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家綠萬事興 (1-2) 作者:松妖

.

【家綠萬事興】 (綠妻、綠母、媚黑)

作者:松妖整理:無神叔2021/04/25發表於:SIS001

前言:群里新手兄弟寫的文,元素包含:綠妻。綠母,媚黑。希望大家喜歡的話不要吝嗇你的紅心和回復,你的每個回復都是他寫文的動力,畢竟靠愛發電不要錢不要米,為的就是一種認可。

----------------------------------------------------------------

(1-2)

「這次的項目就交給蔣天成了」。

一間燈火通明的會議室中,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謝謝總經理!我一定不負您的期待,努力完成這次的項目!」

男子話音落下後,一位外表年輕英俊的男子站了起來,激動的回答道。

「啪啪啪啪啪......」

周圍的同事都一臉羨慕的鼓起了掌,他們知道這次的項目有多重要,此時這個項目竟然給到了他們之中最年輕的蔣天成身上,不過他們也沒有嫉妒,看蔣天成這麼年輕就能跟他們在一起開會就知道他的能力出色,不下於他們這些老員工。

「嗯,好好乾」。

總經理說道。然後把材料遞了過來。

蔣天成趕緊走了過去,在同事羨慕的目光中把資料接了過來。資料上寫著「燕京——魔都高鐵自動化項目」

「好了,這次會議就到這吧,散會」。總經理說道,說罷便轉身出去了。

總經理一走,周圍的同事便熱鬧了起來。

「天成,這次你可好了,這麼大的項目都交給你了」

「對啊,總經理很看重你啊,你要加油哦」

「謝謝大家,我一定不辜負總經理和大家,好好完成這次的項目」。

蔣天成說道。

說了一會後大家就開始接二連三的走了,蔣天成坐了一會待內心平靜一些之後才去樓下取車。

取車的過程中也不由得回憶了起來。

我叫蔣天成,雖然目前才26歲,但已經是這家自動化公司的區域經理,也勉強算的上是年輕有為了,不過這與我的家庭有關,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因病去世了,只留下媽媽一個人,媽媽為了我不得不代替父親在各種場面上打交道,不過也是因為這些讓媽媽成為了一位氣勢不弱於男人的自信女人。

我媽叫陳淑蘭,因為小時候家裡貧困而媽媽長得又漂亮所以我祖父就沒有再讓她上學,而是讓才剛剛成年的媽媽嫁給了當時條件不錯的爸爸,嫁給爸爸後的第二年就有了我。雖然媽媽現在45歲了,但是因為保養得當,看起來就是一位美婦,所以我對媽媽經常會有讓我覺得羞恥的想法。

媽媽是開美容院的,為了干好這一行出國學習了一年,回來以後整個人好像都更加成熟艷麗了,出國學習的技術也讓她在美容圈變得越來越知名,美容院也乾的風生水起,因為這點她認識了不少人,也積累了一些人脈,我能這麼年輕就當上經理也是因為媽媽的關係,所以我很感謝媽媽,將她視為我這輩子最重要的女人,沒有她我可能一輩子都會碌碌無為,好在我畢業後媽媽就沒有那麼繁忙了,平時只是打理一下美容院,但是因為我工作的緣故很少能有與她相處的時間了,不過今天例外,因為拿到了大項目,所以我打算慶祝一下,一會我就打算去接我人生的另外一位重要的女人,我的女朋友,沈雪。

到了外面後,我像往常一樣走到了車前,不經意間看到了一個衣衫襤褸的黑人在路邊乞討,我仔細看了一眼,這個黑人不像其他的那些黑人那麼健壯,可能因為經常吃不上飯所以看起來像個的老頭一樣,我走近看了一眼,他身前放著一個破箱子,裡面有隻有幾張一塊的,可能因為今天心情好所以我發了發善心往他的箱子裡扔了一張紅票,看到這張紅色的這個黑人才抬起頭,離這麼近我才看清他的臉,可能有四五十歲的樣子,臉上全是不知道是什麼垃圾食品的油還有地上的灰,看得我一陣噁心,剛才的善心一下就消失了,轉身就想走,突然這個黑鬼一把拉住我的腿。

「求求你收留我吧!我什麼都可以干!什麼髒活重活我都能幹!」

我還在驚訝他會說漢語,聽到他這麼說不由得笑了一下說:

「我沒什麼工作需要你干,你去找收留所吧」。

說完我就打算轉身離開,但我沒想到他突然發瘋了一樣罵了起來:

「你這黃皮豬,我什麼活都能幹為什麼不用我!操你媽的!」

聽到這些我頓時憤怒了,他罵什麼都行就是不能罵我媽,我直接走上去打了他一拳。

「唔~」

黑鬼直接痛呼一聲倒在了地上,雖然大部分黑鬼都很健壯,但他這種年紀和營養不良的身體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我又踢了他幾腳後說道:

「我好心施捨你你竟敢罵我,果然倪哥就是不開化的人型動物」。

說完後我又拿起之前給的那張紅票不顧黑鬼憤怒怨毒的眼神離開了。

上車後我就覺得剛才發善心真是多餘,黑鬼就是黑鬼,永遠不懂知恩圖報。

發動車子後我就打開了手機,找到老婆兩個字後我才把剛才不愉快的心情驅散了一空,電話撥了過去。

「喂,老婆!」

「老公」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平淡但悅耳的聲音。

「什麼事啊」

「我今天拿到了大項目,想慶祝一下,想問問你是出去吃還是咱媽那吃?」

「真的嗎?老公,你拿到那個項目了?」

聽到我說的話後雪兒平淡的語氣才變得開心起來。

「真的!老婆,我成功了!」

「恭喜老公~」

聽到這句話後我滿足的笑了笑

「那咱們去媽那裡吃吧,正好好久都沒去看咱媽了」

「好,聽老婆你的,等你下班後我去接你」。

「好的,老公」

突然,我臉上浮現一絲壞笑。

「老婆親我一口」

「親什麼啊親」

「快!」

「好了好了,我親行了吧」

這時我聽到話筒邊傳來一聲

「mua~」

「好了」

說完老婆就掛斷了電話。

我看著掛斷的電話嘴角揚了揚。

雖然我和小雪還沒結婚,只是訂了婚,但我們的感情很深,我和小雪是大學同學,我是工程系她是法學系,雖然見面的時間不多,但因為小雪清冷精緻的面容和冷淡的性格導致朋友很少,我也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認識的時間長了小雪也能看出來我喜歡她,所以當我告白的時候小雪也沒多大反應就答應了,時間一晃6年過去了,我們的感情也越來越牢固,就差結婚了,不過我想等這個大項目完成後再準備結婚,小雪為了我也同意這樣。

甩了甩腦袋,感嘆一下時光的流逝,我又再次發動了車,雖然剛工作幾年,但我已經在距離我和小雪工作地點不遠的一處小區貸款買了房,老婆和房子都有了,也是位人生贏家了。

小雪是在一所律師事務所工作,現在距她下班還有一些時間,我先去超市買了做菜該用的材料,然後打電話告訴媽媽,讓她準備一下。

燕京的一所律師事務所內......

「小李,那個材料你給我拿過來了嗎?」

一個清冷的語氣傳了出來。

「啊!對不起沈姐,我這就去拿!」

被沈雪盯著的小李趕緊推開門走了出去,出去後長舒了一口氣。

「呼~差點又惹到她。」

想到剛才沈雪的眼神,小李不禁頭皮發麻,加快了步伐。

屋內

一位黑髮及腰,臉上化著淡妝,皮膚如冰雪一般,細細的柳眉下面是一雙透露著冷靜睿智的美目,瓊鼻高挺,嘴唇小巧紅潤的女人。

這女人雖然穿著一身灰色職業西服,但依舊能看出身段完美,肩寬腰細,胸前一對飽滿微微撐起了西服,下面即使穿著西褲也能看出她有一雙無人可比的傲人長腿,腳上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

沈雪剛才冷冽的眼神終於平靜下來,對於小李的反應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到了下班的點,翻開手機給老公打了過去:

「老公,我下班了,你來接我吧」。

我正躺在床上休息便接到了老婆的電話,匆匆忙忙就下了樓去接她。

以小雪173的身高,站在女人堆里還是很明顯的。

我把車停到邊上後小雪就過來上了車,聞到小雪身上的香味後讓我精神不少。

「你跟咱媽說了嗎?」

小雪問道

「讓媽準備了」

因為要吃烤肉所以要提前把材料切好。

「那出發吧」。

「好」。

我發動了車子。

到了媽媽的家後小雪拎著東西先進了屋,我則是把車停進了車庫。

停好車以後便坐著電梯進了屋,看到屋裡正忙著烤肉的一位豐滿熟婦和一位身高腿長的御姐時我心中滿是欣慰,這兩個人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一定要守護好他們,心中的信念更強了。

「媽!好久不見都想死我了~」

聽到這句話媽媽扭著一對肉臀走了過來,一頭酒紅色的波浪長發披在肩上,充滿誘惑的嫵媚大眼仿佛看一眼就能把男人吸進去,小巧精緻的瓊鼻,嘴上塗著暗紅色的口紅,白嫩的脖子上戴著一條翡翠項鍊,雖然穿著睡衣但依舊能從漏出的地方看出那既滑膩且肉感十足卻又不臃腫的腿,胸前高聳的豪乳隨著走路一抖一抖的顫動著,隆起的臀部將睡衣後面撐了起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惑人風情,要是外人看來這就是一位專門吸男人精氣的妖婦。

「讓媽媽看看,天天這麼忙有沒有瘦了」。

媽媽伸出柔嫩的手摸了摸我的胳膊。

聞到媽媽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媽媽一對白嫩巨乳正對著我的眼底,看著媽媽的這身淫肉,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竟然可恥的對還在關心自己的媽媽硬了。

「沒有啊媽,小雪的手藝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她在我還會瘦嗎」。

我怕被媽媽發現異常就趕緊回到,然後走過去坐在了沙發上。

「你就是只喝水都不會瘦」。

小雪用平靜的語氣說出最傷我的話。

「小雪,沒想到我竟然這麼不堪!」

我感覺下面沒那麼硬了以後就開了個玩笑。

小雪臉上難得露出了點笑容。

媽媽看到後抿了下紅唇後嫵媚的笑了笑:

「你倆還是老樣子啊」。

「看來我也要再找一個了」。

看到媽媽這樣我和小雪也不禁有點難過。

「媽,那你就再找一個吧,我都這麼大了,已經快結婚了,我和小雪也不反對你這樣」。

小雪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是啊媽,你再找一個吧,你這麼美,可不能浪費了這麼風情的姿容」。

但是我想的卻是媽媽這個風騷誘人的豐滿肉體在別人的大雞巴瘋狂操干下會怎麼樣,想像一下就讓我雞巴再次硬了起來。

媽媽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

「再說吧,今天是因為你工作的事慶祝,別提我這事了」。

我和小雪看到媽媽的樣子,決定到時候物色一個不錯的男人。不過現在媽媽已經這麼說了,就先不提這事了。

「來,快吃快吃,肉都烤好了」

看到氣氛又恢復了以後,我和小雪聞到香味也忍不住開始吃了起來。

飯後。

我在客廳看了會電視,媽媽和小雪在裡面收拾廚房。收拾完以後我和小雪

就進了臥室準備休息。

關燈以後。

我摟著小雪小聲說道:

「要不要給媽介紹一個?」

「我覺得要我介紹一個,媽現在這麼年輕,身材外貌都這麼好,肯定能找到一個很好的」。

聽到小雪的話以後我也堅定了給媽媽找一位合適男人的想法。

摟著小雪,摸著小雪滑膩的皮膚,聞著小雪頭髮和身體上的香味,我卻想起媽媽的那肉感十足的身體和充滿風情的臉蛋,想到這個我的雞巴又有點硬了。

「腦子裡想什麼呢!」

可能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小雪,小雪一把抓住了我起來的雞巴。

嘶!小雪冰涼修長的手讓我倍感刺激。

「額...沒什麼,只是自然反應」。

我尷尬的掩飾了一下,畢竟摸著老婆卻想起媽媽的身體這種事有點太噁心了。

小雪的身材也非常完美,173的身高讓小雪的有一雙欣長筆直充滿彈性的晶瑩美腿,胸前雖然不如媽媽那般柔軟碩大但也已經有c罩杯了,對於擁有一雙魔鬼般美腿的小雪這個大小剛剛合適,而且小雪的胸哪怕不戴胸罩也不會下垂,盈盈一握的細腰把小雪的圓潤翹臀體現的淋漓盡致。

但此時我腦子裡都是媽媽那成熟豐滿的肉體,因為工作原因與媽媽見面不多,所以每次看到媽媽的媚肉都忍不住讓我意淫一番。

「小雪,能不能幫我一下...」

我對老婆說道。

「你忘了我說的了?」

小雪冷淡的回道。

對啊,小雪說必須結婚後才讓我跟她同房。因為一直沒有人碰過她,到現在都還是處女,所以想把這一天留到女人最重要的時刻。

想到這我不禁有點泄氣,雞巴也有點軟了。

「不過我這次可以稍微滿足一下你~」

小雪突然用冷淡的聲音在我耳邊說了這麼一句。

「什麼?」

「你不是拿到了大項目嗎?這是給你的獎勵」。

聽到小雪的話後我激動的差點站了起來。

「謝謝老婆!」

「噓」。

小雪做了個手勢

因為媽媽還沒睡所以小雪示意了一下。

我趕緊閉上了嘴

差點忘了這不是在自己家,媽媽還在呢,雖然我經常意淫媽媽但也不敢真的讓母親看到這種事。

小雪把我的內褲褪下後我十公分左右的雞巴一下彈了出來。

雖然我的雞巴不大以至於我有點羞恥但卻很堅硬,應該也可以讓老婆滿足吧?

沒和老婆做過但是我心中暗自安慰了一下自己。

雞巴彈出來以後小雪用她那骨節分明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握住了我的雞巴。

「嘶~老婆你的手好涼」。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覺得真的很舒服,小雪涼涼的修長手指和我火熱的雞巴形成的冷熱衝突讓我感覺十分刺激。

「涼嗎?」

小雪說了一句就慢慢擼動起來。

「涼,但是好舒服~」

「啊...小雪快一點...」

我邊享受小雪的嫩手邊說。

小雪看我這麼爽就加快了擼動的速度,而且無師自通的用另一隻手來回摩挲著我紅彤彤的龜頭。

「嗯...嗯...啊...好刺激...老婆...」

我的雞巴上流的全是前列腺液,把小雪的手弄得濕漉漉的,雞巴濕了以後小雪擼動的就更輕鬆了。

咕唧...咕唧...

小雪用兩隻手來迴向上擼動著,並且是不是揉捏一下我的卵袋,好像要把我的精液擠出去一般。我忍不住挺動起了屁股,好像把小雪的手當成小穴一樣操乾了起來,小雪看我這樣便握緊我的雞巴不再擼動,讓我自己動。

「啊...老婆...我要射了!!啊...啊!!」

我看著小雪白皙精緻的面容再也忍不住射精的衝動,嘴裡大叫著,屁股也一挺一挺的射了起來。

「呼...好舒服...額...」

閉著眼睛體會了一會射精後的餘韻,我睜開眼睛卻看見小雪在拿紙巾擦拭著她的粉色睡衣。

「老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舒服嗎?」

小雪淡淡的回道

「舒服啊,老婆,以後還能再這樣嗎?」

我期待的問道。

「看情況吧,看你這上面,髒兮兮的,快去洗澡吧」。

「好!」

聽到老婆的回答後我不禁有些激動,這說明我在結婚前還有機會享受到老婆的服務,這對我是莫大的激勵,畢竟以老婆的性格,能這樣做已經很不容易了,想到這些我就開心的去洗澡了。

房間裡,小雪冷淡的眼神動了動,接下來竟然做了一件讓我能驚掉下巴的事,小雪竟然伸出粉紅色的香舌舔了舔手上殘留的精液...

「這味道...也不錯。」

小雪感受了一下,那張大部分時間都冷淡睿智只有對我才會笑一笑的臉上竟然露出一抹享受的表情,藏在被子裡的修長雙腿忍不住摩挲了一下,感覺到下面的濕潤感後忍不住將手上的精液全部舔的乾乾淨淨。

之後小雪又邁著雪白長腿走到廚房把手洗乾淨後就回去了。

在我洗完澡回去以後小雪已經睡著了,我看著小雪熟睡的容顏忍不住親了她一口,雖然有點精液的味道但我也沒有多想,權當成殘留在小雪衣服上的味道了。如果我知道小雪剛才做了什麼的話我的雞巴肯會直接充血射精,不過這件事我這輩子都不會看到了,但我沒想到後面竟然能看到小雪舔別人精液的時刻。

我爬上床以後就把檯燈給關了,從小雪背後輕輕摟住了她便睡了。

旁邊的房間中...

媽媽還沒有睡覺,此刻正看著電腦,如果我能看見電腦中的畫面一定會愣住,畫面中就是他和小雪剛剛的場面,小雪舔食精液的畫面媽媽也都看到了,此刻媽媽的看著電腦中的畫面媚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我和小雪對房間裡有監控器的事情一無所知,也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要這麼做,待我們知道以後一切都晚了.......

第二天一早,媽媽就走到我們房間前喊到:

「天成,小雪,起床吃早飯啦」。

「唔」

聽到媽媽嫵媚的聲音我精神了一下,看了一下手機。

7:26

還沒到我和小雪上班的時間,這時小雪也睜開了眼,剛起床的小雪有一絲起床氣,看起來很可愛,我最喜歡她這個時候。

「老公,到點了嗎」。

「不是,媽叫咱吃早飯,快起來吧」。

說罷我親了一口小雪就開門去洗漱了。

打開門以後看見媽媽披著酒紅色頭髮,穿著一件黑色襯衫把媽媽的巨乳映襯的更加誇張,下半身一件藍色牛仔褲把肉感十足卻不顯粗壯的兩條腿緊緊裹住,碩大的肉臀一左一右的扭著,仿佛要把牛仔褲撐爆,一雙透露著嫵媚風騷的眼睛,嘴上也塗好了勾人的深紅色口紅。

雖然穿著異常性感,但工作時氣勢強大女王范十足的媽媽,此刻嫵媚誘人的一個人卻在廚房裡忙來忙去在為我和小雪忙碌的做著早餐,讓人不禁感嘆真是一位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賢惠女人。

雖然昨天已經發泄過一次了但此刻我依舊不敢多看媽媽的身體一眼。

洗漱完後我就坐上了餐桌,桌上擺著媽媽做的粥、包子和自己腌制的鹹菜還有三個雞蛋。

「好久沒吃媽做的東西了啊」。

我感嘆的說了一句。

「那就快吃吧」。

媽媽此刻走過來坐下說道。

這時小雪也已經洗漱完畢了,等她坐下後我們才開始吃。

「天成...」。

「嗯?怎麼了媽」。

「你明天忙不忙...」。

「明天還好,不過過兩天就要去出差了,別忘了,我還有項目在身」。

我得意的說道。

「別太嘚瑟了。」

小雪淡淡說了一句。

「額... 老婆你就不能鼓勵我一下嗎」。

「等你完成這個項目以後我會給你你想要的獎勵的」。

小雪說完還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看到這個眼神我頓時激動起來,因為小雪要給的獎勵就是...

媽媽看到後眼神動了動,隨後說道:

「你們再說什麼啊?」

「哦,媽,沒什麼」。

我回道。

「其實是你爸的祭日快到了,我想這次讓你和小雪一起去看看,畢竟小雪還沒去過呢,也該見見你爸了」。

聽到媽媽的話後我愣了一下然後沉默下來,我對於爸爸基本沒什麼記憶了,就連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不過不管怎麼樣他也是我爸爸,這麼多年都沒去看過他了,每次都是媽媽自己去,這回他都快和小雪結婚了,確實應該去看看了。

「小雪,你怎麼想的?」

「既然是岳父,那我理應去看看」。

「好,媽等明天你就開車去我公司找我吧,咱們一起去」。

我對媽媽說道。

聽到我的回答後媽媽抿了抿紅唇,笑著說:

「好,到時候我去找你」。

我又看了下手機。

「媽,我和小雪要上班了,我倆先走了」。

「快去吧,別遲到了」。

言罷我和小雪便起身走到門口,媽媽也扭著肥臀走了過來送我們:

「慢點開車」。

媽媽囑咐到。

「放心吧媽」。

說完我和小雪便出了門。

媽媽看著關上的房門,臉上漸漸露出了淫浪的笑容。

「也是個小色鬼呢」。

以她的經驗當然能看出來我的眼神和遮掩是什麼意思。

「蔣華,看來你兒子也和你一樣呢,我會如你所願的」。

不知想到什麼,媽媽的眼中的淫慾更勝了,伸出一隻手揉捏起了胸前的一對碩乳,另一隻手緩緩伸到下面...

到了小雪的事務所以後,我停下車,突然興奮的問道:

「小雪,只要我完成這個項目你就幫我...」。

我沒繼續說下去,因為我知道小雪明白的。

小雪沉默了一下說道:

「只要你好好完成項目我就答應用手...」

「我不想要手」。

我打斷了小雪,只是手的話他自己也可以,上次被小雪用手滿足一次以後我就不滿足於只用手了。

「什麼?那你要什麼」。

小雪突然愣住了。

「我...」。

我看著小雪那張微微開合誘人的粉嫩小嘴。

「你!」

小雪發現我盯著她的嘴以後剛想生氣,但思考了一下後淡淡的說道:

「好,只要你完成這個項目我就用嘴幫你」。

什麼情況,我本來已經做好被拒絕的準備了,突然聽到小雪答應了以後我有點不敢相信。

又愣了一會以後我直接撲倒小雪身上:

「老婆,我太愛你啦!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完成項目的!」

說完我又猛親了小雪的小嘴一口,想想之前只能親一親,但這次能讓這張小嘴含住我的雞巴我就忍不住硬了,那會有多刺激啊...

「好了好了,一邊去」。

小雪說道,雖然語氣還是冷淡的但能從她微微上揚的嘴角能看出來她的心情不錯。

「又想什麼呢!趕緊上班去,滿腦子齷齪想法!」

小雪又看到我下面鼓起來以後頓時又冷冰冰的說道

「嘿嘿」。

我尷尬的笑了笑

「我去上班了,你也快去吧」。

說罷小雪便打開車門邁著長腿走了出去。

「好,老婆再見!」。

「嗯,老公再見」。

看著小雪高挑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中,我幸福的笑了笑。

「沈姐好」。

「沈姐好」。

「嗯」。

沈雪一走進辦公室就聽到各種打招呼的聲音,冷淡的回應一聲以後便走到了自己的位置。

「切,也不知道有什麼可裝的」。

一個新來的女孩小聲說道。

一旁的小李聽到後趕緊捂住了這個新人的嘴並且看了看沈雪的方向,發現她沒有聽見以後舒了一口氣。

看到小李這個樣子以後這女孩更生氣了。

「我說,你這麼怕她幹嘛啊,我看她也沒什麼可怕的嗎」。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可別再說了,讓沈姐聽到又完了」。

「有什麼完的,大不了不幹了」。

因為沈雪是這間律師事務所的副所長所以員工是留下還是開除都由她說的算,只有涉及金錢才需要跟所長彙報。

「你是不用乾了,但是我們還要吃飯啊」。

「所以求你別再亂說了」。

小李懇求道。

「你們為什麼怕她啊?」

女孩不由得疑惑道。

小李見狀嘆了口氣說道:

「其實沈姐最開始沒這麼冷淡,只是案件接觸的多了形形色色的人見多了導致她這樣而已」。

「因為沈姐長得美身材又很好所以在案件中總會碰到各種人渣羞辱她,對她出言不遜,所以沈姐慢慢變得有些厭惡男人了,人也變得冷了,能在沈姐心中留下的男人除了她父親應該只有一個了」。

說到這小李不由再次嘆了口氣

「誰啊?」

女孩好奇道

「沈姐的老公,蔣天成」。

「他們從大學就一直在一起了,蔣哥從來不嫌棄沈姐的性格,一直陪伴著沈姐,現在他們就快結婚了」。

小李流露出羨慕的眼神,雖然沈雪對他態度不好但他還是很喜歡沈雪的,因為在他看來沈雪是一個堅強的女人。

「沈姐之前把一個羞辱她的男人下面踢廢了,所以我們都很怕她...」

「雖然沈姐這手段有點過了但是我也理解,那種人渣確實該有這樣的結果」。

「是嗎,看來我錯怪她了」。

女孩低語道。

「沒事,沈姐也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

小李安慰道。

「小李!我的資料呢?!」

沈雪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哎?我拿過去了啊」。

小李趕緊走了過去。

「在這」。

小李翻到資料後遞給了沈雪。

「這次是一起肇事逃逸案,死者家屬決定起訴肇事者...」

小李慢慢介紹起來。

沈雪邊聽著小李介紹,邊翻看著文件...

我送完小雪以後來到了自己公司,把車停好後就走到樓下,看到之前那個黑鬼還在那個位置佝僂著身子,身前還擺放著那個破箱子,身上還是穿著那件不知道被人扔了多久的破夾克,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褲襠前鼓鼓囊囊的一團,黑色的皮膚在白天相當顯眼。

我厭惡的看了他一眼,從他身邊經過時他本想伸手要錢,看到是我以後頓時把手收了回去,眼中閃過一絲憤怒,但他沒有什麼動作,可能我上次已經打怕他了。

我看到他這個樣子輕蔑一笑後便走了過去,沒注意到後面黑鬼眼裡的陰翳。

「陳哥,有事嗎?」

來到辦公室以後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坐在沙發上。

陳哥叫陳斌,雖然是我手底下的人但是年紀卻比我大上不少,而且陳哥一直對我很好,經驗也很足所以我就讓他做了我的助理。

「天成,機票已經訂好了,後天就可以飛去魔都了」。

「哦,麻煩你了」。

我回應道,這次的項目要去和那邊的負責人討論一下,所以我之前就讓陳哥訂好了機票。

「真的不用我跟你一起去嗎?」

陳哥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的陳哥,放心好了,我一定會把事情辦穩妥了,」。

我自信的說道。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聽到我說的話以後陳哥就出去了。

我坐在椅子上開始整理這次需要的文件。

外面天色漸漸暗了下去。

忙的差不多了我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下班了,這時我給小雪打了個電話:

「老婆,你下班沒?」

「快了,你呢」。

小雪清冷動人的嗓音傳了出來。

「我這邊也忙完了,用去接你嗎?」

「嗯,來吧」。

「好」。

說完我掛斷電話收拾好東西下了樓取車。

下樓以後看了一眼周圍,黑鬼已經不見了,可能躲到什麼地方睡覺去了吧,明天肯定會再次出來坐在這裡。

我也沒多想坐到車裡。

到了事務所,小雪已經站在門口等我了。

看到我的車停下後小雪便打開車門坐了進來。

「小雪,今天很辛苦嗎」。

我看了一眼小雪有些疲倦的眼神心疼的問道。

「有一點」。

小雪隨意說道。

「那今晚想吃點什麼?」

「火鍋吧」。

小雪想了想說道。

我聽到小雪說的話以後將車開到了一家很知名的火鍋店。

小雪走下車率先走了進去,膚如白雪身材高挑的老婆一下吸引了不少火熱的眼光。

「美女,幾位?」

老闆看到小雪以後問道。

「兩位」。

小雪淡淡的說道。

「兩位那這邊請」。

老闆指了個位置。

小雪無視那些盯著她渾圓翹臀和筆直長腿的火熱目光對門口喊道:

「老公,這裡」。

我聽到小雪的聲音後走了過去。

這一幕讓不少想前去搭訕的人失望不已。

「又是名花有主的」。

「老婆,這裡的火鍋很好吃」。

因為小雪性子的原因她很少來這種吵鬧的地方,一般下班後直接就回家了,但因為今天有些疲憊所以想吃點辣的解解乏。

「你想吃辣的還是不辣的?」

我看著小雪精緻冷艷的小臉說道。

「辣的吧」。

小雪想了想說道。

「老闆,來份麻辣口的湯」。

「好嘞」。

吃完以後我和小雪回到了車上,看著小雪本來清冷的面容因為辣意變得紅撲撲的,我笑了笑說:

「老婆,怎麼樣,好吃嗎」。

「嗯,不錯」。

小雪滿足的回道。

我和小雪又去吃了份冰淇淋就回了家。

走進屋後小雪就先去洗澡了,我則是坐在沙發上想起在火鍋店的時候那些男人看著小雪的目光,那些目光讓我感到幾分異樣。

小雪洗完後如清水芙蓉般裹著浴衣邁著一雙溫潤白皙的大長腿走了出來。

「老公,你去洗吧」。

「哦,好」。

斷了剛才的想法,我起身去洗漱了。

洗完躺到床上以後我對小雪說:

「老婆,後天我就要去魔都了,可能會去半個月左右...」

「哦...」

「嘿嘿,老婆,你捨不得我嗎」。

「沒有」。

小雪冷冷的回道,並且把身子轉了過去。

我看著小雪被烏黑的秀髮遮蓋住的美背和露出來白皙滑嫩的皮膚,從後面抱住了她。

「老婆,我捨不得你」。

我忍不住親了親小雪白嫩的脖頸。

小雪推了推我發現推不動以後也不禁用細嫩的胳膊摟住了我。

「有什麼的,才去半個月而已」。

小雪淡淡的說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卻把頭往我懷裡擠了過來。

我摸著小雪光滑的秀髮把小雪摟進了懷裡。

我和小雪就這麼睡著了。

把小雪像往常一樣送到事務所後我也來到了公司,看到黑鬼還坐在那裡以後直接無視了他,走進公司。

黑鬼坐在那裡眼睛四處尋覓著,希望有人能施捨他一下,但在看到美女後卻露出淫邪的目光,在美女朝他望過來以後又裝成一副可憐相,真是個有心機的老東西。

「喂,媽,要去祭拜我爸了嗎,好,你在樓下等我一會吧」。

媽媽打來電話通知我去祭拜父親了,我加快了簽字的速度。

樓下

一位成熟豐滿的美婦下了車。

媽媽踩著紅色高跟鞋慢慢走了過來,媽媽穿著一身紅色旗袍,粉頸上戴著一條金色項鍊,38g的豪乳將旗袍前面撐的高高隆起,如兩座山丘般,碩大的肥臀被旗袍緊緊勒住,巨乳肥臀映襯的媽媽腰肢更加纖細,因為旗袍過短,媽媽的肉臀不時會露出肥膩白肉,豐腴圓潤的大腿上套著黑色的絲襪,酒紅色的波浪長發披在肩膀上隨風顫動著,妖艷的臉上黛眉彎彎,嫵媚狹長的雙眼此時透露著魅惑的神色,豐厚的嘴唇上塗著深紅色的口紅。

隨著媽媽的走動,一對豪乳如果凍般微微顫動著,讓周圍盯著媽媽的一些男人不禁咽了咽口水,盡顯肉感的美腿被黑色絲襪緊緊包裹住,腿上的淫肉也隨著走路微微顫動。

這一身穿著讓媽媽淫騷的內心完美體現了出來。

在眾多男人視奸的目光中,媽媽走向了大門前一個椅子坐了下來。

黑鬼也發現了前面的媽媽,在這地方蹲了那麼久黑鬼都沒見過媽媽這麼性感的女人,看到媽媽風騷性感的臉和肉感十足的豐滿身軀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狠狠用眼睛剜著媽媽胸前那對堅挺巨乳和黑絲美腿,眼裡滿是淫邪慾望。

媽媽也感受到了身後的火熱眼神,本來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目光,但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因為這道目光實在太火熱了。

黑鬼看到媽媽回頭一驚,連忙把頭轉向一邊,深深埋下去,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正在乞討的可憐黑老頭,不得不佩服黑鬼的反應迅速。

媽媽回頭看到的就是一個深埋著頭的髒兮兮黑鬼,雖然周圍也有其他人但她覺得剛才的目光就是這黑鬼發出來的,此刻看著黑鬼在這跟剛才發出的目光判若兩人的樣子媽媽心裡不禁想道:

真能裝...

想到這媽媽眼神不禁動了動,看著黑鬼髒兮兮的裝扮和身體慢慢踩著高跟鞋走了過去。

走到黑鬼眼前媽媽才看出來這是一個老黑鬼,滿臉褶和髒污,穿著一身破皮夾克,下身只穿了一條破爛牛仔褲,褲襠鼓鼓囊囊的,身上散發著陣陣異味,別人一看到這樣子的黑鬼肯定會捂著鼻子快速走過,但媽媽這豐滿熟婦此刻竟然看著黑鬼的樣子沉思起來,沒有半分嫌棄的意思;如果讓熟知媽媽的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驚呆的,媽媽是那麼愛乾淨,平時不允許自己和自己面前有一絲絲的髒亂,現在卻對著這個髒污的黑鬼沒有一點點嫌棄。

高貴優雅的美婦和一個又黑又丑的老頭待在一起讓人感覺十分不和諧。

黑鬼本來以為已經沒事了,但突然發現自己眼前出現了一雙紅色高跟鞋,往上看就是一雙被黑絲包裹住的豐滿美腿,看到這黑鬼不由一驚,難道他剛才偷看被發現了?想到這黑鬼不由後悔的暗道:

看來這次要進看守所了……

但黑鬼沒想到的是眼前的美婦和他說了一句他意想不到的話

「你...」

接完媽媽電話後我緊忙幹完手裡的事就下了樓,下了樓卻沒看到媽媽那風情萬種的身影。

「人呢?」

我納悶的說了一句。

等了半天都沒看到媽媽的身影我拿出手機給媽媽打了過去。

「喂,媽,你怎麼還沒來啊?不是說好要去祭拜嗎?」

「天成,媽突然臨時有點事先回美容院了,你接小雪來美容院找我吧」。

「好的」。

聽到媽媽的回答以後我沒多想就掛了電話。

走到車門以後突然發現那讓他厭惡的黑鬼沒了蹤影,按理說這時候他應該還待在這裡,難道去別的地方了?

我想了想,但黑鬼走了更好,本來就不喜歡那噁心的東西,感覺沒有黑鬼以後的地方空氣都清新了不少,我心情不由大好,加快了去接小雪的節奏。

如果我要是知道黑鬼去了哪的話我就不會這麼開心了……

到了事務所以後小雪已經在等著我了。

小雪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風衣,大衣把小雪微微聳起的酥胸完全遮蓋住,下身一條藍色緊身牛仔褲把大長腿襯托的更加修長筆直,渾圓的翹臀在牛仔褲的包裹下更顯飽滿,因為要去祭拜,小雪只穿了一雙運動鞋,白皙清冷的面容在這一身搭配下顯得更加冷艷。

看到我的車到了小雪二話不說直接上了車。

「老婆,咱們去美容院接媽」。

小雪點了點頭說:

「老公,咱們用不用買點東西去,畢竟我是第一次去看叔叔」。

我想了想,這也是我長大以後第一次去,以前只是小的時候媽媽帶去的,加上這次還有小雪,確實應該買點東西。

「好,咱們去看看」。

買好東西以後我們就來到了媽媽的美容院。

媽媽的美容院是一棟樓的上下兩層,從規模就能看出媽媽的能力有多強,不愧是燕京美容界的女王。

進去之后里面的工作人員不禁私下小聲議論起來:

「這就是咱們老闆的兒子兒媳」。

「真的嗎?看上去人不錯啊,主要是長得好帥啊」。

「別犯花痴了,看看人家女朋友,不比你漂亮多了」。

聽到這話後犯花痴的那位女員工看了看小雪精緻的樣貌和高挑的身材不禁失落道:

「確實和她沒發比,她的氣質真好……」

「人家還是律師事務所的副所長呢」。

聽到這話大家不禁都露出了羨慕的眼神,長得漂亮能力又強,跟她們老闆兒子確實般配。

「都不工作在這議論什麼呢!沒看到還有那麼多客人忙不過來了嗎!」

「還有這裡這麼髒沒人看的到嗎?還不收拾乾淨!」

就在員工們議論紛紛的時候媽媽從辦公室走了出來,看到員工都在竊竊私語媽媽不由生氣的喝到。

「對不起夫人」。

員工們看到媽媽後紛紛臉色一變趕緊各忙各的去了,並且把媽媽說髒了的地磚趕緊擦的乾乾淨淨。

我看到後不由感嘆一聲媽媽的氣勢真強,能讓這些員工怕成這樣,不過我也理解,畢竟媽媽要是真生氣的話也是真炒人魷魚,不過媽媽還真是愛乾淨,這麼一點髒污都不可以留下。

對於員工這些話我和小雪沒什麼太大反應,畢竟媽媽的美容院他也很少有時間來,每次是都去家裡。

「媽媽這地方越弄越好了啊」。

我不禁感慨道。

「阿姨確實是個能力出眾的女人,樣貌事業都這麼優秀還怕沒男人嗎」。

小雪說道。

確實,之前我還說要給媽媽介紹,現在看來根本不需要他介紹,有的是優秀男人會毛遂自薦的。

「你們事業都這麼出色我這當媽的當然也不能落後啊」。

媽媽聽到我們的話以後得意的說道。

「媽你臉怎麼這麼紅?」

我從剛才媽媽訓斥員工的時候就發現了,媽媽的臉有些紅,我以為是跟員工發火的原因才紅的,但到現在媽媽紅潤的臉蛋還沒褪下去就奇怪了。

「哦,沒事,剛才被新招的一個員工逗的」。

媽媽鎮定自若的回答道。

「哦,那咱們現在出發嗎?」

「走吧」。

說完媽媽便扭著肥臀走了出去。

我看著媽媽的豐滿背影不禁覺得奇怪,媽媽這樣的女王竟然被一個新招的員工逗的臉紅,我不禁好奇的看了一眼媽媽辦公室的房門,那新員工應該就坐在裡面吧,不過我也沒多想,媽媽本來就是一位健談的人,想必是和那人談的十分開心吧。

「你想什麼呢?」

小雪看著我楞在這問了一句。

「沒什麼,走吧」。

說完我又看了一眼媽媽辦公室的門便走了出去。

去往爸爸的墓地路上,我一直在想媽媽剛才的樣子,那不像是因為笑才紅的臉,更像是……潮紅,之前就聽說媽媽想再招收一位男清潔工,因為美容院的空間太大,垃圾也多,一般女人干不動,想到這我不禁想像了一下媽媽穿著這身紅色旗袍,旗袍被褪下了一半,豐滿的性感身體被新員工穿著工作服壓在身下用雞巴狠狠貫穿的樣子,新員工狠狠揉捏著媽媽的一對肥奶,一邊撞著媽媽肉感十足的白嫩肥臀,肥臀被撞的起了一層層的臀浪,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淫靡,嘴裡還不停罵著媽媽:

「操,你這勾引員工的騷婊子,老子操死你!!」

員工因為媽媽的騷浪而刺激的瘋狂挺著雞巴在媽媽蜜穴里進進出出。

媽媽那張紅艷的性感嘴唇發出淫靡的浪叫:

「啊……啊!!操…操死我……操死我這個淫蕩的老闆娘,操死人家!!我就是勾引員工的蕩婦!」

平時高傲端莊的媽媽在我的想像中變得淫蕩不堪,成了一條被下屬隨意肏弄的淫亂母狗。

想到這我下面已經硬的要爆炸了。

「老公,你沒事吧?」

小雪看著我奇怪的樣子那清冷的語氣也不由得有些焦急了。

「沒事,沒事」。

我看小雪和媽媽那擔心的眼神趕緊回道。

操,我在想什麼,怎麼能把媽媽和這種事聯繫到一起,但是真的好刺激……

我在為剛剛的想像感到齷齪的同時雞巴卻硬的不行。

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終於到了爸爸的墓地。

爸爸的墓碑上貼著一張年輕的照片,看來這就是我爸爸年輕時的照片了,雖然像個小鮮肉但這樣子還真不賴,難怪我這麼英俊……

「老公,今天兒子和兒媳都來看你了,你高興嗎,他們都快要結婚了,你也該安心了吧」。

媽媽站在爸爸的墓碑前低喃著。

我看著媽媽的樣子心裡也覺得不好受,趕緊說道:

「媽,先往後一點,我和小雪把買的東西擺上再說,老婆,把東西拿給我」。

小雪把東西遞給我以後我就把蠟燭點起,把水果什麼的都擺放好。

媽媽看著我的動作沉默不語。

我看著爸爸的墓碑心中想著:

爸,我來看你了,雖然沒有和你說過話,媽媽也沒提起過你,但我知道你肯定是個優秀的人,要不怎麼能把媽媽這樣的大美人娶過門,雖然你不在了,但我會照顧好媽媽的,現在我也有了老婆,你也不用擔心自己絕後了……

我和小雪擺好東西以後把墓地周圍收拾了一下後又待了一會就準備走了,但媽媽卻說:

「天成,小雪,你們先回去吧,我和你爸爸有些事要單獨說」。

「額,那媽你怎麼回去啊?」

「沒事,我坐出租回去就好啦,你們不用擔心我」。

說罷媽媽就又回去了。

我看著媽媽充滿誘惑的背影沒多想什麼就拉著小雪走了,畢竟媽媽和爸爸有夫妻之間單獨的話說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媽媽回到爸爸墓碑前後看著爸爸的墓碑上的照片不語。

左右環顧了一下沒看見人後媽媽竟然把旗袍給緩緩提了起來,露出一雙黑絲美腿後還沒停下,繼續往上提著。

平日端莊嫵媚的媽媽身上竟然沒有穿內褲!是的,媽媽最後竟然暴露出了她那深紅色的饅頭嫩穴,陰毛被媽媽修理的整整齊齊,兩瓣如同饅頭般的陰唇中間是一條紅色的肉穴。

媽媽竟然不穿內褲就來看爸爸,而且還在爸爸面前做出這種淫蕩的動作,那剛剛在訓斥員工的時候媽媽也根本沒穿內褲??這還是我那女王般的媽媽麼?

「好看嗎……蔣奇……」

「好久沒見過了吧,想不想念呀,嘻嘻,當初要不是因為你的綠帽癖把我送給你的朋友肏我也不會這麼淫蕩,不過我現在要感謝你了,這種感覺真的好刺激……當初你因為自己的綠帽癖竟然連碰都不敢碰我一下,最後為了讓你不至於絕後你竟然聽了你朋友的話把用手擼出來的精液用人工受精的方式放到我肚子裡」。

說到這媽媽眼睛裡閃過一絲複雜。

「要不是你那幫朋友輪姦我的時候我不在排卵期搞不好我會懷了他們不知道誰的孩子呢……那你就是一個真正的大綠王八了……不過好在你還沒那麼傻,知道給自己留個後……不過我現在發現了一個好東西,既然你喜歡這種癖好那就算你死了我也要給你戴綠帽,不但這樣我還要讓天成也變成你的樣子,不過比你更慘,天成會被媽媽和老婆戴雙重綠帽,到時候應該會很刺激吧……」

說到這媽媽眼裡情慾變得越來越重,把手放在她那紅色的饅頭肉穴上揉捏起來,。

「嗯……好舒服……想著自己兒子也會被戴綠帽,蔣奇,刺不刺激……唔……」

媽媽紅艷的嘴唇平日裡訴說的滿是對我的關心,此刻卻變成了羞辱自己兒子的話語。

媽媽就這樣在爸爸的墓碑前自慰起來,肉穴里的水越來越多……

「嗯……嗯……啊……」

平時對待員工如女王般的媽媽,對待我和小雪又慈祥端莊的媽媽此刻卻如一個放蕩不堪的妓女一般做著淫亂的自慰。

媽媽邊自慰邊想像起在辦公室的那一幕:

「你叫什麼名字?」

媽媽對這個髒兮兮的黑鬼問道。

媽媽竟然把這個死黑鬼領到了美容院!以媽媽的身份她為什麼要管這個丑鬼!

「烏……烏魯……」

黑鬼從來沒進過這種金碧輝煌的地方,更何況眼前的這位美婦正用一雙塗著淡紅色眼影的嫵媚眼睛看著他,這讓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嫵媚多姿的媽媽此刻沒有半分嫌棄的看著眼前的黑鬼。

「不用緊張,不過你怎麼會說漢語?」

媽媽有些疑惑的問。

「我……我從小就被拋棄在這裡,後來有一個老頭領養了我,他死了以後我就一直在乞討……」

聽著黑鬼的經歷媽媽竟然對這個烏魯感到一絲憐惜。

「真可憐,我這裡正好需要一個清潔工,你可以留下來」。

「真……真的嗎!」

黑鬼有些激動的回道,他流浪了這麼多年都沒碰到過這種好事,在這不但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還有這麼多美女…最重要的是眼前這位身材豐滿的氣質美婦……看到媽媽那性感的肉體烏魯眼裡閃過一絲慾望。

「當然是真的,咯咯咯」。

媽媽看到烏魯激動的樣子和眼裡的慾望竟然張開紅唇嬌笑起來。

「等下,我去給你拿套工作服。」

說罷媽媽就起身去取衣服。

看著媽媽扭動著的巨臀和黑絲美腿,烏魯眼裡滿是淫邪。

「真沒想到我烏魯也有這一天……」

媽媽回來後就看到烏魯坐在地上,疑惑的問:

「烏魯,你怎麼不坐椅子上」。

「我身上……髒……」

「沒事啦,髒了就髒了,到時候你就來收拾不就好了~」

媽媽竟然用這種風騷的語氣和烏魯說話,而且平時那麼愛乾淨的媽媽此刻竟然也不介意烏魯的骯髒讓她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好…好的……我一定會收拾乾淨的!」

咕嘟……

烏魯聽到媽媽風騷無比的語氣和那雙勾人的紅唇不由咽了咽唾沫。

媽的,這騷婊子什麼意思,勾引我嗎,真想直接肏了她。

烏魯心裡惡狠狠的想到。

「好了,把這衣服換了」。

媽媽把一套灰色的工作服遞給了烏魯。

「我在哪換」

烏魯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多餘的房間,疑惑的問道。

「就在這啊~」

媽媽風騷的說道。

聽到這話烏魯身體不由顫了顫,雖說他很好色,但這一輩子都沒碰過女人,突然讓他在女人面前脫光他也拉不下臉。

「怎麼了,還害羞嗎?咯咯咯~」

媽媽看烏魯尷尬的樣子不由再次張開紅唇笑了起來。

媽的,騷婊子,笑什麼笑,總有一天老子要用雞巴把你那張騷嘴給堵上!看你還怎麼笑!

聽到媽媽的笑聲烏魯心裡暗罵道,不過還是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身上乾瘦沒有幾塊肉,黑色的皮膚上滿是蒼老的褶皺,看上去就令人厭惡,但下半身的一根粗壯的雞巴卻因為剛才媽媽的風騷樣子而高高挺立起來,黑色的雞巴25cm左右,上面滿是黑色的青筋,盤根錯雜,烏魯以前手淫的痕跡都留在了上面,精液蹭的到處都是,碩大的龜頭如一個黑色的雞蛋掛在前面,此刻正留著透明的液體,下面一個黑乎乎的陰囊被兩個鴿子蛋一樣大的睪丸和不知道存了多少的精液壓的墜著,整體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氣味。這根雞巴跟烏魯的身體形成了巨大的差異,乾枯瘦弱的軀體卻挺著這麼一根雞巴。

媽媽看著眼前這根巨物也不由得呆住了,雖然她以前也經歷過許多雞巴了,但沒有能比得上這根的,上面的那些青筋和乾涸的精液讓她有些迷醉,熏人的氣味卻讓媽媽眼神漸漸迷離起來,下身微微濕潤,臉也紅潤起來。

好想舔一舔……

媽媽心裡邪惡的想到。

不過烏魯沒注意到媽媽的異樣,就這麼挺著雞巴穿好了工作服。

媽媽聽到我和小雪來了以後對烏魯說道:

「你先在這裡等著吧」。

說罷紅著臉走了出去。

「操!這騷婊子怎麼臉紅成這樣,不會看到老子雞巴發情了吧?嘿嘿嘿」

想到這烏魯淫邪的笑了起來。

不過被烏魯猜對了,媽媽的確對他的雞巴發情了,甚至想給他口。

在爸爸墓碑前媽媽想著烏魯樣式威猛的雞巴再次發起了情:

「嗯……嗯……蔣奇……我找到了一個比你大十倍的雞巴……唔……連你那幫朋友都沒他大……噢……好舒服~可能我這輩子都會被他的雞巴征服,你高興嗎?啊……我會讓天成和小雪也臣服於這個黑鬼的巨大肉棒的……嗯……嗯啊!啊!!」

想像著我們一家都對著烏魯的黑色雞巴臣服的畫面媽媽再也忍受不了這種背德的刺激感,嫵媚的眼睛此刻微微上翻,潔白的牙齒狠狠咬著紅艷的嘴唇,臉上滿是淫慾,玉手瘋狂揉搓著深紅色的淫穴,高潮的潮噴將淫水噴在爸爸的墓碑上面,爸爸的照片更是直接被媽媽的淫水打的濕淋淋的,連帶著我和小雪買的東西也被媽媽留下來的陰精淋濕。

「嗯……呼……」

媽媽坐在地上享受了一會潮噴後的餘韻後站起了身,把紅色的旗袍拽了下來,擋住了此刻微微發紅的肉穴。重新整理了一下頭髮和儀容,媽媽又恢復了往常女王的氣質,看著這樣的媽媽讓人根本無法和剛才那發情的雌獸聯想到一起……

媽媽看著爸爸被淫水打濕的墓碑和照片滿意的笑了笑,轉身離開。

爸爸墓碑周圍的草坪似乎因為媽媽的淫水變得愈發翠綠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