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途——唐娜传 (1) 作者:历久弥新

.

【心途——唐娜传】

作者:历久弥新2020年9月13日发表于SIS001

. 第一章 释放

———雪崩了,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骄阳似火,行走在街头的唐娜突然停下了脚步,向前看去柏油路面腾腾而起的热气让这路、路灯、两侧的店铺、还有那远处玻璃幕墙的地标建筑,都呈现一种扭曲、晃动的景象。思绪也随着这不确定而恍惚起来。

低头看向自己的脚,眼中所见才稳定下来。这是去年买的一双高跟鞋,BELLE的。在唐娜的鞋柜里这双算是高跟的了,尖头,小牛皮,无特别的饰品在鞋面,因为买鞋时已经想过要做什么用途了。想到这,唐娜心跳增速了,因为曾经塞入体内的东西突然出现在眼前,并且被自己踩在脚下,踏在这尘世中。一种羞涩、卑贱的情愫从体内上升,由小腹开始顶向小心脏,从胸腔开始扩散开,直冲脑门。不由自主的停下来,耳鸣恢复,身边的喧嚣声回到耳中,平息了下自己,唐娜继续向前走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街头的行人明显减少了,店铺转让,闭门的也都很多了。唐娜顾不上这些,她急于赶去XX丽晶酒店的18楼,迟到了是肯定要多吃苦头的。

酒店里等待着的是圈友D,在网上也聊了几年了,这是奔现的第三天。前天的第一次见面,聊了很多,印象很好,气质相貌俱佳,当然这点其实唐娜不是特别关注,但聊天中能感觉到到对方还是素养挺高,唐娜说话时能从对方眼神里看出对方明白唐娜自己是什么一种状态,听他说也有十来年圈龄了,奴多数来自自己调教的良家。

D确实看起来很冷静沉稳。下午咖啡厅里几小时的交流还是挺顺利,虽然拒绝了对方一起晚饭的邀请,但当天晚上唐娜还是把自己展示给了对方,自己吃了晚饭后,还是去了D所在的房间,去了后自己点的外卖,等待时被掌掴、罚跪,想到当时又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将自己淫乱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脸上泛起潮红,其实唐娜心中一直觉得,暴露乳房比暴露下体还要让人羞涩,每次将胸部展现在S面前时,总是习惯性的头歪向一边,将脸别过去,这种下意识的动作其实说明了自己真实的内心反应,前天晚上被甩了30个耳光后,跪在地上开始俯下身去帮D脱鞋,用嘴将袜子叼开后,每个脚趾全部仔细含在口中舔舐了一遍。

这过程中D说道:“全脱了,嘴别停。”

保持着屁股撅起,头在地上,嘴里含着脚趾的状态,唐娜艰难的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当屁股高高撅起在D的面前时,D将皮带抽出来,狠狠地给了十下。“啪啪”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叮咚”门铃响了,唐娜抬起头看着D,对方没有任何言语和表态,静静的看着唐娜。唐娜没敢穿上任何衣服,起身走向门口躲在门后,开了一点点门,侧伸出头和快递小哥说了一句“谢谢”接下了对方手中的快递。八宝粥、烤肠、汤面。还有一包辣酱,这是经过D认可后点的。回到屋中央,唐娜将自己跨坐在带扶手的椅子上,双腿挂在扶手上。暴露阴部对唐娜来说真的没什么困难,只有刺激感,D拿出了麻绳,将唐娜的身体做了下调整,阴部和后庭更加朝向了上方,唐娜能感觉到D的熟练。

捆绑好后,很快八宝粥的一半就进入了阴道,有些烫,但唐娜没敢多说话,她已经感受到D开始出现了男人那应有的兴奋感,她明白这个时候拒绝是无力的,带来的不会是妥协,而是更加的严厉。一根烤肠进了屁眼了,括约肌被撑开了,肿胀感很明显,唐娜不由得哼了几声,另一根烤肠立刻进了阴道,八宝粥被挤得滴下来了,这种熟悉的感觉,唐娜刚刚觉得很享受立刻又被脸上再次被打的火辣辣的感觉给阻断,奶子也没能避免。当阴道里快速抽插的烤肠几乎快要把八宝粥都要带出去时,一种灼热的刺疼开始出现,唐娜知道,辣酱进来了。唐娜现在看不到什么,头部已经被内裤罩上了,这种感受唐娜其实不喜欢,但D先生做的这事并没有违反唐娜的限制底线。

D这时说话了“红色的,不错,观感很好”。

这说的是辣酱在阴部的内外蔓延开了。“一会屁眼撑开了,汤面我要灌进去”。

“嗯”唐娜回应道。

汤面来了,烤肠抽出后,屁眼暂时还没收拢时,D先生将两根手指先插进去了,汤面开始被一点点的塞了进去,唐娜能感觉很多滑落了,从屁股上滴落在了地上,进去的比例不多,唐娜清楚,没有扩阴器想把汤面大量塞入肛门,其实挺难的……

窗外的霓虹灯在深深的夜色里越来越刺眼,房间内一切还在继续,当D先生将阳具插入唐娜体内开始暴操,随着一会在阴道,一会在肛门,偶尔还会拔出来让唐娜舔干净再继续,整个房间里弥漫的呻吟声开始逐渐高了起来……

今天的唐娜是下午赴约,D说了,今天有个朋友过来,玩个三人行,一起调,唐娜心里挺紧张,毕竟都是不熟的人,不知道会玩些什么。唐娜抬手看了看表,加快了脚步。

这就是唐娜,一个快要36的女人,世间繁华走过的一个女人,外人眼里正常不过的一个都市白领,却没人知道16岁哪一年的唐娜到今天这20年里真正骨子里是怎样一个人,经历过那些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事……

那是1999年,唐娜还在高中……

高中,多么美好的年龄段,柔美的长发,尖尖的下巴,长睫毛下的大眼睛里是青春的流光溢彩,吹弹可破的皮肤不仅仅是肤质好,色泽也是白里透红,明眸皓齿来形容毫不为过。

唐娜是体育特长生,1000米长跑项目是校记录保持者,400米接力主将,这惊人的体能和耐力在未来的各种调教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只可惜是为了被别人更好的玩弄。唐娜不矮,有167公分,今天穿着鹅黄色的外套,敞开的拉链里时白色的T恤做打底,裤管微微变大的蓝色牛仔裤,虽然不是紧身衣服,但婀娜多姿的年轻态是无法掩饰的。椒乳挺拔,把宽松外套的前胸部位也撑了起来。小腰盈盈一握,得益于平时的训练,臀部的弧线是完美的,每当唐娜换上运动服,将长发扎成马尾,奔跑在运动场上时,那就是校园里的一道风景,男生追随的眼神里全是炽热,女生眼神里满是妒忌。

天有点微凉,春天还没走远,唐娜欢快的脚步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拿上书包就可以回家了,妈妈烧的香喷喷的饭菜一定正冒着热气呢。今天田径队开会,交代了下个月的市运会备战工作,所以今天没有训练,唐娜单肩挎上自己的书包,因为会议时间开的有点长,校园里老师和同学基本都已经走了。

“唐娜”,刚步出教室门的唐娜突然听到右边有人喊她,右边就是楼梯间,唐娜看到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几个人。

坐在楼梯台阶上的肥邹,嘴里叼着烟斜靠在扶手上的雕哥,还有那两个天天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两个女孩,玮玮和琳琳。玮玮个子高些,头上扎的发绳五颜六色,如果不是还在校,头发估计早就染上了,嚼着口香糖,抖腿斜眼瞟着唐娜,琳琳相对来说,装扮正常些,微胖,小圆脸,齐肩发,安安静静的站在哪儿正视着唐娜,后来唐娜才明白,女人心狠起来没男人什么事,琳琳尤其。

雕哥是外号,他喜欢别人叫他雕哥,好显示的他那玩意大,其实瘦瘦的雕哥别人背后喜欢称呼他刁哥,刁德一的刁,此人品性可见一斑。

刁哥把烟狠抽了一口,吐了一口烟后对着唐娜说句“唐娜,处处朋友呗,雕哥平时还能护着你”。

“走开,只要你不招惹我,我也不需要谁保护我”唐娜回道。

唐娜最近一直被他们骚扰,碍着都是在校学生,平时他们也就在身边晃来晃去,总是和唐娜搭话,没真正形成威胁,今天因为开会拖到放学后了,整个学校几乎没人了。

“哎哟,挺横啊”肥邹站了起来,肥邹不矮,但是一胖就显不了高。

肥邹的小咪西眼想瞪起来也感觉没睡醒一样。肥邹这儿还没走上来,玮玮已经一个跨步上前,手就直接往唐娜脸上呼过来了,唐娜下意识的往后一仰,感觉到指尖带风从鼻尖划过,玮玮一定神再往前跨一步想再打唐娜时,唐娜微一猫腰,躲过去的同时,右手伸拳击打在了玮玮的小腹,玮玮皱眉弯腰的同时,唐娜已经站起来顺便抬起了右腿,将膝盖定向玮玮朝下的脸,两个人各自的力量集中在了一瞬间,玮玮直接从向前弯腰成了向后倒去,鼻子里的血在脸上开了花一般。

而琳琳不像玮玮一样,她不会肌肉指挥大脑,她迅速移动到唐娜侧面,当唐娜抬膝将玮玮撞击倒地的时候才是她出手的最佳时机,她抓住了,她从唐娜的右面过来,左手拉住唐娜的马尾辫,拉的唐娜一个趔趄,右手立刻就给唐娜的小腹一拳。多亏唐娜反应快,迅速收腹化解一部分力量,微微下蹲猛的向右侧斜上方站起来,肩膀顶到琳琳胸口,如果不是琳琳个子还算高,差点就要顶到下巴,那样绝对够琳琳受的。琳琳后撤一步,右腿向唐娜小腹再次踢来,已经站稳的唐娜可就不是琳琳一个人能搞得定的了,唐娜迅速右侧身,左手箍住琳琳踢向小腹的腿,右脚直接踢向琳琳站立的左腿弯,同时松开左手,琳琳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唐娜脚下留情,未踢向琳琳的头部,只用了五成的力量将琳琳踹倒在了地上。

奈何唐娜是个女性,力量和体重实在不占优势,肥邹像头熊一样低头冲过来,虽然挨了唐娜两脚,身上挨了两拳,却依然将唐娜狠狠地撞到了墙上,并且用身体依住唐娜,同时双手紧紧固定住唐娜的双手,这时刁哥将手中烟头一弹,烟头在墙上撞击了一下,火星四散开来,幸好唐娜头一偏,不然直接就弹在了脸上。但这是刁哥同样左手拉住唐娜的马尾辫,右手直接一个耳光呼了过来。“嗡……”唐娜能感觉到左脸火辣辣的疼,并且小腹感受到了肥邹的一记老拳。还没来得及疼到弯下腰,刁哥左腿扫向唐娜小腿,唐娜再也站不住了,直接躺倒在地上。刁哥是真心狠,当发现唐娜倒下时立刻双手捂向脸,瞬间就明白唐娜担心什么,立刻右脚面扫向唐娜的脸,如果不是双手挡着,这一下,估计唐娜就毁容了,从这一脚唐娜心里立刻明白对方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他们真的会毁了她最在意的,那就是每天要面对同学,老师以及家人的容貌。是的,如果继续反抗明天最多是这几个家伙被局子里带走,然后某市内报纸出个案情新闻。罚点款,再关个十天半个月,校内被开除。也就这样了,顶多了。

唐娜担心的在哪个年代是绝对正确的,刁哥半年前带着刀械斗将别人划伤,竟然只关了一个月就出来了,他的家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找了什么人,学校给了个通报批评,也没开除。这个神奇的年代很多事是无法解释的,再说再重的惩罚能换回毁掉的容颜么?脑海里迅速翻腾的念头让唐娜说出了可以说让唐娜人生轨迹从此转弯的一句话———“别打我脸,你们想怎么样都行”

唐娜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从喉咙里喊出来这句话,生怕说慢了,会再次被攻击脸部,那样一切都晚了,都完了……

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仿佛上苍也在预示着什么……

空气仿佛凝结住了,唐娜感觉到一切都停止了,慢慢将手放下,看到眼前的刁哥点上了一根烟站在那,肥邹笑嘻嘻的低头看着她,琳琳和玮玮都已经站起来,狠狠地眼神盯着唐娜,站在刁哥两侧。

“站起来”刁哥说道。

唐娜慢慢站了起来,“怎样都行是么?”刁哥继续问道。

“是的”唐娜将双手放下,侧垂在身体两侧,这个动作也表明了她已经放弃了抵抗了。

(进入嗨文阶段前,先交代下当时的社会背景,九十年代随着开放的深入,录像与网络信息等大量文化信息的涌入,整个社会非常浮躁,这个曾经在七十年代成为世界关注的悲惨事件中心的城市,不可避免的同所有这个国度里的城市一样,街头巷尾谈论的越来越多的是赚钱、生意、老板、女人、打斗、官场、贪污……,每一次谈论的最后结语往往是唾骂、不屑以及轻蔑,却总是有那么一种酸意飘荡,然后在心照不宣中各自散去,这个年代是个不可复制的年代,神奇、畸形、混杂着各种对原有形态的怀念和追忆,却又少不了对未知的富庶未来的向往与期盼,这个年代是一个不可置信的年代,真的就会有各种不公与不解的事情产生,杀人可以成为自卫,恶意伤人可以成为打架斗殴,打架斗殴可以成为治安冲突,冲突嘛就自然会有小伤,罚点钱,找点人,不了了之,去告?好笑了,你这不是质疑领导们的办事能力吗。找抽呢吧。)

所以,这就都能明白为何唐娜会说出那句话的社会背景以及内心的担忧了。

刁哥几个和唐娜同级不同班,大家同为高三,对学校的角角落落都熟悉不过,这个时间点,最不可能有人的地方是教学主楼后的公厕,穿过主楼,是一片空旷的花园和草地,去公厕的路是用石块铺设的,公厕和校后方围墙之间还有一片小树林,任何人来公厕都要穿过教学主楼,主楼中间空旷的过道就是天然的报警器,任何人的脚步声在这里都会放大,在通过石块路,最后走下几级台阶才是公厕,公厕是男左女右设计。刁哥几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都确认了公厕是不二之选,有任何人来都来得及做处理与反应。

“跟我们去公厕”说完,刁哥搂着玮玮,走在前,唐娜垂头跟着,肥邹和琳琳阴沉着脸在后面压阵。

唐娜这时脑海里一片空白,极度的恐惧是由未知产生的,不知道一会他们会怎么打我?但是刚才说了不打脸,估计一会身上不会少吃苦了,用手掐?拳打小腹?踢后背?只要他们不误伤我脸,哪怕用木棍打我都行。千万别打我脸。千万千万……唐娜只有一个不要被打坏脸的念头支撑着,至于这段路怎么走完的,哪怕到了今日也无法回忆起来一点点的细节。但是进入到左手的男厕之后的各种遭遇却那么清晰可见,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男厕走进去是一个大通道,通道的左侧是4个蹲坑,通道的右侧是一条小便池,唐娜就背靠在通道最里面的墙上,墙背后就是熟悉的女厕,男厕可是第一次进来,但是唐娜哪里知道,这陌生的男厕在未来的一年里竟然成了她最熟悉最常来的地方,当然,都是在放学无人之后以及周末放假时。

“啪”琳琳首先上来就是一个耳光,唐娜手下意识的举起来挡了下,可惜已经晚了。

“不要打我脸”唐娜抬起头睁着惊恐的眼睛。

“不打我脸,随便怎样都行”唐娜其实说的随便怎样就是随便打哪里,怎么打都可以。

琳琳阴阴的笑道:“把裤子脱了”然后转头去看刁哥和肥邹。

刁哥依然叼着香烟,不置可否,肥邹则明显的有点紧张,双手紧握,喉头的喉结蠕动了一下。

唐娜惊讶的望向琳琳,再看向堵在过道和站在坑位上的另外三人,空气仿佛凝结了,唐娜的手放在小腹上摸着牛仔裤的扣子,却没敢解开。

“你们打我吧,怎么打都行”。

“让你脱就脱,废话那么多”刁哥这时从裤兜里掏出来了唐娜最不想看到的东西,一把折叠弹簧刀。

唐娜明白了,今天不是被打那么简单了,自己的身体是肯定要被羞辱了。略一踯躅,唐娜把心一横,随他去吧,今天反正不听话是无法过得了关了。

随即,唐娜将裤子扣解开,慢慢的把牛仔裤脱了下来,放在手边的吨位水泥挡板上。厕所里有一盏低瓦数的白炽灯泡,修长而洁白的双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似玉一般矗立在这肮脏的厕所里,一条棉质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唐娜那紧绷的臀部,阴部微微隆起,有几根耻毛不太听话的从边上露了出来。

玮玮和琳琳看到都觉得羡慕的胴体,刁哥和肥邹早就支起了帐篷,一股暖流从小腹直冲向头顶。玮玮和琳琳看到两个男孩这样的表现,羡慕欣赏转成了嫉妒怨恨。

玮玮上去拉着唐娜的头发,抬起右膝盖顶在了唐娜的小腹上,嘴里骂着“妈的,你个婊子,刚才狠的呢。操你妈的”。

琳琳则直接一脚踢在了唐娜的大腿外侧“让你脱了,听不懂啊,谁让你还穿着内裤的,继续脱”。

唐娜重新站稳,慢慢的伸手抬腿将小内裤褪下,下身光洁溜溜,上身却完整的穿着,这是唐娜从没有经历过的事。唐娜心跳这时不亚于一场400米快速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口腔了,自己的心跳声感觉很明显的充斥着耳膜,其实这是每一次心脏泵血冲击的脑部。

“玮玮,刚才她让你挂彩的是吧”琳琳冷冷的说道。

“是的”玮玮不太明白琳琳说这话的意思,机械的回答道。

“你让她跪着,骑马呗”琳琳依然冷冷的道。

“跪倒”玮玮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喊道。

唐娜慢慢的跪了下来。玮玮大踏步上来,骑在了唐娜的背上,将双脚抬起,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唐娜的双掌和膝盖上。

“爬过去,快点”玮玮夹了下双腿,说道。

唐娜开始向着刁哥和肥邹爬过去,顺从的美女光着屁股在厕所内爬行,并且由于身上坐着玮玮,让腰部更加下沉,紧绷并且弧形优美的屁股无形中更加撅起来朝向空中。大概爬了十步,到了刁哥和肥邹的跟前。

“转过去”玮玮命令道。

唐娜原地转了一下,手掌和膝盖能感觉到公厕里地面那湿滑冰凉的感觉,并且多少会有些排泄液在地面上,这个味道让唐娜皱眉,并且想到这些东西与自己的皮肤正亲密接触着,唐娜的胃部开始痉挛想吐。

突然阴部传来异样的感觉,不由得收缩了身躯,背部向上拱起来,玮玮差点没坐稳摔下来。

玮玮下马回头一看,原来是肥邹蹲下来,低头伸手摸向了唐娜的阴部,突然被袭击阴部的少女,自然会有避让的反应。

肥邹将一根手指伸了进去,阴道内的温暖与湿润让肥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了。

“把手拿开”玮玮说完等肥邹把手抽出来,对着唐娜的阴部就是一脚。

唐娜感觉到一阵剧痛,不由得长长地“嗯……”了一声,但是她知道这是瞬间的疼痛,并没有太大的伤害。

刁哥也过来了,用火机拨开了唐娜的阴唇,左手掌按向了唐娜的背部,唐娜心领神会的将腰下沉,抬起了臀部,让阴户和屁眼更暴露在空气中。

“湿了,贱货”刁哥以过来人的身份说出了这句话。

“妈的,不是处女了嘛。还以为你多高冷呢,原来早他娘的被开过苞了”刁哥边说,边将打火机插入了唐娜的阴道。

是的,唐娜不是处女了,上届的学长,学生会干部,追求唐娜一年,在毕业前唐娜将自己给了他,后来有过两次,但是都是孩子,没有那么多条件多接触,唐娜现在一心也想考去学长学校所在的城市,但是今天这个遭遇,唐娜明白,以后书信都不想再和学长写了,唐娜的内心,爱情的门,已经关闭了……

“玮玮,刁哥的火机在手,你想想可以干嘛啊?”琳琳每次说话,唐娜都会感觉到一丝凉意。

玮玮立刻从刁哥手里夺走打火机。说道“让我来仔细看看这个贱货的骚逼呢”

说着,打着了了手里的火机,唐娜低头就能看到从双腿胯间传来的火光,并且能感觉到热量逐渐在靠近自己的阴部。

“啊”一声短促并且混杂着疼痛的喊声在毛发燃烧声“滋”中同时发出,唐娜感觉到了下体阴毛的燃烧和灼热的痛感。

空中弥漫着毛发烧焦的味道,唐娜内心的恐惧感更深了一个层次,这要是被点了头发……那后果更不可想象,唐娜跪着的身体微微乱颤,撅起来的屁股抖出了一阵阵的臀浪,但姿势保持着不敢乱动,任由火机在哪儿反复点着,阴毛被烧的卷曲缠绕,阴唇以及附近的皮肤被烫的红彤彤的。

几分钟的时间唐娜的感觉是那么的漫长,同时也吸取到了一个教训。不管他们怎么玩,只要忍着,不要太明确的表示受不了,玩一会也就会换一个花样了。当火燎阴毛玩到没意思的时候,玮玮可能是受到了什么启发了,把那条内裤拿了过来,一半塞入了唐娜的阴道,一半垂在了外面。

同时说道“跪起来,把衣服脱了”

这次唐娜不用大家多吩咐,将外套脱了后,将卫衣和胸罩都脱了去,椒乳亭亭玉立的高耸着,由于天微凉以及惊吓,白皙的乳房上鸡皮疙瘩都感觉出来了,但是被玩弄到内心兴奋(当然,当时的唐娜还不太明白,只是单纯的生理反应)所以粉嫩的乳头较平时大了一号,同时也更加突出,骄傲的直指向前方。

“啪、啪、啪、啪”玮玮弯下腰连续左右开弓的扇着唐娜的乳房,同时嘴里骂着。

“骚货,妈的,奶子都比别人大”说完站起来还踢了一脚乳房。

“挺那么高,想什么呢,贱人,下次还敢还手么?”用鞋底不停的把唐娜白皙娇嫩的乳房踏的全是厕所里的污渍。

唐娜微微的摇摇头“不敢了”轻轻地回到。

“以后随叫随到,听到没有?”玮玮继续着,她对刚才被打到流鼻血这事非常耿耿于怀,毕竟很没折面子。

“嗯”唐娜微微颔首。

肥邹突然做了一个让大家都静止下来的动作,他开始解皮带了。玮玮和琳琳虽然平时横,但是男女之事毕竟开蒙并不久,作为女友的琳琳眉头邹了邹,正想说点什么时,但是看到唐娜更加惊讶的表情,立刻欲言又止。

肥邹将下体掏了出来,站在了唐娜的面前。唐娜跪着,立刻能闻到扑鼻而来的腥臭味道,毕竟这是至少一天没洗过的几吧,肥邹很明显的有点包皮过长,同时他的阳具的形状非常符合肥胖人士的特征,不长,但是根部很粗,因为兴奋龟头已经突破了包皮的束缚暴露了出来,上面的白色包皮垢非常多,唐娜的脸立刻转过一侧不肯面对。

琳琳看在眼里,立刻抓着唐娜的头发将她的脸正过来对着肥邹暴露的下体。

看到得到琳琳的默许,肥邹立刻一手托住唐娜的下巴,说道“张嘴,不然给一百个耳光子”

“啪啪啪啪……”这边话还没说完,琳琳已经十个耳光上去了。

很显然,琳琳把肥邹暴露下体的怨气撒到了唐娜的身上。

这边刁哥扔掉了烟头,将玮玮搂在身边。玮玮能感觉到刁哥的手搂着自己的肩膀,非常的用力,很明显,刁哥也兴奋了,玮玮因为听到了刁哥咽口水的声音。

无奈的唐娜微微的张嘴,这是她第一次口交,竟然是这样的情况下,她不懂为什么,只知道服从,毕竟刁哥手里的刀子不是开玩笑的,他们未必会捅,但划伤脸比死还要难过。

腥臭味立刻开始在嘴里蔓延开来,下体已经麻木了,棉质的内裤将分泌液都吸干了,疼痛感慢慢开始来袭。紧绷的身体因为未有一丝一缕所以渐渐的开始冷了,惊恐、凉意混合着让唐娜开始控制不住开始打起了冷战,越想控制,这股凉意越蔓延到全身,唐娜开始抖得像个筛子一样。

玮玮和琳琳看在眼里,这时才真正的感觉到了胜利与征服的喜悦,刁哥看着胖子玩的那么开心也没多说什么。一直冷笑着看唐娜那鼓起的腮帮子与进进出出的肥邹的几吧,毕竟肥邹的这点性知识来源于街边小说店里那些出租的黄色小说和录像厅里深夜更换的AV,实践的有限,脸皮也没那么厚,没好意思在众人面前射精,玩了几下就拔了出来。

“跪好”肥邹为了掩饰刚才私欲发泄的尴尬,恢复到玩弄唐娜阴部的节奏里。拔出了唐娜阴道里的内裤,可以看出部分内裤已经被体液给浸润了。肥邹不知怎么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只彩色粉笔,他今天看到了唐娜的阴部被火机塞入过,被内裤塞入过,就想到了自己口袋里那几只蓝、红、白、黄的粉笔。他跨在唐娜的身上,唐娜等于是跪伏在他两腿之间,头朝向肥邹的后方,肥邹将粉笔一只只的塞进了唐娜的阴道内。然后再将手中的内裤递给刁哥。

“雕哥,你给她再塞住?”肥邹这摆明了是拍马屁,让老大有个玩唐娜的借口,而且是由他说出来的,不是老大自己要的。

刁哥欣赏的看了一眼肥邹,接过他手里的内裤,一脚踢在唐娜的屁股上“撅好来”被踢的望前一冲的唐娜赶紧再往后继续突出自己的屁股。

紧接着就是第二脚,第三脚……,每踢完一脚,唐娜都很主动的往后恢复到高高撅起的样子,不需要再次的提醒。其实唐娜自己这时还不知道,她其实本身就具备这种希望被虐的体质,奈何这几个孩子没从这下意识的动作里看出来,当然,即使看出来了他们也不懂。

最后刁哥一脚踩在唐娜翘起完美弧形的大屁股与极具冲击力的柳腰之间,让唐娜的阴部和屁眼几乎快要直朝向空中,将手中的内裤再次塞了进去。

粉笔已经在阴道里面有一段时间了,干涉感已经很明显了,这时的内裤想再次被塞进去可没那么容易了。刁哥一手扒开唐娜的阴唇,一手用食指一点点的将内裤捅进阴道,心狠手辣的刁哥可没顾忌唐娜那干涉的阴道,最后竟然全部将内裤塞入了进去。而唐娜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阴道原来可以容纳四只粉笔、一条内裤。

“今天就这样回去,不到家不准取出来,下次找你这条母狗来道歉时,琳琳和玮玮会来叫你,如果你不听话,你自己看着办吧。”刁哥蹲下来,用手轻轻拍着已经跪起来的唐娜的脸说道。

说完起身又狠狠的给了唐娜一个耳光,再转身走开。

玮玮上来一句话不多说给了唐娜另外一边脸一记狠狠的耳光,追着刁哥出了男厕。

唐娜能感觉到自己此时狼狈的模样,散乱的头发,肿胀的脸庞,空洞的眼神,脏兮兮的前胸和奶子,以及肿胀泛红的阴户,还有填充满满的阴道。

肥邹过来嘿嘿笑了笑,左右手开弓给了唐娜两边脸上各一记耳光,然后让开来给琳琳留出位置。

琳琳再次将左右鞋底在唐娜的左右乳房上踏踏干净,唐娜感觉到乳头在鞋底的摩擦下有点生疼。

然后就是从下往上多次被琳琳反复踢了几下阴部,期间还说着:“打开点,母狗”唐娜听话的将双腿分开让琳琳更方便踢阴部。

踢累了的琳琳稍微休息了下,左右开弓给了唐娜七八个耳刮子,“以后叫你出来就乖乖滴,听到没”边说边打着,哪怕唐娜一直在点头。

“妈的,贱货”这句话里唐娜能感觉到还是为了刚才肥邹掏出阳具给自己含着的那股醋意。而且这种被扇耳光的告别方式从此成为了不成文的规定。每一次的结束都是这样最为收场,已经成为了一种仪式。

琳琳打完转身拉着肥邹也往公厕外走去,走出公厕那一刹那,唐娜抬头看到的是肥邹回头的那猥琐、贪婪、色色的眼神。

当所有人都离开,男厕里恢复到死一般的寂静后,唐娜再也忍不住一屁股侧坐在了这肮脏的男厕地面上,放开嗓门哭了起来,最开始还依在水泥隔断上,慢慢的没了力气,趴在了比地面高三十公分的排型吨位的水泥面上,双手合拢将脸埋在手肘上不停的抽泣着,任由秀发散乱着,哪怕有些都飘到了排便池中也顾不上了……

昏暗的灯光、幽静的校园、男公厕里传来若隐若现的女学生的哭泣声,如果不是明白刚刚发生的这一切,倒是非常符合鬼故事传说的元素了,可惜这是唐娜人生新的篇章的开始、一个在唐娜体内隐藏的魔鬼被释放的开始。

夜,更深了……

半小时后,唐娜走出了男厕,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牛仔裤里真空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听这吩咐没有将内裤和粉笔掏出,唐娜能感觉到琳琳最后的那几脚将粉笔已经整断在了里面,如果不是有内裤做缓冲,可能会更严重,唐娜甚至庆幸刁哥最后将内裤塞了进去,同时顺带着也感谢将内裤递给刁哥的肥邹。这个念头的闪过就意味着唐娜体内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现象的出现。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在二八节点的豆蔻年华,从一个校园女神成为一个公厕玩物只用了几小时的时间,如果不是情感上做一个自我妥协与避让,可能这一晚唐娜就渡不过去了,神经会直接拉断,精神会崩溃,导致疯掉。

从某个角度而言,唐娜激发了体内的M体质,也算是机体对自身母体的一个保护与防御。

教室里取完书包,快步如飞的走出校门,校门卫大爷的房间灯是亮着的,但唐娜根本头都没敢偏一下,看都没敢看一下里面究竟有没有人。凭借肌肉记忆一般走在回家的路线上。

唐娜父母不在身边。在这个城市里她是跟着姥姥、姥爷住的。父母在不远的海边城市里做着普通的工作。姥姥、姥爷年级也大了,对唐娜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关注,只能保证吃住这些基础的提供,也正因为如此,晚归的唐娜几乎没有遇到姥姥、姥爷的任何质疑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趁着姥姥、姥爷在卧室里看电视的机会,唐娜穿过客厅在卫生间里好好的将自己处理了起来。

先是脱光了所有的衣物泡在了脸盆里,冲洗了两遍后才倒入洗衣粉浸泡了起来。同时将自己下体的内裤拉了出来,在慢慢扒开自己的阴唇,将里面的粉笔一根根的掏了出来,四根粉笔成了六根,果然还是被踢断了两根。奇怪的是,处理这些的时候,唐娜竟然没有一点点的悲伤,甚至感觉到了自己阴道又开始在分泌液体了,下意识里唐娜触碰了几下自己的阴蒂,一阵阵的快意从体内涌了上来,唐娜这时也终于明白了原来平时伙伴说的自慰应该就是指的这个感觉,但唐娜没敢继续,毕竟在当时的教育体制下,这种事是不道德,起码是不被鼓励的。因为担心粉笔的粉末残留,唐娜想到了用莲蓬头冲洗自己的阴道内部,当然这在未来成了唐娜轻车熟路的事了。暂且按下不表。

那一夜,唐娜睡的很沉,很香,并没有噩梦,什么都没有,就是沉沉的睡去。早起后,唐娜甚至像删除了记忆一样,微笑着叫着姥姥、姥爷,陪他们一起吃完了早餐,背上书包向学校走去。

然而,当走出家门,开始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时,唐娜才意识到,这一天开始,她不可能再像原来一样的心态去学校了,也无法无忧无虑的在学校里享受大家那艳羡的眼神了,自己的心里已经多了一种担忧,生怕身边突然出现昨晚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人。但是这一切却又无法告知任何人,同学?老师?领导?家人?公安?

不,绝不可以,甩甩头的唐娜好似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定一样。继续向学校走去。

但是为什么自己并没有任何被伤害后的深层次的恐惧?昨夜怎么睡的那么香?即将到来的高考的恐惧似乎已经不算什么了。

甚至自己还有那么一点、一点、一点什么?唐娜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还有那么一点什么。可能是恐惧,也可能是一种担忧,但恐惧和担忧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何自己总觉得还有一点别的感觉,而且反正不是厌恶,这一点唐娜是肯定的。

就这样不停的想着,唐娜步入了学校的校门。新的一天开始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