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家綠萬事興 (3) 作者:松妖

【家綠萬事興】 (3)

作者:松妖整理:無神叔2021/04/25發表於:SIS001

和小雪回去的路上……

「沒事吧,畢竟是你爸爸,看到這個樣子一定不好受吧」。

小雪看到我開著車不發一言不由安慰道。並且伸出玉手摸了摸我的臉。

「沒事的老婆」。

我回應道。

雖然是這麼說,但我看到爸爸在那冰冷黑暗的墳里心中肯定也會有些難過。

「不知道媽媽和爸爸說什麼呢,不會是在說我壞話吧!」

我想到這幾年都沒有經常回家看媽媽,媽媽沒準會和爸爸訴苦,想到這我苦笑一句:

「看來忙完這個項目我就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也好,畢竟你也好久沒有陪過咱咱媽了,這次忙完正好休息一下好好陪陪媽」。

小雪聽到我說的以後也贊成道。

「那就這麼定了!」

考慮好以後我就更加積極的準備這次大項目了。

媽媽這邊……

在爸爸墓碑前整理好衣服,調整好面容和氣息以後的媽媽離開以後媽媽來到了馬路上。

隨手攔了一輛車,車的窗戶慢慢搖了下來:

「美女,去哪啊,我送你去」。

那司機色眯眯的看了看媽媽胸前的巨大和一雙絲襪美腿笑嘻嘻的說道。

「麗人美容院~」

看到司機看自己身體色眯眯的樣子媽媽嫵媚一笑,充滿誘惑的說道。

「好的好的,我正好順路!快上來吧!」

聽到司機的話後媽媽沒有半分猶豫,從容的上了車。

媽媽一進來司機就聞到了媽媽身媽的,有上那股名貴的香水味,再看到媽媽艷麗的妝容和被名貴旗袍裹住的豐滿肉體不由眼睛發紅,咽了幾口口水,調整一下已經變硬了的雞巴位置。

媽的!真是一個美熟女富婆,這是要去美容院做美容吧,不過怎麼在這裡出現了,還沒開車,不會被人迷奸以後扔到這了吧?

司機一邊意淫著一邊搭著話:

「美女,你一個人在這幹嘛啊,不害怕嗎?」

「沒什麼,我和孩子們到這看看我老公」。

媽媽抿了下紅唇笑著說道。

「你老公?他……」

「死了」。

媽媽笑著說道。

「不好意思!」

「呵呵……沒事的,他都死了好久了」。

聽著著媽媽的風騷笑聲和話語,司機不由暗罵道:

真是個騷貨,老公死了還能這麼開心,不過看她這樣子估計沒少給他老公戴綠帽子,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

想著和媽媽那身豐滿白皙的淫肉翻滾在一起,司機感覺雞巴已經要射了,臉上也露出淫蕩的笑容。

「怎麼了?」

媽媽看到司機那淫蕩的笑容,也不由媚笑一聲問道。

「沒事沒事,哈哈……」

「你去美容院是做美容嗎」。

司機問了一個弱智問題。

「咯咯咯~」

媽媽嬌笑了一聲。

這笑聲讓司機更受不了了。

媽的!這騷婊子!真想直接乾了她!!

司機狠狠的想到。

「去美容院不做美容幹嘛?不過我不是去美容的,我是那的老闆」。

聽到這話司機不由震驚了一下,麗人美容院那可是燕京都數一數二的大美容院,沒想到這騷女人竟然是麗人的老闆!

想到這司機不由想道:

要是把她搞到手那下半輩子都不用愁了,還可以享受這具淫蕩肉體!

「我到了,謝謝你~」

就在司機做夢想把媽媽搞到手的時候媽媽說了一句。

原來車已經不知不覺開到地方了。

看著媽媽要下車了,司機不由急道:

「美女留個聯繫方式唄,以後一起吃個飯」。

聽到這話媽媽的抿著紅唇嫵媚一笑,說道:

「你是想和我吃飯呢~還是……~」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把一隻玉手緩緩朝司機下面伸了過去。

「額……」

聽到媽媽的話司機尷尬一笑,看到媽媽伸來的玉手愣住了。

媽媽竟然一手抓住了司機的雞巴!

司機頓時渾身顫抖的一下,看著媽媽抓住自己雞巴的手本以為會有艷遇發生,但下一刻這隻捏住他雞巴的玉手上傳來的力越來越大,讓司機漸漸有些疼痛起來。

「額,美女,你小點力氣唄,啊!」

聽到這話媽媽使得勁更大了,並且眼神輕蔑的說道:

「就你這小東西也敢對老娘我有這種想法!!你這廢物東西能從我後面插進去幾Cm?」

「我錯了!我錯了!!求你放手!!」

「呵」。

看到司機求饒並且疼痛不堪的樣子媽媽嘲諷的冷蔑一笑,終於鬆開了手,走了出去。

此刻的媽媽已經恢復了平日裡高傲強勢的女王樣子。

「夫人好」。

「夫人好」。

媽媽一進來後員工們紛紛跟媽媽問了好。

「嗯,今天客人多不多,沒出問題吧?」

媽媽淡淡回復了一聲走向前台問道。

「夫人,今天也幾乎爆滿了,大家都因為您的名氣所以紛紛趕來呢,夫人您真是我們女人的榜樣!」

前台的女員工連忙回答道。

「呵呵,榜樣嗎?好了,趕緊忙吧,又來客人了」。

說罷便扭著肥臀走回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烏魯等了媽媽好久都不見媽媽回來便直接坐在媽媽的椅子上,經常被媽媽豐滿肉臀坐著的椅子此刻卻被一個髒兮兮的黑鬼老頭坐在上面!烏魯髒兮兮的褲子給椅子留下了一圈灰塵

一間燈火通明裝修時尚的辦公室中辦公桌後面卻坐著一位乞丐般的醜陋黑鬼,這對比說不出的怪異,烏魯坐在平時只有風姿綽約的媽媽才能坐的椅子上聞著這個位置殘留的香味,烏魯眼睛發出了一絲淫光,看著媽媽桌上的水杯淫笑一聲道:

「嘿嘿,給你這騷貨的水裡加點好東西!」

說罷烏魯竟然再次脫掉了工作褲露出了他那恐怖醜陋的臭雞巴!可能因為房間內有媽媽殘留的香味此刻竟然還沒有軟掉,直挺挺的怒對著媽媽的辦公桌。

烏魯此刻靠在媽媽的軟椅上,一隻手不斷的擼動著粗黑的大雞巴,又黑又髒的巨大囊袋來回拍打在媽媽的軟椅上!另一隻手竟然不停的捏著媽媽的軟椅,仿佛這椅子是媽媽肥碩豐滿的屁股或是那對一手抓不過來的白嫩巨乳般。

「操!這騷貨的椅子真軟,坐在她這椅子上擼管真他媽刺激!」

烏魯此刻待在媽媽乾淨整潔的辦公室里坐在媽媽才能坐的軟椅上卻幹著如此低俗噁心的事,如果讓媽媽知道的話這黑鬼肯定會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咦?這是什麼!」

就在黑鬼擼管享受的同時眼睛也不老實的四處看著,突然他看到了一張他意想不到的照片!

那張照片上一共三個人,一男兩女,一個女的是這個騷貨,另一個是跟這騷貨氣質截然不同的清冷女孩,看到這女孩不由讓烏魯加快了擼動的速度,這女孩絕美無瑕的臉蛋配上那清冷睿智的眼睛無一不刺激著烏魯的神經,讓他想把這個冷艷美女狠狠征服。

烏魯幻想著小雪和媽媽一位冷艷御姐和一位風騷熟婦一起在床上伺候著自己,刺激的黑雞巴上已經全是透明的液體了,在燈光的反射下烏魯髒臭的黑雞巴上閃著一絲淫蕩的光芒。

咕唧……咕唧……啪嘰……

「嗯?」

烏魯瘋狂的擼動著,看到照片里那個男的時愣住了,那個男的竟然是之前在大樓前打了他一頓的我!

「這騷婊子是和那個黃皮賤狗一家的?」

「看年齡這婊子難道是他媽?那這個女的就是他老婆了?這麼看來他爹也已經沒有了」。

「嘿嘿嘿……」

猜測一番以後烏魯仿佛認定了這件事,嘴裡發出了一陣噁心的笑聲,這笑聲仿佛猴子一般讓人不適。

「真是冤家路窄啊……!黃皮賤狗!等著你烏魯爸爸把你媽媽和老婆一起變成老子的母狗吧!哈哈哈哈哈!」

烏魯大言不慚的狂笑道,笑聲里充滿得意,仿佛他已經成功了一般。

還好媽媽的辦公室裝修時隔音做的非常好,就算在裡面放炮外面也聽不清什麼,要不烏魯這笑聲一定會被外面的人聽到。

啪!啪!

「哦!真舒服!嘶……要射了!呃啊!」

想像著征服媽媽和小雪的畫面,黑鬼再也受不了這種刺激,擼動黑雞巴的手已經快出來殘影了。

「騷婊子!讓烏魯爸爸給你的水裡加點營養吧!!」

說罷烏魯竟然拿起媽媽的水杯對準了雞巴。

啪嗒……

烏魯黑乎乎的雞巴不斷抽動著,下面滿是精液的卵袋也在微微顫抖,連續射了好幾股精液後才終於停了下來。

「真他媽爽!就等著那婊子回來喝了,真想看看那場面,嘿嘿」。

烏魯黑皺醜陋的臉上滿是淫邪。

媽媽那精緻的水杯中水已經微微有些渾濁,可想烏魯射的精液量有多濃稠。

噠,噠,噠

門外傳來高跟鞋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烏魯也不管位置對不對就連忙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慌張的跑到了沙發邊坐了下來。

咔嚓

媽媽推門走了進來。

「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媽媽看著烏魯歉意的說道。

「沒事沒事,您忙您的,不用在乎我!」

看著烏魯低三下氣的樣子媽媽歉意更甚。

「你先去洗個澡吧,洗完咱們再聊。」

媽媽看著烏魯髒兮兮的樣子說道。

「額,去哪裡洗……」

烏魯沒看到這屋裡有別的房間,疑惑的問道。

「跟我來~」

不知道為什麼,在外人面前總是氣勢十足的媽媽在烏魯面前總是透露出要勾引人的魅惑感。

媽媽嫵媚的對烏魯說道。

媽媽起身走到了書櫃前面按了個按鈕,書櫃緩緩分開,裡面露出了一間臥室。

「這……」

烏魯本來一直盯著媽媽走路時扭動的肥臀,看到突然出現一間臥室頓時愣住了。

「這是我當時裝修辦公室時另外添加的一個房間,想著如果太忙的話我就在這裡休息一晚,不過也沒住過幾次。

「裡面有衛生間,你去吧」。

潔癖嚴重的媽媽竟然讓烏魯去自己的房間中洗澡!這要是讓熟悉媽媽的人知道了肯定會大跌眼鏡!

烏魯現在全身上下一分錢都沒有,更何況洗漱用的東西,可想而知他會用誰的東西!

可媽媽卻沒有半分嫌棄的意思,還有些催促。

「這,太謝謝您了……」

聽到媽媽的話烏魯破天荒的認真感謝了一次媽媽,畢竟從來沒人對他這麼好過。

「沒關係的」。

看到烏魯的樣子媽媽滿意的說道,這才是她選中的人。

「好了,你先進去洗洗吧,畢竟要出去工作,太髒也不像樣子」。

「是……」

「咯咯咯~你不用這麼拘謹啦~就把這當成自己家。」

「好的」。

媽的,這騷貨真他媽能誘惑人!

烏魯本來對媽媽感謝的心理再次化為了慾望,雞巴不由再次挺了起來。

剛剛還女王般的媽媽此刻看到烏魯的褲子高高的隆起一塊臉色不禁再次紅了起來。

「快進去洗吧」。

媽媽催促了一聲。

「好的夫人!」

因為烏魯也成了員工所以也學其他員工對媽媽叫起了夫人。

媽媽看著烏魯乾瘦矮小的背影滿意的笑了笑。

「啊!衛生間裡好像還有我的內衣內褲沒拿出來呢……算了,便宜那老東西了……」

媽媽想到了自己東西還沒拿出來卻沒有想去取出來的想法。

回到了椅子前,細心的媽媽看到椅子上有一層灰,不由愣了下,然後看到水杯也變了位置,拿起水杯打開看了一下,裡面微微有些渾濁,還散發出一股異味。

「這個老東西!怪不得剛剛進門時感覺他有點緊張,真壞~」

媽媽仿佛知道了什麼一樣臉上露出了一抹媚意。

「不過也有些渴了呢……」

咕嘟……咕嘟……

身為燕京大名鼎鼎的麗人美容院老闆,平日在外人面前猶如女王一般高貴的媽媽,此刻竟然把烏魯射過好幾股粘稠精液的水全都喝了下去!!

「真濃~」

媽媽感受著嘴裡的精液味道張開了誘人的紅唇,一條淡紅色的香舌在潔白整齊的銀牙上來回掃動著,仿佛在清理著殘留的精液一般,香舌又卷了一圈紅唇上的水漬,猶如品嘗到了什麼絕世美味般,臉色愈發紅潤起來,感覺到胯間的濕潤媽媽兩條肉感十足的黑絲美腿不由慢慢摩挲起來。

「嗯……」

媽媽眼神迷離的望著烏魯洗澡的地方。

他應該看到我的內衣了吧……是不是正拿我的胸罩包裹著他那粗壯的雞巴呢……

想到這媽媽心裡不由感到一絲墮落般的刺激,高貴嫵媚的自己的內衣正被一個醜陋不堪的老黑鬼拿來包住自己的黑雞巴來回擼動著……最後把腥臭的濃精射在了自己內褲嫩穴的位置上……

「嗯……啊啊……」

在我眼裡端莊美艷的媽媽此刻竟然因為幻想一個髒臭黑鬼褻瀆自己內衣而達到高潮!!

不過這一次的小高潮並不能讓媽媽感到滿意。

「快了……馬上就能滿足了……」

媽媽嫵媚狹長的眼眸看向烏魯所在的衛生間,眼裡充滿騷浪……

烏魯進到衛生間以後被裡面豪華的裝修震撼住了。

「這是廁所嗎……?」

烏魯從小就一直在外面隨便找個地方解決問題,何時來過這種地方。

「媽的,這婊子真會享受!」

烏魯罵到。

烏魯左看看又看看也沒看到可以洗澡的東西,但他發現了兩個讓他雞巴再次翹起來的東西。

「這是那婊子的內衣嗎!?操!真騷啊!!」

說罷烏魯便快速走了過去伸出一隻黑乎乎的皺手拿起了一套紅色內衣。

媽媽說對了,她確實沒收走自己的內衣,此刻也讓烏魯發現了。

這紅色胸罩上還有一圈蕾絲,看上去說不出的性感,內褲除了陰穴的位置都是鏤空的蕾絲,幾乎能從一邊看到另一邊,烏魯一隻手都蓋不住一半乳罩,可想而知媽媽的奶子有多大。

「這……這他媽能有G了吧!這騷貨奶子可真夠大的!還穿這麼騷的內衣!真他媽是個欠操的婊子!!」

雖然烏魯沒碰過女人,但是幾十年的閱歷和經驗他也知道女人的罩杯大小,此刻也被媽媽的巨乳給震驚到了。

看到媽媽的胸罩和內褲烏魯剛想放上去再擼一發卻突然想到:

「那騷貨還在外面等著呢,先偷拿出去以後再說」。

烏魯強忍住拿媽媽奶罩幻想來一發奶炮的慾望,把媽媽的內衣內褲給塞進了工作服的兜里,然後又仔細找了一圈找到了一條黑絲襪後也卷到一起放進了兜里。

雖然工作服的兜很大但媽媽的胸罩更大,此刻烏魯的工作服被擠的突出來一大塊,但烏魯卻寧願冒著被媽媽發現的危險也要帶走,可想媽媽的內衣誘惑有多大!

「不能讓那騷貨著急了,這洗澡的東西到底在哪?操!」

烏魯咒罵了一句。

來來回回找了半天以後烏魯終於找到能噴水的東西,好好洗了個澡。

烏魯洗完出來以後。

媽媽正在看會計剛才送過來的帳單,酒紅色的頭髮高高的盤到了頭頂,鼻子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身上紅色的旗袍乾淨整潔,一雙美腿架在了一起,渾身散發著雍容華貴的成熟氣息,此刻的媽媽就如一位優雅的成功女士,很難想像這個樣子的媽媽剛剛竟然把那杯有烏魯濃精的水喝了下去。

看到媽媽烏魯眼中再次閃過一絲火熱。

「洗好了?」

看著眼前洗完澡的烏魯,可能因為是黑人,年紀也大了,就算烏魯寫完了澡身上沒有那股臭味了看上去還是顯得髒兮兮的,臉上的褶子此刻全都展現了出來,頭上沒一根頭髮,身上沒有二兩肉,乾瘦的仿佛都能被風吹倒,身高才到媽媽的肩膀,整個人散發著一股猥瑣的氣息。

「嗯?你兜里是什麼?」

媽媽看到烏魯高高鼓起的褲兜眼裡閃過一絲媚意問道。

「啊!沒什麼!我之前的內衣內褲而已」。

黑鬼緊張的回答道。

「哦~你的內衣內褲啊~那你現在身上是光著的嘍~」

媽媽仿佛知道什麼一樣嫵媚的說道。

咕嘟~

看到眼前媽媽這成熟美婦的媚態黑鬼再次咽了咽口水說:

「對……我準備洗一下……」

這話在外人聽來是多麼的可笑,骯髒了大半輩子的烏魯此刻竟然要洗內衣。

「哦,用完的東西的確要洗乾淨哦~這樣下次才能繼續用~~」

媽媽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烏魯魅聲說道。

「是……我記住了……」

烏魯看著媽媽的眼神不由有些冒冷汗,緊張萬分的回答道。心裡卻想著:

媽的!這騷婊子不會知道了吧!不可能!如果她知道了為什麼不說?那她這副騷樣子是要幹什麼!?勾引老子嗎?!

烏魯心裡惡狠狠的想著,表面卻緊張的看著媽媽。

媽媽沒有再說這件事情,她本以為烏魯最多只能在她的內衣上射一次精,沒想到他竟然那麼大膽子敢當她面拿走她的內衣。

還真是小看他的膽子了,看這時候烏魯在她面前大氣不敢喘一下的樣子,估計心裡不知道怎麼侮辱意淫自己呢……

想到這媽媽眼力閃過一絲情慾,下面再次濕潤起來……

「跟我來」。

媽媽磨蹭了一下豐滿緊實的美腿掩飾一下對烏魯說道。

「好的……」

烏魯可能因為眼前的嫵媚萬分的媽媽顯得有些唯唯諾諾。

「你自信點,別害怕,就把我當成一個普通女人就好了」

媽媽明知道烏魯是裝的卻還是安慰道。

「夫人……這……好嗎?」

烏魯猶豫的說道。

「沒關係的~」

媽媽魅聲說道。

看到媽媽這個樣子烏魯這才放鬆一些,眼神也開始不老實起來,他這才注意到那個被他射過精的水杯竟然被打開了瓶蓋,難道……

烏魯臉上閃過一絲興奮。

媽媽看到烏魯看著那個水杯不禁媚笑一聲說道:

「怎麼了?你渴了嗎?」

「啊!沒有沒有」。

「那走吧~」

說完兩人就走了出去。

……

一些員工看到辦公室走出來一個老黑鬼頓時安靜下來,雖然她們也看到夫人之前領了一個黑鬼乞丐進來但她們沒想到夫人竟然聘用了這個老乞丐,要知道她們夫人不但愛乾淨,而且對員工要求也非常高,不是大學生根本不收,此刻竟然收了一位這樣的乞丐。

可能夫人是看這個黑鬼太可憐了吧……

一些員工心中想道……

「看什麼看!都愣著幹什麼呢!還不工作!」

媽媽氣勢再次顯現出來,此刻的媽媽就像是個下命令的女王一般,讓人生畏。

聽到媽媽的話周圍頓時又開始嘈雜起來。

烏魯看著眼前如同高傲的鳳凰一般的媽媽剛才卻喝了自己一泡濃精,自己還拿到了她的紅色性感內衣,這種反差讓他刺激不已。

「走吧」。

媽媽對烏魯道。

媽媽帶著烏魯來到了一間休息室,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夫人!您怎麼大駕光臨了!?」

屋內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看到媽媽趕緊站了起來。

「老魏,這是我找來幫你的新員工,烏魯,你們認識一下吧」。

「烏魯,這是老魏,管衛生的主管」。

「這……夫人,我能忙的過來,不用人幫的」。

老魏有些緊張的回道,他怕有人頂替了他的位置,那他就再也看不見夫人了……

「我怕你自己太辛苦了,所以才給你找了一個幫手,不用擔心」。

媽媽說道。

「真的嗎!謝謝夫人!!」

老魏激動的說道。

夫人竟然關心我了!!!我不是做夢吧!!

老魏心裡想道。

「烏魯,往後你就跟著老魏吧,他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

老魏這才看見媽媽後面跟著的烏魯。

「夫人,怎麼是個黑鬼……而且比我還大……」

烏魯聽到老魏叫他黑鬼頓時激動道:

「你他媽才是黑鬼!」

「怎麼了?你不就是!」

「你!」

「夠了!」

媽媽嬌喝道。

「才剛見面就這樣,以後怎麼一起工作,老魏,你道個歉,以後別在這麼叫烏魯了」。

「憑什麼……」

老魏剛想拒絕,但看到媽媽冷冷的眼神只好說道:

「對不起」。

烏魯這才平息下來。

「老魏,這裡有什麼空房間嗎,烏魯沒地方住,我想先找個地方讓他住下」。

「額,這旁邊有間倉庫,裡面放些化妝品和雜物」。

「帶我過去」。

「好的」。

老魏趕緊走了出去。

媽媽和烏魯也跟著走了出去。

老魏帶著烏魯和媽媽來到了衛生間旁邊的一間倉庫。

「就是這間了」。

「只有這一間嗎?」

媽媽看了看旁邊的衛生間問道。因為媽媽不管這些事情所以她也不知道有哪些倉庫。

「其他的都已經堆滿了,只剩這間還有些空餘,裡面可以放一張單人床」。

「那隻好先這樣了,開門吧」。

媽媽說道。

老魏趕緊拿出鑰匙去開門。

打開門以後,屋裡雖然因為堆放的化妝品和雜物有些亂但並不骯髒。

這種髒亂的地方媽媽幾乎沒來過,但此刻為了烏魯媽媽竟然進了這間她從沒進過的倉庫。

「烏魯,你先將就一下住在這裡吧,等後面有合適的地方再讓你搬出去」。

媽媽對烏魯說道。

「老魏,你幫烏魯把這裡收拾一下,再給他找一張床,最後給他介紹一下工作,這些事能辦好吧?」

「能……能辦好!」

聽著媽媽此刻有些平淡但充滿氣勢的語氣,再看媽媽戴著金絲眼鏡的眼睛中透露的眼神,老魏緊張的說道。

「那就好,你們開始吧,我走了」。

媽媽拍了拍烏魯的背說道。

說完便走了出去。

夫人竟然用手碰這個黑鬼,為什麼!

老魏看到媽媽的動作嫉妒的想道,在他心裡媽媽是不可褻瀆的。

「還看什麼!夫人也是你能看的!?趕緊收拾吧!要不你今晚就躺地上吧!」

老魏看著烏魯緊盯著媽媽的眼神不爽的說道。

烏魯不發一言,自顧自收拾起來了。

「嗤!」

老魏不屑的看了一眼烏魯,也開始收拾起來,畢竟是夫人交代的事,他不得不幫這個黑鬼。

收拾完以後老魏又帶著烏魯去另一間倉庫取了一張單人床讓烏魯自己拿了回來。

把床也裝好以後老魏把烏魯領到旁邊的衛生間後說道:

「以後中午和晚上都要打掃一遍廁所,其他有客人的時間不許你來這裡,就這麼簡單,明白了嗎?也不知道為什麼夫人選中了你這麼一個老東西!」

「明白了」。

烏魯忍著脾氣說道。

老魏聽到後冷哼一聲走了。

烏魯狠狠看了一眼老魏的背影走回了自己的宿舍,說是宿舍,但其實裡面只有一張破舊的床,床上鋪著一層老舊的褥子和棉被,其他地方都擺放著化妝品箱子。看上去依然簡陋無比。

烏魯看著這間屋子滿意的笑了笑,這比他之前住的天橋下和下水道中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嘿嘿嘿……終於可以用了……」

烏魯淫笑了一聲,緩緩拿出了從辦公室里偷出來的媽媽的紅色蕾絲內衣內褲……

回到我這邊……

祭拜完爸爸後我回到公司開始整理去魔都的手續還有資料,因為明早就要離開,所以我忙到很晚才回家。

下班以後回到家,小雪已經準備好了飯菜等我。

「真香啊!老婆!」

我聞到香味急忙跑到廚房。

「去洗洗手!」

小雪淡淡的說道。

額,我看著小雪平淡的眼神連忙去洗了手。

「餓死我了老婆」。

我一邊吃一邊訴苦道。

「慢點吃,別噎到。」

小雪難得溫柔的說道。

看著小雪白皙的臉龐我覺得再辛苦也值了。

吃飽以後我去洗了澡,回來小雪已經躺在床上了。

「明早我就走了,老婆」。

「嗯」。

我抱住了小雪的高挑的嬌軀,聞著小雪頭髮的香氣,對這些極為不舍。

雖然只是去幾個月,但對我和小雪來說卻像幾年一樣長,畢竟我們沒怎麼分開過。

「用不用和媽說一聲」。

小雪說道。

「不用了,省的到時候媽媽又嘮叨我」。

說罷我把胳膊放到小雪頭下,輕輕環住了她。

小雪也抱住了我的腰。

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早小雪還沒有醒來我就躡手躡腳的起身收拾了一番,最後輕輕親了一口小雪就離開了。

小雪醒來後看到我已經離開了不由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呆……

起身收拾收拾好以後又給我打了個電話確認一下平安後便穿戴好衣服來到樓下開車上班去了。

到了律師事務所,小李已經在門口等待小雪了。

「沈姐,你終於來了,那個肇事者的家人在裡面鬧事呢!」

小李焦急的說道。

「哦」。

小雪平淡的回應一聲,邁著長腿走了進去。

「你們這是什麼律師事務所!都是吃乾飯的嗎!?」

一個珠光寶氣的胖女人在大廳潑婦罵街般說道。

「現在我兒子被判了那麼多年,他的大好時光全都賠在了監獄裡面,這種結果你們怎麼負責!?」

一個胖的跟豬一般的男人也毫不客氣的罵到。

這兩人看起來就像是暴發戶一般,毫無素質,體型也差不多,讓律師事務所內的人不禁感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你兒子撞死人還逃逸已經很過分了,你們還敢來這鬧,再不走我們可報警了!」

一位律師生氣的道。

「那是那人活該!自己不看著車!關我孩子什麼事!!報警?好啊!你讓警察來把我們也送監獄裡吧!」

那婦人罵到。

「你!」

律師氣急,正想再理論一番卻聽到一陣高跟鞋聲傳來。

「沈姐來了」。

「嗯」

小雪回應了一聲轉身對那胖女人說:

「你兒子因為酒駕後肇事逃逸被判十年,這很合理」。

清冷的語氣再加上冷艷無比的面容讓小雪此刻光彩照人。

「合理什麼!我花錢找你們這幫

律師來幫我兒子結果他還是被判這麼久你們是吃屎的嗎!!」

那暴發戶般的婦人看著眼前這位氣質如天山雪蓮般清冷,長發披肩身材高挑,一雙長腿筆直圓潤,和她的短粗腿形成鮮明對比,臉上僅化著淡妝都異常漂亮的女人,眼裡充滿嫉妒的吼道。

她還看到自己老公此刻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緊盯著這個女人,這更讓她嫉妒的發了狂。

「你說吧!這件事怎麼解決!你怎麼把我兒子弄出來!!」

這婦人大聲道。

「你兒子想出來就只有坐滿牢才可以了,雖然我希望他這種人渣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出來」。

小雪語氣平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你敢這麼說我兒子!!老公你沒聽見這婊子怎麼說咱們孩子的嗎!!」

這婦人聽到小雪說的以後徹底爆發出來。

但此刻她的暴發戶老公卻滿眼都是小雪的身影,小雪那出塵的氣質和姣好冷艷的面容讓他做夢都想擁有到小雪,但小雪根本沒有看他一眼。

「老公!老公!!」

那婦人見自己老公看小雪看的呆住了頓時氣的連續叫了好幾聲。

「嗯?」

這時暴發戶才回過神來。

看著眼前的小雪他不由對婦人說道:

「老婆,要不算了吧,兒子也不是沒機會出來,這是他自作自受的」。

「老公!你說什麼胡話呢!!你被這女人迷的連自己兒子都不要了?!」

婦人氣急道。

「你這賤女人!不幫我兒子現在還來勾引我老公!!真是個不要臉的狐狸精!!!」

這婦人激動的衝上前就想給小雪一巴掌。

小雪輕輕一躲,看著胖婦人冷冷道:

「鬧事被判處的輕,但襲擊律師判處的就嚴重了」。

說罷就拿起手機要報警。

暴發戶看到小雪要報警趕緊把老婆拉了回來,他可不想被抓起來,而且他也不想看到小雪那白皙精緻的臉上挨巴掌。

「好了!別胡鬧了,還嫌不丟人嗎!!!」

「老公!你!!」

「好了快走吧!這麼多人看著呢!!」

暴發戶趕緊拉著婦人要走,走之前還對小雪說:

「那個……能留個電話給我嗎……可能以後用的到」。

「牌子上有律師事務所的電話」。

小雪淡淡的說道。

「好吧」。

暴發戶失望的說道,然後拉著那充滿嫉妒眼神的婦人趕緊離開了。雖然沒有成功要到小雪電話,但他以後也會常來這裡的,不是為了找律師,而是為了看小雪……

「還是沈姐魅力大啊……」

「確實,那暴發戶之前那麼囂張,看到沈姐後眼睛都不轉一下,還自己主動走了」。

「那女人看沈姐眼睛都要噴火了,哈哈哈」。

「沈姐真是靠臉都可以吃飯啊……」

周圍的人看到小雪一來就擺平了這件事頓時激動到。

「為了慶祝這件事的圓滿解決咱們聚個餐吧!」

「好啊好啊!沈姐,一起去吧!」

雖然他們知道小雪平時很少去飯店這種地方,畢竟小雪自己的手藝就跟飯店有一拼了,但還是說道。

「我不去了,你們去吧」。

果然,沈姐還是不去,不過他們這次打算用軟磨硬泡的方式讓沈姐去。

「沈姐~求你了,你都沒參加過聚餐……這次就去一次吧~就一次!」

一位小雪在律師事務所的迷妹撒嬌般的說道。

「就是啊,沈姐,你也該參加一次聚會了,你這副所長都不去我們哪有意思啊」。

「沈姐,今天是我生日,我的願望就是你去參加聚會!」小李說道。

看著大家都在勸自己去,小雪也不好推脫了,只好答應道:「好吧,下班一起去吧」。

「耶!!太好了!」

沈姐這塊堅冰終於被他們攻破一小塊了!

「好了,都去忙吧」。

小雪說道。

「是!!」

周圍的人因為小雪參加了聚會而滿懷激動的開始工作起來。

小雪也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小李也拿著資料跟著走了進來。

「沈姐,這次是一個小委託,不用你再費心了」。

小李遞了一份資料。

小雪打開後看了看,說道:「嗯,給新人試一試吧,可以當做歷練」。

「好的」。小李得到回應拿著資料走了出去。

畢竟小雪是副所長,不可能所有案子都要她去解決,小雪只負責比較嚴重的委託。

下班之後,小雪便跟著大家去到一間烤肉店。

這間店的位置很偏僻,眾人開了很久的車才到。

「沈姐,這間店的烤肉很好吃,你不會失望的!」一位員工說道。

小雪點了點頭。

眾人熙熙攘攘的走了進去,

大快朵頤之後……

等到眾人出來以後已經快要半夜了。

「沈姐再見」。

「沈姐明天見」。

「嗯」。

小雪和員工們打完招呼以後就會到了車裡。

聞著身上傳來的濃濃肉味,小雪不由皺了皺秀氣的眉毛,雖然沒什麼潔癖,但小雪也很愛乾淨,此刻身上的味道就讓小雪有些難受,但這個時間想回家已經來不及了。

小雪看了看地圖,發現這裡離媽媽的美容院很近,於是拿出手機給媽媽打了過去。

「喂,小雪啊,這麼晚了什麼事啊」。

媽媽性感的聲音傳了出來。

「媽,你在美容院嗎,我今晚因為來這邊和同事聚會可能沒法回家了,今晚要去你那睡了」。

小雪回道。

「想不到你也有聚會的時候啊,我今晚正好因為有些忙住在美容院了,那你過來吧,咱們婆媳好好睡一晚~」

「好,我現在就過去了」。

聽到媽媽嫵媚的語氣小雪沒多說什麼,發動了車開去了美容院。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