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花嬌妻的淫亂性史 第二十三章 網路暴露校花嬌妻

【我和校花嬌妻的淫亂性史】第二十三章 網路暴露校花嬌妻

昨晚差不多乾了整整一宿,孫老闆、葉子和我都太累。

孫老闆當然不會再去公司,而且也給我放了大假,讓我在家好好休息一個禮拜,算是籌備接待大衛這一個多月來不停加班的補償。

隨後孫老闆又裝作不經意地問葉子什麼時間能來公司上班,我心下瞭然,心說孫老闆還真迷戀上了葉子的肉體,打算跟她長期保持肉體關係,不準備提上褲子說拜拜,於是模稜兩可地說儘快。

回到家後,葉子脫光了衣服去洗澡,我坐在客廳里胡思亂想,總覺得讓葉子給孫老闆當秘書有些不妥。

孫老闆四十多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精力充沛、瀟灑多金,充滿了成熟的魅力,而且床上功夫和性能力也很強,可以一夜不停地干,讓葉子連續達到幾次高潮。

這樣的男人對於葉子這樣的女人來說,充滿了致命的誘惑。

而且,孫老闆貌似至今獨身。

聽公司同事含含糊糊說起過他的家事,說孫老闆有過一段婚史,曾經娶過一個非常漂亮的太太,但不到五年就離婚了,留下一個孩子歸孫老闆帶,今年大概有十四五歲。

這樣的男人對於葉子而言,可以說充滿了危險。

不過,孫老闆開出的條件同樣充滿了誘惑,讓我很難拒絕。

我左思右想,一想到葉子當上孫老闆的女秘書後,整天跟孫老闆形影不離,而我又不能天天盯著他們,無法掌握倆人的動向,搞不清倆人之間關係進展的具體程度,心裡就跟貓抓一樣,充滿了不安的感覺。

我忽然覺得,得想辦法對他倆進行必要的監控,不能當一個看不見的瞎子、聽不到的聾子,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想到了大學時的寢室長高大全。

這廝是個北京憤青,高幹子弟,老爹是北京某軍分區的政委,能量很大。

畢業後,這廝憑著微積分、單片機原理和航空通訊工程基礎三門功課皆零分的成績,混進了一所部隊的科研單位,專門從事特種通訊設備的研發。

本來這種單位對外都是高度機密的,核心科研人員的人身自由和對外聯絡也都受到嚴格管制。

但這小子是個例外。

憑他三門功課皆零分的成績和剛畢業兩年的資歷,居然就混進了這個科研機構的核心團隊,負責管理仍處於試驗階段、尚未量產配備部隊的工程樣機,以及已經小範圍投入使用的特種設備。

這廝之前在MSN上跟我吹噓過,說他負責管理的倉庫內,有多少多少拿到市面上能引發整個社會恐慌的高科技產品,其中就包括監視監聽器材。

這廝吹噓說,他倉庫里的監視監聽器材已經是技術成熟的產品,但未量產,更未大範圍裝備部隊,而是主要應用於間諜、暗殺、航空航太和一類軍事禁地安保等各個特種行業,訊號是發射後通過軍用衛星傳輸的,圖像品質堪比高畫質電視;還可以通過衛星通道實現遠端操控,可旋轉角度,還帶小長焦和小廣角等。

至於隱蔽性,更是非專業器材無法探測,非專業人員無法發現,云云。

我笑他吹牛,這廝急了,居然有一天把那些軍事禁品夾帶回了家,親自演示,並通過攝像頭請我瞻仰。

我一看之下,果然名不虛傳,恐怕在中國除了特種部隊和高度機密的軍事科研單位外,普通人一輩子也見不到這玩意兒,窮盡想像也想像不到這玩意兒能有多恐怖、多變態。

怪不得高大全這廝說這玩意兒一旦讓老百姓知道,就會引發社會恐慌。

這話並不誇張。

這玩意兒如果一旦流入民間,恐怕老百姓就再無隱私可言。

我馬上上網守株待兔。

這貨一般會在晚上九點左右準時上線,開著QQ釣妹子,開著MSN跟我們這些狐朋狗友吹牛,兩不耽誤。

我心急如焚地守在網上整整一天,葉子則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一天,除了中午起床吃了碗泡麵外,基本就沒出臥室門。

她是真累了。

昨晚整整被孫老闆折騰了一個晚上,陰道都腫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晚上八點半左右,高大全準時上線。

我趕緊呼他,跟他東拉西扯地調侃了一會兒,才向他提出我想弄幾套遠端監控設備,結果被那小子一口回絕。

那廝回絕我的時候一副憂國憂民的口氣,聽得我肚子裡酸水亂冒。

見那貨喋喋不休地還要繼續說,我立刻發飆,說高老大你還想不想在哥兒幾個中間混了,你丫再這麼假模假式地扯國家民族,信不信我馬上跑北京去踹你家大門?還把你娃兒說的這些憂國憂民的鬼話截下圖來,放到咱117寢室群里公開展覽,讓你娃兒徹底身敗名裂。

那廝立馬軟了,賠著笑說:「別價,哥,你是我哥還不行嗎?我給你弄幾套可以,但你想用來幹嘛?咱違法的事兒可不能幹。」

我知道不讓這小子安心肯定不行,這廝牛皮吹得再響,骨子裡也是個膽小鬼。

上次在宿舍里輪姦劉瀟的時候,這貨當時色膽包天、一馬當先,輪姦完了卻怕了,天天念叨說劉瀟會不會是個女騙子,想借這件事詐我們錢,讓我們身敗名裂甚至去坐牢云云,一副熊包蛋模樣。

我乾脆跟他實話實說,說葉子被一家大公司老闆看中,選去做秘書。

我擔心葉子單純不懂事,怕她被那老闆騙了,所以想通過這種方式了解她的處境,及時幫她出謀劃策、化解難題,免得她上當受騙,被人劫了色。

高大全在網路那頭聽得流口水,打字讚美我「英明」,說憑葉子的姿色,不打她主意的男人少,還真得防著點兒,別給人鑽了空子劫了色。

本來說得挺上道兒,結果末了卻來了句:「如果真要被劫色,那也肥水不流外人田,得先盡著咱117宿舍的哥們兒劫。」

氣得我真想把拳頭通過網際網路傳過去,在網線那頭揍高大全一個滿臉花。

這小子早就對葉子美妙的肉體有意思,幾次試圖染指,曾語重心長地勸說我要向朱子豪那二貨學習,把葉子貢獻出來給寢室的哥兒幾個發福利,讓大夥兒像輪姦劉瀟一樣,按年齡大小輪流趴在葉子身上交配,然後把精液射進葉子的子宮。

我當然不肯答應。

後來這貨退而求其次,又想請我和葉子到寢室里睡一晚,表演裸體交合的活春宮給他們看,最後也被我嚴詞拒絕。

我在攝像頭裡沖網路那頭兒的高大全揚了揚拳頭,說:「你小子少廢話,幫不幫兄弟的忙給個准信兒,少扯些沒用的。」

那廝流著口水說:「幫,當然幫。不過你知道我對弟妹曼妙肉體的感情。要不你讓我在網上看看弟妹的裸體吧。」聽得我心裡一動,心說這也未嘗不可。

想到自己嬌妻的裸體即將被同學偷窺,心裡又有一份說不出的興奮,陰莖開始充血勃起。

在警告了這小子不許錄影、不許拍照後,我把聊天窗弄成了最小化隱蔽起來,然後招呼葉子到我這裡來。

葉子睡眼惺忪地打著哈欠向我走過來,揉著眼問我有啥事兒。

她今天沒有裸睡,而是穿著一套白色情趣內衣,又透又露的那種。

我覺得這樣雖然更增誘惑,但恐怕達不到高大全那猥瑣小子的要求,於是一把攬過葉子,讓她坐在我的腿上,色眯眯地對她說:「沒啥,就是想你了。」

「你去死。」葉子沒好氣地掐了我一把,說:「是想我了還是想干我了?」

我腆著臉說「都想」,然後就把手伸進了她的輕紗里,握住了她豐盈堅挺的乳房,又用手指去搓她的乳頭。

葉子自從李小白住進家裡,發生了種種香艷的事情以後,身體就變得非常敏感,乳頭被我搓了幾下就硬了起來。

她呻吟著把頭使勁兒向後仰,讓高聳的胸部向前挺起。

我一邊揉著葉子的乳房,一邊俯下身去吻葉子,另一隻手則溫柔地撫摸著葉子的大腿和屁股,心裡想到這香艷的一切,都會落到網路那頭兒高大全的眼裡,更是刺激得無與倫比,陰莖高高挺立,頂在葉子柔軟白皙的屁股上。

我跟葉子接吻的時候,已經把葉子睡裙的系帶解開,讓她身上的睡裙散落到一旁,胡亂地纏繞在我和她的身體之間,露出了她堅挺的乳房和白皙的胸膛。

我一口含住了她的乳房,一邊吸吮,一邊用舌頭輕輕地去舔她的乳頭。

葉子激動得不行,閉著眼呻吟道:「相公,干我,快乾我。」

我抬著她的屁股剝掉她的情趣內褲,然後三下五除二也脫掉自己的內褲,把葉子翻轉過身來,讓她面向著我跨坐到我的腿上。

葉子用手扶著我堅挺的陰莖,插進了她的下身,上下聳動著屁股,讓我的陰莖在她身體里進進出出。

快感一波波向我襲來。

正在我跟葉子乾得舒暢的時候,耳機里忽然傳來高大全那賊廝氣急敗壞的聲音:「老大,我看不到奶子了。你一直讓我看你老婆的背幹嘛?我要看奶子,看大腿,看屁股,看陰道。」氣得我差點兒吐血。

葉子也停止了聳動,喘息著問我:「相公,你讓人從網上偷窺我們交媾?」

我無奈,只得招了,說:「一個高中生,從沒看過女人的身體和男女交配的場面,就讓他看看唄。」

我願以為葉子會不答應,結果沒想到葉子卻嬌羞地「嗯」了一聲,又開始輕輕地聳動屁股,問道:「他是不是想看我的奶子、大腿、屁股和陰道?」

我心裡一緊,說:「嗯,你都聽到了。那你讓不讓他看?」

葉子嬌喘著說:「別讓他拍照,也別錄影。」

我趕緊說:「不會的,我們早說好了。」

葉子一邊動一邊呻吟著說:「那就讓他看看吧。」

我心裡一緊,陰莖更加堅挺。

我讓陰莖依然插在葉子下體里,抱著葉子站了起來,把她仰面放在了寫字檯上。

葉子上半身躺在寫字檯上,雙腿則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調整好攝像頭角度,站在寫字檯下繼續抽送。

耳機里又傳來高大全那廝的聲音:「哇,姐姐的皮膚好白哦,腿好細哦,奶子好大好挺哦,我好想也把陰莖插進姐姐身體里哦……」

那廝捏著嗓子學高中生嗲聲嗲氣的樣子,還一個勁兒玩角色扮演叫葉子「姐姐」,聽得我渾身汗毛直豎,心說高中男生也到了變嗓的年齡,不至於這麼細聲細氣吧?這TM也不像是高中生的聲音啊,倒像是……像是太監的公鴨嗓。

還沒等我在心裡吐槽完高大全的聲音,這廝又來了一句:「這位哥哥的雞巴也好細哦」,頓時氣得我吐血,卻逗得葉子「咯咯」

笑了起來,說:「你這位中學生網友真有趣。我的網友都是些成年人,除了同學就是同學,聊天好枯燥的。」

我心裡一動,說:「網友網友,要都是熟人還有啥意思。你也可以找陌生的網友聊聊天嘛,管他是中學生大學生還是痞子流氓強姦犯呢。」

葉子身子一抖,呻吟了一聲,說:「我才不跟強姦犯做網友聊天。要讓他看到我的身體,說不定就跑家裡把我強姦了。」

我忽然覺得談到強姦這個話題的時候,葉子似乎格外興奮,於是一邊聳動著屁股衝擊著葉子的下體,一邊喘息著說:「被強姦也沒什麼。很多女人越是被強奸越容易高潮,快感越強烈。」

葉子「啊」的一聲叫了起來,猛地擰住了我的胳膊喊道:「強姦我,快,強奸我。」

我心裡一陣激動,一把卡住了葉子的脖子,陰沉著嗓子說:「不許喊。再喊就掐死你然後強姦你的屍體。」

這樣的對話讓我的陰莖受到了巨大刺激,更堅挺、更粗壯,我抽送的動作也更有力。

葉子被我卡得喘不過氣來,咳嗽著說:「別殺我。我讓你姦淫,你想怎麼姦污我都行,插我子宮、屁眼還是嘴巴都行,想在我子宮裡射精也行,射到屁眼裡、嘴裡、奶子上也都隨你。只求你別殺我。」

說著說著,居然身體一陣痙攣,兩條大腿猛地繃直,渾身顫抖著高潮了。

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里猛然感覺到一陣濕熱,隨後葉子的下身就像尿了一樣流出一灘水來。

我心中一盪,心說葉子潮噴了。

這還是葉子第一次跟我性交時潮噴。

隨著葉子身體的不斷痙攣,我陰莖上傳來的快感也一波緊似一波。

當葉子身子停止顫抖時,我猛地一挺下體,悶哼一聲,也在葉子的陰道里射精了。

葉子拿下她搭在我肩膀上的雙腿,起身抱住了我。

當我的陰莖在她身體里停止了跳動後,她才鬆開抱住我的雙手,捏著我的陰莖從她身體里拔了出來,無力地下地,對我說:「好累,我去洗洗。」

說完就在攝像頭前裸著身子、扭著屁股去了衛生間。

我隨意用面巾紙擦了擦自己的陰莖,恢復了聊天窗。

視頻窗里,高大全上身穿著T恤,下身完全赤裸,身上坐著一個一絲不掛的女孩兒,正在他的不斷衝擊下咬著唇呻吟,但我這邊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看來這廝是把麥克風打在手動上,故意隱瞞他也在同時交尾的事實。

這女孩兒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面容清秀靚麗,乳房不大,但很飽滿。

那女孩兒見我正在專心致志地看他們交配,竟然沖我嫣然一笑,按著發言鍵說:「哥,你也一起來干我吧。」

聽得我心裡一緊,信口答應了聲「好」。

那女孩兒按住了發言鍵後就一直沒鬆開,高大全嘴裡念念有詞的那些話,全通過網路傳到了我這邊來。

那廝一邊在干那女孩兒,一邊捏著嗓子喊:「姐姐,我想干你,我想把陰莖插進你身體里,把精液射遍你的全身,讓你用我的精液當沐浴液洗澡……」

聽得我一陣肉緊,心說這廝還真富有想像力。

嗯,他的創意不錯,可以發揚拿來主義精神,費厄潑來一下,在葉子身上實踐實踐。

這時我只覺得腰間一緊,一具清涼的嬌軀已經貼在了我的身上,一對堅挺的乳房也壓在我背上,輕輕揉動。

原來是葉子洗完了澡,赤裸著身子又過來了。

我嚇了一跳,心說不好,要穿幫。

果然,葉子已經從正常化的視頻視窗看到了高大全,伸手在我腰間掐了一把,臉紅了,但卻並沒有離開,依然在看高大全和那女孩兒在視頻里交媾。

我們宿舍里每一條狼葉子都見過,還都跟他們吃過飯。

尤其是高大全這條狼一號,更是給葉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誇他「看女人的時候仿佛帶X光」,說自己在他的目光下「仿佛一絲不掛」。

高大全這廝就一標準的京油子,臉皮既厚,嘴巴又甜,沒少用黃色笑話撩撥葉子,跟葉子混得精熟,早就打成了一片,沒事兒還會在一起開幾句玩笑逗兩句嘴。

高大全此刻正閉著雙眼,全身心地沉浸在對葉子美妙肉體的意淫當中,根本不知道那被他操的小女孩兒已打開了麥,還在喋喋不休地向葉子的肉體告白,說自己想「用紅繩子綁住姐姐干」,還想「抱著姐姐到豬圈裡干」,想「帶著姐姐去青島海水浴場,當著幾千人的面,在海水裡把陰莖插進她身體里,偷偷地干」,云云。

無限淫蕩,無限風騷。

葉子紅著臉聽著,一邊聽一邊撫弄我的陰莖。

當她聽說高大全想帶她去海水浴場當眾性交的時候,身體一陣痙攣,開始用陰阜貼著我的大腿摩擦。

那女孩兒一邊承受著高大全的衝擊,一邊衝著葉子笑,用一隻手打字說「姐姐好,姐姐的身體真美」,葉子也打字回覆說:「你也是。還那麼年輕,真讓人羨慕」。

這時,117寢室的狼一號已瀕臨爆發的邊緣,兩腿猛地一蹬,緊緊捏住了女孩兒的乳房,疼得女孩兒直抽冷氣。

那廝射完後終於睜開了眼,剛好看到赤身裸體的葉子,又瞄了眼顯示器,看到了葉子打的字,頓時嚇了一跳,捏著太監嗓子喊:「弟妹!你怎麼在這裡!」

然後像被捉住的嫖客一樣,慌亂地四處去找衣服,結果身子一扭,陰莖從女孩兒的身體里滑了出來,居然還戴著保險套,保險套里裝著好大一灘精液。

葉子紅著臉、咬著唇從我背後走出來,赤身裸體地面對著攝像頭打字說:「這麼想干我啊?那你到我家裡來,我讓你幹個痛快,想怎麼插就怎麼插,想射哪兒就射哪兒,想干幾次就干幾次。」

打完字,勝利地瞥了眼瞠目結舌的高大全,又嬌羞地掐了我大腿一把,低頭拾起丟在地上的性感內衣,當著攝像頭一絲不苟地穿好,無比性感地扭著白皙挺翹的屁股走了。

「我要去你家乾弟妹!」

高大全那廝在那頭瘋狗一樣打字,敲了一堆感嘆號。

我打字給他潑涼水說「省省吧你,繼續閉著眼發春夢吧」。

這時那女孩兒已經從高大全身上站了起來,赤裸著身子去衛生間沖澡了。

我打字問高大全:「那女孩兒是?」

高大全打字回我:「網上招嫖的雛妓,還不滿十八歲。」

羨慕得我咬著牙花疙瘩抽冷氣,打字回他:「你真敢玩兒,連未成年少女都不放過。紅二代就是好。」

高大全打字回罵「去你的」,然後摘下陰莖上裝滿了精液的保險套,在套口打了個結,感慨地說:「真想把這些精液射到弟妹火熱的子宮裡。可惜,現在卻只能讓他們躺在冷冰冰的橡膠套子裡,可憐啊。這些可都是我的子子孫孫,成千上萬呢。」

氣得我打字罵他:「一窩生六個就是豬,你比豬強,一窩兒能生成千上萬個」,然後心裡一動,說:「不過我滿足你的願望。你把這個套子和裡面的精液,跟我要的那些玩意兒一起發快遞過來,我當著你的面把它們倒進葉子陰道里去。」

高大全聽了我的話,渾身激動得直哆嗦,抖著手打字說:「哥們兒你太夠意思了。你真能辦到,讓我給你當牛做馬都願意。可爽死我了。」

我打字說:「你去死。最少給我弄三套,要功能不同的,最先進的。」

高大全立刻表決心:「十套,絕對都是最最先進的軍工產品,專供特種部隊和國防航空的。」

兩天後,我果然收到了一個包裝嚴謹的快件。

拚死拚活地打開了一層層包裝,取出了裡麵包裝簡陋但卻用料、做工、性能、科技含量都是全國最頂尖的視聽通訊設備,剛好十套,還帶著一套衛星地面接收設備,大小和外觀都跟一款三星手機一模一樣,5寸超大屏,極具偽裝性。

另外還有一個裝在密封玻璃器皿里的保險套,保險套里裝著高大全濃稠的精液,遠比那天射的要多太多。

估計那廝把之後幾次射出來的精液,也都歸總裝了進去,想一起填滿葉子的子宮。

高大全如此仗義,我當然也不能失信於人。

何況,對於答應高大全的這件事,我的心裡也充滿興奮的期待。

我打開MSN,那小子居然線上。

那時可是白天,顯然那廝翹班了,專門在家守著網路,等著看我如何把他的精液,灌進葉子的子宮。

那廝見我上線,如同蹲了二十年監獄剛放出來的老色鬼一樣,一下子撲到了攝像頭上,嚇了我一跳。

不等他催我,我就主動喊來了葉子。

那時葉子正在做飯,而且按照我的要求,她是赤身裸體穿著一件透明圍裙在做飯。

這件透明圍裙是我從淘寶上特意購買的,本身就是情趣圍裙,裸體穿上後,更是看得我快流鼻血。

沒想到高大全那頭卻不領情,揮舞著手臂叫囂道:「我不要看赤裸主婦,我要看高跟黑絲氣質美少婦。」

葉子紅著臉問我:「你又要跟我交配讓你寢室色狼一號看?」

我盪笑著點頭,說:「不僅如此,還有更刺激的。」

葉子充滿期待地看了我一眼,當著攝像頭脫掉了透明圍裙,然後赤身裸體地回了臥室。

網路那頭兒高大全不滿地跟我抱怨,說:「都是你教壞了弟妹。幹嘛說是『色狼一號』?哥拉風的江湖綽號多了去了,你怎麼……」

我不耐煩地打斷他,說行了行了,您老哪個江湖綽號不是跟「色狼」

二字沾親帶故的?「色狼一號」

就是您老所有江湖綽號的集大成者。

氣得高大全在網路那頭翻著白眼吐白沫,叫囂著說等他獨孤九劍大成時,一定要跟我比武定生死。

就在我跟高大全鬥嘴約戰紫禁之巔的時候,葉子已經換好了高跟黑絲。

她走到寫字檯旁,把手撐到了寫字檯上,翹著屁股對我說:「來吧,相公,來姦淫我給你同學看吧。」

視頻那頭兒的高大全已經激情地脫光了所有衣服,坐在椅子上,挺著陰莖用手輕輕套弄。

今天的重點不是性交。

所以我在進行了簡單的前戲之後,就把陰莖插進了葉子的陰道,開始抽送。

通過網路被人窺淫似乎讓葉子十分興奮,叫得很大聲,也很快就達到了高潮。

當葉子達到第二次高潮的時候,我也射精了。

但我這次沒在葉子體內射,而是拔出了陰莖,把精液射到了葉子的大腿和絲襪上。

葉子的子宮沒能得到滾燙精液的澆灌,似乎感覺有些空虛,搖著我的胳膊呻吟:「好哥哥,好相公,不要體外射,我要你的精液。」

我拿出那個裝滿精液的保險套對葉子說:「這裡面是高大全的精液。我把它倒進你身體里好不好?說不定還能讓你給高大全懷個孩子呢。」

葉子聽了我的話,突然渾身痙攣起來,兩條腿緊緊地繃直,居然在剛剛達到兩次高潮後,接著達到了第三次高潮。

不過葉子還是在高潮中掙扎著說:「不,不要,我才不要懷高大全的孩子。」

我抬起了她的腿,讓她的陰道口向上,說:「乖,別怕,不一定會懷上的。」

然後解開保險套,把保險套口塞進葉子的陰道,將裡面的精液全部倒進了葉子的體內。

隨著高大全精液的不斷注入,葉子的兩條腿痙攣得越發厲害。

當我倒空保險套里的精液後,並沒有扯出保險套,而是依然讓它塞在葉子的陰道里。

葉子也沒去管那隻塞在她陰道里的保險套,只是彎曲著兩腿仰躺在寫字檯上,不停地痙攣。

高大全在我往葉子身體里倒他的精液的時候就已經射了。

濃稠的精液如箭一般噴射出來,還噴到了攝像頭上很多,搞得我都看不清高大全那邊的情況了。

過了好大一會兒,高大全才起身擦乾淨攝像頭上的精液,激動得臉色蒼白、語無倫次、邏輯錯亂,對我說:「好兄弟,哥感動死了。你就是哥的親哥啊。」

我翻著白眼兒打字,說:「我是你大爺。」

結果這廝居然認了,回我說:「你就是我大爺。大爺,今天您就別關電腦別關攝像頭了,把你們家對我開放一天吧。您也別讓弟妹穿衣服,就讓她光著身子在屋裡,幹啥都行。我就想看看弟妹赤裸的身體。她可是我的夢中情人啊。我在大學裡手淫都是想著她射精的。今天總算得償所願,把自己的精液弄進她身體里了。」聽得葉子臉都紅了。

我答應了高大全,攝像頭一天沒關。

那廝自己住一套260多平米的複式房子,也不怕別人看到。

這一天裡,葉子渾身赤裸著做飯、拖地、削水果、看電視、洗澡、洗衣服,一切都在網路那頭高大全的監視下。

葉子似乎很享受這種暴露的感覺,中間又拉著我在客廳當著攝像頭交媾了一次,等我射精後,再次把高大全那隻保險套塞進了自己的陰道。

不過,為了怕讓高大全知道我們太多的隱私,我把麥克風關了。

第二天,我開始在高大全不遺餘力的指導下,用他快遞過來的高科技監控設備改造葉子的愛馬仕包。

根本無需破壞包的結構和外觀,靠著特種設備的仿生隱形功能,監視器很快就融入了手包的金屬LOGO里,沒有專業設備別說肉眼,就算特意去找都找不到。

我又在高大全的指導下安裝了接收設備和控制端。

一切就緒。

這時,七天的假期已經過去了四天。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