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之只收妖女 (7-8) 作者:天堂小路

簡體

. book18.org

【大唐雙龍傳之只收妖女】 book18.org

作者:天堂小路book18.org

2021年4月24日發表:SexInse!Board book18.org

第七章 book18.org

寂靜的暮色中兩道倩影如幽靈般在房頂上飛縱,不大會兒來到一座小院房頂上。彼此對視了一眼輕飄飄的跳落院中,「長本事了,放著門不走。居然做起了梁上君子!」屋子裡傳出何昊的聲音。book18.org

「奴婢知罪,任憑公子處罰!」聞采婷和單美仙推進入跪在地上,一副任君採摘的樣子。「交待你們的事辦的怎麼樣了?」何昊看著眼前兩女一副意得志滿神情,就知道她們已經辦停當了,現在是準備向自己來邀功的。book18.org

「奴婢姐妹一共收養了一百一十二名女童,都是資質根骨上佳,聰慧伶俐的人選。」單美仙開口說道。何昊聽了微微吃了一驚:「居然有多?」book18.org

「嗯!這些女童都是奴婢精挑細選出來的。現在都安置在一座山莊裡。」聞采婷接著開口說道。「這些都是身世清白的孩子,我們都已經仔細調查過了,不會混進來姦細!」聞采婷向何昊保證道。 book18.org

「出來吧!」何昊一招手,從臥室里走出一位十七八歲的高挑少婦。「突厥人!」單美仙看著少婦說道,雖然用的是疑問的語句,但口氣卻是肯定的。 book18.org

聞采婷也注意到少婦一頭棕色齊肩短髮,褐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樑,果然是突厥人的相貌。 book18.org

「奴婢……芭黛兒,見過兩位姐姐!」少婦說著飄飄萬福的向著兩女請安問候,顯然對自稱奴婢還不太適應,行禮的動作也很生疏,顯然是學習的很倉促。 book18.org

「這是我新收的侍女,以後你們要好好相處。另外芭黛兒許多禮節並不熟悉,你們平時提醒一下她!不要太過了。」何昊指著芭黛兒對兩女說道,不過考慮的聞采婷和單美仙畢竟出身魔門,為了防止兩人會暗中欺壓芭黛兒這個新人,還是小小的警告一下。 book18.org

「主人哪裡找來的這麼漂亮的美人?」聞采婷上下打量著站在一旁的芭黛兒,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我是主人撿來的!」芭黛兒有些默然的說道。book18.org

「撿來的?據我所知建康城裡可沒有什麼突厥人。」作為地頭蛇的聞采婷開口說道。而且看外貌和氣質,眼前的小少婦也絕不是普通人,極有可能是突厥貴人。book18.org

「奴家聞采婷,見過芭黛兒妹妹!」聞采婷說著向芭黛兒萬福行禮自我介紹。「奴家單美仙,見過妹妹。以後我們就是親姐妹了,不必太過拘束,而且公子人很好的。」單美仙開口示意拉攏也小小拍了何昊一個馬屁。 book18.org

「芭黛兒是我在外蒙的戈壁上帶回來的!」何昊開口說道。book18.org

「外蒙?」三女同時一臉的問號。何昊看著眼前幾個女孩一臉茫然的樣子,開口解釋道:「外蒙就是漠北,我們都習慣這樣稱呼。」book18.org

「這怎麼可能!」單美仙和聞采婷同時驚叫道。要知道從江南到塞外,就是以先天高手的速度也不下月余的時間。何昊居然短短三天的時間就往返了一個來回,這是怎麼辦到的呢?book18.org

「不信,你們問問芭黛兒!」何昊直接把皮球踢給了新收的小侍女。兩女聽了何昊的話轉頭看向芭黛兒,一臉詢問的樣子。book18.org

「奴婢是被公子帶著飛回來的。」芭黛兒說到這裡一臉崇拜的看著何昊。 book18.org

「飛!?」單美仙和聞采婷一臉震驚的看著何昊,對於普通人來說只有仙人才能飛翔。但是聞采婷和單美仙都不普通人,見識自然不是愚夫愚婦可以理解的。即便是達到了武破虛空的修為也無法做到飛翔天地。或許武破虛空後的人可以做到,但武破虛空後到底是去了什麼地方,一直都是個謎。 book18.org

「你們看!」何昊揮手拿出一張飛毯鋪在地上。單美仙和聞采婷狐疑的看著地上的毯子,只是覺得做工華貴而已。和西域來的胡商帶來的地毯並無太大的區別。 book18.org

「這不就是一張普通的波斯地毯嗎?」聞采婷看了一眼地上的毯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忍不住開口說道。book18.org

「這可不是普通的毯子,這是一張飛毯。不信你們幾個上來,我帶你們出去轉轉。」何昊指著地上的毯子對幾個女人說道。 book18.org

「啊-!」在一片驚呼聲中,地上的毯子慢慢漂浮了起來,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託付著一樣。 book18.org

「走,上來吧!快!」何昊率先上到了飛毯上,指著身下的飛毯催促道。單美仙等人立刻興奮的坐到了毯子上,飛毯並沒有因為增加了人數而降下。 book18.org

何昊操縱著毯子飛出房門緩緩升空,看著地上的建築越來越小,三女驚嘆不已。飛毯在何昊的操縱下朝著西北方向飛去,毯子的四周仿佛有一檔無形的牆阻擋著迎面而來的大風。book18.org

「這次是你們完成任務的獎勵!」何昊扭頭對單美仙和聞采婷說道。兩女聽了何昊說這次是對自己的獎勵,感到無比興奮。居然可以像飛鳥一樣在天空自由的飛翔,這是什麼金銀財寶靈丹妙藥都換不來的。忍不住在何昊臉上親了一口,聞采婷看了一眼旁邊的單美仙和芭黛兒,暗中感到可惜。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說不準早就跟何昊展開盤腸大戰了,來一場毯震。在空中作愛到底是一個什麼滋味呢?聞采婷美目異彩連連的望著何昊想著,不覺感到自己下面居然已經濕潤了。book18.org

「公子!我們這是去哪啊?」單美仙看了一下飛毯下方的巨大水流,忍不住好奇的問道。book18.org

「洛陽!」何昊並不知道洛陽的具體位置,但卻知道沿著長江逆流而上肯定能夠到達。三女聽了頓時沉默了,何昊操縱著飛毯大約飛了一個小時,終於看到一座燈火輝煌的巨大城池比鄰著長江。飛毯飛如城中並沒有驚動任何人,「這洛陽城裡最好玩?」何昊看向旁邊的聞采婷問道。 book18.org

「曼青苑!這裡是洛陽最大的銷金窟,各種享樂方式應有盡有。而她的老闆是洛陽幫的幫主上官龍,此人極有手段黑白通吃。當然了這只是上官龍明面上的身份,上官龍的真實身份是陰葵派的長老,同時也是洛陽的負責人。並且他還和域外邪教大明尊教關係密切。」聞采婷如數家珍的將上官龍賣了個徹底。 book18.org

「這上官龍是否得罪了你?被你這麼樣的針對。」何昊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聞采婷的臉。 book18.org

「公子你弄疼人家了。」聞采婷藉機開始向何昊撒嬌。何昊收回手後聞采婷才一臉不屑的說道:「就憑他也配,奴家不過是先對公子透個底,待會兒去曼青苑裡可以盡情玩耍。所有消費都由他上官龍出。哼!」 book18.org

何昊聽了聞采婷的理由搖了搖頭,操縱飛毯就要找個僻靜的地方降落。反而被聞采婷攔住了,聞采婷說自己在洛陽有一處房子在哪裡最為安全。在聞采婷的指引下何昊把飛毯降在一處無人的院落里。 book18.org

「我們走吧!你來領路。」飛毯飄落在地上何昊率先下來了,一指聞采婷說道。「奴婢留下來看護飛毯吧!」一直沉默不語的芭黛兒突然開口說話,「不用了,就放在這裡吧」何昊聽了擺擺手說道。 book18.org

「公子,這個飛毯如此真貴。不如您把它收起來吧!」單美仙在一旁也開口勸說何昊。book18.org

「你們放心,這塊飛毯只有你們公子我可以操控,落到其他人手裡也只是一塊普通的毛毯而已。」何昊信心十足的說道,「而且芭黛兒你是今天的主角,今天出來玩就是為了慶賀你的加入。怎麼可能少了你啊!」何昊話鋒一轉又說到了芭黛兒身上。聽了何昊的話,單美仙和聞采婷不禁有些小小的嫉妒芭黛兒。book18.org

「不過這次你能乘坐這飛毯也是託了她們的福。還不快謝謝你的兩個姐姐啊?」何昊又把話扯到單美仙和聞采婷的身上,芭黛兒聽了立刻向兩人道謝:「謝謝兩位姐姐成全,小妹才有乘坐飛毯的福氣。」book18.org

「不必了,不必了。大家都是好姐妹,何必如此客氣呢!」單美仙和聞采婷都連忙擺手推脫。 book18.org

「好啦!不必相互客氣了。聞采婷,趕緊帶我們去你剛剛說的曼青苑轉轉。」何昊看著眼前三個女孩相互客氣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催促道。 book18.org

「有……」聞采婷開口剛要說話,卻被何昊制止住了:「有什麼必要,都說了以後你們是好姐妹,。現在還是出去找樂子吧!」聞采婷立刻心領神會知道何昊已經發現有人潛伏在附近,說不定剛剛的話都是故意說給對方聽的。朝著單美仙看了一眼,對方眨了眨眼顯然也是早已經發現了。既然公子都已經發現了,那自己就乖乖聽令便是。book18.org

「是。」聞采婷立刻開口答應,帶著幾人朝曼青苑走去。過了兩條街來到一處僻靜的胡同里,聞采婷敲了敲一扇小門。開門的人看到外面站著一男三女就要開口詢問,但聞采婷隨手從戒指里拿出一塊腰牌遞了過去。對方接過腰牌仔細的看了一下,便態度恭敬的把四個人請了進去。book18.org

「還請幾位稍後,小的這就去請龍頭過來。」將幾人請到一處房間後,對方接著開口說道。立刻有侍女進來奉上糕點和茶水小心侍奉,對方這才轉身離去通知上官龍。book18.org

「這裡不需要你們了,都下去!」聞采婷看著眼前的幾個小丫鬟,立刻開口驅趕了出去。幾個小姑娘只得乖乖的退了出去,不過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到了門口。book18.org

何昊坐下後,單美仙和芭黛兒乖巧的侍立一邊,聞采婷端起茶杯遞給何昊。何昊接過來喝了一口,居然是上好的鐵觀音。book18.org

「你們都坐下吧!」何昊看了三人一眼說道,「是。」三個女人這才乖乖的坐下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開門的人才回來,跟著一個大概五十歲左右的消瘦男子走了進來。男人雙眼浮腫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但何昊一眼就看出這不過是男子的偽裝,男人步伐沉穩有力呼吸深沉,可以推測出是一個一流的高手。book18.org

「聞師姐!久等了。小弟實在是俗務纏身,有失遠迎還望恕罪,哈!哈!」隨後進來的男子立刻開口向聞采婷客套的賠禮,顯然男子就是上官龍,也就是曼青苑的老闆。book18.org

「上官龍頭是一幫之主,自然公務繁忙。何須客套呢!」聞采婷聽了上官龍對自己的稱呼,立刻不滿的說道。上官龍五十多歲的樣子,稱呼自己為師姐,這不是說她聞采婷老嗎? book18.org

「奴家來你這裡只是為了給公子找樂子而已。你要好好的安排一下。錢財自然不會少給你的!」聞采婷看了何昊一眼後對著上官龍說道。 book18.org

「在下上官龍,不知這位公子如何稱呼?」上官龍這才把注意力放到何昊身上。其實剛一進來上官龍就注意到了東溟夫人單美仙,另外的一男一女卻是十分的面生。女子雖然會武功但是對自己來說並不太高,而男子就是個普通人而已。但是看樣子卻是三個女人隱隱以男子為尊。 book18.org

「在下何昊,有禮了。」何昊也站起來向上官龍行禮問候。book18.org

「何公子客氣了,進門是客。如有招待不周之處還望海涵。」上官龍急忙說道。接著看向單美仙開口詢問道:「這位可是東溟夫人單美仙?」book18.org

「不錯!正是奴家。」單美仙大方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那,這位姑娘呢?」上官龍的注意力又放到了芭黛兒身上。book18.org

「奴家芭黛兒。」芭黛兒不願多說只是說了一下名字。book18.org

「上官幫主真是太客氣了!」聞采婷自然明白上官龍在打探幾人的底細,自己第一次做東居然還會被問這問那。感覺自己的面子被削了,才不悅的說道。book18.org

「多謝聞姑娘提醒。我這就給幾位安排。」已經碰了一個釘子,上官龍立刻改了稱呼說道。隨即對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待對方離開後。上官龍才帶著四個人離開,來到一處獨立的樓前。 book18.org

「恭迎公子!」門前站著兩排漂亮的侍女向何昊躬身行禮。 book18.org

「其他幾處都有客人,倉促之下只有這裡來招呼何公子了。」上官龍親自在陪同,對何昊略帶歉意的說。眼看著何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也知道自己的試探落空了。 book18.org

「上官幫主費心了。」何昊看著眼前兩排漂亮的侍女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我們今天來就是為了吃頓飯,犒勞一下她們而已。所以不必要的節目就免了!」接著話鋒一轉何昊說道。 book18.org

「略備薄酒還望何公子海涵啊!哈哈!」上官龍將幾人迎進裡面,房間裡面有一桌豐盛的酒席。看了一眼站在何昊身後的聞采婷那厭煩的目光,上官龍找了個藉口離開了。並且十分貼心的把房門給帶上了。 book18.org

「嘗嘗蛋糕吧!」何昊看著眼前豐盛的菜肴,突然拿出幾塊小蛋糕放在每個人面前。 book18.org

「這個是什麼啊?」聞采婷打量著眼前五顏六色的一坨好奇的問。 book18.org

「這個是吃的?」單美仙拿起小叉子扎了一塊奶油放到嘴裡品嘗。吃過一口後就停不下來了,幾下的功夫就吃完了。而後有意猶未盡的向何昊撒嬌:「公子!仙兒還要!」聞采婷和芭黛兒看著單美仙那渴望的樣子,也忍不住嘗了一口後就停不下來了。 book18.org

「這裡還有呢!」何昊從儲物空間裡拿出一大堆現代的甜點放在桌子上。幾個女孩看著眼前各種各樣的甜點,頓時也忘記了所謂的矜持,大快朵頤起來。book18.org

看來女孩子天生就對甜食沒有抵抗力。 book18.org

「我吃飽啦!」芭黛兒扔掉手裡的紙碟子,滿足的說道。雖然是貴族出身,但草原上的遊牧生活也就是讓芭黛兒沒有吃過什麼苦而已。至於所謂的錦衣玉食,根本不存在的。 book18.org

「嗯!」單美仙和聞采婷也臉色一紅的回應道,她們也是有身份的人,居然做出爭搶食物的行為。 book18.org

「那這桌子菜,我就收起來了。浪費可恥!而且也不能讓客人等久了!」何昊看了三女一眼一揮手就把桌子上的菜都收進了儲物空間裡。儲物空間裡的時間近乎是靜止的,放進去的東西可以長時間的保持原狀。 book18.org

「公子不吃嗎?」作為新人的芭黛兒看著已經空了的桌子忍不住問道。「這頓飯是她們的慶功宴和歡迎你加入的迎新宴。」何昊聽了開口說道。book18.org

「客人?」單美仙和聞采婷互看了一眼,自然明白說的是什麼人。其實原本兩人是打算回來就和何昊玩一出一龍二鳳的遊戲,不過卻被芭黛兒的亂入打亂了計劃。心中自然憋著一股氣,需要發泄出來。現在既然有人主動送上門來,自然要好好發泄發泄。book18.org

此時在陰葵派的秘密駐地,一群人圍著一張地毯在觀摩研究。 book18.org

「祝宗主,居然連夜將吾等叫來欣賞這張波斯地毯。真是讓本座大開眼界哈!」一個六十許間的老者開口笑道。 book18.org

「凌雲山,腿長在你身上。想走就走,沒人攔你!」一旁的中年文士一臉不悅的說道。book18.org

「你……」名叫凌雲山的老者一臉通紅的看著不遠處的文士說不出話來,要不是打不過辟守玄,早就衝過去了。book18.org

「兩位師兄何必傷了和氣呢!不如讓用小妹來消消火氣。」一個綠裙女孩走了出來,手指玩弄著自己的頭髮嬌聲說道。女孩看起來年輕的臉上透露著一股說不出的嫵媚氣質。book18.org

「哼!」兩個針鋒相對的人同時一聲冷哼,不再理會彼此。book18.org

「哎呦!都一把年紀了,還在這裡裝嫩呢!也不覺得可笑!」又一位花信少婦忍不住開口調笑道。book18.org

「祝宗主把我們這些分支召集到一起,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出吧!」一位英氣的女俠打扮的少婦說道。book18.org

「如果要是想要整合我們的話,就免提了。畢竟已經分家幾十年了。大家現在過得都挺好的!」又一位漂亮的麗人開口說道。book18.org

此時身為陰葵派掌門的祝玉妍臉色陰沉的可怕。這些陰葵派分支的人根本就不服自己,故意搞事情讓自己難堪。book18.org

「都別說了。聽聽祝師妹召喚吾等的理由。」此時一個長相有些邪魅的青年開口說道。原本有些紛亂的交談聲才被壓了下來。青年一臉深情的看著祝玉妍:「師妹,你放心。不論你做什麼,師兄都支持你!」祝玉妍對這個名叫厲若海的分支掌門頗為忌憚,對方看起來對自己一往情深,但不過打的是自己天魔大法的主意和陰葵派掌門的位子覬覦,想要人財兩得。book18.org

但厲若海的修為與自己旗鼓相當,彼此都奈何不了對方。祝玉妍也曾提過希望兩人聯手對付石之軒,但石之軒行蹤詭秘,很難尋到蹤跡。而厲若海又態度曖昧,讓祝玉妍拿捏不住。 book18.org

「閣下既然來了就請進吧!」祝玉妍臉色一變看著夜空中眉頭一皺大聲道。一旁的厲若海也是同時面露凝重之色,也有少部分人發現了什麼,戒備的望向外面。 book18.org

「公子,我們這是去哪裡?」 出了曼青苑聞采婷好奇的問道。「找飛毯去!咱們的飛毯被偷走了。」 何昊看了一眼聞采婷說道。「……」聞采婷聽了,沉默不語。是誰動的手,她已經知道了。 book18.org

在何昊的帶領下,周圍的環境越來越熟悉。來到一處大宅門口時,看著熟悉的牌匾--陰葵派洛陽的秘密分舵。聞采婷剛要上前敲門,門裡傳來一把清冷的女聲「閣下既然來了就請進吧!」 book18.org

聞采婷剛要上前去推門,大門卻自己「吱呀」的一聲打開了。何昊率先走了進來,三女緊跟其後。「嘭」的一聲大門又自己關上! book18.org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院子裡陰葵派的眾人心頭一緊,對於進來的四人有了深深的忌憚。芭黛兒對於身後這扇能夠自己開關的門充滿了好奇,回頭不住觀望。 book18.org

「閣下深夜到訪,不知有何貴幹!」祝玉妍看著對面的青年,開口質問道。但目光卻一直偷偷打量著單美仙,眼看著女兒眉宇間一股淡淡的春意望向中間的青年。祝玉妍感到一絲怒意:大敵當前居然還有心思發春,居然如此的不長進。 book18.org

「在下何昊,只不過丟了一件法寶。不巧落在貴派手中,特來討要。請祝宗主歸還。」何昊一邊自我介紹一邊說出自己的目的。book18.org

「你知道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居然敢來撒野!」祝玉妍看著眼前的青年厲聲喝問道。「請問,哪個是邊不負同學?」何昊看著對面一大群人,大概有八九十號。以女性為主只有十幾個男人,由於並沒有見過邊不負本人,只得開口詢問。book18.org

單美仙聽到何昊的話,知道自家公子要替自己出頭收拾邊不負。立刻整個嬌軀都貼在了何昊身上,獻上香吻以示感激。對面陰葵派中傳來一片嘖嘖聲,即使以魔門的作風來看,單美仙的做法也是十分大膽的行為。book18.org

「不知廉恥的東西!」祝玉妍被女兒的行為徹底激怒了,甩手扔出一條絲帶直擊二人。但絲帶卻離兩人一丈的距離停住了,仿佛有一道無形的牆攔在中間。緊接著絲帶從中間炸裂成碎屑飄落一地。book18.org

「公子!邊不負並不在裡面。」聞采婷向人群里望了幾眼,並沒有發現邊不負的身影,開口小聲說道。book18.org

「公子!邊不負就交給婉晶去對付吧!」單美仙鬆開何昊的身體臉紅著請求道。何昊伸手捏了捏單美仙的臉:「好吧!這畢竟是你的私事,既然你不願意我插手,那我不管了就是。」雖然兩人之間的關係十分的親密,但何昊的捏臉行為,還是顯的過於輕佻。book18.org

「那個是榮姣姣嗎?」何昊注意到對面人群里一道熱辣的目光一直注視著自己。目光的主人是一個十六七歲的綠裙少女。少女的年紀看著不大,但渾身卻透著一股不輸於這個年紀的嫵媚。忍不住抬手指向對面那個綠裙子的少女,向聞采婷問道。book18.org

「那個是合歡宗的宗主,許蓉嫣。採補功夫極為了得,您看她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其實是和我師傅是一代陰葵派掌門同一輩的人。她的乳名是叫嬌嬌,而且也喜歡別人這麼叫她。」聞采婷在一旁如數家珍的介紹給何昊對面的綠裙少女。book18.org

「合歡宗?」何昊聽了不禁回憶了一遍《大唐雙龍傳》的所有內容,根本就沒有一個這樣的門派出現過。「合歡宗是陰葵派的分支門派,全都是女人而且行事也很低調。不過聽說她們有一門秘術可以封禁自己的記憶,宛如一張白紙一般。甚至可以編纂一些虛假的記憶,欺騙自己。主要的營生就是刺殺!」聞采婷繼續解釋道,不過說到秘術時頗為羨慕的樣子。book18.org

看到祝玉妍甩出的絲帶炸裂開來,陰葵派的眾人都露出忌憚的神色。祝玉妍扔出去的可不是普通的絲帶,而是採用一種罕見的冰蠶絲織成的天魔絲帶。這種絲帶非常的結實,尋常刀劍都不能斬斷。book18.org

「閣下功夫了得,玉妍佩服!」祝玉妍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何昊,「但是,我陰葵派高手眾多。即便三大宗師親臨也要飲恨當場!」祝玉妍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 book18.org

「打住!打住!」何昊打斷了祝玉妍的話語,「我已經說過了,我只是想拿回我丟失的飛毯。至於你所謂的高手眾多,在我眼裡不過是烏合之眾罷了!」何昊非常誠懇的說道。雖然何昊說的都是實話,但在一眾陰葵派高手耳中卻是極大的挑釁。 book18.org

「阿里巴巴,過來!」隨著何昊的呼喚,原本在大廳里的地毯居然緩緩浮空而起飛到了何昊面前。看著原本平平無奇的地毯居然飛了起來,陰葵派的眾人呼吸變得粗重起來。幾乎瞬間就達成共識:留下飛毯。book18.org

「小子!識相點趕緊滾吧!」一個六十左右一派富家員外打扮的老人手持長劍越眾而出,大聲喝道。book18.org

「一劍風雨任平生!?」聞采婷看到富家員外吃驚的說道:「沒想到你居然也會來!」book18.org

「不錯!我本身就出身陰葵派,這有什麼好奇的。」任平生看著對面的聞采婷冷笑道:「倒是你多年不見變化不小。不像過去那種看見男人就發騷,確實長進了不少!」book18.org

「你……」聞采婷聽了任平生的話,氣得一指他說不出話來。book18.org

「想要飛毯,可以!先打敗我的丫頭再說!」何昊輕輕一推,就將單美仙和聞采婷推了出去。並叮囑道:「下手輕點。」book18.org

被推出的兩女互看了一眼,同時舉起右手大聲喊道:「月靈境威力,變身!」隨後光華籠罩全身,如此神奇的景象讓除何昊外的所有人感到無比好奇。待光華褪去,被水兵服襯托出傲人身材的二女出現在面前。book18.org

「穿成這樣是要去宜蘭院嘛!」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開口調笑道。看著對面穿著變得如此誘人的兩人,祝玉妍已經把聞采婷劃入死人的名單了,而單美仙則需要自己好好教育一番。book18.org

「啊——!」隨著一聲尖叫,一道人影越眾而出直奔聞采婷而來。聞采婷伸手捏住對方的脖子,嚇得對方花容失色。嘴裡不住的哀求:「師妹,師妹。是我錯了。你大人大量,就饒了我這條賤命吧!」book18.org

「你去宜蘭院接客三年,我就當這件事從沒發生過。要不然……」聞采婷一臉溫柔的說道。女人聽了連忙答應「我這就去,這就去!我保證每天接客不少於十個。」為了保命女人又給自己加了一個人數限制。剛剛自己居然只是說了一句話,立刻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拘到了聞采婷面前,更可怕的是全身的功力也好像被施了禁制一般,絲毫使不出來。 book18.org

聽到對方的保證,聞采婷這才鬆了手。女人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還不快滾!賤人!」聞采婷踢了對方一腳喝道。原來這女人在偷偷看著何昊,而且有意無意的勾引自家公子。聞采婷當然不樂意了,聽到聞采婷的喝罵,對方才從地上站起來灰溜溜的越牆而去。book18.org

聞采婷所表現出來的詭異的手段,頓時鎮住了在場所有的人。「別怕!咱們人多勢眾。」任平生一舉手中的劍大聲說道。一想起魔門眥睚必報的傳統,如果聞采婷日後逐個找他們算帳。有哪個是她的對手。原本有些渙散的人心有再度聚攏起來,尤其是看到那張漂浮在半空中的飛毯。book18.org

「動手!」陰後祝玉妍看到任平生遞過來的眼色,毫不猶豫的大聲說道。聽到祝玉妍的命令,陰葵派的眾多高手立刻沖了過來。單美仙和聞采婷立刻化作兩道流光沖入人群中,何昊站在後面欣賞著自己花費幾個月時間調教出來的兩個修真者的戰鬥。book18.org

在戰甲的加持下,眾多陰葵派的門人很快就都被制服了。只剩下十幾個人在負隅頑抗,這還是單美仙和聞采婷在故意放水練手,又過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剩下的人都被制服了。何昊看著眼前眾多的俘虜,從內空間裡拿出一捆紅繩扔在地上。脫離了何昊的紅繩如同活動的蛇一樣,自動纏繞在俘虜的身上。 book18.org

「陰後可有什麼要說的嗎?」何昊看著眼前被制服的祝玉妍開口詢問道。「事已至此,玉妍無話可說。妾身任憑處置!」陰後說完低下頭不再說話。 book18.org

「公子,這些俘虜如何處置?」解除變身模式的單美仙開口詢問道。 book18.org

「公子這捆人用的繩子真是特別,居然還會自己捆人。」聞采婷看了一眼被捆綁的分外誘人的祝玉妍說道。 book18.org

「這些繩子是我從一些妖女手中收來的。」何昊聽了聞采婷的問題隨口一說。「妖女?」二女同時問道。「嗯!吃人靈魂的妖女。」何昊看了一眼聞采婷說道。 book18.org

「那這些繩子是法器了!」聞采婷看了一眼祝玉妍身上的紅繩吃驚的說道。「值了,我任平生居然能活著看到傳說中的法器,雖死無憾了,哈哈!」任平生突然開口大笑了起來。 book18.org

「誰說我要殺你們了!」何昊聽了任平生的話,皺眉說道。陰葵派的一眾門人聽到居然有活命的機會,大都頗為心動。尤其是女性不住發出聲音,吸引何昊的注意,向何昊展示自己的美妙身姿,希望可以引起何昊的關注。book18.org

「啊!啊!」在一片此起彼伏的驚呼聲中,所有女人的衣服都裂成了碎片。只有捆在身上的繩子勉強遮住誘人的三點地帶。十幾個男人頓時都把眼睛瞪得圓圓的,不住的吞咽口水。表現得就像是沒見過女人的毛頭小子一般,實在是在紅繩的束縛下反而襯托出一種另類的誘惑。book18.org

單美仙看著有些狼狽的祝玉妍,默默從納戒里拿出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雖然只是一個小動作,但對於祝玉妍來說來女兒的心裡還是惦記著自己。十幾年沒流過淚的祝玉妍默默的抽泣起來,但卻故意把衣服甩掉:「我不需要。」book18.org

單美仙撿起地上的衣服再度幫祝玉妍披在身上,靠近祝玉妍輕聲說道:「如果你想要補償我的話,就和我一樣成為公子的女人吧!」聽了女兒的要求,祝玉妍又羞又氣。 book18.org

「主人,您的儲物空間裡還有一批魔法情趣裝,不如拿出來給這些女人穿著試試。」液態機器人小欣在單美仙和聞采婷大戰陰葵派眾高手時,突然對何昊說道。book18.org

何昊聽了嚇了一跳,不過對於小欣的提議頗為心動。接下來自然就造成了陰葵派一眾妖女接下來的窘狀。 book18.org

面對何昊的鬼神手段,一眾妖女自然乖乖就範,給何昊當了一回免費模特。按照何昊的要求擺出各種誘人姿勢,被投影儀一一記錄在案。當忙完這一切時,天已經微微發亮。趁著單美仙和聞采婷不注意,還有膽大的湊到何昊身邊主動投靠的。 book18.org

作為新人的芭黛兒看著眼前眾多高高在上的宗師高手,主動對何昊示好,甚至偷偷的巴結自己。出身貴族的芭黛兒自然明白分寸,對於各種示好紛紛拒絕了。book18.org

「公子,飛毯飛不起來了!」芭黛兒注意到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飛毯居然攤落在地上。book18.org

「什麼?」何昊趁機拜託那些故意上來糾纏的妖女,走到飛毯前默念咒語:「阿里巴巴,起飛!」飛毯並沒有再度飛起來。book18.org

「看來需要補充能量了。」何昊說著目光掃過一眾陰葵派的女性,目光最後落在祝玉妍的身上。此時祝玉妍已經換上了單美仙給她的一套內衣褲和連衣裙。至於那條紅繩已經被何昊收了回去,看到何昊看向自己。早已知道彼此差距的陰後,開口詢問:「何公子,為何看著妾身?」book18.org

「希望祝宗主幫個忙!」何昊看著祝玉妍說道。「公子請吩咐,玉妍一定全力配合。」祝玉妍開口說道。book18.org

「需要祝宗主脫掉衣服,裹在這張毯子裡六個時辰。」何昊看著祝玉妍說出自己的要求。 book18.org

「什麼!?」 聽到何昊的要求祝玉妍失聲叫道。「這張飛毯是一個好色的煉器師製作的,每次能量用光了。都需要一個漂亮女人裹在裡面六個時辰補充能量,這裡最漂亮的就是祝宗主了。」 何昊解釋自己要祝玉妍脫衣服原因。 book18.org

聽了何昊的理由,祝玉妍自然一臉得意的脫下身上的連衣裙,露出裡麵粉色的內衣褲。然後走到飛毯前躺了上去,立刻有兩個少婦上前用毯子把祝玉妍卷了起來。book18.org

…… book18.org

第八章book18.org

「公子,忙了一夜。請隨奴婢去休息吧!」合歡宗宗主湊了過來。「你!」何昊看著眼前這位天真的少女。「奴婢嬌嬌,拜見公子。」許蓉嫣俏皮的向何昊施了一禮。此時的許蓉嫣上身一塊布裹住胸口,下身一塊布包住翹臀。配合她天真浪漫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可愛的都市少女。而且她的胸特別的飽滿,不經意間一個動作都會劇烈運動,仿佛隨時都會裂衣而出。 book18.org

「啊...!」許蓉嫣急忙抱住自己的胸:「看來得趕緊去換件衣服才行,太麻煩了!」何昊看著被許蓉嫣抱住的乳房更顯飽滿了,「何公子,不知你有沒有辦法讓人的胸脯變小的藥?」許蓉嫣看到何昊的目光落來自己的胸前,開口詢問。 book18.org

「咦!?」何昊聽了一愣。 book18.org

「何公子不是我,不知道奴家被這兩東西拖累的有多苦。」許蓉嫣晃了晃胸前巨乳嘆息道。 book18.org

「我只聽說過許多女孩拚命想辦法豐胸的,想要胸部變小的還是頭一遭。」何昊捏著下巴好奇的看著眼前的『美少女』。「光是保持身體平衡就是個問題,一有劇烈的動作就會晃動個不停。而且不論走到哪裡,都會有男人色眯眯的看著人家。為了行動便利,有時還要用繃帶把它們纏起來,緊的都喘不過氣來。」美少女開口就是一通牢騷。 book18.org

「我這裡有方法可以滿足你的要求,不過……」何昊的話剛說到一半停了一下。「您說吧,什麼條件?只有我能承受的都可以答應。」許蓉嫣打斷了何昊的話直接了當的說。「好吧!我聽說你們這一支手裡有一種封鎖記憶的秘法。」 book18.org

「這個秘法是我們這一支的修煉功法的自帶功能,沒有辦法傳授外人。我們的功法特殊,只能女孩子才能修煉。秘法也只能對自己使用,封鎖自己的記憶。施法後整個人的記憶都會消失,宛如一張白紙,可以從新塑造一個新的人格,等到記憶恢復後,新的記憶也會被保留下來。」許蓉嫣以為何昊是貪圖自己這一支的秘法,立刻解釋清楚秘法產生的原因和作用。 book18.org

「原來如此。」何昊聽了點了點頭。「那個……何公子,奴家這一支雖然立派時間不長,但還是有一些身家的。也收集了一些奇珍異寶,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呢?」許蓉嫣以為何昊不願意交易了,急忙開口說道。 book18.org

「許師叔的速度好快呀!」一個長相有些陰柔邪魅的男子主動湊了過來。「厲若海,你不要太過分了!」許蓉嫣看到男子,臉上露出怒容。 book18.org

「師叔誤會了,我並不是來破壞你和何公子的交易的。其實我也是有事相求何公子的。」眼見許蓉嫣是誤會了自己的來意,厲若海急忙開口解釋並說明自己的意圖。book18.org

「哼!」聽了厲若海的話,許蓉嫣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何昊敏銳的發現兩者之間似乎有不小的矛盾,「許師叔,當初都是誤會!」厲若海見許蓉嫣生氣的樣子,苦笑著說道。book18.org

「誤會!?你說的倒是輕巧。你知道當時你對我做的事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嗎!」許蓉嫣嗔怒的對厲若海說道,不過配合她的外貌只會讓人覺得可愛。book18.org

「在下厲若海,血手門掌門。見過何公子!」厲若海對何昊施樂一禮自我介紹道。「在下何昊,見過厲掌門。」何昊回禮自我介紹。book18.org

「我想向何公子求取一門陰陽轉換的功法,這是一塊天外隕鐵,奇寒無比。」厲若海說出自己的目的,隨後又拿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何昊看了一眼厲若海拿出來的石頭,立刻就認出來了石頭的來歷,居然是一塊寒星冷鐵,是一種非常少見的煉器材料。book18.org

「幹嘛!你又要欺負女孩子。」許蓉嫣聽到厲若海的請求後,立刻跳出來阻止:「何公子,你千萬不要答應他。這個傢伙陰險狡詐的很,而且還是個十足的色狼。最喜歡欺騙糟蹋女孩子了,嬌嬌就被他欺負過。」book18.org

「許蓉嫣!你別太過分嘍!當初的事情是你情我願的,我厲若海為人光明磊落,哼!」厲若海周身隱隱有真氣流動,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一旁的許蓉嫣也不甘示弱的準備動手。突然一股巨大的威壓襲來,讓一眾高手生出無法反抗的念頭。同時整個洛陽城都受到了波及,所有的人畜都從睡夢中驚醒。普通人只是驚出一身冷汗,但是一些高手卻有一種置身於險地的感覺,許多人都生出逃離洛陽的念頭。城內的動物更加驚恐不安,紛紛逃竄。許多的昆蟲直接就被威壓震斃。book18.org

「啊……」許蓉嫣直接就暈了過去,同樣暈厥過去的還有五六個女子。厲若海咬牙全力運轉真氣抵抗威壓,如果能夠挺過這波威壓,厲若海相信自己功力絕對能夠更進一步。book18.org

「抱歉!一時失態沒有控制好力度。」何昊看著周圍的人不滿的說道。book18.org

「何...何公子...」厲若海看著眼前的何昊有些說不出話來,剛剛一瞬間以為是魔神降臨產生的威壓原來是何昊發出的。周圍的人都自覺的躲得遠遠的,厲若海此時也有些後悔湊過來了,倘若何昊一個不高興殺了自己泄憤。自己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何昊手中,只是一念之間啊!book18.org

「接著說……」何昊看著厲若海開口說道。book18.org

「我這一脈修煉的血手功有一個致命的缺陷,我派的功法根源出自『天魔秘』,走的是陰寒路子,但是血手功的運轉方式是由陰寒轉換成赤陽。給敵人造成傷害,但是卻無法把赤陽轉回陰寒。自從得到這塊隕鐵,情況才略見好轉。藉助隕鐵的奇寒性質壓制赤陽之力,解決陽氣過剩的辦法只有和異性交合發泄一途可走。發泄時候有時控制不了自己,所以會幹出一些過分的事情出來,自然會造成一些誤會。」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許蓉嫣,厲若海苦笑著說道。book18.org

「啊!」一道白光從何昊指尖飛入厲若海眉心,厲若海以為何昊要殺自己。轉身就要逃跑,可身體卻動彈不得。隨後腦海里多出一份功法出來,就像自己背誦過千百遍一樣爛熟於胸。book18.org

「多謝何公子賜教之情,隕鐵您請收好。」厲若海說著將手裡的寒鐵遞給了何昊。「不過許宗主她們卻是有麻煩了。」厲若海看了一眼許蓉嫣說道。book18.org

「幫……幫幫我……秘術……自己發……發做……做了……啊……」地上的許蓉嫣喃喃說道,剛才雖然被何昊的威壓嚇昏了過去,但是許蓉嫣還保持著一絲意識,開口尋求幫助。但現在卻徹底的暈了過去。book18.org

「這些暈過去的女人都是許宗主一支的,她們所謂的秘術不過是一種自保的本能反應罷了。上回我和她雙修時就發生過類似的事情,當時她失憶了一個多月,這次估計沒有一年半載是不會恢復記憶的了。」厲若海開口解釋道,並說出自己和許蓉嫣曾有過一段親密的經歷。book18.org

「她們發動秘術後會有什麼表現?」何昊聽了忍不住開口詢問。「會喪失一部分常識和認知,主要的是一點記憶都沒有,可以任人擺布。」厲若海開口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講解道。book18.org

「主人,不如把這幾個妖女帶回去,從新教導她們一番,可以起到很大作用的。」液體機器人小欣這時開口說道。「而且剛剛也已經掃描過她們的腦電波了,果然一片空白。想要徹底恢復需要14到20個月不等。」 book18.org

「公子,不如趁這個機會收服合歡宗。等她們恢復了記憶,也不敢脫離公子的掌控。我們可以用她們指揮培養新收的弟子。」不遠處聞采婷傳音給何昊,希望他能夠收服合歡宗這一支陰葵派的分支。book18.org

「真是麻煩。」何昊抱怨了一句,隨後拿出七個萬用膠囊扔在了地上。「嘭」的一聲地上出現七個休眠艙,何昊發動念力將昏倒的女人中和許蓉嫣內力相同的收了過來。因為就在他拿出休眠艙的過程中又有幾個人昏倒了。顯然是想借這個機會抱上自己這條大腿。 book18.org

幾個昏迷中的女人身上的衣服再度化為粉屑,紛紛被裝入地上的休眠艙里。厲若海看著眼前裝著合歡宗諸女的大箱子被何昊揮手之間變沒,顯得有點羨慕。但諸多陰葵派的女弟子卻面露忌憚之色,許蓉嫣她們的遭遇讓她們感同身受。自己是否有可能被裝進奇怪的箱子裡失去自由,淪為任人擺布的玩具。 book18.org

將休眠艙收入內空間後,何昊吩咐液態機器人小欣:「小欣,先把她們體內清理乾淨,然後在進行調整,讓她們的身體年齡都保持在十五以下。」book18.org

「是!」液態機器人小欣簡單的回應後就開始執行命令。「仙兒、婷兒。我們該回去了!」何昊叫道兩女的名字,所有人的注意力被何昊的聲音吸引。眼中露出迷茫望向何昊,「忘記剛剛發生的事情。」何昊決定修改在場所有人的記憶,因為剛才自己釋放氣息畢竟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必定會有人事後追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何昊只能出此手段!book18.org

「公子!」單美仙和聞采婷聽了何昊對自己的親暱稱呼,自然趕緊湊了過來。由於有戒指的守護,三女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何昊抓住兩人的手,又對芭黛兒說道:「過來,抓住她們的手。」芭黛兒聽話的握住單美仙的手。隨後四個人騰空而起,衝著建康城的方向飛去。 book18.org

「這張飛毯暫時留給你們了。」空中傳來何昊的聲音落入每一個人的耳中。「大丈夫當時如此啊!」厲若海看著天空悠然神往的說道,聽得一眾陰葵派門人紛紛點頭。 book18.org

****************************************************** book18.org

祝玉妍看著握在手裡的瓷瓶,產生了動搖。女兒的話猶在耳邊:母親,如果你答應女兒的要求,對你自己對我都有好處。人的壽命突破不了120年的天年大限,武者也不例外,最多不過衰老的慢一些而已。即使有突破限制的也不過苟活而已,行將就木。但是修真者卻是不一樣的,只要能夠築基成功,成為築基修士可以增壽百年。修成金丹的話更是可以增壽500年,前後加在一起600年啊!這裡是兩顆丹藥,一顆洗髓丹,一顆水韻丹。洗髓丹可以洗精伐髓改變人的體質,更加容易修煉。水韻丹可以補充身體里的氣血,更有美容養顏的功效。 book18.org

將瓷瓶湊到鼻子前用力的吸了一口氣,從裡面泄露出來的一絲絲清香都能讓人提神醒腦。現在祝玉妍糾結的是:這份機緣到底是留給婠婠,還是自己。婠婠如同自己的女兒一樣,在自己的親生女兒離開後,祝玉妍已經把婠婠當成了自己的女兒了。 book18.org

現在親生女兒回來了,居然提出要母女同床的要求。雖然出身魔門,從小受到的教育也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但是祝玉妍有些放不下身段,或許說是清高。用自己的身體達到目的可以,但是那個男人必須被自己看得上眼才行。book18.org

我要是能早二十年遇到你多好啊!祝玉妍下意識的用小手撫摸了一下內褲,可是現在......想到這裡,祝玉妍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的我還是女人嗎? book18.org

「宗主,各支的長老都在等您呢!」一個滿頭銀髮臉色蒼白的少婦走近房間,小聲的說道。「知道了!」祝玉妍擺了擺手,女子並沒有離去而是站在原地等候著。「旦梅,去告訴她們都散了吧!本座累了。」祝玉妍看著女子開口說道。 book18.org

「是,奴婢告退了。」銀髮少婦旦梅領命後轉身回到了大廳里。「旦梅,宗主何時過來?」一位元老開口詢問道。「宗主說讓奴婢轉告各位長老,讓您們都散了吧!」旦梅看著眼前的老者小心的說道。book18.org

「散了!?」老者詫異的問道,大廳里立刻喧譁起來,各種不滿的質問譴責充斥在人群中。「奴婢只是一個傳話的,至於其他的一概不知!」旦梅看到有些吵鬧的各位大佬,急忙把自己給撇了出來。book18.org

「麻煩你再去通報一趟吧!」其中一個少婦模樣的長老開口說道。「是啊!」其他人都紛紛附和。「可是...,萬一宗主震怒了,奴家可擔當不起啊。」旦梅開口說,「如果哪位長老願意,可以自行前往。」book18.org

「這......」眾位元老高層都一時無語,相互彼此打量。這可是一個得罪人的活兒,沒有人願意當這個出頭鳥。萬一觸了祝玉妍的霉頭,到時候可不好收場。「我去吧!」辟守玄看著眼前相互推諉的眾人開口說道。「辟師弟有把握嗎?」有人忍不住開口說道。book18.org

「是啊!師叔。」book18.org

「師叔不要太逞強了!」開口阻止的都是男性,因為陰葵派里的地位是女尊男卑,女性的地位往往高於男性。因為有著辟守玄這位宗主祝玉妍的師叔,並且辟守玄對於祝玉妍能夠執掌陰葵派還出過很多力,幫助祝玉妍清除了大部分的反對派,所以地位很是超然。因為辟守玄的關係,陰葵派的男弟子派內的地位也有所提升。如果現在要是辟守玄惡了祝玉妍,他們也會跟著倒霉,地位下降。所以才會紛紛規勸辟守玄不要太莽撞了,「都給我閉嘴,老子什麼時候輪到你們指手畫腳了!」辟守玄怒喝道,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book18.org

屬於陰葵派本宗的弟子都乖乖閉上了嘴巴。各個分支的也都一副期盼的樣子,甚至有女人開始向辟守玄拋媚眼。辟守玄並沒有理會向自己拋媚眼的女人,轉身沿著走廊朝祝玉妍的房間而去。 book18.org

來到門外辟守玄剛要敲門,「進來吧!辟師叔。」祝玉妍的聲音從門內傳來。「宗主武功又精進了不少啊!真是可喜可賀!」辟守玄推門進了門,看著坐在桌旁的祝玉妍開口說道。 book18.org

「如果只是為了道賀的話,已經到賀了,師叔就請回吧!」祝玉妍開口就下了逐客令。 book18.org

「宗主...」辟守玄組織了一下語言,剛要開口說話。卻被祝玉妍一擺手打斷了,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就咽回了肚子裡。 book18.org

「我知道你也是想要我主動去和那位何公子拉關係。沒錯,現在跟在他身邊的女人有兩個都是我們陰葵派出身的,而且關係和我也很密切。清兒和姣姣也在那位要收進房的名單上,那位不管怎麼說都我們整個陰葵派綁在一起了。」祝玉妍開口說道。 book18.org

「是!」辟守玄聽了點點頭。 book18.org

「那些分支希望藉助我們本宗能和那位搭上關係。師叔你是想說趁著這個機會把整個陰葵派的力量都整合到一起對嗎?」祝玉妍接著說道。 book18.org

「沒錯!我認為這是個天賜良機,正是我們陰葵派成為聖門第一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夠把握住!完成師姐的遺願!」辟守玄開口說道,抬出上代宗主來說服祝玉妍。 book18.org

「師傅……」祝玉妍喃喃開口說出這兩個字,陷入了沉思中。辟守玄只是平靜的看著眼前的祝玉妍,時間仿佛在她的身上靜止了,祝玉妍依舊是花季少女的模樣。模樣惹人憐愛,讓人心動不已。 book18.org

「我先告退了!」辟守玄開口說道,然後轉身離開了,因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book18.org

「辟師兄,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宗主都說了些什麼啊?快告訴我們啊?」頓時這些人都圍了上來,紛紛向辟守玄打聽情況。「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宗主在昨夜大戰中有所感悟,現在正在閉關修煉呢!沒有時間處理其他的事。」辟守玄開口說出自己編好的理由,頓時大廳里沉默了。對於昨天晚上的一戰幾乎參與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感悟,如果不是為了何昊這位仙人,早就都回去閉關參悟了。現在從辟守玄口中聽到祝玉妍在參悟昨天一戰的心得體會。也就不在說什麼了,而是各自散去回到落腳的地方閉關修煉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好冷啊!」聞采婷的整個人都貼在何昊的身上了,單美仙也是有樣學樣。感受著懷裡柔軟的身體,何昊皺著眉說道:「到家了,趕快鬆開吧!」 book18.org

「再抱抱吧!奴婢都要凍僵了!」單美仙小臉蒼白的說道。何昊聽了眉頭一皺,將雙手貼在兩人的後背上。「咦?!」兩人體內居然空空如也,沒有一絲真氣。「主人,她們的真氣都在抵禦飛行時產生的罡風用光了!」液體機器人小欣開口說道。何昊聽了後撇了一眼抓住聞采婷的芭黛兒,果然也是哆哆嗦嗦的樣子。顯然也是被凍的夠嗆!「主人可以先用真氣幫她們驅寒,然後再帶她們去泡溫泉,這樣的效果最好!」液態機器人小欣接著說道,何昊忙輸送真氣幫她們去除體內的寒氣。三女感到一股熱流從何昊的手中流入自己的體內,接著開始流遍全身原本已經有些僵硬的身體開始有些麻木了,現在卻微微發癢逐漸恢復知覺。 book18.org

緊貼著聞采婷的芭黛兒嘴裡發出一聲輕微的低吟,和聞采婷的身體越發緊密起來,並且有意無意的晃動自己的一對美乳。感受到身後些不安的摩擦自己的聞采婷不滿的嘟囔道:「居然這個時候發浪,你有病吧!」 book18.org

「不是!是因為……」聽到聞采婷對自己的抱怨,一臉羞紅的芭黛兒開口急忙解釋。何昊的手心按在聞采婷的後腰上,手背正好貼在芭黛兒的肚子上。真氣直接流入芭黛兒的小腹進入丹田,並向四周擴散。擴散到小腹時,感覺到下面暖暖的麻麻的,就像是作愛一樣的舒爽。芭黛兒食髓知味下不自覺的就動情了。 book18.org

「主人,不如奴婢們伺候您洗個澡吧!」聞采婷不再理會芭黛兒反而一臉殷切的勸何昊。「好啊!你們都去準備吧!」明顯察覺到聞采婷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顯然也是動情了。經過一晚上的折騰,見到了許多的美人,並留下大量罪證照片後,何昊也想要好好發泄發泄。現在美人主動來求歡,何昊自然要好好安慰一下美女們寂寞與空虛了! book18.org

「小騷貨,待會看我怎麼收拾你!」何昊抽回手捏了一下聞采婷的臉。「小騷貨遵命!」聞采婷對何昊戲稱自己小騷貨並不生氣,反而很開心的應承下來。一伸手拉著芭黛兒和單美仙,三個美女一起進了旁邊的浴室。 book18.org

「你幹什麼啊?」剛進到浴室里,芭黛兒飛快的脫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裡面光溜溜的身體。而且芭黛兒還沒有穿內衣褲,單美仙看在眼裡皺著眉頭問道。book18.org

「怎麼了?妾身哪裡做錯了嗎?」芭黛兒怯怯的問道。「你怎麼不穿內衣啊?」單美仙有些不悅的問道。「那是什麼啊?」芭黛兒好奇的問道。單美仙和聞采婷聽了對視一眼,緩緩解開身上的衣服露出裡面的內衣出來。 book18.org

看見穿在兩人身上的小布片,雖然讓芭黛兒產生了一股莫名的衝動。但是她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們穿的那個布條就是內衣吧?」 book18.org

「對,我們穿在裡面的就是內衣。」單美仙點了點頭,「這個除了好看點,能勾引到男人沒有什麼用處吧?」芭黛兒直接就說出自己的觀點。 book18.org

「而且,主人也沒有給我...」芭黛兒接著說道。「公子給你戒指了嗎?」單美仙開口問道,「嗯!」芭黛兒抬起手將戴在食指上的戒指展示給兩人看。 book18.org

「這裡面就有適合你的,我教你使用方法。」聞采婷抓住芭黛兒的手指說道。「啊!好的。」芭黛兒被聞采婷嚇了一跳,驚叫後才說道。 book18.org

「算了,算了。我這裡有幾套新做的,原本是給清兒那個小蹄子準備的。不過現在便宜你啦!」單美仙說著手中多了幾條性感的小內褲。 book18.org

「不如我們一人一件吧!」聞采婷看了一眼,熱切的說道。說著伸手就拿過一條塞進了芭黛兒手裡:「拿好了啦!」芭黛兒將手中的內褲展開一看,頓時羞的滿臉通紅:這是一件粉色的薄紗製成的內褲,只在最敏感的襠部用了布料,穿在身上除了護住私處,其他地方都是透明的。 book18.org

「好漂亮啊!」聞采婷一臉渴望的看著芭黛兒手中的內褲。「這件是你的的。」單美仙將一條黑色的內褲遞給了聞采婷,同樣的款式不過卻是淡綠色的。 book18.org

「趕緊換上吧!待會兒公子就要進來了。」單美仙看了一眼顯得很猶豫的芭黛兒催促道。「可是……」芭黛兒拿著小內褲依舊很害羞。 book18.org

「又不是讓你穿著出去,公子是你的救命恩人。也是你的主人,有什麼啊!」單美仙立刻板著臉呵斥起芭黛兒來。book18.org

「小姑娘,臉嫩。你也別生氣。」聞采婷急忙開口替芭黛兒解圍,從中調停。單美仙曾經是一派之主,自然顯得十分的強勢。book18.org

芭黛兒自然明白倆個人是一演黑臉一個演白臉,默默的把內褲穿上了。聞采婷圍著芭黛兒轉了一圈嘖嘖稱讚:「果然是人要衣裝,我看著都動心了。」芭黛兒只是用自己的小手捂住內褲。 book18.org

聞采婷調戲了一下芭黛兒後,也將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下來。把內褲穿上後,拉著芭黛兒的手就進到浴池裡面了。單美仙看在眼裡也換好內褲跟著進去了,芭黛兒把自己泡到池子裡。隨著全身毛孔的張開一股奇異的力量流入體內,並不斷地滋養著自己的身體。就連自己的內力都有了一點點增長,「是靈氣!水裡面有靈氣耶!」聞采婷興奮的說道。 book18.org

「雖然不知道靈氣是什麼?但是芭黛兒也知道肯定流入自己體內的那股力量就是所謂的靈氣。book18.org

「噢~噢~噢~好舒服~噢~」聞采婷運轉真氣使自己全身毛孔張開吸收靈氣。一旁的芭黛兒聽著聞采婷的呻吟,一雙美腿緊緊的夾在一起不停的摩擦。book18.org

「不許發騷!」單美仙實在看不下聞采婷發浪叫春,用手拍了一下池水濺落到聞采婷的臉上。book18.org

「弄髒了水,看你怎麼向公子交待,哼!」單美仙呵斥聞采婷。book18.org

「我……我……不是故意的……」聞采婷只是諾諾的辯解道。book18.org

「怎麼這麼吵啊?我離的挺老遠都聽到了。」何昊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聞采婷臉色一白有些擔心的望向門口。book18.org

「這兩天趁著你們都不在,我在浴室里布置了一個聚靈陣和一個火靈陣。感覺怎麼樣?洗澡是不是特別的舒服!」何昊說著走了進來。 book18.org

「參見公子!」三女見何昊急忙從水池中站了起來行禮。看著眼前只露出上半身,如同美人魚般的三女,何昊不有吞了一下口水。「奴婢來服侍公子更衣。」芭黛兒從浴池出來主動服侍何昊,身為王族的芭黛兒從小被人服侍慣了。根本不知道去服侍別人,但在聞采婷的示意下只得硬著頭皮主動服侍何昊了。 book18.org

何昊脫掉浴袍露出身體,「公子的身材更好了呀!」聞采婷咬著手指露出一副花痴的樣子說道,眼睛卻一直瞄著何昊胯間沉睡的巨龍。芭黛兒看了一眼何昊的身體也是臉紅心跳,見慣了草原男人粗獷的身體。但何昊稍顯瘦弱的身體卻如同那些真正的高手一般充滿了爆發力。book18.org

「小色女!別花痴了。」何昊戳了一下聞采婷的額頭,抬腳進到了浴池裡。單美仙立刻上前伸出一雙玉手放在何昊肩上替他按摩,芭黛兒將手裡的浴袍掛在衣架上,急忙又回到了浴池裡。book18.org

「給你,拿著!」單美仙看了一眼芭黛兒,抬起手多了一個果盤在上面,轉手遞給了芭黛兒。芭黛兒乖乖的托住果盤在一旁侍候著,聞采婷沉入水中直奔何昊的陽具.雖然閉著眼睛呢,但何昊還是一把抓住了聞采婷將她拉出水面:「婷兒,你又調皮了。是不是屁股痒痒了?」 book18.org

「奴家只是想幫公子清理一下而已。嘻嘻!」聞采婷一臉天真的說道。何昊聽了也不說話,只是揉捏了一下聞采婷的乳頭,弄得後者一臉享受的表情。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