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極品家丁同人之因果循環 (12-13) 作者:大春袋系我

.

【極品家丁之因果循環】

作者:大春袋系我2021年4月12日發表於第一會所或SIS001

本次更新無肉戲,主要是劇情過渡,我有強迫症需要把劇情交代完再暢快地發揮肉戲,不然看起來沒頭沒腦的不是我所希望呈現的。

下章大肉,但更新時間未定,因為現在實際工作不穩定,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我也沒辦法靜心安排創作,畢竟熱情再高的寫手也是要吃飯的,望諒解,謝謝。

第十二章

苦苦思索而不得法的肖青璇心情煩躁,臉色苦悶,眉頭緊皺的樣子。

隨行伺奉的下人都不敢打擾出聲,一路無聲言語回到寢宮。

屏退各人,只留貴春在門外候著。

心中有疑慮,有擔憂,更有一種被出賣的感覺。為了錚兒將來的皇位坐得穩,難道就真如仙兒那胡言亂語一般的養面首?你這登徒子,為何偏偏現在青旋需要你的時候,你卻不在青旋身邊為我分憂?

心煩意亂的時候最是容易偏激想岔,肖青璇只是一個母親想為孩兒將來的道路鋪排好,而現在的情況令她進退兩難。

若是置之不理,誰敢保證一定平安無事,若是相信且採用慕容毅的方法,可夫君現在的情況,就算他願意,卻已是有心無力。

因為在當初夫君發現自己那隱疾後,與身為名正言順大婦的她坦言相告。

而得知問題後的肖青璇作為林三的『後宮之首。』

也是幫忙出謀劃策,甚至和其他姐妹商量,姐妹們群策群力,又是大被同眠,又是花樣創新,希望能讓林三帶來不同刺激也重振雄風,可惜剛開始新鮮感的確能讓林三威猛幾次,時間一長,新鮮感退卻後,又再度束手無策。

如無意外的話,林三眾多嬌妻可以說在餘生都是再無法享受那正常夫妻間的溫存了。

而她也是知道,夫君這些年的遠遊,其實是想要去尋找方法去治療他的隱疾。

畢竟男人還是需要面子,除了自己的姐妹,再無其他人知道此事,所以他每次出門其實都是一個人去遊歷了。

若是林三不歸,要聯繫他可不容易,就算他歸來了。

可以他的情況,也是於事無補。

仍然深愛夫君的肖青璇決定還是留些男人的尊嚴給他。沒有派人去找林三回來。

「相公,冤家,青旋該怎麼辦?到底那慕容毅所言是否屬實啊,青旋要賭一把嗎?青旋敢賭嗎?」正在猶豫思索的肖青璇感覺每日的漲奶疼痛又如期襲來。

「偏偏這個時候又來了,難道青旋就要如此受罪嗎?」

今日的漲痛感覺特彆強烈,連頭腦都覺得渾渾噩噩,無奈之下肖青璇喚來貴春,貴春進來後看到主子的臉色奇差,心急道:「太后姐姐可是身體不適,需要小人去喚太醫嗎?」

由於近日貴春的用心伺奉,每日為她吸奶榨乳,有一次正是沉迷之際不小心喊了一句娘親,肖青璇聽到氣笑道:「你這小登徒子,是想占本宮便宜啊?」

貴春當時自知說錯話,慌忙連聲謝罪。

肖青璇念在這小太監盡心盡力為自己伺奉,也無逾越出軌的行為。

於是就大發善心,允諾可以讓這小太監在無外人的時候喊自己一聲姐姐。

當時的貴春聽到後感激流涕,千恩萬謝。

「無需喊太醫,又是那胸口漲得生悶,漲得本宮的頭疼欲裂。」肖青璇用手扶著額頭輕揉道。

「太后姐姐,不如就讓貴春繼續為姐姐按摩疏通吧?」

「也罷,扶本宮上床吧。」

「姐姐慢點」貴春小心伺候著肖青璇走向鳳榻。

不多久太后寢宮內又傳來了聲聲嬌喘,只是今天的嬌喘聲似乎比以前更加高昂,也持續得更久。

------------------------------------------------------------------------------------------------

回說秦仙兒離開皇宮後,先是回到屬於父皇賜給她的府邸當中,雖然已為林三妻子,可畢竟是金枝玉葉的大華霓裳公主,父皇賞賜給她的私產自然不少。

單是在京城就有三處豪門宅第。

現在她回的正是其中一處,除了林三之外,就是林家其他姐妹都不曾踏足過,可以說是屬於她和他的一處秘密『偷情』的私密地方。

只是在林三不行之後,二人就沒有在此偷偷『幽會』了。

回到府上秦仙兒換過一身淡紫色絲質綢緞的雅致裝束。

不同於入宮時穿的宮裝華貴,現在的秦仙兒卻是有種風雅脫俗的氣質。

只帶著貼身女婢又出門去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卻是主僕二人神秘出門去的地方卻是京城裡著名的青樓-妙

玉坊。

此妙玉坊乃是當初白蓮教的產業,而白蓮教消聲匿跡後,大部分產業被安碧如和秦仙兒這對師徒收入囊中,撇開身份其他不算在內,單是那些明的暗的產業已足夠讓她們有不少穩定的財政來源。

名副其實的一對富婆師徒。

妙玉坊中,此時正是午後時分,坊內除了正在休息的眾多姑娘和忙碌準備雜事的人外,還沒有其他到此尋歡作樂花天酒地的嫖客。

妙玉坊的幕後老闆秦仙兒正在閒坐品茶,讓隨行的女婢例行查帳。

一個俗稱龜公的禿頭胖子在一旁候著,習慣性的佝僂身形,一臉獻媚的虛偽笑容。

龜公姓老,逢人都叫他老龜公。

此時老龜公正一臉心虛,額頭不住的滲出汗水,雖然笑容掛在臉上,可那緊張的眼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心裡有鬼。

精明的秦仙兒不動聲色,一邊慢慢品茶一邊微笑詢問道:「老龜公,最近好像又胖了,可是在我這妙玉坊過得挺滋潤嘛。」

心虛的老龜公強裝鎮定,面不紅心不慌的應道:「讓老闆娘見笑了,小的從小就是這喝水也能長胖的身子,承蒙老闆娘的關照,有瓦遮頭,有飯可吃,這不,小的就一直想著老闆娘的好,老闆娘讓我照看著這妙玉坊,小的無時無刻不鞠躬盡瘁來報答老闆娘的知遇之恩啊。」說完還獻媚的一臉虛笑。

秦仙兒見這吃裡扒外的老龜公仍在強撐想瞞天過海,也不立即發作,吩咐道:「嗯,走得有點乏了,你這奴才手藝還是不錯,照舊安排吧。」

老龜公聞言以為自己吃回扣的事情沒有被發現,還當秦仙兒好糊弄,於是應聲屁顛屁顛地去打水端盤子,準備為秦仙兒洗腳按摩。

老龜公只是名字個外號,實際上他一點也不老。

胖乎乎的身形,五短身材,臉上白白嫩嫩的,看上去一臉憨厚老實的模樣,實際上能讓秦仙兒把這麼大一座銷金窩交給他打理肯定有過人之處,他憨厚老實的模樣下是精通人情世故的圓滑,老練的待人接物手段在這最容易爭風吃醋的風月場所很吃得開。

其實一開始他只是個走南創北倒賣一些土特產的行教小商販,從小家貧沒讀過什麼書的他很小就從家裡出來謀生,雖然沒讀過什麼書,但他天生就有一種精於觀察細節的本事。

加上行走江湖謀生多年,練就出一套察言觀色入微的本事。本來以他的本事老老實實慢慢做大生意是大有可為,可他的惡習也是致命的,膽子太大,喜歡賭博,是典型的賭徒人型。

喜歡賭大掙大的他在一次倒賣貿易中竟然混雜了幾件從盜墓販子手中收購的珍稀古董,如果倒賣順利,一票就能讓他獲取不可想像的暴利。

然而利潤越大風險越大,沒有什麼勢力背景的他被有心人利用而已,差點被黑吃黑,不僅跟著他混的手底下十來號人被人一鍋端,他自己也被武林高手一掌差點把脊骨都打斷,還是在手下的拚死阻攔下逃出生天。

但是逃出來後卻發現自己手上的古董異常燙手,原來這幾件出土這幾件古董的那個陵墓的主人是那什麼不曾聽過的玉德仙坊的重要人物。

在陵墓被盜後甚至驚動了朝廷的耳目,正在四出搜索查探,黑白兩道都在找他這個名不見傳的小人物,而他那時又身受重傷。

正所謂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就是他那時的寫照。

走投無路的他正好倒在妙玉坊的門前。

也許是天意,也許是緣分,本來的他這個時候就如糞坑裡的俎蟲,就是不明就裡的人看著奄奄一息的半個死人都怕招來災厄,避之則吉。

但那個時候秦仙兒還是這妙玉坊的頭牌花魁,而且還是個清倌人,就是只賣藝不賣身的。

在妙玉坊地位超然的秦仙兒碰巧瞄到這半死的胖子衣服懷中露出的一角,那個琉璃炫彩三藏馬哪怕只露出一個馬頭也讓她這識貨之人一眼認出,本想讓人一手奪了過來,但細想大庭廣眾之下要是被有心人認得還是麻煩。

難得她大發善心一回,命人把這頻死的胖子抬入坊內,卻不是救治,只是想在沒人的時或者他死了之後再伺機奪取。

可那胖子的命硬,在苟延殘喘幾天後居然活下來了,那脊骨卻是嚴重變型,再也直不起來,可是命還是保住了。

漸漸失去耐心的秦仙兒打算強搶得手後就把他殺了,反正現在這個胖子就是能跑出去也定然活不長久。

那一晚秦仙兒來到那胖子暫時休養的柴房,當她面無表情走進柴房後,手中提起一把尋常女子防身用的短刀,那胖子看到這一幕就知道大難臨頭,就算自己沒受傷的時候也不是善斗之人,就算能制服這位有兵器在手的美艷女子,可怎麼逃出去,看到秦仙兒好像對自己那即便臨死也要緊緊抱著的三藏馬勢在必得,卻不是那種貪慾的眼神,反而是帶有一絲憤恨。

死活沒有退路的他毅然賭上一回,凜然道:「女俠救命之恩,我老宣童不勝感激,這琉璃三藏馬我雙手奉上,只求女俠能放我一命。」說畢雙手高舉那三藏馬過頭頂跪下求饒。

秦仙兒聞言卻是無情的一句:「哼,就是我現在先殺了你,這破馬不一樣是我的,或者,你說一個我不殺你的理由讓我考慮考慮?」

自知生死關頭的老宣童低頭急思,還真讓他找到了個由頭,只聽他顫抖道:「女俠,殺我這種小人物只會髒了你的手,若是女俠能高抬貴手,小人還知道這三藏馬來自何處,或許還能給女俠帶來意外驚喜的。」

聽到眼前這卑微小人之言,秦仙兒略思片刻,其實這琉璃三藏馬雖然珍稀,可對於她來說卻是毫無價值,以她的身份地位,更加珍稀值錢的玩意也不值一提,可是這三藏馬卻是有另一層含義。

因為她知道這玩意最後的主人是玉德仙坊的一位前任掌律,那位所謂德高望重的掌律卻是當初她師傅安碧如在玉德仙坊時的一大仇人,也曾多次公開貶低羞辱出身苗族的安碧如。

以安碧如的性格有仇必報,奈何出走仙坊後一直沒有機會,最後竟讓那仇人安然老死。

乃至令自己師傅始終心有惡氣。最近打聽到那仇人終於陵墓被盜,她心中就像是替自己師傅出了一口惡氣,可師傅始終還是無法釋懷。

心疼師傅的她得知這胖子竟然知道那個該死的雜碎所葬之處,正是打瞌睡來了枕頭。

於是秦仙兒就要從這胖子嘴中撬出秘密。秦仙兒嫣然一笑,語氣溫柔的道:「哦,還真讓你這胖冬瓜說出來個理由來了,好吧,本姑娘說話算話,你交代出這琉璃三藏馬所出之處,能饒你不死。」

想不到真的賭對的老宣童喜出望外,但也沒有放下戒心,看著眼前這個風姿艷麗的絕色花魁,在妙玉坊這種風塵之地也有出於污泥而不染的出塵氣質。

而且從這幾天照顧他伙食的人口中知道這位美艷花魁身份地位非同一般,雖為花魁,實際上這妙玉坊好像她開的一樣。

若是自己現在就和盤托出,只怕馬上就會被殺人滅口。

打算周旋一下拖延時間的他解釋道:「不是小人信不過女俠,可小人只有賤命一條,不得不防,還請女俠待小的休養後再帶女俠前往,小人以性命擔保,那裡肯定還有女俠想要的珍稀古董。」

其實他也知道已被盜過的死人墓多半已是沒有值錢的東西了,但為求活命只能拚死一搏才有此言。

而秦仙兒細思此事應該通知師傅,想必師傅也一定有興趣的,於是答應給這胖子十天時間休養,十天後就是爬也要爬著去。

老宣童得知自己最少還有十來天的活命,感激道痛苦流涕,弒神劈願要為秦仙兒做牛做馬。

只是秦仙兒懶得理睬,轉身離去前只丟下一句:「你已可行動,雖是不便,但這裡不養閒人,自己去找些活干,不然連飯都別指望吃。」

老宣童聞言連連扣頭應是,接下來的幾天為求活命有飯吃的他什麼髒活都干,清潔打掃不在話下,倒糞洗刷馬桶這樣的厭惡性工作也乾得仔細認真,儘量與妙玉坊里的各人打好關係,那些花姑娘自然不會搭理這個看上去卑微低下的閒雜人,而秦仙兒雖然表面毫不關心,卻把他的一舉一動都記在心裡。

五天後那勤快的胖子已經行動自如,只是腰身佝僂,直不起身,成了個駝背的胖冬瓜。

秦仙兒也不催促他動身帶路,因為她要等師傅安碧如趕來再一同前往。

安碧如在回信中交代要把他看好,待她安排好白蓮教的事務後才能脫身趕來處理這個私事。

不然誠王那邊怕是又諸多意見。

一日晚間老宣童照例打水端到秦仙兒的香閨中讓她泡腳解乏,其實已秦仙兒身負武功的身體無需如此,只是她純粹就是要使喚這個白撿來的奴僕,無聊心起的她見那胖子正在忙前忙後,有心作弄一下他,便道:「老冬瓜,你不是說要為本姑娘做牛做馬嗎?正好你把水端上來,那就幫我洗一下腳吧,要跪著洗。」

原本以為自己這要求會讓眼前這個看似憨厚的男人猶豫,沒想到他正愁沒法討好秦仙兒,聞言後獻媚道:「仙兒姑娘,別說跪著洗,就是趴著洗也是小人應該的。」

說完動作乾脆的跪在秦仙兒面前為她試水溫,待水溫合適後邀請道:「仙兒姑娘,可以了,就讓小的幫你按摩按摩吧。」

秦仙兒疑惑道:「你還會按摩?該不會是起了色心要占我便宜吧?若是你胡扯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老宣童深怕秦仙兒不信,信誓旦旦的發誓道:「仙兒姑娘,我絕對沒有胡扯,若是我幫仙兒姑娘按得不舒服,任由仙兒姑娘處置。」

秦仙兒嘲笑一聲:「你本來在我這妙玉坊里就是任我處置啊,好吧,就姑且試試你有什麼本事。」

完畢就讓老宣童施為,老宣童不敢怠慢,難得有機會討好眼前這個決定自己生死命運的人。

只見他動作輕柔而乾脆,先是替秦仙兒脫掉鞋靴和潔白的襪子,一雙晶瑩細嫩的玉足隨之暴露在空氣中,精緻的腳丫讓人看得垂涎欲滴,即便是腳底也沒有一絲死皮,就如同嬰兒般嬌嫩的肌膚直叫人愈發想舔口玩弄。

但現在的老宣童雖然也是個男人,卻不敢有明顯的情慾心思,一心只想伺候好眼前的美人。

平時洗腳都是由貼身婢女伺候,但女性的手部力量和男人相比總是顯得柔弱無力,而現在老宣童粗糙的雙手摁在玉足之上,那手上的老繭與自己嬌嫩的皮膚互相摩擦的觸感讓秦仙兒充滿新鮮感,而且那雙粗手不緊會按戲玉足,還會用手指的關節位置在腳底下以一種沒有體會過的新鮮手法在按壓,那種感覺難以用言語表達,每按到一個不同的位置,就如同身體里的其他部位被按摩到。

秦仙兒體驗到老宣童的腳底按摩手法頗為受用,靜靜閉上美目享受,詢問道:「想不到你還真有些門道,這是什麼按摩手法啊?」

老宣童見秦仙兒似乎對自己的按摩手法滿意,也不藏私,直言道:「仙兒姑娘,這叫足底穴位按摩,是我以前跑生意謀生的時候學到的,不過這些小把戲不值一提,若是仙兒姑娘覺得可以,小的以後隨叫隨到,必定讓仙兒姑娘滿意。」

秦仙兒不置可否道:「嗯,看心情到時再說吧。」

老宣童見秦仙兒無凌兩可的回答也不追問,暫時性命無虞的他心思也開始活絡起來。

眼前那閉目享受的美人本就是妙玉坊的花魁,但是只賣藝不賣身,而且見多識廣的他也斷定秦仙兒定然還是尚未開苞的雛鳥,一雙完美的玉足在自己手中不斷被玩弄,男人的自信心膨脹了起來,於是決定加點猛料,在足底位置加大力度按壓。

果然一用力,秦仙兒美目猛張,帶有怒氣道:「你在按哪裡!」

老宣童裝懵作傻道:「仙兒姑娘,我在幫你按腳底啊,不過當初我學到這裡的時候,那個老師傅只說按這裡會讓人心情愉悅,身心舒暢,受用的很,具體怎麼個舒服法又沒跟我說,我這也沒有經常給其他女子按過,怎麼了,仙兒姑娘可是不舒服嗎?」

秦仙兒看著他神色淡然的表情,以為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其實按壓那個穴位的效果就是生殖腺,連通到女子的生殖系統,剛剛那一下就如同自己的下體被人按住撫摸一樣,可秦仙兒又羞於明言,只得說:「你剛才太大力了,弄疼我了。」

老宣童胡謅道:「仙兒姑娘,你有所不知,這足底按摩就得用力按的,不然也沒效果,第一次可能還不習慣,多按幾下就習慣了。」說完就繼續對著那羞人的穴位進攻。

秦仙兒也不了解這所謂足底按摩,但是正如老宣童所說按著按著就習慣了。

在老宣童的進攻之下,秦仙兒感覺整個人酥麻酥麻的,雖然只是玉足被按,卻像是隔空按摩陰道和卵巢一樣,那時還是處女的她不用承受那破瓜之痛,卻又仿佛能享受得到性愛的歡愉。

當老宣童在孜孜不倦的按摩時,秦仙兒突然忍不住嬌喘一聲,未曾經歷過性愛高潮的她是那麼容易滿足。

就在老宣童用盡力氣以拇指關節位猛按住後,秦仙兒嬌軀一震,身體緊繃,一聲高昂的喘叫:「嗯……」

老宣童當然知道那美人已經被按出高潮來了,不過他可不敢說破,只道是說自己按得太用力弄疼了仙兒姑娘,連連告罪。

秦仙兒見羞事沒有被揭穿,但那高潮的享受又是令人迷醉。

媚眼一瞪,假裝怒道:「滾吧,下次別這麼用力。」

老宣童嘻嘻一笑應聲告辭,隨後的幾天也是繼續以此服務討好秦仙兒,等到師傅安碧如秘密趕到妙玉坊時,在秦仙兒的極力推薦下也享受了幾晚老宣童的專心服務,不過那時安碧如卻是直接讓老宣童徹夜在房中伺候,每天天朦亮時才放他出來,把他累得徹夜未眠。

隨後師徒兩人在老宣童的帶路下真的找到了那玉德仙坊前任掌律的安葬之處,不過讓老宣童沒想到的是,這對師徒並非衝著那些並不存在的古董,反而是讓他把那長眠於此的屍骨挖出,這對師徒是要挫骨攘灰,只把老宣童嚇得頭皮發麻。

不過這樣他也不用擔心性命之憂,而且在安碧如的吩咐下秦仙兒從那時候就把自己提拔起來,負責照看妙玉坊,成了秦仙兒所信任之人。

老龜公的外號也因此而得來。

今夜秦仙兒的到來老宣童也沒有奇怪,因為這位美女老闆行蹤飄浮不定,行事也無跡可尋。

只當是尋常查帳,雖說這兩個月自己膽子大了起來,這妙玉坊生意好生紅火,又是日進斗金,自己雖是被叫龜公,卻是一手獨攬坊中大小事務的權力。

而秦仙兒又不是經常在,很多時候來了都是裝模作樣看看帳本就算了。

當秦仙兒吩咐自己按老規矩給她按摩時,老龜公只當是已經瞞天過海了。

而他今天也是膽大發作,決定在那泡腳水裡加點料進去。

正所謂飽暖思淫慾,人心不足蛇吞象。

其實他到現在還不了解秦仙兒的真正背景,若是讓他知道眼前這位美艷動人的老闆娘就是那銷聲匿跡的白蓮教聖女,更是那皇族的霓裳公主,就是再給十個膽子也怕是不敢造次。

決定一搏的他打算今晚在這水裡加上那重金秘密購買的特殊女用春藥,那春藥名為「一滴仙」,這種春藥的特殊就在於不會被水稀釋,而且藥性持久,難以退散,最重要的是不需要吞服入體,只需要接觸到皮膚就會被吸收入體。

當這春藥吸收入體後是難以發覺,一開始身體只會有些許酥癢,但若是被刺激起性慾時則會無聲無息的加強身體的敏感度,那種被強烈放大的敏感會讓受藥者不知覺地就猛烈發情,並且持續時間很長。

這簡直就是老龜公夢寐以求的神藥。

因為每次秦仙兒來到坊里用膳前都會讓婢女先行食用,那架勢簡直就如公主般謹慎,所以老龜公要想耍手段就只有在按摩的時候才能有機會。

在準備時老龜公擔心秦仙兒身負武功怕藥效不夠,一狠心把半瓶都倒入其中。

那小小一瓷瓶的春藥就要整整一千兩銀子,所以老龜公是傾家蕩產不夠還在妙玉坊的帳上中飽私囊只為這一步。

要是能得逞那不僅妙玉坊得手,就是這傾城絕色的美艷老闆娘也能收為私用,若是再大膽一點,恐怕那位更加風騷入骨的美人師傅也能一親芳澤。

將如此騷浪的美人師徒都盡收胯下是每個男人都做夢都想要的。

正當老龜公如常為秦仙兒洗腳按摩之時,驀然聽到玉足的主人冷不丁的一句:「看來給你機會不要,那就別怪我無情了。」

不明所以的他抬頭一望,映入眼帘的卻是那濕淋淋的嬌嫩玉足腳底迎面而至。一隻細嫩的玉足印在那滿臉肥肉的臉門,力度之大,一腳就把他踹飛出去,直撞後飛把房門都撞破。

被踹得眼冒金星的他差點暈死過去,等緩過氣來正欲起身時,那奪命的嫩足又是一腳重重壓在那滿肚肥腸的大肚腩上讓他動彈不得。

並且那嫩足仿佛一座山一樣繼續往下壓,直壓得他呼吸困難,五臟六腑像是被碾壓一樣,一口腥血急湧上喉嚨,嘴角流出那猩紅的血水。

如同身處鬼門關的老龜公明白秦仙兒這是準備要把他活活壓死,自知東窗事發,急忙求饒道:「老闆娘饒命,下次不敢了。」

只見秦仙兒卻是無動於衷,那奪命的玉腿又是加了幾分力度,吃笑一聲:「當然不會有下次了,你從我這裡吃了多少兩銀子進去,我也用你吐出來,銀子嘛,小事而已,你有本事有膽子就儘管吃進去。」

老龜公剛像道謝,卻聽到閻王索命般的那句:「銀子就不用你吐吧,但是吃進去多少兩銀子就給我吐多少兩血出來,只要你不怕死,儘管吃吧,啊。」

說完腳下力度不減,但那精緻的臉容上卻是風輕雲淡,仿佛在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半隻腳已進鬼門關的老龜公拚死高喊一句:「老闆娘,饒命,我也是被人迷惑一時糊塗才鬼迷心竅干出此事,求老闆娘饒命啊。」

秦仙兒聽聞魯怒不已:「哼,枉費我當初還讓人救你一條狗命,你卻是如此報答我,被人迷惑?你倒是說,被誰迷惑,看你那損樣,定是不知哪來的狐媚子吧。」

老龜公急聲道:「是那蕭家商號的大小姐蕭玉若,我就是被她迷惑了才幹出如此下等事。」

秦仙兒聞言一愣,腳下力度減輕不少,但仍是壓得老龜公難動分寸,耐人尋味的語氣道:「哦?是蕭玉若那小狐狸精?看不出嘛,你這老龜公還挺有本事,她都被你搞到手了?」

老龜公這侮蔑人的本事順口就來,不過也不敢太過離譜,半真半假的胡謅道:「老闆娘,我沒那個本事搞上那蕭玉若,只是前些時候她和我談合作,她把她們商號里的滯銷的化妝品和那些內衣銷往坊中,以低價把那些滯銷產品賣到我這裡,但卻可以開出高價的票據給我,事成之後她三我七分帳,我一時鬼迷心竅,被她迷惑了才……」

說不出中飽私囊四字,老龜公只得閉口不語。

秦仙兒聽了之後心中思量:那狐媚子可真是見錢眼開,以這種低劣手法掙錢掙到我的份上了?

哦,不過她也不知道這妙玉坊是我和師傅的產業,但就是知道也許可能掙得更狠。

哼,本來就看你這狐媚子不順眼,真當我秦仙兒好欺負。

思量片刻後,秦仙兒畫風急變,鬆開壓住大肚腩的玉足,讓老龜公得以喘上一口大氣,說道:「哼,那狐媚子確實懂得迷惑男人,看你被她迷得都敢撬自家牆角了,說說看,除了銀子,她還給了你什麼好處。」

老龜公得以保住狗命,正慶幸之餘又有些難為,因為蕭玉若找他合作是真,低價處理那些滯銷產品也是真,不過卻是他主動要求蕭玉若虛開票據,而且中間的差價也是自己盡收囊中。

若是繼續侮蔑,誰不知道蕭家的背景,只怕到時若是被發現報復,自己又要再一次淪為喪家之犬,能否活命都成問題。

正當老龜公左右為難時,秦仙兒卻是饒有興致地問道:「就那點銀子就能讓你吃裡扒外?你說我信嗎?」

老龜公卻是不敢扯到關乎蕭玉若的清白上去,只得求饒道:「老闆娘,真沒有其他好處了,那蕭家背景深厚,小的也不敢妄想什麼啊。」

正要扣頭謝罪時,秦仙兒冷哼一句:「哼,蕭家算什麼,一家子的狐媚,你看你還是個男人?連想都不敢想?」說完就是一巴掌打在那滿臉的肥肉上。

這一下可把老龜公打懵了,唯唯諾諾地道:「老闆娘,小人愚鈍,不是很明白老闆娘的意思啊。」

秦仙兒心中有氣,又是一巴掌打在另一邊肥肉上怒道:「蠢貨,這妙玉坊還在乎那點銀子嗎?罷了,你吃下去的銀子無所謂,可現在是那狐媚子有求於你,主動送上門來的肥肉你還不會吃?我要你把那狐媚娘們吃了,你可聽明白了?」

老龜公不可置信的疑惑道:「把那蕭玉若,不,那騷娘們上了?可是蕭家不好惹,小人怕給老闆娘您添麻煩了。」

秦仙兒沒好氣道:「叫你上就上,廢話什麼,哼,蕭家有什麼好怕的?沒事,你儘管玩,萬大事我這妙玉坊擔待得起。」

秦仙兒說完就命令老龜公滾,那老龜公又是惋惜又是驚喜,剛才幫秦仙兒洗腳洗到一半,那春藥應該已經被吸收滲入體內了,可還沒來得及刺激她就差點被打死,不過現在得到秦仙兒的命令和承諾,自己也可以放心大膽把那同樣誘人垂涎的蕭家大小姐蕭玉若進行狩獵,也算是另外一種補償,不過蕭玉若他要,那可恨的秦仙兒也不能放過,幾次三番差點被她要了命,等機會到了就讓她嘗嘗自己的大屌,必須狠狠肏死她。

不知感恩的老宣童腦海不斷密謀著要把這兩位天資絕色的美女收入胯下讓她

們做自己的母狗。

秦仙兒今天心情煩躁得很,在趕走那吃裡扒外的老龜公後仍是心有鬱悶,已經被吸收入體的大量『一滴仙』寂伏在體內,除了時不時有些許酥癢外並無異樣,只當是心情不佳,思來想去不得解法的她還是決定去找師傅安碧如。

而不知陰謀逼近的蕭玉若同樣也是鬱鬱寡歡。

……

第十三章

蕭家商號是大華頂尖規模的商號,商號的產品主要以女性賣家為主,它家的香水,內衣,女性服飾以及化妝品都是大華女性的首選,自從林三發明出香水和設計出與眾不同的內衣和女性服飾後,曾長時間引領著大華朝的女性穿戴風尚指標,由於林三的關係,肖青旋也頗為照顧蕭家,就是皇宮貴族的御用商號,風頭一時無兩。

而作為蕭家經營掌舵人的蕭玉若也野心勃勃,在蕭家商號崛起後開始大肆擴張經營,在短時間內就在全國各地開滿自家商鋪,本來以為可以以此讓家族生意更上一層樓,可惜天有不測之風雲,在大肆擴充經營的情況下流動資金的需求量達到驚人的地步,粗略估算,全國有幾百家蕭家的商鋪,光是每月的工人的工錢就要幾千兩的現銀,還有生產製作的作坊,貨物運輸的費用,以及原材料的成本等等,各種費用加起來後,每月的現金流都是一個龐大的數字,現金流對於一家商號的經營尤其重要,一旦斷裂就會出現連鎖反應,很可能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就會因此倒塌。

蕭玉若一心想要把家族生意做得更大,可是鋪開後卻發現擴張太快導致每個月的現金流都會很緊張,一時變得束手束腳。

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向那些大銀號通過蕭家的金字招牌借了很多銀票出來周轉,情況才得以改善,本來再有一兩年的穩定經營把產業穩定後勢必將成為大華最頂尖最大規模的商號,可是好景不長,一年前出現了個競爭對手,名叫四季商號,他們的產品和蕭家的產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同類型的競爭產品。

雪上加霜的是他們的產品竟然比自家的更加種類繁多,而價格卻要比蕭家的便宜很多,因此以前獨門生意的香水化妝品等在這種情況下開始銷售下滑。

蕭玉若經過多方打探才了解到,這家四季商號的背後是幾家之前在蕭家推出香水等新穎產品的競爭時落敗的老字號同行聯合起來的,但是可疑的是他們竟然能製作出比自己更加暢銷的產品。

正所謂同行如敵國,除了打探到幕後的資金背景後對於這家四季商號一無所知,但是銷售下滑導致很多已經生產出來的產品銷售情況堪憂,大量積壓在庫房中,現金流也出現重大壓力,隨時可能斷裂,到時候蕭家可能就會從此轟然倒下。

蕭玉若絕不允許出現這樣的情況,在無奈被迫之下想到了以前呲之若避的青樓行業,以前環境好的時候甚至放言蕭家的產品絕不賣給青樓女子。

可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這種關乎蕭家上下生死存亡的情形下,蕭玉若也只能放下身段,而她選擇合作的則是京城最有名的妙玉坊。

別看小小妙玉坊一家,它在青樓行業的地位絕對是龍頭,只要能和它合作好,其他青樓必定會跟風。

所以蕭玉若才會找到老龜公合作,不過開始的時候蕭玉若也沒有太過卑躬屈膝,因為她知道老龜公其實也只是個管事的,但幕後老闆神秘得很。

卻沒想到妙玉坊那神秘的幕後老闆竟然就是與她關係密切卻不對路安碧如和秦仙兒師徒。

如果知道的話或許就會是另外的光景了。

這一日老龜公派人來找自己帶話,要求蕭玉若親臨妙玉坊商談。

蕭玉若只當是那老龜公嘗到甜頭後想要得到更多的好處。

對於開始和妙玉坊進行買賣後蕭家的問題得以緩解一些,因為青樓就是最不缺這些白花花的銀子,所以在買賣的條件中其中一條就是每次交易都是現銀結算。

自從交易後那老龜公也幫忙介紹了幾家很有實力的青樓妓寨給蕭玉若去商談,當然從中也是獲利不少,不然那會這麼熱心的去當這中介。

現在與妙玉坊的合作對於蕭玉若來說越來越重要,主要是因為那四季商號就好像在走蕭家的舊路,忙於擴張與之競爭對抗,但青樓這一塊肥肉自己捷足先登,就必須牢牢得把握在手中。

蕭玉若如約到了妙玉坊見老龜公,因為現在是白天,坊中沒什麼嫖客,姑娘們也是在忙於打扮和休息。

在一間豪華的廂房中,桌上擺滿豐盛的佳肴美食,蕭玉若推門而入,卻看見除了老龜公外還有另外一人,此人蕭玉若也是認得,正是那以前苦苦糾纏她的陶東成,沒想到不見一段時間後卻是在這裡再次遇見。

如今的陶東成春風滿面,一副小人得志的囂張氣派。

哪有半分當初被林三和高酋整治過的萎靡模樣。

房中的二人見蕭玉若進來,放下手中的酒杯,只見老龜公歉意的笑道:「蕭大小姐,今天碰巧見到陶老闆這位老朋友,忍不住就先和他把酒言歡幾杯,你不介意吧。」

陶東成也是虛偽地笑道:「玉若你怎麼也來妙玉坊了,莫非你也是來談生意的?」說完還一臉輕蔑地笑著。

蕭玉若已經看清了當初那陶東成虛偽面具下那醜陋的真面目,不想與之同席,面如寒霜地對老龜公道:「老管事,你若是今天要與這位陶老闆聚舊飲酒,那請恕玉若不便,蕭家商號與妙玉坊的合作我們改天再談,告辭。」說完就要轉身離去。

老龜公今天萬事具備,那能讓那獵物輕易逃走,急聲挽留。而一旁的陶東成見此大有深意的一笑道:「今天不知老管事與玉若相約談事,是我唐突了,玉若你無須離開,就讓陶某離開就是了。」說畢就起身與老龜公告辭。

蕭玉若聞言後停下腳步卻是背對著陶東成不願看見他,老龜公當然還是要辦正事要緊,也就先把陶東成送出妙玉坊,順便吩咐人把酒菜換上,然後再回到廂房中。

見那小姐脾氣大得很的蕭玉若沒有落座,心中鄙夷一句:「臭娘們,你當這是你蕭家?等會就要治治你,看你還拽不拽。」口中卻是客氣地邀請蕭玉若落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