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故事雜記 (11) 作者:portsxu

.

【前女友故事雜記】

原創:portsxu2020/5/3首發:春滿四合院

(十一) 網絡社交平台(五)

茜茜學姐的嘴唇終於離開了我的嘴唇,我們都有點缺氧,大口的喘著氣。過了一會,學姐幽幽說道:「走吧,先洗個澡,沒想到我人生的第一次是在地上做的,好髒啊。。。」

茜茜學姐家的地擦得一塵不染,看得出來她是很喜歡收拾衛生的女孩,這一點也和平時在家大大咧咧,不怎麼做家務的卡卡完全不同。

學姐拉著我的手進了浴室,我們兩人一起衝著淋浴,誰也沒有說話。

大致沖完後,我就準備出去,學姐卻開口了:「先別走,你幫我抹一下沐浴露。」說著,她拿過一瓶沐浴露,向我的手上擠了一點,就轉過去開始給自己的正面抹了起來。

茜茜學姐胸部不大,正面看雖然面容姣好,但沒什麼太大特色,但是背影絕對是秒殺人級別的,本來就是蜂腰翹臀的身材,再加上那雙大長腿和潑灑在身上的洗澡水,讓我的雞巴一下子又硬了起來。

學姐看我一時沒反應,反而噘起了屁股:「趕緊抹啊,別磨蹭,幫我把背上和屁股都好好塗好沐浴液,平時我一個人也夠不著。」

我趕緊雙手搓了搓,就從學姐的肩膀開始一點點往下抹,學姐低聲呻吟了一下,上半身靠在浴室的牆壁上,雙腿微微張開,翹臀更加明顯的噘了起來。

我細細的抹下去,抹到學姐屁股的時候沐浴露早就沒剩多少了,我也不在乎,繼續雙手抓住學姐的翹臀,大力邊抹沐浴露邊揉搓起來。學姐翻過手抓住我早已勃起的雞巴也開始前後擼動:「啊。。。好壞啊。。。讓你幫我搓搓背。。。干什麼摸人家屁股。。。啊。。。人家屁股。。。自己又不是夠不到。。。」

我雙手伸到師姐身前,揉搓著師姐的奶子,嘴唇饑渴的舔著師姐的脖子和耳朵。師姐又是一聲呻吟:「啊。。。你太壞了。。。又想在這裏。。。啊。。。干師姐。。。快。。。啊。。。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啊。。。好舒服。。。啊。。。」

師姐說著的功夫,我早已把饑渴難耐的肉棒又一次插進了師姐的蜜穴,溫熱的洗澡水噴灑在我們身上,這個場景又不禁讓我想起了昨天視頻了卡卡和凡凡在浴室做愛的畫面。強烈的報復情感讓我對茜茜學姐毫不留情,一上來就是大力抽插,學姐還沒習慣這麼激烈的性愛,被插的唯有大聲呻吟:「啊。。。好大力啊。。。小穴要被。。。要被捅穿了。。。啊。。。太爽了。。。快。。。快艹學姐。。。啊。。。學姐是你的。。。快乾我。。。乾死我吧。。。啊。。。」

不一會,師姐就承受不住,先到達高潮,全身顫抖,向前倒了下去,跪坐在浴盆內。我停了洗澡水,拿過浴巾幫師姐擦拭乾凈,公主抱起來,把她抱進了臥室,放到了床上。

師姐把頭埋在我肩膀上嬌羞的說:「幹嘛艹人家艹那麼大力,人家還沒習慣嘛。。。等以後習慣了再這樣艹人家嘛。。。」

我躺在師姐身邊,一隻手抱著師姐笑道:「好好,都聽你的,下次一定輕一點,師姐,我還沒消火呢,要不要現在再來一發?」

師姐有點害怕的說道:「我實在是不行啦,你好歹讓我先休息一會,對啦,我這有個好東西,肯定比我得身體更吸引你,你就看看這個消消火吧。」

說著,學姐掙扎的下了床,從放在地上的書包裏拿出了筆記本電腦,又從書櫃旁拿過來一張摺疊小桌,把小桌放在了床上,正好用來放筆記本電腦。學姐打開電腦,點開了一個視頻:「這是卡卡白天傳給我的視頻,傳了好久呢,連我也還沒看過,怎麼樣,你是不是也很感興趣?」

「那是當然啦學姐,不過如果這個視頻讓我火更大,豈不是更加不好收拾了?」

學姐笑了笑,抱著我的脖子又親了上來,香舌在我口中一卷,頃刻間把我的舌頭上下左右都舔了一遍,正是她高超的口交技術。學姐雙唇鬆開,笑著說:「放心,姐姐我雖然下面暫時還滿足不了你,但是隨時都能用嘴巴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姐姐也好久沒吃精液了,現在就好想吃呢。。。嘿嘿。。。」

我尋思茜茜學姐確實嘴上水平很是來得,收拾我一個應該不成問題,於是抱著她點開了視頻,兩個人開始一起欣賞起來。

看起來視頻主角還是卡卡和凡凡以及那個單男,只不過場景已經從大浴池回到了三個人的客房。

三人仍舊是凡凡插卡卡的嘴,大雞巴單男後入卡卡的陣勢,拍攝的也依舊是凡凡,此時三人在客房的榻榻米上做愛,都是全身赤裸,而且單男和卡卡身上流滿汗水,可見已經做了很久。

此時卡卡顯然又快要繳械投降了,漸漸沒法支撐著用嘴吃凡凡的肉棒,只好頭趴在榻榻米上,勉強伸出右手胡亂擼動著凡凡的雞巴,嘴裏還不停的亂叫著:「啊。。。不行。。。不行了。。。求你了。。。別乾了。。。你雞。。。啊。。。你雞巴。。。太大了。。。今天已經。。。來。。。啊。。。太多次了。。。要干壞了。。。求你。。。饒了我吧。。。啊。。。不行了。。。啊。。。要來了。。。啊。。。。。」

隨著又一聲高聲呻吟,卡卡倒在地上,翻著白眼,全身痙攣,連口水都流出不少,把榻榻米上鋪著的被子打濕了一片。

無名單男也是舒服的一聲輕吼,他的大雞巴隨著卡卡倒下被抽了出來,上面布滿了不明的白色泡沫,不知道是內射殘留的精液還是卡卡淫水摩擦後產生的泡沫。看單男雞巴依舊傲然挺立的狀態,顯然剛才並沒有隨著卡卡激烈的高潮射精。

單男說道:「真他媽爽啊,凡凡哥,真沒想到能在你這裏看到這麼淫蕩的卡卡,之前沒上了這騷貨真是失策啊。」

什麼?原來這單男早已認識卡卡了麼?聽他的聲音實在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誰。

凡凡說到:「天天,哥哥對你不賴吧,今天基本全都讓你操了,哥哥今天雞巴都還沒開葷呢!」

什麼?這個大雞巴單男難道是天天麼?這真是萬萬沒想到,看起來沒什麼女人緣的天天原來本錢如此雄厚,而且看床上的熟練程度,絕對不是處男,看來人不可貌相啊!而且聽天天的意思,看來早對卡卡有所企圖,只是沒機會下手罷了。

果然,天天和凡凡並排坐下,腳對著卡卡,說道:「當然謝謝哥啦,哥你不知道,我早就想上這騷貨了,後天就要回英國了,要是就這麼回去免不了還會留個念想,沒準還會想著這騷貨打飛機呢。。。沒想到哥你找的妹子居然就是這個騷卡卡,這可解了小弟的一個心愿啦。」

聽起來天天和凡凡還頗為熟悉,不知道他們兩人是什麼關係呢?果然,凡凡接著就說到:

「天天,小時候我們跟父母出去一起游泳什麼的,當時也沒看出來你雞巴有什麼獨特之處,沒想到十幾年後再見,竟然發育的這麼好,哈哈哈」

看來兩人還是從小就認識的,沒準父母以前是一個單位的同事,或者是同學朋友之類的。

「哈哈,凡凡哥,你別打趣小弟了,還是你厲害,隨手勾搭一個就是這麼漂亮又淫蕩的妹子,小弟在英國艹過的也不少,但是真的沒幾個能趕上卡卡,而且這騷貨明明有男朋友,還跟你出來3p,這麼淫蕩的小弟真的是第一次見,哥你真的是撿到寶了。」

「哈哈,天天你開玩笑了,這麼騷的哥也是第一次見到,而且她騙我是單身,還是高中生,要不是今天來的正好是你,哥到現在還蒙在鼓裏呢!」

糟了!既然天天也來了,看來卡卡的身份已經曝光了!這可不妙了!

「天天,你說她男朋友是你同學,為什麼就任由她這麼出來勾男人也不管呢?」

「這具體小弟也不清楚,不過我跟她男朋友關係不錯,去他們研究室看過,確實實驗什麼挺忙的,沒準就是因為這個,他男朋友沒法天天滿足她,她才出來勾男人的吧,哈哈。還有,上次我去這騷貨家裏住,最後一天她男朋友喝醉了,我們高中學弟就在家裏當著她喝醉男友的面把她上了呢!」

原來那天天天早就醒酒了,怕是卡卡和浩浩的好事他也在一旁偷聽了吧!

「哦?聽你的意思你也早就看上她了,當時怎麼不一起就把她上了呢,看起來她還挺喜歡3p的。」

「嗨,畢竟學弟當時好像還是第一次,我也不想讓他一下子就玩那麼開,再說畢竟在同學家裏,真被發現就壞菜了。更主要的是,當時雖然覺得這個騷貨挺漂亮的,但也還沒到非艹不行的地步,可是自從那天聽了她和我學弟做的聲音,小弟回去後是每天都在回味,就為了她那騷浪的聲音,這些天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飛機呢!這樣說來小弟還真的要感謝凡凡哥給我創造的機會啊!今天一定要幹個夠本,畢竟我下一次再見這騷貨可不知道什麼時候,不像凡凡哥,隨時隨地都可以拉過來艹,哈哈哈」

「可是我看卡卡今天被你艹的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不知道還受不受得住?」

「哥你這就不懂了,憑我閱女的經驗來看,這娘們的潛力我們兩個人合在一起也才開發了一半都不到。」說著,天天竟然伸出腳丫懟在卡卡的臉上,卡卡兀自沉浸在高潮的餘韻裏,竟然下意識的伸出舌頭舔舐起天天的腳丫。

「看,怎麼樣。我就說嘛,這騷貨就是為性愛而生的,之前她男朋友估計比較愛護她,沒敢太深入開發,但依我來看,這騷貨真要開發出來了,十個八個男人都應付得來,哈哈,這就叫「是馬也,雖有千裏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裏也?」,讓她留在她男朋友手裏,那才是暴殄天物。我們倆不過是幫著她開發開發她的能耐而已,到最後他反而應該感謝我們,哈哈哈」

說著,天天又湊近了卡卡,拉起卡卡一條大腿,準備用大雞巴側入卡卡。卡卡微弱的呢喃著:「啊。。。不行。。。真的不行了。。。你們放過我吧。。。再干。。。再干。。。真的要干壞了。。。」

天天沒理會卡卡,只是一手握著大雞巴,用龜頭在卡卡的陰唇上摩擦來摩擦去,另一手伸到卡卡豐滿的胸脯上,開始揉搓卡卡的大奶子。

果然過了不久,卡卡的下體又分泌出不少淫水,在天天的挑逗下,卡卡漸漸開始發出想要的呻吟聲。

凡凡有點吃醋的說道:「天天啊,今天基本上從頭到尾都是你在干,而且干到現在一次都沒射,能不能也讓哥哥嘗一嘗卡卡的小穴啊。」

天天笑道:「確實是小弟太貪了,實在是卡卡這身子小弟日思夜想了很久,終於能在回去前玩一次,愛不釋手啊,不過大哥說的也對,這次應該先讓大哥干。」

卡卡躺在地上終於恢復一些神智,微弱的說道:「你們兩個壞蛋,都說人家已經不行了,怎麼。。。啊。。。還在商量誰先誰後,真的要把人家乾死麼?」

天天把揉搓卡卡乳房的手伸到卡卡嘴巴,卡卡乖乖的開始吮吸天天的手指。天天笑著說:「放心吧,卡卡,那天你和浩浩不也乾了一晚上麼,相信我,你的潛力絕對能應付我們倆,一晚上下來肯定讓你欲仙欲死。」

卡卡一邊裹著手指一邊說:「你就會哄人家,那天浩浩也沒一晚上一刻不停的幹人家啊,再說你這個雞巴比浩浩的還大還粗,而且你還這麼會插,我今天都不知道高潮多少次了,再這樣下去要虛脫了。。。」

天天竟然站起身來,從牆角的一個箱子裏拿出三瓶寶礦力,遞給卡卡和凡凡:「你這麼說還真是,咱們都先補充點水分,要做持久戰的打算,哈哈哈。」

凡凡微微有點生氣:「你倆喝就行了,我這一晚上也沒怎麼運動,不需要補充什麼水分。」

天天大笑:「大哥別生氣,這就讓你好好爽爽。」說著,天天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條浴衣腰帶,竟然熟練的把卡卡的雙手綁了起來。卡卡心虛的問:「你。。。你這又要玩什麼?你怎麼花樣這麼多?」

天天沒理會,把卡卡的雙手綁好後,就拉著卡卡站了起來,走向房間的窗戶。

日式的溫泉酒店往往是和室,在最外層是玻璃窗,會有窗簾,玻璃窗內往往有一小塊空間,可以放一個小茶桌什麼的,再往裏是日式的拉門,相信閱片比較多的朋友都有所了解。

天天拉著卡卡的雙手,走到拉門旁,微微拉開了兩扇障子,又把卡卡的手綁在了房樑上。這樣一來,卡卡赤身裸體,兩隻手都被向上綁在房樑上,奶子向外,屁股向裏,一時動彈不得。

卡卡不滿的說:「你這又搞什麼東西,人家好累呀,連站都站不穩了,你還把人家綁在這裏!」

天天哈哈大笑,啪的一聲拍在卡卡的屁股上,留下一個紅紅的掌印,卡卡雙手被綁,雖然被打也躲無可躲,只能左右搖晃屁股,想要避開天天下一掌,這動作更顯得誘惑無比。

果然,凡凡一晚上沒撈著干卡卡的小穴,早就忍不住了,上來就抓住卡卡的細腰,準備把他的粗雞巴插進來。

天天笑著說:「大哥先別著急,好玩的還沒來呢。」

說著,天天接過凡凡手裏的dv(或是手機?)開始繼續拍攝。只見天天刷刷兩下,把兩個日式拉門拉向兩邊,還沒等兩人反應過來,又一下子把最外面的窗簾也拉開了。這樣赤身裸體的三人就完全暴露在外了。

三人似乎住在什麼日式溫泉山莊,外面黑燈瞎火的什麼也看不見,這大周日晚上的,估計外面也沒什麼人,儘管如此,被偷窺的可能性還是讓屋裏的三人感受到了異樣的刺激。

卡卡「啊」的一聲嬌呼,想趕緊躲起來,可是她雙手被綁,又能躲到哪裏呢?卡卡不滿的叫道:

「天天!你這個變態,趕快把窗簾拉上啊!被看到怎麼辦啊!」

天天淫笑著伸手邊揉著卡卡的奶子邊說道:「放心吧卡卡,你看看外面哪有人,何況剛才都在浴池做了,不比這裏危險多了嘛!」

卡卡掙扎著說道:「這不一樣啊,剛才浴池有沒有人我們一眼就能確認,現在這樣子外面就算有人偷看或者偷拍我們也不知道啊!」

凡凡早已忍不住,站到卡卡身後握著雞巴就準備插入:「看到就看到嘛,就算看到估計大家也只會以為我們是拍A片的,你是AV女優哈哈哈。」

天天此時卻說到:「我覺得卡卡姐這主意不錯,哈哈,簡直是天才!」

卡卡奇怪道:「我又出什麼主意了,你們別廢話了趕緊把窗簾拉上,把我放下來。」

視頻這時竟然中斷了。我正詫異,幾秒鐘後視頻又恢復了,看來中間的一段沒有拍攝,新的拍攝位置已經是卡卡她們房間的窗外,看來天天真的穿上衣服跑到窗外從偷拍機位開始拍攝卡卡和凡凡做愛。

天天的新位置似乎是在酒店的花園裏,可能因為實在沒什麼客人,無良店家竟然把花園的路燈都關了,搞得黑漆漆一片,反而讓一個窗戶裏正在苟合的卡卡和凡凡更加明顯。

只見昏黃的燈光中,卡卡雙手還被綁在房樑上,雙腿叉開,屁股後翹,正在被凡凡的大粗雞巴從後面一下一下的艹干。因為卡卡雙手不能動彈,上半身只好保持向上的姿態,這就讓她的兩個大白奶子隨著凡凡的衝撞像兩隻兔子一樣跳來跳去,這一切全部都被在外偷拍的天天記錄了下來。

只聽天天一聲低吟,把攝像頭拉回,竟然入鏡了一下自己的雞巴。原來天天沒穿內褲,只是套了一身酒店的浴衣,穿著拖鞋就出門了,那浴衣是漢服式樣的交領右衽,沒有扣子,只是腰間有一條腰帶,結果天天在室外看的火起,勃起的大雞巴竟然從浴衣下面跳了出來,索性天天就這樣一邊拍攝,一邊看戲,一邊自擼。

這時,突然視頻的背景中傳來兩個日本年輕男女的交談聲,聲音不是很大,天天又不懂日語,所以沒在意,然而我和茜茜師姐卻聽得一清二楚。

只聽男生突然吃驚地說:「天啊,你看那裏是什麼,牙敗,好像有人在做H的事情。」

女生接口道:「哪裏哪裏?我看看,牙敗,果然是呀,真的是在H,太色情了。」

男生又說道:「我知道了,這個一定是那個什麼。。。就是。。。對了,AV的攝影現場,那種片子經常來溫泉拍的,你看那個女生那個身材,肯定是AV女優沒錯了。。。就是不知道是哪個女優,身材這麼好,我回去一定要買一部回來看看。」

女生不滿道:「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跟女朋友這麼說話合適麼。」

男生笑道:「對不住對不住,一不小心說出來了。不過這個女生身材真的好,長得雖然看不太清楚,不過好像也很卡哇伊。這樣的AV女優按理說應該很火啊,我怎麼沒有印象?會不會是還沒出道的,過一段時間出道後這個片子應該就會上市了吧,話說回來,不知道哪個公司簽了這個女優,一定會賺爆吧。」

女生笑道:「你要這麼說確實也沒錯,這女的我看了都有點濕呢,你看那個奶子就這樣一甩一甩的,真的好色情啊。。。」

「就是說嘛。。。不過。。。如果是AV拍攝的話,為什麼沒見攝像機呢?」

「你要這麼說,剛才我就注意到了,那邊好像有一個變態正在偷拍呢,我本來以為單純就是變態而已,聽你這麼分析,看起來是AV公司出了新點子,搞什麼假偷拍手法吧。。。」

「原來如此,很有道理,等等,你說的偷拍的人是那邊那個麼,感覺他除了偷拍是不是還在幹什麼。」

「啊。。。我看看。。。啊。。。果然。。。他好像一邊拍攝一邊自己擼呢。。。他那雞巴真的好大啊,看來果然是AV男優。」

「哇噻,看來這部影片可能除了溫泉,還有3P什麼的,現在AV業界真的這麼厲害麼,剛出道的女優就直接3P,露出了。。。哎。。。你看你看。。。裏頭的好像快射了。」

我一看,果然凡凡一會抓著卡卡的屁股,一會把著卡卡的肩膀,下身正全力的挺動,彷佛每一下都想把卡卡戳穿,卡卡雙眼上翻,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已經快被干暈了。又過了幾十下抽插,凡凡下體一挺,兩人一起抖動起來,顯然凡凡已經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卡卡的子宮。

旁觀的兩個日本人也很吃驚。

男生說:「媽呀,我還以為會拔出來射,原來竟然直接中出了,還沒出道的女優就溫泉,3P,露出,中出,這一定會很快大火啊。」

女生也說:「真的呀,你看,精液都滴出來了,感覺那男優也射了好多呢。。。哎。。。你看你看。。。那個偷拍的人走了,估計準備回去接棒了。。。」

男生又說:「我們也趕緊回去吧。。。說實在現在我也有點興奮。。。」

女生笑道:「誰管你,又不是因為我興奮的。。。」

果然天天正匆匆往回趕,於是兩個日本人的聲音越來越聽不到了。過了一會,天天拉開房門,衝進了剛才的激戰現場,只見窗簾已經被拉上了,但是卡卡還是沒被放下來,仍然被吊在房樑上,總算凡凡還有點良心,幫卡卡搬了一個椅子過來,讓卡卡跪在椅子上,下半身可以歇一歇,不過上半身還是只能保持原樣。

凡凡坐在一旁還喘著粗氣,一看天天回來,有氣無力的問道:「怎麼樣,兄弟,拍到了嘛,效果怎麼樣啊。讓哥看看。」

只聽天天急切地聲音說道:「哥,你先等一會,我先泄泄火,來,哥,你先拿著拍一下。」

說這天天把dv遞到了凡凡手裏,變成了凡凡拍攝。只見天天勃起的大雞巴浴衣早就遮不住,全都伸出來了,難道他剛才就這個樣子衝過酒店大堂,沖回房間麼?

天天一把把自己的浴衣脫掉,露出了乾瘦的身體和不成比例的粗大雞巴,走近還跪在椅子上,雙手吊著的卡卡。

卡卡有氣無力的哀求道:「天天,天天求你了。。。我真的不行了。。。啊。。。小逼都被干壞了。。。求你可憐可憐我,別再乾了。。。」

卡卡的蜜穴微微張開,剛才凡凡內射的精液還在一點點地流出來,在椅子上流了一灘,這個樣子實在讓人無法忍受。天天雖然聽卡卡哀求的可憐,但受不了無限膨脹的性慾,還是雙手扶起卡卡的腰,摸索著把大雞巴一點點插進了卡卡的肉穴。

卡卡顫聲呻吟道:」啊。。。實在。。。不行了。。。你們。。。你們怎麼都這麼厲害。。。啊。。。把卡卡。。。都干壞了。。。啊。。。好大啊。。。天天。。。你的雞巴為什麼。。。啊。。。為什麼這麼大。。。啊。。。都塞滿了。。。啊。。。太爽了。。。啊。。。不行不行。。。慢一點。。。啊。。。要被乾死了。。。啊。。。天天。。。慢一點。。。啊。。。不行。。。太深了。。。啊。。。我要死了。。。「

天天挺著粗大的雞巴,雙眼通紅,根本不理會卡卡的哀求,只是一下一下的把大雞巴全部抽出,再盡根插入,讓卡卡在極致的空虛和滿足之間不斷翻滾。隨著天天的抽插,卡卡的蜜穴又分泌出了了大量的淫水,掛在天天的大雞巴上閃閃發光。恐怕卡卡也沒想到,儘管她肉體上已經疲憊至極,但是下體的分泌功能似乎完全沒受影響,甚至更加活躍了。難道她的上限真的像天天說的那樣,還遠遠沒達到麼?

天天一邊狠狠的艹著卡卡,一邊問道:「凡凡哥,你剛才就這樣射進去,真的不要緊麼?可別搞出事情來啊。」

凡凡答道:「放心吧,前兩天就聽這個騷貨說了,她現在服用長效避孕藥呢。出不了事情,我親眼看著她吃了兩天,今天你來之前我也看著她吃的藥,沒問題的。」

天天連連稱是,又問卡卡:「你這避孕藥是為了和恆恆做愛的時候可以內射才吃的麼?」

卡卡邊呻吟邊回答:「啊。。。太大了。。。好爽。。。啊。。。不是。。。啊。。。是。。。太爽了。。。啊。。。是我自己。。。自己想吃的。。。」

天天一邊啪啪啪的操著卡卡一邊奇怪的問道:「你自己想吃?為什麼呢?難道恆恆不知道你吃避孕藥?」

「對。。。啊。。。太爽了。。。太大了。。。啊。。。我。。。我沒和他說。。。他到現在還拔出來射呢。。。啊。。。你們。。。你們反而。。。都射進來了。。。啊。。。好舒服啊。。。好愛你的大棒棒。。。快。。。啊。。。操死我。。。我是騷貨。。。啊。。。我就是為了和炮友。。。啊。。。做愛。。。不搞出事。。。才。。。啊。。。才偷偷吃避孕藥的。。。沒想到。。。啊。。。找的第一個炮友就是你們。。。實在。。。啊。。。太勐了。。。都把我干壞了。。。」

天天聽了,更加興奮,抽插漸漸加快,到最後變成又大力又快速的抽插,每次都抽出超過十厘米的雞巴,插入的時候因為用力很勐,幾乎全部都插進了卡卡的陰道,估計龜頭已經捅進了卡卡的子宮。卡卡泣不成聲,感覺眼淚口水已經一起流出來了:「啊。。。快。。。快艹我。。。大雞巴。。。艹死我吧。。。我是騷貨。。。你們的性奴隸。。。啊。。。隨時。。。隨地來艹我。。。啊。。。太爽了。。。就。。。就讓我。。。啊。。。這樣爽死吧。。。」

天天一聲低吼,身體顫抖,也把一股一股的濃精深深射進了卡卡的身體,我感覺如果卡卡沒有吃避孕藥,這樣的射精是絕對會讓她懷孕的。。。希望卡卡真的有好好吃藥。。。

天天似乎太過興奮,射精後向後倒退了幾步,倒在了地上。卡卡依舊被吊著,乳白色的精液溷合著淫水從她依舊大張著的陰道口汩汩流出。視頻到這裏就結束了。。。

我深吸一口氣,看來卡卡和凡凡天天這一晚上應該是好好乾了個爽,看天天那個雞巴的長度,粗度,硬度,和持久度,我還真的害怕卡卡會被干壞呢。。。

學姐在我懷裏嚶嚶的說道:「我好羨慕卡卡啊。。。什麼時候能像她這樣被好幾個男人干。。。一定很爽吧。。。」

我笑道:「學姐你連我的雞巴都受不了,天天那個大雞巴現在對你來說還是太難了啊,哈哈。」

學姐伸手幫我擼動早已怒挺的雞巴說道:「是啊,不知道卡卡花了多久才能適應那麼大的雞巴。。。我。。。啊。。。」

我伸手摸向學姐的下體,果然已經濕潤不堪,我淫笑到:「學姐?怎麼樣,你還行不行?實在不行就用嘴吧。」

學姐嬌羞的說:「討厭。。。我感覺還可以插進去做一會。。。不過,待會要射的時候一定要讓我吃到呀。。。剛才一發都浪費了,我這一年多沒吃精液了,感覺皮膚都不如以前好了呢。。。」

第二天早上,我和學姐神采奕奕的出了門。在電車上,學姐頭靠在我肩上,溫柔的問道:「卡卡估計今天就回來了,以後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在一起呢。。。我不想搶她的男朋友,估計也搶不過,不過在找到自己男朋友之前,我還是想時不時和你親近親近的。。。」

我笑道:「學姐,咱們不是都說的好好的了麼,只要卡卡答應,什麼時候都可以,這件事你可以等卡卡回來後和她商量,不過你要是想私下找我做的話,我怕是不能同意的。」

學姐也笑道:「美得你。。。你以為你是什麼潘安麼。。。要不是因為你是卡卡男朋友,姐姐我還真不一定看得上你呢,呵呵。姐姐從小就有個不好的習慣,就喜歡搶別人的東西,哪怕自己手裏的玩具其實更好玩,看到別的小朋友拿著什麼東西玩的開心,總想搶過來玩一玩。也虧得姐姐我從小長得漂亮,大家都讓著我,所以一直想搶什麼就搶什麼。你在姐姐眼裏也不過就是卡卡手裏面讓我羨慕的玩具罷了。」

「哈哈,學姐,非要說的那麼無情嘛。。。你要這麼說,我如果是卡卡的男朋友,就可以同時干你們兩個,如果我不是卡卡的男朋友,就一個也干不到,那樣我更加不可能背叛卡卡了。」

學姐笑道:「有道理哦。。。那你等著吧,等我和卡卡商量一下怎麼分配你的時間,哎,總還是要想個什麼辦法穩定的能吃到精液才好啊。。。昨天我吃了你兩管,感覺今天皮膚就變好了呢。。。」

「哈哈,學姐,你這吃的哪裏是精液啊,吃的是陽氣吧。。。」

「我就是吸陽氣的千年狐妖,怕了的話就趕快離我遠點,嘻嘻。。。」

正和學姐開著玩笑,突然兜裏的手機震了一下,我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凡凡的QQ號發來了信息:「兄弟,有新片子要不要?很精彩的。。。」

我氣不打一處來,這傢伙竟然又想賣給我他和我女朋友拍的色情影片,而且這影片我昨天已經看過了。。。

「不要不要,上次你跟我說每個影片都有十分鐘,根本就是騙我的,大部分都只有三五分鐘,你真是奸商!」

「別介啊兄弟!這次真的很精彩,而且是有3P的,只收一萬日元。。。」

「滾。。。我才不會信你呢!再說你以前不是收人民幣麼,現在怎麼收日元了?」

「這不我現在就生活在東京,手頭有些緊嘛。。。我看兄弟你信息裏也顯示在東京嘛。。。這樣吧。。。兄弟你如果真在東京,有個好事可以給你安排下。。。「

「什麼好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這不是上次視頻的妹子嘛。。。現在想找個單男繼續3P,兄弟如果你真的住在東京,感興趣的話,今天就可以過來,只需要五萬日元。」

我簡直氣炸了,這個凡凡,打腫臉充胖子帶卡卡去泡溫泉就算了,竟然還盤算著把卡卡當妓女幫他把去溫泉的費用掙回來,這也就算了,掙錢竟然還掙到我這個正牌男友頭上,真是是可忍熟不可忍!

我把手機拿給茜茜學姐看:「這個凡凡,簡直欺人太甚了,竟然拉起皮條了。。。」

茜茜學姐笑道:「你應該慶幸他拉皮條第一個就拉到你這裏,要不然還不知道卡卡要被多少人干呢,這也正好是你的機會,你就這麼辦。。。」

說著茜茜學姐附耳跟我說了一個計劃。

「這真的可以麼?學姐」

「沒問題,你就這麼辦,肯定能讓卡卡回家,啊,姐姐車站到了。。。回見啊,進展怎麼樣記得告訴姐姐,等卡卡回來上學了,姐姐還有事情和她商量呢。」

說著茜茜學姐在我臉頰上輕輕親了一口,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就飄著下了地鐵。留下我細細回想剛才她提出計劃的可行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