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馬公主 (二)

簡體

壓榨了一下時間,姑且趕上了這個關鍵時間點的更新。 祝大家新年快樂~ book18.org

過年事忙,上的少,回復不及時還請見諒。 book18.org

順便也算是給韓小賊的衝刺捧了個場吧XD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 book18.org

《都市偷香賊》、《女神代行者》正於阿米巴星球銷售中,看得開心合口味,有興趣打賞鼓勵作者的前往購買即可。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 book18.org

(六) book18.org

曾錦荷上大學的那個時代,同性戀被剔除出精神病名單雖說過去了好幾年,但依舊是一般人心目中談之色變的事情。 book18.org

不要說師長,就是在大部分口頭開放內心保守的年輕人心中,也如同洪水猛獸。 book18.org

儘管性少數群體中的男性承擔了明面上的絕大多數炮火,可女性在社會環境下本身就承擔著遠不止性取向這麼簡單的壓力。性別生理結構和父系文明傳統決定了大部分女性的婚姻職能,封閉的信息渠道下,許多女同性戀一生也不曾有機會認清自己的取向。 book18.org

她們同其他女性一樣結婚,一樣生兒育女,在並無激情的兩性生活中平靜地走完整段人生,一如祖祖輩輩中的大多數。 book18.org

所以曾錦荷在哀傷自己的與眾不同之餘,還稍稍有些慶幸。 至少她沒有早生幾十年,至少一切現在都正慢慢變好,至少,她已經認清了自己,還因為新認識的學姐,找到了令她振奮的勇氣。 book18.org

她都不記得那天的班會最後到底是怎麼結束的,她只是坐在那兒,心跳飛快,注視著講台上那個漂亮、勇敢、散發著迷人魅力的身影。 book18.org

她不確定那是不是應該叫做一見鍾情。 book18.org

一來,她這不是第一次見到楊楠,二來,她不知道那會兒的感情到底是愛還是崇拜。 book18.org

曾錦荷從確定自己的取向後,就很喜歡分析自己與其他女生之間的關係。 book18.org

她覺得自己必須這樣做,好明確將喜愛和友情分開,不影響正常的社交。 book18.org

那天班會後晚上睡覺前,她分析的結果是崇拜。 book18.org

她還不敢想與戀情有關的事,甚至不敢去跟楊楠說她也是一樣的女生。 book18.org

楊楠學姐那麼漂亮耀眼,一定很討人喜歡,之前說不定就有女生因為喜歡她而撒謊稱自己是同性戀。曾錦荷這麼猜測著,小心翼翼把靈魂中徘徊的悸動,收到了回憶的寶箱中。 book18.org

那是她夢中畫面里騎白馬的厲害公主,而她不過是鏡頭中一閃而過的女龍套。 book18.org

她蜷縮在薄薄的毛巾被裡,聽著舍友們嘻嘻哈哈對楊楠的討論,無奈地想,這大概又是一個無疾而終的暗戀故事。 book18.org

班會事件的餘波,一直持續到軍訓開始都沒有結束。 剛剛彼此認識的女孩們興奮地享受陌生的大學生活,本來不太容易找的共同話題,托楊楠的福而俯拾皆是。 book18.org

楊楠不在乎被這幫學弟學妹知道,但很明確地說了,不希望傳到學校老師們的耳朵里。 book18.org

她除了要求之外,還擺下了很理智的威脅。 book18.org

誰去告狀,她不管,反正只要老師叫她去問這事兒,她就一概不承認,反擊對方誣陷潑髒水。 book18.org

她有關係很不錯的哥們,願意為她出來冒充男友做人證。 不過這麼一個大大咧咧又親切熱情的小班挺討大家喜歡,打小報告的王八蛋又從來都最受厭惡,曾錦荷倒不太擔心這個。 book18.org

她只是心情矛盾地發現,女生們的興致高昂,必然導致各種小道消息的傳播。 book18.org

矛盾的理由,是她又想知道,又不想大家到處去傳。 軍訓第二天,曾錦荷就在不怎麼插言參與的宿舍夜談中,了解完了她傾慕學姐的光榮過往。 book18.org

楊楠膚白貌美,身材棒性格好,沒什麼架子還有點粗枝大葉,剛入學後,即使系裡漂亮女孩多得令男生眼花,她依然算是其中比較出色的之一。 book18.org

於是她理所當然成為了不少同學和學長的目標。 book18.org

然而和其他高中時代憋了太久一到大學就躍躍欲試打算嘗試嘗試戀愛美好滋味的女生不同,當時被男生圍追堵截的目標中,最堅定不移的就兩位。 book18.org

一個是曾錦荷原本應該認識的小班,張星語。另一個,就是楊楠。 book18.org

這倆跟哪個男生的關係都不算差,但不管哪個男生,都得不到追求的機會。 book18.org

邀約不答應,送東西會還,課下食堂偶遇,也都很好地保持著再怎麼自作多情也沒辦法誤會的距離。 book18.org

不久,就有奇怪的傳言,開始在女生宿舍傳播。 book18.org

她們都猜楊楠是同性戀,連帶著,把張星語也算了進去。 很多傳言曾錦荷都沒辦法分辨真假,畢竟她不是當事人。 但她聽著,總覺得好離譜啊。 book18.org

比如,傳聞楊楠在女澡堂曾經趁著幫同學搓背的機會偷偷摸人家屁股。 book18.org

難道幫忙搓背不是要往下搓到屁股的嗎? book18.org

比如,傳聞楊楠在舍友脫光的時候就會很興奮地追著看。 可忽然宿舍里有人脫光難道大家不是都會忍不住看幾眼嗎? 比如,傳聞楊楠一直在秘密追求一個有青梅竹馬男朋友的漂亮女生,把人家男友氣得剃了禿頭表明心跡。 book18.org

曾錦荷完全搞不懂這個謠言前後兩半的邏輯關係,後來倒是證明了這個的確是假的。 book18.org

因為她不久就認識了那個被追過的余姓學姐,知道她是想給男友推頭省掉理發的錢,結果手藝不行弄成了狗啃南瓜,只能無奈剃光…… book18.org

而不那麼離譜的傳言,也有一些。 book18.org

那些,算是讓曾錦荷知道了楊楠公開自己性取向的原因——鬥氣。 book18.org

而鬥氣的對象,恰恰就是這次缺席不得不請楊楠頂班的張星語。 book18.org

據說那位叫余蓓的學姐用比較激進的手段擺脫了糾纏後,楊楠的秘密行動就已經有了曝光的跡象。從兩個本來關係很好的閨蜜忽然拉開距離來捕風捉影,有些同學已經在試圖證實楊楠的同性戀身份。 book18.org

可余蓓口風很緊,愛討論別人的各種八卦,就是始終沒正面提過楊楠的秘密。 book18.org

而張星語,則沒有那麼好的脾氣。 book18.org

楊楠把目標放在張星語身上,可能也有誤會了傳言,以為對方也是同性戀的原因。 book18.org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大概還是好色。 book18.org

曾錦荷聽說,自己那位還未謀面的小班,是那種頗為脫俗的氣質型美女,喜歡她的確不太需要分男女。 book18.org

但那位白衣飄飄的黑髮小仙女,實際上是個掩飾很好的活火山。 book18.org

那次劇烈衝突的詳細情景,傳言中有至少七、八個版本,最離譜的甚至說楊楠和對方是因為搶男人鬧起來的。 book18.org

最後的結果,各個版本倒是出奇的一致。 book18.org

楊楠怒氣沖沖地承認了自己就是喜歡女生,警告同宿舍的以後注意點,不要做任何親密動作,免得之後翻臉說她性騷擾。 book18.org

楊楠就這麼戲劇性地成了全校第一個公開取向的拉拉。 奇妙的是,從那之後,她人氣反而變得更高,男生雖然大部分不再追她,但都表示了欣賞,曾經鬧過矛盾的女同學也都紛紛和解。 book18.org

大二那年,楊楠還談了兩次戀愛。 book18.org

但據說結果都不算好。 book18.org

兩個女友都聲稱自己是雙性戀,願意接受楊楠。可不到半年,一個被校外開經紀公司的大叔追走當起了模特,一個宣稱雙性戀其實是自我認識不足,分手去等待男性真愛了。 book18.org

那之後還有女生找楊楠表白過。 book18.org

楊楠很乾脆地放話,不再跟雙性戀交往,以後,就找只喜歡女生的女生。 book18.org

那是所有關於她的傳聞里,曾錦荷聽到後感覺最開心,也最希望是真的的一條。 book18.org

當晚她興奮到翻來覆去睡不著,結果次日上午在大太陽下面站軍姿,覺得頭昏腦漲身子晃,假都沒來得及請,剛抬起手,就眼前一黑暈倒了…… book18.org

(七) book18.org

在樹蔭下面坐了幾分鐘吃了兩塊糖後,臉色還是越來越差的曾錦荷,被趕來的楊楠招呼一個高大女生一起架著送去了校醫院。 book18.org

聽那個鼻樑上架著厚酒瓶底的中年女校醫絮絮叨叨抱怨了一通如今新生體質怎麼怎麼差,害她一到開學就加班後,曾錦荷掛上吊瓶,躺在帘子隔開的病床上,姑且算是脫離了她本來就無比厭惡的那個操場。 book18.org

而楊楠就坐在她身邊,正熟練地用小刀刷刷幾下在蘋果上切出一個小塊,插住送到她嘴邊,「來,張嘴,啊——」 book18.org

她臉上一陣發熱,本來就有點貧血的大腦倒是感覺清醒了一些,小口咬下那一塊,很不好意思地說:「學姐,你要是有課,就回去上課吧。我這邊沒事了,輸液結束,我就按醫生說的,回宿舍靜養。」 book18.org

楊楠今天打扮得非常清涼,牛仔短褲下面露著又白又直的長腿,此刻抬起一腳斜身坐在床邊,曾錦荷感覺都有點控制不住眼睛,一直往人家腳踝以上的部分飄。 book18.org

再這麼下去,萬一暴露對學姐的心思怎麼辦? book18.org

她心跳變快,更慌了。 book18.org

「我沒課。有課偶爾翹一下也沒所謂。我可不是你們本來小班那種乖寶寶。啊……所以別學我啊。我這人當不好表率,也就工作有點積極性,老被抓來抓去填窟窿。」楊楠笑著又喂了她一塊,「來照顧病號,我還能忙裡偷閒。又是個可愛學妹,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輸完液回宿舍,想吃什麼跟學姐說,我幫你去飯堂打,我請客。」 book18.org

「不、不用了。那怎麼好意思,這……就夠麻煩學姐的了。」 book18.org

「哎,班上我跟你最有緣分,接站那天就認識了。這點小事兒,不用那麼客氣。」她擺擺手,自己在蘋果另一面嘎吱咬了一口,「唔,挺甜,來,再來一塊,藥補不如食補,食補不如鍛鍊,你這身體太不行了,回頭抓你去晨跑,好好練練。」 book18.org

曾錦荷的臉刷的一下紅透,心慌氣短,結結巴巴地說:「那……那個……她們都說,說……跟學姐晨跑,要……要有心理準備。」 book18.org

「啊?」楊楠一怔,「咋了,我跑太快,跟不上嗎?」 「不是,她們都說……學姐你想追誰……就約人一起跑步。」曾錦荷在這個沒架子的學姐面前多少也敢說了一些,而且,心裡的悸動實在是有些壓抑不住,「我還聽說,有個大二的學姐本來挺喜歡你的,可是……跑步跑了一個禮拜,吃不消,放棄了。」 book18.org

楊楠眨了眨眼,微微泛藍的眸子裡浮現出微妙的笑意,「還有這一說啊?我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book18.org

她跟著拍了拍曾錦荷的頭,哄小貓一樣順了順毛,「放心,那都是瞎扯,我約跑的人海了去了,我要都想追,那得花心成什麼樣兒啊?」 book18.org

曾錦荷拉起毛巾被,蓋住小半張臉,真恨不得瓶子裡的液體永遠都輸不完。她忍不住在心裡暗罵自己,真不爭氣,還說喜歡人一定要看性格和待人處事的方式,要看靈魂不能看皮囊,結果……現在被漂亮學姐一摸頭,就激動得跟周杰倫的女歌迷一樣。 book18.org

可似乎是誤會了她的肢體語言,楊楠哎喲一聲,趕緊把手縮了回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平常老是提醒自己注意,都說明挑開了,就不能總把女生還當以前那樣碰。讓你緊張了吧?對不起哈。不過吧,你們也別把我想得太誇張,我雖然是喜歡女生,但也不能見個人就發情往上撲吧?正常當朋友,還是沒問題的。」 book18.org

曾錦荷沒敢吭聲。畢竟,這會兒心虛的是她。 book18.org

剛才被學姐一摸腦袋,她感覺頭皮都過了電一樣,麻酥酥的,恨不得往她手心拱幾下。 book18.org

可想了一會兒,思維比較慢的她才意識到楊楠是在避嫌,趕忙大聲說:「不是,學姐,不是,不是不是,我……我不是緊張那個。真的不是。學姐肯來陪我,我……我可高興了。真的可高興了。以前……都沒怎麼這樣過。」 book18.org

楊楠皺起眉,喂她一口蘋果,柔聲說:「錦荷,你以前,朋友不多嗎?」 book18.org

曾錦荷思考了一會兒,腦內模擬了一下如果承認朋友幾乎沒有,好像一路談下來,很容易忍不住提起自己的特殊之處。 book18.org

可她跟學姐才見過三次面,突兀表明這個,會不會像是在仗著特殊取向的便利勾引她? book18.org

躊躇半天,她選擇了另一條比較安全的路線——講述她的家庭狀況。 book18.org

話匣子一旦開頭,積壓埋藏的情緒,就找到了突破口。 她一直都在努力當一個好姐姐,一個好女兒,可如果好的代價就是失去種種本該擁有的權利,就是一次次強行說服自己忍讓包容,怨氣又怎麼會真的毫無一絲一縷? book18.org

父母不是偏心得特別離譜的人,弟弟也不是無理取鬧被嬌慣得無法無天的熊孩子,可一對為了要兒子能丟掉工作導致家境困頓的夫妻,一碗水能端成什麼樣,誰心裡都有數。 book18.org

曾錦荷說著說著,就委屈地紅了眼眶,差點抬起扎針的手去擦淚,幸好楊楠反應快,一把給她按住。 book18.org

「學姐,我……我不是想跟他們要求多過分的東西。我高中……病了,也是要輸液,我、我不好意思耽誤同學學習,想請假回去。可爸媽都沒空,最後……我在醫務室躺著,就自己一個人,校醫有事出去了,我……我自己給自己……拔的針。我病的時候,希望爸爸媽媽有誰……能來,很、很過分嗎?」 book18.org

楊楠從身上摸出一包用了小半的紙巾,手忙腳亂抽出一張,「瞧我這破嘴,跟你聊點什麼不行,說這個……快擦擦,別哭,別哭了。一會兒讓別人看見,傳出去還不定成什麼樣呢,保不准該有人說,楊楠那個臭不要臉的,趁人家學妹病了輸液,沖人動手動腳,把人都給氣哭了。」 book18.org

正擦淚的曾錦荷破涕為笑,很認真地說:「不會的,有人這麼說,我一定去拉著她們解釋。我不會讓他們誤會學姐的。」 book18.org

「真可愛。人傳八卦的還在乎你澄清不澄清啊。」楊楠把蘋果拿起來又啃了一口,想了想,大概是覺得身為小班還是要說點什麼,清清嗓子,柔聲講了一堆她自己都不太信的大道理。 book18.org

諸如什麼大學是人生新的開始,除了學習知識,也要學習成長,學習獨立,不能再做依靠父母的小公主。 book18.org

說著說著她自己都有點煩躁,拍了一下白花花的大腿,皺眉說:「可聽你說的,你高中就住校,很獨立了啊。你也沒怎麼依靠父母當小公主啊。要我說,你比其他新生起點還高呢。就是身體不行,等你好了,我領你去跑步。嘶……軍訓一共就七天,給你請幾天假啊?你還趕得上彙報嗎?」 book18.org

曾錦荷忽然想起了那個教官,不舒服的情緒頓時糾結在胃口,讓她一陣煩悶,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許多。 book18.org

「幹嘛,你這是不打算再參加了啊?軍訓還是應該堅持一下,不光鍛鍊身體,也鍛鍊意志。就是容易曬黑,慢慢往回養唄。」 book18.org

「學姐,我、我不是光身體不好。」她深呼吸了幾次,壯著膽子,說,「軍訓的時候,我感覺,我們教官糾正女生動作的時候……時間特別長,動作……還特別怪。別的班教官就不這樣。他碰我,我心裡特別不舒服。我可以……靠這次病假,不再參加後面幾天嗎?」 book18.org

楊楠沉默了幾分鐘,一塊接一塊喂她吃蘋果,表情嚴肅得讓曾錦荷都稍微有點害怕。 book18.org

「你先休息兩天。軍訓有學分的,能堅持,最好還是堅持完。」 book18.org

最後,她露出微笑,這麼說著,又摸了摸曾錦荷的頭。 曾錦荷休息的第二天,從舍友口中聽到了一個很讓她驚訝的消息。 book18.org

負責她們的那個教官,不知為什麼被換掉了。 book18.org

軍訓結束後,曾錦荷以病中受了不少照顧為由頭,請楊楠吃飯。席間,她略顯謹慎地問起了這件事。 book18.org

楊楠滿不在乎地笑了笑,拿起易拉罐啜了一口雪碧,說:「我借了個數位相機,打著幫學生會拍照的藉口,把你們教官的動作拍下來也錄下來了,找校領導反應一下,自然就換人了。小事。」 book18.org

「謝、謝謝學姐。」 book18.org

她擺擺手,「應該的。咱們學校,估計沒誰比我更討厭被男的揩油了,所以,我也特煩這種事兒。騷擾星語的那個老師也就是運氣好沒被我撞上,不然,看我不讓他身敗名裂妻離子散。」 book18.org

其實,我可能和你一樣特別討厭被男人揩油…… book18.org

曾錦荷肚子裡的這句話都到了唇邊,但最後,還是和嘴裡的西紅柿雞蛋面一起,緩緩咽了下去,消化一番,變成了另外一句。 book18.org

「學姐,聽說小班主要就負責開學後這一陣子。那……等之後你不再當小班了,我……我還能聯繫你嗎?」 book18.org

「能啊。」楊楠樂呵呵地點點頭,跟著做出一個挺誇張的避嫌動作,「但你可得做好被人傳緋聞的準備。那幫人知道我是拉拉後,我跟你這麼吃個飯,都能把你傳成我女朋友。」 book18.org

曾錦荷略顯羞澀地笑了。瘋狂滋生的衝動在叫囂,讓她說一句那樣我其實也挺開心的。 book18.org

但話到嘴邊,還是變成了不痛不癢的一句:「不會的。」 那也的確沒有發生。 book18.org

那個學期的國慶節大假後,曾錦荷滿懷著對學姐的嚮往回到宿舍,就聽到了讓她心碎的最新八卦消息。 book18.org

一個大二的女生找楊楠表白了,據說她倆在社團認識,那女生認真思考後,認為自己不喜歡男生,喜歡楊楠。 book18.org

於是,楊楠開始了她大學期間的第三段戀愛。 book18.org

而曾錦荷,強迫自己收起全部不切實際的幻想,專心學習,偶爾找學姐跑跑步,或和她新女朋友一起吃頓飯,在心裡,默默祝她們…… book18.org

「抱歉,我果然……是個小氣又自私的壞蛋,我……不想祝福……」 book18.org

「一點都……不想……」 book18.org

「嗚嗚……」 book18.org

(八) book18.org

即使沒有實現美好到望而卻步的戀愛幻想,曾錦荷依然非常感激楊楠。 book18.org

也許是最初的相處就比較投緣,在小班這個身份隨著她們融入校園生活而迅速淡化後,楊楠依舊和她保持著好朋友程度的聯繫,甚至,還讓那位新女友頗為不悅地吃了幾次醋。 book18.org

但每一次,楊楠都很直接地說:「把你的心放回你的胸腔子裡頭吧,人家是直的。」 book18.org

女朋友就撒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多招雙的喜歡,萬一她也是呢。」 book18.org

「她又不是,就算真是,我不是都說了,我不找雙,再也不找了。」每次說到類似的話,楊楠就會露出幾分藏不住的黯然神傷。 book18.org

曾錦荷設身處地想了想。 book18.org

她覺得,楊楠並不是不能接受雙性戀。而是無法接受,在一番比較後,另一方最後還是選擇了男性的這個結果。 book18.org

她聽楊楠不止一次抱怨過,對前女友多麼體貼、認真、負責,可最後,連來自社會的異樣眼光壓力都還沒開始承受呢,就一個個被男人拐跑了。 book18.org

「戀愛,最後還是要找同一路人啊。」楊楠感慨到這裡,通常就會摟住女朋友的腰,說幾句親親熱熱的好聽話。 book18.org

而被閃得眼前發花心裡發堵的曾錦荷,只能默默低下頭,裝作聽不到之後必然會出自對方女友之口的另外一重打擊。 book18.org

「錦荷,你還是沒發現喜歡的男生嗎?不是說有幾個追你的,都不合適?」 book18.org

「嗯,都不合適。」她喝下熱湯,也許,是將要入冬的冷風,把她軟趴趴的膽子凍硬了些,這次,她大著膽子說了另外一句,「我一想到和他們談戀愛,心裡就不舒服。」 book18.org

楊楠女朋友哈哈笑了起來,塗著淡色口紅的嘴在曾錦荷眼裡顯得異常刺目。 book18.org

「楠姐,你說咱倆是不是該少找小學妹吃飯啦,萬一把人家傳染了,不跟男生來往可怎麼辦。」 book18.org

曾錦荷慌張地抬起頭,這一瞬間,竟頭一次有了端起面前的熱湯狠狠潑向某人請她閉嘴的兇狠衝動。 book18.org

楊楠往女友背後輕輕甩了一巴掌,皺眉說:「少開這種玩笑,錦荷不是我,你再這樣,下次我倆吃飯可不帶你了。」 book18.org

「楠姐,你是不是喜歡她,不喜歡我啦?」 book18.org

聽著對面的女生用嗲得不行的腔調撒嬌,曾錦荷心裡一陣憋悶,嘴裡的飯菜,都沒了滋味。 book18.org

她確實不想總這樣當燈泡,可又拒絕不了和楊楠一起吃飯那短暫相處的誘惑。為了讓楊楠的多疑女朋友放心,她甚至在考慮要不要編造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追求者。 book18.org

最好是不同校的老鄉,在故事中周末偶爾過來看她,楊楠要是打算見一見,她還可以找藉口拖延或者拒絕。 book18.org

就在她心裡不斷完善這個男生的設定,甚至忍不住畫到漫畫里來靠情節固定記憶的那段時間,一場宿舍的例行夜談會,不知道為什麼,話題就忽然轉向了一貫沉默裝睡不吭聲的她。 book18.org

「荷兒,你沒睡呢吧?才剛熄燈。」 book18.org

上床都還沒兩分鐘,曾錦荷只好撥開布簾,小聲說:「還沒呢,什麼事?」 book18.org

「咱班小路說,上次看見你去大三蹭課了,這麼愛學習啊?」 book18.org

她有點惱火地皺起眉,不敢明說自己是去坐在後排偷偷看楊楠,只好硬著頭皮認下這個小嘲諷,「嗯,想……提前感受一下。」 book18.org

「是感受一下,還是去看咱小班啦?」另一個舍友呵呵笑著插入話題。 book18.org

「沒,真就是去感受一下。我沒事兒就跟學姐一起吃飯,不用專門去看她。」曾錦荷努力維持著語氣的平穩。她知道女生的八卦能力和敏感程度,之前宿舍老大戀愛,還在遮遮掩掩的曖昧階段,就被夜談會審了個底兒掉。 book18.org

「這樣啊,還以為……咱們宿舍的悶葫蘆小二姐喜歡上人家了呢。」 book18.org

曾錦荷復讀過,是宿舍第二年長的,但看著顯小,性格又軟,舍友喊她要不直接喊名字、喊暱稱,要不就調侃地來一句小二姐。 book18.org

以至於其他宿舍的誤會她平常在寢室經常給同學端茶送水。 心臟噗通噗通越跳越快,曾錦荷提高聲音,做出有些生氣的語氣,「學姐有女朋友了,你們可別亂說話。」 book18.org

「喜不喜歡,跟她有沒有女友又沒關係。再說了,戀愛還有分手的時候呢,喜歡不鼓起勇氣上,那可太遜了。」大一上學期還沒過完就換了倆男友的老么很堅定地激勵她,「我在飯堂見過小班那個對象,要我說,哪兒都不如咱宿舍的小二姐。」 book18.org

「哎呀,小班都說了不要雙,那誰當她女朋友,等於承認自己是鐵拉拉,以後在男生之間就徹底沒機會了。誒,荷兒,你看你一住進來就早早扯上帘子,平常洗澡都很少跟我們一起,大家快一個學期的好姐妹了,你能不能跟我們說句實話,你是不是也只喜歡女生啊?」 book18.org

心尖兒,頓時被揪住了。 book18.org

曾錦荷以為自己高四住校一年,經驗豐富,根本沒有被察覺的可能性。 book18.org

她卻忘了,高四那會兒每個人眼裡都只有書山題海,別說她的性取向,就算她原本是個男扮女裝潛伏進來的色魔,不真對誰下手估計都沒人能發現。 book18.org

而大學之後完全不同的生活節奏,她內褲偷懶不換都有可能被舍友發現。更何況因為楊楠的存在,她們對蕾絲邊的了解遠超正常女大學生。 book18.org

她陷入到一段漫長的沉默中,不停在心裡祈求,誰說點兒別的,讓她們換了話題吧。 book18.org

可所有人都沒說話,像是之前就約好了,想等著確認這個疑點。 book18.org

沉默不久,憋不住的舍友們又打開了話匣子催促。 「小二姐,實話實說唄,大家保證不給你亂傳。真說開了,大家心裡敞亮,不也挺好。」 book18.org

「對啊,我們還等著給你出主意,讓你拿下小班呢。」 「萱兒!人荷兒還沒說呢,萬一不是呢。」 book18.org

「我覺得她就是。不然哪兒有上廁所都不就伴兒的。」 「說不定人家就是不喜歡跟人打交道,喜歡安靜呢。沒見荷兒平常夜談會都不說話的嗎?聽她自己說,這個不能咱們猜啥就是啥。」 book18.org

曾錦荷知道自己沒辦法一直沉默下去。如果沒有意外,她還要和大家一起生活三年多,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 book18.org

「你們……說的拿下小班,是什麼意思啊?」 book18.org

「哎呀,還跟姐妹們這兒裝傻。我們要不是看你一副特別喜歡小班的樣子,哪兒能那麼容易把你往同性戀上猜。」 book18.org

「就是,你要也是拉拉,我們全都支持你追小班。她現在那個女友作得要命,還可能在騙人。她都沒跟宿舍的人說過她是拉拉,平常一起勾肩搭背的也不避嫌。」 book18.org

「小班那麼好的人,配她也太糟蹋了。」 book18.org

「還不是沒得選,哪兒有那麼多敢承認自己對男生完全沒興趣的呀。聽說之前到有個假小子想追小班來著。她說她是什麼來著?T?小班好像沒答應。她應該喜歡那種溫溫柔柔特別女孩兒氣的姑娘。」 book18.org

「那小二姐不是很有機會?我覺得小二姐打扮一下絕對挺漂亮的。她就是不捨得花錢,吃的又差,皮膚都糙了。」 book18.org

「對啊,荷兒,你不是漫畫都有稿費了嗎?稍微拾掇拾掇自己啊,咱宿舍可就你連洗面奶都不用了。香皂洗臉多傷毛孔啊。」 book18.org

「就是,你這樣怎麼贏過情敵啊。」 book18.org

曾錦荷在七嘴八舌中不知所措,茫然地說:「我……我也沒說……要贏啊。我……默默喜歡,就很好了。」 book18.org

話一出口,她心裡一緊,完了,說漏嘴了。 book18.org

那一晚,她破天荒直到晚上一點多才被熱心過度的舍友們允許睡覺。 book18.org

不過她並不覺得難過。 book18.org

因為大家,都是真心實意想幫她,都拿她當朋友。 而且,她們給出的主意,還真讓她挺心動的…… book18.org

(九) book18.org

「女為悅己者容,這個悅己者,有規定過非要是男的嗎?你為了小班打扮,投其所好,天經地義!」 book18.org

宿舍姐妹的話曾錦荷牢牢記在了心裡。 book18.org

因為她忽然意識到,讓她提起勇氣去表白,去追楊楠,她可能大學畢業前都做不到——不管是楊楠畢業還是她畢業。 book18.org

但她可以吸引楊楠來喜歡她。 book18.org

根據她的了解,楊楠對感情其實很渴望,而且總是積極主動出擊。可倒霉的是,凡是楊楠追求的,最後都沒答應她,而她答應被追的,最後大都沒能走向幸福的結局。現任雖然看著還好,但根據舍友們的八卦,倆人已經吵過好幾架了。 book18.org

不然她們也不好意思來攛掇曾錦荷當挖角的惡人。 所以從玄學角度來看,曾錦荷不願意去追楊楠,不然,最後分手的機率好像太大了。 book18.org

她的膽子,也只夠支撐她當被追的那個,接著,第一時間欣然接受。 book18.org

這半年曾錦荷家裡的情況好轉了很多,每月的生活費已經頗足。她的漫畫還過了兩個小短篇的稿,小有一筆收入。她不是買不起化妝品,只是不會,之前也不敢學。 book18.org

她知道自己底子不錯。可一想到漂亮幾分後可能惹來更多的追求者,她就寧願痘痘和黑頭一起素麵朝天裸著。 book18.org

在被舍友說動心後,這樣繼續邋遢著,當然不行。 但完全按照舍友的安排改變,她也不太情願。 book18.org

曾錦荷的心裡其實有參照目標。 book18.org

那就是楊楠曾經追求得最認真的兩個女生——余蓓、張星語。 book18.org

張星語已經辦理了休學,家中似乎出了大變故,楊楠還跑去看望了一趟。 book18.org

曾錦荷只看過照片,就覺得那種類型她實在是無法參考。 出塵脫俗是最挑長相的,按楊楠的說法,現在憔悴了很多的張星語自己都撐不起來原本的氣質,已經成了個纖瘦的清秀姑娘。 book18.org

所以她只有偷偷參考余蓓。 book18.org

觀察的結論很讓她沮喪。 book18.org

一般男人對女友說你穿什麼都好看大機率是在敷衍,而余蓓家男友說這句話就顯得很老實。 book18.org

天生麗質就是這種,人家只要不往作踐自己的方向打扮,還真怎麼都好看。 book18.org

那陣子,曾錦荷就奮力進行著自己的形象蛻變工程。 臨近期末前,一次吃飯的時候,楊楠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說:「錦荷,你終於開竅了啊。有喜歡的男生了?」 book18.org

曾錦荷搖搖頭,「我就是覺得,我也該長大一些了。」 這次吃飯,楊楠的女友不在。 book18.org

曾錦荷很開心,但看得出楊楠情緒不高,就不好意思表現出來多少。 book18.org

「學姐,你最近有什麼煩心事兒嗎?」 book18.org

「唉,她老去我宿舍找我一起睡。我這個情況……你知道的。舍友就算嘴上不說,心裡肯定也不舒服啊。我說她,她就跟我吵架。錦荷,你說,談戀愛就非要秀給別人看嗎?那不是兩個人的事兒嗎?」 book18.org

她可能覺得有你這麼漂亮的女友非常值得炫耀吧。畢竟以她的那個樣子和性格,追男生肯定追不到特別帥的。 book18.org

曾錦荷憋住了心裡想的答案,小聲說:「嗯,我也覺得,影響到別人不好。」 book18.org

「唉……她要跟你一樣通情達理就好了。整天跟我說女生情緒化,應該多讓讓她。我也是女生啊。她為啥不讓讓我?」估計積累的怨氣不少,楊楠皺著眉托腮嘟囔,很是不滿。 book18.org

差一點,曾錦荷就忍不住要邁出主動挖牆腳的罪惡一步。 但想到楊楠受現女友拖累已經不是很好的風評,她憋了又憋,還是忍了下去。一如既往,她默默地聽,偶爾給予幾句支持的話,一直專注地看著對面,趁這個大好的機會,痴痴望著自己此刻最喜歡的人。 book18.org

人都是貪心的。 book18.org

出站口相遇的那一刻,曾錦荷覺得要是有機會認識這麼漂亮的學姐該多好。 book18.org

知道小班是楊楠,還是同性戀,曾錦荷忍不住期待,如果自己能稍微接近一點,汲取對方的勇氣該多好。 book18.org

被照顧的時候,曾錦荷想要努力改變自己,做楊楠為數不多的同性好友。 book18.org

而成了好友,她又忍不住想,自己會不會其實有機會。 至於現在,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做楊楠的女朋友。 那個願望的前提,在期末考試後不久,正式實現。 楊楠和女友分手了。 book18.org

而且,和曾錦荷無關。 book18.org

據說是學生會那位叫金琳的學姐看不下去楊楠被蒙在鼓裡,拍出了那位「純正拉拉」高中時候就交過兩個男友的證據。 book18.org

另一個版本的說法,也大體類似,只是金琳出手的理由不是因為和楊楠的友情,而是楊楠舍友們忍不下去屋裡隔三差五就有同性情侶擾民,想找個解決辦法。 book18.org

不管怎樣,曾經乾淨利落解決過兩任男友的金琳學姐,的確把楊楠的問題解決得非常徹底。 book18.org

臨放假前一起吃最後一頓飯,曾錦荷從憔悴了一些的楊楠嘴裡正式確認了這個消息。 book18.org

這讓她難得一次在回到那個仿佛被弟弟占據的家中時,心裡充滿了喜悅和對未來的期待。 book18.org

回去不久,她就破天荒頭一遭拿出軟磨硬泡的功夫,求爸媽買了一部很便宜的手機,辦理了那時很流行的動感地帶業務。 book18.org

她終於可以發簡訊給楊楠,很多說不出口的話,換成文字,忽然就覺得輕鬆自如了很多。 book18.org

把楊楠加進通訊錄的第一個禮拜,她就用完了業務贈送的免費簡訊。 book18.org

那之後,每次發送信息不把字數填滿,她都覺得心和錢包一起在泣血。 book18.org

幸好,那年的除夕在月初,及時回血的簡訊數額,給了曾錦荷不羅嗦的富裕。 book18.org

聽說除夕那天晚上發簡訊會特別卡,不容易收到,她等下午幫忙包完餃子,就迫不急待回到她終於擁有的個人空間中,噙著笑發去了祝福的簡訊。 book18.org

不長,但她一個字一個字打得很認真。 book18.org

不一會兒,楊楠的回覆到了。 book18.org

「哈哈,也祝你新年快樂!心想事成!回頭來我們這兒玩,我帶你轉景點。」 book18.org

看著心想事成那四個很尋常的過年祝福,曾錦荷心裡一動,不知怎麼,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book18.org

「學姐,我如果有喜歡的人,可以許願跟她在一起嗎?」 她刪除好幾遍,斟酌七、八次,最後發送了這麼一條過去。 所有的小心思,都藏在了那個第三人稱代詞上。 book18.org

這是電話永遠無法替代簡訊表達的東西。 book18.org

「她?小荷,你是不是打錯字啦?」 book18.org

看到預料中的回覆,曾錦荷屏住呼吸,發送了人生中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條簡訊。 book18.org

「沒,我一直不敢告訴學姐你,其實,我和你一樣,我不喜歡男生,我只喜歡女生。」 book18.org

不到一分鐘,她就接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通電話,沒有之一「喂,小荷,你剛才不是逗我呢吧?這種事不能亂說的。」 book18.org

「沒有。學姐,我說的都是真的。」 book18.org

「那、那……那你為什麼不早說?」 book18.org

「我……不敢。」 book18.org

「這這這……不行,你得告訴我,那個『她』是誰,是你高中同學還是大學認識的?」 book18.org

「大學認識的。」 book18.org

「那、那……她是不是真拉拉啊?你不會是年少無知被誰騙了吧?」 book18.org

「我很確定,她是真正的同性戀。她親口說的。」 「我靠!說的也能信啊。而且,這有沒有天理啦,不講先來後到的啊?我……我……不是,小荷,學姐平常待你不錯吧?咱老是一起跑步,一起吃飯的。你就沒覺得,學姐挺喜歡你的?」 book18.org

「嗯,學姐對我可好了,我一直都記著。」 book18.org

「那你……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讓我也追求一下你,我和她公平競爭,這樣行嗎?」 book18.org

「不行。」 book18.org

「為什麼啊?」 book18.org

曾錦荷笑著擦了擦眼角,走到窗邊,隔著窗花看向外面飛揚的鞭炮碎屑,小聲說:「學姐,你要怎麼自己和自己競爭啊?」 book18.org

「嗯?啊?誒?誒誒?」 book18.org

滿臉火辣辣的,但她還是在鞭炮聲中,對著手機說出了曾以為永遠不會有勇氣剖白的話。 book18.org

「學姐,我喜歡人的就是你。謝謝你祝我心想事成。我……是不是可以實現我的願望了?」 book18.org

「是。」那邊沒有任何遲疑,也毫不掩飾語氣中的高興,「新年快樂!小荷。」 book18.org

「嗯,新年快樂!」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