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道人之裂錦 (7-9)作者:sangsd黑手(李肅)

簡體

【殭屍道人之裂錦】 第7,8,9章 (追憶茅山殭屍經典,旗袍熟女人妻文) book18.org

作者:sangsd黑手(李肅) book18.org

2020年9月1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七章屍變(上) book18.org

在廚房等候了大約二十分鐘的功夫,外來忽然傳來陣陣高跟鞋聲。根子一個激靈,他知道高太太回來了。 book18.org

隨著高跟鞋聲音越來越近,不一會,門外就飄來一陣香風。沈懿墨大大方方地走了進來,她穿著一件鴉青色長旗袍,肩上還披著一件寬大的黑披肩,將背部大半身子都遮蓋住了。顯得優雅又端莊。 book18.org

她臉上塗著淡妝,面腮微紅,先前汗水已經不見了。身上多出了幾分清新之氣,散發著陣陣清香。根子一眼就看了出來,高太太剛剛定是去沐浴了。 book18.org

沈懿墨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道:「小伙子,讓你久等了。」「高太太,您真是折煞我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根子起身道。 book18.org

接著,他又道:「高太太,蓋子我先前揭開了,現在溫度應該差不多了,倒入碗里再吹吹就能喝了。」沈懿墨點點頭,走到藥罐前,低頭朝裡面看了看,見沒有異樣,便拿出碗放好,小心翼翼捧起藥罐,將湯藥倒進了進去。她捧起碗,低聲道:「希望這藥能讓我兒病情儘快痊癒。」說著,她便對根子道:「小伙子,走吧。」 book18.org

回到房間時,高紹龍正好也才醒來沒多久。沈懿墨見狀忙快步走過去,站床側,低頭關心地道:「紹龍,你醒了呀,身體沒有什麼不適吧?」紹龍搖搖頭,見到盤子的碗,問道:「媽,這碗里是什麼?」「這是七叔給你熬煉的湯藥。」沈懿墨道。 book18.org

高紹龍哦了一聲,又見到跟著母親身後的根子,眼睛一亮,咦了一聲道: book18.org

「七叔的徒弟也來了!」 book18.org

根子立馬殷勤地道:「高少爺好!」他在底層摸爬滾打太久了,一見到富貴人,禮儀上倒是做到周到。 book18.org

沈懿墨在一旁微笑著解釋道:「紹龍,你可得謝謝這位小伙子呀,大晚上的,還下著雨,他還從義莊冒雨給你送藥來。」高紹龍聞言,臉上露出感激之色,點了點頭,又拱手道:「多謝你了,你叫什麼?」根子道:「回少爺,我叫根子,是七叔的三弟子。」高紹龍一臉傲氣地介紹道:「我叫高紹龍,這是我媽,想必你也知道了。」他又指了指自己的母親道。 book18.org

沈懿墨微笑以對,不過她見兒子正欲和根子熱烈攀談的趨勢,眼中閃過幾絲不悅。 book18.org

她笑意盈盈地對二人道:「紹龍,根子大老遠跑來一趟,也很辛苦,剛剛又在廚房幫媽熬藥。還是讓他先歇息歇息吧,你先把藥喝了。」說著,她又一臉笑意地望向了根子。 book18.org

根子當然明白高太太為娘的一片苦心,就坡下驢道:「少爺,你還是把藥喝了吧。師傅還要知道你喝下藥後的情況呢。」高紹龍自然也懂母親對他的關心,便對母親道:「媽,那讓我先喝藥吧。」沈懿墨舀了一勺湯藥送到嘴邊,先是輕輕吹了幾下,然後拿舌尖淺淺點,覺得味道溫度適中,便將湯勺送到兒子嘴邊。 book18.org

高紹龍緩緩將藥吞下,覺得有些發苦,便道:「媽,這藥好苦啊,跟黃連一樣。」沈懿墨語重心長地道:「紹龍,良藥苦口利於病嘛。」然後她又一臉溫柔地細聲道:「等你病好了,你想吃什麼好吃的,媽媽都給你做。」根子望著高太太在一言一行上都透著對兒子細緻關心,而高少爺也是對母親無比依戀。眼前這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面,讓他心中有無盡的羨慕和嫉妒。高少爺真是太幸福了,一出生便是錦衣玉食,長相不凡,還有一個溫柔美麗的母親在萬般關心著他。而一出生,父母就丟棄了他。他靠著爺爺養大,後來更是四處流浪。 book18.org

再看看眼前的畫面,這不就是自己當年孤身流浪之時,夢裡夢外都萬般渴求的夢嗎?只是這一切,是自己一輩子都也無法實現的夢,是別人一出生就擁有的現實。 book18.org

根子悲哀又卑微地想,要是擁有一個這樣關愛自己的母親,自己就算立刻死去,也是生而無憾了。 book18.org

且說高紹龍喝下湯藥大約一個時辰後,他明顯覺得精神一清,力氣也回來了很多,原本蒼白的臉也變得紅潤了起來。 book18.org

沈懿墨緊緊地盯著兒子的臉,她已明顯發覺兒子臉色明顯好了很多。便伏著兒子肩背,不禁問:「紹龍,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好些沒有?」高紹龍露出笑容,安慰道:「媽,我感覺好了很多了,腦子也不混沌了,力氣也恢復了很多。」沈懿墨聞言,輕輕撫摸著兒子的臉,道:「謝天謝地,紹龍,你終於好了。」「媽,這段時間辛苦您了,讓您擔心了。」高紹龍有些愧疚地道。 book18.org

「傻孩子,你媽的心頭肉,媽媽心疼你是應該的,哪有什麼辛苦不辛苦呢?」沈懿墨笑道。 book18.org

她又回過頭,對根子道:「對了,小伙子,紹龍的面色狀態,你看如何?」根子道:「少爺恢復的很好,請問現在腹部是否有灼燒感?」高紹龍道:「灼燒感倒是沒有,有點暖洋洋的感覺。」「那便是好了。」根子欣喜地道。 book18.org

聽根子這麼,沈懿墨這才完全放下心來。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道:「小伙子,今天多謝你了。也替我謝謝你的師傅。你今天也累得夠嗆,先去偏房歇息一下,吃些點心,待會我再差人送你回去。」根子見她這麼說,便知待不了多久。他瞥了瞥牆壁上的掛鐘,此時已是晚上九點多鐘。 book18.org

這時,他忽然靈機一動,故意撓撓頭不好意思地道:「高太太,我師傅讓我來送藥,其實還想讓我盯著這裡有沒有殭屍出現……」他生怕高太太會以為自己想多在這裡賴著一晚,便又道:「此時,師傅自己也一直在外面守著……」沈懿墨聞言先是一愣,然後臉上露出濃重的愧色,驚訝道:「七叔此時竟在門外?外面又是黑燈瞎火,又是大雨啊!」「七叔真是折煞我了呀!」她自語著,說著便回頭對兒子道:「紹龍,你先休息,我去去就來。」說著,就看了根子一眼,然後就拿起雨傘朝門外走去。 book18.org

此時,七叔正和振風都穿蓑戴笠,全副武裝,一起守著高府院子的北牆。 book18.org

振風望著夜空的雨,道:「師傅,你不是說殭屍怕水嗎?現在已經大雨傾盆,殭屍又怎麼會來呢?」七叔有些憂愁地道:「殭屍怕水,其實主要是指殭屍感應不到水中的活物,並不是指水能完全克制殭屍。高家的那具殭屍,怕是已經成了屍王,若是怨念太深,就算是在雨天,也可能會出現。再說,高家一直賑濟義莊,對鎮里的百姓也都有恩德,我們未雨綢繆,知恩回報,是自然之理的。」振風嘿嘿笑道:「師傅說的對,高家就是鎮里的大樹啊,這大樹可不能倒,咱們就是大樹啊園丁啊。」七叔瞪了他一眼道:「你倒是很會給自己貼金。」再說沈懿墨和根子出了大門,從南牆找到西牆,又從西牆找到北牆,方才見到七叔二人的身影。 book18.org

沈懿墨一見七叔,忙快步走上前去,對他彎腰欠身行禮,滿臉慚愧地道: book18.org

「七叔,您可折煞我了呀!現在夜深雨深,要是病著身體可怎麼辦?!」振風一眼看到沈懿墨的瞬間,眼中立刻閃過一抹驚艷之色。他實在無法形容,眼前這貴婦的美。這高挑的身段,凹凸有致的體態,實在太耀眼了,閃得他無法移開自己的雙目。 book18.org

這時,七叔忙也躬身道:「高太太,不必如此,我們修道之人,身子骨還是經得起風雨吹打的。」沈懿墨直起身,道:「七叔如此深情大義,我們高府真真無以回報啊!」「太太不用過多思慮,我為的不光你一家,也是為了附近的居民。」七叔道。 book18.org

沈懿墨點點頭,道:「七叔,還是先回府里歇息吧,也更方便防禦殭屍。」七叔道:「高老爺……」沈懿墨道:「我家老爺也很理解七叔的想法,您快快進來吧。」七叔也不是那種矯情婆媽的人,不多說什麼,就帶著徒弟幾人隨沈懿墨進了高府。 book18.org

而此時,就在警局驗屍房裡。 book18.org

兩具屍體身上的麻袋和蓑衣已經被脫了下來,那墨繩也被剪斷了,只是屍身上的墨跡依然很深。 book18.org

阿彪站在兩具屍體前,對身旁的仵作道:「這兩具屍體調查的結果怎麼樣?」仵作道:「隊長,已經查了屍體的傷口,沒有刀刃之傷,看著像是野獸咬死,但傷口上卻著實是人的痕跡,屍體也確實是中了毒素,具體什麼毒,我們也未曾見過,初步判斷,是被武藝高超的人用指尖插死,牙齒咬死。」「咬死?你確定嗎?」阿彪問。 book18.org

「嗯,我們來來回回檢查了好幾遍。確認是人所殺。」仵作信誓旦旦地道。 book18.org

「嗯,那先把兩具屍體抬到停屍房。」 book18.org

待幾名警員抬著屍體出去,他齜牙咧嘴地自言自語道:「臭道士,壞我好事,害我得罪了王神醫,又失去了向姨夫求親的機會,看我抓住你招搖撞騙的證據,在姨夫和姨媽面前徹底揭露你的無恥!」說來也怪,這驗屍房就在警局裡,但停屍房卻和警局隔了很多距離,遠在鎮郊之間。按照老人說,這停屍房的屍體太多,在警局放不下,加上味道太重,所以就安置在郊區了。 book18.org

幾名警員抬著屍體走到警局大門外,此時雨還在下著,雨夜顯得朦朧又神秘,他們將屍體停放在板車上,蓋上了蓑衣。然後用其中一人抱怨道:「這鬼天氣,大晚上又下雨,真是穢氣!」「本來還想開車去,結果他們不許,說暴死的屍體不能進車,影響氣運,咱們只得推著板車去了!」又一名警員道。 book18.org

「好了,好了,別在抱怨了,都他媽快10點了,趕緊把屍體送到停屍房,對了,抄小路去,這樣更快些。」其中一名年長的警員不耐煩地催促道。 book18.org

兩人在前面拉著板車,另外兩人則在後跟著,各自拿著電燈給前面兩人照路,抄了一條偏僻的小路,便向著停屍房的方向走去。 book18.org

待幾人經過一處偏僻的破廠房區域時,雨也越下越大了,偶爾空中還有幾道閃電划過,伴隨著雷鳴聲,黑夜有幾個瞬間,變得明亮無比。 book18.org

「阿貴,這雨怎麼越下越大啊!天好像也變得更黑了。」板車後的一個警員疑惑地對旁邊人道。 book18.org

叫阿貴的警員抬頭看向夜空,道:「好像是的啊!」他正說著,忽然一道勁風颳起,直接將屍體上蓑衣吹到了半空之中,旁邊的警員連忙去抓,但這哪裡來得及,那蓑衣不一會就消失在夜空里了。 book18.org

拉著板車的兩名警員也停了下來,齊齊回身看了過來,那年長的警員道: book18.org

「怎麼了?」 book18.org

「剛剛,忽然起了一陣風,把蓋屍體的蓑衣吹走了。」阿貴打著電燈朝四處照了照。 book18.org

年長的警員朝板車上的屍體望去,果然,那原本厚厚的一層蓑衣已經不見了。 book18.org

直接能看到屍體可怖的死狀和傷口。就這麼會功夫,那雨水已嘩啦啦落在兩具屍體上,原本濃重的墨汁被雨水沖刷的漸漸淡去。 book18.org

「這還真是邪門。」他嘀咕著。 book18.org

「余叔,這屍體進水了可怎麼辦?」阿貴望著兩具被雨水沖的發白的屍體問道。 book18.org

「屍體進水了就進水了,反正都掛掉了,又不是你腦子進水了,擔心什麼。」他旁邊的警員諷刺道。 book18.org

「阿貴,阿喜,別廢話,都給我搞快點!」餘數對二人嚴肅地道。 book18.org

這次,是由阿貴和阿喜拉板車,余叔和另一個警員殿後。 book18.org

兩人拉著板車往前走,遇到一個上斜坡時,都還覺得不算吃力,兩條腿跑起來很快,但到了一個下斜坡時他們越走越覺得不對勁。似乎,似乎身後的板車越來越重了。兩條腿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book18.org

這是怎麼回事?下斜坡,這反而更難走了? book18.org

阿貴還以為是板車後面的人在惡作劇呢,便回頭看了一眼,兩名警員正在認真地跟在板車後,並沒有什么小動作。他又回頭掃了一眼板車,兩具屍體還是和之前那般一樣,僵硬地躺在板車上,接受著雨水的沖洗,身上的墨跡也完全被雨水沖刷乾淨了。 book18.org

應該是我太累了吧!阿貴這樣想。 book18.org

過了一會,隨著時間越久,那股重力感變得更大了,而阿貴也累得汗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顯得十分狼狽。 book18.org

但這時,他身旁的阿喜卻忽然有些氣喘吁吁的道:「阿貴,這板車怎麼越拉越吃力啊!」阿貴側頭看向他,問道:「你也這麼覺得?」 book18.org

阿喜點點頭道:「開始我以為是幻覺,現在感覺真的是越來越重了。」這時,後面傳來余叔的催促聲。 book18.org

「你們兩個走快點,嘀嘀咕咕在說什麼呢?」 book18.org

阿貴回頭道:「余叔,這板車越拉越重,我們感覺好吃力啊!」「你們兩個,又想藉機偷懶!跟我耍滑頭!」余叔快步走上前來,道:「兩個年輕人,拉個板車都拉不動,別的黃包車夫拉著人還健步如飛呢!虧你們還是經過訓練的。」「剛子,你來,最後這趟路,我們兩來拉吧。」他對後面警員道。 book18.org

那名警員二話不說就走了過來,跟余叔一起將阿貴阿喜兩人替換了下來。 book18.org

阿貴阿喜早已是累得夠嗆,有些心不在焉地跟在板車後面,拿著電燈四處照射。 book18.org

這時,板車上一具屍體的手輕輕地微顫起來,那電燈正好照到那顫抖而僵硬的手。 book18.org

第八章屍變(下) book18.org

阿貴心裡一驚,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那手好像並沒有動。 book18.org

正當他舒口氣時候,手中的電燈正好掃到屍體的頭部位置,瞬間,然後一雙血目突然猛地睜開。 book18.org

「阿……阿……喜……」阿貴被嚇得囁嚅著喊道。 book18.org

「屍……屍……屍體……動……動了!」他結結巴巴地說著,表情極為恐懼,被嚇得手裡的電燈也掉到了地上。 book18.org

阿喜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原本還僵硬不動的屍體竟然睜開了眼睛! book18.org

他嚇得連退幾步。 book18.org

余叔也察覺到後面的異常,便馬上回過頭,正欲開口,卻見一張面目扭曲的死人臉正睜著一雙血目死死地盯著他! book18.org

「啊吼!」 book18.org

那原本躺在板車的死屍竟然猛地支起身子,朝他撲了過來! book18.org

余叔是個老警員了,反應很快,瞬間身體一偏,那死屍撲了個空。 book18.org

但是身邊那個叫剛子的警員未來得及反應,便被死屍一把鉗住了肩膀。 book18.org

剛子回頭一看,見竟是那死屍抓著自己,不禁嚇得亡魂皆冒,幸好這時余叔沖了過來,一把將他拉開。 book18.org

饒是如此,他的肩膀還是被死屍的撓出了幾道模糊的血口,正往外冒著黑血。 book18.org

「小心退後,屍體詐屍了!」余叔大喝道。 book18.org

這時,阿貴和阿喜已經拔出了手槍,緊握槍托對著殭屍扣動了扳機。 book18.org

「砰砰砰!」 book18.org

十幾發子彈全部命中殭屍的身體,打得屍體渾身顫抖,冒出一連串的火花,只是卻並未起到什麼實際性的效果。 book18.org

殭屍聽到後面的異動,立刻轉身向阿貴這邊奔來。 book18.org

它的步伐雖然僵如傀儡,但速度卻並不慢,很快就接近了阿貴二人。兩人立刻扔掉發燙的手槍,往余叔這邊跑來。 book18.org

說來也怪,那殭屍只是奔了幾步就停在了兩隻手槍前,雨水滴在發燙的手槍上,冒出滋滋的白煙。 book18.org

殭屍則雙手握成利爪狀,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是一尊雕塑。 book18.org

「它,它看不見我們?」阿貴道。 book18.org

阿喜一臉害怕地道:「現在怎麼辦啊?趕緊回去報告給隊長吧!」余叔露出不知是高興還是難過的表情道:「都說鬼是假的,殭屍也假的,要相信西方的科學,這些年假鬼也見得太多了。沒想到還真能見到真殭屍。」不知何時,雨竟漸漸小了。 book18.org

剛子捂著被抓傷的肩膀,氣道:「這個鬼東西,死了還要留個紀念!」「別過去!」余叔提醒道。 book18.org

剛子正在怒氣頭上,並未理他,自己拔出手槍,便快步走到殭屍跟前,耀武揚威地對幾人道:「你們不用害怕,估計這是詐屍,聽老一輩說過,有的屍體死不瞑目,會突然詐屍走路,動彈,但之後還是會變回一個一動不能動的死人。」「你的眼睛不要睜這麼大,以為我怕你啊?」剛子對著殭屍怒瞪道。 book18.org

殭屍還是如木頭般呆立著不動,似乎真的失去了行動力。 book18.org

「你們看看,他是不會再動的了!」剛子轉過頭對幾人道。 book18.org

這時,雨已經停了。 book18.org

那原本呆立不動的殭屍,忽然間又動了起來,雙手猛地抓住剛子的雙臂,不給他掙扎的幾乎,一口對著剛子的後脖就咬了下去。 book18.org

「噗嗤!」血花噴涌,大股的鮮血湧入殭屍的喉嚨里,剛子痛苦驚駭的表情也凝結在這一刻。 book18.org

余叔知道他已經沒救了,忙對身旁二人道:「快跑!」另外二人這時也從驚懼中晃過神來,連忙拔腿就跑。 book18.org

而那具剛剛吸了人血的殭屍似乎變得敏捷了很多,狀態也更加凶厲,疾步向著幾人撲了過來。 book18.org

阿貴慌不擇路,一個沒注意絆倒在板車上,整個人都倒在了另一具屍體上,只是他這一倒下去,卻再也沒有機會起來了。 book18.org

那原本躺在板車上的另一具死屍,這時竟也突然暴起,雙手猛地掐住阿貴的脖子。張口便咬在了阿貴的腦袋上,頓起骨裂之聲,血流如注。 book18.org

余叔迅速抓住阿貴的手,想搭救他一把,怎奈那殭屍咬的太死,他這一拉,連人帶屍都被拽起。 book18.org

那殭屍力氣太大,阿貴被扼得發出悽慘的叫。 book18.org

「余叔……救……救我!」 book18.org

「阿貴!」余叔悲呼著,阿貴和阿喜都是他引進警局,一手帶出來的,算是他的徒弟,他無法做到眼睜睜看著徒弟死在自己面前。 book18.org

他憤怒地拔出槍,對著那殭屍的腦門連開數槍,只打得屍身顫動,卻未傷分毫。 book18.org

「呃……」阿貴發出微弱的慘呼,面色慘白,看模樣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book18.org

「啊!」老警員余叔悲憤無比,將手槍狠狠砸在殭屍的頭上,然後一把抓住殭屍的雙臂,拚命地想要分開它和阿貴,只是絲毫沒有作用。 book18.org

這時,另一具殭屍也已經撲了身前,余叔見勢,大腿一個橫掃將那殭屍絆倒在地。回頭見阿喜竟還愣住原地,竭力地大吼道:「還不快跑!」「余叔!」阿喜驚懼交加,但還是無法狠下心逃跑。他竟然也沖了上來,想要救阿貴。 book18.org

但這時,那咬住阿貴的殭屍用力一甩,將余叔和已經半死不活的阿貴,掃到在地。余叔快速起身,湊到阿貴身前,試了試他的鼻息,他卻已經沒了聲息了。 book18.org

「阿貴!」余叔悲呼道。 book18.org

「吼!」兩具殭屍見到迎來的阿貴,張著血口就直撲過去。 book18.org

「回來阿喜!」余叔反應迅速,健步急奔到他的身旁,一把扯開了他。 book18.org

兩具殭屍都撲了個空。 book18.org

「吼!」殭屍血目凶厲,亂髮狂甩,張牙舞爪地再次撲來。 book18.org

兩具屍體剛剛都已經吸過人血,體質變得更加凶厲敏捷,雖然步子如同螃蟹,但速度非常快,瞬間就來到了二人近前。 book18.org

余叔再次彎腰橫掃腿,兩具殭屍接連被絆倒在地。 book18.org

「吼!」殭屍如同彈簧般起了身,一具朝余叔攻擊而去,一具則朝阿喜攻擊。 book18.org

余叔反應甚快,閃轉騰挪,勉強能避開殭屍的利爪,但是阿喜則經驗不足,加上心理防線潰散,只是幾個來回,就被殭屍一把提住了後衣領,像是個風箏般半懸在空。 book18.org

「救命啊!」他渾身顫抖地呼救。 book18.org

余叔聽到呼喊聲,立刻抽身過來,身體如同鯉魚一躍而起,直接把殭屍撲到在地。阿喜則正巧不巧地落在一旁的污水坑裡,濺起一大片水花。 book18.org

余叔剛要起身,可身後那殭屍卻如同猛虎撲食般壓在了他的身上。張著血口就朝他的脖頸咬來,余叔腦袋微側,殭屍一口咬在了一塊土石上,嘎嘣一聲,石頭碎裂。殭屍正要偏頭再咬,余叔借勢身體一滾,將它翻到在地。 book18.org

說時遲,那時快,另一具殭屍卻同時起身,不過它像是沒有發現水坑裡的阿喜,竟徑直撲向了余叔。 book18.org

余叔一時沒反應過來,被它一把抓住了肩膀,然後舉起一拋,余叔在地上滾了幾個圈,被摔得頭暈目眩,疼得一時無力起身。兩具殭屍則再次撲來。 book18.org

余叔被死死地壓在地上,他的雙手緊緊抓住地上的石塊,想要再次翻身,可是兩具殭屍壓得他無法動彈分毫。 book18.org

「吼!」一頭殭屍咬在他的肩膀上,另一頭則咬在了他的喉嚨上。 book18.org

俱是致命之擊! book18.org

血花噴濺,流了一地。 book18.org

而這一幕,就落入躲在水坑裡阿喜那滿是驚恐的眼中。 book18.org

他想起身,但余叔卻用最後的力氣擺擺頭。 book18.org

鮮紅的血水從地面流淌到水坑裡,將整個水坑都染紅了。 book18.org

第九章 book18.org

再說高府這邊,沈懿墨領著七叔眾人往偏廳里休息,她再次一一謝過幾人後,又讓人給他們安排了些瓜果茶點。 book18.org

七叔剛坐下,便問道:「高太太,想必令郎已經吃過藥了,不知反應如何?」沈懿墨道:「多虧您遣徒弟過來送藥,還幫著熬藥,我兒子吃過藥後,已經好多了。」七叔道:「嗯,反正我都來了,不如再去為令郎看看。」沈懿墨一聽,臉上又是喜又是感激,卻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七叔,您剛剛在外面淋了雨,現在剛進裡屋,還是先歇息片刻再去可好?」「哎,這個不礙事。先看病要緊。」七叔堅決地道。 book18.org

如此,沈懿墨也不好再說什麼,便帶七叔又去了兒子的房間。 book18.org

這時,高紹龍卻已不在床上,而是坐在書桌前看書。見母親帶著七叔等人進來,忙起身行禮道:「七叔,您來了,快請坐。」沈懿墨走到他一旁道:「紹龍,七叔擔心你身體狀況,便急著要來給你檢查。」說著,她還暗暗拉了拉兒子的衣袖。 book18.org

高紹龍忙又行禮致謝。 book18.org

七叔擺擺手,道:「少爺,你且去床上平坦,將肚臍露出。」待他躺好,七叔便又拿出一碗清水,一片青葉,沾了清水後往他肚臍上一貼,然後手指並劍一點。 book18.org

高紹龍啊的一聲,突出一口血來。被七叔拿碗接住。 book18.org

沈懿墨忙要上前關切,卻被七叔擺手阻止了。他看了看碗中鮮血,指了指高紹龍的臉,笑道:「少爺氣色如常,體內陰毒盡去,身體恢復的很好。今晚睡好,明日就是活蹦亂跳的了,對了,不要躺在床上了,要多出門見見太陽,多運動運動。」沈懿墨聞言,眼中儘是欣喜。她忙坐在高紹龍一旁,將他肚臍蓋好,又扶起來,細聲道:「紹龍,你終於好了。」便又起身對七叔行了大禮。 book18.org

高紹龍也是懂事的人,忙也起來行禮。 book18.org

之後,眾人又去了偏廳。 book18.org

沈懿墨端坐下來,問道:「七叔,我家老爺今日去了縣城,現在並未回來。 book18.org

他走前托我問您,家中修改風水位置之事,如何安排時間和具體人事?」七叔先是掐指默思,沉吟一會後,道:「後天和大後天都是黃道吉日,我建議先在後天在祠堂舉行告祖大禮,次日方可動土。」照他之前的想法,他本欲今日就帶著高老爺一同前往霧隱山墳墓,見證他所言非虛。但眼下,高老爺不在家中,他又不好再提此時。另外,如果真帶高老爺去山裡,也並不安全,最好還是先做祭祀,看祭祀的燃燒的香火是長是短,再做打算。 book18.org

沈懿墨點頭道:「那日子便這麼定了,待老爺回來,我便與老爺細說,到時候再煩請七叔來府中詳細安排此事。」七叔嗯了一聲,他心中實在擔心高府安慰,便又從懷裡拿出四枚桃木符,遞給沈懿墨,鄭重地囑咐道:「高太太,這是百年桃木所制的靈符,放在祖師爺的神壇前煉製而成,可在關鍵時刻救人一命。你且好好保管。」沈懿墨接過黃符,雙手緊緊地捧在手中,感激地道:「七叔真是無微不至,義氣恩深啊,七叔的恩情,懿墨這輩子都感激不盡。」七叔嘆道:「貴府百年以來,一直都堅持扶貧助困,接濟義莊,鎮里的鄉民都受過高家的恩惠,相比之下,林某做得這些,都是螢光之火,微不足道的。」兩人這般閒聊的時候,那振風在一旁時不時就偷偷地瞟一眼沈懿墨。先前在外面,他也被這女人的容貌氣質震得半天沒有晃過神來。他血氣方剛,又自恃風流,見這等美婦,哪裡還能坐得住。一有機會,便拿眼睛亂瞟。 book18.org

而根子呢,沒有他這般,只是低著頭沉思,有時候,也抬起頭偷偷瞄一下沈懿墨那誘人的腰身。 book18.org

正這時,卻有一陣香風自門外撲來,原來竟是高小姐尋了進來。 book18.org

「媽媽,我聽說七叔來了。」她對母親打了聲招呼,然後看向七叔,微微行禮道:「七叔好!」她容貌本就一等一,又一身洋裙,略施粉黛,氣質清純若仙。只是年齡不過18,所以少了分成熟,多了分青澀。 book18.org

振風的目光立刻就被她吸引了,說實話,高太太著實美貌,但高小姐的清純美麗卻也非常吸引他。甚至說,更要吸引他幾分。 book18.org

他心裡暗道:「這高太太真是鳳凰生鳳凰,美貌有真傳。只可惜我一個鄉巴佬小麻雀,縱使有心,也只能吃些爛大街的俗貨了!」高小姐對眾人行了一圈禮,又走到高紹龍面前,這時,她眼中隱約泛起淚花,笑道:「哥,你終於好啦!」高紹龍道:「托七叔的福,我這個做哥哥的,倒讓妹妹擔心了。」沈懿墨走過來,將高小姐擁入懷裡,拿手帕替她擦了擦淚水,安慰道:「晴晴,莫哭了,哥哥不是好了嘛。」安慰一番了,沈懿墨又道:「七叔,今晚不妨在寒舍再住一晚,省得您來回奔波。」七叔正有此意,便道:「那就麻煩太太了,貧道再在貴府叨擾一宿。」……分割線……卻說衙門這邊,那隊長阿彪等候了余叔等人一個多時辰之後,還未見幾人回來,便差副手小光去尋。大約半個時辰後,那警員小光急忙忙地跑回來道:「隊長,我去了停屍房那邊,他們說沒有見到余叔他們。」阿彪疑惑道:「沒去停屍房?余叔辦事挺靠譜的,停屍房也不算太遠,照理說應該到了啊。」小光道:「莫不是他們開了小差?」 book18.org

阿彪聽了搖搖頭,又點點頭,道:「帶幾個去留香樓,山海樓看看。」小光應了一聲,便又去了。 book18.org

又過了半個時辰,小光回來稟報道:「隊長,我們仔細找了,留香樓,山海樓都沒有他們的蹤影。」這就奇了怪,阿彪的臉上狐疑之色越來越重,忽的,他猛地一拍桌子,道: book18.org

「趕緊吹哨集合,他們可能出了意外。」 book18.org

待眾警員集合,小光向大家說明了事情。阿彪便提著嗓子,做起腔勢下令道: book18.org

「1隊跟我去停屍房,二隊去酒樓賭場,三隊去他們家中。不管結果如何,所有人都去停屍房那裡集合。」三路人馬數十人,立刻分三個方向便去了。 book18.org

阿彪獨自領著七八人警員自衙門直奔停屍房,將停屍房裡的老看管叫了出來,又仔細地詢問了一遍。 book18.org

看管老頭一遍咳嗽一邊道:「隊長吶,我從早到現在,根本沒有看到本個人影啊,我拿一個月的薪水打包票,余叔阿貴他們根本就沒有來停屍房。」阿彪眉頭緊鎖,來回踱步,他心裡想,這八成可能是真出事了。 book18.org

正這時,一旁的小光提醒道:「隊長,我之前聽余叔說,從衙門到停屍房有一條小路,可以節約不少路程,但路有些陡。他們興許是從抄了小路走,半路弄壞了板車,現在修呢?」「還有一條小路?走,趕緊帶我過去!」 book18.org

眾人便在小光的帶領下,又往回趕,找到那條小路,又抄了進去。 book18.org

走了大約半個時辰,眾人來到一片荒廢的工廠附近。 book18.org

頓時,一股血腥味和一種難聞的屍臭味撲面而來。 book18.org

「好臭啊!」警員們紛紛捂著鼻子抱怨。 book18.org

阿彪拿出一塊手帕捂著鼻子繼續往前走,那小光一馬當先跑在前面。 book18.org

他剛跑了沒幾步,忽地渾身一震,接著往後急退,慌忙之下,被腳下碎石一絆,摔了個人仰馬翻。 book18.org

「隊……隊長……死……死人……了!」他好容易爬起來,跑到阿彪身前。 book18.org

阿彪趕忙帶著幾人上前,拿著電燈就朝前方掃了過去,只見地上分別躺著三具屍體,都是一身警服。 book18.org

他心裡咯噔一寒,忙拔槍走到一具屍體跟前,定睛一看,正是阿貴。 book18.org

只見屍體渾身是血,脖子上有塊牙齒咬出的傷口。雙眼充血圓睜,眼中儘是驚懼。 book18.org

他命人將那三具屍體抬到一處,分別確認身份,查看了一下傷口。這時小光道:「隊長,這裡沒有阿喜的屍體,他興許是逃脫了。」「嗯,但願如此吧。」阿彪有些泄氣。 book18.org

他又道:「這傷口和之前那兩具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比較淺。看來兇手應該是同一個人!」「小光,你幾個兄弟在附近搜尋一下,看看之前那兩具屍體還在不在。」他又吩咐道。 book18.org

小光馬上帶著幾名警員去找那屍體去了,過了好一會,小光才氣喘吁吁地走過來,報告道:「隊長,這邊前前後後我們已經找過了,沒有找到那兩具屍體。」「真是見了鬼了!」阿彪氣急。 book18.org

「繼續找!我就不信了,兩具死屍,還能飛了不成!」他又吩咐道。 book18.org

所有人便都去尋那兩具屍體,只是眾人精疲力盡,耗費了數個時辰,還是沒有任何結果。 book18.org

「隊長,怕不是真的是殭屍殺人吧?」小光有些害怕地道。 book18.org

「胡說!怎麼會有殭屍?那都是迷信!迷信懂嗎?」阿彪提著槍,有些氣急敗壞地道。他才上任半年,結果搞出這檔子事,雖然他是托家中安排,能此處任職,但死了好幾個人,讓他這等高傲之人的面子上很過不去。 book18.org

「一定是同夥劫走了屍體,然後殺人滅口!」阿彪忽然靈機一動。 book18.org

「隊長高明啊!」小光在一旁拍起了馬屁。 book18.org

阿彪經他一捧,心裡頓時覺得事實就是這樣,便一揮手,道:「把余叔阿貴他們先抬到停屍房!」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