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番外——堕焱 (1) 作者:刘凯余

.

【秦时便器番外——堕焱】

作者:刘凯余2020年8月16日发布于第一版主

简介:本人打算尝试着写一些单独人物的外传故事,和主线剧情分开。作出现新的角色黄图之前的缓冲。

顺便查了一下资料,虽然玄机的时间线骨质疏松,虽然肯定是魔改,但是对照正史竟然非常有趣。荆轲刺秦公元前227年,秦灭燕公元前222,就是说有近五年时间。再想想,一个独守深宫的孤寂心伤的太子妃,一个昏庸只管享乐的亡国之君的公公,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 (1)

在郭府的庄园之中,有一块幽深的小树林。阳光映照下来,斑驳的阳光洒在地面上。

“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这是干枯的落叶被物体压到的声音。只见林中一个身材还很矮小的少年用狗链牵拉着一位绝色的美人——正是天明与焱妃。

“绯烟姑姑,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拽着狗链的天明好奇的问道。

“到地方就知道了,姑姑要给你看些东西。”焱妃穿着代表阴阳家东君的服装,只不过去除了长长的下摆,如同母狗一般在地上爬行着。足以踏雪无痕的轻功让爬行的焱妃沾染不到任何脏污。

“嗯”天明点了点头,接着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月儿她今天出门了啊。”

“是的,她今天是去【送药】了。”攀爬的焱妃说道。

“唉,这几天都没有见她,好想她。”天明说道。

“也想她的嫩穴和小嘴了对吗?”焱妃温婉的笑着说道。

“嗯……也有这些……”天明说道“可是…我还是不想月儿她总是给别人当【药】,也不想她再去【炼药】。”

“天明,你是个好孩子”趴伏在地的焱妃转头看向天明“可是,这是我们不得不承受的代价。你也要知道,你我现在的生活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好。”

“嗯…姑姑说的我也都懂。但是……”

“现在,这些都记在心里”焱妃说道“不要多想,好好做你的药引,给阿姨姐姐们喂精。”接着焱妃转身爬到天明胯下,一边扒开他的裤头,一边说道“姑姑有些馋了,能喂喂母狗吗?”焱妃用自己的玉手掏出了天明白嫩的肉虫,一番撸动,就让半软的阳具充血变硬。

“姑姑…我有点想小便。”天明脸色泛红的说道。

“那正好,就尿到我嘴里吧。也不是第一次了。”说着,焱妃张开双唇,伸出舌头一勾,点住龟头就送入口中吞吐了起来。

天明低头与焱妃对视着。看着焱妃含着阳具看向自己,眼神中的淫贱浪骚让天明不觉心跳加速,心中凌辱淫虐的念头泛起。放松了对膀胱的控制,温热的尿液咕噜咕噜的就尿到了焱妃口中。

“唔…嗯……”天明的尿量不小,不一会焱妃的腮帮子就胀大了起来,焱妃只能连忙闭着气吞咽尿液。

“咕噜咕噜…嗯啊……”一番吞咽之后,涨红着脸的焱妃在喘气的同时伸出嫩舌,示意自己乖巧的将主人的尿液全部喝掉了。

天明见到这股淫贱模样,也忍不住了,拽着狗链子,猛地将焱妃的脑袋拉近,然后丝毫不留情面的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到其口中抽插着。

“唔…唔…嗯…嗯…”受到如此野蛮对待,焱妃兴奋的迎合,一边吸吮,一边用嫩舌舔弄,品尝着天明大力抽插的阳具的滋味。

童男幼嫩但粗长的阳具在口中的触感和滋味让焱妃欲罢不能,焱妃蹲起身来岔开双腿,手指忍不住撩开裙摆扣弄起自己无遮掩的牝户。

不一会这肉穴便扣出了出水来,连肥厚的阴唇都弄湿了。

“嗯嗯嗯…”天明喘着粗气,双手扶着焱妃的脑袋,让自己的阳具在这位美母的口穴中进出。而焱妃大力的吸吮以至双颊都凹陷了下去,再加上那向上瞟的浪骚眼神,让天明再也把持不住,用力一挺精关一开,上好的童男阳精就射入到了了焱妃口中。

“唔…嗯…嗯……”焱妃含着天明的阳具,不断吸吮舔弄,榨出尿道中的残精。等到清理完毕后,天明将半软的肉棒缓慢拔出。焱妃还用力吸吮,让包裹的红唇都牵拉变形了。

“啵”的一声,天明可爱的阳具还带着淫液抖动了两下。

“啊~~”焱妃邀功似的张嘴,将口中的精液展示给天明看,并用舌头搅动着。接着咕噜一声吞咽下去,再张嘴展示。

“绯烟姑姑,你的嘴好骚啊。”天明由衷的说道。

“只有小嘴吗?”焱妃略带嗔怪的说道。

“嘿嘿,浑身上下都骚,都舒服。奶子,小穴,屁眼都玩起来好舒服。”天明赶紧说道。

听到天明略带粗鄙的词语,让焱妃内心一颤,心中泛起浪骚的躁动。想想此行的目的,便继续趴下身体,往之前的方向爬去。同时说道“天明,我们继续赶路吧。到时候姑姑会让你爽上天的。”

“诶!”拽着狗链的天明赶紧迎合,跟上步伐。

说起这天明,荆天明。在郭开府上也有着不小的地位。神秘的身世让郭开讲他当做一招险棋握在手中,同时他自身的根骨让郭开将其当成自己炼丹用的药引培养。

郭府上下,下人侍女随意使唤,那些进了郭府的姬妾也要给几分薄面。又因为郭开将她们当做炼丹的炉鼎,这少年天明也能和她们亲热个来回。他的胯下小银枪,也不知侵犯了焱妃,大少司命她们几次,但是他最偏爱的还是高月这个同龄的伙伴。

而焱妃也因他是自己女儿的玩伴,对他有好感,甚至有些嫉妒自己的女儿。不息自贱为母狗,也要讨得天明欢心。

这一人一犬在一番步行后,见到了林中的一个木屋。

“绯烟姑姑,这是什么?”天明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好奇的发问。

“姑姑领你进去你便知道了。”在前面爬行的焱妃说道。接着她推门进入,天明也跟随着进去。

进入之后,天明发觉里面的装修与外面的简陋全然不通。里面摆放的器物与铺陈显得华贵无比。

“这些是……?”天明好奇的问道。

“这些都是我和月儿一起生活时用过的物件,花了些时间收集起来摆放在这里。”在前面趴着的焱妃说道。

“我记得绯烟姑姑和月儿以前是燕国的王族?”天明说道。

“是,我当年逃出阴阳家后成为了燕国的太子妃,而月儿就是燕国的公主。”焱妃一边说一边爬行着领着天明走到一副丝帛所制作的画像前,说道“他就是我曾经的丈夫,月儿的父亲,燕国太子——丹。”

“绯烟姑姑,你很爱他吗?我从你的语气里面听出来了。”天明说道。

“是的,曾经我们很幸福。”焱妃的语气中带着对往日的沉醉。

“那……怎么会变成现在…现在这样呢?”天明发自内心的关切。

“天明,你知道荆轲吗?”焱妃看向天明问道。

“知道,有人说他是个大英雄,敢去杀秦王。”天明说道。

“对,荆轲是个英雄”焱妃笑着说道“那你知道吗?派出荆轲刺秦的就是丹。”

“这么说,他也是位大英雄。”天明称赞道。

“谢谢你能这样夸赞他。”焱妃又笑了笑,接着画风一转,带着落寞和哀伤的语气说道“可是英雄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天明”焱妃看向天明,带着些郑重的对他说“姑姑我这就把我和月儿事情告诉你。”

天明俯视着焱妃的双眸,点了点头。

随着焱妃的话语,时间回到了数年前的一个夜晚……

“哐当!”是物体砸在地面的声音。接着一个身影拂袖而去。身穿大红金鸟纹的宫装的焱妃,双手交叠在腹前,上身微微前倾,端庄的恭送那个身影离去。但是在低下的面容上,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那位离去的身影,正是燕王喜。本是一国之君,此时却全无体面,在焱妃这发了一通脾气,手摔器物,最后一走了之。

这失态的原因很简单,他害怕。荆轲刺秦的失败,让他害怕这会导致自己的国家被秦军攻击,最终让自己失去王位。然而此时,谋划了一切的太子的行踪自己却一无所知,连亲手讲他绑了送去秦国请罪都做不到身死国灭的恐惧下,让他跑到焱妃这里发了一通火。虽然焱妃很讲究礼仪的对待自己的这位岳父,但是“我儿子走到这一步都是因为你的蛊惑。”这一句终究还是伤了焱妃的心。而燕丹失踪的情况也让焱妃对他的安危无比忧虑,两种痛苦折磨着焱妃的内心。

再说回另一边,燕王喜气冲冲的走回自己的寝宫。焦虑之下,燕王觉得还是要叫人来商议,于是喊到“宣!让左侍郎来见我!”

焦急等待之后,便见官阶左侍郎的中年男人急急的走入房间。

“左侍郎,你说这可如何是好?我那逆子竟然敢让刺客假扮使节去秦国行刺!最重要的是还失败了!”

“大王,不可乱了方寸。”左侍郎也是强忍惊慌,正色说道。

“那爱卿有何妙方?”燕王说道。

“首先,全国缉捕太子丹。”左侍郎思索片刻后说道。

“可是,那逆子已经失踪了。而且凭借他和墨家的关系,天下间没谁找得到他!”燕王反驳道。

“所以,这是对秦国的一个表示。还要昭告天下,太子丹谋反。全国大兴冤狱,缉拿太子党羽和墨家逆党。”

“谋反………刺秦虽然出格,但是这逆子还未想对我取而代之吧?”燕王迟疑着。

“所以说是冤狱!”左侍郎赶紧跪到地上恳切的说道“为大王计,如今必要痛杀一批人,举国人心肃然,才可彰显太子刺秦与大王绝无关系啊。”

“既如此,也只能如此了……”接着,燕王的眼神狠毒了起来“要牵连太子的党羽,那太子宫中那妖妇………”

“不可!不可!”左侍郎急忙说道“太子虽然失踪,但终究是王储,不可逼迫太甚。太子家眷也就太子妃与公主两人,足见情感至深。对她们动手,只怕会让太子对内铤而走险啊!”

“诶!你说要动太子党羽,又说不可动其家眷,到底什么意思?”燕王有些糊涂了。

“大王啊,举国上下对强秦不满的公侯不知几凡,不可能一扫而光的。所以我说的冤狱,是府中,军中一批低阶的官员军士,抓一批杀一批,以安天下,切不可动摇国本啊。”左侍郎说完,又是一拜。

“你说的有理,寡人懂了。爱卿快快起来。”燕王眼前一亮,明白了他的意思。

左侍郎见燕王接受了自己的提议,欣喜的站起身来,对燕王说道“而且,大王,秦国方面不是没有转机啊。”

“爱卿什么意思?”

“大王,臣收到一封书信,是郭开亲笔书写的。”左侍郎说道。

“郭开?”燕王思索了一番,然后想起来什么,说道“那个前赵的相国?他不是一个卖国之人吗?”

“正是,因为出卖赵国有功,现在是秦国上卿。真是给自己卖了一个好身价。”左侍郎说道。

“这样一个人……爱卿还与他来往……”

“大王千万别误会!”左侍郎说道“都是赵国尚在时的关系,赵亡后臣绝无主动联系过郭开。是那郭开主动传信联系微臣的,也才收到不久。”

“那他信上说了什么?”燕王问道。

“他说:老友许久不见,记得多备几位美人,到时在蓟城品评合欢春宵。”

“这是什么意思?来蓟城玩女人吗?”

“大王,他现在是秦国上卿了,肯定不随意出走到外国。我猜他定然有秦王的任务。近期秦国必然会派出使团,郭开也会是其中一员。”

“那既然如此,他写这封信的原因……”

“我想他是为了到我们这里捞好处吧。既然能叛赵国,对秦国必然不会忠心。等他一来,投其所好,送些珍宝美人,知道下秦国底线,也好应对。”

“爱卿说得对!就如此!”燕王交口称赞。

至此,一场密谋开始了。

时光飞逝,秦国使团临近蓟城,浩荡的车队让燕国人侧目。之前举国上下的搜捕让燕国人笼罩在恐怖之中。这敌国的车架在国境内长驱直入更是让他们觉得屈辱。而站立在路边指点的他们,要是在往道路中间再走两三步的话,就能在车队经过时从其中一架马车之上听到让人血脉喷张的淫靡之声。

“啊…嗯…嗯…哈啊…嗯…不要…嗯啊……”车厢内传来的呻吟声让驾车的车夫心中躁动不已,自己胯下的阳具也已经发硬充血,可惜自己只能忍受着,继续驾车。

而在车厢之内,正上演着郭开的生猛淫虐大戏。只见身着黑金皮甲的焰灵姬依靠着车厢的墙壁,手腕被捆绑着吊在头顶上,胸部与腰跨的衣物全被去除,露出了穿了乳钉和阴钉的双乳和阴蒂。

此时她正被郭开一手揉捏嫩乳,一手抬起白嫩的长腿方便阳具的抽插。

“唔…嗯…哈啊…哈啊…啊…”郭开深入焰灵姬口中肆意搅动的舌头一脱离口穴,差点窒息的焰灵姬连忙喘息,但是胯下使坏般的抽插让她娇弱的呻吟起来。

“啊……你……好坏……”焰灵姬虚弱的说道。长久的抽插让焰灵姬胯下的精液淫水沿着那条垂下的长腿滴落滑下,连那黑金长靴都被糟蹋的脏污不堪。

“快好了,玲妓再等等……啊…射了…”

“啊……”焰灵姬高声浪叫着,双眼翻白,吐出嫩舌,这发也不知是第一次内射了。

“呼……”舒爽的郭开一屁股坐回到地板上喘息着,任由浑身颤抖的焰灵姬被吊起双臂,两条长腿内八的曲起以阻挡阴道内精液的流出。

这时只见一位粉紫的倩影俯身到郭开身前,张开嫩口,吞吐清理着郭开的阳具。那是阴阳家湘夫人的姐妹,因赌气而投江自尽,却落到了郭开手中。

这舒爽的口技,让郭开不住的赞叹。伸手往旁边一摸,就摸到了一个柔软的屁股,郭开揉捏着,享受着手上完美的触感。那是在更早之前被操弄到失神的紫女。只见以她撅起屁股的姿势,瘫软在地上,双手无力的后垂在地,也不知当时郭开是怎样拽着她的双手后入抽插的。她的裙后摆垂落在两腿之间,但是在臀部那一块,连同长裤袜都被剪去一大块,也因此,郭开才能后入紫女。

郭开肆意揉捏着,牝户后庭在他的揉捏下逐渐流出了积淤的精液。郭开看着这番景象又是火气,轻轻拍了拍湘妃的面颊示意她停止。

湘妃听话的吐出阳具,在阳具脱出的那一刻牵拉出一条银丝。郭开起身,挺着清理过的阳具,以后入姿势直接插入到失神的紫女牝户中,如奸尸一般大力抽查着。

“一路上你就折腾这俩姐妹,都没射给我多少。”湘妃千娇百媚的依靠在郭开身边,嗔怪的说道。

“晚上喂饱你”郭开一边抽插一边说道“那太子妃真是阴阳家的东君?”

“这还有假?叛出阴阳家后就和太子丹私定终身了。还生下了一个血统尊贵的孩子。”湘妃说道。

“有意思…太子妃,这人妻若是落到我的手中定要好好玩上两把。”似乎被焱妃身份勾起了情欲,郭开操弄的动作更加大力了起来。

看着地上随着抽插而来回抖动的紫女,湘妃说道“像这样玩吗?连舌头都被艹出来流着口水,全无体面。”

“莫非湘妃你对阴阳家的前同伴门还有着情谊吗?”

“自是不会有了。”

“好,那湘妃,我便告诉你”一边说,郭开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一边说道“我本与那些如虫豸般的六国权贵无甚区别。但是上天让你来到了我这里,你是我的机缘,我的恩赐。有你在,我便能在这大争之世里有一席之地!”

“你想怎么做?”

“湘妃,你要助我,拿下这东君还有她女儿,我们再反杀回阴阳家,把你那姐妹当场奸淫,再看看这神秘门派里都有些什么骚货!”

湘妃看到郭开这愈艹愈勇的样子,婉儿一笑,呵气如兰的附在他耳边说道“你放心,阴阳家的女人,骚的很~~”

媚声入耳,郭开一个机灵,将喷薄的精液射入到了紫女的子宫之中……

下午时分,秦国使臣到达了蓟城,入住进了燕国准备的会馆之中。到了傍晚,要在王宫举办接风的宴席。

一身宫装的焱妃在铜镜前描摹自己的妆容。看着铜镜上倒映的端庄雍容的面孔,焱妃心中却是悲苦无比。之前她通过墨家的人把月儿托付给端木蓉,她与那位镜湖医仙有过交流,知道是值得信赖的人。

今日,宫中传信。说燕王要自己做好打扮,以太子妃的身份出席接风宴。不知今日会生出什么变数,焱妃的心情更加苦闷。

而在王宫另一处,燕王正冲着亲信发着脾气。

“你说月儿失踪了?!怎么回事!”燕王愤怒的说道。

“大王,是,是太子妃将高月公主送出宫去了。”亲信急忙说道。

“那是交给了谁?”

“太子妃亲口说是托福给墨家,保护公主周全。”

“荒唐!”燕王暴喝道“这里是燕国国都!列国纷争仅存的七国之一的燕国!还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更安全?这个妖妇!”在咆哮了一会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墨家?不是举国搜捕墨家吗?怎么还会有墨家能接触宫中?”

另一名亲信急忙说道“大王,现在所谓搜捕到的墨家,只是随意扣上罪名的普通人,真正的墨家都藏起来了,根本抓不到啊。”

“那怎么办?!”燕王已经有些绝望了“那郭开特意要太子妃出席,并且还询问公主下落这分明是想把那逆子的软肋抓在手里。可是公主却不见了,万一他觉得是我们包庇的可怎么办?”

“现在,只能请大王以不变应万变了”左侍郎说道“先应付过宴席,到夜里臣把准备好的礼物送去,套套他到底什么意思。”

“也只能如此了……”燕王一声叹息。

宴席之上,燕王坐上首,秦使团与燕国权贵各坐于左右。燕国众人想尽力维持和谐的局面,但是秦使带来的煞气却是怎样也抹削不了的。

“诸位秦使,路途遥远,诸位舟车劳顿,本王祝酒一杯以慰诸位。”燕王举杯说道。

“辛苦不敢说,为秦王效命,分内之事。”一名面色一丝不苟的秦使说道“酒宴之后,秦王欲知之事还望各位让我等知晓,也好复命。”

“自然,自然……”燕王觍着脸说道。

“这是接风宴,不要坏了燕王一番美意。”郭开对那位秦使说道。接着他举起酒杯“也祝燕王寿比南山。”

有了郭开斡旋,众人纷纷举杯,一时气氛缓和了下来。不过等众人都饮下一杯酒后,郭开又发话了“不过,有一事在下倒是要先知晓一下。”他这话一出就让众人的心又紧了起来。

“太子丹的家眷……”郭开笑了笑,看向燕王“也就是燕王您的儿媳和嫡孙。现在她们人在何处啊?”

“这………”燕王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再想到始作俑者就是坐落在宴席上的那个女人,不由恨恨的瞪向那里。

“郭开大人”这时宴席上面,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焱妃行着礼说道“妾身便是太子之妻,燕国太子妃就在这宴席上。”

“那么,太子丹的子女呢?”

“公主身体有样,送出蓟城修养医疗了。”焱妃说道。

“连宫中御医都无法医治吗?不若让咸阳派出御医整治看看?”郭开说道。

“谢过大人美意,小女的健康不劳大人费心了。”

“很有自信啊,连王宫御医都不在眼里的医术”郭开思索一番说道“哈,莫不是镜湖医仙?”

“您说笑了。”焱妃谦然一笑说道。

“哈哈,确实是说笑,是在下唐突了,郭某自罚一杯。”说着当即喝下一杯酒。一时之间气氛似乎又缓和了下来。但是焱妃眼中有丝不易察觉的忧虑。

深夜,左侍郎来到驿馆与郭开暗中私会。

“郭开大人,一点心意。”左侍郎强笑着对郭开说道。在他身后跟着几个年轻美人,是左侍郎准备的“礼物”。

郭开只是扫了一眼,便叫来了下人,说道“把她们领下去,分了。记住,不要弄伤了。”

“这………”左侍郎有些手足无措,看着下人将这些女人领下去,焦急的说道“可是郭开大人对这些女子不满意?”

“诶……没有”郭开摆摆手说道“舟车劳顿,只是让这些下人发泄一下。这些女子我需要的时候自会使用的。”

“那……”左侍郎还在发愣。

“先随我进去吧。”郭开背着双手,往自己房间走去。左侍郎连忙跟在后面。

郭开推门而入,而里面景象让身后跟入的左侍郎吃惊不已。只见屋内竟然站立着两位服装奇异淫乱的女子。只见紫女与焰灵姬保持着来时马车上的装饰,反绑着双臂,蒙住双眼,口中塞着口球,就这样直直站立在房间内。

“这…”左侍郎不明所以,又对这香艳的场景震惊不已。在他愣神的时候,郭开如同欣赏艺术品一样绕着两女转圈,是不是拍一拍紫女开裆的臀部,或者揉一揉焰灵姬那穿了乳钉的嫩乳,这一番动作下来看的左侍郎血气上涌,胯下的阳具都硬了,但是他不敢出声。这两个女人都是江湖人士的打扮,郭开的口味似乎偏好这些野路子。

就在左侍郎思索的时候,郭开似乎做出了什么选择,他喃喃说道“就选你了。”接着他抬手一扣,解下了焰灵姬口球的卡扣,让它直接落下。

然后郭开如同呵斥母狗一样,一声口令“去!”焰灵姬反绑着双臂直接冲向左侍郎,瞬间就与他面对面。

左侍郎惊慌无比,但是等他一个眨眼,焰灵姬竟然绕到了他的身后,抬起腿用足尖对着左侍郎背部一点。

“呃!”左侍郎被点住了穴道,只能一动不动的僵直在那里。而焰灵姬又一下子绕到他身前来了个扫堂腿,却没有踢倒他,但是腿风带起了左侍郎的下摆。

这衣物飘起的一刻,这蒙住双眼反绑着双臂却如鬼魅般灵活的女子一头扎进了左侍郎的裤裆。

“呼!”左侍郎猛地倒吸一口气,因为这个刚才好让自己惊慌失措的女子,竟然蹲在自己的胯下,用嘴拉开自己的裤头,然后立刻就用嘴吸吮含弄着自己的阳具。这销魂的口舌滋味让左侍郎把持不住,偏偏他又被点穴制住了身体。

“不错吧?”郭开声音传来,左侍郎寻声望去,只见郭开坐在一个椅子(“郭开发明”)上,紫女正坐在郭开岔开的跨上起伏,用自己的后庭肛穴,套弄着郭开的阳具。

“舒服……”左侍郎发觉自己可以说话后,说道“舒服,妙极!”

“唔……呕……嗯……唔……”“唔…唔…唔…唔…”“啪啪啪……”焰灵姬深喉口交的声音与紫女被口球阻塞的呻吟声,还有下体撞击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除了这侍奉男人的手艺,不知左侍郎还看出了什么?”郭开一边享受一边说道。

“身手………”左侍郎因为口交的快感,声音有些颤抖。

“蒙眼绑手的情况下还能定住阁下的身体,再给阁下张口吃屌,也应该能看得出她的身手。”郭开一边说,一边攀上了正起伏的紫女晃荡的胸部揉捏着。

“郭开大人……有何……所图……”左侍郎说道。

“简单,请左侍郎大人带我今夜面见燕王,顺便也让他品尝一下郭开“收藏”的味道。”郭开笑着说道。

明白郭开的意思,左侍郎惊慌说道“这…让身怀武艺的女子接近燕王,这怎么可以……啊……”还未等他说完,胯下焰灵姬猛地一吸让他近乎魂归天外。

“那怎么办?我这牝奴都给大人吞屌了,还一无所得,那只能把大人灭口了。”郭开做出痛心的表情说道。

“你………”

“现在秦强燕弱,我做什么什么出格的事也能全身而退。”郭开说道。

“那………就听从郭开大人所说吧……”一番思索之后,左侍郎决定还是听从郭开。

“这才对嘛……给他含深一点……”郭开说道。

“唔…呕…咕…呕……”在郭开的命令下,焰灵姬将左侍郎的阳具整根吞下,用自己喉管的软肉挤压着他的阳具。而郭开这边,站起身来,扶住紫女的细腰大力挺动着腰身,抽插着。

“呜呜呜呜呜……”“啪啪啪啪……”紫女的呻吟声和下体撞击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一起,紫女双腿内八的勉强站立,蒙眼塞口的头颅在抽插下楚楚可怜的抖动着,看的左侍郎也想大力抽插。可惜他现在被点了穴道,只能被动享受。

最终郭开舒爽的暗喝一声,在紫女扬起脖子发出的高亢淫叫中射出精液。而左侍郎此时已经躁动难耐了,看了一出活春宫,这胯下又在发射的边缘,让他恨不得自己抽插胯下牝奴的口穴。

“可想自己操弄这淫贱口穴?”射完的郭开拔出阳具后说道。

“想!”左侍郎立马说道。反正已经上了郭开贼船,不如先爽过这次再说。

“好,任你操弄。给他解穴。”随着郭开一声令下,左侍郎感觉到背部被什么东西砸中。看来郭开还有高手,但是左侍郎已经全然不在意这些了。刚解好穴,他便猛地抱住胯下牝奴的后脑,野蛮的抽插她淫贱的小口,誓要把刚才的惊慌恐惧全部报复回去。

“呜呜呜呜……!”焰灵姬无力的呻吟着,此时的她连用手拍打求饶都做不到,只能仍由这阳具在喉管中进进出出,最终猛然射出精液。

“喝啊…喝啊……”爽完的左侍郎喘着气。郭开的这名牝奴让他啧啧称奇,武艺高强,这口技也是一绝,在深喉吞精之后竟然还展示口中从尿道吸吮出的残精,真是奴性入骨的浪骚贱人。

这时,整理好衣物的郭开笑呵呵的走来说道“左侍郎大人,整理一下,我们一同面见燕王去。”

随着郭开话音刚落,就听到“咔嚓”两声,左侍郎看去,竟然是这两女挣断了反绑双臂的绳索。待到她们摘去遮眼的布条,露出绝美的双眸时,左侍郎知道自己是躲不开了……

燕王宫中,焱妃独守在太子寝宫中。今夜的宴席上,郭开的言语传递了一个危险的信息——他们在探查月儿的动向,而且怀疑和镜湖医仙有关。

以燕丹和墨家的关系,暂时不用担心安全。但是如果秦国一直往这个方向追查,那么总会追查到月儿的行踪。现在她有些只后悔送走月儿。本想留在蓟城,给自己的公公燕王一点体面,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就应该陪在月儿身边护她周全。

而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就在这燕王宫之中,正掀起一场图谋与她和月儿阴谋。

王宫内,燕王带着震惊神情。原本应当在郭开那里商谈的左侍郎竟然带着郭开来到了王宫。而且在自己喝退了侍从后,竟然又有两个身穿斗篷的女人闪身进入到大殿之中,竟然没有惊动侍卫。

“是两个高手!”作为享受燕国最高规格护卫的人,对于刺杀团体的手段也有一定了解。这两个女人就是最顶级的刺客。“要杀我吗?”一时之间恐惧涌上燕王心头。他想张嘴喊叫,让护卫来救驾。但是刚一张嘴,就见到这两名女子将身上的斗篷掀去,露出下面遮掩的淫荡外表。

“这………”一时之间,燕王被这景象震惊,看不懂是什么图谋。

“燕王陛下,不必惊慌。这两位是在下的见面礼,借给陛下赏玩。”郭开说话的时候,两名牝奴迈着诱人的步伐走向燕王。

“这……这两名女子武艺不凡,出手就能置人于死地。我如何信你?”燕王一边来回扫视这两具淫乱的身体,一边对着郭开说道。

“这不是同时向陛下示威嘛”郭开笑笑“这两名牝奴武艺高强,但是秦国的罗网也不乏这样身法的刺客所以秦国想要杀陛下,这也是做得到的。因此,此时,秦国对陛下的姓命,没有兴趣。”

“虽说如此,但是让这武功高强的女子做侍妾………”此时两女已经走到燕王身前双手抚摸自己的身姿诱惑着燕王。

“什么侍妾,只是牝奴便器。”郭开对燕王在恐惧中的假客气感到好笑“陛下可以随意享用,不信摸摸看?”

说罢,两女就引导着燕王触摸自己。燕王一手揉捏焰灵姬钉着乳钉的玉乳,一手抚摸着紫女开裆露出的丰臀。一边感受着皮肤的细腻,一边听着两女轻声娇喘的声音。这是无比的享受,一时之间,燕王胯下充血变硬。

“而且,这武艺高强内功深厚的女子才是人间极品”郭开继续说道“就说这对女人的玩法,口交玩肛,虽是刺激,但不能尽兴。口舌爽快却不能深入,持久。这肛穴之美,却要灌肠清除谷道腌臜,麻烦。”燕王点头听着,郭开说的,确实是实话。

郭开继续说道“这江湖女子就不同了。这龟息屏气法,让女人不单是口腔嫩穴,喉管乃至食道都能当牝穴般肆意抽插至泄精。那辟谷之法,数日之内能少食不食,这谷道肛肠是何等干净,就如这肛穴就如牝户一般任人随时随意采摘。这是何等美事?”

“啊…嗯啊…啊…”“嗯…嘶…嗯啊……”郭开的话语挑动着燕王的情欲,让他手上的动作加大了几分,让焰灵姬与紫女发出阵阵娇喘。

“真有这般销魂?”被打动的燕王说道。

“当然,逆太子丹也知其中的美妙滋味。”郭开说道。

“什么?”燕王不知所云。

“这燕太子妃就是一位隐隐于朝的江湖高手啊”郭开笑着说道“逆太子在江湖上广收势力,找一个杀人轻而易举的江湖人做妻子又有何奇怪?”

“这……太子妃竟然也是江湖人士?”一旁的左侍郎有些惊讶。作为对江湖了解不多的士大夫,下意识的想法上这无比危险。

“唉,太子丹真是好福气啊。今日所见太子妃优容华贵,这般高贵再配上江湖女子的肉身,呵呵呵……”郭开笑着摇了摇头,神情满是欲念。虽然话语轻佻出格,却没有引发燕王和左侍郎的反感。

而燕王与左侍郎虽然也有些被他说的合欢滋味吸引,但内心中还有对宫中就有一个杀人凶器的恐惧。

“好了,在下告辞了。”郭开行礼转身欲走。

“郭开大人这就走了?”燕王急忙问道。

“自然,不然看着燕王搂着两个牝奴一整夜吗?”说罢径直离去。

“臣也告辞!”左侍郎想到情形,燕王确实起了性欲,也一并离去。见两人离去,燕王马上搂着两个牝奴就往自己寝宫而去。

出宫的路上,左侍郎对郭开说道“郭开大人,你这大论一通,倒把我的馋虫勾出来了。”

“左侍郎也想试试我说的滋味?”郭开笑道。

“哪个男人不想?”

“好好好,有空时,在下定当奉上牝奴一匹让侍郎尝鲜。”

而在寝宫之中。燕王迫不及待的搂着两个牝奴,进入房间。粗糙的动作惹得两女娇嗔不已。

“你,你给我蹲下含着!”燕王带着尝试和紧张的心情指着焰灵姬说道。而焰灵姬妩媚一笑,蹲下张口,将燕王的阳具吞含入口。

燕王扶住焰灵姬的脑袋,往深里插入,感受着龟头顺畅经过咽喉进入喉管,感受腔道蠕动的刺激。

“别动,就这样含着!”燕王对焰灵姬说道。他想继续感受着将女性咽喉当做肉套的触感。口中不住的发出快意的喘气声。

而与此同时,一旁的紫女赶紧拥上前去,与燕王舌吻起来。上下都有美人口舌服务的滋味,真是销魂无比。

而在驿馆,郭开一回来就猛的扑倒湘妃,在她身上不停亲吻抚摸,与她亲昵。

“死鬼,成了?”躺在地上的湘妃嗔怪的说道。

“嘿嘿,第一步而已。”正拼命往上掀起湘妃裙摆的郭开淫笑着说道。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