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之只收妖女 (6) 作者:天堂小路

.

【大唐双龙传之只收妖女】

作者:天堂小路2021/02/22发表于:SIS论坛

第六章

“你……你说什么?”闻采婷身体一僵,吃惊的看着单美仙问道。

“我说要你做我的女人!”单美仙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啊~”闻采婷突然感觉胸口一痛,单美仙的手用力的抓紧了自己的乳房,而两根手指夹住乳头用力挤压,痛觉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痛……痛……痛啊~”闻采婷疼的几乎快掉下眼泪了,单美仙居然偷偷用上了真气,封住了闻采婷的真气,让她没法反抗自己。

“我……我……”闻采婷被乳尖传来的剧痛折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体内的真气也无法运转,并且身体也变得无比敏感。

“师叔一看就是久旷寂寞,让仙儿来好好安慰一下吧!”单美仙说着舔了一下嘴唇,“师叔这样的尤物原本就是应该被男人夜夜疼爱的,现在深闺寂寞只得自恋自爱了。不如让人家来填补师叔的那块空虚吧!”

闻采婷听到单美仙的提议几乎忘记了疼痛,阴葵派中鱼龙混杂。男女之间关系本就混乱随意,女人搞女人也不稀奇。云飞燕和霞无双就是一对这样的组合:云飞燕是霞无双的女人,霞无双是云飞燕的‘男人’。在外人眼里就如同夫妻一般住在一起。

不过二人都是位高权重的长老,手中的事务太多需要各处奔走。不过这一切也是宗主阴后祝玉妍故意的,让两个人聚少离多。魔门中人自私自利,谁知道这两个女人是不是暗中计划推翻自己的统治。

祝玉妍作为一派之主,而且还是魔门第一的大派。对于手下自然有所防备,让其达到势力均衡。对于云飞燕和霞无双这对夫妻,自然是让她们聚少离多,慢慢分化瓦解她们的感情。

“有什么好处!”闻采婷忍住疼痛开口说道,单美仙听了微微一笑松开了手。闻采婷却是一惊:单美仙居然解开了对自己的禁锢。

恢复全身的真气后,闻采婷并没有报复单美仙。闻采婷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如对方,而且报复也带不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出身魔门的人都是强权真理,利益至上。

“仙儿这里有一套阴阳双休的功法,可以帮助师叔稳固修为。”单美仙直接开出了自己的筹码,“我也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这种功法可不是损人利己的那种下三滥的东西,而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

而且这套功法是不属于圣门任何一脉的,知道这套功法的人目前只有三个。”

“云飞燕!霞无双!?”闻采婷听了单美仙的话立刻脱口而出说出了两个名字。

“不错!就是这两个贱人,当初贪墨了我的秘籍,还让边不负这个人渣毁了我的人生。”单美仙咬牙切齿的说出自己当年离开阴葵派的原因。

“当年祝玉妍需要她们来维持阴葵派,只能牺牲我这个女儿了,呵呵!”单美仙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居然还有这样的隐秘!?我怎么不知道!”闻采婷听了单美仙的话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阴葵派里许多的事情都瞒着自己。

“……”单美仙一阵无语,闻采婷看似精明,但是有的只是一些小聪明,说是胸大无脑也不算为过。

“我的这套功法只适合女人来修炼,现在符合条件的只有师叔你了。”单美仙解释道,“而且人家还可以来安慰一下师叔噢!女人其实更刺激的。”

“那……那就试……试试好了!”闻采婷听了脸上浮现出渴望的红晕,被压下去的情欲又被激发了起来。

“来,先躺好。”单美仙把闻采婷的身体放平在床上,自己也爬到床上。将闻采婷的双腿打开露出湿漉漉的小穴,两边的阴毛被淫水浸透粘连着贴在四周。

脱掉身上的衣服露出小穴,小心的贴上闻采婷的小穴上,让两个女人身上最娇嫩敏感的地方亲密接触。

感觉著与以往不同的感受传来,尤其是这种新鲜感带来的刺激,闻采婷居然来了一波小高潮。

“师叔真的好淫荡,刚开始居然就高潮了~”单美仙感觉到从闻采婷小穴里的一股热浪涌进自己的小穴里,忍不住开口调笑起闻采婷。

“你快点动啊,人家还等着呢!”闻采婷听了也不以为意,反而开口催促起来。单美仙听了也不说话,只是开始轻缓的扭动起自己雪白的屁股。

原本紧贴在一起的两个大屁股,随着扭动变得越发的紧密起来。单美仙小穴里的淫水随着扭动一点点的倒灌了出来,在缝隙间穿插使肌肤更加紧密的黏连。大量的泡沫在四周出现,带走了里面的空气。

酣畅的快感使小穴里产生更多的淫水,但却没有空隙外泄只能在两个美少妇的淫穴中来回流淌。那一股淫水在两个小穴里来回流淌逐渐变大,彻底充满整个空间,这种奇妙的感受是两个女人都从未体验过的。

诱人的声音在两个美少妇的口中如同黄莺鸣叫般婉转动听。这一切自然逃不过何昊的眼睛,对于厢房中正在上演的香艳大戏的闻采婷和单美仙,何昊自然恨不得好好惩罚她们,尤其是那对紧贴在一起的大屁股,应该打肿了。

“这两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液态机器人小欣突然开口说道,“根据以往主人的言行记录建议主人对她们进行拘束捆绑性惩罚!”

“嗯?”何昊听了一愣,液体机器人小欣怎么会提出这种建议,不过脑海里浮现出单美仙和闻采婷被龟甲缚束缚带着眼罩和口球,小穴里插著电动阳具的样子。

“算了。”何昊摇了摇头,虽然很想这么干,但是自己要把她们先培养成筑基修士,借助她们的力量来恢复自己的修为。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对何昊来说。

“小欣,先让她们好好睡一觉,以后再遇到这两个女人搞在一起就都让她们睡觉。免得我看着心烦,而且这种东西看多了对身体不好。”何昊很是憋屈的说道,自从收了这两个小妖精后,一时没忍住发生了关系,对于女人那柔软美妙的胴体就变得无比渴望。但条件不允许,只有和筑基修士阴阳双修才有好处。

厢房中正大战的闻采婷和单美仙,突然一阵阵困意袭来,两个人立刻睡了过去。

“主人,单美仙和闻采婷都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睡觉了。液体机器人小欣开口说道。”好!

“何昊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打坐调息了,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何昊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厢房中屁股贴著屁股姿态不雅的两女。发现单美仙一脸开心的表情,而闻采婷却是一脸春情,嘴里还发出细微的呻吟。

让我看看你们做的都是什么梦!何昊展开入梦大法进入到了两女的梦境世界。看着眼前两个飘忽著浮现虚空中的圆洞,何昊知道这就是两女的梦境入口。

何昊原本打算仔细探查一下这两个梦的主人到底是属于谁的。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决定自己进去看看。

何昊向右一步直接进了右边的梦境入口。沿着通道来到一片花园里,花园的中间有一座亭子。女人的娇媚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声从里面传出。走近亭子才发现里面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交媾,男子躺在一张躺椅上女人骑在男人的腰上,身体不住的上下起伏。

何昊悄悄靠近,亭子里的男女好像毫无察觉的样子,依旧火热的交媾著。由于女子背对着何昊,只能看到一个背阴。但依旧可以肯定是一个美女,何昊继续前行转到亭子前。看清里面的男女大吃一惊,躺着的男人正是自己,而那个女人是闻采婷。

只见自己双手枕着头躺在躺椅上,非常享受的模样。骑在自己身上的闻采婷努力的讨好自己,嘴里不时会说出一些作践自己的话出来,场面实在是香艳无比。

“主人,舒服吧?人、人家的小穴可是会三段咬合的。”闻采婷一脸妩媚的表情说。

躺着的何昊只是点了下头:“我感受到了,确实里面到处都在动。”

闻采婷一直处于发春的状态,不住的和梦中的自己交合,各种各样的体位都有尝试,何昊看了会儿就决定离开了。退出闻采婷的梦境,何昊来到另一个梦境通道走了进去。

当何昊岩著梦境通道走到尽头,发现自己进入了一间婚房。在婚房的婚床上坐着一身凤冠,霞披盖着盖头的新娘。而何浩发现自己身上也已经穿上了一身大红的喜服。自己居然被带入了。

“郎君,快帮人家把带头摘下来嘛。”新娘听到脚步的声音撒娇的说道。

何昊这才发现自己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小木棍。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喜秤吧?何昊拿起喜秤好好的看了一下。

“快啊!人家都等不及了”新娘显然有些性急,忍不住再度开口催促起来。何昊用喜杆挑起新娘的盖头露出一张冷笑的面孔,果然是单美仙。不过看着单美仙脸上的杀气,对待自己这位新郎官可是苦大仇深啊!

“公……公子!?”单美仙看到挑起自己盖头的男人居然是何昊,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

“怎么……怎么会是您?”单美仙慌忙站起来,撤掉盖头局促的站在那里。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跟我洞房吗?”何昊突然玩心大起,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单美仙,打算捉弄她一下,故意问道。

听了何昊的话,看着何昊露出失望的表情。单美仙刷的脸红了,低下头用手指玩弄着衣角,小声的说:“愿意,美仙做梦都想和公子洞房。

美仙愿意!”

“梦!?对了,这里是我的梦!”单美仙突然醒悟过来,吃惊的看着何昊:“你不是我幻想出来的!

?”

“你是公子?”单美仙试探著问了一句。

“嗯!是我!”何昊点头承认。

“公子怎么会进到我的梦里?你是怎么办到的?”单美仙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我使的入梦大法,等你筑基成为修士后,也可以使用的。”何昊开口解释道,“还有可以进到别人的梦里的法术!?”

单美仙吃惊的张著小嘴。

“当然有了。那些传闻中梦中遇仙指点,寻得名仕贤臣辅佐,成就一番事业的君主,梦中遇到的仙人其实就是精通入梦大法的方士而已。”何昊开口说道。

“入梦大法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普通人也可以学习,不过就是时间长点吧了。”何昊犹豫了一下,看着单美仙一脸渴望的表情,继续解释道:“普通人没有基础,要修成此法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是练不到家的。

但是筑基修士就不一样了,几个月就OK了!”

“OK?”单美仙疑惑的重复了一边这个词。何昊忙解释:“OK就是好的,成了的意思。

是我家乡的俚语。”

“就像是一个高明的铁匠和一个学徒同时打造兵刃。铁匠知道如何操作,自然简单。学徒只能自己摸索。”单美仙看着何昊说出自己的猜想。

“就是这个意思!”何昊点了点头,随即场景一变,二人站在一座凉亭中。单美仙一身白衣做男子打扮,何昊同样的打扮。

单美仙好奇的看着四周景色的变换,何昊一笑:“放心,这里还是你的梦境,不过是被我变化了一下场景而已。”

“美仙,白天的时候,我就发现你已经修炼到了炼气九层顶峰,但是却无法突破。变得有些焦躁起来,想要强行突破这可不成。修道如同行舟顺其自然即可,如果强行突破恐怕会留下隐患。不利于以后的修炼!”何昊皱着眉头对单美仙训诫道。

“……是,弟子知道错了!”单美仙听了沉默了一下,主动认错。

“我现在就把入梦大法的口诀和修炼方法教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练习。”何昊教训完单美仙,又将入梦大法的修炼方法传授给她。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恩威并施还是有必要的。

感受到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单美仙一脸的兴奋,急忙向何昊谢恩:“多谢公子赐给美仙神通,美仙定不会辜负公子的栽培。”

“对了,这套入梦大法你先不要透露给闻采婷知道。现在她根基不稳,需要巩固修为,不宜分心。知道了嘛!”何昊又开口告诫单美仙道。

“公子?”单美仙突然发现何昊已经消失不见,她急忙四处寻找何昊,随着一片亮光单美仙幽幽醒来。

单美仙睁开眼睛入目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自己正趴在闻采婷的身上了。用手支撑著身体从闻采婷身上爬起来,单美仙看了一眼窗外放亮的天空。急忙推醒依旧熟睡的闻采婷:“师叔,师叔。

醒醒,天亮了。”

“怎么了?”闻采婷睁开朦胧的眼睛迷糊的问道。

“天亮了!轮到我今天服侍公子洗漱了!”单美仙看着睡眼朦胧的闻采婷说道。

何昊又收下闻采婷后,为了避免彼此争风吃醋。特意规定两个女人轮流服侍自己洗漱起居和家务整理。

“知道啦!”闻采婷有些不情愿的嘟囔著穿衣起床。收拾整齐的单美仙端著脸盆和手巾进到何昊的房间里,想起昨晚梦中何昊传授自己的入梦大法。

看着刚刚起床的何昊,单美仙有点不确定昨晚的梦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但脑海里那篇入梦大法却是挥之不去。

“怎么了,美仙?”何昊看着单美仙愣神的样子开口问道。

“”啊!?已经走神的单美仙听了何昊的呼唤才回神来。将脸盆和毛巾放到桌子上,将床上的被子整理好。转过身看着正在洗脸的何昊有些犹豫:要不要问一下关于昨晚的梦。

已经洗完脸的何昊看见单美仙犹豫的样子,开口说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昨晚梦里的事太过离奇了。

那篇入梦大法,可是我直接传入你的心神里的。”

“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单美仙听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梦是虚幻的东西,但发生过的事儿都是真实的。”何昊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一个神棍在忽悠无知的少女一样。

“也就是说入梦大法是真的了!”单美仙听了一脸兴奋的问道。

何昊点了点头:“是。不过不能够告诉采婷哦!

她的根基不稳,如果修炼的话会出事的。”最后何昊在告诫了一遍单美仙不能泄露给闻采婷知道入梦大法的事。

“知道啦!美仙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女人。”单美仙听了何昊的告诫,如同少女撒娇摇晃着身子保证道。

“美仙,快招呼公子吃早饭啦!”门外传来闻采婷催促的声音。

“好啦,吃饭去了。”何昊对单美仙说道,单美仙点点头端起脸盆和毛巾跟着何昊出了房门。

早餐自然不是闻采婷自己做的,又是从酒楼订的。看着桌子上十几样小菜和糕点,何昊坐到了主位上。闻采婷和单美仙这才坐下来,看着何昊端起碗,才敢动筷子。

“公子,我们要不要自己培养一点势力,供我们驱使。”闻采婷看了一眼何昊壮著胆子说道。

“培养一点势力?”何昊听了闻采婷的话一愣,反问道。

“是呀!公子。奴婢觉得您应该培养一批手下,来帮您处理一些事情。”闻采婷看了一眼何昊,发现何昊并没有动怒或生气的样子。这才继续说道:“现在天下大乱,刚才奴家上街买早点时,看到许多流民在城里乞讨。而且有许多人在卖孩子,卖的都是一些女童。奴家觉得这些女童都太可怜了,不如买下一些回来,教她们武功。

等她们长大了也能替公子办事!”

何昊听了闻采婷的话,自然明白闻采婷心里打的小算盘:借助自己的手来培养自己的势力。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单美仙听了闻采婷的话,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闻采婷。

这个女人到底有多愚蠢啊!需要手下用公子传授的生死符控制几个帮派的高层就可以了。现在居然要买一批女童来培养成手下,这不是给自己制造竞争对手吗?等到这些女童长大懂事了,面对神仙一般的公子。那还不千方百计的投怀送抱啊!

“为什么要选女童呢?”何昊听了问道。

闻采婷有些气愤的说:“奴家买饭遇到许多流民在卖孩子,其中有一个男人要卖掉自己的两个女儿,我看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男童。我问他,把三个孩子都卖给我,其实如果他答应的话,我会给他一些钱,让他们一家都可以安顿下来。那个男的听到我要连男童一起买,立刻不答应了,说女儿不过是赔钱货,儿子是传宗接代的的。

所以……”

闻采婷的声音越来越小。

“所以你就想买一批女童培养成得力的手下,反正她们在父母眼中都是多余的,即便将来学有所成也不会被所谓的家族左右,对嘛?”何昊接着闻采婷的话语说了下去。

“公子,你就救救那些可怜的女童吧。”闻采婷哀求的对何昊说道。

并向对面的单美仙偷去求助的目光。何昊看着闻采婷一脸哀求的样子,知道闻采婷此举并无多大的私心,大概幼年时的闻采婷也有过此类的遭遇,看到街市上被卖的女童想起自己的经历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吧!

感受到对面闻采婷投来的目光中求助的意思,单美仙本想别过脸去装做没看见。闻采婷向何昊提出的请求,与其说是请求倒不如说是一种试探,试探何昊的反应。如果成功了那接下来会逐步提出各种要求,来试探何昊的底线在哪里。不过这样也好,不论成否闻采婷都会被公子索厌恶。

“美仙,对于这个提议你有什么看法?”何昊自然也注意到了闻采婷的小动作,转过头看着单美仙提问道。

“美仙只是公子的一个小丫环,一切全凭公子吩咐。”单美仙听了立马表明立场,不过看到何昊若有所指的微笑,心里有些毛躁起来,不会是被何昊看出了自己的意图吧?

“好吧!闻采婷,本座就答应你一回。”何昊一挥手桌子前面的空地上出现几只装满黄金的大箱子。

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几大箱黄金,闻采婷和单美仙不由同时吞了吞口水。何昊的手笔实在是太大了,这几箱黄金怕是得有几万两,而且光看成色也能知道是绝对的上品。拿到市面上一两换三两都有人抢著换,这几箱黄金差不多能换一百多万两银子的。这么一大笔财富扶植起一路义军都足够了。

“用不了这么多的,公子!”闻采婷小声的说。

“单美仙,你待会和闻采婷一起出去办这件事情。”何昊看着单美仙开口说道。

单美仙听到何昊对自己的称呼的改变,自然明白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看穿了。吓得慌忙跪下哀求道:“公子!美仙知道错了!公子就饶了美仙这一回吧!

美仙下次再也不敢了呜呜!”

最后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闻采婷看到单美仙哀求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向何昊提出购买女童的事比单美仙算计自己的行为还要恶劣。根本就是奴大欺主,是罪无可恕的大不敬啊。吓得也赶紧跪下向何昊赔罪,能够遇到何昊这位仙人,还被收为侍女并且传授仙法。

这可是多大的机缘啊,就因为一点点算计或私心作祟就要丢掉。这是多么的愚蠢行径啊!如果何昊不要她们了,全凭她们自己去摸索著修炼?这跟杀了她们有什么区别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何昊看着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两个女人,有些厌烦的说道。

吓得两人赶紧止住了哭泣,楚楚可怜的望着何昊。看着两个女人一副林妹妹的柔弱样子,其实都是吕雉一样的女人。

“公子……”闻采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道又要有什么打算。但却显得顾虑重重的样子,女人的天赋就是演戏,眼前的两个更是影后级别的存在。

所以不管两个女人表现的多柔弱多可怜,何昊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能够混到魔门第一大派阴葵派的长老的闻采婷,还有只身建立起东溟派跟各大势力左右逢源的单美仙。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要做就做的大气一些,这杨家的气运也没几年了。”何昊一拍桌子霸气的说道。

颇有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看着跪在地上的两女有些发痴。

“公子是要争霸天下嘛?”单美仙听了何昊的话,看了一眼地上的黄金,以为何昊要下场争夺天下,忍不住发问道。

“谁要管这个烂摊子!”何昊自然明白单美仙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认为自己要参与到争霸天下的游戏中来。一旁的闻采婷也好奇的望着自己,想要知道答案。所以急忙表面立场!

“给你们金子是要你们多收养一些孤儿,而且我打算建立一个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何昊解释道。

“奴婢遵命!”望着地上的几大箱黄金,单美仙和闻采婷相视一眼只得硬著头皮开口说道。

光是串开这些金子就要花费不少功夫,不论阴葵派还是东溟派都有这个能力。但都要花去不少的时间,而且其中还要有不少的损耗。

“快去办啊!”何昊催促道。

默默的将黄金收入到纳戒当中,闻采婷和单美仙转身出去了。

两人先戴好面纱这才上街,一路上到也没遇到不开眼的家伙打扰。到达阴葵派的分舵后,闻采婷招来心腹手下。拿出一小部分黄金吩咐兑换成银子,虽说只是一小部分也费了不少功夫。何昊给的金子成色太好了,这一批流出去的金子在建康城中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看来要把手上的全部黄金兑换出去有点麻烦。”闻采婷把玩着手里的金元宝,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噼啪打着算盘看着账簿的单美仙停了下来:“怎么?

难道以你们阴葵派的势力,还兑换不了这些黄金嘛?”

“要是发动整个阴葵派的势力自然轻而易举,可仅靠这江南之地的话,就要多花些时间了。”闻采婷解释道。

“如果我们吃点亏,还是可以办到的。”单美仙听了看了看账簿说道。

“怎么办呢?”闻采婷听了来了兴致好奇的问道。

“我们的金子不论成色还是纯度都高于普通的金子,兑换银两的比例是1:35.普通的金子兑换比例是1:25.如果我们把兑换的比例调低变成1:32的话就可以很快的把手里的金子都变成现银,不过这么兑的话肯定是要损失不少的。”单美仙拨弄了几下算盘珠子开口说道。

“”最乐观的估计也要少上五万多两!单美仙看了一眼闻采婷说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字。

“这么多!”闻采婷听了不由得放下了手里的元宝。

“这么多品质上佳的金子流入,难免会造成冲击降低价格的!”单美仙接着说道。

“那该怎么办啊?”闻采婷听了单美仙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何昊刚刚交待下来的第一件事,自己就要办砸了嘛?

“其实我们可以分批流入民间,或是直接就用黄金交易的。这样的话就不会产生任何损失了,说不定还能赚上一笔呢!”单美仙把自己想出的对策告诉给了闻采婷。

“经商你在行,索性就全都交给你吧!我直接吩咐他们按照你的命令执行就是了!”闻采婷听了单美仙的策略,倒也不含糊直接就把权利交了出来。

“挑选孩童的事还是需要你我来把关的!”闻采婷又加了一句话。单美仙听了一愣接着一笑:“好啊!

说实话,东溟派也需要补充些新血了。”

“天下大乱自然也是我阴葵派大有作为之时。”闻采婷听了单美仙的话眼睛一亮咯咯的笑道。

“来人啊!”闻采婷立刻传召手下,“长老有何吩咐?”立刻进来两个中年人。

“立刻去城里收拢十二岁以下的孤儿,越多越好!”

“是!”两个手下领命离开了,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原因。

“我出去转转!”单美仙对闻采婷说完,就离开了阴葵派的驻地。单美仙转过两条街后来到一家糕点铺买了一些糕点就离开了。但谁也没注意到一张纸条被压在了铜钱下,老板很自然的收下了铜钱。长相憨厚的老板继续招呼买糕点的其他客人,直到中午才吩咐伙计顶一会儿,自己回去吃饭了。

老板回到内宅从一个小笼子里掏出一只信鸽,将收到的纸条装进竹筒里绑在鸽子的腿上,随后将鸽子放飞出去。办完这一切老板转身到厨房吃饭去了,吃完饭后又来替换伙计。

单美仙离开糕点铺后又在城里买了一些胭脂水粉和小饰物,直到天黑才回到阴葵派分舵和闻采婷回合。看着单美仙手里提着的东西,闻采婷笑着问:“怎么样啊,逛了一圈还满意吗?

有什么收获呢?”

“咦!看你满面红光的,事情进展的一定挺顺利的吧!”单美仙上下扫了闻采婷一眼好奇的说道。

“那是自然!”闻采婷哼著小曲拿过单美仙手里的糕点包裹:“现在已经收拢两百多孩子了,明天应该还会更多。不过我还是要求他们只收根骨好的,数量不得超过五百。

哼!”

“五百!?居然这么多!”单美仙听了闻采婷报出来的数字吃了一惊。

“多吗?十里挑一的话最多也就凑五十人,我还担心公子会责罚呢!”闻采婷打开包裹拿起一块糕点放到嘴边不悦的说。

“资质不是问题,要机灵点的!”单美仙听了随口说道。

“噗”闻采婷听了刚吃到嘴里的糕点又吐了出来:“开什么玩笑!

哪有不看资质的啊?”

“公子手里有一种灵丹叫洗髓丹,可以给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增加资质。婉晶可以打败杜伏威,全凭公子的恩赐呢!”单美仙略显得意的向闻采婷说道。

“居然有有这么神奇的灵丹!”闻采婷啧啧称赞的说。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人家也不会相信的。”单美仙有些兴奋的说。

“来!让我看看,是不是又发春啦!”闻采婷说着就凑了上来撩起单美仙的裙子,露出里面纯白色的小内裤。伸手就摸了过去!

“啊!”单美仙被闻采婷的举动吓了一跳,想要闪开可裙子还在对方的手上。

“去!去!谁像你一样,女色狼!”

“居然敢说我是女色狼!”

闻采婷咯咯一笑:“那我就色给你看,让姐姐摸摸湿了没有?”

““讨厌!你才湿了呢!单美仙躲过闻采婷的狼爪反唇相讥。”就让姐姐摸摸。

“闻采婷又向单美仙扑了过来。

“讨厌!啊——!”单美仙一声惊呼,居然被闻采婷得手了,立刻不甘心的扑向闻采婷。顿时两人打闹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