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番外——堕焱 (2) 作者:刘凯余

【秦时便器番外——堕焱】

作者:刘凯余2020年9月18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番外的又一章。因为希望能将阴谋的下定和调教的开始合理化,所以花了些篇幅描写燕王和郭开的私相授受,剧情还没有进展到对主角的调教。

.(2)

翌日,燕王从寝宫中走出。召唤来侍女为自己穿衣洗漱,但是绝不许宫女们动床铺。嗅着房间内隐隐约约的腥臭味,年轻的侍女微微皱眉,但是这是王上的命令,不敢违抗。想想,床铺上被子的形状,应该是有一个被王上享用过的女人还在床上吧?

实际上,在这被褥底下,竟然是两具被束缚捆绑的绝色女子——紫女和焰灵姬。

昨晚那一夜的销魂让燕王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交欢之乐。

这近乎无视抽插深度与时长的喉管与不用清洁就可直接插入的肛穴让燕王爽了个通透。再加上昨晚两女教授的捆绑之法,把绝美女体困成一团,任是藕臂长腿却无法动弹,整个人都是任人玩弄的性器。

这才是女子该有的玩法,什么风花雪月,爱意柔情,都不如把身上的穴化作套弄阳具的肉套来的实在。

现在被褥之下,这两位牝奴就双手反绑,再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让下身从后翻折,脚踝交叠,被绳子缠绕脖颈的方式的绑在脑后,有出气没进气。再说被蒙眼塞口,可怜紫女充做材料的裙摆被撕了个干净,而牝户后庭,则是塞入了蜡烛,以堵塞精液的倒流。可怜这两女只能支支吾吾的藏在被褥下面。

前一夜的春宵让燕王将之前的忧虑削减大半,不由得贪恋起这两人的滋味。燕王只想快些结束早朝,然后回到寝宫之中继续享用这两女的滋味。

大殿之上,燕王焦急的等待着早朝的结束。但是,秦国使臣递交国书,阐明秦王的条件,燕国大臣驳斥谈判的过程实在耗费了不少时间。

等到早朝结束,燕王焦急的回到寝宫,掀起隆起的被褥时 竟然见到床铺上只有那身穿紫以的那一人,而且她猛然将自己拉倒在床铺上,点上穴道,一时之间动弹不得。

燕王半身依靠在墙壁上,带着些惊慌看着眼前这个紫衣紫发的美人。而她的另一名同伴则不见了踪迹。

这位女子此时满脸笑意的端详着燕王,并且撩开燕王的衣物,将他的阳具掏出缓缓撸动着。

燕王心中忐忑,害怕是自己昨夜玩的过分了,让她们记恨。他也才想起来——她们都是武功高强的刺客啊。

似乎是察觉到燕王心中的惊恍,紫女魅惑一笑,说道“大王何必惊慌,江湖女人的滋味,除了销魂,也有刺激呀。”“另一…同来另一位呢?”燕王忐忑说道。

“她呀,有些事先去忙了。大王您这活,先由奴婢来服侍吧。先尝尝奴婢这对小足的滋味。”紫女笑着说道。

燕王一开始还以为她要把那双骚蹄子塞到自己嘴里,结果实际上是要给自己足交。只见她双腿朝着一个方向曲起侧摆在床铺上,正好分别两只脚的足底和足背可以将燕王挺起的阳具夹住,换换套弄。

紫女的这双淫足也很有意思。下身的裙摆和裆部的裤袜早在昨夜就被燕王撕碎,剩余的部分就如长筒袜一般。而在这双脚的部位,则开了口子,露出脚趾和脚后根。这奇异的装饰让燕王的下体感受到了嫩足的美妙滋味,双足或夹或撸,丝绸和肌肤的触感同时作用在阳具上,让燕王忍不住发出“嗯…哦…”的喘息声。

见到燕王如此,紫女就如见到什么可爱的事物一样,竖起一个食指立在嘴前,轻嘘一口气,示意燕王乖乖享受。同时脚上还动作不停。

见到这如慈爱长辈般的爱怜神情,燕王心猿意马,果然忍住呻吟,听话的仍由紫女拨弄。

再说另一边,失踪的焰灵姬在正在宫内游走。现在焰灵姬还是那身淫荡的装扮,袒露着穿环的双乳和私处。可怜身上一夜春宵的痕迹还没清理,就又要去做任务了。

焰灵姬神色凄苦的揉了揉自己的乳尖,这一番运动之后,穿了环的私密部位又开始有感觉了。

郭开这个家伙,就喜欢让自己用淫乱的衣着执行任务,让焰灵姬要么彻底隐藏身形,或者不留活口。现在让自己在王宫里四处溜达,真是给人找麻烦。

稳住心神,不再多想,焰灵姬继续执行任务。她靠着身手躲避着侍卫和太监宫女,来到了目的地——太子妃寝宫的外围。

靠着收买获得了王宫的地图,被焰灵姬谨记于心。她施展轻功躲在宫内一棵高高的古树上。

接着掏出一截小铜管,拉开后举在眼前,赫然是一副小望远镜。这望远镜是郭开请人用水晶和铜管做成,昨夜随左侍郎进入王宫时见机丢在某处角落。现在焰灵姬捡起它,方便窥探某位重要人物。

只见服饰下贱浪骚的焰灵姬,蹲在树冠上,丝毫不在乎自己的骚逼正袒露在空气中,正举起望远镜窥探着宫殿内的情形。在镜片狭窄的视角内,焰灵姬注视着里面的宫装妇人。

此时,焱妃正独自端坐在寝宫内,丈夫女儿都不在,与自己公公的关系也不融洽,那不如就独自一人做些阴阳术修行的功课。在支走了宫女太监后,她闭目端坐,双手运气结印,让真气在体内运行。

焰灵姬默默注视着,心知这是一个高手。焱妃在那打坐吐纳,纹丝不动,反而是焰灵姬自觉无聊,伸出一只空闲着的手,扣弄起自己的放浪袒露的阴蒂。

“嗯…嗯…”随着手指的扣弄,焰灵姬呻吟着。心中凄苦,道心以乱,再也回复不了以前的修行了。被郭开奸淫调教之后,堕入这淫虐地狱,只能走合欢双修的魔道,再也不能修原阳固身的正途。

接着,焰灵姬心中泛起一丝恶念:罢了,既然自己和流沙的姐妹们已经堕入地狱,这燕国太子妃又凭什么不能被人当母狗般玩弄呢?如此,焰灵姬在心理上安慰开导着自己。

而焱妃却还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依旧在寝宫中打坐修行。

另一边,紫女正用这双淫足压榨着燕王的阳具,而且已经到了关键的地步。

“呼…呼…嘶…”燕王喘着气,他还从未体验过这女人的双脚还能有这般销魂滋味。

“大王,奴婢这双脚的滋味如何啊?”紫女一边活动着双脚,一边调笑着说道。

“啊……舒……舒服……”燕王颤抖着说着。

“可要射了?”紫女问道。

“是…是…请美人再大力些…让孤泄了这一滩精……”燕王带着些乞求说道。

“呵呵呵……”紫女掩着嘴,莞尔一笑,倒有无限风情。接着,紫女变换姿势,变为双足脚底夹住阳具,用力的夹捏搓揉。这只靠蛮力的动作,竟然带给燕王更进一步的快感。

“哦…嘶…哦…”燕王因为快感而吸着气,此时他已经到达了喷发的边缘,只等着最后的一下刺激了。

紫女一直在观察燕王的表情,推断着他现在的状态。想着就是此刻,双脚又一次变换姿势,一脚分开食指拇指夹住阳具的棒身,另一脚大脚趾抵住龟头。只见抵住龟头的脚趾曲起,夹紧龟头,而夹住棒身的脚趾沿着棒身上下撸动,只一个来回就听见燕王道吸口气,精液喷薄的从马眼中射出。

虽然脚趾抵住了马眼,那还是透过指缝射出,将这双淫足沾满白浊。而紫女因双脚感受到精液的炙热而忍不住娇嗔一声。

“呼…呼…呼…”爽完之后的燕王不住的喘着气,这双脚的滋味让燕王不断回味。

“美人……你这脚……真是……美味……”燕王断断续续的说道。

“尝了奴婢这脚,那这骚牝大王可还要一品?”说着,紫女坐在床上,抬起双腿,以一个燕王从未从未见过的姿势,将小腿折到背后,再夹到腋下。被精液污浊的小脚枕在脑后,双臂伸到前面,双手微微扒开阴唇,将里面淫靡的肉腔展示给燕王。

燕王眼前一亮,第一联想到队是摆在银盘上,戎狄风味的烤羊烤鸡。此时紫女的姿势好似是在告诉燕王,自己是一道鲜美肥腻的大餐。而燕王确实食指大动,不由得爬起来压在紫女身上。不发一言的将阳具插入进去,抽插起来。

“嗯啊~好硬……”紫女娇声说道。而燕王全无反应,入魔般的闷声抽插,让分开的阴唇在阳具的进出下翻腾反复,汁水横流。紫女,双手抚摸着燕王的背部,用浪叫迎合着燕王的抽插。

另一边,偷窥太子妃的焰灵姬,正一边举着望远镜,一边用手握着骚穴里夹着的半截蜡烛使劲抽插。

“嗯…啊…嗯…嗯…”焰灵姬轻声呻吟着。胯下的这半截蜡烛早就被她用火焰的能力,将头部烧灼融化,冷却凝固后变成了一个圆头。这样,这半截蜡烛正好可以当做一个假阳具来给焰灵姬自慰解痒。

焰灵姬在自渡的同时,心中还有一丝失落。自己这身修为真是废了,在调教之下已是戒不掉性瘾,只能给郭开当一条任意索取欢爱的性奴母狗。

而在这自轻自贱的氛围下,焰灵姬将自己送上了高潮。

“嗯嗯——!”焰灵姬一声压抑的娇哼,浑身一抖。同时焰灵姬将下体的蜡烛拉开,一扑淫水从中流淌而出。淅淅沥沥的浇落在树枝树干乃至地面上。

焰灵姬低头看着大树底下的那一滩水迹,不由面颊一红。自己当真是随意撒尿的母狗一般,真是变得下贱无比了。再想到,这狼狗这类的野兽中的雄性会用尿液来划分领地,那郭开把骚尿精液随意浇淋在自己的脸上头发上,也是如同野兽宣示自己的主权一样的意思吧?是了,郭开就是这样把自己当母犬母兽了。

这样沉默了一会,焰灵姬揉了揉自己穿了乳钉的乳头,用快感让自己清醒过来——任务完成,先扯呼要紧。

在焰灵姬回到燕王寝宫时,正见到燕王哼哧哼哧的在紫女身上耕耘。焰灵姬暗中一笑,悄然走到燕王身后。沉迷于交合的燕王根本没有发觉,等到焰灵姬猛扑到燕王背上,将柔软的胸部紧紧压上,让燕王吓了一跳。

在一声惊慌的喊叫中精关一开,将精液射出。而同时,因为惊慌,燕王下身一挺,阳具直冲紫女的宫口。这用尽全力的一顶,让紫女也同时高潮。

“呼…呼…呼…”在惊慌和高潮之后,燕王粗重的喘着气,而刚刚“闯祸”的焰灵姬从后抚摸着燕王的胸膛,同时小嘴也凑上去如同小鸡啄米一样,亲吻着燕王的脖颈脸颊来讨好燕王,平复他的情绪。

终于在焰灵姬的安抚下,燕王平复了心情。燕王后退了两步,将肉棒从紫女的小穴中拔出,让紫女娇嗔的叫了两声。

而燕王转过身来和焰灵姬对视,虽然昨夜已经玩过,但还是瞬间就被她的绝色容颜和浪骚的装扮所引诱。猛地伸出双手捧住焰灵姬的面颊,强行与她舌吻里起来。

“唔…嗯…唔…”在深吻之下焰灵姬止不住的发出被阻塞的呻吟。这燕王不愧是色中老手,一番口舌功夫就让身患性瘾的焰灵姬发情,下体湿润,不由自主的扣弄起牝户起来。

而燕王的一只手也不规矩起来,伸手揉捏起焰灵姬的乳房。礼尚往来,焰灵姬也伸手撸动着燕王胯下的那根半软阳具。说来奇怪,已经泄了两次精,在焰灵姬的挑逗下这阳具逐渐充血变硬。

燕王当即松开了焰灵姬队嘴,只见两人口中牵拉出一条银丝。燕王让焰灵姬背对着自己,扶住焰灵姬的腰肢,将阳具插入到焰灵姬的后庭中直接抽插了起来。

昨夜被郭开引导,真的品味到了这不用浣肠就能抽插的直肠肛穴,燕王当即就沉迷在这种玩法之中。

“嗯…嗯…嗯…”焰灵姬扶着柱子呻吟着,身后燕王挺动下身撞击着臀部,将带着战纹的臀肉激起一阵阵肉浪。

抽插了不多时,燕王就即将临界。他伸手抓住焰灵姬身前的两个美乳柔嫩着,同时将嘴凑在焰灵姬耳后,又亲又要又吹挑动着焰灵姬的情欲,来给自己更大的快感。

最终,在燕王的一声暗喝下,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将精液射入到了焰灵姬的肠道中。

“呼…呼…呼…”射完三发的燕王坐在床上喘着气,连泄三精的成绩对于如今年纪的燕王是不可想象的。此时他正陷入到了高潮过后无欲无求的恍惚中,他心情复杂。因为这两位堪称妖女的美人,自己竟然能金枪不倒,但同时他也担忧这会不会把自己的原阳给榨光了。

而就在他坐在床边思索的时候,紫女和焰灵姬乖巧的跪到燕王胯下,一左一右交替着舔弄着燕王的阳具,时而左右拉回舔弄,时而一人吞吐阳具另一人含弄睾丸。

“嗯…嗯…嗯…”“唔…啊…嗯…”两根嫩舌的舔舐生交织在一起,如同美妙的音乐一样。在两舌的挑逗下,阳具竟然又充血了,不过此时燕王却没有激情来奸淫两女了。

“今日本王才知男女欢好,能有何等的销魂滋味。”燕王感慨的说道。

“呵呵呵呵”没想到这一句倒让两女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倒让燕王不明所以,银铃般的笑声响了片刻就停止了,两女带着笑意继续口舌侍奉着燕王。燕王端详着两女口交时的媚态,心中不由一动,阳具充血,抖动了起来。

察觉到了这点,紫女停下自己的口活看向燕王,而同时焰灵姬接过整根阳具吞吐着。

“这都哪儿到哪儿啊,这女人身上的滋味还不止这些呢。”紫女仰望着燕王说道。

“那…还有些什么玩法?”看着紫女的面容,燕王不由痴心的伸出手轻抚她的面庞。这样的举动让紫女面露羞态,如同一只猫咪,而这是最让男人心动的表情。

“比如……把女人当成器物……”面颊微红的紫女轻声说道。

“什么器物……”燕王也轻声说道。

“把女人当做………尿壶……”紫女媚眼如丝的瞥着燕王说的。

“什……”这让燕王震惊了一下,连焰灵姬口中吞吐的阳具都抖动了两下,愈发坚硬了。接着,燕王看向正给自己口交的焰灵姬,喃喃说道“那么…尿在哪里……”

紫女魅惑的攀上燕王的身体,对着他的耳朵呵气的说道“哪里都行,哪个洞都行……”

这让燕王浑身一个激灵,紫女乘胜问道“大王,您要在她嘴里撒尿吗?”

燕王看着正给自己口交的焰灵姬,此刻焰灵姬正吸的口穴真空双颊凹陷,同时一对美眸正与自己对视,那是满含邀请的笑意。

她在邀请我在她嘴里撒尿……燕王心里大受震动。不由得身手按住焰灵姬的后脑,示意她继续口交。

“大王……您要尿在她嘴里吗?”紫女继续诱惑道。

“不……”燕王说道“寡人觉得又能射了,让她给我口出来吧……”听到燕王的命令,焰灵姬更加卖力的吞吐阳具。

“那郭开,还有什么淫靡的玩法?”燕王问道。

“把我们玩大肚子,然后一点也不怜惜的操弄……把那活的头插进子宫里,用精液猥亵着肚子里的下贱孽种……”紫女说道。

燕王不住的吸了一口气,他只觉得自己学到了新的知识,并且很想尝试一番。“你们都生过孩子?可是完全看不出来啊。”

“呵呵,是郭开大人调教的好”紫女笑着说道。

“那生出来的孩子呢?”燕王好奇,毕竟子嗣是对王族非常重要的事情。

“不过是些孽种,若是女儿,等养大了些就给郭开大人开苞取乐的”紫女说道。

“这…这是乱伦啊……”燕王惊讶道。

“反正郭开大人觉得这样好玩,让自己孽种再受孕,生下不知该叫是女儿还是孙女的孩子。”紫女婉儿一笑。

“啊…”燕王张嘴轻声叫了一声,在胯下焰灵姬的口舌侍奉,再加上紫女在耳边的挑逗蛊惑,燕王精关一开,射出了今日的第四精,不过这次的射精量少了很多。

看着焰灵姬邀功似的张嘴展示残精并咽下。燕王心中打定了主意,试探的说道“你们两个,可否入本王的后宫?本王能给你们后妃之位,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呵呵呵呵………”结果俯身在燕王胯下的两位女子又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接着焰灵姬用她好听而魅惑的声音说道“谢谢燕王美意了,不过这些东西对我等无用。”

“我等已经呗郭开大人调教城便器,不再是‘人’,这给人的赏赐,对我等又有何用呢?”一旁的紫女说道。

“那真是可惜,你们是郭开的东西。恨不能体验一番郭开享受的极乐。”燕王带着些失望说道“你们似乎都有高强的身手?”

“正是”“我们以前也是暗杀的好手。”两女说道。

“是郭开手下的刺客吗?”

“若是当年,我只会想把郭开大人挫骨扬灰呢。”焰灵姬带着些俏皮说道。

“不是,我们有自己的组织。不过被郭开大人攻杀俘虏。其中的女子,譬如我等,就被调教成了便器。”另一边的紫女说道。

“把杀手调教成性奴,郭开真是好本事。”燕王带着些赞叹说道“也不知本王有没有机会……”

“不是有个机会近在咫尺吗?”胯下的焰灵姬一边用面颊磨蹭着燕王的小腿一边说道。

“什么机会?”燕王好奇的问道。

“那说好,说完之后,你不许发火哦。”焰灵姬挑逗的说道。

“那……你说吧,我绝不发火……”燕王想了想,还是让她说出来。

“这诺大的皇宫里,不就有一位绝色容颜而且武功高强的女子吗?我观之,她的修为还绝对在我俩之上呢。”焰灵姬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什么?你是说太子妃?”燕王心中大颤,惊慌说道“她怎么说也是我的儿媳啊,怎么可以……”

“大王别惊讶”这时紫女宽慰着燕王,说道“我俩已是下贱至极的性奴便器,说出来的话也不过是骚言浪语,有些乱伦也是正常的。”

“对对,淫姬我也就多一句嘴。要能日日享用便器之乐,太子妃是最好的材料了,您要是不愿有违人伦,不做就是了。”焰灵姬也说的。

“嗯……”燕王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她即是王室里尊贵的太子妃,又有高强武艺……真能像郭开调教你们一样……把她也……”

看着燕王这番纠结队样子,两女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您亲自去问郭开大人不就行了?”焰灵姬笑着说道。

夜里,燕王偷偷私会郭开。在豪华的包厢内自有美酒美食,却没有歌舞和美女。

这是因为燕王在紫女焰灵姬身上倾注过多,他实在是没有余力,而郭开此时也对美色不甚在意,于是两人边吃边聊。

“这炙烤的羊肉真是不错,是戎狄的风味?”一番点评之后,郭开忍不住又夹了一筷子。

“您觉得合口就好。”燕王笑着说道。他打听过,郭开口味上喜欢烧烤类的肉食。今夜让御厨赶鸭子上架,看来是成功了。

接着郭开夹一筷子酸瓜解了口中油腻,又喝了一口香醇的鱼汤,满足的呼出一口气。燕王有些奇怪郭开为什么这美酒鱼汤轮番着喝,但是这并不是今夜的重点。燕王放下筷子,客气的说道“郭上卿,今夜请你来 。还有些问题,希望你能不吝赐教。”

“哦?”郭开故作好奇,也放下筷子,永餐巾擦擦嘴正色说道“但讲无妨。”

“首先,就是这秦燕两国之国事 如今那逆子惹出了如此的大乱子,本王实在是忧心啊。”燕王说道。

“确实 斗胆谋划行刺。当天可是让在下也肝胆俱裂”郭开笑着说道“不过燕王可放心一二,燕北之地,我大军十万来攻,至少这蓟城是到不了的。燕王还是可以安坐大位的。”

“话不能这么说,若是此番一败,动摇了根基,谈何稳坐大位。”燕王说出了他的担忧。

“嗯,这是正理。”郭开点点头“实话来说,我本是降臣,能再朝堂上有多少话可讲?再有道理,等着吃军功的将校也能在朝堂上把我驳回去。在前线,人头就是军功,杀红眼的士卒可不会管会不会动摇敌国的国本。”

“是啊是啊”燕王不住的点点头,心里十分认同。

郭开心下鄙夷,不愧是亡国之君“这样”郭开说道“首先要定下舆论,秦军攻燕上因为燕国太子谋划的行刺。”

“这……秦灭韩赵之后,世人都会觉得强秦会对其余诸国出手……”燕王说道。

郭开轻轻拍了拍桌面笑着说道“这是正理,若有人说秦国会收手,那他定是秦奸!但是……”接着郭开又话锋一转“谁知道秦军会先攻击哪国?魏楚燕三国,先后顺序谁能知道?如此,定下舆论 ,燕国被秦军攻伐,都是因为太子丹谋划行刺,祸水引到了燕国头上。自此谁敢为太子申冤,那就是国贼。”

这一串话让燕王满头冷汗,心里叹服于郭开的阴毒。说道“这……确实是好计谋……”

“还有,让逆太子丹统领燕军与秦军对决。”郭开说道。

“这是为何?”燕王在惊诧之余问道“那逆子可是失踪了啊。”

“呵呵”郭开冷笑“给自己的父王惹出了这般祸事还能不管不顾吗?”接着他又说道“现在,给他个机会,让他用燕国的军队来阻挡我大秦铁甲。是人君之才,就来领兵御敌。”

燕王思索了一番,说道“可是…丹他认为这是诱敌之计克怎么办?”

“那就可以直接骂了”郭开笑着说道“无君无父无胆无谋,当真是鼠辈。”

燕王听罢,点点头,他被郭开的逻辑说服了。“这么说,在郭开大人眼中,我燕军是必败的咯?”

“难道不是吗?”郭开笑道“燕丹谋划的行刺连您都不知道,军中能有多少人知晓?现在战祸骤然而至,燕军真的能有准备?粮草如何?军械几何?原本秦军要攻打燕国,自然要准备物资,调拨粮草。但是有人行刺君王,这一下必然同仇敌忾群情激愤,军官冒进那就不是罪,而是忠了。原本的两支互有准备之军的攻防,因为太子丹的挑拨,无准备的燕军要对上虎狼般的秦军,你说结果如何?”郭开说完之后 觉得嘴里没味,就夹起一大块油腻的烤肉送入嘴里,面目狰狞的咀嚼。

看着他白牙之间,被蹂躏撕咬的羊腿肉,燕王只觉得这就是被秦军蹂躏的燕国子民。接着他轻声说道“这…秦军不也没有准备吗?”

“哈哈哈”嘴里还塞着肉的郭开说道“不知燕王可曾听闻【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

这下燕王彻底被说服,脑海中已经是秦军进入国境内抢掠物资人口的情形。接着,他无力的说道“郭开大人您的这番言论真是诛心之言啊。如果传到外面,国人都会视太子为祸国之人。”

“诶,这也是为了燕王您嘛”郭开喝了一口鱼汤说道“风雨飘摇之际,自然不能让那冒进的逆子得了王位。”

“呵呵呵……”燕王苦笑“这么说我继续保持王位还是为国为民啊。”

“行刺失败而引发秦军攻燕,领兵御敌却又战败。冒进无谋之罪,百死莫辩的,燕王您还是早做打算吧。为了让戏更精彩些,燕王不如求援外国。我知道那赵嘉可是派人联络了。”郭开说道。这赵嘉是赵国公子,灭赵后自立代王。当真算得上郭开的死敌。

“知道了,大上卿好谋算,本王叹服。”燕王无力的说道。

“此事说定,不知燕王还有何事要问?”郭开说道。

“也不能说是一件事,询问这事之前还有另一些事要问”燕王说道“就是那两个女人。您让她们潜入王宫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嘿嘿,燕王是觉得有诈?”郭开笑到。

“确实,太过反常……”燕王点点头。

“不用担心,也算不上什么大事。”郭开一边说道一边聪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放到了燕王面前。当他揭开盒盖的时候,两枚泛着奇异光芒的丹药展现了出来。

“这是……?”燕王有些惊讶,不明所以。

“请燕王先选。”郭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燕王迟疑了片刻,脑海中思索了一番,觉得郭开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谋害自己,于是就从盒子里拿出一枚丹药。接着,只见郭开就这样直接拿起剩下的那枚丹药,直接吞服了下去。

燕王直愣愣的看着郭开将丹药咽下去,并且闭着眼睛做着满足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后,满面红光的郭开睁开眼,微笑着说道“燕王,请用。”

燕王有些发愣,想要拒绝,但是还是在郭开的劝诱下将丹药吞服了下去。接着燕王便感受到一股暖流在体内运动,向自己的四肢百骸蔓延。这种美妙的感觉让燕王一时之间忘了思考,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燕王再次看向郭开时,只见他正微笑着拿着酒杯饮酒,似乎已经等待了许久。

“这…这是……”炼丹之术燕王作为贵族也是有所接触的,丹药也不是第一次服用,但是这种效果的丹药,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炼丹方术,想必燕王不会陌生吧?”郭开笑着说道。

“当然当然,但是今次遇见的,却是特殊无比 ”

“当然,这也是我要告知燕王的。不知燕王可听说过【炉鼎】和【双修】?”在郭开的解释下,燕王听到了以前从未接触过的知识。什么是男女合欢双修,什么是用女体当做炉鼎炼丹,为什么燕王和紫女焰灵姬交合时,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性能力,如何交合才能滋阴补阳等等。

“所以……您所图的就是一尊炼丹用的【炉鼎】?”燕王有些震撼的说道 。

“正是”郭开点点头“天下间武艺高强,又能调教而成炉鼎的女子能有几个呢?自然能有一个是一个。”

“郭开大人对炼丹的追求,当真如此热枕?”燕王有些怀疑“为此,还引导我去注意太子妃。”燕王不是傻子,堪称明示的暗示,当然看得出来背后有目的。

“就像这一桌子菜,见识品尝过之前谁也不知道滋味如何。而吃过之后,便会让自己的厨子再做给自己吃。”郭开说道“我相信燕王品味过我展示给您的滋味,肯定会想拥有自己的便器。”

燕王点点头,他确实被蛊惑了。接着他说道“这么一份大礼,那么您所求为何?”

“自然是丹药。”郭开说道“我想要一枚用内力深厚又至阳的女子当炉鼎炼制出的金丹。而这需要这枚丹药在她体内温养数年。”

“不是不可,但是得请郭开大人您协助调教。”

“可以。”

“还有………”

“什么?”

“子宫若是养丹,可以受孕吗?”燕王平静的说道。

郭开愣了片刻,然后爆笑起来,说道“哈哈哈哈,你能真是让人惊喜啊。没关系的,大王先玩几年也不要紧。”

而燕王依旧是故作平静,其实内心满是羞愧。接着像是给自己找理由辩解一样,说道“这个妖妇害我失去了儿子,她要补偿我!”

郭开点了点头,但心中鄙夷。这糟老头还真会给自己找理由。接着燕王说道“那该如何操作呢?”似乎已经等不及把他的太子妃,她的儿媳当做尿壶来用了。

“不急,好肉羹需要花时间烹制。调教美人也同样要找准时机”郭开一付很有经验的样子说道“先等这次秦燕两军交战的结果再说。”

燕王直愣愣的看着郭开,有些不明白……

深夜,酒足饭饱的郭开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驿站。大咧咧的推门而入,只见自己房内,湘妃已经在里面等待了许久。有些微醺的郭开淫笑了起来。扯开腰带,将衣襟敞开,再解下裤子。挺露着已经充血发硬的阳具走进屋内。

那湘妃再也端不住,原本端庄雍容的面容上,此刻满是渴求的神情。她在郭开面前蹲下,粗重的喘息着,一面狂嗅阳具上面的腥臭味,一面将自己气息喷吐在阳具上。

郭开看着她如此饥渴,只觉得好笑,说道“怎么只有你一个?紫奴和玲妓呢?”

“操劳两日,怪辛苦的。她们从燕王宫回来后,我就给她们放了假。”跪在地上的湘妃仰望着郭开平和说道,但是郭开分明可以从中听出一股浓浓的醋意。

“哈哈哈”郭开轻笑一声说道“我现在满肚子的水,着急找便器放尿呢。”

“不,都是我的。不管是你的精液还是尿,都是我的。”湘妃犯痴的说道。还张嘴吐舌,做着渴求的迎接状。

“好,那便给你吧。”郭开看着她淫贱的样子淫笑着答应了。接着放开对膀胱的控制 一道粗长的水柱从马眼中射出,尿到了湘妃嘴里。这一泻千里的感觉是代表着郭开计谋成功的畅快感。

湘妃努力的吞咽着进入口中的尿液,但是郭开在酒宴上又是饮酒又是喝汤,早憋了一肚子水,转化为巨量的尿液,根本不是一张小嘴能够盛接的。

接着阳具抖动,那尿液飙射到湘妃脸上,再沿着面庞下巴流下,将衣襟也染湿了。湘妃双手捧在脸前,运用阴阳术承接着这些尿液与手中,却不与手掌接触。

等到许久之后,张嘴吐舌满脸尿液的湘妃手里捧着一团浮空的骚尿。在郭开的注视下,扬起双手,将这温热的尿液全部喝下,接着仰头张嘴展示自己的口腔。

这时郭开突然按住湘妃的后脑,将自己的阳具猛然插入湘妃口中狠狠的抽插起来,让她发出“呜呜呜呜”的呻吟声。计谋得逞,自然得需要美人做爱合欢来庆祝。

而湘妃则乖巧的迎合着这要噎死人一般的抽插,让阳具肆意进出自己的喉管,同时双手探下身去,一手揉捏胸部,另一手撩起裙摆扣弄下体。一夜的淫靡开始了………

之后,果然如郭开所预料的。在燕王传旨之下,太子丹真的统领燕军与秦军交战,结果大败,燕代联军被王翦横扫。接着,全国在郭开指点下的诛心之言的蛊惑下,让太子成了全国的罪人 已经没有多少燕国百姓会为荆轲刺秦而称赞,反而是因此怨恨太子和墨家。

而在这内忧外患之时,被封锁在王宫中忧心的焱妃等到的是“秦王要太子丹家眷入秦为质”的“传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