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途——唐娜傳 (2) 作者:歷久彌新

簡體

. book18.org

【心途——唐娜傳】 book18.org

作者:歷久彌新book18.org

2020年9月17日首發於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二章 屈辱 book18.org

———哪怕一次的妥協,也會帶來無盡的黑夜。 book18.org

今天是周四,這越來越濃厚的恐懼包裹著唐娜,總覺得不知何時他們就會過來找自己的麻煩,上下課時,下午課後的操場訓練時,還有最可怕的晚自習時,昨天學校夜晚沒什麼人是因為昨天學校應對檢查暫停了一天的晚自習,今天開始又恢復了,雖然最後並沒有看到刁哥等四人,但窗口影影綽綽的身影里總覺得有他們幾個…… book18.org

一日無事,唐娜走出校門時長吁了一口氣。 book18.org

然而,另一邊唐娜並不清楚,她實際上又失去了一次機會,四個半大孩子心裡也是惴惴不安的,緊張刺激的玩弄過後,唐娜的最終反應就是他們恐懼的點,萬一有任何的真正的舉動,對他們和她們都是不利的。這第二天其實瑋瑋和琳琳,在唐娜班上窗戶外偷摸著看了好幾次,肥鄒都去了兩次,刁哥嘴上硬,但中午去食堂吃飯時也不禁在窗外偷偷瞄了兩眼。唐娜的第六感是對的,第二天這四位都來看過她。 book18.org

轉眼到了周五,下午集訓前是物理課,老師是個高度近視的老頭,唐娜的物理並不好,聽著也是昏昏欲睡,那白皙挺拔的頸項感覺扛不住沉沉睡意的頭顱,嬌艷的臉龐多次與桌面平行,讓烏黑油亮的馬尾辮在後腦勺上顫巍巍的抖動著。突然一陣騷動,原來老師夾著講義,起身離開了教室,出門前還習慣性的用手背推了下那掉到鼻尖上的眼鏡。下課了。 book18.org

唐娜收拾了桌面,走出教室往操場走去,冷不丁從側旁殺出兩個人影,瑋瑋和琳琳。 book18.org

瑋瑋先在面前冷冷的說了句:「晚自習後別走,刁哥讓你去道歉」。 book18.org

瑋瑋沒說話,一條腿輕抖著,轉身離開時斜眼看了下唐娜「哼!」了一聲。 book18.org

唐娜能感覺到腦袋「嗡」的一下,太陽穴一鼓一鼓的脹痛。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遠遠超過訓練,訓練是逐漸加量,循序漸進的,會有一個相對比較長的時間去提高心率,而這一下是瞬間的,從唐娜第一眼看到琳琳等二人,心就一抽,胸口感覺悶痛,心率從60一下就到了180。唐娜很清晰的感覺到體內這一切的變化。直到二人說完了離開,才從眼前一黑的狀態中漸漸的平復下來。 book18.org

只是唐娜不知道的是,極致的緊張讓體內大量的分泌腎上腺素,心跳加速,呼吸加快,血流加速,瞳孔放大,這一切和多巴胺的分泌讓人體產生情慾的快感極其相似,普通的正常人能區分出恐懼緊張與快樂歡愉帶來的不同,只是在高三這個高壓時期,腎上腺素與多巴胺帶來的緊張感會隨之而來的就是精神的鬆懈與肌肉的放鬆,壓力釋放後的輕鬆感是非常相似的,唐娜並分不清這一點。她感覺到的是雙肩一松後的快感,那種越大壓力施加後再撤走的快感,好比暴風雨後那一抹驚艷的彩虹。 book18.org

這種釋放後的快感讓唐娜開始迷戀並上了癮,當然唐娜當時並不自知,好比起初的吸毒者從來不知道自己是會上癮的。 book18.org

訓練場上的唐娜像失了魂一般,教練也看出了不對勁,為了避免受傷,提前讓唐娜回了教室,而回到教室的唐娜發著呆,也沒去吃晚飯,晚自習時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的難熬,直到晚自習鐘聲的響起,唐娜的感覺就是,宣判的時刻到來了。 book18.org

同學們陸續走的差不多了,還有幾個學霸依然霸占著最後的燈光在抓緊複習,直到集體熄燈時唯有唐娜還坐在座位上,不到一分鐘窗口就出現了琳琳和瑋瑋,看著唐娜一言不發。 book18.org

唐娜只好站起來往後門走去,剛想說點什麼,誰知道琳琳和瑋瑋根本不理她,徑直就往教學樓後面走去,唐娜當然明白她們要去哪兒,前天晚上的男廁,除了昏暗的校門口還有幾盞路燈,教學樓後面形同虛設的路燈只有一兩盞還在哪兒費力的掙扎著,這時感覺男廁里的燈光比外面的路燈亮的多得多。走進去,肥鄒和刁哥早就在哪兒等著了。 book18.org

依然老規矩,讓出一條路,唐娜自覺的走到最裡面轉身靠牆站著。但是唐娜心中還存在一絲僥倖。 book18.org

「以後……,以後我定期給你們錢吧,你們……你們放過我好不好」唐娜囁囁嚅嚅的說到。剛剛抬頭想看看反應,就被衝上來的琳琳一巴掌甩到了臉上。 book18.org

「你媽的,臭婊子,廢話那麼多」琳琳可不顧唐娜捂著臉的可憐模樣,直接開罵道。 book18.org

「給老子脫了,全部脫光」琳琳的聲音有點歇斯底里的味道。 book18.org

唐娜還想做點最後的掙扎,雙手死死攥著衣服的前襟,刁哥沒多說話,上來就是一腳蹬在了唐娜的小腹上,唐娜感覺到背部狠狠的撞向了牆壁,刁哥出手狠毒,唐娜非常清楚。 book18.org

其實打身上,唐娜絲毫不害怕,她就怕把臉打壞了。剛剛下意識的去護臉時,刁哥已經一把抓住唐娜的頭髮,讓唐娜臉仰起來,兩個耳光甩了上去。 book18.org

「信不信,我把你臉貼在地上跺爛?」刁哥陰陰的說道。 book18.org

唐娜不敢做任何正面或者反面回答。只是不停的搖著頭。然後開始不顧頭髮被刁哥揪著,仰著頭,以一種很屈辱的姿勢開始解開自己的外套,刁哥沒有鬆手的意思,唐娜就這樣一直仰著頭,頭髮控制在刁哥手裡,一件件的將衣服脫完,整個胴體暴露在了空氣中。 book18.org

刁哥手往回一拉,唐娜順勢就又再次跪在了男廁里濕漉漉的地面上,油膩潮濕的觸覺襲上了膝蓋,唐娜心裡感覺到極度的羞辱與不堪。 book18.org

琳琳走上來,從兜里掏出了一把筆,鋼筆、原子筆都有,其中一隻是三色紅藍黑色的筆芯均有的可變的、加粗的原子筆。 book18.org

琳琳先用鋼筆在唐娜的屁股上開始寫字,唐娜不知道在寫什麼,只感覺到鋼筆尖划過臀部的皮膚,讓自己又痛又癢,身上不由自主的起了雞皮疙瘩。 book18.org

「媽的,什麼爛屁股,寫字都寫不清楚。別亂動,爛逼」說完琳琳狠狠地在唐娜的屁股上「啪」的拍了一巴。 book18.org

「把鞋脫了。快點。」瑋瑋也上來了。 book18.org

琳琳在唐娜屁股左邊寫上了臭逼兩個字,右邊寫的是爛貨。她寫左邊,瑋瑋就用唐娜自己的鞋底抽右邊,寫右邊,就抽左邊。很快,白花花的園屁股就變成了紅色,上面四個字。「臭逼」「爛貨」。 book18.org

寫完的琳琳意猶未盡,用力一甩,將鋼筆水甩在了唐娜的背上,斑駁點點的鋼筆水在白皙的背部上,同時又有通紅的屁股映襯,顯得異常的刺眼與妖艷。 book18.org

接著,琳琳讓唐娜跪起來,開始用三色的原子筆在唐娜那驕傲的乳房上開始胡亂塗畫,很快,兩個奶子上就出現了紅藍黑三種顏色的各種線條。畫完的琳琳將唐娜再次按倒,讓唐娜整個躺在了男廁的地面上,將手裡的加粗的原子筆直接就插入了唐娜的陰道,唐娜悶哼了一聲,沒敢亂動。緊接著,剩餘的單芯原子筆都塞了進來,估計有個七八根。鋼筆比較貴重,琳琳沒塞進來。 book18.org

「自己抓著,抽插。賤貨」琳琳說道。 book18.org

刁哥叼著煙,肥鄒笑嘻嘻的看著琳琳和瑋瑋玩弄唐娜。 book18.org

唐娜慢慢伸出右手,開始機械的抓著一把筆在自己的下體里慢慢的抽插了起來。琳琳開始從兜里掏出了一張試卷,摺疊了好幾次的試卷。在手裡開始展開並隨手撕碎了。讓唐娜停止了動作後,將筆拔了出來,隨著迅速的拔出,唐娜又再次悶哼了一聲,填滿的陰道瞬間又空虛的感覺讓唐娜是那麼的清晰感受到。但是很快碎紙被塞入了進來,並且唐娜終於也明白,為何瑋瑋要背著書包了,打開書包的瑋瑋拿出了一個煎餅果子,夾層中隱隱的紅色看的出來,加了不少辣醬。瑋瑋微笑著吃了一口,然後蹲下來,將手裡的煎餅果子撕下一塊,唐娜能感覺到熱乎乎的食物靠近了自己的陰部,剛想反抗,卻馬上放棄了動作。因為刁哥的鞋底已經踩在了自己的臉上。唐娜沒敢動。從溫度上感覺這個煎餅果子應該是剛剛買來不到二十分鐘,挺燙的,但是還能接受。面製品混著醬料將碎紙頂向了陰道更深處。唐娜能感覺到陰道後半段的干涉,那是碎紙。以及陰道前半段的溫潤,那是食物。琳琳踩著唐娜的右腿膝蓋側彎處,瑋瑋踩著左腿。唐娜就像一個蛤蟆一樣的將左右腿打開成一個M,躺在男廁的地上,將自己的正面完全的暴露在四個人的面前,花花綠綠但是堅挺的胸部吸引著肥鄒的注意。肥鄒蹲下來,開始不停的撫摸唐娜的胸部,最後將注意力放在了唐娜的兩個奶頭上,不停的用中指去彈撥著兩個乳頭。 book18.org

羞愧到想死的心都有了,怎麼會這樣的在男廁的地上躺著以這樣的姿勢出現在別人的眼裡?唐娜心裡想著,怎麼會讓我遇見這樣的事?為什麼是我?就因為我漂亮?比她們優秀?容易吸引到男人的目光?唐娜心裡開始對自己曾經引以為傲的身材,容貌產生了疑惑甚至是憎恨。這身體值得擁有嗎? book18.org

唐娜已經不想再抵抗了,自覺的放鬆了自己的肌肉,將兩腿向兩側打開,整個陰戶更加的暴露出來。前天被燒卷的陰毛今天還紛亂的在那兒糾纏著,刁哥將手裡的打火機給了肥鄒,肥鄒看了看刁哥,再次將火機伸向了唐娜的陰部。焦糊味又開始蔓延在酸臭的男廁里。瑋瑋奪過肥鄒手裡的火機,將唐娜的雙手往上舉起,開始不停的點唐娜的腋毛,敏感的腋下不時的傳來刺痛感,唐娜想掙扎卻又沒法亂動,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怎麼脫的開四個人的控制,更何況,自己的臉半邊在地上,半邊在刁哥的腳下。 book18.org

「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啊」唐娜只能重複著。 book18.org

然後得到的回應是,更多的煎餅果子殘渣塞入了陰道,同時原子筆等又再次的塞入了進來。 book18.org

「瑋瑋,橡皮擦能不能擦的掉原子筆啊。」琳琳怪怪的問著瑋瑋。 book18.org

瑋瑋立刻明白了什麼意思,將書包里的橡皮擦拿了出來開始反覆的在唐娜的奶子上開始擦了起來。皮膚是會分泌油脂的,在橡皮擦的作用下,很多原子筆印都慢慢的模糊了,但是用力的擦拭也讓唐娜的胸部泛紅了起來。 book18.org

其實唐娜這時開始感謝琳琳和瑋瑋了,陰道內的異物,紙張、煎餅果子、抽插的多根原子筆,讓唐娜有了異樣的生理快感,而且在這個羞辱的姿勢下,來得更加兇猛更加強烈,唐娜能感覺到陰部開始有了濕潤的感覺。 book18.org

「啊,我……出水了」唐娜心裡想著。 book18.org

同時頸部和胸部的皮膚在逐漸加粗的呼吸下,泛起了潮紅,但正是橡皮的擦拭讓這潮紅得到了完美的掩飾,唐娜可不想讓這四個人看出自己竟然有了快感,打死都不想。 book18.org

「如果是那樣,乾脆死了會更好吧……」唐娜在陰部,胸部,都在被玩弄的狀態下意識模糊的想著。 book18.org

玩弄還在繼續。唐娜開始有點慌亂,而不僅僅是恐懼了。她發現自己在這種玩弄中,恐懼越來越少,而刺激的快感越來越強烈。 book18.org

她不敢承認,內心逐漸開始迷惑,好像需要尋找一個答案。 book18.org

刁哥已經抬起了腳,唐娜恢復到跪趴的狀態,好像一條母狗,並且是主動翹起了屁股的母狗,那纖細的腰身,得益於常年的鍛鍊,皮膚緊實,肌肉線條完美,因為是田徑隊,所以沒有誇張的肌肉而是完美的身體形態,沒有一絲的贅肉,發育良好的臀部,在腰身的襯托下,大的誇張,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琳琳和瑋瑋異常的嫉妒眼前這打的緋紅,並且寫著幾個侮辱字眼的屁股。 book18.org

其實唐娜的奶子也是唐娜的驕傲,像母狗一樣姿態的時候,一對奶子並沒有盪下來,依然保持了了一個完整的乳型,勃起的奶頭垂直的怒指向地面。 book18.org

頭上突然傳來一陣涼意,琳琳包里竟然帶著一瓶可樂,全部從唐娜的頭頂上澆了下來。唐娜下意識的身體一縮,背部拱起,頭保持低垂不動,冰涼的可樂從左右兩側的發梢不斷的滴下,部分流向後脖再順子玉頸滑向乳房,唐娜能看到淺褐色的可樂從奶子上流過,延著兩個奶頭滴向地面。還有流向嘴角的可樂,不自覺伸了伸舌頭的唐娜品到了一絲甜意,唐娜看到了一個很奇怪的景象,兩個奶頭,兩側的發梢,以及自己微翹的下巴,五條水道同時滴向地面。很快一瓶可樂就沒了,剛抬起頭的唐娜就感覺到陰道里的幾隻筆被拔了出去,取而代之的可樂瓶,唐娜從那大致的粗細,大小,以及冰涼的玻璃觸感就知道整個錐形的瓶口已經全部進入到了身體內,而那根粗的原子筆並沒有被閒置,而是……插入了唐娜的菊花,屁眼裡。 book18.org

哪裡也可以被插嘛?唐娜簡直是被顛覆了認知觀,但又不敢亂動,很快,原子筆只剩下筆尖在外了,第一次被進攻的屁眼傳來陣陣的緊漲感,琳琳將唐娜扶起成雙腿跪地的狀態,依靠自己的身體重量,大半只可樂瓶進入了陰道,如果不是裡面的碎紙和煎餅果子做了一些抵擋,唐娜認為整隻瓶子插入進去應該也不是太難的事了。 book18.org

「原來陰道內有這麼大?」唐娜心想著,上次自己在衛生間裡處理粉筆等雜物時,唐娜已經了解到陰道里是外小里大,終於明白為何手抄本上為何叫哪裡為蜜壺了,裡面確實不小。 book18.org

刁哥今天沒再顧及什麼,褪下褲子將陽具展現在了唐娜的面前,雖然不說誇張的大,但刁哥的傢伙確實還是算大的,唐娜沒敢拒絕,張口讓刁哥將幾吧塞入了自己的口中,刁哥可不像肥鄒,而是扶著唐娜的後腦勺直接就一下插了進去,唐娜一陣噁心,差點嘔了出來,刁哥稍微停了幾秒,再次開始身體配合手開始在唐娜的口中做起了活塞運動,大多數插入時都能感覺到頂到喉嚨,伴隨著陣陣作嘔的感覺刁哥加快了頻率,唐娜知道會發生什麼,但琳琳和瑋瑋作為女生當然也懂,立刻一人抓著一隻手,不然唐娜有機會做抗拒,肥鄒早就繞到後面,一手開始撫摸唐娜的背部,另一隻手摸著被可樂瓶撐開的陰唇。 book18.org

「嗚,嗚……」沒有想到第一次的口爆竟然是被刁哥給……,連心愛的學長都沒能讓唐娜做口交運動。 book18.org

唐娜眼角開始流下了委屈的淚水,刁哥撥出了陽具,唐娜的嘴角滲出了沒咽下去的口腔里的精液,唐娜哭泣不是感覺精液難聞,難以下咽,就是覺得委屈,但又很明白哭泣不會換來任何憐憫,這四個劣跡斑斑的四人團伙,種種打架事跡自己早有耳聞,在學校里一般是無人敢惹的。 book18.org

琳琳這時突然說道「這個你們覺得怎麼樣?」從靜默中唐娜能感覺到另外三個人的詫異的表現。不由得抬頭看了看琳琳,發現琳琳手裡拿著的是學校發放的風油精,唐娜可是知道這玩意的,塗在皮膚上多了都會有灼熱的感覺,而琳琳是絕對不會只是塗在皮膚上的,毋庸置疑的。 book18.org

唐娜立刻縮向牆角,蜷縮的坐在地上而不顧地面上有沒有什麼穢物。「不要,千萬不要,求求你」 book18.org

哀求是無用的,瑋瑋和肥鄒立刻將唐娜恢復成躺著的姿態,雙腳再次打開成M形,刁哥系上褲子後點了一根事後煙,靜靜的看著,風油精被琳琳打開並澆了上來,點點滴滴不停的淋在了陰部,陰蒂,陰唇,甚至還用手扒開滴進了陰道內,不到30秒,感覺來了,唐娜開始渾身顫抖,在地面上扭動著身體,灼熱的感覺從下體襲來,伸手去抹只會讓面積更大,沒辦法的唐娜不停的用手去地面上抹著剛才的可樂液體,然而可樂早已和地面上的穢物融為一體,唐娜顧不上了,不停的摸著地面再摸向自己的陰部,聊以慰藉,兩三分鐘過去後,一是逐漸的適應,二是多多少少抹上來的液體緩解了一些,只是整個陰部污穢不堪,黑色的水痕布滿整個下體。肥鄒將唐娜拽到跪起來,掏出了自己的傢伙,塞了進去唐娜的口中,經過風油精洗禮的唐娜已經被玩到脫力了,麻木的張著嘴,任由肥鄒在自己的口中抽插,很快肥鄒也射了,畢竟已經摸摸弄弄了大半天了,肥鄒早就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快要炸開了。 book18.org

暴風雨後的男廁里是癱在一角的唐娜,叼著煙的刁哥,悻悻笑著拎褲子的肥鄒,手裡拿著風油精的琳琳,以及手裡拿著唐娜球鞋的瑋瑋。 book18.org

瑋瑋拿著鞋子再次開始扇起了已經一塌糊塗的乳房,啪啪的響著,唐娜已經無力躲閃,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後,瑋瑋將鞋子一丟,把唐娜的胸罩和內褲直接丟進了公廁的排便池裡。 book18.org

蹲下來,看著唐娜說道「今天差不多就到這裡,周日下午我們還會來找你,你自己自覺點,中飯後到操場沙坑碰頭,不來的後果不用我多說了吧?」 book18.org

唐娜微微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book18.org

「這還差不多,來,今天的告別儀式,知道怎麼做麼?」瑋瑋說道。 book18.org

唐娜當然知道告別儀式是什麼。坐了起來,將屁股壓在跪著的小腿上,挺直了身子,將頭微微揚起,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瑋瑋笑了起來,「你個臭逼還知道啊,哈哈」 book18.org

「啪,啪,啪,啪」左右開弓給了唐娜四個響亮的耳光起身讓開了位置。 book18.org

肥鄒過來摸著唐娜的臉,左手掐著唐娜的右邊奶子,右手輕輕地拍了拍唐娜的臉,「嘿嘿」的笑了兩聲,起身讓開。 book18.org

琳琳上來反手一記耳光,「啪」唐娜還能忍受。但是第二下的正手,唐娜能感覺到琳琳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隨著「啪……」左臉傳來的火辣辣的感覺,聲音大到把刁哥和肥鄒都嚇了一跳。唐娜知道,這是嫉妒與憤怒的耳光。 book18.org

刁哥過來,蹲下,看了看唐娜,唐娜雖然睜開了眼,但沒敢和刁哥做眼神交流,刁哥盯了一會唐娜的臉,既沒說話,也沒嘆息,伸手給了唐娜兩記耳光。起身離開了。 book18.org

隨著刁哥的離開,另外的三人陸續魚貫而出。唐娜這次沒有像上次一樣悲傷,哭泣。 book18.org

簡單的休息了會,唐娜就收拾了下自己的衣服,裡面真空的穿好了衣服,平息了下氣息走出了男廁。確認四人已經走遠後,唐娜迅速回到教室,拿了自己的書包,走出了校門,路過校門衛時,唐娜依然沒敢往燈火通明的門衛室里張望一眼…… book18.org

周六過得飛快並且平靜。唐娜在家和姥爺,姥姥照常的說笑,做做家務,寫寫作業,唐娜經過兩次的霸凌,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的受到什麼可見的傷害,只是在人格和性方面被四人侮辱,但這種侮辱外人並不知,如果畢業了,大家分開也就沒人知道了,只要自己的容顏不要毀於他們的手上,別的應該都不是問題。其實唐娜不知道的是他們四人也不希望別人知道這些,畢竟爭強鬥狠是英雄好漢,而欺負一個不反抗的女子還是不光榮的,這樣這個局面就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之中,雙方只要不去打破,大家都願意去保持這種平衡。 book18.org

周日來臨,午飯後,唐娜和姥姥姥爺打過招呼就說先提前去學校了。背著書包頂著烈日就出發了。 book18.org

本想將書包放到教室去的唐娜,進校門就被琳琳和瑋瑋堵住了,無奈的背著書包就老實的去了學校操場,操場在學校地勢比較低洼的地區,最近的教學樓距離這兒也有近百米。而且和所有的教學樓之間還有一排大樹遮擋,沙坑在跑道的頂頭外側,緊貼著大樹只有幾米,也就是說,即使在學校教室的三樓(最高層)也就只能看到西側跑道以內的足球場地和東側的跑道,這裡成了一個天然的適合暴露的場所。 book18.org

肥鄒被安排到跑道的另一頭去監視是否有教學區的人員會走向這邊。跑道這頭的沙坑裡,琳琳和瑋瑋將唐娜帶到了刁哥的面前。刁哥依然是叼著煙,坐在了雙槓上。瑋瑋手裡拎著個塑料袋,裡面有一些校外小吃,唐娜也沒仔細看。但知道這些東西一會少不了要用到自己身上。並且是自己曾經最私密的地方。 book18.org

想到這兒的唐娜,臉上不由得泛起了一陣緋紅,在猶如凝脂的臉部皮膚下好似晚霞一般讓人著迷。 book18.org

刁哥跳下雙槓,將唐娜的書包扯下丟在一旁,開始扒唐娜的衣服,當扒到內衣內褲時,畢竟是白天,唐娜不由得開始躲閃並且雙手護住胸口,屏緊雙腿,連著脫了幾下沒成功的刁哥,直接用力扯斷了胸罩,並將內褲扯碎了。同時劈頭蓋臉的給了唐娜不少耳光,並且用膝蓋頂了兩記腹部。唐娜還是被脫光了在這沙坑中,跪趴在沙坑中的唐娜,手掌和膝蓋感受著沙子在烈日下的熱度,同時瑋瑋早就跳到自己的背上,雙腿不停的夾緊好似騎馬一般,用腳跟敲打著唐娜的大腿下部。 book18.org

「爬,給我爬,繞著圈爬」瑋瑋興奮的叫著,唐娜只好撅著屁股,馱著瑋瑋在沙坑中爬了起來,雖然燙,但是沙坑不傷皮膚,比在男廁的硬地面上舒服多了,不用擔心手掌和膝蓋被磨破。唐娜的速度相對就快了很多。一圈下來,琳琳換下了瑋瑋。而刁哥開始將沙坑旁袋子裡的小吃拎了出來。 book18.org

有一種小吃,外焦里嫩,油炸香蕉,就是一根香蕉剝皮後,一頭插上一根竹籤,在濃厚的麵糊中浸泡一下,讓麵糊整個包裹住香蕉,然後丟入熱油鍋中油炸,數分鐘後,外面的麵皮焦脆,而裡面的香蕉也滾熱並且香甜,拿出來後往往還要蘸下白棉糖。唐娜非常愛吃這種小吃,但是今天的唐娜可沒有啥胃口,因為刁哥拿著這玩意直接對準的是自己下面哪張豎著的「嘴」。 book18.org

進來了,唐娜能感覺到,香蕉的大小非常類似陽具,只是麵皮表面的糖遇到陰道內的體液後開始變得粘稠並且摩擦力變大,當塞入到下半截時,唐娜都能感覺到大陰唇被吸附帶入到自己的陰道內。整個進去後的感覺很奇怪,但是刁哥並沒有住手,而是開始做起了活塞運動。琳琳也停止讓唐娜繼續繞圈,而是張果老倒騎毛爐俯下身來看著刁哥用油炸香蕉玩弄著唐娜的陰部,琳琳示意瑋瑋將塑料袋拎過來,瑋瑋立刻將食品袋拎到了沙坑中,琳琳將袋中的蘿蔔絲餅拿了出來,在刁哥用香蕉玩弄陰道時,琳琳咬下一塊蘿蔔絲餅(油炸後的蘿蔔絲餅往往外焦里嫩),開始塞向唐娜的屁眼。 book18.org

嘴裡還說著「騷貨,流水了吧,看你屁眼會不會冒水」 book18.org

刁哥在哪裡「嘿嘿」的笑著。 book18.org

瑋瑋並沒有閒著,而是將唐娜的鞋子脫了下來,將裡面的鞋墊拿出來,一隻讓唐娜咬著,汗臭味立刻從舌尖綻放開來,另一隻鞋墊被瑋瑋拿著開始扇打唐娜的乳房。 book18.org

「大奶子,長這麼大,就是他媽的想勾引男人。」 book18.org

「打不爛你的奶子,賤貨」 book18.org

「咬住了,別掉了,不然打死你」瑋瑋不停的說著,鞋墊開始一會扇向兩個乳房,一會打向唐娜左右臉。 book18.org

蘿蔔絲餅進入到屁眼後,唐娜不由得收縮著括約肌,進去了一些,有些蘿蔔絲就掛在肛門外,而多次抽插的香蕉也終於竹籤脫落了,整個香蕉掉在了陰道內。 book18.org

刁哥這時從零食袋中又拿出了一根烤香腸,烤香腸往往會在被丟入油鍋前划上幾刀,然後丟入油鍋後,被划過得地方會被炸的翹出來,本意是希望炸的更透,而這時反而像被入珠了陽具,更能在抽插中反覆刮擦著陰道內壁,唐娜感覺到了烤腸將香蕉頂向了陰道深處,同時因為烤腸的突起讓陰道有了強烈的感覺,唐娜心裡知道,快感開始了。雖然是白天在戶外,但是這種緊張和刺激讓唐娜的下體快感來得更猛烈,更迅速。 book18.org

如果不是瑋瑋不停的用鞋墊扇著自己的面部,同時嘴裡叼著鞋墊,唐娜估計都要忍不住哼出來了。 book18.org

肥鄒偶爾跑過來摸一把唐娜的奶子又被刁哥的眼神瞪回到監視的崗位上去。 book18.org

「來,吃了」 book18.org

刁哥把唐娜嘴裡的鞋墊拿出來,將手裡混雜著碎香蕉和淫液的烤腸放到了唐娜的嘴邊,唐娜只好張開嘴開始一口口的咬著烤腸,很快烤腸都被唐娜吃進了嘴裡。當正要咽下去時,琳琳翻身下馬,伸手到唐娜面前說道。 book18.org

「吐出來」 book18.org

唐娜只好將口中嚼碎的幾塊烤腸吐了出來。 book18.org

琳琳在將一塊塞入了唐娜的屁眼後,剩餘的全部都塞入了陰道。 book18.org

「拖去廁所,刁哥,今天我要讓她好好的也伺候我」琳琳說道。 book18.org

在讓唐娜起身前,琳琳抓了兩把沙子抹向唐娜的陰道,被香蕉糊和烤腸油糊滿的陰道口,立刻被沙子給掩蓋了,而意猶未盡的琳琳到沙坑邊撿起了兩個小石塊,頂入了唐娜的陰道。唐娜全程沒敢動,任由琳琳他們隨意的折騰。 book18.org

「起來,去廁所」琳琳指的廁所不是前兩次的廁所,而是沙坑後不遠處的操場廁所。 book18.org

被琳琳拿著所有衣物,唐娜只好裸身快步走向了廁所。男廁,當然還是男廁。這時肥鄒也過來了,只是他依然站在了廁所的門口把風。 book18.org

進了廁所後,琳琳讓唐娜跪好,脫下了自己的褲子,一把扯下了內褲上的護墊,看的出來,月經期過了沒多久,上面還有些女性的淫穢之物,將護墊中心的顏色弄的黃褐色,一把將護墊猛的貼向唐娜的臉上,唐娜瞬間鼻、口都被那難聞的腥臭味給籠罩。掙扎了幾下,琳琳給了唐娜兩個耳光。唐娜瞬間眼淚流了下來,不是疼,而是前所未有的屈辱。曾幾何時,自己也是校園裡的孔雀,而今天竟然被…… book18.org

琳琳可沒管唐娜在想什麼,將護墊團吧團吧,塞入了陰道,奈何陰道此時已經有了香蕉、烤腸、沙子、石塊等,護墊也就是剛好進入了陰道口。不過屁眼裡的蘿蔔絲餅和烤腸已進入到了肛腸的深處。小屁眼現在是完全的收縮狀態。 book18.org

「給老子舔,你不是喜歡舔麼」琳琳抬起了一條腿。 book18.org

跪著的唐娜只好抬頭將舌頭伸出來舔向了琳琳雙腿間的那一道裂縫。 book18.org

「用點力,沒吃飽啊」琳琳看來也玩嗨了。 book18.org

刁哥和肥鄒都看傻了,第一次看到琳琳這樣的開放。瑋瑋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到唐娜在流淚,興奮取代了羞澀,上前用力按住唐娜的後腦壓向了琳琳的陰部,唐娜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舌頭伸入了琳琳的陰道內,一股異味傳來,女人的味道,唐娜非常熟悉。奈何無法躲避,唐娜不停伸出舌頭反覆的舔舐著琳琳的下體。 book18.org

在琳琳的示意下,瑋瑋看了看刁哥,刁哥點點頭,瑋瑋也褪下了褲子,換下了琳琳。 book18.org

在唐娜的努力下,琳琳和瑋瑋交替著,二女的陰部都因為唐娜的口水和自己的淫水,將陰毛全部弄濕了,嬌艷欲滴的陰唇綻放了開來。 book18.org

肥鄒再也忍不住了,當琳琳和瑋瑋都抬腿累了,休息時,肥鄒過來先給了唐娜兩個耳光。立刻將快要爆炸的陽具塞入了唐娜的口中。唐娜此時已經熟悉了如何去口交,放鬆自己的喉頭,儘量壓住舌頭,讓陽具自由的在口腔中進出,很快一股腥臭夾雜著杏仁味充斥了口腔和喉頭,唐娜知道,肥鄒射了。 book18.org

幾乎是沒有停歇的,刁哥過來繼續了肥鄒的工作,唐娜並沒有感覺到一絲的累,雖然刁哥時間長了肥鄒的幾倍。但是學會了放鬆喉頭肌肉的唐娜已經不覺得陽具插入到喉嚨時是很難過得事了,並且已經學會了在喉嚨被插滿時,用鼻腔呼吸。 book18.org

四人穿好衣服,唐娜以為都結束了……,跪著的唐娜以為要開始告別儀式了,誰知道琳琳這時說道。 book18.org

「站起來,高抬腿,右腿」 book18.org

唐娜學田徑的,韌帶非常好,馴服的站了起來,很輕鬆的將右腿抬起壓向了牆壁,立刻成了一個站立的八一字的姿態。琳琳拿起帶過來鞋墊,向著唐娜的陰部扇去。 book18.org

「媽的,賤貨。騷逼。以後看你還橫不橫」一邊說著,一邊扇向徹底暴露的陰部。 book18.org

幾十下後,唐娜的陰部開始由酸痛成了麻木,再轉為刺痛。唐娜哀求道 book18.org

「別打了,受不了了。嗚……」 book18.org

「那你跪下磕頭,叫奶奶」琳琳手裡並沒有停。 book18.org

唐娜實在站不住了,立刻收了高抬腿,跪在了男廁內,雙手放在面前。 book18.org

「奶奶,求求你別打了」唐娜磕了下去,此時的唐娜已經徹徹底底的放棄了一切抵抗,內心的抵抗。 book18.org

「哈哈哈,你個爛逼,誰要做你奶奶啊,賤貨」琳琳用鞋墊扇了幾下奶子後,用手給了唐娜一個耳光。讓出了位置。 book18.org

例行公事一般。剩餘的三人上來不是扇奶子就是扇耳光。這已經成為了一種默契了。唐娜也知道,這就意味著今天的凌辱就要結束了。 book18.org

「袋子裡有礦泉水,自己收拾吧。賤逼」琳琳他們臨走時丟下了一句話。 book18.org

唐娜用袋子中的礦泉水小半瓶清洗了下身上。再用剩餘的清洗了自己的陰道和肛門。當然,是自己摳出了陰道和肛門裡的各種雜物之後。 book18.org

將衣服和書包趕緊收拾好,匆匆的躲進了隔壁的女廁,拿出書包里的手帕,用女廁門口的水龍頭再次的仔細清理著自己的身體。同時還要關注著不要有同學從外面進來,雖然這個廁所在非體育課期間是幾乎沒人來得。但是唐娜此時比剛才在沙坑裡還要緊張,此時只有緊張,沒有了任何慾望的快感。 book18.org

唐娜結束了清洗後,長吁了一口氣,突然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放鬆,仿佛周身所有的毛孔都已經舒張開來,剛剛受過的侮辱瞬間感覺沒什麼了不起了,唐娜知道,自己有點迷戀上這個遊戲了,只是……,絕不能告訴任何人,這是屬於自己的秘密。 book18.org

唐娜探頭往外張望了一下,刺眼陽光下的操場依然沒人,急閃身出廁所,往教室里走去,將披肩發再次扎了馬尾,清潔過後的唐娜在一路上步履輕快、甚至有種雀躍的感覺,誰看到了都依然還是那麼————神采奕奕!!!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