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前女友故事雜記 (9) 作者:portsxu

.

【前女友故事雜記】

原創:portsxu2020/4/25首發:春滿四合院

(九) 網絡社交平台(三)

解壓縮好從凡凡那裏購買的付費視頻,是大小七個視頻文件,看起來已經按時間先後順序排列好,這樣也省得我自己一個一個排序了。七個視頻應該包括了凡凡說的五個性愛視頻和兩個生活視頻,不知道裏頭能找到什麼線索呢?這樣想著,我脫掉了自己的褲子,一手握著雞巴,一手打開了第一個視頻。

第一個視頻的環境顯然就是我已經很熟悉的凡凡實驗室的殘疾人衛生間,或許他們兩人進入實驗樓不久就到了這裏準備進行親密行為了吧。視頻是又凡凡手持手機拍攝,開始的時候卡卡已經跪倒了地上,抬頭看著凡凡。凡凡在卡卡的眼睛周邊打上了馬賽克,因此只能看到卡卡的下半邊臉,幸好聲音並沒有做什麼特殊處理。

只聽卡卡嘿嘿一笑,輕輕的抓住凡凡短褲的邊緣,鼻子衝著凡凡的褲襠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笑著對凡凡說:「小哥哥,你這裏不老實哦,嘻嘻。。。」說著慢慢把凡凡的短褲和內褲一起向下拉。

凡凡腿有些軟,向後不自覺地倒退了一步,靠在了衛生間的牆上。卡卡膝行向前繼續拉著凡凡的褲子,慢慢的把褲子拉到了雞巴的下緣。凡凡哪裏經受得了這樣的挑逗,雞巴一脫離內褲的舒服,立刻彈了起來,看來已經有七八成勃起了。

卡卡嘻嘻一笑,伸出舌頭在凡凡的龜頭上輕輕舔了一下,又側臉在凡凡雞巴的兩側各舔了一下,之後就沒有了下一步動作,反而只是抬頭抿著嘴看著手機鏡頭。

凡凡哪裏受得了,雞巴跳了一跳,似乎已經充血了九成,禁不住想伸手自己擼動。卡卡啪的一聲拍走了凡凡伸出的手,嬌媚的說:「哥哥你的手不能動,你要是自己動手,妹妹可就不幫你了。。。」

凡凡哼了一聲,權衡利弊果然不敢再伸手自擼。卡卡滿意的一笑,低頭親了一口凡凡充血的龜頭,緊接著輕輕含住了龜頭和雞巴的上三分之一,只見卡卡雙腮內陷,緊吸住凡凡的龜頭,又舌頭一卷,把龜頭輕輕包住了。凡凡舒服的不得了,手又沒處放,禁不住想按住卡卡的頭讓她繼續舔弄。

卡卡又啪的一聲打開了凡凡的手,笑道:「哥哥的手不能碰自己,也不能碰妹妹,要不然妹妹就走啦,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做到呢?」

此時的凡凡哪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只得連連答應。卡卡滿意的笑了笑,雙手伸到肩膀,輕輕的把弔帶的兩邊背帶勾了下來,就這樣把弔帶褪到了腰間,上半身僅剩下鏤空的性感Bra。

接著,卡卡蹲了下去,抬起頭從下方開始舔弄凡凡的陰囊和雞巴下緣,邊舔邊用勾人的眼神(可惜被馬賽克擋住)看著凡凡,凡凡全身哆嗦,不禁往下滑落了一點。

卡卡很滿意凡凡的反應,右手抓住凡凡雞巴的根部輕輕擼動起來,左手伸到肩上,把自己Bra左邊的肩帶也褪了下去。

卡卡雖然奶子頗大,但是僅僅把一邊肩帶褪掉時候,這邊奶子也並不會完全露出,只會比平時多露出一點點,然而從凡凡的角度看,能夠隱約看到這邊的乳頭已經在Bra內微微挺起了。

卡卡這樣的挑逗比直接脫掉胸罩還有殺傷力,輪番刺激下,凡凡的雞巴已經110%的勃起了,看起來比那天他手淫的時候要大的多。眾所周知,男人超水平發揮的時候,要不然就是已經長期沒有性行為了,要不然就是經受了超乎尋常的性刺激。看來凡凡現在顯然屬於後一種情況。

卡卡感覺挑逗的已經很有效果了,雙手抓住凡凡的屁股,一下子把凡凡已經完全勃起的雞巴吃了進去。

憑我和卡卡的經驗,大約12-13厘米這種長度的雞巴在女生完全吃下的時候,多少會用到女生的喉嚨,雖然可能還達不到所謂「深喉」的地步,但是顯然是需要用到更高端的口交技巧的。

卡卡此時正是這樣,她把凡凡的雞巴完全吃進以後並沒有明顯的動作,而是頭保持不動,讓凡凡的雞巴插在自己的喉嚨裏,舌頭下壓,發出了呼嚕呼嚕漱口一樣的聲音,讓自己喉嚨肌肉的蠕動來刺激凡凡的龜頭。凡凡貌似從來沒有被這樣口交過,禁不住大聲呻吟起來,已經站立不穩,繼續向下滑了一點。

卡卡乘勝追擊,開始大力吞吐凡凡的雞巴,每一次吃進的時候都深深的讓凡凡把雞巴插進自己的喉嚨。凡凡彎著腰絕望地喊道:「啊。。。不行。。。快不行了。。。啊。。。。」

卡卡吐出雞巴,嘿嘿一笑,左手緊緊的握住雞巴快速的擼動起來。在剛才的深喉口交過後,卡卡的口水已經充分浸潤了凡凡的肉棒,讓卡卡此時的擼動又順暢又爽快,隨著卡卡小手擼動肉棒的噗呲噗呲的聲音,凡凡感覺下體一陣洶湧的衝動,就一股一股的怒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卡卡大獲全勝,沒有用嘴接住精液,而是仰著臉讓精液全部射到了自己臉上。凡凡已經站立不住,竟然就這樣順著牆熘到了地上,視頻也從俯拍卡卡變成了平拍卡卡。

卡卡高興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精液,開玩笑的說道:「哥哥的精液好香啊,和別人的一點也不一樣,這就是知識的味道嘛,嘻嘻」

視頻在這裏就結束了,看來卡卡發給我的照片就是此後拍的,只不過和視頻比起來,照片裏的卡卡把胸罩也脫掉了。看來是為了更加誘惑我,特意脫掉後讓凡凡拍的。。。

我不禁感嘆,卡卡仍然是那個卡卡,感覺在性愛上很是喜歡捉弄別人,只是不知道這次她還能占多久上風。。。會不會和浩浩那次一樣,一開始還挺威風的,後來就被人艹的不要不要的呢?

這樣想著,我打開了第二段視頻,這是一段生活視頻,拍的內容是卡卡從一個地鐵站出來,蹦蹦跳跳走向遠處的一個巨大團地。

團地,是東京市政府建造的大型公共住宅,形狀類似國內的所謂赫魯雪夫樓,不過每棟樓都要大得多,經常是十多層的高樓,每層都要住幾十戶,形成長一兩百米,高几十米的巨型住宅。而一個團地往往有十幾棟這樣的巨樓,組成一個能夠居住幾萬人的大型小區。

看來凡凡的家就住在這個團地裏,然而先不說這到底是哪個團地,在哪裏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一個團地裏頭住了那麼多人,裏頭的構造又像迷宮一樣,我是不可能從裏頭準確的找出凡凡家的。

這樣想著,視頻轉換了場景,「叮」的一聲,一扇電梯的門打開了,凡凡拉著卡卡的手走出電梯,走向了密密麻麻的公寓門中的一個,卡卡滿臉嬌羞,低著頭被凡凡拉著走,不過似乎又難以掩飾她心中的期待。

第二個視頻就這樣結束了。

我看了一下時間,第一個卡卡給凡凡口交的視頻時間不過兩分多鐘,第二個也就一分多鐘,就這樣凡凡還敢說平均每個視頻十分鐘?這真的是奸商啊!

我不滿極了,本來想著看他們的性愛視頻擼一擼,沒想到第一個視頻看的我剛勃起凡凡就繳械投降了,第二個視頻根本不是性愛視頻,我的雞巴得不到刺激都軟下去了。

無奈的,我打開了第三個視頻,這又是一個手機拍攝的視頻。此時的卡卡和凡凡都已經脫得精光,正站在凡凡家的衛生間裏。和我與卡卡合住的公寓不同,團地的公寓更像是單身公寓,衛生間是模塊化的,統一是左邊淋浴泡澡,中間刷牙,右邊馬桶的構造。這與我們家馬桶洗浴分開,甚至刷牙泡澡都分開的結構差別甚大。

此時卡卡和凡凡正裸體站在衛生間中間,對著水槽上方的鏡子拍攝著,能聽到左邊的浴缸裏頭有放水的聲音,顯然兩人正在等待放完水共浴。卡卡左手舉著手機對著鏡子拍攝,右手一會掐著自己的腰,一會托著自己的奶子,臉上還在不時做出或者可愛或者魅惑的表情,看起來正在享受自拍的樂趣。

凡凡從後面抱住卡卡的腰,靠了過來,鼻子湊近卡卡的脖子深深聞了聞卡卡的肉香,不禁感嘆道:」真不敢相信是真的,好幸福。「

卡卡身體後仰倒在凡凡的懷裏,右手翻過去抱住凡凡的頭,也舒服的」嗯「了一聲,又輕輕的問:」凡凡哥哥,我們今天。。。不做愛。。。可以麼。。。「

凡凡又聞了聞卡卡的身體,違心的說道:」好,我只要能這麼抱著你就滿足了。「

卡卡轉過身,小鳥依人的依偎在凡凡懷裏,右手向下伸去,抓住凡凡早已勃起的肉棒揉搓到:」要是沒有它我還真的信了你呢哈哈。「

說著,卡卡把手機塞給凡凡,變成了凡凡右手拿著手機對著鏡子拍攝,只見鏡子中卡卡踮起腳,雙手捧著凡凡的臉,深情的吻了上來,凡凡也轉過臉熱情的回應卡卡,兩人就這樣水乳交融,情難自已的親吻了一分多鐘。卡卡一邊把凡凡空著的左手拉向自己的翹臀,讓凡凡揉捏自己的屁股,一邊又擠著巨乳,把自己的胸部緊緊的壓在了凡凡的身上。

兩人的嘴唇終於分開後,卡卡輕輕的在凡凡的耳邊說道:」哥哥干我。。。「

凡凡哪裏還受的了,把卡卡推到洗手池上,就準備從後面插入。這時手機還在繼續拍攝著,只見卡卡九十度的彎了下去,噘起屁股,露出自己的肉穴,上面已經水光粼粼,凡凡的大肉棒也已經完全勃起,能看到龜頭上甚至已經滲出了透明的不明液體,凡凡一手拍攝,另一手擼動自己的肉棒,正準備對準卡卡流著淫水的肉穴就插進去,誰料卡卡的手伸到了身後,拉著凡凡的手到自己的屁股上,然後親自用手輕輕握住凡凡的肉棒,捅向自己的小穴。

凡凡沒想到卡卡這麼騷浪,抓住卡卡屁股的那隻手忍不住狠狠的一捏,把卡卡肉肉的屁股都捏變形了,像是在發泄他現在就想大力艹弄卡卡的無盡慾望。

卡卡也沒讓他多等,很快找到了地方,但是並沒有第一時間插入,而是先左右搖擺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讓鮑魚輕輕掃過了凡凡的龜頭,只是這樣一掃,凡凡的龜頭就沾滿了卡卡的淫水,閃閃發光。

卡卡又一次將肉穴對準,就向後坐了下去。插入的一刻,凡凡和卡卡都發出了終於滿足了的大聲呻吟。

卡卡的第一次後坐並沒有連根吞入凡凡的肉棒,而是僅僅運動了四五厘米,將將吞下凡凡的龜頭和肉棒的三分之一,就又抽了出來,只見凡凡肉棒被吞入的部分全部都沾滿了卡卡的淫水,濕濕的和剩餘的乾燥部分形成鮮明對比。

卡卡嘻嘻一笑,又一次後坐,這一次同樣沒有全根吞入,不過運動了七八厘米,吞下啦凡凡肉棒的三分之二,就同樣又抽了出來。緊接著,卡卡開始前前後後的用肉穴套弄起了凡凡的雞巴,但是每次都是只吃進去三分之二左右。

卡卡呻吟道:「哥哥的雞巴好大啊。。。啊。。。妹妹。。。妹妹吃不進去了。。。哥哥。。。你好厲害啊。。。」

我只能說,卡卡這樣做是純粹的表演,別說凡凡的雞巴也不過我差不多尺寸,不久之前,浩浩大得多的雞巴都已經在卡卡的肉穴裏抽插了不止幾千次,怎麼會吃不下凡凡的雞巴呢。

果然凡凡也不相信,於是在卡卡下一次後坐的時候,凡凡也挺腰配合的插了上去,卡卡一生嬌呼,癱倒在水池上,柔媚的叫道:「哥哥你好壞,竟然這樣偷襲妹妹。。。啊。。。哥哥。。。你雞巴太大了。。。別這樣插。。。會插壞的。。。」

我仔細觀察,剛才卡卡和凡凡雙雙用力,結果凡凡的雞巴竟然還是沒有全部插進去,而是像卡卡和浩浩做的時候一樣,露在了外面一點點,這可以從凡凡雞巴根部仍然沒有被卡卡的淫液完全浸潤看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又認真看了一下才發現,凡凡的雞巴雖然不是特別長,但是似乎比一般人更粗,更奇特的是他的雞巴上窄下寬,越往根部越粗,這可能是他雖然沒法插到卡卡的花心,但是也能給卡卡的肉穴完全的滿足感的原因吧。

這樣想著,視頻中的卡卡開始用力迎合起凡凡,每次的後坐都不再保留,而是全力的坐向凡凡的雞巴,配合著凡凡下身的運動,兩人了開始暢快的性愛。不知是因為又和一個陌生男人做愛產生的興奮,還是因為凡凡的雞巴確實有特點,卡卡顯得比與我做愛時更加激動,只見她小穴分泌了大量的淫水,隨著凡凡抽動的肉棒,竟然在大腿內側成股的流了下來。

這時,這個視頻竟然突然結束了。坑爹麼這不是!我正擼的帶勁,卻一下子被潑了一盆冷水。看來視頻中的兩人艹弄的太興奮,已經完全顧不得拍攝,所以把視頻結束了。

我心中怒罵,無奈的點開了第四個視頻。

第四個視頻場景還是衛生間,不過拍攝工具似乎變成了dv,卡卡正全裸的跪在浴盆裏,露出的上半身亮晶晶反射著水光,顯然剛剛沐浴過,凡凡吊著雞巴對著鏡頭擺弄著dv。過了一小會拍拍手,高興地說道:「好啦,弄好啦!」就轉身走向浴盆。

卡卡嬌羞的說:「討厭啦,哥哥家裏怎麼還有這種東西,連三腳架都有,是專門準備拍人家的嘛。」

凡凡邊笑邊跨進浴池說道:「也是也不是,哥哥買這些攝影設備也有段時間了,可是又從哪裏找卡卡妹子這麼美麗漂亮的模特呢?」

他踏入浴缸後沒有坐到熱水裏,而是雙手叉腰站在那裏,卡卡乖巧的靠了過來,主動用小嘴含住了凡凡吊兒郎當的雞巴,開始服侍起來,邊舔弄卡卡邊指著旁邊地上一灘水說道:「哥哥剛才好厲害呀,你看把妹妹插的,流了好多水啊。。。」我這才知道這竟然是卡卡剛才流出的淫水。

凡凡很高興:「卡卡妹妹,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做愛這麼舒服過,你真的太有魅力了。」說著凡凡的雞巴已經勃起了不少。

卡卡閃著大眼睛看著凡凡問道:「哥哥,你干過很多女人麼?」

凡凡嘆了一口氣:「沒有,雖然哥哥在網上找過很多女人,但是很少有搭理哥哥的,連像你昨天一樣電話性愛的,我都是第一次遇到。。。妹妹,哥哥為什麼這麼幸運,第一次見到真人就是你這麼漂亮的,哥哥以後再也不在網上找了。。。再怎麼找估計也找不到比你好看的了。。。」

「哥哥就會騙人討妹妹歡心,哥哥,你的雞巴好大啊。。。妹妹從來沒有被這麼大的雞巴插過呢。。。」

凡凡有些傷心的問道:「妹妹呢,妹妹被很多人干過麼?」卡卡抬起頭裝作認真的想了一想,又繼續吞吐肉棒說道:「三個,算上哥哥你。。。妹妹以前交往過一個男朋友。。。分手後實在寂寞,又在摸摸上找過一個。。。再就是哥哥你了。。。」

凡凡似乎覺得還沒那麼壞,安心的問道:「那之前的兩個都怎麼樣啊,為什麼和前男友分的手呀。」

卡卡吐出肉棒,伸手邊擼動邊說:「前男友雞巴太小啦,根本滿足不了我,他還騙我男人都是這個樣子,真不要臉,後來找的那個雞巴倒是大了一些,雖然還是比哥哥的小一點。。。但是時間太短了。。。才插進去幾秒就射。。。害的妹妹吃了兩次緊急避孕藥呢。。。所以妹妹再也沒找過他。。。」

凡凡聽著卡卡的話,雞巴似乎又變的更硬了,激動地說:「妹妹,哥哥一定好好愛你,讓你不再受那種委屈。。。」

卡卡星星眼的看著凡凡,乖巧的點了點頭,弱弱的說:「哥哥。。。好好愛我。。。」

凡凡再也無法忍受,低下身跪在了浴缸中,抱起卡卡親吻起來,卡卡邊回應邊繼續擼動著凡凡的肉棒。兩人親了一會,卡卡轉過身去,雙手插入熱水中扶著浴槓的底部,轉過頭對凡凡說:「哥哥,快乾我吧,妹妹受不了了。」

只見溫暖的熱水讓卡卡全身紅潤,屁股也顯得格外粉嫩,凡凡伸手抓住卡卡的兩瓣屁股揉搓了幾下,就挺槍準備深入。浴缸中的熱水,剛好淹沒到卡卡的大腿根,露出了濕濕的肉穴。凡凡直接大力一捅,將肉棒全根插了進去,卡卡不禁發出誘人的呻吟聲,被凡凡頂的差點前傾撲到水裏。

不過卡卡沒有埋怨,調整了一下手臂的支撐位置,就開始把翹臀主動迎合了上去,配合凡凡艹弄起來。

兩人一時都沒有說話,只能聽見嘩啦嘩啦的水聲和讓人臉紅心跳的肉體碰撞的啪啪聲。

抽插了幾分鐘,卡卡轉過頭來嬌媚的看著凡凡:「哥哥。。。妹妹。。。啊。。。好舒服啊。。。好喜歡在熱熱的洗澡水裏。。。啊。。。被哥哥艹。。。哥哥。。。你今天就這樣干我一晚上好不好?妹妹。。。不想回去了。。。」

凡凡當然舉雙手贊同,「好啊,太好啦,妹妹今晚就睡在這裏好啦。。。不用擔心,我家裏該準備的什麼都有,妹妹安心住著就好了。」說著情不自禁的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直艹的卡卡媚聲連連。

「啊。。。哥哥。。。不要停。。。啊。。。好美啊。。。太舒服了。。。哥哥。。。哥哥。。。妹妹剛才。。。啊。。。說的。。。不是睡在這裏。。。啊。。。快。。。大力點。。。啊。。。妹妹說的。。。是。。。啊。。。讓哥哥整晚上。。。啊。。。乾妹妹。。。哈。。。啊。。。如果。。。如果。。。你不行的話。。。哈。。。妹妹。。。待會。。。啊。。就回去了。。。」

凡凡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今天剛第一次見面的美女竟然浪到這種地步,更沒想到的是這麼好的機會竟然落到了他自己頭上,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一股腦的把自己澎湃的慾望全部變換成機械能,不斷地對著我女朋友的屁股進行做功。

卡卡被插得七葷八素,平時如果在床上用這個體位後入,當她被乾的神魂顛倒的時候,往往會向前讓自己的上半身趴在床上,只把屁股噘起來迎合就好了。然而今天在浴池裏被凡凡從後面干,儘管上半身已經非常疲累,很想趴下去挨艹,卻因為身下滿滿的一池洗澡水而動彈不得,於是只好掙扎的把雙手支撐在浴缸兩側,把上半身稍稍抬起。這樣一來,本來卡卡都泡在熱水裏的兩個大奶子從水中露出了一半,伴隨著凡凡每一次衝刺,兩邊的奶子不時在洗澡水中拍打起來,誘惑無比。

可惜凡凡在卡卡身後,看不到這一幕,不過此時的他已經雙眼通紅,忘記了一切其他事情,一門心思只想把他粗大的雞巴更快,更深的插進卡卡的肉穴。卡卡體力不支,承受不了,忍不住想要向前倒去,只能大聲的喊著:

「啊。。。哥哥。。。我。。。啊。。。不行了。。。不要。。。不要。。。再乾了。。。啊。。。寶寶。。。要被乾死了。。。求你。。。啊。。。求你繞過我。。。啊。。。太大了。。。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

卡卡一隻手努力向後伸,想要推開按在腰上的凡凡的雙手,可是馬上要高潮的她哪有那麼大力量。凡凡兩隻手掌像鐵箍一樣緊緊握住卡卡的腰,一下又一下的把卡卡大力拉向自己,看起來在兩人大幅度的對撞下,凡凡粗壯的肉棒已然完全的插入了卡卡的陰道。就這樣,在凡凡大雞巴不斷的進攻下,卡卡潰不成軍,伴隨著激烈的高潮,再也控制不住,向前倒下,竟然一頭扎進了洗澡水裏。

凡凡大驚失色,趕緊把卡卡扶了起來,沒想到卡卡已經喝了一大口洗澡水,被嗆得咳嗽了半天。凡凡在旁邊一臉歉意的拍著卡卡的背,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一會卡卡終於緩了過來,一臉通紅不知是高潮帶來的紅暈還是嗆水咳嗽的結果,生氣的輕輕打了一下凡凡的胸:

「你怎麼那麼討厭!不是讓你先停一下嘛!幹嘛那麼著急,都說要和你做一晚上來了,你就差那麼三五下嘛?」

凡凡不好意思的說:「哎呀,真的對不住妹妹,剛才哥哥是真的太舒服了,馬上就要射了,所以忘乎所以了。。。」

卡卡四下看了一眼,問道:「那你射了麼?射到哪裏了?我看水裏好像沒有啊?你射進去了麼?」

凡凡嘿嘿一笑:「沒有沒有,剛才不是著急把你撈出來麼,還沒來得及呢。。。」

卡卡反倒略微有點感動,沒想到凡凡在要緊關頭還是優先選擇幫自己,於是輕輕抓住凡凡尚自勃起的雞巴溫柔地說:「不怕,今晚上還有的是時間,話說,你這個東西怎麼感覺那麼大,插得我真的好爽。。。」

凡凡還想繼續,卡卡一臉不願意:「算了吧,我這一下子頭髮都濕了,我還是收拾一下洗一洗吧,你這個事過後再說,你先出去吧,我要洗頭,話說你們家有吹風機沒有。。。」

凡凡沒有辦法,只好挺著還脹大的肉棒悻悻的爬出浴缸到dv處停止了這個視頻。

我雞巴擼到一半視頻就這樣停了,還是讓我有點難受,於是趕緊點開了下一個視頻。

下一段看來是個生活視頻,卡卡已經已經洗完澡,頭上包著一大塊浴巾吸著頭髮上的水,這是她洗完頭髮後經常會做的事。只見卡卡已經換了衣服,身上穿著一件大大的黑色體恤,上面寫著「銀杏大學」四個大字,應該是把凡凡買的學校紀念品當睡衣穿在身上了。記得她在家裏有時候也喜歡穿寫著我大學名字「燕子大學」的紀念品襯衫,看到這我不禁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卡卡下半身什麼也沒穿,就這樣光著腿坐在沙發上。凡凡的T恤非常大,下擺已經蓋住了卡卡的屁股,因此完全看不出卡卡穿沒穿內褲。然而,這種穿與不穿之間的曖昧反而讓她顯得更加性感。

卡卡正掰開一雙方便筷,有點激動的把兩根筷子磨來磨去,看到凡凡又在拍他,略微有點不滿:「拍什麼拍呀,餓死了,趕快吃飯飯吧。。。」

凡凡左手拿手機,右手打開一個盒子,原來是一個高級外送壽司,卡卡高興的拿起筷子,夾起一個金槍魚壽司就送到嘴裏,「好吃,真好吃!我都好久沒吃這麼好吃的東西啦!」

凡凡很高興:「那就趕快多吃點,這還有呢。」

「哎呀,吃太多要胖的,呵呵,對了你們家裏有蛋黃醬麼?」

我這才想起來,卡卡吃壽司和生魚片喜歡占醬油和蛋黃醬,這真是一種黑暗吃法,而且蛋黃醬吃多了容易長胖,因此我每次都不給她蛋黃醬吃。

然而凡凡顯然不管那麼多,轉身就打開冰箱拿了一瓶蛋黃醬給卡卡。卡卡一聲歡呼,擠了一坨蛋黃醬在壽司邊上,開始夾壽司,粘蛋黃醬,蘸醬油的順序開心的吃了起來。

又吃了兩個,卡卡抬頭看凡凡還在拍,就招手讓凡凡過來,「快來吃吧,再不來就不給你剩了,嘻嘻。。。」

這個視頻就這樣結束了,我看著他們生活氣息十足,還有點打情罵俏的片段,心裏十分沉悶,連雞巴都跟著軟了下去,不知為什麼,卡卡和凡凡之間的互動似乎越來越輕鬆,越來越隨意了,這總是讓我心頭泛出一種微妙的不安,即使他們在視頻中沒有任何過分的親密動作,但是遠比他們做愛的視頻更讓我感到害怕。

這樣想著,我打開了倒數第二個視頻。

這個視頻看起來是上一個視頻結束後不久,兩人仍然在沙發上,看來已經吃完了剛才的壽司,正在看電視。凡凡似乎側臥在沙發的一段,舉起手機拍攝另一邊的卡卡,只見卡卡背靠在沙發的另一端,雙腿伸向凡凡,放在了凡凡的大腿上,此時卡卡雙腿併攏,T恤也被她拉了下來,,還是看不清楚裏面到底穿沒穿。

可是過了一會,電視演到了搞笑的片段,卡卡被逗的捧腹大笑,抱著肚子向裏轉了半圈,一下子露出了T恤下光潔赤裸的屁股,原來她果然下半身是真空的。

凡凡顯然也根本就沒在看電視,說來奇怪,他明明已經在衛生間裏不知道多少次的享用了卡卡的身體,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還這麼關注卡卡的走光呢?可能連他自己也不明白吧。手機中能明顯的拍到凡凡的內褲已經漸漸膨脹起來了。

卡卡的腿就放在凡凡褲襠旁邊,果然一下子就察覺到了。她嘻嘻一笑:「哎呦,你還有能量呢,看不出來啊,你還挺持久的。」

「這不剛才最後也沒讓我射出來啊。。。」

「怎麼,你小傢伙難道還不滿了麼?「說著,卡卡誘惑的收回了雙腿,在自己身前M字打開,把自己的肉穴毫無保留的展現給凡凡。

凡凡那裏受得了,一把脫下內褲就想衝上去,不料一臉撞在了卡卡懟出來的腳上。卡卡笑著說:「哥哥,別著急嘛。」用腳緩緩的把凡凡推回了原來的位置。

「妹妹還沒吃飽呢。。。」

只見卡卡轉頭抓起了一塊剩下的壽司上的三文魚片,回過身竟然把魚片放到了凡凡勃起的雞巴上。這樣一看凡凡的雞巴像戴了一個三文魚帽子,讓人覺得十分滑稽。然而當事人凡凡的肉棒突然接觸到涼涼的三文魚,感受又是不太一樣,雖然卡卡的行為可以說怪異至極,但是三文魚滑滑涼涼的觸感卻也算得上別有趣味。

卡卡一把又把凡凡推倒在沙發上,然後嬌媚的低下頭,竟然一大口把凡凡連同那塊三文魚一起吃了進去,等到卡卡的嘴離開的時候,當然三文魚片已經不在了,凡凡的雞巴上只留下了卡卡的口水。

卡卡舔了舔嘴唇:「哥哥的三文魚肉棒壽司真好吃,可惜了,本來以為哥哥能給妹妹加點調味料呢。。。」

說著,她又拿起桌上的蛋黃醬,在凡凡的雞巴上細細擠了一道。蛋黃醬平時放在冰箱裏保存,此時尚自有些微涼,凡凡忍不住全身顫抖了一下。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卡卡已經撲了上來,用舌頭對著凡凡雞巴上的蛋黃醬舔了起來。

凡凡舒服的一陣呻吟,想按住卡卡的頭讓她深喉。

卡卡又是一把拍掉凡凡的手,只是按自己的節奏玩下去。

卡卡先是伸出舌頭一點一點把大部分蛋黃醬從肉棒上舔掉,待看舔的差不多了,才把雞巴吃了進去,細細的把剩餘的蛋黃醬也都吸掉了,因為預期待會做愛,這根雞巴有可能會插進自己的肉穴,所以卡卡為了不讓凡凡的雞巴把蛋黃醬帶進自己的陰道,舔的也格外仔細,直舔到凡凡的肉棒水光粼粼,一點蛋黃醬的影子都沒有了才罷休。為了確定沒有剩餘的雜物,卡卡還用手握著肉棒上下擼動,一直到肉棒一點也不粘手才罷休。

這可苦了凡凡,本來剛才在於是浴室激烈的做愛,最後卻沒有射已經讓他很難受,現在又被卡卡用這麼新奇的玩法舔弄了半天,凡凡早已受不了,一把抱住卡卡就準備把她按向自己的肉棒。

「別急啊」卡卡笑著推開凡凡,一翻手把自己身上穿著的唯一一件T恤脫掉扔到一邊,「妹妹已經吃飽了,哥哥沒準還想吃吧?」說著拿起蛋黃醬在自己的兩邊乳頭上各擠了一小坨,「你說是嗎?哥哥?」

凡凡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發出狗一樣「呵呵」的粗重的喘氣聲,一把把手機扔到了一邊,接下來就傳來他發瘋的吮吸卡卡乳頭的聲音。

」哎呀,跟餓鬼一樣,剛才你沒吃壽司嘛,怎麼跟多少年沒吃過飯一樣,嘻嘻「

」不行了。。。你。。。唔。。。太騷了。。。真好吃。。。我現在就要。。。唔。。。艹死你。。。「

在卡卡的嘻嘻笑聲中,凡凡終於把早就硬的不行的肉棒插進了卡卡濕濕的小穴。

雖然我看不見,但是從高頻率的抽插聲和卡卡由嬉笑漸漸變成淫叫的過程,能想像出凡凡估計已經毫不留情的開始大力抽插卡卡了。

凡凡的手機扔在沙發上,正好搭在沙發背上,能夠拍到電視,但是拍不到兩人做愛的沙發另一端,只能聽見卡卡漸漸淫蕩的叫床聲:

」啊。。。啊。。。哥哥。。。哥哥。。。你好厲害。。。你乾死妹妹吧。。。啊。。。妹妹好舒服。。。好像就一輩子。。。啊。。。被哥哥這樣干。。。啊。。。好快啊。。。別。。。啊。。。別這麼大力。。。啊。。。妹妹的逼要被干壞了。。。啊。。。好爽啊。。。「

回應卡卡的只有凡凡的大力抽插,過了一會,兩人似乎換了姿勢,之見凡凡用火車便當的姿勢抱著卡卡走到了房間中間,卡卡掛在凡凡腰上,頭枕在凡凡肩上,全身都是汗。

凡凡把卡卡正面放在地毯上,把雙腿抗在肩上,開始繼續抽動。此時,手機因為角度問題,只能拍到凡凡的臉和卡卡的腳丫。

然而,從卡卡毫無保留的呻吟聲和腳丫上摳起的腳趾能看出卡卡此時已經十分情動,隨時要到高潮的邊緣。

果然,隨著凡凡下半身大力挺動拍打在卡卡屁股和大腿上的啪啪上,卡卡大聲喊道:」好哥哥,快。。。快。。。卡卡快到啦。。。快用你的大雞巴。。。幫卡卡。。。幫卡卡高潮。。。求你了哥哥。。。啊。。。太深了。。。太大了。。。快艹我。。。哥哥。。。啊。。。射進來。。。快射給我。。。「

凡凡一聲低吼,兩人一同顫抖了幾下,就歸於沉寂。凡凡一身大汗,翻身倒了下去,兩個人就這樣一起躺在地毯上一時沒了動靜。

過了幾分鐘,卡卡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轉身走向浴室,能看到她的大腿上渾濁的淫液溷合著精液正匯成一股緩緩流下來,不一會,浴室傳來了卡卡淋浴的聲音。。。

凡凡又躺了一會,終於起身走向手機關掉了視頻。

這一段實在是刺激,我雞巴也膨脹到不行。

我把視頻回放到剛才做愛最激烈,卡卡呻吟最淫蕩的地方,儘管沒有畫面,仍然伴隨著卡卡哀求凡凡大力艹干她的淫浪聲音很快射了出來。

這時,我才注意到還剩下最後一個視頻沒有看,老實說,看了這好些個視頻,好像也沒發現什麼有用的信息,倒是確實能看出來他們一晚上做的挺爽的。此時我已經射了出來,那最後一個視頻如果還是差不多的做愛場景,那我寧願留到以後再看。

雖說如此,我還是抱著有始有終的想法點開了最後一個視頻。

看起來又是凡凡架設了三腳架用dv拍攝的,不過此時時間看起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凡凡一大早起來架起了dv從側面對著臥室中兩人昨晚共眠的床拍攝起來。床上和房間內頗為整潔,看起來凡凡是一個愛乾淨的人,而且兩人昨晚恐怕遠遠沒到」做一晚上「的地步,至少凡凡還有精力在睡覺前收拾一下屋子。

此時,凡凡全身赤裸,因為晨勃,雞巴早已勃起,脹大無比。他架設好dv後就走向床上正香甜睡著的卡卡,一把拉開了被子。

卡卡一絲不掛,連內褲都沒穿,看來兩人昨晚是一起裸睡的。此時的卡卡尚自沒睡醒,十分不樂意的哼了一聲,又把被子拽過來蓋上了。

凡凡十分無奈,於是只好從被子下面鑽進去,開始吸熘吸熘的舔起了卡卡的下體。卡卡皺起眉頭,一開始仍然十分不樂意,不過過了一會,她的表情逐漸放鬆,把一根手指伸到自己嘴裏輕咬起來,另一隻手在被子裏伸了下去似乎在按著凡凡的頭。

又過了一會,卡卡向側面一翻身,掀開了被子,能看到她背對鏡頭側躺著,雙腿夾緊了凡凡的腦袋,享受著凡凡的服侍。凡凡感覺卡卡的下體已經濕潤的差不多了,就拉開她的雙腿架在肩上,準備把已經勃起了一早上的雞巴插進去,卡卡卻十分懶,並不願意把雙腿太那麼高,示意凡凡側躺到她身後,兩人就像睡覺時一樣凡凡從後面抱著卡卡,只不過現在凡凡的大雞巴已經插進了卡卡的小穴。

卡卡右手還抱著枕頭枕在腦袋下,上半身微微前傾,把屁股用凡凡能夠插入的角度噘了起來,除此之外似乎不願再做其他的配合。不過凡凡也不在意,只是緩緩的抽插起來。兩人就這樣一大早又乾了起來。

做了一會,卡卡終於說話:」好渴啊,你這一大早上起來就做這事,連口水也不給人家喝。「

說著掙扎的往前蹭了兩下,拿起床頭櫃的水喝了兩口,卻聽見凡凡說到:」嘿嘿,別說給你水喝了,我現在才意識到我自己也口渴的不行,妹妹,把那杯水拿過來哥哥也喝一口。「

卡卡挑釁的笑道:」你剛才不是舔人家舔的很開心嗎?要喝水,嘿嘿,不給!「

凡凡下身大力的抽動了幾下,乾的卡卡一陣嬌呼,」好好好,別那麼大力嘛。。。哎呦。。。人家。。。啊。。。人家小逼還腫著呢。。。啊。。。好。。。我給你水。。。輕點。。。啊。。。輕點。。。「

說著卡卡又伸手拿過了水杯,不過她沒有把水杯遞給凡凡,而是嘿嘿一笑含了一口水,轉頭嘴對嘴的喂給了凡凡。兩人順勢自然又熱吻了一番,這過程中凡凡也沒閒著,用越來越大的力度下體不斷地抽插著卡卡。

兩人邊吻邊乾了一會,終於分開後卡卡模稜兩可的問道:」怎麼樣,妹妹的水好喝麼?「凡凡從後面貼近卡卡的耳朵,邊揉著卡卡的奶子邊輕聲說:」人間美味啊,哈哈哈,真想天天都能喝。「

」美的你。。。趕緊弄吧。。。弄完我該回去了。。。啊。。。「

」別走那麼急嘛!今天星期天,我給你安排了節目呢!「

卡卡好奇的轉頭問:」什麼節目,你安排了啥?「

凡凡附到卡卡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視頻中根本就聽不到,卡卡笑道:」你不是騙我的吧?你什麼時候安排的?「

」就剛才,想著試一試,還真有,就給安排上了,怎麼樣,去不去?「

」我這什麼都沒準備呢啊!至少該帶點換洗的衣服吧!「

」沒事,你待會就回家拿,我們十點在上野車站集合就行,我正好也去準備準備。「

他倆到底在說什麼我肯定是聽不太懂的,不過剛才凡凡不是明確說了他倆十點鐘要在上野車站集合麼?終於有有用的信息了,我抓起外套就準備出門去上野車站堵他們,可是掏出手機一看,坑爹呢!已經九點五十了!

從我家到上野車站最少也要一個小時,我現在就算出門無論如何也堵不上他們倆,冷靜下來,我又開始思考,卡卡說她」至少該帶點換洗的衣服「,凡凡說他」也去準備準備「

看來兩人去上野車站絕不可能是逛動物園或者吃飯,或許是準備出遠門?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算晚一個小時趕到上野車站也只能是白去,這樣想著,我又坐回了電腦前。

好不容易得到的信息似乎作用也不大,哎。。。如果我是倒著看的,第一個先看這個視頻,沒準還來得及。。。

事情回到了原點,唯一能確定的是卡卡根本不可能去茜茜學姐家住,那她撒一個這麼容易被識破的謊,目的是讓我去從茜茜學姐那裏找線索麼?這也不是沒可能。。。不管怎麼說,看來明天我必須去銀杏大學本屯校區查看,一方面看看卡卡來沒來上課,一方面在茜茜學姐身上試著打探一點消息。。。

那為了周一不上學。。。我好像。。。今天必須去學校提前做實驗。。。我有點不可置信,我女朋友跟男人出去玩,我為了調查她去哪玩了,還得周日加班,這雖然荒誕,但我似乎不得不這麼做。

罷了,看完這最後一個視頻就出發去學校吧。我點擊了一下」繼續播放」按鈕。 只見兩個人說定了待會約定的時間地點,卡卡說道:

「既然待會要去上野,現在我得趕快回家,沒時間了,別弄了,我得穿衣服了。」

凡凡憊懶的說,「嘿嘿,你收拾你的,別管我。」別說便繼續抽插著,卡卡踹了他一腳,不過即使如此凡凡也沒有松屌的意思。

卡卡只好扭身下床,沒料到凡凡一直跟在身後,卡卡邊走邊跟在後面抽插。卡卡沒辦法,就這樣便輕輕呻吟邊開始早上的洗漱穿衣,先是一邊被干一邊洗臉刷牙,然後又插著雞巴把昨天脫掉的衣服都拿了過來,準備一件件穿上。

終於穿好了上面的胸罩,弔帶,夾克,卡卡下半身還光著。卡卡笑道:「喂,起來吧,我要穿內褲啊。。。」

誰料凡凡一把搶過內褲扔了老遠,淫笑到:「周末電車上人不多,內褲就別穿啦,絲襪也算啦,就直接穿裙子就好了嘛。」

卡卡有點動情:「你。。。你。。。壞死了。。。讓人家真空去擠電車。。。啊。。。人家。。。被強姦了。。。怎麼辦。。。」

「那沒辦法啦,明明知道危險還不穿內褲,這明顯是來勾引人的,被強姦了也不過是得其所願而已。。。」此時凡凡坐在床上,卡卡坐在凡凡腿上上寫下套弄。凡凡抓住卡卡的要開始幫助她運動,兩人的性愛又激烈起來。

「啊。。。啊。。。那就。。。那就不穿。。。不穿了。。。老公命令卡卡。。。不穿內褲。。。啊。。。卡卡就聽老公的。。。」

「那好,那我還命令你絲襪也不必穿了。」

「是。。。是。。。卡卡。。。卡卡不穿。。。絲襪。。。啊。。。啦。。。老。。。老公。。。還有什麼。。。命令。。。啊。。。老公。。。快一點。。。卡卡。。。又。。。又要來了。。。」

「好。。。老公命令你夾著老公的精液去坐電車。。。哈哈」

「啊。。。老公。。。那。。。那你快射給。。。射給小騷貨。。。小騷貨是老公。。。老公的精廁。。。小騷貨。。。什麼都聽老公的。。。啊。。。快艹我。。。老公。。。快。。。快。。。快。。。啊。。。啊。。。」

兩人又一次同時達到了高潮,通過凡凡陰囊的幾次收縮來看,這次凡凡又射了不少精液進卡卡的子宮,昨天他們到底做了多少次雖然不清楚,但是似乎射出來的幾次,除了一開始是顏射,每次都是內射。。。卡卡現在是安全期麼?可別出什麼問題啊。

我本以為這個視頻就這樣結束了,誰料到凡凡拿起dv開始跟拍卡卡。只見卡卡果然聽凡凡的話,沒有穿內褲和絲襪,只是簡單清理了一下陰戶,就穿上半長的裙子,拿起包包就親了一口凡凡,出門了。我仔細回想一下,剛才卡卡回家的時候,好像確實沒有穿絲襪。。。難道卡卡真的這麼服從,聽凡凡的話就這樣真空的回來了麼?在電車上難道沒人注意到她下面什麼都沒穿,甚至有精液在緩緩的流出來麼?

我心頭一團亂麻,不知道卡卡到底是玩的太開心,還是對我太生氣了。不管怎麼樣,為了明天的監視計劃,我還是得準時出門去做實驗。這樣想著,我收拾好書包,忐忑不安的出了門。。。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