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途——唐娜傳 (1) 作者:歷久彌新

簡體

. book18.org

【心途——唐娜傳】 book18.org

作者:歷久彌新book18.org

2020年9月13日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一章 釋放 book18.org

———雪崩了,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book18.org

驕陽似火,行走在街頭的唐娜突然停下了腳步,向前看去柏油路面騰騰而起的熱氣讓這路、路燈、兩側的店鋪、還有那遠處玻璃幕牆的地標建築,都呈現一種扭曲、晃動的景象。思緒也隨著這不確定而恍惚起來。 book18.org

低頭看向自己的腳,眼中所見才穩定下來。這是去年買的一雙高跟鞋,BELLE的。在唐娜的鞋櫃里這雙算是高跟的了,尖頭,小牛皮,無特別的飾品在鞋面,因為買鞋時已經想過要做什麼用途了。想到這,唐娜心跳增速了,因為曾經塞入體內的東西突然出現在眼前,並且被自己踩在腳下,踏在這塵世中。一種羞澀、卑賤的情愫從體內上升,由小腹開始頂向小心臟,從胸腔開始擴散開,直衝腦門。不由自主的停下來,耳鳴恢復,身邊的喧囂聲回到耳中,平息了下自己,唐娜繼續向前走去。 book18.org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街頭的行人明顯減少了,店鋪轉讓,閉門的也都很多了。唐娜顧不上這些,她急於趕去XX麗晶酒店的18樓,遲到了是肯定要多吃苦頭的。 book18.org

酒店裡等待著的是圈友D,在網上也聊了幾年了,這是奔現的第三天。前天的第一次見面,聊了很多,印象很好,氣質相貌俱佳,當然這點其實唐娜不是特別關注,但聊天中能感覺到到對方還是素養挺高,唐娜說話時能從對方眼神里看出對方明白唐娜自己是什麼一種狀態,聽他說也有十來年圈齡了,奴多數來自自己調教的良家。 book18.org

D確實看起來很冷靜沉穩。下午咖啡廳里幾小時的交流還是挺順利,雖然拒絕了對方一起晚飯的邀請,但當天晚上唐娜還是把自己展示給了對方,自己吃了晚飯後,還是去了D所在的房間,去了後自己點的外賣,等待時被掌摑、罰跪,想到當時又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將自己淫亂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臉上泛起潮紅,其實唐娜心中一直覺得,暴露乳房比暴露下體還要讓人羞澀,每次將胸部展現在S面前時,總是習慣性的頭歪向一邊,將臉別過去,這種下意識的動作其實說明了自己真實的內心反應,前天晚上被甩了30個耳光後,跪在地上開始俯下身去幫D脫鞋,用嘴將襪子叼開後,每個腳趾全部仔細含在口中舔舐了一遍。 這過程中D說道:「全脫了,嘴別停。」 book18.org

保持著屁股撅起,頭在地上,嘴裡含著腳趾的狀態,唐娜艱難的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當屁股高高撅起在D的面前時,D將皮帶抽出來,狠狠地給了十下。「啪啪」的聲音在房間裡迴響,「叮咚」門鈴響了,唐娜抬起頭看著D,對方沒有任何言語和表態,靜靜的看著唐娜。唐娜沒敢穿上任何衣服,起身走向門口躲在門後,開了一點點門,側伸出頭和快遞小哥說了一句「謝謝」接下了對方手中的快遞。八寶粥、烤腸、湯麵。還有一包辣醬,這是經過D認可後點的。回到屋中央,唐娜將自己跨坐在帶扶手的椅子上,雙腿掛在扶手上。暴露陰部對唐娜來說真的沒什麼困難,只有刺激感,D拿出了麻繩,將唐娜的身體做了下調整,陰部和後庭更加朝向了上方,唐娜能感覺到D的熟練。 book18.org

捆綁好後,很快八寶粥的一半就進入了陰道,有些燙,但唐娜沒敢多說話,她已經感受到D開始出現了男人那應有的興奮感,她明白這個時候拒絕是無力的,帶來的不會是妥協,而是更加的嚴厲。一根烤腸進了屁眼了,括約肌被撐開了,腫脹感很明顯,唐娜不由得哼了幾聲,另一根烤腸立刻進了陰道,八寶粥被擠得滴下來了,這種熟悉的感覺,唐娜剛剛覺得很享受立刻又被臉上再次被打的火辣辣的感覺給阻斷,奶子也沒能避免。當陰道里快速抽插的烤腸幾乎快要把八寶粥都要帶出去時,一種灼熱的刺疼開始出現,唐娜知道,辣醬進來了。唐娜現在看不到什麼,頭部已經被內褲罩上了,這種感受唐娜其實不喜歡,但D先生做的這事並沒有違反唐娜的限制底線。 book18.org

D這時說話了「紅色的,不錯,觀感很好」。 book18.org

這說的是辣醬在陰部的內外蔓延開了。「一會屁眼撐開了,湯麵我要灌進去」。 「嗯」唐娜回應道。 book18.org

湯麵來了,烤腸抽出後,屁眼暫時還沒收攏時,D先生將兩根手指先插進去了,湯麵開始被一點點的塞了進去,唐娜能感覺很多滑落了,從屁股上滴落在了地上,進去的比例不多,唐娜清楚,沒有擴陰器想把湯麵大量塞入肛門,其實挺難的…… book18.org

窗外的霓虹燈在深深的夜色里越來越刺眼,房間內一切還在繼續,當D先生將陽具插入唐娜體內開始暴操,隨著一會在陰道,一會在肛門,偶爾還會拔出來讓唐娜舔乾淨再繼續,整個房間裡瀰漫的呻吟聲開始逐漸高了起來…… book18.org

今天的唐娜是下午赴約,D說了,今天有個朋友過來,玩個三人行,一起調,唐娜心裡挺緊張,畢竟都是不熟的人,不知道會玩些什麼。唐娜抬手看了看錶,加快了腳步。 book18.org

這就是唐娜,一個快要36的女人,世間繁華走過的一個女人,外人眼裡正常不過的一個都市白領,卻沒人知道16歲哪一年的唐娜到今天這20年裡真正骨子裡是怎樣一個人,經歷過那些普通人無法想像的事…… book18.org

那是1999年,唐娜還在高中…… book18.org

高中,多麼美好的年齡段,柔美的長髮,尖尖的下巴,長睫毛下的大眼睛裡是青春的流光溢彩,吹彈可破的皮膚不僅僅是膚質好,色澤也是白裡透紅,明眸皓齒來形容毫不為過。 book18.org

唐娜是體育特長生,1000米長跑項目是校記錄保持者,400米接力主將,這驚人的體能和耐力在未來的各種調教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只可惜是為了被別人更好的玩弄。唐娜不矮,有167公分,今天穿著鵝黃色的外套,敞開的拉鏈里時白色的T恤做打底,褲管微微變大的藍色牛仔褲,雖然不是緊身衣服,但婀娜多姿的年輕態是無法掩飾的。椒乳挺拔,把寬鬆外套的前胸部位也撐了起來。小腰盈盈一握,得益於平時的訓練,臀部的弧線是完美的,每當唐娜換上運動服,將長發紮成馬尾,奔跑在運動場上時,那就是校園裡的一道風景,男生追隨的眼神里全是熾熱,女生眼神里滿是妒忌。 book18.org

天有點微涼,春天還沒走遠,唐娜歡快的腳步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拿上書包就可以回家了,媽媽燒的香噴噴的飯菜一定正冒著熱氣呢。今天田徑隊開會,交代了下個月的市運會備戰工作,所以今天沒有訓練,唐娜單肩挎上自己的書包,因為會議時間開的有點長,校園裡老師和同學基本都已經走了。 book18.org

「唐娜」,剛步出教室門的唐娜突然聽到右邊有人喊她,右邊就是樓梯間,唐娜看到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幾個人。 book18.org

坐在樓梯台階上的肥鄒,嘴裡叼著煙斜靠在扶手上的雕哥,還有那兩個天天跟在他們屁股後面的兩個女孩,瑋瑋和琳琳。瑋瑋個子高些,頭上扎的發繩五顏六色,如果不是還在校,頭髮估計早就染上了,嚼著口香糖,抖腿斜眼瞟著唐娜,琳琳相對來說,裝扮正常些,微胖,小圓臉,齊肩發,安安靜靜的站在哪兒正視著唐娜,後來唐娜才明白,女人心狠起來沒男人什麼事,琳琳尤其。 book18.org

雕哥是外號,他喜歡別人叫他雕哥,好顯示的他那玩意大,其實瘦瘦的雕哥別人背後喜歡稱呼他刁哥,刁德一的刁,此人品性可見一斑。 book18.org

刁哥把煙狠抽了一口,吐了一口煙後對著唐娜說句「唐娜,處處朋友唄,雕哥平時還能護著你」。 book18.org

「走開,只要你不招惹我,我也不需要誰保護我」唐娜回道。 book18.org

唐娜最近一直被他們騷擾,礙著都是在校學生,平時他們也就在身邊晃來晃去,總是和唐娜搭話,沒真正形成威脅,今天因為開會拖到放學後了,整個學校幾乎沒人了。 book18.org

「哎喲,挺橫啊」肥鄒站了起來,肥鄒不矮,但是一胖就顯不了高。 book18.org

肥鄒的小咪西眼想瞪起來也感覺沒睡醒一樣。肥鄒這兒還沒走上來,瑋瑋已經一個跨步上前,手就直接往唐娜臉上呼過來了,唐娜下意識的往後一仰,感覺到指尖帶風從鼻尖划過,瑋瑋一定神再往前跨一步想再打唐娜時,唐娜微一貓腰,躲過去的同時,右手伸拳擊打在了瑋瑋的小腹,瑋瑋皺眉彎腰的同時,唐娜已經站起來順便抬起了右腿,將膝蓋定向瑋瑋朝下的臉,兩個人各自的力量集中在了一瞬間,瑋瑋直接從向前彎腰成了向後倒去,鼻子裡的血在臉上開了花一般。 而琳琳不像瑋瑋一樣,她不會肌肉指揮大腦,她迅速移動到唐娜側面,當唐娜抬膝將瑋瑋撞擊倒地的時候才是她出手的最佳時機,她抓住了,她從唐娜的右面過來,左手拉住唐娜的馬尾辮,拉的唐娜一個趔趄,右手立刻就給唐娜的小腹一拳。多虧唐娜反應快,迅速收腹化解一部分力量,微微下蹲猛的向右側斜上方站起來,肩膀頂到琳琳胸口,如果不是琳琳個子還算高,差點就要頂到下巴,那樣絕對夠琳琳受的。琳琳後撤一步,右腿向唐娜小腹再次踢來,已經站穩的唐娜可就不是琳琳一個人能搞得定的了,唐娜迅速右側身,左手箍住琳琳踢向小腹的腿,右腳直接踢向琳琳站立的左腿彎,同時鬆開左手,琳琳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唐娜腳下留情,未踢向琳琳的頭部,只用了五成的力量將琳琳踹倒在了地上。 奈何唐娜是個女性,力量和體重實在不占優勢,肥鄒像頭熊一樣低頭衝過來,雖然挨了唐娜兩腳,身上挨了兩拳,卻依然將唐娜狠狠地撞到了牆上,並且用身體依住唐娜,同時雙手緊緊固定住唐娜的雙手,這時刁哥將手中煙頭一彈,煙頭在牆上撞擊了一下,火星四散開來,幸好唐娜頭一偏,不然直接就彈在了臉上。但這是刁哥同樣左手拉住唐娜的馬尾辮,右手直接一個耳光呼了過來。「嗡……」唐娜能感覺到左臉火辣辣的疼,並且小腹感受到了肥鄒的一記老拳。還沒來得及疼到彎下腰,刁哥左腿掃向唐娜小腿,唐娜再也站不住了,直接躺倒在地上。刁哥是真心狠,當發現唐娜倒下時立刻雙手捂向臉,瞬間就明白唐娜擔心什麼,立刻右腳面掃向唐娜的臉,如果不是雙手擋著,這一下,估計唐娜就毀容了,從這一腳唐娜心裡立刻明白對方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他們真的會毀了她最在意的,那就是每天要面對同學,老師以及家人的容貌。是的,如果繼續反抗明天最多是這幾個傢伙被局子裡帶走,然後某市內報紙出個案情新聞。罰點款,再關個十天半個月,校內被開除。也就這樣了,頂多了。 book18.org

唐娜擔心的在哪個年代是絕對正確的,刁哥半年前帶著刀械鬥將別人劃傷,竟然只關了一個月就出來了,他的家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找了什麼人,學校給了個通報批評,也沒開除。這個神奇的年代很多事是無法解釋的,再說再重的懲罰能換回毀掉的容顏麼?腦海里迅速翻騰的念頭讓唐娜說出了可以說讓唐娜人生軌跡從此轉彎的一句話———「別打我臉,你們想怎麼樣都行」 book18.org

唐娜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從喉嚨里喊出來這句話,生怕說慢了,會再次被攻擊臉部,那樣一切都晚了,都完了…… book18.org

天,也漸漸的黑了下來,仿佛上蒼也在預示著什麼…… book18.org

空氣仿佛凝結住了,唐娜感覺到一切都停止了,慢慢將手放下,看到眼前的刁哥點上了一根煙站在那,肥鄒笑嘻嘻的低頭看著她,琳琳和瑋瑋都已經站起來,狠狠地眼神盯著唐娜,站在刁哥兩側。 book18.org

「站起來」刁哥說道。 book18.org

唐娜慢慢站了起來,「怎樣都行是麼?」刁哥繼續問道。 book18.org

「是的」唐娜將雙手放下,側垂在身體兩側,這個動作也表明了她已經放棄了抵抗了。 book18.org

(進入嗨文階段前,先交代下當時的社會背景,九十年代隨著開放的深入,錄像與網絡信息等大量文化信息的湧入,整個社會非常浮躁,這個曾經在七十年代成為世界關注的悲慘事件中心的城市,不可避免的同所有這個國度里的城市一樣,街頭巷尾談論的越來越多的是賺錢、生意、老闆、女人、打鬥、官場、貪污……,每一次談論的最後結語往往是唾罵、不屑以及輕蔑,卻總是有那麼一種酸意飄蕩,然後在心照不宣中各自散去,這個年代是個不可複製的年代,神奇、畸形、混雜著各種對原有形態的懷念和追憶,卻又少不了對未知的富庶未來的嚮往與期盼,這個年代是一個不可置信的年代,真的就會有各種不公與不解的事情產生,殺人可以成為自衛,惡意傷人可以成為打架鬥毆,打架鬥毆可以成為治安衝突,衝突嘛就自然會有小傷,罰點錢,找點人,不了了之,去告?好笑了,你這不是質疑領導們的辦事能力嗎。找抽呢吧。) book18.org

所以,這就都能明白為何唐娜會說出那句話的社會背景以及內心的擔憂了。 刁哥幾個和唐娜同級不同班,大家同為高三,對學校的角角落落都熟悉不過,這個時間點,最不可能有人的地方是教學主樓後的公廁,穿過主樓,是一片空曠的花園和草地,去公廁的路是用石塊鋪設的,公廁和校後方圍牆之間還有一片小樹林,任何人來公廁都要穿過教學主樓,主樓中間空曠的過道就是天然的報警器,任何人的腳步聲在這裡都會放大,在通過石塊路,最後走下幾級台階才是公廁,公廁是男左女右設計。刁哥幾人對視了一眼,眼神里都確認了公廁是不二之選,有任何人來都來得及做處理與反應。 book18.org

「跟我們去公廁」說完,刁哥摟著瑋瑋,走在前,唐娜垂頭跟著,肥鄒和琳琳陰沉著臉在後面壓陣。 book18.org

唐娜這時腦海里一片空白,極度的恐懼是由未知產生的,不知道一會他們會怎麼打我?但是剛才說了不打臉,估計一會身上不會少吃苦了,用手掐?拳打小腹?踢後背?只要他們不誤傷我臉,哪怕用木棍打我都行。千萬別打我臉。千萬千萬……唐娜只有一個不要被打壞臉的念頭支撐著,至於這段路怎麼走完的,哪怕到了今日也無法回憶起來一點點的細節。但是進入到左手的男廁之後的各種遭遇卻那麼清晰可見,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book18.org

男廁走進去是一個大通道,通道的左側是4個蹲坑,通道的右側是一條小便池,唐娜就背靠在通道最裡面的牆上,牆背後就是熟悉的女廁,男廁可是第一次進來,但是唐娜哪裡知道,這陌生的男廁在未來的一年裡竟然成了她最熟悉最常來的地方,當然,都是在放學無人之後以及周末放假時。 book18.org

「啪」琳琳首先上來就是一個耳光,唐娜手下意識的舉起來擋了下,可惜已經晚了。 book18.org

「不要打我臉」唐娜抬起頭睜著驚恐的眼睛。 book18.org

「不打我臉,隨便怎樣都行」唐娜其實說的隨便怎樣就是隨便打哪裡,怎麼打都可以。 book18.org

琳琳陰陰的笑道:「把褲子脫了」然後轉頭去看刁哥和肥鄒。 book18.org

刁哥依然叼著香煙,不置可否,肥鄒則明顯的有點緊張,雙手緊握,喉頭的喉結蠕動了一下。 book18.org

唐娜驚訝的望向琳琳,再看向堵在過道和站在坑位上的另外三人,空氣仿佛凝結了,唐娜的手放在小腹上摸著牛仔褲的扣子,卻沒敢解開。 book18.org

「你們打我吧,怎麼打都行」。 book18.org

「讓你脫就脫,廢話那麼多」刁哥這時從褲兜里掏出來了唐娜最不想看到的東西,一把摺疊彈簧刀。 book18.org

唐娜明白了,今天不是被打那麼簡單了,自己的身體是肯定要被羞辱了。略一躑躅,唐娜把心一橫,隨他去吧,今天反正不聽話是無法過得了關了。 隨即,唐娜將褲子扣解開,慢慢的把牛仔褲脫了下來,放在手邊的噸位水泥擋板上。廁所里有一盞低瓦數的白熾燈泡,修長而潔白的雙腿在昏暗的燈光下反射著耀眼的光芒,似玉一般矗立在這骯髒的廁所里,一條棉質內褲緊緊的包裹著唐娜那緊繃的臀部,陰部微微隆起,有幾根恥毛不太聽話的從邊上露了出來。 瑋瑋和琳琳看到都覺得羨慕的胴體,刁哥和肥鄒早就支起了帳篷,一股暖流從小腹直衝向頭頂。瑋瑋和琳琳看到兩個男孩這樣的表現,羨慕欣賞轉成了嫉妒怨恨。 book18.org

瑋瑋上去拉著唐娜的頭髮,抬起右膝蓋頂在了唐娜的小腹上,嘴裡罵著「媽的,你個婊子,剛才狠的呢。操你媽的」。 book18.org

琳琳則直接一腳踢在了唐娜的大腿外側「讓你脫了,聽不懂啊,誰讓你還穿著內褲的,繼續脫」。 book18.org

唐娜重新站穩,慢慢的伸手抬腿將小內褲褪下,下身光潔溜溜,上身卻完整的穿著,這是唐娜從沒有經歷過的事。唐娜心跳這時不亞於一場400米快速跑,感覺心臟都要跳出口腔了,自己的心跳聲感覺很明顯的充斥著耳膜,其實這是每一次心臟泵血衝擊的腦部。 book18.org

「瑋瑋,剛才她讓你挂彩的是吧」琳琳冷冷的說道。 book18.org

「是的」瑋瑋不太明白琳琳說這話的意思,機械的回答道。 book18.org

「你讓她跪著,騎馬唄」琳琳依然冷冷的道。 book18.org

「跪倒」瑋瑋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喊道。 book18.org

唐娜慢慢的跪了下來。瑋瑋大踏步上來,騎在了唐娜的背上,將雙腳抬起,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唐娜的雙掌和膝蓋上。 book18.org

「爬過去,快點」瑋瑋夾了下雙腿,說道。 book18.org

唐娜開始向著刁哥和肥鄒爬過去,順從的美女光著屁股在廁所內爬行,並且由於身上坐著瑋瑋,讓腰部更加下沉,緊繃並且弧形優美的屁股無形中更加撅起來朝向空中。大概爬了十步,到了刁哥和肥鄒的跟前。 book18.org

「轉過去」瑋瑋命令道。 book18.org

唐娜原地轉了一下,手掌和膝蓋能感覺到公廁里地面那濕滑冰涼的感覺,並且多少會有些排泄液在地面上,這個味道讓唐娜皺眉,並且想到這些東西與自己的皮膚正親密接觸著,唐娜的胃部開始痙攣想吐。 book18.org

突然陰部傳來異樣的感覺,不由得收縮了身軀,背部向上拱起來,瑋瑋差點沒坐穩摔下來。 book18.org

瑋瑋下馬回頭一看,原來是肥鄒蹲下來,低頭伸手摸向了唐娜的陰部,突然被襲擊陰部的少女,自然會有避讓的反應。 book18.org

肥鄒將一根手指伸了進去,陰道內的溫暖與濕潤讓肥鄒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快要爆炸了。 book18.org

「把手拿開」瑋瑋說完等肥鄒把手抽出來,對著唐娜的陰部就是一腳。 唐娜感覺到一陣劇痛,不由得長長地「嗯……」了一聲,但是她知道這是瞬間的疼痛,並沒有太大的傷害。 book18.org

刁哥也過來了,用火機撥開了唐娜的陰唇,左手掌按向了唐娜的背部,唐娜心領神會的將腰下沉,抬起了臀部,讓陰戶和屁眼更暴露在空氣中。 book18.org

「濕了,賤貨」刁哥以過來人的身份說出了這句話。 book18.org

「媽的,不是處女了嘛。還以為你多高冷呢,原來早他娘的被開過苞了」刁哥邊說,邊將打火機插入了唐娜的陰道。 book18.org

是的,唐娜不是處女了,上屆的學長,學生會幹部,追求唐娜一年,在畢業前唐娜將自己給了他,後來有過兩次,但是都是孩子,沒有那麼多條件多接觸,唐娜現在一心也想考去學長學校所在的城市,但是今天這個遭遇,唐娜明白,以後書信都不想再和學長寫了,唐娜的內心,愛情的門,已經關閉了…… book18.org

「瑋瑋,刁哥的火機在手,你想想可以幹嘛啊?」琳琳每次說話,唐娜都會感覺到一絲涼意。 book18.org

瑋瑋立刻從刁哥手裡奪走打火機。說道「讓我來仔細看看這個賤貨的騷逼呢」 說著,打著了了手裡的火機,唐娜低頭就能看到從雙腿胯間傳來的火光,並且能感覺到熱量逐漸在靠近自己的陰部。 book18.org

「啊」一聲短促並且混雜著疼痛的喊聲在毛髮燃燒聲「滋」中同時發出,唐娜感覺到了下體陰毛的燃燒和灼熱的痛感。 book18.org

空中瀰漫著毛髮燒焦的味道,唐娜內心的恐懼感更深了一個層次,這要是被點了頭髮……那後果更不可想像,唐娜跪著的身體微微亂顫,撅起來的屁股抖出了一陣陣的臀浪,但姿勢保持著不敢亂動,任由火機在哪兒反覆點著,陰毛被燒的捲曲纏繞,陰唇以及附近的皮膚被燙的紅彤彤的。 book18.org

幾分鐘的時間唐娜的感覺是那麼的漫長,同時也吸取到了一個教訓。不管他們怎麼玩,只要忍著,不要太明確的表示受不了,玩一會也就會換一個花樣了。當火燎陰毛玩到沒意思的時候,瑋瑋可能是受到了什麼啟發了,把那條內褲拿了過來,一半塞入了唐娜的陰道,一半垂在了外面。 book18.org

同時說道「跪起來,把衣服脫了」 book18.org

這次唐娜不用大家多吩咐,將外套脫了後,將衛衣和胸罩都脫了去,椒乳亭亭玉立的高聳著,由於天微涼以及驚嚇,白皙的乳房上雞皮疙瘩都感覺出來了,但是被玩弄到內心興奮(當然,當時的唐娜還不太明白,只是單純的生理反應)所以粉嫩的乳頭較平時大了一號,同時也更加突出,驕傲的直指向前方。 「啪、啪、啪、啪」瑋瑋彎下腰連續左右開弓的扇著唐娜的乳房,同時嘴裡罵著。 book18.org

「騷貨,媽的,奶子都比別人大」說完站起來還踢了一腳乳房。 book18.org

「挺那麼高,想什麼呢,賤人,下次還敢還手麼?」用鞋底不停的把唐娜白皙嬌嫩的乳房踏的全是廁所里的污漬。 book18.org

唐娜微微的搖搖頭「不敢了」輕輕地回到。 book18.org

「以後隨叫隨到,聽到沒有?」瑋瑋繼續著,她對剛才被打到流鼻血這事非常耿耿於懷,畢竟很沒折面子。 book18.org

「嗯」唐娜微微頷首。 book18.org

肥鄒突然做了一個讓大家都靜止下來的動作,他開始解皮帶了。瑋瑋和琳琳雖然平時橫,但是男女之事畢竟開蒙並不久,作為女友的琳琳眉頭鄒了鄒,正想說點什麼時,但是看到唐娜更加驚訝的表情,立刻欲言又止。 book18.org

肥鄒將下體掏了出來,站在了唐娜的面前。唐娜跪著,立刻能聞到撲鼻而來的腥臭味道,畢竟這是至少一天沒洗過的幾吧,肥鄒很明顯的有點包皮過長,同時他的陽具的形狀非常符合肥胖人士的特徵,不長,但是根部很粗,因為興奮龜頭已經突破了包皮的束縛暴露了出來,上面的白色包皮垢非常多,唐娜的臉立刻轉過一側不肯面對。 book18.org

琳琳看在眼裡,立刻抓著唐娜的頭髮將她的臉正過來對著肥鄒暴露的下體。 看到得到琳琳的默許,肥鄒立刻一手托住唐娜的下巴,說道「張嘴,不然給一百個耳光子」 book18.org

「啪啪啪啪……」這邊話還沒說完,琳琳已經十個耳光上去了。 book18.org

很顯然,琳琳把肥鄒暴露下體的怨氣撒到了唐娜的身上。 book18.org

這邊刁哥扔掉了煙頭,將瑋瑋摟在身邊。瑋瑋能感覺到刁哥的手摟著自己的肩膀,非常的用力,很明顯,刁哥也興奮了,瑋瑋因為聽到了刁哥咽口水的聲音。 無奈的唐娜微微的張嘴,這是她第一次口交,竟然是這樣的情況下,她不懂為什麼,只知道服從,畢竟刁哥手裡的刀子不是開玩笑的,他們未必會捅,但劃傷臉比死還要難過。 book18.org

腥臭味立刻開始在嘴裡蔓延開來,下體已經麻木了,棉質的內褲將分泌液都吸乾了,疼痛感慢慢開始來襲。緊繃的身體因為未有一絲一縷所以漸漸的開始冷了,驚恐、涼意混合著讓唐娜開始控制不住開始打起了冷戰,越想控制,這股涼意越蔓延到全身,唐娜開始抖得像個篩子一樣。 book18.org

瑋瑋和琳琳看在眼裡,這時才真正的感覺到了勝利與征服的喜悅,刁哥看著胖子玩的那麼開心也沒多說什麼。一直冷笑著看唐娜那鼓起的腮幫子與進進出出的肥鄒的幾吧,畢竟肥鄒的這點性知識來源於街邊小說店裡那些出租的黃色小說和錄像廳里深夜更換的AV,實踐的有限,臉皮也沒那麼厚,沒好意思在眾人面前射精,玩了幾下就拔了出來。 book18.org

「跪好」肥鄒為了掩飾剛才私慾發泄的尷尬,恢復到玩弄唐娜陰部的節奏里。拔出了唐娜陰道里的內褲,可以看出部分內褲已經被體液給浸潤了。肥鄒不知怎麼竟然從口袋裡掏出了幾隻彩色粉筆,他今天看到了唐娜的陰部被火機塞入過,被內褲塞入過,就想到了自己口袋裡那幾隻藍、紅、白、黃的粉筆。他跨在唐娜的身上,唐娜等於是跪伏在他兩腿之間,頭朝向肥鄒的後方,肥鄒將粉筆一隻只的塞進了唐娜的陰道內。然後再將手中的內褲遞給刁哥。 book18.org

「雕哥,你給她再塞住?」肥鄒這擺明了是拍馬屁,讓老大有個玩唐娜的藉口,而且是由他說出來的,不是老大自己要的。 book18.org

刁哥欣賞的看了一眼肥鄒,接過他手裡的內褲,一腳踢在唐娜的屁股上「撅好來」被踢的望前一衝的唐娜趕緊再往後繼續突出自己的屁股。 book18.org

緊接著就是第二腳,第三腳……,每踢完一腳,唐娜都很主動的往後恢復到高高撅起的樣子,不需要再次的提醒。其實唐娜自己這時還不知道,她其實本身就具備這種希望被虐的體質,奈何這幾個孩子沒從這下意識的動作里看出來,當然,即使看出來了他們也不懂。 book18.org

最後刁哥一腳踩在唐娜翹起完美弧形的大屁股與極具衝擊力的柳腰之間,讓唐娜的陰部和屁眼幾乎快要直朝向空中,將手中的內褲再次塞了進去。 book18.org

粉筆已經在陰道裡面有一段時間了,干涉感已經很明顯了,這時的內褲想再次被塞進去可沒那麼容易了。刁哥一手扒開唐娜的陰唇,一手用食指一點點的將內褲捅進陰道,心狠手辣的刁哥可沒顧忌唐娜那干涉的陰道,最後竟然全部將內褲塞入了進去。而唐娜也終於知道了自己的陰道原來可以容納四隻粉筆、一條內褲。 book18.org

「今天就這樣回去,不到家不准取出來,下次找你這條母狗來道歉時,琳琳和瑋瑋會來叫你,如果你不聽話,你自己看著辦吧。」刁哥蹲下來,用手輕輕拍著已經跪起來的唐娜的臉說道。 book18.org

說完起身又狠狠的給了唐娜一個耳光,再轉身走開。 book18.org

瑋瑋上來一句話不多說給了唐娜另外一邊臉一記狠狠的耳光,追著刁哥出了男廁。 book18.org

唐娜能感覺到自己此時狼狽的模樣,散亂的頭髮,腫脹的臉龐,空洞的眼神,髒兮兮的前胸和奶子,以及腫脹泛紅的陰戶,還有填充滿滿的陰道。 book18.org

肥鄒過來嘿嘿笑了笑,左右手開弓給了唐娜兩邊臉上各一記耳光,然後讓開來給琳琳留出位置。 book18.org

琳琳再次將左右鞋底在唐娜的左右乳房上踏踏乾淨,唐娜感覺到乳頭在鞋底的摩擦下有點生疼。 book18.org

然後就是從下往上多次被琳琳反覆踢了幾下陰部,期間還說著:「打開點,母狗」唐娜聽話的將雙腿分開讓琳琳更方便踢陰部。 book18.org

踢累了的琳琳稍微休息了下,左右開弓給了唐娜七八個耳刮子,「以後叫你出來就乖乖滴,聽到沒」邊說邊打著,哪怕唐娜一直在點頭。 book18.org

「媽的,賤貨」這句話里唐娜能感覺到還是為了剛才肥鄒掏出陽具給自己含著的那股醋意。而且這種被扇耳光的告別方式從此成為了不成文的規定。每一次的結束都是這樣最為收場,已經成為了一種儀式。 book18.org

琳琳打完轉身拉著肥鄒也往公廁外走去,走出公廁那一剎那,唐娜抬頭看到的是肥鄒回頭的那猥瑣、貪婪、色色的眼神。 book18.org

當所有人都離開,男廁里恢復到死一般的寂靜後,唐娜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側坐在了這骯髒的男廁地面上,放開嗓門哭了起來,最開始還依在水泥隔斷上,慢慢的沒了力氣,趴在了比地面高三十公分的排型噸位的水泥面上,雙手合攏將臉埋在手肘上不停的抽泣著,任由秀髮散亂著,哪怕有些都飄到了排便池中也顧不上了…… book18.org

昏暗的燈光、幽靜的校園、男公廁里傳來若隱若現的女學生的哭泣聲,如果不是明白剛剛發生的這一切,倒是非常符合鬼故事傳說的元素了,可惜這是唐娜人生新的篇章的開始、一個在唐娜體內隱藏的魔鬼被釋放的開始。 book18.org

夜,更深了…… book18.org

半小時後,唐娜走出了男廁,衣服胡亂的套在身上,牛仔褲里真空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真的聽這吩咐沒有將內褲和粉筆掏出,唐娜能感覺到琳琳最後的那幾腳將粉筆已經整斷在了裡面,如果不是有內褲做緩衝,可能會更嚴重,唐娜甚至慶幸刁哥最後將內褲塞了進去,同時順帶著也感謝將內褲遞給刁哥的肥鄒。這個念頭的閃過就意味著唐娜體內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現象的出現。 book18.org

人都是趨利避害的,在二八節點的豆蔻年華,從一個校園女神成為一個公廁玩物只用了幾小時的時間,如果不是情感上做一個自我妥協與避讓,可能這一晚唐娜就渡不過去了,神經會直接拉斷,精神會崩潰,導致瘋掉。 book18.org

從某個角度而言,唐娜激發了體內的M體質,也算是機體對自身母體的一個保護與防禦。 book18.org

教室里取完書包,快步如飛的走出校門,校門衛大爺的房間燈是亮著的,但唐娜根本頭都沒敢偏一下,看都沒敢看一下裡面究竟有沒有人。憑藉肌肉記憶一般走在回家的路線上。 book18.org

唐娜父母不在身邊。在這個城市裡她是跟著姥姥、姥爺住的。父母在不遠的海邊城市裡做著普通的工作。姥姥、姥爺年級也大了,對唐娜也沒有太多的精力去關注,只能保證吃住這些基礎的提供,也正因為如此,晚歸的唐娜幾乎沒有遇到姥姥、姥爺的任何質疑就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趁著姥姥、姥爺在臥室里看電視的機會,唐娜穿過客廳在衛生間裡好好的將自己處理了起來。 book18.org

先是脫光了所有的衣物泡在了臉盆里,沖洗了兩遍後才倒入洗衣粉浸泡了起來。同時將自己下體的內褲拉了出來,在慢慢扒開自己的陰唇,將裡面的粉筆一根根的掏了出來,四根粉筆成了六根,果然還是被踢斷了兩根。奇怪的是,處理這些的時候,唐娜竟然沒有一點點的悲傷,甚至感覺到了自己陰道又開始在分泌液體了,下意識里唐娜觸碰了幾下自己的陰蒂,一陣陣的快意從體內涌了上來,唐娜這時也終於明白了原來平時夥伴說的自慰應該就是指的這個感覺,但唐娜沒敢繼續,畢竟在當時的教育體制下,這種事是不道德,起碼是不被鼓勵的。因為擔心粉筆的粉末殘留,唐娜想到了用蓮蓬頭沖洗自己的陰道內部,當然這在未來成了唐娜輕車熟路的事了。暫且按下不表。 book18.org

那一夜,唐娜睡的很沉,很香,並沒有噩夢,什麼都沒有,就是沉沉的睡去。早起後,唐娜甚至像刪除了記憶一樣,微笑著叫著姥姥、姥爺,陪他們一起吃完了早餐,背上書包向學校走去。 book18.org

然而,當走出家門,開始向著學校的方向走去時,唐娜才意識到,這一天開始,她不可能再像原來一樣的心態去學校了,也無法無憂無慮的在學校里享受大家那艷羨的眼神了,自己的心裡已經多了一種擔憂,生怕身邊突然出現昨晚四個人中的任何一人。但是這一切卻又無法告知任何人,同學?老師?領導?家人?公安? book18.org

不,絕不可以,甩甩頭的唐娜好似給自己下了一個決定一樣。繼續向學校走去。 book18.org

但是為什麼自己並沒有任何被傷害後的深層次的恐懼?昨夜怎麼睡的那麼香?即將到來的高考的恐懼似乎已經不算什麼了。 book18.org

甚至自己還有那麼一點、一點、一點什麼?唐娜自己也說不上來到底還有那麼一點什麼。可能是恐懼,也可能是一種擔憂,但恐懼和擔憂不是很正常的嗎?為何自己總覺得還有一點別的感覺,而且反正不是厭惡,這一點唐娜是肯定的。 就這樣不停的想著,唐娜步入了學校的校門。新的一天開始了……………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