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和校花嬌妻的淫亂性史 第十四章 香艷奸屍

(十四)香艷奸屍

離開營地幾百米後,我一路飛奔,很快就跑到了我跟何姝在棺材裡性交的那個屋子。由於已是深夜,整個院子裡更是靜得人。但我精蟲上腦,管不了那麼多,直接抹黑進了屋子。

那具漂亮得驚人的女屍,依然靜靜地躺在棺材邊,赤身裸體、一絲不掛。我顫抖著手去摸她的乳房,發現依然還有彈性,而且肌膚光潔細膩,比活人的肌膚稍顯僵硬,但卻更加刺激。我沒少看偵破小說,知道這女屍死亡應該還不超過二十四小時,心裡更是沒了顧慮。

環顧四周,棺材倒是極佳的交配地點,可惜被何姝失禁時弄髒了;土炕也不錯,但卻塌了一大半,剩下的幾乎躺不住人;地面更不行,凹凸不平,硌死人。

看了半天,發現這間屋子實在不適合性交,於是又摸了出去,推開院子裡側廂房的門,發現這是一個農具房,裡面零散丟了些犁、耙等農具,除此之外,整個屋子裡就堆著些麥草。我心裡一盪,心說這可是絕佳奸屍地點。於是回屋,抱起那具絕代佳人的屍體,想了想,又把那件丟在炕上的粉紅肚兜撿在手上,直奔廂房而去。

我在麥草堆里扒出個窩,弄得地上軟和和的,然後把女屍仰放在草窩裡,打開手電筒,仔細欣賞女屍完美的胴體。她的身上沒有任何外傷,甚至沒有一道疤痕和胎記,極其完美;由於死亡時間不久,身體尚未浮腫變形,還保持著絕佳的身材;肌膚仍有彈性,只是稍顯僵硬;全身已經沒了血色,蒼白而性感。

我用手電筒照向她的下體,發現陰毛很亂,好幾縷陰毛分成幾撮粘在一起,像是被陰道里流出來的精液粘住的。我又把中指插進她的陰道,抽出來一看,果然黏糊糊的;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精液腥臭的味道撲面而來。我心下恍然,想這女屍未必就是正常死亡,要麼是被人先奸後殺,要麼是被人先殺後奸,要麼是被人奸了再殺、殺了再奸。看著女屍嬌美的面容和火爆的身材,腦海里忍不住浮現出她活著時被人強姦反抗的場面,血腥香艷,讓我血脈賁張。

我分開女屍的兩條大腿,跪坐在她的胯前,然後將她的腿架在自己腰間,捏著陰莖就往她身體里插。雖然她陰道里有不少精液,但這畢竟是一具屍體,不會自己再分泌體液,所以陰莖插入時還是有些乾澀困難。但這也同時讓我感覺到她陰道的緊緻,夾得我陰莖舒服到極點,幾乎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來。

我慢慢地插入,終於將整根陰莖都插入到了女屍的下體。但就在我的陰莖齊根沒入的時候,女屍的大腿卻突然緊繃了起來,隨後像在垂死掙扎一樣抖了一下,嚇得我以為屍變,差點兒陽痿。剛想拔出陰莖落荒而逃的時候,女屍已經停止了抖動。我福至心靈,想起了偵探小說里曾經說過,人死後還會有神經反應和生物電什麼的,屍體受到刺激依然會有條件反射,於是稍微安心。又想這不過是一具柔弱女孩兒的屍體,即使屍變也不會武力值太高,跟我武鬥,指不定誰輸誰贏,於是心下大定,雞巴重新勃起,在女屍的陰道里開始抽插。

在這樣一個被廢棄的村子裡,在這樣一所充滿霉味的黑暗小屋裡,做奸屍這樣一件無比刺激的事,這一切使得我的心理興奮得無以復加。我揉捏著女屍的乳房,屁股聳動,快感如潮水般衝擊著我的陰莖,使我興奮得幾乎失去理智。我捏住女屍的嘴巴,趴下身子壓在絕美女屍的嬌軀上,然後去吻她。女屍的嘴巴里也有一股精液的腥臭味。看來姦殺她的那條色狼並非只乾了她一次,也並非只在她陰道里射過精。但我此時精蟲上腦,根本不管不顧,依然吻了上去。

女屍嘴巴里的腥臭更加刺激了我陰暗罪惡的心理,快感加劇,終於大吼一聲,在女屍的子宮裡射精了。我趴在女屍的身上,使勁兒喘著粗氣。我的陰莖依然堅挺勃起,插在女屍的陰道里,一抖一抖地往外噴灑著精液。我的心裡充滿罪惡的興奮,不想就此離去。於是輕輕翻身,自己仰面躺下,讓女屍趴在了自己身上。期間,我的陰莖依然插在女屍的陰道里,並沒有拔出。我扶著女屍站直了上身,讓她有點像女上男下式那樣騎在我的身上。我又把那件肚兜給她穿好。她的胸膛高高聳立,頂得粉紅色半透明的肚兜形成了一個好看的墳起,兩粒乳頭則硬挺地凸現出來。

我鬆開手,女屍坐不住,慢慢地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的陰莖依然插在她的陰道里,並未變軟。我扶著她的屁股,輕輕上下搬動,一陣陣的刺激再次從陰莖傳來,我忍不住呻吟出聲,用手隔著肚兜的薄紗去揉她乳房。

這次我們乾得並不激烈,只是慢慢地聳動抽插,直到一個多小時後我才再次有了射精的衝動,急忙把女屍推到地上,拔出陰莖,用手使勁兒擼動了幾下,然後把她身上的肚兜掀起,讓精液全部射在了她的乳房上。

射完之後,我身心俱乏,覺得麥草堆里很舒服,於是讓女屍側躺,把她擺成屈膝翹臀的姿勢,自己摟著她的身體,一手摸著她的乳房,一手撫弄著她的陰毛,陰莖頂在她已經稍顯僵硬的屁股上,然後用麥草蓋住我倆的身體,讓我們整個陷入草窩裡,就這麼睡著了。

朦朦朧朧中,我聽到外面似乎有腳步聲,心裡一驚,醒了過來。剛要翻身爬起,卻不料身體一動,勃起的陰莖就戳到了一個軟綿綿的肉體上,這才想起自己懷裡還抱著具貌若天仙的女屍,自己的陰莖剛好捅在她的屁股縫裡,頂在了陰唇上。心裡一緊,想到剛才自己居然在一具漂亮美艷的女屍身體里射過兩次精,頓時又是精蟲上腦,陰莖漲得厲害,於是用手輕輕抬起女屍的一條大腿,自己扶著堅挺的陰莖,第三次插入了她的身體。此刻她的身體里還裝滿了我的精液,潤滑泥濘,舒服得我差點兒呻吟出聲來。跟一具美艷的女屍交媾,生理刺激還在其次,關鍵是心理刺激已經強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我咬著牙,憋著幾乎要射精的衝動,慢慢地聳動著屁股。

這時,屋外的腳步聲更加清晰雜亂,甚至還聽到有人說話。我一邊兒插著女屍的陰道,一邊兒凝神去聽,隱隱約約聽著有個男人的聲音低聲問:「怎麼不見了?」又聽另一個男人的聲音說:「好臭!棺材裡有穢物。」第三個男人的聲音道:「是大便。」然後就是一陣沉默。過了一會兒,一個聲音說:「那具屍體還沒吸足陽精,決不會自己走掉。恐怕跟外面那群男女脫不了干係。」另一個道:「這裡有隻長筒絲襪,還有條宮裝下裙。」第三個道:「老童的話有道理,恐怕就是那伙人乾的。那裡面有那麼多精壯的男人,伶妃肯定不會放過;還有那麼多騷媚漂亮的女人,王爺也不會不動心。說不定這時候已經得手了。」第一個人道:「我去看看,你們在這裡等我。」說著,一陣腳步聲漸行漸遠,離開了屋子。

我聽著心裡一團漿糊,心說什麼伶妃王爺的,難道這裡在拍電視劇?但靜下心來把三個人的話串到一起再一琢磨,又想到風門鬼村的各種網路傳說,和這座地圖上並未標記的無人村的種種詭異,一顆心頓時嚇得怦怦直跳。我不是共黨分子,所以對共黨宣傳的那一套無神論從來都嗤之以鼻。對於未知不解的領域和事務,一棍子統統打死,這本身就不符合唯物主義客觀辯證的原則。共產黨向來喜歡自相矛盾,這事地球人都知道。作為我個人來講,倒是堅信空穴來風、枳句來巢的道理,覺得所有的流言都不可能憑空捏造,肯定有它存在並傳播的道理。既然網上有關於風門村那麼多的靈異流言,我們又憑什麼認為這些都是假的呢?這裡距離風門村已經很近了。憑空出現的無人村,安靜得不可思議的環境,詭異的棺材,香艷且被姦污過的女屍……這一切已經在挑戰一個正常人的想像力極限了。現在如果說有鬼,我倒寧肯選擇相信。

好吧,如果有鬼,那麼,能有這麼漂亮的女鬼也不錯,至少目前我們已經發生了肉體關係,我已經在她身上高潮過兩次了,很舒服。一邊兒想著,我又開始聳動起屁股,堅挺的陰莖在漂亮女屍的身體里不斷抽送。

大約五分鐘後,又是一陣腳步聲,接著一個男人的聲音道:「果然,河邊只剩下了幾頂帳篷,人都沒了。」這話頓時嚇了我一跳。葉子和何姝可都在河邊的帳篷里,難道她們都遇到了危險?接著又聽另一個聲音說:「走吧,咱們回古墓去。香妃的屍體應該就是他們搞鬼弄走的。不過這事兒不敢讓王爺和伶妃知道,咱們得偷著打聽。香妃生前就極得王爺寵幸,死後王爺寧肯不讓她轉生成鬼,也不讓別的男人碰她,往她身體里射入陽精。要是讓他知道香妃的屍體被我們弄出來肆意姦淫,我們兄弟三個可都完了。」

第一個聲音道:「王爺犯傻。香妃再美,現在也只是一具屍體。讓咱們這些陽間的男人干,在她身體里射精,只要給她吸足足夠的陽精,就能轉生成鬼,可以和王爺長相廝守,有多好。可王爺偏偏見不得別的男人的陰莖插進香妃的身體,見不得別的男人在香妃身體里射精。自己又是具陰魂鬼體,就算天天姦淫香妃的裸屍,也射不出陽精,不能讓香妃復活啊。何苦呢?香妃只是個側妃,王爺卻這麼愛她,容不得別的男人姦淫她的裸屍;可伶妃這個正妃,王爺倒忍得她隨意淫亂,讓她陽寵陰寵都蓄了一堆,每天晚上都讓一堆男人姦淫,弄得全身上下都是精液。王爺反而開心,也跟別的男人一起干她,在她身體里射精。只有香妃,呃,還有那個據說更美貌的燕妃,兩個都是側妃,王爺反而不許任何人干她們。我覺得王爺是不是有點兒……」前一個聲音「噓」了一聲,說:「不要妄發議論,當心罹禍。咱們先回古墓。」說完,外面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香妃?」我看了眼正在被我乾的絕代佳人的赤裸的屍體,心裡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難道這是具古代王妃的屍體?可她明明嬌艷如花,身體還有些柔軟,就像昨天才剛剛死掉一樣。」這一晚上我聽到和見到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也容不得自己去慢慢消化。但我最關心的兩個女人目前下落不明,這事兒我可不能袖手不管。我看了眼玉體橫陳的香妃的裸屍,強壓下心裡的色念,從她下體里拔出陰莖,然後鬼鬼祟祟地爬起身,背好登山包,也來不及再去穿那條透明色情內褲,赤裸著身子就偷偷綴了上去,躡手躡腳、警惕四顧,所有做派都學的是電影敵後武工隊里的魏強。

那三個男人大概沒想到在這裡會有人跟蹤他們,一路上根本沒有掩飾行跡,大搖大擺地沿街疾奔,很快就來到了那口枯井旁邊。然後他們依次綴著繩子,溜進了枯井裡。

我知道,大概他們所說的那座古墓的入口,應該就是這口枯井。我在井邊等了一會兒,約莫著三人應該離開入口了,這才綴著井繩,也溜到了井底。我不敢開手電筒,摸索著在井底轉了一圈,果然發現了一個不大的土洞,人想進去,得靠爬。我也是受盜墓小說《鬼吹燈》教育多年的人,當然知道這個洞恐怕就是盜洞,是盜墓賊挖出來的甬道,另一頭應該就是墓室了。而前面那三個人既然自稱是「陽間的男人」,那麼就不會是古墓里轉生成鬼的屍體,說不定就是當年的盜墓賊。而把這些雞零狗碎的情節串起來,我就得到了一個讓我臉紅心跳的故事主線:幾個盜墓賊發現了這個廢村裡有座王爺墓,於是動了心,準備盜墓,並且才華橫溢地選擇這個枯井作為盜洞入口掩人耳目。他們進入古墓之後,有沒有拿到值錢的殉葬品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看到了幾具死了幾百或是幾千年還栩栩如生、勾人魂魄的女屍,於是跟我一樣起了奸屍的念頭。而這些屍體既然經過這麼久的歲月還能保存完好,肯定死前經過了特殊處理或者被茅山道士施加了咒法,男人能夠在跟女人多次交配,獲得足夠的陰精,女人能夠在被男人多次姦淫,獲得足夠的陽精的時候,轉生成鬼。而這些盜墓賊顯然又是色膽包天的人,奸屍肯定不止是奸了一次兩次,否則香妃的裸屍被我連續姦淫了兩次,之前又被他們也姦淫過幾次,早該復活了。肯定這些古屍想要復活,需要比較多的交配次數、比較足量的陽精或陰精才行。在經過長時間的奸屍之後,伶妃和那個王爺的屍體轉生成鬼了,然後又用手段控制了這些盜墓賊,讓他們這些陽間的活人,替鬼打工。

不過,這個主線明顯有兩個漏洞:第一,香妃那麼美麗香艷的屍體,為什麼在伶妃和王爺轉生成鬼前,沒能一起復活呢?按理說,依著香妃的姿容,應該更額外得到盜墓賊的關照才對,估計姦淫她並在她身體里射精的次數,要比伶妃等別的女人要多。不過,這個問題我的解釋則是,在伶妃和王爺復活前,這些盜墓賊並沒能找到香妃的屍體,所以沒有去姦淫她,在她屍體里射精。而在王爺復活後,他又通過手段控制了這些盜墓賊,不讓他們去干香妃。

第二個漏洞就是,如果說女屍復活需要陽精,那麼王爺復活就必須陰精才行,需要跟陽間的女人交配。那麼,王爺又是如何復活的呢?當然,我的解釋則是,一起盜墓的盜墓賊里,應該有女人。這些女屍既然如此美麗香艷,那麼王爺的相貌肯定也差不了,估計也讓盜墓的女人動了春心,把王爺勃起了幾千年的陰莖,插進了自己的身體。然後就是女上位聳動屁股,最後女盜墓賊高潮,王爺獲得陰精。

當然,這一切都是我不著邊際的猜測,而且是我在看到這個盜洞的一瞬間,利用自己從《鬼吹燈》、《盜墓筆記》等盜墓小說里學到的知識,架構出的一個劉偉式盜墓奸屍猜想,不知道跟哥德巴赫猜想相比,哪個看上去更不靠譜兒。

我一邊兒猜測著這個看上去非常烏龍不靠譜兒的見鬼事件的來龍去脈,一邊兒爬進了盜洞。在爬過一段長長的甬道之後,眼前豁然開朗。雖然這裡依然一片漆黑,但我目光如炬,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不算太大的空室當中,面前不遠處是一道一人多高的大門,大門緊閉、頗為氣派。

受《鬼吹燈》教育這麼多年,總算讓我明白了很多事。譬如說三國時代有政府核發執照的盜墓賊叫摸金校尉,而現代有執照的盜墓賊則叫考古專家;譬如說在古代如果拿到了王爺這種高級職稱,死後的墓葬非常奢華,墓室更是仿生前的府殿建築,正門、儀門、大殿、接官廳、議事廳等等什麼都有。我想這位王爺大概還算廉潔,只讓茅山老道給自己和一干妻妾加持了復活咒,沒大興土木搞地下工程,因為他的墓室只有一道正門,連儀門都沒,在王爺這個圈子裡,算得上低調了。

但當我輕輕推開這道門後,馬上就發現自己錯了。

這個墓葬太龐大、太豪華了。都說侯門深似海,亂闖必迷路,我看這座王爺墳也大概就是這樣,到處都是氣派的廊道,到處都有豪華的殿堂。而且,廊道兩側的牆壁上,還燃著燈,雖然不如電燈泡亮堂,但滿眼是燈的感覺還是很氣派。

不過,我並不怕在這裡迷路,因為我已經隱隱約約聽到前面有樂器的聲音,似乎有人在舉行歌舞宴會。在這麼複雜的地下宮殿里我可不敢亂闖,一旦迷路,我也只能在這裡找口空棺材等死了,或者運氣好,能夠找到一口有美麗女屍的棺材,自己爬進去把女屍剝光了,干到精盡而亡,來一個安樂死。但我畢竟還不想死,哪怕是趴在美麗的女裸屍身上,陰莖插在她們的陰道里風流死也不想。所以,我必須找人多或者鬼多的地方去,尋找葉子、何姝、白潔她們的下落。因為從那幾個盜墓賊的話里我聽得出,這些鬼男鬼女捉他們來,是想跟他們交媾。所以,這時估計他們都在一起。

我循著聲音走了很久,終於來到了一座大殿前。大殿里燈火通明、絲竹悅耳、極難藏身。我不敢造次,只能加倍小心地摸進殿里。就在我張惶四顧,想找個靠譜兒的藏身地兒的時候,一陣腳步聲卻向我而來,嚇得我渾身一個激靈,見不遠處有一口很大的棺材,來不及多想,幾步沖了過去,翻身進了棺材。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我心裡仍在怦怦亂跳,躲在棺材裡發力,悄悄移動著棺材蓋,讓蓋子幾乎合住,只留下一道縫隙。

做完這一切後,我才鬆了口氣,然後發現棺材裡居然是有人的,又是嚇了一跳。不過那人被我壓在身上也不喊疼,估計也是具屍體,於是我又放下心來,藉著棺材蓋縫隙處透進來的一道微光,去看裡面的屍體。一看之下,頓時驚為天人。

這也是一具女屍,美得嚇人。跟香妃相比,香妃顯得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清純,而這具女屍則是渾身透著一股妖媚的味道,風騷入骨、媚態天生,是那種色狼眼裡的極品尤物類型的女屍。而且,這具女屍的穿著也更誘人。上身穿一件粉紅色的薄紗抹胸,高聳的乳房和小巧的乳頭若隱若現;下體則赤裸裸一絲不掛,看得我呼吸急促、陰莖勃起。不過現在不是奸屍的好時機,我得以大局為重。

我趴在了女屍的身體上,勃起的陰莖頂在了她的小腹上,準備找個舒服點兒的姿勢,觀察大廳里的情況。但就在我趴到女屍身上之後卻發現,這具棺材上,竟然有一個很小的蛀洞,剛好與我視線相平,可以透過這個蛀洞觀察棺材外的情形。

我心中大喜,趕緊把眼湊到蛀洞上去,卻不料身子一動,勃起的陰莖居然戳進了女屍的陰道,雖然只進去一個龜頭,但也讓我舒服得差點兒呻吟出聲來。

我任由龜頭留在嬌媚女屍的陰道里,自己則壓在半裸女屍的身上,順著蛀洞向外看。一看之下,我的陰莖頓時變得更加堅挺,居然有些硬得難受起來。

大廳里的情形已經淫靡到了極點。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