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绿万事兴 (3) 作者:松妖

【家绿万事兴】 (3)

作者:松妖整理:无神叔2021/04/25发表于:SIS001

和小雪回去的路上……

“没事吧,毕竟是你爸爸,看到这个样子一定不好受吧”。

小雪看到我开着车不发一言不由安慰道。并且伸出玉手摸了摸我的脸。

“没事的老婆”。

我回应道。

虽然是这么说,但我看到爸爸在那冰冷黑暗的坟里心中肯定也会有些难过。

“不知道妈妈和爸爸说什么呢,不会是在说我坏话吧!”

我想到这几年都没有经常回家看妈妈,妈妈没准会和爸爸诉苦,想到这我苦笑一句:

“看来忙完这个项目我就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也好,毕竟你也好久没有陪过咱咱妈了,这次忙完正好休息一下好好陪陪妈”。

小雪听到我说的以后也赞成道。

“那就这么定了!”

考虑好以后我就更加积极的准备这次大项目了。

妈妈这边……

在爸爸墓碑前整理好衣服,调整好面容和气息以后的妈妈离开以后妈妈来到了马路上。

随手拦了一辆车,车的窗户慢慢摇了下来:

“美女,去哪啊,我送你去”。

那司机色眯眯的看了看妈妈胸前的巨大和一双丝袜美腿笑嘻嘻的说道。

“丽人美容院~”

看到司机看自己身体色眯眯的样子妈妈妩媚一笑,充满诱惑的说道。

“好的好的,我正好顺路!快上来吧!”

听到司机的话后妈妈没有半分犹豫,从容的上了车。

妈妈一进来司机就闻到了妈妈身妈的,有上那股名贵的香水味,再看到妈妈艳丽的妆容和被名贵旗袍裹住的丰满肉体不由眼睛发红,咽了几口口水,调整一下已经变硬了的鸡巴位置。

妈的!真是一个美熟女富婆,这是要去美容院做美容吧,不过怎么在这里出现了,还没开车,不会被人迷奸以后扔到这了吧?

司机一边意淫著一边搭著话:

“美女,你一个人在这干嘛啊,不害怕吗?”

“没什么,我和孩子们到这看看我老公”。

妈妈抿了下红唇笑着说道。

“你老公?他……”

“死了”。

妈妈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

“呵呵……没事的,他都死了好久了”。

听着著妈妈的风骚笑声和话语,司机不由暗骂道:

真是个骚货,老公死了还能这么开心,不过看她这样子估计没少给他老公戴绿帽子,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

想着和妈妈那身丰满白皙的淫肉翻滚在一起,司机感觉鸡巴已经要射了,脸上也露出淫荡的笑容。

“怎么了?”

妈妈看到司机那淫荡的笑容,也不由媚笑一声问道。

“没事没事,哈哈……”

“你去美容院是做美容吗”。

司机问了一个弱智问题。

“咯咯咯~”

妈妈娇笑了一声。

这笑声让司机更受不了了。

妈的!这骚婊子!真想直接干了她!!

司机狠狠的想到。

“去美容院不做美容干嘛?不过我不是去美容的,我是那的老板”。

听到这话司机不由震惊了一下,丽人美容院那可是燕京都数一数二的大美容院,没想到这骚女人竟然是丽人的老板!

想到这司机不由想道:

要是把她搞到手那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还可以享受这具淫荡肉体!

“我到了,谢谢你~”

就在司机做梦想把妈妈搞到手的时候妈妈说了一句。

原来车已经不知不觉开到地方了。

看着妈妈要下车了,司机不由急道:

“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呗,以后一起吃个饭”。

听到这话妈妈的抿著红唇妩媚一笑,说道:

“你是想和我吃饭呢~还是……~”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只玉手缓缓朝司机下面伸了过去。

“额……”

听到妈妈的话司机尴尬一笑,看到妈妈伸来的玉手愣住了。

妈妈竟然一手抓住了司机的鸡巴!

司机顿时浑身颤抖的一下,看着妈妈抓住自己鸡巴的手本以为会有艳遇发生,但下一刻这只捏住他鸡巴的玉手上传来的力越来越大,让司机渐渐有些疼痛起来。

“额,美女,你小点力气呗,啊!”

听到这话妈妈使得劲更大了,并且眼神轻蔑的说道:

“就你这小东西也敢对老娘我有这种想法!!你这废物东西能从我后面插进去几Cm?”

“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放手!!”

“呵”。

看到司机求饶并且疼痛不堪的样子妈妈嘲讽的冷蔑一笑,终于松开了手,走了出去。

此刻的妈妈已经恢复了平日里高傲强势的女王样子。

“夫人好”。

“夫人好”。

妈妈一进来后员工们纷纷跟妈妈问了好。

“嗯,今天客人多不多,没出问题吧?”

妈妈淡淡回复了一声走向前台问道。

“夫人,今天也几乎爆满了,大家都因为您的名气所以纷纷赶来呢,夫人您真是我们女人的榜样!”

前台的女员工连忙回答道。

“呵呵,榜样吗?好了,赶紧忙吧,又来客人了”。

说罢便扭著肥臀走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乌鲁等了妈妈好久都不见妈妈回来便直接坐在妈妈的椅子上,经常被妈妈丰满肉臀坐着的椅子此刻却被一个脏兮兮的黑鬼老头坐在上面!乌鲁脏兮兮的裤子给椅子留下了一圈灰尘

一间灯火通明装修时尚的办公室中办公桌后面却坐着一位乞丐般的丑陋黑鬼,这对比说不出的怪异,乌鲁坐在平时只有风姿绰约的妈妈才能坐的椅子上闻着这个位置残留的香味,乌鲁眼睛发出了一丝淫光,看着妈妈桌上的水杯淫笑一声道:

“嘿嘿,给你这骚货的水里加点好东西!”

说罢乌鲁竟然再次脱掉了工作裤露出了他那恐怖丑陋的臭鸡巴!可能因为房间内有妈妈残留的香味此刻竟然还没有软掉,直挺挺的怒对着妈妈的办公桌。

乌鲁此刻靠在妈妈的软椅上,一只手不断的撸动着粗黑的大鸡巴,又黑又脏的巨大囊袋来回拍打在妈妈的软椅上!另一只手竟然不停的捏著妈妈的软椅,仿佛这椅子是妈妈肥硕丰满的屁股或是那对一手抓不过来的白嫩巨乳般。

“操!这骚货的椅子真软,坐在她这椅子上撸管真他妈刺激!”

乌鲁此刻待在妈妈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里坐在妈妈才能坐的软椅上却干着如此低俗恶心的事,如果让妈妈知道的话这黑鬼肯定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咦?这是什么!”

就在黑鬼撸管享受的同时眼睛也不老实的四处看着,突然他看到了一张他意想不到的照片!

那张照片上一共三个人,一男两女,一个女的是这个骚货,另一个是跟这骚货气质截然不同的清冷女孩,看到这女孩不由让乌鲁加快了撸动的速度,这女孩绝美无瑕的脸蛋配上那清冷睿智的眼睛无一不刺激著乌鲁的神经,让他想把这个冷艳美女狠狠征服。

乌鲁幻想着小雪和妈妈一位冷艳御姐和一位风骚熟妇一起在床上伺候着自己,刺激的黑鸡巴上已经全是透明的液体了,在灯光的反射下乌鲁脏臭的黑鸡巴上闪著一丝淫荡的光芒。

咕唧……咕唧……啪叽……

“嗯?”

乌鲁疯狂的撸动着,看到照片里那个男的时愣住了,那个男的竟然是之前在大楼前打了他一顿的我!

“这骚婊子是和那个黄皮贱狗一家的?”

“看年龄这婊子难道是他妈?那这个女的就是他老婆了?这么看来他爹也已经没有了”。

“嘿嘿嘿……”

猜测一番以后乌鲁仿佛认定了这件事,嘴里发出了一阵恶心的笑声,这笑声仿佛猴子一般让人不适。

“真是冤家路窄啊……!黄皮贱狗!等着你乌鲁爸爸把你妈妈和老婆一起变成老子的母狗吧!哈哈哈哈哈!”

乌鲁大言不惭的狂笑道,笑声里充满得意,仿佛他已经成功了一般。

还好妈妈的办公室装修时隔音做的非常好,就算在里面放炮外面也听不清什么,要不乌鲁这笑声一定会被外面的人听到。

啪!啪!

“哦!真舒服!嘶……要射了!呃啊!”

想像著征服妈妈和小雪的画面,黑鬼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撸动黑鸡巴的手已经快出来残影了。

“骚婊子!让乌鲁爸爸给你的水里加点营养吧!!”

说罢乌鲁竟然拿起妈妈的水杯对准了鸡巴。

啪嗒……

乌鲁黑乎乎的鸡巴不断抽动着,下面满是精液的卵袋也在微微颤抖,连续射了好几股精液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真他妈爽!就等著那婊子回来喝了,真想看看那场面,嘿嘿”。

乌鲁黑皱丑陋的脸上满是淫邪。

妈妈那精致的水杯中水已经微微有些浑浊,可想乌鲁射的精液量有多浓稠。

哒,哒,哒

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乌鲁也不管位置对不对就连忙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慌张的跑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

咔嚓

妈妈推门走了进来。

“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妈妈看着乌鲁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您忙您的,不用在乎我!”

看着乌鲁低三下气的样子妈妈歉意更甚。

“你先去洗个澡吧,洗完咱们再聊。”

妈妈看着乌鲁脏兮兮的样子说道。

“额,去哪里洗……”

乌鲁没看到这屋里有别的房间,疑惑的问道。

“跟我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外人面前总是气势十足的妈妈在乌鲁面前总是透露出要勾引人的魅惑感。

妈妈妩媚的对乌鲁说道。

妈妈起身走到了书柜前面按了个按钮,书柜缓缓分开,里面露出了一间卧室。

“这……”

乌鲁本来一直盯着妈妈走路时扭动的肥臀,看到突然出现一间卧室顿时愣住了。

“这是我当时装修办公室时另外添加的一个房间,想着如果太忙的话我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不过也没住过几次。

“里面有卫生间,你去吧”。

洁癖严重的妈妈竟然让乌鲁去自己的房间中洗澡!这要是让熟悉妈妈的人知道了肯定会大跌眼镜!

乌鲁现在全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更何况洗漱用的东西,可想而知他会用谁的东西!

可妈妈却没有半分嫌弃的意思,还有些催促。

“这,太谢谢您了……”

听到妈妈的话乌鲁破天荒的认真感谢了一次妈妈,毕竟从来没人对他这么好过。

“没关系的”。

看到乌鲁的样子妈妈满意的说道,这才是她选中的人。

“好了,你先进去洗洗吧,毕竟要出去工作,太脏也不像样子”。

“是……”

“咯咯咯~你不用这么拘谨啦~就把这当成自己家。”

“好的”。

妈的,这骚货真他妈能诱惑人!

乌鲁本来对妈妈感谢的心理再次化为了欲望,鸡巴不由再次挺了起来。

刚刚还女王般的妈妈此刻看到乌鲁的裤子高高的隆起一块脸色不禁再次红了起来。

“快进去洗吧”。

妈妈催促了一声。

“好的夫人!”

因为乌鲁也成了员工所以也学其他员工对妈妈叫起了夫人。

妈妈看着乌鲁干瘦矮小的背影满意的笑了笑。

“啊!卫生间里好像还有我的内衣内裤没拿出来呢……算了,便宜那老东西了……”

妈妈想到了自己东西还没拿出来却没有想去取出来的想法。

回到了椅子前,细心的妈妈看到椅子上有一层灰,不由愣了下,然后看到水杯也变了位置,拿起水杯打开看了一下,里面微微有些浑浊,还散发出一股异味。

“这个老东西!怪不得刚刚进门时感觉他有点紧张,真坏~”

妈妈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脸上露出了一抹媚意。

“不过也有些渴了呢……”

咕嘟……咕嘟……

身为燕京大名鼎鼎的丽人美容院老板,平日在外人面前犹如女王一般高贵的妈妈,此刻竟然把乌鲁射过好几股粘稠精液的水全都喝了下去!!

“真浓~”

妈妈感受着嘴里的精液味道张开了诱人的红唇,一条淡红色的香舌在洁白整齐的银牙上来回扫动着,仿佛在清理著残留的精液一般,香舌又卷了一圈红唇上的水渍,犹如品尝到了什么绝世美味般,脸色愈发红润起来,感觉到胯间的湿润妈妈两条肉感十足的黑丝美腿不由慢慢摩挲起来。

“嗯……”

妈妈眼神迷离的望着乌鲁洗澡的地方。

他应该看到我的内衣了吧……是不是正拿我的胸罩包裹着他那粗壮的鸡巴呢……

想到这妈妈心里不由感到一丝堕落般的刺激,高贵妩媚的自己的内衣正被一个丑陋不堪的老黑鬼拿来包住自己的黑鸡巴来回撸动着……最后把腥臭的浓精射在了自己内裤嫩穴的位置上……

“嗯……啊啊……”

在我眼里端庄美艳的妈妈此刻竟然因为幻想一个脏臭黑鬼亵渎自己内衣而达到高潮!!

不过这一次的小高潮并不能让妈妈感到满意。

“快了……马上就能满足了……”

妈妈妩媚狭长的眼眸看向乌鲁所在的卫生间,眼里充满骚浪……

乌鲁进到卫生间以后被里面豪华的装修震撼住了。

“这是厕所吗……?”

乌鲁从小就一直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解决问题,何时来过这种地方。

“妈的,这婊子真会享受!”

乌鲁骂到。

乌鲁左看看又看看也没看到可以洗澡的东西,但他发现了两个让他鸡巴再次翘起来的东西。

“这是那婊子的内衣吗!?操!真骚啊!!”

说罢乌鲁便快速走了过去伸出一只黑乎乎的皱手拿起了一套红色内衣。

妈妈说对了,她确实没收走自己的内衣,此刻也让乌鲁发现了。

这红色胸罩上还有一圈蕾丝,看上去说不出的性感,内裤除了阴穴的位置都是镂空的蕾丝,几乎能从一边看到另一边,乌鲁一只手都盖不住一半乳罩,可想而知妈妈的奶子有多大。

“这……这他妈能有G了吧!这骚货奶子可真够大的!还穿这么骚的内衣!真他妈是个欠操的婊子!!”

虽然乌鲁没碰过女人,但是几十年的阅历和经验他也知道女人的罩杯大小,此刻也被妈妈的巨乳给震惊到了。

看到妈妈的胸罩和内裤乌鲁刚想放上去再撸一发却突然想到:

“那骚货还在外面等着呢,先偷拿出去以后再说”。

乌鲁强忍住拿妈妈奶罩幻想来一发奶炮的欲望,把妈妈的内衣内裤给塞进了工作服的兜里,然后又仔细找了一圈找到了一条黑丝袜后也卷到一起放进了兜里。

虽然工作服的兜很大但妈妈的胸罩更大,此刻乌鲁的工作服被挤的突出来一大块,但乌鲁却宁愿冒着被妈妈发现的危险也要带走,可想妈妈的内衣诱惑有多大!

“不能让那骚货着急了,这洗澡的东西到底在哪?操!”

乌鲁咒骂了一句。

来来回回找了半天以后乌鲁终于找到能喷水的东西,好好洗了个澡。

乌鲁洗完出来以后。

妈妈正在看会计刚才送过来的账单,酒红色的头发高高的盘到了头顶,鼻子上架著一副金丝眼镜,身上红色的旗袍干净整洁,一双美腿架在了一起,浑身散发着雍容华贵的成熟气息,此刻的妈妈就如一位优雅的成功女士,很难想像这个样子的妈妈刚刚竟然把那杯有乌鲁浓精的水喝了下去。

看到妈妈乌鲁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火热。

“洗好了?”

看着眼前洗完澡的乌鲁,可能因为是黑人,年纪也大了,就算乌鲁写完了澡身上没有那股臭味了看上去还是显得脏兮兮的,脸上的褶子此刻全都展现了出来,头上没一根头发,身上没有二两肉,干瘦的仿佛都能被风吹倒,身高才到妈妈的肩膀,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猥琐的气息。

“嗯?你兜里是什么?”

妈妈看到乌鲁高高鼓起的裤兜眼里闪过一丝媚意问道。

“啊!没什么!我之前的内衣内裤而已”。

黑鬼紧张的回答道。

“哦~你的内衣内裤啊~那你现在身上是光着的喽~”

妈妈仿佛知道什么一样妩媚的说道。

咕嘟~

看到眼前妈妈这成熟美妇的媚态黑鬼再次咽了咽口水说:

“对……我准备洗一下……”

这话在外人听来是多么的可笑,肮脏了大半辈子的乌鲁此刻竟然要洗内衣。

“哦,用完的东西的确要洗干净哦~这样下次才能继续用~~”

妈妈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乌鲁魅声说道。

“是……我记住了……”

乌鲁看着妈妈的眼神不由有些冒冷汗,紧张万分的回答道。心里却想着:

妈的!这骚婊子不会知道了吧!不可能!如果她知道了为什么不说?那她这副骚样子是要干什么!?勾引老子吗?!

乌鲁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表面却紧张的看着妈妈。

妈妈没有再说这件事情,她本以为乌鲁最多只能在她的内衣上射一次精,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大胆子敢当她面拿走她的内衣。

还真是小看他的胆子了,看这时候乌鲁在她面前大气不敢喘一下的样子,估计心里不知道怎么侮辱意淫自己呢……

想到这妈妈眼力闪过一丝情欲,下面再次湿润起来……

“跟我来”。

妈妈磨蹭了一下丰满紧实的美腿掩饰一下对乌鲁说道。

“好的……”

乌鲁可能因为眼前的妩媚万分的妈妈显得有些唯唯诺诺。

“你自信点,别害怕,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女人就好了”

妈妈明知道乌鲁是装的却还是安慰道。

“夫人……这……好吗?”

乌鲁犹豫的说道。

“没关系的~”

妈妈魅声说道。

看到妈妈这个样子乌鲁这才放松一些,眼神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他这才注意到那个被他射过精的水杯竟然被打开了瓶盖,难道……

乌鲁脸上闪过一丝兴奋。

妈妈看到乌鲁看着那个水杯不禁媚笑一声说道:

“怎么了?你渴了吗?”

“啊!没有没有”。

“那走吧~”

说完两人就走了出去。

……

一些员工看到办公室走出来一个老黑鬼顿时安静下来,虽然她们也看到夫人之前领了一个黑鬼乞丐进来但她们没想到夫人竟然聘用了这个老乞丐,要知道她们夫人不但爱干净,而且对员工要求也非常高,不是大学生根本不收,此刻竟然收了一位这样的乞丐。

可能夫人是看这个黑鬼太可怜了吧……

一些员工心中想道……

“看什么看!都愣著干什么呢!还不工作!”

妈妈气势再次显现出来,此刻的妈妈就像是个下命令的女王一般,让人生畏。

听到妈妈的话周围顿时又开始嘈杂起来。

乌鲁看着眼前如同高傲的凤凰一般的妈妈刚才却喝了自己一泡浓精,自己还拿到了她的红色性感内衣,这种反差让他刺激不已。

“走吧”。

妈妈对乌鲁道。

妈妈带着乌鲁来到了一间休息室,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夫人!您怎么大驾光临了!?”

屋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到妈妈赶紧站了起来。

“老魏,这是我找来帮你的新员工,乌鲁,你们认识一下吧”。

“乌鲁,这是老魏,管卫生的主管”。

“这……夫人,我能忙的过来,不用人帮的”。

老魏有些紧张的回道,他怕有人顶替了他的位置,那他就再也看不见夫人了……

“我怕你自己太辛苦了,所以才给你找了一个帮手,不用担心”。

妈妈说道。

“真的吗!谢谢夫人!!”

老魏激动的说道。

夫人竟然关心我了!!!我不是做梦吧!!

老魏心里想道。

“乌鲁,往后你就跟着老魏吧,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老魏这才看见妈妈后面跟着的乌鲁。

“夫人,怎么是个黑鬼……而且比我还大……”

乌鲁听到老魏叫他黑鬼顿时激动道:

“你他妈才是黑鬼!”

“怎么了?你不就是!”

“你!”

“够了!”

妈妈娇喝道。

“才刚见面就这样,以后怎么一起工作,老魏,你道个歉,以后别在这么叫乌鲁了”。

“凭什么……”

老魏刚想拒绝,但看到妈妈冷冷的眼神只好说道:

“对不起”。

乌鲁这才平息下来。

“老魏,这里有什么空房间吗,乌鲁没地方住,我想先找个地方让他住下”。

“额,这旁边有间仓库,里面放些化妆品和杂物”。

“带我过去”。

“好的”。

老魏赶紧走了出去。

妈妈和乌鲁也跟着走了出去。

老魏带着乌鲁和妈妈来到了卫生间旁边的一间仓库。

“就是这间了”。

“只有这一间吗?”

妈妈看了看旁边的卫生间问道。因为妈妈不管这些事情所以她也不知道有哪些仓库。

“其他的都已经堆满了,只剩这间还有些空余,里面可以放一张单人床”。

“那只好先这样了,开门吧”。

妈妈说道。

老魏赶紧拿出钥匙去开门。

打开门以后,屋里虽然因为堆放的化妆品和杂物有些乱但并不肮脏。

这种脏乱的地方妈妈几乎没来过,但此刻为了乌鲁妈妈竟然进了这间她从没进过的仓库。

“乌鲁,你先将就一下住在这里吧,等后面有合适的地方再让你搬出去”。

妈妈对乌鲁说道。

“老魏,你帮乌鲁把这里收拾一下,再给他找一张床,最后给他介绍一下工作,这些事能办好吧?”

“能……能办好!”

听着妈妈此刻有些平淡但充满气势的语气,再看妈妈戴着金丝眼镜的眼睛中透露的眼神,老魏紧张的说道。

“那就好,你们开始吧,我走了”。

妈妈拍了拍乌鲁的背说道。

说完便走了出去。

夫人竟然用手碰这个黑鬼,为什么!

老魏看到妈妈的动作嫉妒的想道,在他心里妈妈是不可亵渎的。

“还看什么!夫人也是你能看的!?赶紧收拾吧!要不你今晚就躺地上吧!”

老魏看着乌鲁紧盯着妈妈的眼神不爽的说道。

乌鲁不发一言,自顾自收拾起来了。

“嗤!”

老魏不屑的看了一眼乌鲁,也开始收拾起来,毕竟是夫人交代的事,他不得不帮这个黑鬼。

收拾完以后老魏又带着乌鲁去另一间仓库取了一张单人床让乌鲁自己拿了回来。

把床也装好以后老魏把乌鲁领到旁边的卫生间后说道:

“以后中午和晚上都要打扫一遍厕所,其他有客人的时间不许你来这里,就这么简单,明白了吗?也不知道为什么夫人选中了你这么一个老东西!”

“明白了”。

乌鲁忍着脾气说道。

老魏听到后冷哼一声走了。

乌鲁狠狠看了一眼老魏的背影走回了自己的宿舍,说是宿舍,但其实里面只有一张破旧的床,床上铺着一层老旧的褥子和棉被,其他地方都摆放着化妆品箱子。看上去依然简陋无比。

乌鲁看着这间屋子满意的笑了笑,这比他之前住的天桥下和下水道中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嘿嘿嘿……终于可以用了……”

乌鲁淫笑了一声,缓缓拿出了从办公室里偷出来的妈妈的红色蕾丝内衣内裤……

回到我这边……

祭拜完爸爸后我回到公司开始整理去魔都的手续还有资料,因为明早就要离开,所以我忙到很晚才回家。

下班以后回到家,小雪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等我。

“真香啊!老婆!”

我闻到香味急忙跑到厨房。

“去洗洗手!”

小雪淡淡的说道。

额,我看着小雪平淡的眼神连忙去洗了手。

“饿死我了老婆”。

我一边吃一边诉苦道。

“慢点吃,别噎到。”

小雪难得温柔的说道。

看着小雪白皙的脸庞我觉得再辛苦也值了。

吃饱以后我去洗了澡,回来小雪已经躺在床上了。

“明早我就走了,老婆”。

“嗯”。

我抱住了小雪的高挑的娇躯,闻着小雪头发的香气,对这些极为不舍。

虽然只是去几个月,但对我和小雪来说却像几年一样长,毕竟我们没怎么分开过。

“用不用和妈说一声”。

小雪说道。

“不用了,省的到时候妈妈又唠叨我”。

说罢我把胳膊放到小雪头下,轻轻环住了她。

小雪也抱住了我的腰。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小雪还没有醒来我就蹑手蹑脚的起身收拾了一番,最后轻轻亲了一口小雪就离开了。

小雪醒来后看到我已经离开了不由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

起身收拾收拾好以后又给我打了个电话确认一下平安后便穿戴好衣服来到楼下开车上班去了。

到了律师事务所,小李已经在门口等待小雪了。

“沈姐,你终于来了,那个肇事者的家人在里面闹事呢!”

小李焦急的说道。

“哦”。

小雪平淡的回应一声,迈著长腿走了进去。

“你们这是什么律师事务所!都是吃干饭的吗!?”

一个珠光宝气的胖女人在大厅泼妇骂街般说道。

“现在我儿子被判了那么多年,他的大好时光全都赔在了监狱里面,这种结果你们怎么负责!?”

一个胖的跟猪一般的男人也毫不客气的骂到。

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暴发户一般,毫无素质,体型也差不多,让律师事务所内的人不禁感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儿子撞死人还逃逸已经很过分了,你们还敢来这闹,再不走我们可报警了!”

一位律师生气的道。

“那是那人活该!自己不看着车!关我孩子什么事!!报警?好啊!你让警察来把我们也送监狱里吧!”

那妇人骂到。

“你!”

律师气急,正想再理论一番却听到一阵高跟鞋声传来。

“沈姐来了”。

“嗯”

小雪回应了一声转身对那胖女人说:

“你儿子因为酒驾后肇事逃逸被判十年,这很合理”。

清冷的语气再加上冷艳无比的面容让小雪此刻光彩照人。

“合理什么!我花钱找你们这帮

律师来帮我儿子结果他还是被判这么久你们是吃屎的吗!!”

那暴发户般的妇人看着眼前这位气质如天山雪莲般清冷,长发披肩身材高挑,一双长腿笔直圆润,和她的短粗腿形成鲜明对比,脸上仅化著淡妆都异常漂亮的女人,眼里充满嫉妒的吼道。

她还看到自己老公此刻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这个女人,这更让她嫉妒的发了狂。

“你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你怎么把我儿子弄出来!!”

这妇人大声道。

“你儿子想出来就只有坐满牢才可以了,虽然我希望他这种人渣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来”。

小雪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敢这么说我儿子!!老公你没听见这婊子怎么说咱们孩子的吗!!”

这妇人听到小雪说的以后彻底爆发出来。

但此刻她的暴发户老公却满眼都是小雪的身影,小雪那出尘的气质和姣好冷艳的面容让他做梦都想拥有到小雪,但小雪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老公!老公!!”

那妇人见自己老公看小雪看的呆住了顿时气的连续叫了好几声。

“嗯?”

这时暴发户才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的小雪他不由对妇人说道:

“老婆,要不算了吧,儿子也不是没机会出来,这是他自作自受的”。

“老公!你说什么胡话呢!!你被这女人迷的连自己儿子都不要了?!”

妇人气急道。

“你这贱女人!不帮我儿子现在还来勾引我老公!!真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这妇人激动的冲上前就想给小雪一巴掌。

小雪轻轻一躲,看着胖妇人冷冷道:

“闹事被判处的轻,但袭击律师判处的就严重了”。

说罢就拿起手机要报警。

暴发户看到小雪要报警赶紧把老婆拉了回来,他可不想被抓起来,而且他也不想看到小雪那白皙精致的脸上挨巴掌。

“好了!别胡闹了,还嫌不丢人吗!!!”

“老公!你!!”

“好了快走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暴发户赶紧拉着妇人要走,走之前还对小雪说:

“那个……能留个电话给我吗……可能以后用的到”。

“牌子上有律师事务所的电话”。

小雪淡淡的说道。

“好吧”。

暴发户失望的说道,然后拉着那充满嫉妒眼神的妇人赶紧离开了。虽然没有成功要到小雪电话,但他以后也会常来这里的,不是为了找律师,而是为了看小雪……

“还是沈姐魅力大啊……”

“确实,那暴发户之前那么嚣张,看到沈姐后眼睛都不转一下,还自己主动走了”。

“那女人看沈姐眼睛都要喷火了,哈哈哈”。

“沈姐真是靠脸都可以吃饭啊……”

周围的人看到小雪一来就摆平了这件事顿时激动到。

“为了庆祝这件事的圆满解决咱们聚个餐吧!”

“好啊好啊!沈姐,一起去吧!”

虽然他们知道小雪平时很少去饭店这种地方,毕竟小雪自己的手艺就跟饭店有一拼了,但还是说道。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果然,沈姐还是不去,不过他们这次打算用软磨硬泡的方式让沈姐去。

“沈姐~求你了,你都没参加过聚餐……这次就去一次吧~就一次!”

一位小雪在律师事务所的迷妹撒娇般的说道。

“就是啊,沈姐,你也该参加一次聚会了,你这副所长都不去我们哪有意思啊”。

“沈姐,今天是我生日,我的愿望就是你去参加聚会!”小李说道。

看着大家都在劝自己去,小雪也不好推脱了,只好答应道:“好吧,下班一起去吧”。

“耶!!太好了!”

沈姐这块坚冰终于被他们攻破一小块了!

“好了,都去忙吧”。

小雪说道。

“是!!”

周围的人因为小雪参加了聚会而满怀激动的开始工作起来。

小雪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小李也拿着资料跟着走了进来。

“沈姐,这次是一个小委托,不用你再费心了”。

小李递了一份资料。

小雪打开后看了看,说道:“嗯,给新人试一试吧,可以当做历练”。

“好的”。小李得到回应拿着资料走了出去。

毕竟小雪是副所长,不可能所有案子都要她去解决,小雪只负责比较严重的委托。

下班之后,小雪便跟着大家去到一间烤肉店。

这间店的位置很偏僻,众人开了很久的车才到。

“沈姐,这间店的烤肉很好吃,你不会失望的!”一位员工说道。

小雪点了点头。

众人熙熙攘攘的走了进去,

大快朵颐之后……

等到众人出来以后已经快要半夜了。

“沈姐再见”。

“沈姐明天见”。

“嗯”。

小雪和员工们打完招呼以后就会到了车里。

闻着身上传来的浓浓肉味,小雪不由皱了皱秀气的眉毛,虽然没什么洁癖,但小雪也很爱干净,此刻身上的味道就让小雪有些难受,但这个时间想回家已经来不及了。

小雪看了看地图,发现这里离妈妈的美容院很近,于是拿出手机给妈妈打了过去。

“喂,小雪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妈妈性感的声音传了出来。

“妈,你在美容院吗,我今晚因为来这边和同事聚会可能没法回家了,今晚要去你那睡了”。

小雪回道。

“想不到你也有聚会的时候啊,我今晚正好因为有些忙住在美容院了,那你过来吧,咱们婆媳好好睡一晚~”

“好,我现在就过去了”。

听到妈妈妩媚的语气小雪没多说什么,发动了车开去了美容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