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便器番外——墮焱 (1) 作者:劉凱余

簡體

. book18.org

【秦時便器番外——墮焱】 book18.org

作者:劉凱餘2020年8月16日發布於第一版主 book18.org

簡介:本人打算嘗試著寫一些單獨人物的外傳故事,和主線劇情分開。作出現新的角色黃圖之前的緩衝。 book18.org

順便查了一下資料,雖然玄機的時間線骨質疏鬆,雖然肯定是魔改,但是對照正史竟然非常有趣。荊軻刺秦公元前227年,秦滅燕公元前222,就是說有近五年時間。再想想,一個獨守深宮的孤寂心傷的太子妃,一個昏庸只管享樂的亡國之君的公公,你們懂我的意思吧? book18.org

. (1) book18.org

在郭府的莊園之中,有一塊幽深的小樹林。陽光映照下來,斑駁的陽光灑在地面上。 book18.org

「咔嚓,咔嚓」的聲音傳來,這是乾枯的落葉被物體壓到的聲音。只見林中一個身材還很矮小的少年用狗鏈牽拉著一位絕色的美人——正是天明與焱妃。 book18.org

「緋煙姑姑,你要帶我去哪裡啊?」拽著狗鏈的天明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到地方就知道了,姑姑要給你看些東西。」焱妃穿著代表陰陽家東君的服裝,只不過去除了長長的下擺,如同母狗一般在地上爬行著。足以踏雪無痕的輕功讓爬行的焱妃沾染不到任何髒污。 book18.org

「嗯」天明點了點頭,接著想到了什麼似的,說道「月兒她今天出門了啊。」 book18.org

「是的,她今天是去【送藥】了。」攀爬的焱妃說道。 book18.org

「唉,這幾天都沒有見她,好想她。」天明說道。 book18.org

「也想她的嫩穴和小嘴了對嗎?」焱妃溫婉的笑著說道。 book18.org

「嗯……也有這些……」天明說道「可是…我還是不想月兒她總是給別人當【藥】,也不想她再去【煉藥】。」 book18.org

「天明,你是個好孩子」趴伏在地的焱妃轉頭看向天明「可是,這是我們不得不承受的代價。你也要知道,你我現在的生活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好。」 book18.org

「嗯…姑姑說的我也都懂。但是……」 book18.org

「現在,這些都記在心裡」焱妃說道「不要多想,好好做你的藥引,給阿姨姐姐們喂精。」接著焱妃轉身爬到天明胯下,一邊扒開他的褲頭,一邊說道「姑姑有些饞了,能喂喂母狗嗎?」焱妃用自己的玉手掏出了天明白嫩的肉蟲,一番擼動,就讓半軟的陽具充血變硬。 book18.org

「姑姑…我有點想小便。」天明臉色泛紅的說道。 book18.org

「那正好,就尿到我嘴裡吧。也不是第一次了。」說著,焱妃張開雙唇,伸出舌頭一勾,點住龜頭就送入口中吞吐了起來。 book18.org

天明低頭與焱妃對視著。看著焱妃含著陽具看向自己,眼神中的淫賤浪騷讓天明不覺心跳加速,心中凌辱淫虐的念頭泛起。放鬆了對膀胱的控制,溫熱的尿液咕嚕咕嚕的就尿到了焱妃口中。 book18.org

「唔…嗯……」天明的尿量不小,不一會焱妃的腮幫子就脹大了起來,焱妃只能連忙閉著氣吞咽尿液。 book18.org

「咕嚕咕嚕…嗯啊……」一番吞咽之後,漲紅著臉的焱妃在喘氣的同時伸出嫩舌,示意自己乖巧的將主人的尿液全部喝掉了。 book18.org

天明見到這股淫賤模樣,也忍不住了,拽著狗鏈子,猛地將焱妃的腦袋拉近,然後絲毫不留情面的將自己的陽具插入到其口中抽插著。 book18.org

「唔…唔…嗯…嗯…」受到如此野蠻對待,焱妃興奮的迎合,一邊吸吮,一邊用嫩舌舔弄,品嘗著天明大力抽插的陽具的滋味。 book18.org

童男幼嫩但粗長的陽具在口中的觸感和滋味讓焱妃欲罷不能,焱妃蹲起身來岔開雙腿,手指忍不住撩開裙擺扣弄起自己無遮掩的牝戶。 book18.org

不一會這肉穴便扣出了出水來,連肥厚的陰唇都弄濕了。 book18.org

「嗯嗯嗯…」天明喘著粗氣,雙手扶著焱妃的腦袋,讓自己的陽具在這位美母的口穴中進出。而焱妃大力的吸吮以至雙頰都凹陷了下去,再加上那向上瞟的浪騷眼神,讓天明再也把持不住,用力一挺精關一開,上好的童男陽精就射入到了了焱妃口中。 book18.org

「唔…嗯…嗯……」焱妃含著天明的陽具,不斷吸吮舔弄,榨出尿道中的殘精。等到清理完畢後,天明將半軟的肉棒緩慢拔出。焱妃還用力吸吮,讓包裹的紅唇都牽拉變形了。 book18.org

「啵」的一聲,天明可愛的陽具還帶著淫液抖動了兩下。 book18.org

「啊~~」焱妃邀功似的張嘴,將口中的精液展示給天明看,並用舌頭攪動著。接著咕嚕一聲吞咽下去,再張嘴展示。 book18.org

「緋煙姑姑,你的嘴好騷啊。」天明由衷的說道。 book18.org

「只有小嘴嗎?」焱妃略帶嗔怪的說道。 book18.org

「嘿嘿,渾身上下都騷,都舒服。奶子,小穴,屁眼都玩起來好舒服。」天明趕緊說道。 book18.org

聽到天明略帶粗鄙的詞語,讓焱妃內心一顫,心中泛起浪騷的躁動。想想此行的目的,便繼續趴下身體,往之前的方向爬去。同時說道「天明,我們繼續趕路吧。到時候姑姑會讓你爽上天的。」 book18.org

「誒!」拽著狗鏈的天明趕緊迎合,跟上步伐。 book18.org

說起這天明,荊天明。在郭開府上也有著不小的地位。神秘的身世讓郭開講他當做一招險棋握在手中,同時他自身的根骨讓郭開將其當成自己煉丹用的藥引培養。 book18.org

郭府上下,下人侍女隨意使喚,那些進了郭府的姬妾也要給幾分薄面。又因為郭開將她們當做煉丹的爐鼎,這少年天明也能和她們親熱個來回。他的胯下小銀槍,也不知侵犯了焱妃,大少司命她們幾次,但是他最偏愛的還是高月這個同齡的夥伴。 book18.org

而焱妃也因他是自己女兒的玩伴,對他有好感,甚至有些嫉妒自己的女兒。不息自賤為母狗,也要討得天明歡心。 book18.org

這一人一犬在一番步行後,見到了林中的一個木屋。 book18.org

「緋煙姑姑,這是什麼?」天明是第一次見到,所以好奇的發問。 book18.org

「姑姑領你進去你便知道了。」在前面爬行的焱妃說道。接著她推門進入,天明也跟隨著進去。 book18.org

進入之後,天明發覺裡面的裝修與外面的簡陋全然不通。裡面擺放的器物與鋪陳顯得華貴無比。 book18.org

「這些是……?」天明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這些都是我和月兒一起生活時用過的物件,花了些時間收集起來擺放在這裡。」在前面趴著的焱妃說道。 book18.org

「我記得緋煙姑姑和月兒以前是燕國的王族?」天明說道。 book18.org

「是,我當年逃出陰陽家後成為了燕國的太子妃,而月兒就是燕國的公主。」焱妃一邊說一邊爬行著領著天明走到一副絲帛所製作的畫像前,說道「他就是我曾經的丈夫,月兒的父親,燕國太子——丹。」 book18.org

「緋煙姑姑,你很愛他嗎?我從你的語氣裡面聽出來了。」天明說道。 book18.org

「是的,曾經我們很幸福。」焱妃的語氣中帶著對往日的沉醉。 book18.org

「那……怎麼會變成現在…現在這樣呢?」天明發自內心的關切。 book18.org

「天明,你知道荊軻嗎?」焱妃看向天明問道。 book18.org

「知道,有人說他是個大英雄,敢去殺秦王。」天明說道。 book18.org

「對,荊軻是個英雄」焱妃笑著說道「那你知道嗎?派出荊軻刺秦的就是丹。」 book18.org

「這麼說,他也是位大英雄。」天明稱讚道。 book18.org

「謝謝你能這樣誇讚他。」焱妃又笑了笑,接著畫風一轉,帶著落寞和哀傷的語氣說道「可是英雄也不是沒有代價的。」 book18.org

「天明」焱妃看向天明,帶著些鄭重的對他說「姑姑我這就把我和月兒事情告訴你。」 book18.org

天明俯視著焱妃的雙眸,點了點頭。 book18.org

隨著焱妃的話語,時間回到了數年前的一個夜晚…… book18.org

「哐當!」是物體砸在地面的聲音。接著一個身影拂袖而去。身穿大紅金鳥紋的宮裝的焱妃,雙手交疊在腹前,上身微微前傾,端莊的恭送那個身影離去。但是在低下的面容上,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 book18.org

那位離去的身影,正是燕王喜。本是一國之君,此時卻全無體面,在焱妃這發了一通脾氣,手摔器物,最後一走了之。 book18.org

這失態的原因很簡單,他害怕。荊軻刺秦的失敗,讓他害怕這會導致自己的國家被秦軍攻擊,最終讓自己失去王位。然而此時,謀劃了一切的太子的行蹤自己卻一無所知,連親手講他綁了送去秦國請罪都做不到身死國滅的恐懼下,讓他跑到焱妃這裡發了一通火。雖然焱妃很講究禮儀的對待自己的這位岳父,但是「我兒子走到這一步都是因為你的蠱惑。」這一句終究還是傷了焱妃的心。而燕丹失蹤的情況也讓焱妃對他的安危無比憂慮,兩種痛苦折磨著焱妃的內心。 book18.org

再說回另一邊,燕王喜氣沖沖的走回自己的寢宮。焦慮之下,燕王覺得還是要叫人來商議,於是喊到「宣!讓左侍郎來見我!」 book18.org

焦急等待之後,便見官階左侍郎的中年男人急急的走入房間。 book18.org

「左侍郎,你說這可如何是好?我那逆子竟然敢讓刺客假扮使節去秦國行刺!最重要的是還失敗了!」 book18.org

「大王,不可亂了方寸。」左侍郎也是強忍驚慌,正色說道。 book18.org

「那愛卿有何妙方?」燕王說道。 book18.org

「首先,全國緝捕太子丹。」左侍郎思索片刻後說道。 book18.org

「可是,那逆子已經失蹤了。而且憑藉他和墨家的關係,天下間沒誰找得到他!」燕王反駁道。 book18.org

「所以,這是對秦國的一個表示。還要昭告天下,太子丹謀反。全國大興冤獄,緝拿太子黨羽和墨家逆黨。」 book18.org

「謀反………刺秦雖然出格,但是這逆子還未想對我取而代之吧?」燕王遲疑著。 book18.org

「所以說是冤獄!」左侍郎趕緊跪到地上懇切的說道「為大王計,如今必要痛殺一批人,舉國人心肅然,才可彰顯太子刺秦與大王絕無關係啊。」 book18.org

「既如此,也只能如此了……」接著,燕王的眼神狠毒了起來「要牽連太子的黨羽,那太子宮中那妖婦………」 book18.org

「不可!不可!」左侍郎急忙說道「太子雖然失蹤,但終究是王儲,不可逼迫太甚。太子家眷也就太子妃與公主兩人,足見情感至深。對她們動手,只怕會讓太子對內鋌而走險啊!」 book18.org

「誒!你說要動太子黨羽,又說不可動其家眷,到底什麼意思?」燕王有些糊塗了。 book18.org

「大王啊,舉國上下對強秦不滿的公侯不知幾凡,不可能一掃而光的。所以我說的冤獄,是府中,軍中一批低階的官員軍士,抓一批殺一批,以安天下,切不可動搖國本啊。」左侍郎說完,又是一拜。 book18.org

「你說的有理,寡人懂了。愛卿快快起來。」燕王眼前一亮,明白了他的意思。 book18.org

左侍郎見燕王接受了自己的提議,欣喜的站起身來,對燕王說道「而且,大王,秦國方面不是沒有轉機啊。」 book18.org

「愛卿什麼意思?」 book18.org

「大王,臣收到一封書信,是郭開親筆書寫的。」左侍郎說道。 book18.org

「郭開?」燕王思索了一番,然後想起來什麼,說道「那個前趙的相國?他不是一個賣國之人嗎?」 book18.org

「正是,因為出賣趙國有功,現在是秦國上卿。真是給自己賣了一個好身價。」左侍郎說道。 book18.org

「這樣一個人……愛卿還與他來往……」 book18.org

「大王千萬別誤會!」左侍郎說道「都是趙國尚在時的關係,趙亡後臣絕無主動聯繫過郭開。是那郭開主動傳信聯繫微臣的,也才收到不久。」 book18.org

「那他信上說了什麼?」燕王問道。 book18.org

「他說:老友許久不見,記得多備幾位美人,到時在薊城品評合歡春宵。」 book18.org

「這是什麼意思?來薊城玩女人嗎?」 book18.org

「大王,他現在是秦國上卿了,肯定不隨意出走到外國。我猜他定然有秦王的任務。近期秦國必然會派出使團,郭開也會是其中一員。」 book18.org

「那既然如此,他寫這封信的原因……」 book18.org

「我想他是為了到我們這裡撈好處吧。既然能叛趙國,對秦國必然不會忠心。等他一來,投其所好,送些珍寶美人,知道下秦國底線,也好應對。」 book18.org

「愛卿說得對!就如此!」燕王交口稱讚。 book18.org

至此,一場密謀開始了。 book18.org

時光飛逝,秦國使團臨近薊城,浩蕩的車隊讓燕國人側目。之前舉國上下的搜捕讓燕國人籠罩在恐怖之中。這敵國的車架在國境內長驅直入更是讓他們覺得屈辱。而站立在路邊指點的他們,要是在往道路中間再走兩三步的話,就能在車隊經過時從其中一架馬車之上聽到讓人血脈噴張的淫靡之聲。 book18.org

「啊…嗯…嗯…哈啊…嗯…不要…嗯啊……」車廂內傳來的呻吟聲讓駕車的車夫心中躁動不已,自己胯下的陽具也已經發硬充血,可惜自己只能忍受著,繼續駕車。 book18.org

而在車廂之內,正上演著郭開的生猛淫虐大戲。只見身著黑金皮甲的焰靈姬依靠著車廂的牆壁,手腕被捆綁著吊在頭頂上,胸部與腰跨的衣物全被去除,露出了穿了乳釘和陰釘的雙乳和陰蒂。 book18.org

此時她正被郭開一手揉捏嫩乳,一手抬起白嫩的長腿方便陽具的抽插。 book18.org

「唔…嗯…哈啊…哈啊…啊…」郭開深入焰靈姬口中肆意攪動的舌頭一脫離口穴,差點窒息的焰靈姬連忙喘息,但是胯下使壞般的抽插讓她嬌弱的呻吟起來。 book18.org

「啊……你……好壞……」焰靈姬虛弱的說道。長久的抽插讓焰靈姬胯下的精液淫水沿著那條垂下的長腿滴落滑下,連那黑金長靴都被糟蹋的髒污不堪。 book18.org

「快好了,玲妓再等等……啊…射了…」 book18.org

「啊……」焰靈姬高聲浪叫著,雙眼翻白,吐出嫩舌,這發也不知是第一次內射了。 book18.org

「呼……」舒爽的郭開一屁股坐回到地板上喘息著,任由渾身顫抖的焰靈姬被吊起雙臂,兩條長腿內八的曲起以阻擋陰道內精液的流出。 book18.org

這時只見一位粉紫的倩影俯身到郭開身前,張開嫩口,吞吐清理著郭開的陽具。那是陰陽家湘夫人的姐妹,因賭氣而投江自盡,卻落到了郭開手中。 book18.org

這舒爽的口技,讓郭開不住的讚嘆。伸手往旁邊一摸,就摸到了一個柔軟的屁股,郭開揉捏著,享受著手上完美的觸感。那是在更早之前被操弄到失神的紫女。只見以她撅起屁股的姿勢,癱軟在地上,雙手無力的後垂在地,也不知當時郭開是怎樣拽著她的雙手後入抽插的。她的裙後擺垂落在兩腿之間,但是在臀部那一塊,連同長褲襪都被剪去一大塊,也因此,郭開才能後入紫女。 book18.org

郭開肆意揉捏著,牝戶後庭在他的揉捏下逐漸流出了積淤的精液。郭開看著這番景象又是火氣,輕輕拍了拍湘妃的面頰示意她停止。 book18.org

湘妃聽話的吐出陽具,在陽具脫出的那一刻牽拉出一條銀絲。郭開起身,挺著清理過的陽具,以後入姿勢直接插入到失神的紫女牝戶中,如奸屍一般大力抽查著。 book18.org

「一路上你就折騰這倆姐妹,都沒射給我多少。」湘妃千嬌百媚的依靠在郭開身邊,嗔怪的說道。 book18.org

「晚上喂飽你」郭開一邊抽插一邊說道「那太子妃真是陰陽家的東君?」 book18.org

「這還有假?叛出陰陽家後就和太子丹私定終身了。還生下了一個血統尊貴的孩子。」湘妃說道。 book18.org

「有意思…太子妃,這人妻若是落到我的手中定要好好玩上兩把。」似乎被焱妃身份勾起了情慾,郭開操弄的動作更加大力了起來。 book18.org

看著地上隨著抽插而來回抖動的紫女,湘妃說道「像這樣玩嗎?連舌頭都被艹出來流著口水,全無體面。」 book18.org

「莫非湘妃你對陰陽家的前同伴門還有著情誼嗎?」 book18.org

「自是不會有了。」 book18.org

「好,那湘妃,我便告訴你」一邊說,郭開一邊加大了抽插的力度一邊說道「我本與那些如蟲豸般的六國權貴無甚區別。但是上天讓你來到了我這裡,你是我的機緣,我的恩賜。有你在,我便能在這大爭之世里有一席之地!」 book18.org

「你想怎麼做?」 book18.org

「湘妃,你要助我,拿下這東君還有她女兒,我們再反殺回陰陽家,把你那姐妹當場姦淫,再看看這神秘門派里都有些什麼騷貨!」 book18.org

湘妃看到郭開這愈艹愈勇的樣子,婉兒一笑,呵氣如蘭的附在他耳邊說道「你放心,陰陽家的女人,騷的很~~」 book18.org

媚聲入耳,郭開一個機靈,將噴薄的精液射入到了紫女的子宮之中…… book18.org

下午時分,秦國使臣到達了薊城,入住進了燕國準備的會館之中。到了傍晚,要在王宮舉辦接風的宴席。 book18.org

一身宮裝的焱妃在銅鏡前描摹自己的妝容。看著銅鏡上倒映的端莊雍容的面孔,焱妃心中卻是悲苦無比。之前她通過墨家的人把月兒託付給端木蓉,她與那位鏡湖醫仙有過交流,知道是值得信賴的人。 book18.org

今日,宮中傳信。說燕王要自己做好打扮,以太子妃的身份出席接風宴。不知今日會生出什麼變數,焱妃的心情更加苦悶。 book18.org

而在王宮另一處,燕王正衝著親信發著脾氣。 book18.org

「你說月兒失蹤了?!怎麼回事!」燕王憤怒的說道。 book18.org

「大王,是,是太子妃將高月公主送出宮去了。」親信急忙說道。 book18.org

「那是交給了誰?」 book18.org

「太子妃親口說是托福給墨家,保護公主周全。」 book18.org

「荒唐!」燕王暴喝道「這裡是燕國國都!列國紛爭僅存的七國之一的燕國!還有什麼地方能比這裡更安全?這個妖婦!」在咆哮了一會後,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墨家?不是舉國搜捕墨家嗎?怎麼還會有墨家能接觸宮中?」 book18.org

另一名親信急忙說道「大王,現在所謂搜捕到的墨家,只是隨意扣上罪名的普通人,真正的墨家都藏起來了,根本抓不到啊。」 book18.org

「那怎麼辦?!」燕王已經有些絕望了「那郭開特意要太子妃出席,並且還詢問公主下落這分明是想把那逆子的軟肋抓在手裡。可是公主卻不見了,萬一他覺得是我們包庇的可怎麼辦?」 book18.org

「現在,只能請大王以不變應萬變了」左侍郎說道「先應付過宴席,到夜裡臣把準備好的禮物送去,套套他到底什麼意思。」 book18.org

「也只能如此了……」燕王一聲嘆息。 book18.org

宴席之上,燕王坐上首,秦使團與燕國權貴各坐於左右。燕國眾人想盡力維持和諧的局面,但是秦使帶來的煞氣卻是怎樣也抹削不了的。 book18.org

「諸位秦使,路途遙遠,諸位舟車勞頓,本王祝酒一杯以慰諸位。」燕王舉杯說道。 book18.org

「辛苦不敢說,為秦王效命,分內之事。」一名面色一絲不苟的秦使說道「酒宴之後,秦王欲知之事還望各位讓我等知曉,也好復命。」 book18.org

「自然,自然……」燕王覥著臉說道。 book18.org

「這是接風宴,不要壞了燕王一番美意。」郭開對那位秦使說道。接著他舉起酒杯「也祝燕王壽比南山。」 book18.org

有了郭開斡旋,眾人紛紛舉杯,一時氣氛緩和了下來。不過等眾人都飲下一杯酒後,郭開又發話了「不過,有一事在下倒是要先知曉一下。」他這話一出就讓眾人的心又緊了起來。 book18.org

「太子丹的家眷……」郭開笑了笑,看向燕王「也就是燕王您的兒媳和嫡孫。現在她們人在何處啊?」 book18.org

「這………」燕王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再想到始作俑者就是坐落在宴席上的那個女人,不由恨恨的瞪向那裡。 book18.org

「郭開大人」這時宴席上面,傳來一道悅耳的女聲。焱妃行著禮說道「妾身便是太子之妻,燕國太子妃就在這宴席上。」 book18.org

「那麼,太子丹的子女呢?」 book18.org

「公主身體有樣,送出薊城修養醫療了。」焱妃說道。 book18.org

「連宮中御醫都無法醫治嗎?不若讓咸陽派出御醫整治看看?」郭開說道。 book18.org

「謝過大人美意,小女的健康不勞大人費心了。」 book18.org

「很有自信啊,連王宮御醫都不在眼裡的醫術」郭開思索一番說道「哈,莫不是鏡湖醫仙?」 book18.org

「您說笑了。」焱妃謙然一笑說道。 book18.org

「哈哈,確實是說笑,是在下唐突了,郭某自罰一杯。」說著當即喝下一杯酒。一時之間氣氛似乎又緩和了下來。但是焱妃眼中有絲不易察覺的憂慮。 book18.org

深夜,左侍郎來到驛館與郭開暗中私會。 book18.org

「郭開大人,一點心意。」左侍郎強笑著對郭開說道。在他身後跟著幾個年輕美人,是左侍郎準備的「禮物」。 book18.org

郭開只是掃了一眼,便叫來了下人,說道「把她們領下去,分了。記住,不要弄傷了。」 book18.org

「這………」左侍郎有些手足無措,看著下人將這些女人領下去,焦急的說道「可是郭開大人對這些女子不滿意?」 book18.org

「誒……沒有」郭開擺擺手說道「舟車勞頓,只是讓這些下人發泄一下。這些女子我需要的時候自會使用的。」 book18.org

「那……」左侍郎還在發愣。 book18.org

「先隨我進去吧。」郭開背著雙手,往自己房間走去。左侍郎連忙跟在後面。 book18.org

郭開推門而入,而裡面景象讓身後跟入的左侍郎吃驚不已。只見屋內竟然站立著兩位服裝奇異淫亂的女子。只見紫女與焰靈姬保持著來時馬車上的裝飾,反綁著雙臂,蒙住雙眼,口中塞著口球,就這樣直直站立在房間內。 book18.org

「這…」左侍郎不明所以,又對這香艷的場景震驚不已。在他愣神的時候,郭開如同欣賞藝術品一樣繞著兩女轉圈,是不是拍一拍紫女開襠的臀部,或者揉一揉焰靈姬那穿了乳釘的嫩乳,這一番動作下來看的左侍郎血氣上涌,胯下的陽具都硬了,但是他不敢出聲。這兩個女人都是江湖人士的打扮,郭開的口味似乎偏好這些野路子。 book18.org

就在左侍郎思索的時候,郭開似乎做出了什麼選擇,他喃喃說道「就選你了。」接著他抬手一扣,解下了焰靈姬口球的卡扣,讓它直接落下。 book18.org

然後郭開如同呵斥母狗一樣,一聲口令「去!」焰靈姬反綁著雙臂直接沖向左侍郎,瞬間就與他面對面。 book18.org

左侍郎驚慌無比,但是等他一個眨眼,焰靈姬竟然繞到了他的身後,抬起腿用足尖對著左侍郎背部一點。 book18.org

「呃!」左侍郎被點住了穴道,只能一動不動的僵直在那裡。而焰靈姬又一下子繞到他身前來了個掃堂腿,卻沒有踢倒他,但是腿風帶起了左侍郎的下擺。 book18.org

這衣物飄起的一刻,這蒙住雙眼反綁著雙臂卻如鬼魅般靈活的女子一頭扎進了左侍郎的褲襠。 book18.org

「呼!」左侍郎猛地倒吸一口氣,因為這個剛才好讓自己驚慌失措的女子,竟然蹲在自己的胯下,用嘴拉開自己的褲頭,然後立刻就用嘴吸吮含弄著自己的陽具。這銷魂的口舌滋味讓左侍郎把持不住,偏偏他又被點穴制住了身體。 book18.org

「不錯吧?」郭開聲音傳來,左侍郎尋聲望去,只見郭開坐在一個椅子(「郭開發明」)上,紫女正坐在郭開岔開的跨上起伏,用自己的後庭肛穴,套弄著郭開的陽具。 book18.org

「舒服……」左侍郎發覺自己可以說話後,說道「舒服,妙極!」 book18.org

「唔……嘔……嗯……唔……」「唔…唔…唔…唔…」「啪啪啪……」焰靈姬深喉口交的聲音與紫女被口球阻塞的呻吟聲,還有下體撞擊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book18.org

「除了這侍奉男人的手藝,不知左侍郎還看出了什麼?」郭開一邊享受一邊說道。 book18.org

「身手………」左侍郎因為口交的快感,聲音有些顫抖。 book18.org

「蒙眼綁手的情況下還能定住閣下的身體,再給閣下張口吃屌,也應該能看得出她的身手。」郭開一邊說,一邊攀上了正起伏的紫女晃蕩的胸部揉捏著。 book18.org

「郭開大人……有何……所圖……」左侍郎說道。 book18.org

「簡單,請左侍郎大人帶我今夜面見燕王,順便也讓他品嘗一下郭開「收藏」的味道。」郭開笑著說道。 book18.org

明白郭開的意思,左侍郎驚慌說道「這…讓身懷武藝的女子接近燕王,這怎麼可以……啊……」還未等他說完,胯下焰靈姬猛地一吸讓他近乎魂歸天外。 book18.org

「那怎麼辦?我這牝奴都給大人吞屌了,還一無所得,那只能把大人滅口了。」郭開做出痛心的表情說道。 book18.org

「你………」 book18.org

「現在秦強燕弱,我做什麼什麼出格的事也能全身而退。」郭開說道。 book18.org

「那………就聽從郭開大人所說吧……」一番思索之後,左侍郎決定還是聽從郭開。 book18.org

「這才對嘛……給他含深一點……」郭開說道。 book18.org

「唔…嘔…咕…嘔……」在郭開的命令下,焰靈姬將左侍郎的陽具整根吞下,用自己喉管的軟肉擠壓著他的陽具。而郭開這邊,站起身來,扶住紫女的細腰大力挺動著腰身,抽插著。 book18.org

「嗚嗚嗚嗚嗚……」「啪啪啪啪……」紫女的呻吟聲和下體撞擊的聲音交織在一起一起,紫女雙腿內八的勉強站立,蒙眼塞口的頭顱在抽插下楚楚可憐的抖動著,看的左侍郎也想大力抽插。可惜他現在被點了穴道,只能被動享受。 book18.org

最終郭開舒爽的暗喝一聲,在紫女揚起脖子發出的高亢淫叫中射出精液。而左侍郎此時已經躁動難耐了,看了一出活春宮,這胯下又在發射的邊緣,讓他恨不得自己抽插胯下牝奴的口穴。 book18.org

「可想自己操弄這淫賤口穴?」射完的郭開拔出陽具後說道。 book18.org

「想!」左侍郎立馬說道。反正已經上了郭開賊船,不如先爽過這次再說。 book18.org

「好,任你操弄。給他解穴。」隨著郭開一聲令下,左侍郎感覺到背部被什麼東西砸中。看來郭開還有高手,但是左侍郎已經全然不在意這些了。剛解好穴,他便猛地抱住胯下牝奴的後腦,野蠻的抽插她淫賤的小口,誓要把剛才的驚慌恐懼全部報復回去。 book18.org

「嗚嗚嗚嗚……!」焰靈姬無力的呻吟著,此時的她連用手拍打求饒都做不到,只能仍由這陽具在喉管中進進出出,最終猛然射出精液。 book18.org

「喝啊…喝啊……」爽完的左侍郎喘著氣。郭開的這名牝奴讓他嘖嘖稱奇,武藝高強,這口技也是一絕,在深喉吞精之後竟然還展示口中從尿道吸吮出的殘精,真是奴性入骨的浪騷賤人。 book18.org

這時,整理好衣物的郭開笑呵呵的走來說道「左侍郎大人,整理一下,我們一同面見燕王去。」 book18.org

隨著郭開話音剛落,就聽到「咔嚓」兩聲,左侍郎看去,竟然是這兩女掙斷了反綁雙臂的繩索。待到她們摘去遮眼的布條,露出絕美的雙眸時,左侍郎知道自己是躲不開了…… book18.org

燕王宮中,焱妃獨守在太子寢宮中。今夜的宴席上,郭開的言語傳遞了一個危險的信息——他們在探查月兒的動向,而且懷疑和鏡湖醫仙有關。 book18.org

以燕丹和墨家的關係,暫時不用擔心安全。但是如果秦國一直往這個方向追查,那麼總會追查到月兒的行蹤。現在她有些只後悔送走月兒。本想留在薊城,給自己的公公燕王一點體面,但是現在看來,自己就應該陪在月兒身邊護她周全。 book18.org

而此時的她還不知道,就在這燕王宮之中,正掀起一場圖謀與她和月兒陰謀。 book18.org

王宮內,燕王帶著震驚神情。原本應當在郭開那裡商談的左侍郎竟然帶著郭開來到了王宮。而且在自己喝退了侍從後,竟然又有兩個身穿斗篷的女人閃身進入到大殿之中,竟然沒有驚動侍衛。 book18.org

「是兩個高手!」作為享受燕國最高規格護衛的人,對於刺殺團體的手段也有一定了解。這兩個女人就是最頂級的刺客。「要殺我嗎?」一時之間恐懼湧上燕王心頭。他想張嘴喊叫,讓護衛來救駕。但是剛一張嘴,就見到這兩名女子將身上的斗篷掀去,露出下面遮掩的淫蕩外表。 book18.org

「這………」一時之間,燕王被這景象震驚,看不懂是什麼圖謀。 book18.org

「燕王陛下,不必驚慌。這兩位是在下的見面禮,借給陛下賞玩。」郭開說話的時候,兩名牝奴邁著誘人的步伐走向燕王。 book18.org

「這……這兩名女子武藝不凡,出手就能置人於死地。我如何信你?」燕王一邊來回掃視這兩具淫亂的身體,一邊對著郭開說道。 book18.org

「這不是同時向陛下示威嘛」郭開笑笑「這兩名牝奴武藝高強,但是秦國的羅網也不乏這樣身法的刺客所以秦國想要殺陛下,這也是做得到的。因此,此時,秦國對陛下的姓命,沒有興趣。」 book18.org

「雖說如此,但是讓這武功高強的女子做侍妾………」此時兩女已經走到燕王身前雙手撫摸自己的身姿誘惑著燕王。 book18.org

「什麼侍妾,只是牝奴便器。」郭開對燕王在恐懼中的假客氣感到好笑「陛下可以隨意享用,不信摸摸看?」 book18.org

說罷,兩女就引導著燕王觸摸自己。燕王一手揉捏焰靈姬釘著乳釘的玉乳,一手撫摸著紫女開襠露出的豐臀。一邊感受著皮膚的細膩,一邊聽著兩女輕聲嬌喘的聲音。這是無比的享受,一時之間,燕王胯下充血變硬。 book18.org

「而且,這武藝高強內功深厚的女子才是人間極品」郭開繼續說道「就說這對女人的玩法,口交玩肛,雖是刺激,但不能盡興。口舌爽快卻不能深入,持久。這肛穴之美,卻要灌腸清除穀道腌臢,麻煩。」燕王點頭聽著,郭開說的,確實是實話。 book18.org

郭開繼續說道「這江湖女子就不同了。這龜息屏氣法,讓女人不單是口腔嫩穴,喉管乃至食道都能當牝穴般肆意抽插至泄精。那辟穀之法,數日之內能少食不食,這穀道肛腸是何等乾淨,就如這肛穴就如牝戶一般任人隨時隨意採摘。這是何等美事?」 book18.org

「啊…嗯啊…啊…」「嗯…嘶…嗯啊……」郭開的話語挑動著燕王的情慾,讓他手上的動作加大了幾分,讓焰靈姬與紫女發出陣陣嬌喘。 book18.org

「真有這般銷魂?」被打動的燕王說道。 book18.org

「當然,逆太子丹也知其中的美妙滋味。」郭開說道。 book18.org

「什麼?」燕王不知所云。 book18.org

「這燕太子妃就是一位隱隱於朝的江湖高手啊」郭開笑著說道「逆太子在江湖上廣收勢力,找一個殺人輕而易舉的江湖人做妻子又有何奇怪?」 book18.org

「這……太子妃竟然也是江湖人士?」一旁的左侍郎有些驚訝。作為對江湖了解不多的士大夫,下意識的想法上這無比危險。 book18.org

「唉,太子丹真是好福氣啊。今日所見太子妃優容華貴,這般高貴再配上江湖女子的肉身,呵呵呵……」郭開笑著搖了搖頭,神情滿是慾念。雖然話語輕佻出格,卻沒有引發燕王和左侍郎的反感。 book18.org

而燕王與左侍郎雖然也有些被他說的合歡滋味吸引,但內心中還有對宮中就有一個殺人兇器的恐懼。 book18.org

「好了,在下告辭了。」郭開行禮轉身欲走。 book18.org

「郭開大人這就走了?」燕王急忙問道。 book18.org

「自然,不然看著燕王摟著兩個牝奴一整夜嗎?」說罷徑直離去。 book18.org

「臣也告辭!」左侍郎想到情形,燕王確實起了性慾,也一併離去。見兩人離去,燕王馬上摟著兩個牝奴就往自己寢宮而去。 book18.org

出宮的路上,左侍郎對郭開說道「郭開大人,你這大論一通,倒把我的饞蟲勾出來了。」 book18.org

「左侍郎也想試試我說的滋味?」郭開笑道。 book18.org

「哪個男人不想?」 book18.org

「好好好,有空時,在下定當奉上牝奴一匹讓侍郎嘗鮮。」 book18.org

而在寢宮之中。燕王迫不及待的摟著兩個牝奴,進入房間。粗糙的動作惹得兩女嬌嗔不已。 book18.org

「你,你給我蹲下含著!」燕王帶著嘗試和緊張的心情指著焰靈姬說道。而焰靈姬嫵媚一笑,蹲下張口,將燕王的陽具吞含入口。 book18.org

燕王扶住焰靈姬的腦袋,往深里插入,感受著龜頭順暢經過咽喉進入喉管,感受腔道蠕動的刺激。 book18.org

「別動,就這樣含著!」燕王對焰靈姬說道。他想繼續感受著將女性咽喉當做肉套的觸感。口中不住的發出快意的喘氣聲。 book18.org

而與此同時,一旁的紫女趕緊擁上前去,與燕王舌吻起來。上下都有美人口舌服務的滋味,真是銷魂無比。 book18.org

而在驛館,郭開一回來就猛的撲倒湘妃,在她身上不停親吻撫摸,與她親昵。 book18.org

「死鬼,成了?」躺在地上的湘妃嗔怪的說道。 book18.org

「嘿嘿,第一步而已。」正拚命往上掀起湘妃裙擺的郭開淫笑著說道。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