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途——唐娜传 (2) 作者:历久弥新

.

【心途——唐娜传】

作者:历久弥新2020年9月17日首发于SIS001

.第二章 屈辱

———哪怕一次的妥协,也会带来无尽的黑夜。

今天是周四,这越来越浓厚的恐惧包裹着唐娜,总觉得不知何时他们就会过来找自己的麻烦,上下课时,下午课后的操场训练时,还有最可怕的晚自习时,昨天学校夜晚没什么人是因为昨天学校应对检查暂停了一天的晚自习,今天开始又恢复了,虽然最后并没有看到刁哥等四人,但窗口影影绰绰的身影里总觉得有他们几个……

一日无事,唐娜走出校门时长吁了一口气。

然而,另一边唐娜并不清楚,她实际上又失去了一次机会,四个半大孩子心里也是惴惴不安的,紧张刺激的玩弄过后,唐娜的最终反应就是他们恐惧的点,万一有任何的真正的举动,对他们和她们都是不利的。这第二天其实玮玮和琳琳,在唐娜班上窗户外偷摸着看了好几次,肥邹都去了两次,刁哥嘴上硬,但中午去食堂吃饭时也不禁在窗外偷偷瞄了两眼。唐娜的第六感是对的,第二天这四位都来看过她。

转眼到了周五,下午集训前是物理课,老师是个高度近视的老头,唐娜的物理并不好,听着也是昏昏欲睡,那白皙挺拔的颈项感觉扛不住沉沉睡意的头颅,娇艳的脸庞多次与桌面平行,让乌黑油亮的马尾辫在后脑勺上颤巍巍的抖动着。突然一阵骚动,原来老师夹着讲义,起身离开了教室,出门前还习惯性的用手背推了下那掉到鼻尖上的眼镜。下课了。

唐娜收拾了桌面,走出教室往操场走去,冷不丁从侧旁杀出两个人影,玮玮和琳琳。

玮玮先在面前冷冷的说了句:“晚自习后别走,刁哥让你去道歉”。

玮玮没说话,一条腿轻抖着,转身离开时斜眼看了下唐娜“哼!”了一声。

唐娜能感觉到脑袋“嗡”的一下,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胀痛。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远远超过训练,训练是逐渐加量,循序渐进的,会有一个相对比较长的时间去提高心率,而这一下是瞬间的,从唐娜第一眼看到琳琳等二人,心就一抽,胸口感觉闷痛,心率从60一下就到了180。唐娜很清晰的感觉到体内这一切的变化。直到二人说完了离开,才从眼前一黑的状态中渐渐的平复下来。

只是唐娜不知道的是,极致的紧张让体内大量的分泌肾上腺素,心跳加速,呼吸加快,血流加速,瞳孔放大,这一切和多巴胺的分泌让人体产生情欲的快感极其相似,普通的正常人能区分出恐惧紧张与快乐欢愉带来的不同,只是在高三这个高压时期,肾上腺素与多巴胺带来的紧张感会随之而来的就是精神的松懈与肌肉的放松,压力释放后的轻松感是非常相似的,唐娜并分不清这一点。她感觉到的是双肩一松后的快感,那种越大压力施加后再撤走的快感,好比暴风雨后那一抹惊艳的彩虹。

这种释放后的快感让唐娜开始迷恋并上了瘾,当然唐娜当时并不自知,好比起初的吸毒者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会上瘾的。

训练场上的唐娜像失了魂一般,教练也看出了不对劲,为了避免受伤,提前让唐娜回了教室,而回到教室的唐娜发着呆,也没去吃晚饭,晚自习时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直到晚自习钟声的响起,唐娜的感觉就是,宣判的时刻到来了。

同学们陆续走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学霸依然霸占着最后的灯光在抓紧复习,直到集体熄灯时唯有唐娜还坐在座位上,不到一分钟窗口就出现了琳琳和玮玮,看着唐娜一言不发。

唐娜只好站起来往后门走去,刚想说点什么,谁知道琳琳和玮玮根本不理她,径直就往教学楼后面走去,唐娜当然明白她们要去哪儿,前天晚上的男厕,除了昏暗的校门口还有几盏路灯,教学楼后面形同虚设的路灯只有一两盏还在哪儿费力的挣扎着,这时感觉男厕里的灯光比外面的路灯亮的多得多。走进去,肥邹和刁哥早就在哪儿等着了。

依然老规矩,让出一条路,唐娜自觉的走到最里面转身靠墙站着。但是唐娜心中还存在一丝侥幸。

“以后……,以后我定期给你们钱吧,你们……你们放过我好不好”唐娜嗫嗫嚅嚅的说到。刚刚抬头想看看反应,就被冲上来的琳琳一巴掌甩到了脸上。

“你妈的,臭婊子,废话那么多”琳琳可不顾唐娜捂着脸的可怜模样,直接开骂道。

“给老子脱了,全部脱光”琳琳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

唐娜还想做点最后的挣扎,双手死死攥着衣服的前襟,刁哥没多说话,上来就是一脚蹬在了唐娜的小腹上,唐娜感觉到背部狠狠的撞向了墙壁,刁哥出手狠毒,唐娜非常清楚。

其实打身上,唐娜丝毫不害怕,她就怕把脸打坏了。刚刚下意识的去护脸时,刁哥已经一把抓住唐娜的头发,让唐娜脸仰起来,两个耳光甩了上去。

“信不信,我把你脸贴在地上跺烂?”刁哥阴阴的说道。

唐娜不敢做任何正面或者反面回答。只是不停的摇着头。然后开始不顾头发被刁哥揪着,仰着头,以一种很屈辱的姿势开始解开自己的外套,刁哥没有松手的意思,唐娜就这样一直仰着头,头发控制在刁哥手里,一件件的将衣服脱完,整个胴体暴露在了空气中。

刁哥手往回一拉,唐娜顺势就又再次跪在了男厕里湿漉漉的地面上,油腻潮湿的触觉袭上了膝盖,唐娜心里感觉到极度的羞辱与不堪。

琳琳走上来,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笔,钢笔、圆珠笔都有,其中一只是三色红蓝黑色的笔芯均有的可变的、加粗的圆珠笔。

琳琳先用钢笔在唐娜的屁股上开始写字,唐娜不知道在写什么,只感觉到钢笔尖划过臀部的皮肤,让自己又痛又痒,身上不由自主的起了鸡皮疙瘩。

“妈的,什么烂屁股,写字都写不清楚。别乱动,烂逼”说完琳琳狠狠地在唐娜的屁股上“啪”的拍了一巴。

“把鞋脱了。快点。”玮玮也上来了。

琳琳在唐娜屁股左边写上了臭逼两个字,右边写的是烂货。她写左边,玮玮就用唐娜自己的鞋底抽右边,写右边,就抽左边。很快,白花花的园屁股就变成了红色,上面四个字。“臭逼”“烂货”。

写完的琳琳意犹未尽,用力一甩,将钢笔水甩在了唐娜的背上,斑驳点点的钢笔水在白皙的背部上,同时又有通红的屁股映衬,显得异常的刺眼与妖艳。

接着,琳琳让唐娜跪起来,开始用三色的圆珠笔在唐娜那骄傲的乳房上开始胡乱涂画,很快,两个奶子上就出现了红蓝黑三种颜色的各种线条。画完的琳琳将唐娜再次按倒,让唐娜整个躺在了男厕的地面上,将手里的加粗的圆珠笔直接就插入了唐娜的阴道,唐娜闷哼了一声,没敢乱动。紧接着,剩余的单芯圆珠笔都塞了进来,估计有个七八根。钢笔比较贵重,琳琳没塞进来。

“自己抓着,抽插。贱货”琳琳说道。

刁哥叼着烟,肥邹笑嘻嘻的看着琳琳和玮玮玩弄唐娜。

唐娜慢慢伸出右手,开始机械的抓着一把笔在自己的下体里慢慢的抽插了起来。琳琳开始从兜里掏出了一张试卷,折叠了好几次的试卷。在手里开始展开并随手撕碎了。让唐娜停止了动作后,将笔拔了出来,随着迅速的拔出,唐娜又再次闷哼了一声,填满的阴道瞬间又空虚的感觉让唐娜是那么的清晰感受到。但是很快碎纸被塞入了进来,并且唐娜终于也明白,为何玮玮要背着书包了,打开书包的玮玮拿出了一个煎饼果子,夹层中隐隐的红色看的出来,加了不少辣酱。玮玮微笑着吃了一口,然后蹲下来,将手里的煎饼果子撕下一块,唐娜能感觉到热乎乎的食物靠近了自己的阴部,刚想反抗,却马上放弃了动作。因为刁哥的鞋底已经踩在了自己的脸上。唐娜没敢动。从温度上感觉这个煎饼果子应该是刚刚买来不到二十分钟,挺烫的,但是还能接受。面制品混着酱料将碎纸顶向了阴道更深处。唐娜能感觉到阴道后半段的干涉,那是碎纸。以及阴道前半段的温润,那是食物。琳琳踩着唐娜的右腿膝盖侧弯处,玮玮踩着左腿。唐娜就像一个蛤蟆一样的将左右腿打开成一个M,躺在男厕的地上,将自己的正面完全的暴露在四个人的面前,花花绿绿但是坚挺的胸部吸引着肥邹的注意。肥邹蹲下来,开始不停的抚摸唐娜的胸部,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唐娜的两个奶头上,不停的用中指去弹拨着两个乳头。

羞愧到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会这样的在男厕的地上躺着以这样的姿势出现在别人的眼里?唐娜心里想着,怎么会让我遇见这样的事?为什么是我?就因为我漂亮?比她们优秀?容易吸引到男人的目光?唐娜心里开始对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身材,容貌产生了疑惑甚至是憎恨。这身体值得拥有吗?

唐娜已经不想再抵抗了,自觉的放松了自己的肌肉,将两腿向两侧打开,整个阴户更加的暴露出来。前天被烧卷的阴毛今天还纷乱的在那儿纠缠着,刁哥将手里的打火机给了肥邹,肥邹看了看刁哥,再次将火机伸向了唐娜的阴部。焦糊味又开始蔓延在酸臭的男厕里。玮玮夺过肥邹手里的火机,将唐娜的双手往上举起,开始不停的点唐娜的腋毛,敏感的腋下不时的传来刺痛感,唐娜想挣扎却又没法乱动,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脱的开四个人的控制,更何况,自己的脸半边在地上,半边在刁哥的脚下。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唐娜只能重复着。

然后得到的回应是,更多的煎饼果子残渣塞入了阴道,同时圆珠笔等又再次的塞入了进来。

“玮玮,橡皮擦能不能擦的掉圆珠笔啊。”琳琳怪怪的问着玮玮。

玮玮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将书包里的橡皮擦拿了出来开始反复的在唐娜的奶子上开始擦了起来。皮肤是会分泌油脂的,在橡皮擦的作用下,很多圆珠笔印都慢慢的模糊了,但是用力的擦拭也让唐娜的胸部泛红了起来。

其实唐娜这时开始感谢琳琳和玮玮了,阴道内的异物,纸张、煎饼果子、抽插的多根圆珠笔,让唐娜有了异样的生理快感,而且在这个羞辱的姿势下,来得更加凶猛更加强烈,唐娜能感觉到阴部开始有了湿润的感觉。

“啊,我……出水了”唐娜心里想着。

同时颈部和胸部的皮肤在逐渐加粗的呼吸下,泛起了潮红,但正是橡皮的擦拭让这潮红得到了完美的掩饰,唐娜可不想让这四个人看出自己竟然有了快感,打死都不想。

“如果是那样,干脆死了会更好吧……”唐娜在阴部,胸部,都在被玩弄的状态下意识模糊的想着。

玩弄还在继续。唐娜开始有点慌乱,而不仅仅是恐惧了。她发现自己在这种玩弄中,恐惧越来越少,而刺激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她不敢承认,内心逐渐开始迷惑,好像需要寻找一个答案。

刁哥已经抬起了脚,唐娜恢复到跪趴的状态,好像一条母狗,并且是主动翘起了屁股的母狗,那纤细的腰身,得益于常年的锻炼,皮肤紧实,肌肉线条完美,因为是田径队,所以没有夸张的肌肉而是完美的身体形态,没有一丝的赘肉,发育良好的臀部,在腰身的衬托下,大的夸张,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琳琳和玮玮异常的嫉妒眼前这打的绯红,并且写着几个侮辱字眼的屁股。

其实唐娜的奶子也是唐娜的骄傲,像母狗一样姿态的时候,一对奶子并没有荡下来,依然保持了了一个完整的乳型,勃起的奶头垂直的怒指向地面。

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凉意,琳琳包里竟然带着一瓶可乐,全部从唐娜的头顶上浇了下来。唐娜下意识的身体一缩,背部拱起,头保持低垂不动,冰凉的可乐从左右两侧的发梢不断的滴下,部分流向后脖再顺子玉颈滑向乳房,唐娜能看到浅褐色的可乐从奶子上流过,延着两个奶头滴向地面。还有流向嘴角的可乐,不自觉伸了伸舌头的唐娜品到了一丝甜意,唐娜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景象,两个奶头,两侧的发梢,以及自己微翘的下巴,五条水道同时滴向地面。很快一瓶可乐就没了,刚抬起头的唐娜就感觉到阴道里的几只笔被拔了出去,取而代之的可乐瓶,唐娜从那大致的粗细,大小,以及冰凉的玻璃触感就知道整个锥形的瓶口已经全部进入到了身体内,而那根粗的圆珠笔并没有被闲置,而是……插入了唐娜的菊花,屁眼里。

哪里也可以被插嘛?唐娜简直是被颠覆了认知观,但又不敢乱动,很快,圆珠笔只剩下笔尖在外了,第一次被进攻的屁眼传来阵阵的紧涨感,琳琳将唐娜扶起成双腿跪地的状态,依靠自己的身体重量,大半只可乐瓶进入了阴道,如果不是里面的碎纸和煎饼果子做了一些抵挡,唐娜认为整只瓶子插入进去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了。

“原来阴道内有这么大?”唐娜心想着,上次自己在卫生间里处理粉笔等杂物时,唐娜已经了解到阴道里是外小里大,终于明白为何手抄本上为何叫哪里为蜜壶了,里面确实不小。

刁哥今天没再顾及什么,褪下裤子将阳具展现在了唐娜的面前,虽然不说夸张的大,但刁哥的家伙确实还是算大的,唐娜没敢拒绝,张口让刁哥将几吧塞入了自己的口中,刁哥可不像肥邹,而是扶着唐娜的后脑勺直接就一下插了进去,唐娜一阵恶心,差点呕了出来,刁哥稍微停了几秒,再次开始身体配合手开始在唐娜的口中做起了活塞运动,大多数插入时都能感觉到顶到喉咙,伴随着阵阵作呕的感觉刁哥加快了频率,唐娜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琳琳和玮玮作为女生当然也懂,立刻一人抓着一只手,不然唐娜有机会做抗拒,肥邹早就绕到后面,一手开始抚摸唐娜的背部,另一只手摸着被可乐瓶撑开的阴唇。

“呜,呜……”没有想到第一次的口爆竟然是被刁哥给……,连心爱的学长都没能让唐娜做口交运动。

唐娜眼角开始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刁哥拨出了阳具,唐娜的嘴角渗出了没咽下去的口腔里的精液,唐娜哭泣不是感觉精液难闻,难以下咽,就是觉得委屈,但又很明白哭泣不会换来任何怜悯,这四个劣迹斑斑的四人团伙,种种打架事迹自己早有耳闻,在学校里一般是无人敢惹的。

琳琳这时突然说道“这个你们觉得怎么样?”从静默中唐娜能感觉到另外三个人的诧异的表现。不由得抬头看了看琳琳,发现琳琳手里拿着的是学校发放的风油精,唐娜可是知道这玩意的,涂在皮肤上多了都会有灼热的感觉,而琳琳是绝对不会只是涂在皮肤上的,毋庸置疑的。

唐娜立刻缩向墙角,蜷缩的坐在地上而不顾地面上有没有什么秽物。“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

哀求是无用的,玮玮和肥邹立刻将唐娜恢复成躺着的姿态,双脚再次打开成M形,刁哥系上裤子后点了一根事后烟,静静的看着,风油精被琳琳打开并浇了上来,点点滴滴不停的淋在了阴部,阴蒂,阴唇,甚至还用手扒开滴进了阴道内,不到30秒,感觉来了,唐娜开始浑身颤抖,在地面上扭动着身体,灼热的感觉从下体袭来,伸手去抹只会让面积更大,没办法的唐娜不停的用手去地面上抹着刚才的可乐液体,然而可乐早已和地面上的秽物融为一体,唐娜顾不上了,不停的摸着地面再摸向自己的阴部,聊以慰藉,两三分钟过去后,一是逐渐的适应,二是多多少少抹上来的液体缓解了一些,只是整个阴部污秽不堪,黑色的水痕布满整个下体。肥邹将唐娜拽到跪起来,掏出了自己的家伙,塞了进去唐娜的口中,经过风油精洗礼的唐娜已经被玩到脱力了,麻木的张着嘴,任由肥邹在自己的口中抽插,很快肥邹也射了,毕竟已经摸摸弄弄了大半天了,肥邹早就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快要炸开了。

暴风雨后的男厕里是瘫在一角的唐娜,叼着烟的刁哥,悻悻笑着拎裤子的肥邹,手里拿着风油精的琳琳,以及手里拿着唐娜球鞋的玮玮。

玮玮拿着鞋子再次开始扇起了已经一塌糊涂的乳房,啪啪的响着,唐娜已经无力躲闪,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后,玮玮将鞋子一丢,把唐娜的胸罩和内裤直接丢进了公厕的排便池里。

蹲下来,看着唐娜说道“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周日下午我们还会来找你,你自己自觉点,中饭后到操场沙坑碰头,不来的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唐娜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还差不多,来,今天的告别仪式,知道怎么做么?”玮玮说道。

唐娜当然知道告别仪式是什么。坐了起来,将屁股压在跪着的小腿上,挺直了身子,将头微微扬起,闭上了眼睛。

玮玮笑了起来,“你个臭逼还知道啊,哈哈”

“啪,啪,啪,啪”左右开弓给了唐娜四个响亮的耳光起身让开了位置。

肥邹过来摸着唐娜的脸,左手掐着唐娜的右边奶子,右手轻轻地拍了拍唐娜的脸,“嘿嘿”的笑了两声,起身让开。

琳琳上来反手一记耳光,“啪”唐娜还能忍受。但是第二下的正手,唐娜能感觉到琳琳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随着“啪……”左脸传来的火辣辣的感觉,声音大到把刁哥和肥邹都吓了一跳。唐娜知道,这是嫉妒与愤怒的耳光。

刁哥过来,蹲下,看了看唐娜,唐娜虽然睁开了眼,但没敢和刁哥做眼神交流,刁哥盯了一会唐娜的脸,既没说话,也没叹息,伸手给了唐娜两记耳光。起身离开了。

随着刁哥的离开,另外的三人陆续鱼贯而出。唐娜这次没有像上次一样悲伤,哭泣。

简单的休息了会,唐娜就收拾了下自己的衣服,里面真空的穿好了衣服,平息了下气息走出了男厕。确认四人已经走远后,唐娜迅速回到教室,拿了自己的书包,走出了校门,路过校门卫时,唐娜依然没敢往灯火通明的门卫室里张望一眼……

周六过得飞快并且平静。唐娜在家和姥爷,姥姥照常的说笑,做做家务,写写作业,唐娜经过两次的霸凌,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受到什么可见的伤害,只是在人格和性方面被四人侮辱,但这种侮辱外人并不知,如果毕业了,大家分开也就没人知道了,只要自己的容颜不要毁于他们的手上,别的应该都不是问题。其实唐娜不知道的是他们四人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些,毕竟争强斗狠是英雄好汉,而欺负一个不反抗的女子还是不光荣的,这样这个局面就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双方只要不去打破,大家都愿意去保持这种平衡。

周日来临,午饭后,唐娜和姥姥姥爷打过招呼就说先提前去学校了。背着书包顶着烈日就出发了。

本想将书包放到教室去的唐娜,进校门就被琳琳和玮玮堵住了,无奈的背着书包就老实的去了学校操场,操场在学校地势比较低洼的地区,最近的教学楼距离这儿也有近百米。而且和所有的教学楼之间还有一排大树遮挡,沙坑在跑道的顶头外侧,紧贴着大树只有几米,也就是说,即使在学校教室的三楼(最高层)也就只能看到西侧跑道以内的足球场地和东侧的跑道,这里成了一个天然的适合暴露的场所。

肥邹被安排到跑道的另一头去监视是否有教学区的人员会走向这边。跑道这头的沙坑里,琳琳和玮玮将唐娜带到了刁哥的面前。刁哥依然是叼着烟,坐在了双杠上。玮玮手里拎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些校外小吃,唐娜也没仔细看。但知道这些东西一会少不了要用到自己身上。并且是自己曾经最私密的地方。

想到这儿的唐娜,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阵绯红,在犹如凝脂的脸部皮肤下好似晚霞一般让人着迷。

刁哥跳下双杠,将唐娜的书包扯下丢在一旁,开始扒唐娜的衣服,当扒到内衣内裤时,毕竟是白天,唐娜不由得开始躲闪并且双手护住胸口,屏紧双腿,连着脱了几下没成功的刁哥,直接用力扯断了胸罩,并将内裤扯碎了。同时劈头盖脸的给了唐娜不少耳光,并且用膝盖顶了两记腹部。唐娜还是被脱光了在这沙坑中,跪趴在沙坑中的唐娜,手掌和膝盖感受着沙子在烈日下的热度,同时玮玮早就跳到自己的背上,双腿不停的夹紧好似骑马一般,用脚跟敲打着唐娜的大腿下部。

“爬,给我爬,绕着圈爬”玮玮兴奋的叫着,唐娜只好撅着屁股,驮着玮玮在沙坑中爬了起来,虽然烫,但是沙坑不伤皮肤,比在男厕的硬地面上舒服多了,不用担心手掌和膝盖被磨破。唐娜的速度相对就快了很多。一圈下来,琳琳换下了玮玮。而刁哥开始将沙坑旁袋子里的小吃拎了出来。

有一种小吃,外焦里嫩,油炸香蕉,就是一根香蕉剥皮后,一头插上一根竹签,在浓厚的面糊中浸泡一下,让面糊整个包裹住香蕉,然后丢入热油锅中油炸,数分钟后,外面的面皮焦脆,而里面的香蕉也滚热并且香甜,拿出来后往往还要蘸下白棉糖。唐娜非常爱吃这种小吃,但是今天的唐娜可没有啥胃口,因为刁哥拿着这玩意直接对准的是自己下面哪张竖着的“嘴”。

进来了,唐娜能感觉到,香蕉的大小非常类似阳具,只是面皮表面的糖遇到阴道内的体液后开始变得粘稠并且摩擦力变大,当塞入到下半截时,唐娜都能感觉到大阴唇被吸附带入到自己的阴道内。整个进去后的感觉很奇怪,但是刁哥并没有住手,而是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琳琳也停止让唐娜继续绕圈,而是张果老倒骑毛炉俯下身来看着刁哥用油炸香蕉玩弄着唐娜的阴部,琳琳示意玮玮将塑料袋拎过来,玮玮立刻将食品袋拎到了沙坑中,琳琳将袋中的萝卜丝饼拿了出来,在刁哥用香蕉玩弄阴道时,琳琳咬下一块萝卜丝饼(油炸后的萝卜丝饼往往外焦里嫩),开始塞向唐娜的屁眼。

嘴里还说着“骚货,流水了吧,看你屁眼会不会冒水”

刁哥在哪里“嘿嘿”的笑着。

玮玮并没有闲着,而是将唐娜的鞋子脱了下来,将里面的鞋垫拿出来,一只让唐娜咬着,汗臭味立刻从舌尖绽放开来,另一只鞋垫被玮玮拿着开始扇打唐娜的乳房。

“大奶子,长这么大,就是他妈的想勾引男人。”

“打不烂你的奶子,贱货”

“咬住了,别掉了,不然打死你”玮玮不停的说着,鞋垫开始一会扇向两个乳房,一会打向唐娜左右脸。

萝卜丝饼进入到屁眼后,唐娜不由得收缩着括约肌,进去了一些,有些萝卜丝就挂在肛门外,而多次抽插的香蕉也终于竹签脱落了,整个香蕉掉在了阴道内。

刁哥这时从零食袋中又拿出了一根烤香肠,烤香肠往往会在被丢入油锅前划上几刀,然后丢入油锅后,被划过得地方会被炸的翘出来,本意是希望炸的更透,而这时反而像被入珠了阳具,更能在抽插中反复刮擦着阴道内壁,唐娜感觉到了烤肠将香蕉顶向了阴道深处,同时因为烤肠的突起让阴道有了强烈的感觉,唐娜心里知道,快感开始了。虽然是白天在户外,但是这种紧张和刺激让唐娜的下体快感来得更猛烈,更迅速。

如果不是玮玮不停的用鞋垫扇着自己的面部,同时嘴里叼着鞋垫,唐娜估计都要忍不住哼出来了。

肥邹偶尔跑过来摸一把唐娜的奶子又被刁哥的眼神瞪回到监视的岗位上去。

“来,吃了”

刁哥把唐娜嘴里的鞋垫拿出来,将手里混杂着碎香蕉和淫液的烤肠放到了唐娜的嘴边,唐娜只好张开嘴开始一口口的咬着烤肠,很快烤肠都被唐娜吃进了嘴里。当正要咽下去时,琳琳翻身下马,伸手到唐娜面前说道。

“吐出来”

唐娜只好将口中嚼碎的几块烤肠吐了出来。

琳琳在将一块塞入了唐娜的屁眼后,剩余的全部都塞入了阴道。

“拖去厕所,刁哥,今天我要让她好好的也伺候我”琳琳说道。

在让唐娜起身前,琳琳抓了两把沙子抹向唐娜的阴道,被香蕉糊和烤肠油糊满的阴道口,立刻被沙子给掩盖了,而意犹未尽的琳琳到沙坑边捡起了两个小石块,顶入了唐娜的阴道。唐娜全程没敢动,任由琳琳他们随意的折腾。

“起来,去厕所”琳琳指的厕所不是前两次的厕所,而是沙坑后不远处的操场厕所。

被琳琳拿着所有衣物,唐娜只好裸身快步走向了厕所。男厕,当然还是男厕。这时肥邹也过来了,只是他依然站在了厕所的门口把风。

进了厕所后,琳琳让唐娜跪好,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一把扯下了内裤上的护垫,看的出来,月经期过了没多久,上面还有些女性的淫秽之物,将护垫中心的颜色弄的黄褐色,一把将护垫猛的贴向唐娜的脸上,唐娜瞬间鼻、口都被那难闻的腥臭味给笼罩。挣扎了几下,琳琳给了唐娜两个耳光。唐娜瞬间眼泪流了下来,不是疼,而是前所未有的屈辱。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校园里的孔雀,而今天竟然被……

琳琳可没管唐娜在想什么,将护垫团吧团吧,塞入了阴道,奈何阴道此时已经有了香蕉、烤肠、沙子、石块等,护垫也就是刚好进入了阴道口。不过屁眼里的萝卜丝饼和烤肠已进入到了肛肠的深处。小屁眼现在是完全的收缩状态。

“给老子舔,你不是喜欢舔么”琳琳抬起了一条腿。

跪着的唐娜只好抬头将舌头伸出来舔向了琳琳双腿间的那一道裂缝。

“用点力,没吃饱啊”琳琳看来也玩嗨了。

刁哥和肥邹都看傻了,第一次看到琳琳这样的开放。玮玮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到唐娜在流泪,兴奋取代了羞涩,上前用力按住唐娜的后脑压向了琳琳的阴部,唐娜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伸入了琳琳的阴道内,一股异味传来,女人的味道,唐娜非常熟悉。奈何无法躲避,唐娜不停伸出舌头反复的舔舐着琳琳的下体。

在琳琳的示意下,玮玮看了看刁哥,刁哥点点头,玮玮也褪下了裤子,换下了琳琳。

在唐娜的努力下,琳琳和玮玮交替着,二女的阴部都因为唐娜的口水和自己的淫水,将阴毛全部弄湿了,娇艳欲滴的阴唇绽放了开来。

肥邹再也忍不住了,当琳琳和玮玮都抬腿累了,休息时,肥邹过来先给了唐娜两个耳光。立刻将快要爆炸的阳具塞入了唐娜的口中。唐娜此时已经熟悉了如何去口交,放松自己的喉头,尽量压住舌头,让阳具自由的在口腔中进出,很快一股腥臭夹杂着杏仁味充斥了口腔和喉头,唐娜知道,肥邹射了。

几乎是没有停歇的,刁哥过来继续了肥邹的工作,唐娜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累,虽然刁哥时间长了肥邹的几倍。但是学会了放松喉头肌肉的唐娜已经不觉得阳具插入到喉咙时是很难过得事了,并且已经学会了在喉咙被插满时,用鼻腔呼吸。

四人穿好衣服,唐娜以为都结束了……,跪着的唐娜以为要开始告别仪式了,谁知道琳琳这时说道。

“站起来,高抬腿,右腿”

唐娜学田径的,韧带非常好,驯服的站了起来,很轻松的将右腿抬起压向了墙壁,立刻成了一个站立的八一字的姿态。琳琳拿起带过来鞋垫,向着唐娜的阴部扇去。

“妈的,贱货。骚逼。以后看你还横不横”一边说着,一边扇向彻底暴露的阴部。

几十下后,唐娜的阴部开始由酸痛成了麻木,再转为刺痛。唐娜哀求道

“别打了,受不了了。呜……”

“那你跪下磕头,叫奶奶”琳琳手里并没有停。

唐娜实在站不住了,立刻收了高抬腿,跪在了男厕内,双手放在面前。

“奶奶,求求你别打了”唐娜磕了下去,此时的唐娜已经彻彻底底的放弃了一切抵抗,内心的抵抗。

“哈哈哈,你个烂逼,谁要做你奶奶啊,贱货”琳琳用鞋垫扇了几下奶子后,用手给了唐娜一个耳光。让出了位置。

例行公事一般。剩余的三人上来不是扇奶子就是扇耳光。这已经成为了一种默契了。唐娜也知道,这就意味着今天的凌辱就要结束了。

“袋子里有矿泉水,自己收拾吧。贱逼”琳琳他们临走时丢下了一句话。

唐娜用袋子中的矿泉水小半瓶清洗了下身上。再用剩余的清洗了自己的阴道和肛门。当然,是自己抠出了阴道和肛门里的各种杂物之后。

将衣服和书包赶紧收拾好,匆匆的躲进了隔壁的女厕,拿出书包里的手帕,用女厕门口的水龙头再次的仔细清理着自己的身体。同时还要关注着不要有同学从外面进来,虽然这个厕所在非体育课期间是几乎没人来得。但是唐娜此时比刚才在沙坑里还要紧张,此时只有紧张,没有了任何欲望的快感。

唐娜结束了清洗后,长吁了一口气,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仿佛周身所有的毛孔都已经舒张开来,刚刚受过的侮辱瞬间感觉没什么了不起了,唐娜知道,自己有点迷恋上这个游戏了,只是……,绝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属于自己的秘密。

唐娜探头往外张望了一下,刺眼阳光下的操场依然没人,急闪身出厕所,往教室里走去,将披肩发再次扎了马尾,清洁过后的唐娜在一路上步履轻快、甚至有种雀跃的感觉,谁看到了都依然还是那么————神采奕奕!!!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