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馬公主 (四)

簡體

蕾絲小情侶來幫韓小賊助威了XD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 《都市偷香賊》、《女神代行者》正於阿米巴星球銷售中,看得開心合口味,有興趣打賞鼓勵作者的前往購買即可。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 (十五) book18.org

用嘴唇夾住,輕輕的吸,抿緊,向內吮,跟著,對方也用上了類似的動作,這邊的舌尖就被帶過去,到另一側的口腔中,被吸,被吮,被一下一下的嘬。 曾錦荷平常的愛好就是寫寫畫畫。她一向認為,自己的描述能力挺強的。 可她這會兒竟然怎麼也無法形容,單純的嘴唇相貼過渡到舌頭打架,帶來的巨大感官變化。 book18.org

她只能想到一個形容詞。 book18.org

熱。 book18.org

好熱。 book18.org

明明收拾的時候她就脫了外套,穿得很薄,可身上還是著火了一樣的熱,熱得只想在楊楠出了汗後清清涼涼的身上亂蹭。 book18.org

呃……身上? book18.org

曾錦荷一個激靈,清醒了幾分。 book18.org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被吻得昏頭昏腦,雙手就跟長了另一個腦子似的,不知不覺,把楊楠的短袖衫和運動背心都往上拉扯卷到了腋下,自己的上衣也皺巴巴露出了肚臍,她們上身的部分肌膚,已經赤條條貼在了一起。 book18.org

會不會顯得……太好色了啊? book18.org

她一下慌了神,想給楊楠往下拉回去,可手摸在那沾染點汗潮氣的嬌嫩後背上,不自覺就轉成了貪婪的愛撫。 book18.org

不行,好脹,好熱,好想要……更多…… book18.org

曾錦荷更加投入地和楊楠彼此吸吮,從被壓在床上之後就不安分的嬌小身體更加激烈地扭動。 book18.org

她想讓自己的上衣也卷上去,卷到露出她不是很大的胸部。 book18.org

故意蹭,外加手悄悄幫忙,很快,這個願望就實現了。 book18.org

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失望。 book18.org

曾錦荷忘了,她穿得是很普通的背後搭扣胸罩,不是楊楠那件運動款小背心。她還扣的是最緊那一格,不解開,很難硬掀上去。 book18.org

而這會兒兩人疊在小小的單人下鋪,吻得如痴如醉,她沒辦法反手去解,手也不捨得插到正貼得沒多少縫隙的身體之間。 book18.org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book18.org

摩擦的嘴唇和糾纏的舌頭像是個巨大的泵,把洪水般的渴望擠入她小小的身體。她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灌滿熱水的球,就算有個地方在偷偷摸摸往外滲,可還是及不上鼓脹起來的速度,鼻孔飛快地出氣,發出令她更加臉紅心跳的嬌喘聲。 book18.org

難道,只是偷偷咽幾口楊楠的唾沫,就能撐成這樣嗎? book18.org

不行,嗚……好想叫…… book18.org

就在曾錦荷連小小的乳房都覺得像是被塞了東西一樣憋得難受時,楊楠忽然停下了動作。 book18.org

她一隻腳踩著床邊的地,一條腿充滿占有欲地橫在身下少女的胯部,仍趴在曾錦荷的身上,僅把頭稍微偏開,帶著同樣嬌媚的急喘聲,埋首於頸窩,反手把自己的上衣拽了下來,重新蓋住了腰。 book18.org

「姐,我吸疼你舌頭了嗎?」曾錦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心頭茫然,還空空落落的,渾身燥熱,不知所措。 book18.org

「我哪有那麼嬌氣……」楊楠笑了兩聲。 book18.org

「那怎麼……忽然停了?」曾錦荷小手攥住她的衣擺,擰緊拽了兩下,「姐,我好喜歡你這樣親我。」 book18.org

「我也喜歡。」楊楠的口氣聽起來仿佛在掙扎著什麼,「我恨不得把你從頭到腳親個遍……就是太早了,你還啥都不懂呢,我不能這麼拐帶無知小女孩兒。」 book18.org

「討厭,我都大學生了,誰是無知小女孩兒啊。」曾錦荷心裡有些慌,趕忙故作嗔怪地拍了她一下,「我要是不復讀,就比你小一屆。」 book18.org

「但你之前都沒談過戀愛啊,我都好幾次了。」楊楠輕輕親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後用舌尖一下一下掃著她圓潤的肩頭。 book18.org

剛才親熱的時候亂蹭,領口早就歪到一邊,曾錦荷想露的胸部沒露出來,這會兒瘦削的香肩倒是落到了戀人的唇畔。 book18.org

但不管哪裡被親,被摸,她都舒服,酥酥的,痒痒的,熱熱的,麻麻的。 「所以,才需要你教我呀……」她壓下快要按不住的羞恥心,小聲說,「比如,剛才這樣親完之後,該……幹什麼了……」 book18.org

「該脫衣服。」楊楠似乎有點忍不住了,把她的領口往下拽的更低,柔軟的嘴唇幾乎包裹住她的肩頭,含著舔。 book18.org

「姐,那、那是不是……咱們……該先去洗澡啊?我想……乾乾淨淨地……給你……」曾錦荷忽然想起來,這一天又是坐火車又是收拾的,秋老虎還發著威,熱烘烘一身汗。 book18.org

她才不要跟心上人徹底赤裸相見的第一次,留下一個汗腥氣鑽鼻子的印象。 楊楠呻吟了一聲,忽然拿開上面那條腿,放下去半跪半蹲,抬起了壓著她的胸口,把粘在額頭和臉頰的髮絲往後扒拉幾下,忽然顯得很不自信似的,說:「小荷,你……真想好,願意跟我……做那事兒了嗎?」 book18.org

曾錦荷坐起來,看出她好像有心事,拉著她站起,抱住她的腰,把自己的下巴擱在她柔軟的胸部,昂起頭,和她對視,「我沒想過。」 book18.org

「啊?」楊楠有點傻眼。 book18.org

曾錦荷很認真地說:「姐,從你當小班的時候我就喜歡你,還……做和你一起的夢,我覺得,你就像我夢裡的人一樣。我現在算是跟自己的夢中情人談戀愛,我為什麼還要去考慮『想沒想好』這樣奇怪的問題呀。就像親……接吻一樣,這種事,就是該和戀人一起做的吧?」 book18.org

楊楠咬住下唇,猶豫了一下,蹲低身子,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仰起臉,說:「我知道你可能不愛聽,但我還是得……說一個我前女友的事情。」 「我沒有不愛聽。」曾錦荷彎腰親了她的額頭一下,這種隨時可以做最親昵動作的美好滋味讓她止不住唇邊的笑,整個人都暈淘淘的,「我認識你那麼晚,我巴不得你什麼過去的事情都告訴我,好讓我……了解最完整最完整的你。」 「我不說名字了,只說事兒。背後說人,怪不好的。」楊楠回親了她一下,口氣聽起來很隨意。 book18.org

但曾錦荷很認真地和她對視著聽,所有的慾望和渴盼,都暫且壓下,裝在了漲鼓鼓的心房裡。 book18.org

「她跟我戀愛的時候,說自己對男生沒興趣,不是雙。我倆談得最熱乎的時候,也是早早就……上了床。我那時候也沒什麼經驗嘛,她也是,我們倆就一起摸索。有一天,她忽然說,想讓我……把事情做到底。」 book18.org

曾錦荷沒聽懂,但她沒問,她相信楊楠會解釋的。 book18.org

「小荷,女的和女的親熱,其實……不需要做損傷處女膜的事兒。她還是處女,她說……想讓我給她破了。那次,我用了兩根手指,弄得見了紅。她那會兒還挺高興,說這才算是把自己給我了。」 book18.org

「後來……也就不到一年吧,有個男的追她,又高又帥,她不知怎麼就動心了,認識到自己其實是個雙。就跟我分手了。他倆談了大概不到三個月的時候,她帶那男的來找我過一次,一起吃的飯。就是讓我做個證明,她的處女膜是我用手弄破的,她真沒跟別的男人上過床。」 book18.org

楊楠嘆了口氣,和曾錦荷擁抱在一起,腦袋擱在她的肩膀上,小聲說:「我不想你把什麼都給我,該留著的,我都給你留著。萬一……」 book18.org

曾錦荷打斷了她,「姐,是我說錯話了。我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什麼都不懂,需要你教,你教我,我會自己去想,那對不對,好不好。我是想和你繼續……繼續……那個……親熱下去。我想和你一起開心。至於你擔心的事……以後再說吧。好嗎?」 book18.org

時間可以證明,她不是被熱戀期的激情沖昏頭腦的女生。 book18.org

現在,她只想學會,怎麼和楊楠一起享受,戀人之間最甜蜜的親昵。 楊楠不是定力很好的類型。 book18.org

她看著明顯已經情動的曾錦荷,輕輕點了點頭,跟著,轉身過去給宿舍的門頂上了插銷。 book18.org

曾錦荷愣了一下,「姐,不用先洗澡嗎?」 book18.org

楊楠扶著門把手,搖了搖頭。 book18.org

然後,她過來抱住曾錦荷,壓著她一起,再次倒在了狹窄的床上。 book18.org

「過後洗吧,我也忍不住了。」 book18.org

她說著,抬起上身,套頭脫掉了上衣和運動背心。 book18.org

宿舍的日光燈被上鋪的邊緣切割出一條筆直的斜線,落在楊楠的肩頭,穿過她凹陷的乳溝,把那兩團美好的隆起,分成一明一暗。 book18.org

但不管哪一邊,那已經翹挺立起的乳頭,都紅得那麼嬌艷。 book18.org

曾錦荷扶著床,蜷縮小腹,湊了過去,抬眼望著楊楠鼓勵的神情,張開口,輕柔地含住了一顆。 book18.org

像是剛才痴纏濕吻的時候一樣,她把楊楠的乳頭當作舌尖,輕輕地夾,輕輕地吸,輕輕地舔,輕輕地嗦。 book18.org

很快,她就聽到了楊楠甜美的呻吟。 book18.org

這時,楊楠的手鑽進了她的領口,順著胸罩狹窄的縫隙擠進去,溫柔地握住了她。 book18.org

她叼著乳頭,也發出了嬌媚的哼聲。 book18.org

快樂的電流在渾身上下遊走。 book18.org

曾錦荷忍不住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腰。 book18.org

太好了,不是春夢…… book18.org

(十六) book18.org

如果以後來兩人嘗試過的各種玩法作為對比,在宿舍忽然發生的這次激情接觸,都不像是一場完整的性愛。 book18.org

但曾錦荷堅定地認為,這就是她的第一次,她的初夜。 book18.org

她和楊楠都是女生,不需要誰來進入誰昭示占有,也不必把體液留在對方體內傳宗接代。她不知道其他這種情況的女孩子如何界定一場性愛,反正按她的想法,只要在親密行為中讓彼此感受到了愉悅,就應該算。 book18.org

最重要的是,她覺得自己在那天完成了蛻變。 book18.org

從她用唇舌摩擦著楊楠的乳頭,感受著自己同樣的部位在戀人指縫中膨脹、顫抖,聽到對方用嬌媚的語調呻吟出聲的那一刻,在漫長的苦悶中被埋藏已久的慾望,猶如不會幹涸的泉眼,汩汩冒出,再也束縛不住。 book18.org

她等不及楊楠教她該怎麼做,就急切地解開了楊楠短褲的扣子。 book18.org

楊楠雖然在上面,但被漫長的深吻麻痹了羞恥心的曾錦荷,成了更主動的那個。 book18.org

這也是楊楠的需求。 book18.org

畢竟,明面上她是更好色的那個。她因運動而充滿彈性的緊實肉體,也確實有著蓬勃旺盛的慾望。 book18.org

在曾錦荷家裡那些隔靴搔癢的親熱,並不能讓她得到生理上的滿足,更多是在享受有了一個可愛戀人的精神愉悅。 book18.org

所以,感受到曾錦荷那稍嫌莽撞的大膽,楊楠的選擇,是讓出主導權,壓在她身上,期待著得到更多意料之外的快樂。 book18.org

曾錦荷沒有讓她失望。 book18.org

的確,這個才第一次談戀愛的小姑娘完全不懂拉拉之間應該如何親熱。 但,在漫長且難熬的高四生涯中,曾錦荷也悄悄用手滿足過自己。 book18.org

雖說次數不多,遠不如她在床上輾轉反側最後只能夾住捲起的被子咬唇摩擦那麼經驗豐富,可是,會就是會。 book18.org

她那一刻無比感激自己喜歡的是女生這個事實。 book18.org

因為,她會摸自己,就能輕而易舉地懂得該怎麼摸楊楠。 book18.org

「嗯嗯……嗯!」 book18.org

曾錦荷聽著楊楠越來越嬌媚的呻吟,心中的滿足膨脹到快要爆炸。 book18.org

她緊張到不敢中斷動作,不敢去脫掉那已經解開前扣的短褲,就只是把纖細的手腕鑽入到楊楠的內褲里,靈巧而修長的手指,比平時畫漫畫還要專注地重複著刺激的動作,不小心摸過頭,滑過凸起的肉豆,碰觸到更加柔軟還油滑濕潤的花芯時,她就像摸到了自己的入口一樣,雙腿之間情不自禁就是一陣酸麻的收縮。 book18.org

「唔唔……唔嗯!」楊楠猛地抖了一下,跟著抱緊曾錦荷,吻住了她的嘴,吸吮著她立刻吐出來的舌頭,發出了悠長的,充滿解放感的嬌哼。 book18.org

曾錦荷的頭腦也跟著變成了一片空白。 book18.org

貧瘠的經驗告訴她,楊楠大概是高潮了。 book18.org

但她就像忘記了還有剎車的新手司機,只記得把腳下的東西死死踩住,狂飆猛衝。 book18.org

她的手指繼續飛快地挑撥,在內褲里狹小的空間中反覆屈伸,想讓那敏感的蓓蕾綻放出更強烈的愉悅。 book18.org

能讓楊楠舒服,她就滿心愉快。 book18.org

楊楠呻吟著側躺過去,忽然夾住了曾錦荷的腿。 book18.org

她夾得很用力,貼得很近,胯下把曾錦荷的手背壓緊在大腿上,配合著手指撥弄揉搓的動作,一下一下拱著腰。 book18.org

這也是曾錦荷熟悉的動作,如果此刻的楊楠是滿心煩躁無處宣洩的高中那個她,那她就是那團柔軟的被子——被夾住,默默撫慰了少女苦悶慾望的道具。 被子不會動,但曾錦荷會。 book18.org

她稍微屈膝,頂入楊楠的股間,一邊吸吮吞咽著楊楠的唾液,一邊加快指肚摩擦的速度。 book18.org

這時,楊楠挪了一下位置,嬌喘吁吁地盯著她,「小荷,你……還挺有天分的……」 book18.org

「嗯?」曾錦荷迷濛地望著她,沒好意思說,自己其實已經進入到全憑本能操作的狀態。 book18.org

她發現,比起摸自己,她更愛摸楊楠。 book18.org

「嗯嗯……嗯嗯嗯……哼嗯嗯——!」 book18.org

楊楠緊緊夾住曾錦荷的腿,在顫抖中繃緊身體,濕潤柔軟的下體壓著她的指頭動了兩下,停住,像拉開的弓,維持幾秒,陡然變得徹底鬆弛。 book18.org

她眯著眼,對曾錦荷微微搖了搖頭,「停,好了,我可以了。」 book18.org

曾錦荷依依不捨地縮回手,下意識湊到鼻子前,想聞聞楊楠的味道。 楊楠一把把她胳膊拽了下去,紅著臉說:「喂,沒洗澡呢。」 book18.org

「是你說之後再去洗的……」有了剛才的親昵,關係好像一下子就有了質的飛躍,曾錦荷很自然地撒了個嬌,臉上的笑容,仿佛能把下鋪里側的陰暗全都照亮。 book18.org

楊楠舔了舔唇瓣,「那我可要脫了你的褲子,親你另一張嘴巴了喲。咱倆誰也別嫌髒。」 book18.org

「別,別別。」光聽她說,被威脅的那地方就是一縮,曾錦荷趕忙搖頭,「得洗澡,得洗澡。姐,我不聞了。」 book18.org

「那也該換我了。」楊楠再次爬上來,解開她的紐扣,跟著想到了什麼,小心翼翼地說,「小荷,這種體驗……你還是第一次,要是到哪個程度你覺得不好,不想,不合適,一定要說出來告訴我。」 book18.org

曾錦荷光是胸部赤裸在她眼前都覺得渾身酥軟,隨便應了一聲,但壓根沒打算開口。 book18.org

她覺得,楊楠對她做什麼,她都沒意見。 book18.org

她剛才那麼莽撞,親了幾下乳頭就把手鑽到楊楠褲襠里去亂摸,楊楠不也什麼都沒說。 book18.org

情侶親熱,就算萬一有那麼點小小的不舒服,只要楊楠喜歡,那就完全值得忍耐。 book18.org

更何況,曾錦荷非常舒服。 book18.org

楊楠親她的嘴她舒服,摸她的胸她舒服,就連夾著她的腿來回動,她都感同身受一樣一起舒服。 book18.org

她才不信楊楠捨得做什麼真不合適的事兒。 book18.org

也許是前女友們留下的陰影,也許是曾經和同寢女生鬧出的不愉快,曾錦荷發現,楊楠到了愛愛的時候,顯得膽小而謹慎,還總是在擔心。 book18.org

兩人的風格,在正式親密接觸後,好像在某些領域顛倒了過來。 book18.org

很快,曾錦荷的雜念就被酸癢的愉悅驅逐。 book18.org

濕熱的口腔,擺脫了衣物的阻隔,溫柔地憐愛著她小小的乳房。 book18.org

心尖兒好似湧出了一股蜜,細細的,絲線一樣,連到乳頭,隨著楊楠舌尖的撥弄,從發硬充血的頂端溢出。 book18.org

當楊楠隔著內褲用上手指的時候,曾錦荷挪動嬌軀,股間夾住了楊楠的大腿。 以和心上人類似的姿勢,曾錦荷迅速而強烈地進入了狀態。 book18.org

此前的憋脹和燥熱,隨著她甜美的呻吟,愉悅的扭動,和最後絕頂的緊繃,徹底消失,消失得乾乾淨淨。 book18.org

擠在狹小的下鋪閒聊著回味餘韻,楊楠摸過枕頭邊的手機瞄了一眼,輕輕嘆了口氣,「不行了,再這麼窩著不起來,食堂要關了,咱們吃完還要去洗澡呢,起吧。」 book18.org

曾錦荷非常不想打破當前的狀態。 book18.org

幻夢般美好的情景,她恨不得永遠持續下去,或者定格在此刻。 book18.org

「姐,再躺會兒吧,我不餓呢。」 book18.org

她壯著膽子,臉皮發燙,撒了個謊。 book18.org

兩秒後,被腹語拆穿。 book18.org

咕嚕嚕…… book18.org

(十七) book18.org

有了正式親熱的經歷,曾錦荷再想到和楊楠一起洗澡的場景,緊張感減少了得有一大半,但相對的,興奮勁兒少說翻了好幾番。 book18.org

她忍不住有些高興地偷偷想,原來我也挺好色的……和姐真是般配。 可等到吃飽喝足一起穿著拖鞋端著盆晃蕩到澡堂那邊,才走進門,曾錦荷心裡消失了的緊張,就瞬間回到了原本的住處,還呼朋喚友叫來了一大堆親戚,吵吵嚷嚷在她腦子裡開派對。 book18.org

她連端著盆的手,都不知不覺攥緊了邊兒,把那廉價的塑料,捏出了咯嘣一聲。 book18.org

「誒,怎麼不走了?」楊楠在通道口回過頭,不解地看著她,「哪兒不舒服?」 book18.org

新生的緊張,和之前的略有不同。 book18.org

之前的緊張是對未知的忐忑,而現在,曾錦荷是在擔心,「完全被知道」的結果。 book18.org

她知道自己算是打扮一下比較可愛的那種女生。 book18.org

但她的自信,主要集中在臉上。 book18.org

即使大半年下來養成的晨跑習慣讓她的體型比從前好看了不少,但那只能讓不該多的東西變少,卻不能讓想變多的東西憑空出現。 book18.org

不久前激情燃燒在床上摟成一團的時候,腦子裡全是各種色色的念頭顧不上考慮那麼多,下鋪也比較暗,心理上感覺有所遮掩。 book18.org

可到了澡堂,還要彼此擦洗身體,不管怎麼說,也要被看得清清楚楚徹徹底底了吧? book18.org

會不會,就覺得……沒有穿這衣服的時候……那麼好看了呢?曾錦荷用手捂住肚子,她這兩天算日子快來事兒了,要是這會兒來,她就可以找這個藉口不洗澡了。 book18.org

「肚子疼?剛才飯堂的東西不新鮮嗎?」楊楠緊張兮兮折回來,很擔心地看著她。 book18.org

曾錦荷本來想點頭的。 book18.org

她腸胃本來就偏弱,晨跑後才稍微好轉。 book18.org

但是,一想到楊楠談起被前女友們欺騙時難過又沮喪的眼神,曾錦荷猶豫了一下,小聲說:「不是,我……緊張。」 book18.org

「呼……嚇死我了。」楊楠拍拍胸口,跟著單手端盆攬住她的腰,笑眯眯地說,「緊張啥啊,就是洗個澡,你平常不來洗的啊?那麼多光溜溜的女生和你一起洗你不緊張,跟我一起就緊張?」 book18.org

「對啊。你和她們又不一樣。」 book18.org

「哪兒不一樣?我又沒多長個啥。」她故意追問,摟著曾錦荷先不著痕跡往更衣室那邊蹭。 book18.org

「姐,我……可瘦了。」曾錦荷想來想去,這事兒似乎早晚都躲不過,難道倆女生都談著戀愛又親又摸睡一個被窩了,洗澡都不說給擦個背嗎,只好乾脆先作鋪墊,「乾巴巴的,我媽就老念叨我不長肉。」 book18.org

「啊,知道。咱一塊吃飯,我不也老勸你多吃點麼。別聽那些豆芽菜的,整天好女不過百好女不過百,我都快一百一了,誰敢說我不好看?」 book18.org

曾錦荷踮了一下腳,無奈地說:「姐,你個兒高。而且老鍛鍊,肉瓷實。不對不對……我不是想跟你說這個呢。」 book18.org

她趕緊拉回思路,省得腦子裡這就開始幻想楊楠在澡堂里赤條條被水汽包圍的美景,「我是說,我……我……洗澡的時候,可能沒平時……好看。」 楊楠明顯憋了一下笑,跟著一本正經故意裝沒聽懂,說:「本來洗澡就不可能跟平時一樣好看啊。不然大家買衣服買化妝品幹嘛。咱還能都跟電影里的女明星一樣,畫著防水妝就露個臉在那兒嘩啦嘩啦光沖水不搓泥兒啊?我還要洗屁股呢,也不好看。到時候轉過去,不許看哈。」 book18.org

「我不是說的那個。討厭……」曾錦荷那股忐忑勁兒跟著笑泄了個大半,「我是說我瘦,身材不好,身上……還有汗毛。」 book18.org

「汗毛誰還能沒有啊。」楊楠抬起腿,扶著牆就是一個金雞獨立,「吶,我小腿上這些,湊近了看,是不是也有?我們宿舍有人用那個脫毛的什麼什麼膏,我試了一回,起了一層小紅疙瘩,再不敢用了。」 book18.org

她放下盆,打開兩個相鄰的更衣櫃,「小荷,我整天對著鏡子看我自己這樣的,看久了,都審美疲勞了,我就喜歡看你這樣白白的瘦瘦的小小的,可愛又讓人想保護的樣子。」 book18.org

看曾錦荷紅著臉放下盆,不說話,楊楠左右一打量,見沒別人在,笑著湊過去,忽然拉住褲腰就給她把下面連著內褲一起扒了下去,「來,我伺候你更衣。」 book18.org

「別!」曾錦荷趕緊躲,倆人在換衣服的長凳子邊嘻嘻哈哈鬧成一團。 不過這畢竟是公共場合,楊楠心裡有數,曾錦荷也不敢讓肚子裡那個色色的自己冒頭,互相咯吱一會兒笑了出了汗,心情放鬆不少,正好裡面也有人出來洗好了換衣服,她倆就迅速脫到只剩內褲,帶著盆里塑料袋裝的換洗內衣,肩並肩走了進去。 book18.org

脫的時候,曾錦荷一直忍不住偷偷打量旁邊。 book18.org

而楊楠也一直光明正大打量她。 book18.org

脫個衣服的時間,倆人的視線就能撞上七、八次。讓她們進沖澡間的時候一邊走一邊笑,像一對兒快樂的小傻子。 book18.org

不過有什麼關係呢,戀愛,本來就是甜蜜而快樂的。 book18.org

(十八) book18.org

等真光溜溜到一起洗上澡,曾錦荷才發現,之前那些五花八門的幻想,就沒有一個合適的。 book18.org

學校的澡堂就是一排排的牆,牆上一列刷卡出熱水的花灑,下面是地漏,中間安裝著擺放東西的小置物架。 book18.org

雖說她早就知道這澡堂沒有隔斷,可心想提前返校的人不多,還是抱了一點點能得到私密空間的心思。 book18.org

結果讓她很失望,每一行都至少有一個人在洗。 book18.org

她都不敢跟楊楠共用一個花灑,只能互相搓搓背。 book18.org

楊楠嘴上占便宜的厲害,叫曾錦荷覺得,等給她搓背的時候,楊楠興許會趁機做點什麼,扶著牆的雙手特地擺開了一點,好讓胸前坦坦蕩蕩。 book18.org

然而,小小的乳房隨著搓背的動作微微搖晃了全程,也沒有哪只好色的手過來偷偷撈一把。 book18.org

不過楊楠還是讓她很開心,因為,誇了她。 book18.org

「你皮膚多好啊,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曬不黑那種好皮兒。」 book18.org

「哪有,姐你這皮膚才叫白,都透亮呢。老在外面運動也不黑。」 book18.org

「啊,我這個說是祖上血統的事兒,天生白,要想黑得可勁兒曬。你喜歡黑點兒的還是白點兒的啊?」 book18.org

曾錦荷看了看另一頭那個默默在盆里洗內褲的女生,小聲說:「我喜歡你。白的黑的都喜歡。」 book18.org

楊楠撲哧笑了,刷卡放水,給她沖背,在她耳邊小聲說:「沒談戀愛都不知道,你小嘴兒原來這麼甜。這麼能說啊?」 book18.org

曾錦荷心裡一個激靈,趕忙問:「你……不喜歡嗎?」 book18.org

她實在是戀愛之後克制不住,自己也感覺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book18.org

萬一楊楠喜歡的是原來的她,這豈不是弄巧成拙? book18.org

「喜歡,喜歡得不得了,更喜歡了。跟撿了寶一樣,美得我頭暈……」楊楠一連串花樣誇獎,說得曾錦荷越發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是熱水還是羞得,白白嫩嫩的身子,都透出了迷人的紅暈。 book18.org

「光誇你顯得我沒誠意,洗完出去,我請你吃雪糕。」 book18.org

曾錦荷點點頭,跟著想起來不對,趕緊說:「還是別了。」 book18.org

「怎麼啦,一起吃個雪糕頂多一兩塊錢,你還要跟我AA啊?小荷,我的生活費多,你的生活費少,咱倆沒必要分那麼清楚嘛。」 book18.org

「不是,我算日子快該來事兒了。不太敢吃……」 book18.org

「哦,那……我買一根,咱倆一起吃,你少吃點,我多吃點,怎麼樣?」 雖說是已經交換過唾液的關係,一想到一起舔一根雪糕的畫面,曾錦荷還是會臉紅紅的,燙燙的,心跳加速,「嗯,好吧。我要吃小布丁。」 book18.org

「那個不夠咱倆吃呀。來個巧樂滋?」 book18.org

「小神童吧,我自己吃不完,正好咱們一起。」 book18.org

「你凈選便宜的……行,行行行,我不說了,就這麼定了。一起吃,小神童。」 book18.org

快快樂樂吃吃喝喝,一人端著一個盆,一人頂一頭濕漉漉的發,暖洋洋的晚上,清涼涼的風。 book18.org

曾錦荷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喜歡學校。 book18.org

從來沒有覺得,這世界還可以這麼美好。 book18.org

一替一口吃掉了那個不算太大的巧克力蛋筒,楊楠興致勃勃地說:「你寢室的學妹不會還有誰提前回來吧?」 book18.org

曾錦荷滿嘴還殘留著甜香,心裡也像是有化了的雪糕在流淌,微笑著回答:「今晚不會,明天可能有人回來。但……她們攛掇我來著,應該不會有意見吧?我又不要你睡她們的鋪位。」 book18.org

「那也不好,畢竟多了一個人,還是鐵拉拉。走,咱們去門口買點水果,禮多人不怪。」 book18.org

返校之前就說好了要一起擠那個小小的下鋪,只不過那會兒曾錦荷還沒想到她倆的進展能隨著初次深吻而有這麼大的飛躍,一邊走,本來就紅撲撲的小臉一邊變得發燙,小聲說:「姐,那……宿舍只有咱倆的日子,可能就只有今晚了。」 book18.org

「對啊。」楊楠賊兮兮地笑著,趁這會兒走在小花園裡周圍沒人,飛快湊過來親了她一口,「你看這次咱洗白白洗香香了,晚上熄燈前,咱們鎖好門,你可得讓我好好看一看,親一親了吧?」 book18.org

曾錦荷邁著小碎步,揮手幫楊楠趕跑一個不識趣的蚊子,說話的嗓門,比那飛舞的聲音也不大多少,「那,我也要。」 book18.org

「行,到時候咱放下蚊帳,在裡面好好開心個夠……」 book18.org

「姐,熄燈後宿管有時候會上來轉悠的。」 book18.org

楊楠嘿嘿笑著撓了撓她的手心,「我反正忍得住不出聲,看你咯。」 「我也忍得住。」 book18.org

「是嗎?要不晚上咱倆挑戰一下……」 book18.org

「呀!」眼見話題就要進入超少兒不宜的領域,曾錦荷忽然發出了短促的一聲驚叫,跟著捂住了肚子。 book18.org

「怎麼了怎麼了,剛才吃冰的涼著了?」楊楠趕忙放下盆,很緊張地問。 曾錦荷很失望地垮下雙肩,小聲說:「姐,剛才肚子裡呼哧一下,我……好像來事兒了。我不去買水果了,我先回宿舍……衛生巾還在包里呢。」 「哎呀,我以為什麼事兒呢,我過幾天也該來了。正好,走,門口轉轉,我買點新衛生巾。」 book18.org

「我柜子里還放著以前用剩下的呢。」 book18.org

「那種扔了。」楊楠重新抄起盆,拉住她,不容置疑,「我上學期就看你用的衛生巾不爽了,那啥破牌子啊,你是不是在校內超市角落那個架子那兒買的?」 book18.org

曾錦荷點點頭,「嗯。」 book18.org

「這種私處用的地方不能將就省錢。我以前有個學妹……啊,比你大一級,是你學姐。她就用那種,吸收性可差了,上節課就黏乎乎的,還不透氣,到時候起小紅疙瘩,多難受啊。你用我那種試試。」 book18.org

「勤換沒事兒的。」她走出幾步,還是有點不捨得。 book18.org

每月的生活費就那麼多,這兒的開銷大一點,別處的開銷就要小一點。她聽舍友的建議,買了一些打理自己的東西,這個學期開始又要跟楊楠約會,談戀愛她可不想總讓一方花錢。 book18.org

那麼,做好規劃就是很必要的,每個月就這幾天用的東西,能省則省吧。 「有事兒。」楊楠不聽她的,「小荷,咱倆以後要做各種各樣親密的事情,對吧?」 book18.org

「嗯。」一想起這個,曾錦荷就開心,心花怒放那種。 book18.org

「那,我身上哪兒都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你摸起來啊,看起來啊,是不是都挺開心?」 book18.org

曾錦荷想像了一下,點點頭。 book18.org

「這就對咯,我也是啊。跟洗澡時候我說要給你換的護髮素一樣,你是我女朋友哎,我當然更願意你用好東西,變得更可愛呀。」 book18.org

「呃……」 book18.org

「曾錦荷,咱倆都這關係了,你就非要這麼見外啊?」楊楠一瞪眼,裝了個毫無威懾力的生氣模樣,「我又沒說要包養你,咱倆吃飯都是各點各的一起吃,這點小東西一起用能怎麼著呀?」 book18.org

「沒有沒有,我就是怕突然換不習慣。」曾錦荷立刻妥協,挽住她一起往前走,「我們老大以前用的是棉面兒,朋友推薦她試試網面,她就不習慣,夜談會時候抱怨了好半天呢。」 book18.org

「你那個衛生巾是啥面兒的?」 book18.org

「棉的。」 book18.org

「OK,走。」 book18.org

曾錦荷跟著她邁開步子,小聲說:「姐,我記得你用的是七X空間吧?那個我舍友用過,說不怎麼吸,總是濕漉漉的。」 book18.org

楊楠呵呵一笑,「我早換X菲了。正好,我也該補了,咱倆買那種組合的,一人一包。」 book18.org

又走出幾步,她側過頭,這次,是真有點不高興,「小荷,我就給你買點這個,你需要這麼不開心嗎?」 book18.org

曾錦荷趕忙搖頭,紅著臉說:「不是不是,不是因為這個。我……是覺得好可惜。」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明天我可能就有舍友要回來了。只有今晚……是咱倆單獨相處。」她靠在楊楠的胳膊上,小臉寫滿了失落,「我一般都是錯後不提前的,哪知道關鍵時刻掉鏈子,這就來了。」 book18.org

楊楠呵呵一笑,一本正經地說:「那怪我。」 book18.org

「怪你?」 book18.org

「嗯。我摸你的時候摸得太開心,不知道見好就收,結果……把你給摸漏啦。」 book18.org

曾錦荷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知識,一臉茫然,「真的還會這樣嗎?」 book18.org

「假的。我逗你呢。你摸我摸得那麼好,我也沒見漏啊。月經這個,早兩天晚兩天都正常著呢。」楊楠趕在還沒進小超市之前,笑著說,「而且,咱倆都是女生,女生和女生親熱,起碼……不妨礙你對我動手動腳吧?我瞧你弄我的時候,可開心著吶。一點都不像平常溫溫柔柔的小可愛。」 book18.org

曾錦荷眨巴兩下眼睛,小聲說:「我……就是一激動起來,沒忍住。那樣不好的話,我以後改。」 book18.org

「那可不行。」楊楠停住步子,趕緊正色闡明態度,「我就喜歡你這樣,巴不得你啊……更厲害點兒呢。」 book18.org

跟著,她湊近一點,往曾錦荷發紅的耳朵上輕輕吹了口氣,「你來事兒了,我又沒來,今天晚上,我讓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不會的,我還可以教你,好不好?」 book18.org

曾錦荷咬了一下嘴唇,小肚子裡一陣發緊。 book18.org

「姐,你再逗我,我感覺要漏得更多了……」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公主我的老婆是公主白馬非馬我的青梅竹馬白馬我的冷豔公主我的美母白白馬博物館我和公主和我的白絲我的三妻四妾被告白的我公用的公主我的肉便器四我的冷艷公主我的種馬公主的我和公主我的白富美我的媽媽白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