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大唐雙龍傳之只收妖女 (6) 作者:天堂小路

.

【大唐雙龍傳之只收妖女】

作者:天堂小路2021/02/22發表於:SIS論壇

第六章

「你……你說什麼?」聞采婷身體一僵,吃驚的看著單美仙問道。

「我說要你做我的女人!」單美仙一字一句認真的說。

「啊~」聞采婷突然感覺胸口一痛,單美仙的手用力的抓緊了自己的乳房,而兩根手指夾住乳頭用力擠壓,痛覺就是從這裡傳來的。

「痛……痛……痛啊~」聞采婷疼的幾乎快掉下眼淚了,單美仙居然偷偷用上了真氣,封住了聞采婷的真氣,讓她沒法反抗自己。

「我……我……」聞采婷被乳尖傳來的劇痛折磨的幾乎說不出話來,體內的真氣也無法運轉,並且身體也變得無比敏感。

「師叔一看就是久曠寂寞,讓仙兒來好好安慰一下吧!」單美仙說著舔了一下嘴唇,「師叔這樣的尤物原本就是應該被男人夜夜疼愛的,現在深閨寂寞只得自戀自愛了。不如讓人家來填補師叔的那塊空虛吧!」

聞采婷聽到單美仙的提議幾乎忘記了疼痛,陰葵派中魚龍混雜。男女之間關系本就混亂隨意,女人搞女人也不稀奇。雲飛燕和霞無雙就是一對這樣的組合:雲飛燕是霞無雙的女人,霞無雙是雲飛燕的『男人』。在外人眼裡就如同夫妻一般住在一起。

不過二人都是位高權重的長老,手中的事務太多需要各處奔走。不過這一切也是宗主陰後祝玉妍故意的,讓兩個人聚少離多。魔門中人自私自利,誰知道這兩個女人是不是暗中計劃推翻自己的統治。

祝玉妍作為一派之主,而且還是魔門第一的大派。對於手下自然有所防備,讓其達到勢力均衡。對於雲飛燕和霞無雙這對夫妻,自然是讓她們聚少離多,慢慢分化瓦解她們的感情。

「有什麼好處!」聞采婷忍住疼痛開口說道,單美仙聽了微微一笑鬆開了手。聞采婷卻是一驚:單美仙居然解開了對自己的禁錮。

恢復全身的真氣後,聞采婷並沒有報復單美仙。聞采婷知道自己的修為不如對方,而且報復也帶不來任何實質性的好處。出身魔門的人都是強權真理,利益至上。

「仙兒這裡有一套陰陽雙休的功法,可以幫助師叔穩固修為。」單美仙直接開出了自己的籌碼,「我也可以提升自己的修為。這種功法可不是損人利己的那種下三濫的東西,而是對雙方都有好處的。

而且這套功法是不屬於聖門任何一脈的,知道這套功法的人目前只有三個。」

「雲飛燕!霞無雙!?」聞采婷聽了單美仙的話立刻脫口而出說出了兩個名字。

「不錯!就是這兩個賤人,當初貪墨了我的秘籍,還讓邊不負這個人渣毀了我的人生。」單美仙咬牙切齒的說出自己當年離開陰葵派的原因。

「當年祝玉妍需要她們來維持陰葵派,只能犧牲我這個女兒了,呵呵!」單美仙的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

「居然還有這樣的隱秘!?我怎麼不知道!」聞采婷聽了單美仙的話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傻子一樣,陰葵派里許多的事情都瞞著自己。

「……」單美仙一陣無語,聞采婷看似精明,但是有的只是一些小聰明,說是胸大無腦也不算為過。

「我的這套功法只適合女人來修煉,現在符合條件的只有師叔你了。」單美仙解釋道,「而且人家還可以來安慰一下師叔噢!女人其實更刺激的。」

「那……那就試……試試好了!」聞采婷聽了臉上浮現出渴望的紅暈,被壓下去的情慾又被激發了起來。

「來,先躺好。」單美仙把聞采婷的身體放平在床上,自己也爬到床上。將聞采婷的雙腿打開露出濕漉漉的小穴,兩邊的陰毛被淫水浸透粘連著貼在四周。

脫掉身上的衣服露出小穴,小心的貼上聞采婷的小穴上,讓兩個女人身上最嬌嫩敏感的地方親密接觸。

感覺著與以往不同的感受傳來,尤其是這種新鮮感帶來的刺激,聞采婷居然來了一波小高潮。

「師叔真的好淫蕩,剛開始居然就高潮了~」單美仙感覺到從聞采婷小穴里的一股熱浪湧進自己的小穴里,忍不住開口調笑起聞采婷。

「你快點動啊,人家還等著呢!」聞采婷聽了也不以為意,反而開口催促起來。單美仙聽了也不說話,只是開始輕緩的扭動起自己雪白的屁股。

原本緊貼在一起的兩個大屁股,隨著扭動變得越發的緊密起來。單美仙小穴里的淫水隨著扭動一點點的倒灌了出來,在縫隙間穿插使肌膚更加緊密的黏連。大量的泡沫在四周出現,帶走了裡面的空氣。

酣暢的快感使小穴里產生更多的淫水,但卻沒有空隙外泄只能在兩個美少婦的淫穴中來回流淌。那一股淫水在兩個小穴里來回流淌逐漸變大,徹底充滿整個空間,這種奇妙的感受是兩個女人都從未體驗過的。

誘人的聲音在兩個美少婦的口中如同黃鶯鳴叫般婉轉動聽。這一切自然逃不過何昊的眼睛,對於廂房中正在上演的香艷大戲的聞采婷和單美仙,何昊自然恨不得好好懲罰她們,尤其是那對緊貼在一起的大屁股,應該打腫了。

「這兩個女人一定是故意的!」液態機器人小欣突然開口說道,「根據以往主人的言行記錄建議主人對她們進行拘束捆綁性懲罰!」

「嗯?」何昊聽了一愣,液體機器人小欣怎麼會提出這種建議,不過腦海里浮現出單美仙和聞采婷被龜甲縛束縛帶著眼罩和口球,小穴里插著電動陽具的樣子。

「算了。」何昊搖了搖頭,雖然很想這麼干,但是自己要把她們先培養成築基修士,藉助她們的力量來恢復自己的修為。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對何昊來說。

「小欣,先讓她們好好睡一覺,以後再遇到這兩個女人搞在一起就都讓她們睡覺。免得我看著心煩,而且這種東西看多了對身體不好。」何昊很是憋屈的說道,自從收了這兩個小妖精後,一時沒忍住發生了關係,對於女人那柔軟美妙的胴體就變得無比渴望。但條件不允許,只有和築基修士陰陽雙修才有好處。

廂房中正大戰的聞采婷和單美仙,突然一陣陣困意襲來,兩個人立刻睡了過去。

「主人,單美仙和聞采婷都已經按照您的吩咐睡覺了。液體機器人小欣開口說道。」好!

「何昊終於可以靜下心來打坐調息了,又過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何昊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廂房中屁股貼著屁股姿態不雅的兩女。發現單美仙一臉開心的表情,而聞采婷卻是一臉春情,嘴裡還發出細微的呻吟。

讓我看看你們做的都是什麼夢!何昊展開入夢大法進入到了兩女的夢境世界。看著眼前兩個飄忽著浮現虛空中的圓洞,何昊知道這就是兩女的夢境入口。

何昊原本打算仔細探查一下這兩個夢的主人到底是屬於誰的。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決定自己進去看看。

何昊向右一步直接進了右邊的夢境入口。沿著通道來到一片花園裡,花園的中間有一座亭子。女人的嬌媚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聲從裡面傳出。走近亭子才發現裡面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正在交媾,男子躺在一張躺椅上女人騎在男人的腰上,身體不住的上下起伏。

何昊悄悄靠近,亭子裡的男女好像毫無察覺的樣子,依舊火熱的交媾著。由於女子背對著何昊,只能看到一個背陰。但依舊可以肯定是一個美女,何昊繼續前行轉到亭子前。看清裡面的男女大吃一驚,躺著的男人正是自己,而那個女人是聞采婷。

只見自己雙手枕著頭躺在躺椅上,非常享受的模樣。騎在自己身上的聞采婷努力的討好自己,嘴裡不時會說出一些作踐自己的話出來,場面實在是香艷無比。

「主人,舒服吧?人、人家的小穴可是會三段咬合的。」聞采婷一臉嫵媚的表情說。

躺著的何昊只是點了下頭:「我感受到了,確實裡面到處都在動。」

聞采婷一直處於發春的狀態,不住的和夢中的自己交合,各種各樣的體位都有嘗試,何昊看了會兒就決定離開了。退出聞采婷的夢境,何昊來到另一個夢境通道走了進去。

當何昊岩著夢境通道走到盡頭,發現自己進入了一間婚房。在婚房的婚床上坐著一身鳳冠,霞披蓋著蓋頭的新娘。而何浩發現自己身上也已經穿上了一身大紅的喜服。自己居然被帶入了。

「郎君,快幫人家把帶頭摘下來嘛。」新娘聽到腳步的聲音撒嬌的說道。

何昊這才發現自己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隻小木棍。這個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喜秤吧?何昊拿起喜秤好好的看了一下。

「快啊!人家都等不及了」新娘顯然有些性急,忍不住再度開口催促起來。何昊用喜杆挑起新娘的蓋頭露出一張冷笑的面孔,果然是單美仙。不過看著單美仙臉上的殺氣,對待自己這位新郎官可是苦大仇深啊!

「公……公子!?」單美仙看到挑起自己蓋頭的男人居然是何昊,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

「怎麼……怎麼會是您?」單美仙慌忙站起來,撤掉蓋頭侷促的站在那裡。

「怎麼?難道你不願意跟我洞房嗎?」何昊突然玩心大起,看著眼前不知所措的單美仙,打算捉弄她一下,故意問道。

聽了何昊的話,看著何昊露出失望的表情。單美仙刷的臉紅了,低下頭用手指玩弄著衣角,小聲的說:「願意,美仙做夢都想和公子洞房。

美仙願意!」

「夢!?對了,這裡是我的夢!」單美仙突然醒悟過來,吃驚的看著何昊:「你不是我幻想出來的!

?」

「你是公子?」單美仙試探著問了一句。

「嗯!是我!」何昊點頭承認。

「公子怎麼會進到我的夢裡?你是怎麼辦到的?」單美仙一連問了兩個問題。

「我使的入夢大法,等你築基成為修士後,也可以使用的。」何昊開口解釋道,「還有可以進到別人的夢裡的法術!?」

單美仙吃驚的張著小嘴。

「當然有了。那些傳聞中夢中遇仙指點,尋得名仕賢臣輔佐,成就一番事業的君主,夢中遇到的仙人其實就是精通入夢大法的方士而已。」何昊開口說道。

「入夢大法其實並不是什麼高深的法術,普通人也可以學習,不過就是時間長點吧了。」何昊猶豫了一下,看著單美仙一臉渴望的表情,繼續解釋道:「普通人沒有基礎,要修成此法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是練不到家的。

但是築基修士就不一樣了,幾個月就OK了!」

「OK?」單美仙疑惑的重複了一邊這個詞。何昊忙解釋:「OK就是好的,成了的意思。

是我家鄉的俚語。」

「就像是一個高明的鐵匠和一個學徒同時打造兵刃。鐵匠知道如何操作,自然簡單。學徒只能自己摸索。」單美仙看著何昊說出自己的猜想。

「就是這個意思!」何昊點了點頭,隨即場景一變,二人站在一座涼亭中。單美仙一身白衣做男子打扮,何昊同樣的打扮。

單美仙好奇的看著四周景色的變換,何昊一笑:「放心,這裡還是你的夢境,不過是被我變化了一下場景而已。」

「美仙,白天的時候,我就發現你已經修煉到了鍊氣九層頂峰,但是卻無法突破。變得有些焦躁起來,想要強行突破這可不成。修道如同行舟順其自然即可,如果強行突破恐怕會留下隱患。不利於以後的修煉!」何昊皺著眉頭對單美仙訓誡道。

「……是,弟子知道錯了!」單美仙聽了沉默了一下,主動認錯。

「我現在就把入夢大法的口訣和修煉方法教給你,希望你能好好練習。」何昊教訓完單美仙,又將入夢大法的修煉方法傳授給她。打一巴掌給個甜棗,恩威並施還是有必要的。

感受到腦子裡多了一些東西,單美仙一臉的興奮,急忙向何昊謝恩:「多謝公子賜給美仙神通,美仙定不會辜負公子的栽培。」

「對了,這套入夢大法你先不要透露給聞采婷知道。現在她根基不穩,需要鞏固修為,不宜分心。知道了嘛!」何昊又開口告誡單美仙道。

「公子?」單美仙突然發現何昊已經消失不見,她急忙四處尋找何昊,隨著一片亮光單美仙幽幽醒來。

單美仙睜開眼睛入目一片雪白細膩的肌膚,自己正趴在聞采婷的身上了。用手支撐著身體從聞采婷身上爬起來,單美仙看了一眼窗外放亮的天空。急忙推醒依舊熟睡的聞采婷:「師叔,師叔。

醒醒,天亮了。」

「怎麼了?」聞采婷睜開朦朧的眼睛迷糊的問道。

「天亮了!輪到我今天服侍公子洗漱了!」單美仙看著睡眼朦朧的聞采婷說道。

何昊又收下聞采婷後,為了避免彼此爭風吃醋。特意規定兩個女人輪流服侍自己洗漱起居和家務整理。

「知道啦!」聞采婷有些不情願的嘟囔著穿衣起床。收拾整齊的單美仙端著臉盆和手巾進到何昊的房間裡,想起昨晚夢中何昊傳授自己的入夢大法。

看著剛剛起床的何昊,單美仙有點不確定昨晚的夢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但腦海里那篇入夢大法卻是揮之不去。

「怎麼了,美仙?」何昊看著單美仙愣神的樣子開口問道。

「」啊!?已經走神的單美仙聽了何昊的呼喚才回神來。將臉盆和毛巾放到桌子上,將床上的被子整理好。轉過身看著正在洗臉的何昊有些猶豫:要不要問一下關於昨晚的夢。

已經洗完臉的何昊看見單美仙猶豫的樣子,開口說道:「怎麼了?是不是覺得昨晚夢裡的事太過離奇了。

那篇入夢大法,可是我直接傳入你的心神里的。」

「夢裡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單美仙聽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夢是虛幻的東西,但發生過的事兒都是真實的。」何昊覺得自己說出來的話就像是一個神棍在忽悠無知的少女一樣。

「也就是說入夢大法是真的了!」單美仙聽了一臉興奮的問道。

何昊點了點頭:「是。不過不能夠告訴采婷哦!

她的根基不穩,如果修煉的話會出事的。」最後何昊在告誡了一遍單美仙不能泄露給聞采婷知道入夢大法的事。

「知道啦!美仙不是那種不懂事的女人。」單美仙聽了何昊的告誡,如同少女撒嬌搖晃著身子保證道。

「美仙,快招呼公子吃早飯啦!」門外傳來聞采婷催促的聲音。

「好啦,吃飯去了。」何昊對單美仙說道,單美仙點點頭端起臉盆和毛巾跟著何昊出了房門。

早餐自然不是聞采婷自己做的,又是從酒樓訂的。看著桌子上十幾樣小菜和糕點,何昊坐到了主位上。聞采婷和單美仙這才坐下來,看著何昊端起碗,才敢動筷子。

「公子,我們要不要自己培養一點勢力,供我們驅使。」聞采婷看了一眼何昊壯著膽子說道。

「培養一點勢力?」何昊聽了聞采婷的話一愣,反問道。

「是呀!公子。奴婢覺得您應該培養一批手下,來幫您處理一些事情。」聞采婷看了一眼何昊,發現何昊並沒有動怒或生氣的樣子。這才繼續說道:「現在天下大亂,剛才奴家上街買早點時,看到許多流民在城裡乞討。而且有許多人在賣孩子,賣的都是一些女童。奴家覺得這些女童都太可憐了,不如買下一些回來,教她們武功。

等她們長大了也能替公子辦事!」

何昊聽了聞采婷的話,自然明白聞采婷心裡打的小算盤:藉助自己的手來培養自己的勢力。不過並沒有說什麼,一旁的單美仙聽了聞采婷的話,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聞采婷。

這個女人到底有多愚蠢啊!需要手下用公子傳授的生死符控制幾個幫派的高層就可以了。現在居然要買一批女童來培養成手下,這不是給自己製造競爭對手嗎?等到這些女童長大懂事了,面對神仙一般的公子。那還不千方百計的投懷送抱啊!

「為什麼要選女童呢?」何昊聽了問道。

聞采婷有些氣憤的說:「奴家買飯遇到許多流民在賣孩子,其中有一個男人要賣掉自己的兩個女兒,我看他身邊還跟著一個男童。我問他,把三個孩子都賣給我,其實如果他答應的話,我會給他一些錢,讓他們一家都可以安頓下來。那個男的聽到我要連男童一起買,立刻不答應了,說女兒不過是賠錢貨,兒子是傳宗接代的的。

所以……」

聞采婷的聲音越來越小。

「所以你就想買一批女童培養成得力的手下,反正她們在父母眼中都是多餘的,即便將來學有所成也不會被所謂的家族左右,對嘛?」何昊接著聞采婷的話語說了下去。

「公子,你就救救那些可憐的女童吧。」聞采婷哀求的對何昊說道。

並向對面的單美仙偷去求助的目光。何昊看著聞采婷一臉哀求的樣子,知道聞采婷此舉並無多大的私心,大概幼年時的聞采婷也有過此類的遭遇,看到街市上被賣的女童想起自己的經歷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吧!

感受到對面聞采婷投來的目光中求助的意思,單美仙本想別過臉去裝做沒看見。聞采婷向何昊提出的請求,與其說是請求倒不如說是一種試探,試探何昊的反應。如果成功了那接下來會逐步提出各種要求,來試探何昊的底線在哪裡。不過這樣也好,不論成否聞采婷都會被公子索厭惡。

「美仙,對於這個提議你有什麼看法?」何昊自然也注意到了聞采婷的小動作,轉過頭看著單美仙提問道。

「美仙只是公子的一個小丫環,一切全憑公子吩咐。」單美仙聽了立馬表明立場,不過看到何昊若有所指的微笑,心裡有些毛躁起來,不會是被何昊看出了自己的意圖吧?

「好吧!聞采婷,本座就答應你一回。」何昊一揮手桌子前面的空地上出現幾隻裝滿黃金的大箱子。

看著眼前金光閃閃的幾大箱黃金,聞采婷和單美仙不由同時吞了吞口水。何昊的手筆實在是太大了,這幾箱黃金怕是得有幾萬兩,而且光看成色也能知道是絕對的上品。拿到市面上一兩換三兩都有人搶著換,這幾箱黃金差不多能換一百多萬兩銀子的。這麼一大筆財富扶植起一路義軍都足夠了。

「用不了這麼多的,公子!」聞采婷小聲的說。

「單美仙,你待會和聞采婷一起出去辦這件事情。」何昊看著單美仙開口說道。

單美仙聽到何昊對自己的稱呼的改變,自然明白自己的小伎倆已經被看穿了。嚇得慌忙跪下哀求道:「公子!美仙知道錯了!公子就饒了美仙這一回吧!

美仙下次再也不敢了嗚嗚!」

最後竟然失聲痛哭起來。

聞采婷看到單美仙哀求的樣子立刻就明白了過來,自己向何昊提出購買女童的事比單美仙算計自己的行為還要惡劣。根本就是奴大欺主,是罪無可恕的大不敬啊。嚇得也趕緊跪下向何昊賠罪,能夠遇到何昊這位仙人,還被收為侍女並且傳授仙法。

這可是多大的機緣啊,就因為一點點算計或私心作祟就要丟掉。這是多麼的愚蠢行徑啊!如果何昊不要她們了,全憑她們自己去摸索著修煉?這跟殺了她們有什麼區別啊!

「好了,好了!別哭了。」何昊看著眼前哭的稀里嘩啦的兩個女人,有些厭煩的說道。

嚇得兩人趕緊止住了哭泣,楚楚可憐的望著何昊。看著兩個女人一副林妹妹的柔弱樣子,其實都是呂雉一樣的女人。

「公子……」聞采婷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知道又要有什麼打算。但卻顯得顧慮重重的樣子,女人的天賦就是演戲,眼前的兩個更是影后級別的存在。

所以不管兩個女人表現的多柔弱多可憐,何昊是絕對不會相信的。能夠混到魔門第一大派陰葵派的長老的聞采婷,還有隻身建立起東溟派跟各大勢力左右逢源的單美仙。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要做就做的大氣一些,這楊家的氣運也沒幾年了。」何昊一拍桌子霸氣的說道。

頗有一副唯我獨尊的氣勢,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女有些發痴。

「公子是要爭霸天下嘛?」單美仙聽了何昊的話,看了一眼地上的黃金,以為何昊要下場爭奪天下,忍不住發問道。

「誰要管這個爛攤子!」何昊自然明白單美仙誤會了自己的意思,認為自己要參與到爭霸天下的遊戲中來。一旁的聞采婷也好奇的望著自己,想要知道答案。所以急忙表面立場!

「給你們金子是要你們多收養一些孤兒,而且我打算建立一個起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何昊解釋道。

「奴婢遵命!」望著地上的幾大箱黃金,單美仙和聞采婷相視一眼只得硬著頭皮開口說道。

光是串開這些金子就要花費不少功夫,不論陰葵派還是東溟派都有這個能力。但都要花去不少的時間,而且其中還要有不少的損耗。

「快去辦啊!」何昊催促道。

默默的將黃金收入到納戒當中,聞采婷和單美仙轉身出去了。

兩人先戴好面紗這才上街,一路上到也沒遇到不開眼的傢伙打擾。到達陰葵派的分舵後,聞采婷招來心腹手下。拿出一小部分黃金吩咐兌換成銀子,雖說只是一小部分也費了不少功夫。何昊給的金子成色太好了,這一批流出去的金子在建康城中造成了不小的轟動。

「看來要把手上的全部黃金兌換出去有點麻煩。」聞采婷把玩著手裡的金元寶,皺著眉頭說道。

一旁噼啪打著算盤看著帳簿的單美仙停了下來:「怎麼?

難道以你們陰葵派的勢力,還兌換不了這些黃金嘛?」

「要是發動整個陰葵派的勢力自然輕而易舉,可僅靠這江南之地的話,就要多花些時間了。」聞采婷解釋道。

「如果我們吃點虧,還是可以辦到的。」單美仙聽了看了看帳簿說道。

「怎麼辦呢?」聞采婷聽了來了興致好奇的問道。

「我們的金子不論成色還是純度都高於普通的金子,兌換銀兩的比例是1:35.普通的金子兌換比例是1:25.如果我們把兌換的比例調低變成1:32的話就可以很快的把手裡的金子都變成現銀,不過這麼兌的話肯定是要損失不少的。」單美仙撥弄了幾下算盤珠子開口說道。

「」最樂觀的估計也要少上五萬多兩!單美仙看了一眼聞采婷說出了一個大概的數字。

「這麼多!」聞采婷聽了不由得放下了手裡的元寶。

「這麼多品質上佳的金子流入,難免會造成衝擊降低價格的!」單美仙接著說道。

「那該怎麼辦啊?」聞采婷聽了單美仙的話不由皺起了眉頭,何昊剛剛交待下來的第一件事,自己就要辦砸了嘛?

「其實我們可以分批流入民間,或是直接就用黃金交易的。這樣的話就不會產生任何損失了,說不定還能賺上一筆呢!」單美仙把自己想出的對策告訴給了聞采婷。

「經商你在行,索性就全都交給你吧!我直接吩咐他們按照你的命令執行就是了!」聞采婷聽了單美仙的策略,倒也不含糊直接就把權利交了出來。

「挑選孩童的事還是需要你我來把關的!」聞采婷又加了一句話。單美仙聽了一愣接著一笑:「好啊!

說實話,東溟派也需要補充些新血了。」

「天下大亂自然也是我陰葵派大有作為之時。」聞采婷聽了單美仙的話眼睛一亮咯咯的笑道。

「來人啊!」聞采婷立刻傳召手下,「長老有何吩咐?」立刻進來兩個中年人。

「立刻去城裡收攏十二歲以下的孤兒,越多越好!」

「是!」兩個手下領命離開了,並沒有過多的詢問原因。

「我出去轉轉!」單美仙對聞采婷說完,就離開了陰葵派的駐地。單美仙轉過兩條街後來到一家糕點鋪買了一些糕點就離開了。但誰也沒注意到一張紙條被壓在了銅錢下,老闆很自然的收下了銅錢。長相憨厚的老闆繼續招呼買糕點的其他客人,直到中午才吩咐夥計頂一會兒,自己回去吃飯了。

老闆回到內宅從一個小籠子裡掏出一隻信鴿,將收到的紙條裝進竹筒里綁在鴿子的腿上,隨後將鴿子放飛出去。辦完這一切老闆轉身到廚房吃飯去了,吃完飯後又來替換夥計。

單美仙離開糕點鋪後又在城裡買了一些胭脂水粉和小飾物,直到天黑才回到陰葵派分舵和聞采婷回合。看著單美仙手裡提著的東西,聞采婷笑著問:「怎麼樣啊,逛了一圈還滿意嗎?

有什麼收穫呢?」

「咦!看你滿面紅光的,事情進展的一定挺順利的吧!」單美仙上下掃了聞采婷一眼好奇的說道。

「那是自然!」聞采婷哼著小曲拿過單美仙手裡的糕點包裹:「現在已經收攏兩百多孩子了,明天應該還會更多。不過我還是要求他們只收根骨好的,數量不得超過五百。

哼!」

「五百!?居然這麼多!」單美仙聽了聞采婷報出來的數字吃了一驚。

「多嗎?十里挑一的話最多也就湊五十人,我還擔心公子會責罰呢!」聞采婷打開包裹拿起一塊糕點放到嘴邊不悅的說。

「資質不是問題,要機靈點的!」單美仙聽了隨口說道。

「噗」聞采婷聽了剛吃到嘴裡的糕點又吐了出來:「開什麼玩笑!

哪有不看資質的啊?」

「公子手裡有一種靈丹叫洗髓丹,可以給年齡不超過二十歲的年輕人增加資質。婉晶可以打敗杜伏威,全憑公子的恩賜呢!」單美仙略顯得意的向聞采婷說道。

「居然有有這麼神奇的靈丹!」聞采婷嘖嘖稱讚的說。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人家也不會相信的。」單美仙有些興奮的說。

「來!讓我看看,是不是又發春啦!」聞采婷說著就湊了上來撩起單美仙的裙子,露出裡面純白色的小內褲。伸手就摸了過去!

「啊!」單美仙被聞采婷的舉動嚇了一跳,想要閃開可裙子還在對方的手上。

「去!去!誰像你一樣,女色狼!」

「居然敢說我是女色狼!」

聞采婷咯咯一笑:「那我就色給你看,讓姐姐摸摸濕了沒有?」

「「討厭!你才濕了呢!單美仙躲過聞采婷的狼爪反唇相譏。」就讓姐姐摸摸。

「聞采婷又向單美仙撲了過來。

「討厭!啊——!」單美仙一聲驚呼,居然被聞采婷得手了,立刻不甘心的撲向聞采婷。頓時兩人打鬧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