看了一下伤口。这时小光道:“队长,这里没有阿喜的尸体,他兴许是逃脱了。”“嗯,但愿如此吧。”阿彪有些泄气。

他又道:“这伤口和之前那两具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比较浅。看来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小光,你几个兄弟在附近搜寻一下,看看之前那两具尸体还在不在。”他又吩咐道。

小光马上带着几名警员去找那尸体去了,过了好一会,小光才气喘吁吁地走过来,报告道:“队长,这边前前后后我们已经找过了,没有找到那两具尸体。”“真是见了鬼了!”阿彪气急。

“继续找!我就不信了,两具死尸,还能飞了不成!”他又吩咐道。

所有人便都去寻那两具尸体,只是众人精疲力尽,耗费了数个时辰,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队长,怕不是真的是僵尸杀人吧?”小光有些害怕地道。

“胡说!怎么会有僵尸?那都是迷信!迷信懂吗?”阿彪提着枪,有些气急败坏地道。他才上任半年,结果搞出这档子事,虽然他是托家中安排,能此处任职,但死了好几个人,让他这等高傲之人的面子上很过不去。

“一定是同伙劫走了尸体,然后杀人灭口!”阿彪忽然灵机一动。

“队长高明啊!”小光在一旁拍起了马屁。

阿彪经他一捧,心里顿时觉得事实就是这样,便一挥手,道:“把余叔阿贵他们先抬到停尸房!”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