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花娇妻的淫乱性史 第二十三章 网络暴露校花娇妻

【我和校花娇妻的淫乱性史】第二十三章 网络暴露校花娇妻

昨晚差不多干了整整一宿,孙老板、叶子和我都太累。

孙老板当然不会再去公司,而且也给我放了大假,让我在家好好休息一个礼拜,算是筹备接待大卫这一个多月来不停加班的补偿。

随后孙老板又装作不经意地问叶子什么时间能来公司上班,我心下了然,心说孙老板还真迷恋上了叶子的肉体,打算跟她长期保持肉体关系,不准备提上裤子说拜拜,于是模棱两可地说尽快。

回到家后,叶子脱光了衣服去洗澡,我坐在客厅里胡思乱想,总觉得让叶子给孙老板当秘书有些不妥。

孙老板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精力充沛、潇洒多金,充满了成熟的魅力,而且床上功夫和性能力也很强,可以一夜不停地干,让叶子连续达到几次高潮。

这样的男人对于叶子这样的女人来说,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而且,孙老板貌似至今独身。

听公司同事含含糊糊说起过他的家事,说孙老板有过一段婚史,曾经娶过一个非常漂亮的太太,但不到五年就离婚了,留下一个孩子归孙老板带,今年大概有十四五岁。

这样的男人对于叶子而言,可以说充满了危险。

不过,孙老板开出的条件同样充满了诱惑,让我很难拒绝。

我左思右想,一想到叶子当上孙老板的女秘书后,整天跟孙老板形影不离,而我又不能天天盯着他们,无法掌握俩人的动向,搞不清俩人之间关系进展的具体程度,心里就跟猫抓一样,充满了不安的感觉。

我忽然觉得,得想办法对他俩进行必要的监控,不能当一个看不见的瞎子、听不到的聋子,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想到了大学时的寝室长高大全。

这厮是个北京愤青,高干子弟,老爹是北京某军分区的政委,能量很大。

毕业后,这厮凭著微积分、单片机原理和航空通讯工程基础三门功课皆零分的成绩,混进了一所部队的科研单位,专门从事特种通讯设备的研发。

本来这种单位对外都是高度机密的,核心科研人员的人身自由和对外联络也都受到严格管制。

但这小子是个例外。

凭他三门功课皆零分的成绩和刚毕业两年的资历,居然就混进了这个科研机构的核心团队,负责管理仍处于试验阶段、尚未量产配备部队的工程样机,以及已经小范围投入使用的特种设备。

这厮之前在MSN上跟我吹嘘过,说他负责管理的仓库内,有多少多少拿到市面上能引发整个社会恐慌的高科技产品,其中就包括监视监听器材。

这厮吹嘘说,他仓库里的监视监听器材已经是技术成熟的产品,但未量产,更未大范围装备部队,而是主要应用于间谍、暗杀、航空航太和一类军事禁地安保等各个特种行业,讯号是发射后通过军用卫星传输的,图像品质堪比高清电视;还可以通过卫星通道实现远端操控,可旋转角度,还带小长焦和小广角等。

至于隐蔽性,更是非专业器材无法探测,非专业人员无法发现,云云。

我笑他吹牛,这厮急了,居然有一天把那些军事禁品夹带回了家,亲自演示,并通过摄像头请我瞻仰。

我一看之下,果然名不虚传,恐怕在中国除了特种部队和高度机密的军事科研单位外,普通人一辈子也见不到这玩意儿,穷尽想像也想像不到这玩意儿能有多恐怖、多变态。

怪不得高大全这厮说这玩意儿一旦让老百姓知道,就会引发社会恐慌。

这话并不夸张。

这玩意儿如果一旦流入民间,恐怕老百姓就再无隐私可言。

我马上上网守株待兔。

这货一般会在晚上九点左右准时上线,开着QQ钓妹子,开着MSN跟我们这些狐朋狗友吹牛,两不耽误。

我心急如焚地守在网上整整一天,叶子则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一天,除了中午起床吃了碗泡面外,基本就没出卧室门。

她是真累了。

昨晚整整被孙老板折腾了一个晚上,阴道都肿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晚上八点半左右,高大全准时上线。

我赶紧呼他,跟他东拉西扯地调侃了一会儿,才向他提出我想弄几套远端监控设备,结果被那小子一口回绝。

那厮回绝我的时候一副忧国忧民的口气,听得我肚子里酸水乱冒。

见那货喋喋不休地还要继续说,我立刻发飙,说高老大你还想不想在哥儿几个中间混了,你丫再这么假模假式地扯国家民族,信不信我马上跑北京去踹你家大门?还把你娃儿说的这些忧国忧民的鬼话截下图来,放到咱117寝室群里公开展览,让你娃儿彻底身败名裂。

那厮立马软了,赔著笑说:“别价,哥,你是我哥还不行吗?我给你弄几套可以,但你想用来干嘛?咱违法的事儿可不能干。”

我知道不让这小子安心肯定不行,这厮牛皮吹得再响,骨子里也是个胆小鬼。

上次在宿舍里轮奸刘潇的时候,这货当时色胆包天、一马当先,轮奸完了却怕了,天天念叨说刘潇会不会是个女骗子,想借这件事诈我们钱,让我们身败名裂甚至去坐牢云云,一副熊包蛋模样。

我干脆跟他实话实说,说叶子被一家大公司老板看中,选去做秘书。

我担心叶子单纯不懂事,怕她被那老板骗了,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她的处境,及时帮她出谋划策、化解难题,免得她上当受骗,被人劫了色。

高大全在网络那头听得流口水,打字赞美我“英明”,说凭叶子的姿色,不打她主意的男人少,还真得防著点儿,别给人钻了空子劫了色。

本来说得挺上道儿,结果末了却来了句:“如果真要被劫色,那也肥水不流外人田,得先尽著咱117宿舍的哥们儿劫。”

气得我真想把拳头通过互联网传过去,在网线那头揍高大全一个满脸花。

这小子早就对叶子美妙的肉体有意思,几次试图染指,曾语重心长地劝说我要向朱子豪那二货学习,把叶子贡献出来给寝室的哥儿几个发福利,让大伙儿像轮奸刘潇一样,按年龄大小轮流趴在叶子身上交配,然后把精液射进叶子的子宫。

我当然不肯答应。

后来这货退而求其次,又想请我和叶子到寝室里睡一晚,表演裸体交合的活春宫给他们看,最后也被我严词拒绝。

我在摄像头里冲网络那头儿的高大全扬了扬拳头,说:“你小子少废话,帮不帮兄弟的忙给个准信儿,少扯些没用的。”

那厮流着口水说:“帮,当然帮。不过你知道我对弟妹曼妙肉体的感情。要不你让我在网上看看弟妹的裸体吧。”听得我心里一动,心说这也未尝不可。

想到自己娇妻的裸体即将被同学偷窥,心里又有一份说不出的兴奋,阴茎开始充血勃起。

在警告了这小子不许录影、不许拍照后,我把聊天窗弄成了最小化隐蔽起来,然后招呼叶子到我这里来。

叶子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向我走过来,揉着眼问我有啥事儿。

她今天没有裸睡,而是穿着一套白色情趣内衣,又透又露的那种。

我觉得这样虽然更增诱惑,但恐怕达不到高大全那猥琐小子的要求,于是一把揽过叶子,让她坐在我的腿上,色眯眯地对她说:“没啥,就是想你了。”

“你去死。”叶子没好气地掐了我一把,说:“是想我了还是想干我了?”

我腆著脸说“都想”,然后就把手伸进了她的轻纱里,握住了她丰盈坚挺的乳房,又用手指去搓她的乳头。

叶子自从李小白住进家里,发生了种种香艳的事情以后,身体就变得非常敏感,乳头被我搓了几下就硬了起来。

她呻吟著把头使劲儿向后仰,让高耸的胸部向前挺起。

我一边揉着叶子的乳房,一边俯下身去吻叶子,另一只手则温柔地抚摸著叶子的大腿和屁股,心里想到这香艳的一切,都会落到网络那头儿高大全的眼里,更是刺激得无与伦比,阴茎高高挺立,顶在叶子柔软白皙的屁股上。

我跟叶子接吻的时候,已经把叶子睡裙的系带解开,让她身上的睡裙散落到一旁,胡乱地缠绕在我和她的身体之间,露出了她坚挺的乳房和白皙的胸膛。

我一口含住了她的乳房,一边吸吮,一边用舌头轻轻地去舔她的乳头。

叶子激动得不行,闭着眼呻吟道:“相公,干我,快干我。”

我抬着她的屁股剥掉她的情趣内裤,然后三下五除二也脱掉自己的内裤,把叶子翻转过身来,让她面向着我跨坐到我的腿上。

叶子用手扶着我坚挺的阴茎,插进了她的下身,上下耸动着屁股,让我的阴茎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

快感一波波向我袭来。

正在我跟叶子干得舒畅的时候,耳机里忽然传来高大全那贼厮气急败坏的声音:“老大,我看不到奶子了。你一直让我看你老婆的背干嘛?我要看奶子,看大腿,看屁股,看阴道。”气得我差点儿吐血。

叶子也停止了耸动,喘息著问我:“相公,你让人从网上偷窥我们交媾?”

我无奈,只得招了,说:“一个高中生,从没看过女人的身体和男女交配的场面,就让他看看呗。”

我愿以为叶子会不答应,结果没想到叶子却娇羞地“嗯”了一声,又开始轻轻地耸动屁股,问道:“他是不是想看我的奶子、大腿、屁股和阴道?”

我心里一紧,说:“嗯,你都听到了。那你让不让他看?”

叶子娇喘著说:“别让他拍照,也别录影。”

我赶紧说:“不会的,我们早说好了。”

叶子一边动一边呻吟著说:“那就让他看看吧。”

我心里一紧,阴茎更加坚挺。

我让阴茎依然插在叶子下体里,抱着叶子站了起来,把她仰面放在了写字台上。

叶子上半身躺在写字台上,双腿则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调整好摄像头角度,站在写字台下继续抽送。

耳机里又传来高大全那厮的声音:“哇,姐姐的皮肤好白哦,腿好细哦,奶子好大好挺哦,我好想也把阴茎插进姐姐身体里哦……”

那厮捏著嗓子学高中生嗲声嗲气的样子,还一个劲儿玩角色扮演叫叶子“姐姐”,听得我浑身汗毛直竖,心说高中男生也到了变嗓的年龄,不至于这么细声细气吧?这TM也不像是高中生的声音啊,倒像是……像是太监的公鸭嗓。

还没等我在心里吐槽完高大全的声音,这厮又来了一句:“这位哥哥的鸡巴也好细哦”,顿时气得我吐血,却逗得叶子“咯咯”

笑了起来,说:“你这位中学生网友真有趣。我的网友都是些成年人,除了同学就是同学,聊天好枯燥的。”

我心里一动,说:“网友网友,要都是熟人还有啥意思。你也可以找陌生的网友聊聊天嘛,管他是中学生大学生还是痞子流氓强奸犯呢。”

叶子身子一抖,呻吟了一声,说:“我才不跟强奸犯做网友聊天。要让他看到我的身体,说不定就跑家里把我强奸了。”

我忽然觉得谈到强奸这个话题的时候,叶子似乎格外兴奋,于是一边耸动着屁股冲击著叶子的下体,一边喘息著说:“被强奸也没什么。很多女人越是被强奸越容易高潮,快感越强烈。”

叶子“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猛地拧住了我的胳膊喊道:“强奸我,快,强奸我。”

我心里一阵激动,一把卡住了叶子的脖子,阴沉着嗓子说:“不许喊。再喊就掐死你然后强奸你的尸体。”

这样的对话让我的阴茎受到了巨大刺激,更坚挺、更粗壮,我抽送的动作也更有力。

叶子被我卡得喘不过气来,咳嗽著说:“别杀我。我让你奸淫,你想怎么奸污我都行,插我子宫、屁眼还是嘴巴都行,想在我子宫里射精也行,射到屁眼里、嘴里、奶子上也都随你。只求你别杀我。”

说着说着,居然身体一阵痉挛,两条大腿猛地绷直,浑身颤抖著高潮了。

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猛然感觉到一阵湿热,随后叶子的下身就像尿了一样流出一滩水来。

我心中一荡,心说叶子潮喷了。

这还是叶子第一次跟我性交时潮喷。

随着叶子身体的不断痉挛,我阴茎上传来的快感也一波紧似一波。

当叶子身子停止颤抖时,我猛地一挺下体,闷哼一声,也在叶子的阴道里射精了。

叶子拿下她搭在我肩膀上的双腿,起身抱住了我。

当我的阴茎在她身体里停止了跳动后,她才松开抱住我的双手,捏着我的阴茎从她身体里拔了出来,无力地下地,对我说:“好累,我去洗洗。”

说完就在摄像头前裸著身子、扭著屁股去了卫生间。

我随意用面巾纸擦了擦自己的阴茎,恢复了聊天窗。

视频窗里,高大全上身穿着T恤,下身完全赤裸,身上坐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儿,正在他的不断冲击下咬著唇呻吟,但我这边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看来这厮是把麦克风打在手动上,故意隐瞒他也在同时交尾的事实。

这女孩儿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面容清秀靓丽,乳房不大,但很饱满。

那女孩儿见我正在专心致志地看他们交配,竟然冲我嫣然一笑,按著发言键说:“哥,你也一起来干我吧。”

听得我心里一紧,信口答应了声“好”。

那女孩儿按住了发言键后就一直没松开,高大全嘴里念念有词的那些话,全通过网络传到了我这边来。

那厮一边在干那女孩儿,一边捏著嗓子喊:“姐姐,我想干你,我想把阴茎插进你身体里,把精液射遍你的全身,让你用我的精液当沐浴液洗澡……”

听得我一阵肉紧,心说这厮还真富有想像力。

嗯,他的创意不错,可以发扬拿来主义精神,费厄泼来一下,在叶子身上实践实践。

这时我只觉得腰间一紧,一具清凉的娇躯已经贴在了我的身上,一对坚挺的乳房也压在我背上,轻轻揉动。

原来是叶子洗完了澡,赤裸著身子又过来了。

我吓了一跳,心说不好,要穿帮。

果然,叶子已经从正常化的视频视窗看到了高大全,伸手在我腰间掐了一把,脸红了,但却并没有离开,依然在看高大全和那女孩儿在视频里交媾。

我们宿舍里每一条狼叶子都见过,还都跟他们吃过饭。

尤其是高大全这条狼一号,更是给叶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夸他“看女人的时候仿佛带X光”,说自己在他的目光下“仿佛一丝不挂”。

高大全这厮就一标准的京油子,脸皮既厚,嘴巴又甜,没少用黄色笑话撩拨叶子,跟叶子混得精熟,早就打成了一片,没事儿还会在一起开几句玩笑逗两句嘴。

高大全此刻正闭着双眼,全身心地沉浸在对叶子美妙肉体的意淫当中,根本不知道那被他操的小女孩儿已打开了麦,还在喋喋不休地向叶子的肉体告白,说自己想“用红绳子绑住姐姐干”,还想“抱着姐姐到猪圈里干”,想“带着姐姐去青岛海水浴场,当着几千人的面,在海水里把阴茎插进她身体里,偷偷地干”,云云。

无限淫荡,无限风骚。

叶子红著脸听着,一边听一边抚弄我的阴茎。

当她听说高大全想带她去海水浴场当众性交的时候,身体一阵痉挛,开始用阴阜贴着我的大腿摩擦。

那女孩儿一边承受着高大全的冲击,一边冲着叶子笑,用一只手打字说“姐姐好,姐姐的身体真美”,叶子也打字回复说:“你也是。还那么年轻,真让人羡慕”。

这时,117寝室的狼一号已濒临爆发的边缘,两腿猛地一蹬,紧紧捏住了女孩儿的乳房,疼得女孩儿直抽冷气。

那厮射完后终于睁开了眼,刚好看到赤身裸体的叶子,又瞄了眼显示器,看到了叶子打的字,顿时吓了一跳,捏著太监嗓子喊:“弟妹!你怎么在这里!”

然后像被捉住的嫖客一样,慌乱地四处去找衣服,结果身子一扭,阴茎从女孩儿的身体里滑了出来,居然还戴着保险套,保险套里装着好大一滩精液。

叶子红著脸、咬著唇从我背后走出来,赤身裸体地面对着摄像头打字说:“这么想干我啊?那你到我家里来,我让你干个痛快,想怎么插就怎么插,想射哪儿就射哪儿,想干几次就干几次。”

打完字,胜利地瞥了眼瞠目结舌的高大全,又娇羞地掐了我大腿一把,低头拾起丢在地上的性感内衣,当着摄像头一丝不苟地穿好,无比性感地扭着白皙挺翘的屁股走了。

“我要去你家干弟妹!”

高大全那厮在那头疯狗一样打字,敲了一堆感叹号。

我打字给他泼凉水说“省省吧你,继续闭着眼发春梦吧”。

这时那女孩儿已经从高大全身上站了起来,赤裸著身子去卫生间冲澡了。

我打字问高大全:“那女孩儿是?”

高大全打字回我:“网上招嫖的雏妓,还不满十八岁。”

羡慕得我咬著牙花疙瘩抽冷气,打字回他:“你真敢玩儿,连未成年少女都不放过。红二代就是好。”

高大全打字回骂“去你的”,然后摘下阴茎上装满了精液的保险套,在套口打了个结,感慨地说:“真想把这些精液射到弟妹火热的子宫里。可惜,现在却只能让他们躺在冷冰冰的橡胶套子里,可怜啊。这些可都是我的子子孙孙,成千上万呢。”

气得我打字骂他:“一窝生六个就是猪,你比猪强,一窝儿能生成千上万个”,然后心里一动,说:“不过我满足你的愿望。你把这个套子和里面的精液,跟我要的那些玩意儿一起发快递过来,我当着你的面把它们倒进叶子阴道里去。”

高大全听了我的话,浑身激动得直哆嗦,抖着手打字说:“哥们儿你太够意思了。你真能办到,让我给你当牛做马都愿意。可爽死我了。”

我打字说:“你去死。最少给我弄三套,要功能不同的,最先进的。”

高大全立刻表决心:“十套,绝对都是最最先进的军工产品,专供特种部队和国防航空的。”

两天后,我果然收到了一个包装严谨的快件。

拚死拼活地打开了一层层包装,取出了里面包装简陋但却用料、做工、性能、科技含量都是全国最顶尖的视听通讯设备,刚好十套,还带着一套卫星地面接收设备,大小和外观都跟一款三星手机一模一样,5寸超大屏,极具伪装性。

另外还有一个装在密封玻璃器皿里的保险套,保险套里装着高大全浓稠的精液,远比那天射的要多太多。

估计那厮把之后几次射出来的精液,也都归总装了进去,想一起填满叶子的子宫。

高大全如此仗义,我当然也不能失信于人。

何况,对于答应高大全的这件事,我的心里也充满兴奋的期待。

我打开MSN,那小子居然线上。

那时可是白天,显然那厮翘班了,专门在家守着网络,等著看我如何把他的精液,灌进叶子的子宫。

那厮见我上线,如同蹲了二十年监狱刚放出来的老色鬼一样,一下子扑到了摄像头上,吓了我一跳。

不等他催我,我就主动喊来了叶子。

那时叶子正在做饭,而且按照我的要求,她是赤身裸体穿着一件透明围裙在做饭。

这件透明围裙是我从淘宝上特意购买的,本身就是情趣围裙,裸体穿上后,更是看得我快流鼻血。

没想到高大全那头却不领情,挥舞着手臂叫嚣道:“我不要看赤裸主妇,我要看高跟黑丝气质美少妇。”

叶子红著脸问我:“你又要跟我交配让你寝室色狼一号看?”

我荡笑着点头,说:“不仅如此,还有更刺激的。”

叶子充满期待地看了我一眼,当着摄像头脱掉了透明围裙,然后赤身裸体地回了卧室。

网络那头儿高大全不满地跟我抱怨,说:“都是你教坏了弟妹。干嘛说是‘色狼一号’?哥拉风的江湖绰号多了去了,你怎么……”

我不耐烦地打断他,说行了行了,您老哪个江湖绰号不是跟“色狼”

二字沾亲带故的?“色狼一号”

就是您老所有江湖绰号的集大成者。

气得高大全在网络那头翻着白眼吐白沫,叫嚣著说等他独孤九剑大成时,一定要跟我比武定生死。

就在我跟高大全斗嘴约战紫禁之巅的时候,叶子已经换好了高跟黑丝。

她走到写字台旁,把手撑到了写字台上,翘著屁股对我说:“来吧,相公,来奸淫我给你同学看吧。”

视频那头儿的高大全已经激情地脱光了所有衣服,坐在椅子上,挺著阴茎用手轻轻套弄。

今天的重点不是性交。

所以我在进行了简单的前戏之后,就把阴茎插进了叶子的阴道,开始抽送。

通过网络被人窥淫似乎让叶子十分兴奋,叫得很大声,也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当叶子达到第二次高潮的时候,我也射精了。

但我这次没在叶子体内射,而是拔出了阴茎,把精液射到了叶子的大腿和丝袜上。

叶子的子宫没能得到滚烫精液的浇灌,似乎感觉有些空虚,摇着我的胳膊呻吟:“好哥哥,好相公,不要体外射,我要你的精液。”

我拿出那个装满精液的保险套对叶子说:“这里面是高大全的精液。我把它倒进你身体里好不好?说不定还能让你给高大全怀个孩子呢。”

叶子听了我的话,突然浑身痉挛起来,两条腿紧紧地绷直,居然在刚刚达到两次高潮后,接着达到了第三次高潮。

不过叶子还是在高潮中挣扎著说:“不,不要,我才不要怀高大全的孩子。”

我抬起了她的腿,让她的阴道口向上,说:“乖,别怕,不一定会怀上的。”

然后解开保险套,把保险套口塞进叶子的阴道,将里面的精液全部倒进了叶子的体内。

随着高大全精液的不断注入,叶子的两条腿痉挛得越发厉害。

当我倒空保险套里的精液后,并没有扯出保险套,而是依然让它塞在叶子的阴道里。

叶子也没去管那只塞在她阴道里的保险套,只是弯曲著两腿仰躺在写字台上,不停地痉挛。

高大全在我往叶子身体里倒他的精液的时候就已经射了。

浓稠的精液如箭一般喷射出来,还喷到了摄像头上很多,搞得我都看不清高大全那边的情况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高大全才起身擦干净摄像头上的精液,激动得脸色苍白、语无伦次、逻辑错乱,对我说:“好兄弟,哥感动死了。你就是哥的亲哥啊。”

我翻着白眼儿打字,说:“我是你大爷。”

结果这厮居然认了,回我说:“你就是我大爷。大爷,今天您就别关电脑别关摄像头了,把你们家对我开放一天吧。您也别让弟妹穿衣服,就让她光着身子在屋里,干啥都行。我就想看看弟妹赤裸的身体。她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啊。我在大学里手淫都是想着她射精的。今天总算得偿所愿,把自己的精液弄进她身体里了。”听得叶子脸都红了。

我答应了高大全,摄像头一天没关。

那厮自己住一套260多平米的复式房子,也不怕别人看到。

这一天里,叶子浑身赤裸著做饭、拖地、削水果、看电视、洗澡、洗衣服,一切都在网络那头高大全的监视下。

叶子似乎很享受这种暴露的感觉,中间又拉着我在客厅当着摄像头交媾了一次,等我射精后,再次把高大全那只保险套塞进了自己的阴道。

不过,为了怕让高大全知道我们太多的隐私,我把麦克风关了。

第二天,我开始在高大全不遗余力的指导下,用他快递过来的高科技监控设备改造叶子的爱马仕包。

根本无需破坏包的结构和外观,靠着特种设备的仿生隐形功能,监视器很快就融入了手包的金属LOGO里,没有专业设备别说肉眼,就算特意去找都找不到。

我又在高大全的指导下安装了接收设备和控制端。

一切就绪。

这时,七天的假期已经过去了四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