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故事杂记 (11) 作者:portsxu

.

【前女友故事杂记】

原创:portsxu2020/5/3首发:春满四合院

(十一) 网络社交平台(五)

茜茜学姐的嘴唇终于离开了我的嘴唇,我们都有点缺氧,大口的喘着气。过了一会,学姐幽幽说道:“走吧,先洗个澡,没想到我人生的第一次是在地上做的,好脏啊。。。”

茜茜学姐家的地擦得一尘不染,看得出来她是很喜欢收拾卫生的女孩,这一点也和平时在家大大咧咧,不怎么做家务的卡卡完全不同。

学姐拉着我的手进了浴室,我们两人一起冲着淋浴,谁也没有说话。

大致冲完后,我就准备出去,学姐却开口了:“先别走,你帮我抹一下沐浴露。”说着,她拿过一瓶沐浴露,向我的手上挤了一点,就转过去开始给自己的正面抹了起来。

茜茜学姐胸部不大,正面看虽然面容姣好,但没什么太大特色,但是背影绝对是秒杀人级别的,本来就是蜂腰翘臀的身材,再加上那双大长腿和泼洒在身上的洗澡水,让我的鸡巴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学姐看我一时没反应,反而噘起了屁股:“赶紧抹啊,别磨蹭,帮我把背上和屁股都好好涂好沐浴液,平时我一个人也够不着。”

我赶紧双手搓了搓,就从学姐的肩膀开始一点点往下抹,学姐低声呻吟了一下,上半身靠在浴室的墙壁上,双腿微微张开,翘臀更加明显的噘了起来。

我细细的抹下去,抹到学姐屁股的时候沐浴露早就没剩多少了,我也不在乎,继续双手抓住学姐的翘臀,大力边抹沐浴露边揉搓起来。学姐翻过手抓住我早已勃起的鸡巴也开始前后撸动:“啊。。。好坏啊。。。让你帮我搓搓背。。。干什么摸人家屁股。。。啊。。。人家屁股。。。自己又不是够不到。。。”

我双手伸到师姐身前,揉搓著师姐的奶子,嘴唇饥渴的舔著师姐的脖子和耳朵。师姐又是一声呻吟:“啊。。。你太坏了。。。又想在这里。。。啊。。。干师姐。。。快。。。啊。。。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啊。。。好舒服。。。啊。。。”

师姐说着的功夫,我早已把饥渴难耐的肉棒又一次插进了师姐的蜜穴,温热的洗澡水喷洒在我们身上,这个场景又不禁让我想起了昨天视频了卡卡和凡凡在浴室做爱的画面。强烈的报复情感让我对茜茜学姐毫不留情,一上来就是大力抽插,学姐还没习惯这么激烈的性爱,被插的唯有大声呻吟:“啊。。。好大力啊。。。小穴要被。。。要被捅穿了。。。啊。。。太爽了。。。快。。。快艹学姐。。。啊。。。学姐是你的。。。快干我。。。干死我吧。。。啊。。。”

不一会,师姐就承受不住,先到达高潮,全身颤抖,向前倒了下去,跪坐在浴盆内。我停了洗澡水,拿过浴巾帮师姐擦拭干净,公主抱起来,把她抱进了卧室,放到了床上。

师姐把头埋在我肩膀上娇羞的说:“干嘛艹人家艹那么大力,人家还没习惯嘛。。。等以后习惯了再这样艹人家嘛。。。”

我躺在师姐身边,一只手抱着师姐笑道:“好好,都听你的,下次一定轻一点,师姐,我还没消火呢,要不要现在再来一发?”

师姐有点害怕的说道:“我实在是不行啦,你好歹让我先休息一会,对啦,我这有个好东西,肯定比我得身体更吸引你,你就看看这个消消火吧。”

说着,学姐挣扎的下了床,从放在地上的书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又从书柜旁拿过来一张折叠小桌,把小桌放在了床上,正好用来放笔记本电脑。学姐打开电脑,点开了一个视频:“这是卡卡白天传给我的视频,传了好久呢,连我也还没看过,怎么样,你是不是也很感兴趣?”

“那是当然啦学姐,不过如果这个视频让我火更大,岂不是更加不好收拾了?”

学姐笑了笑,抱着我的脖子又亲了上来,香舌在我口中一卷,顷刻间把我的舌头上下左右都舔了一遍,正是她高超的口交技术。学姐双唇松开,笑着说:“放心,姐姐我虽然下面暂时还满足不了你,但是随时都能用嘴巴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姐姐也好久没吃精液了,现在就好想吃呢。。。嘿嘿。。。”

我寻思茜茜学姐确实嘴上水平很是来得,收拾我一个应该不成问题,于是抱着她点开了视频,两个人开始一起欣赏起来。

看起来视频主角还是卡卡和凡凡以及那个单男,只不过场景已经从大浴池回到了三个人的客房。

三人仍旧是凡凡插卡卡的嘴,大鸡巴单男后入卡卡的阵势,拍摄的也依旧是凡凡,此时三人在客房的榻榻米上做爱,都是全身赤裸,而且单男和卡卡身上流满汗水,可见已经做了很久。

此时卡卡显然又快要缴械投降了,渐渐没法支撑著用嘴吃凡凡的肉棒,只好头趴在榻榻米上,勉强伸出右手胡乱撸动着凡凡的鸡巴,嘴里还不停的乱叫着:“啊。。。不行。。。不行了。。。求你了。。。别干了。。。你鸡。。。啊。。。你鸡巴。。。太大了。。。今天已经。。。来。。。啊。。。太多次了。。。要干坏了。。。求你。。。饶了我吧。。。啊。。。不行了。。。啊。。。要来了。。。啊。。。。。”

随着又一声高声呻吟,卡卡倒在地上,翻着白眼,全身痉挛,连口水都流出不少,把榻榻米上铺着的被子打湿了一片。

无名单男也是舒服的一声轻吼,他的大鸡巴随着卡卡倒下被抽了出来,上面布满了不明的白色泡沫,不知道是内射残留的精液还是卡卡淫水摩擦后产生的泡沫。看单男鸡巴依旧傲然挺立的状态,显然刚才并没有随着卡卡激烈的高潮射精。

单男说道:“真他妈爽啊,凡凡哥,真没想到能在你这里看到这么淫荡的卡卡,之前没上了这骚货真是失策啊。”

什么?原来这单男早已认识卡卡了么?听他的声音实在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凡凡说到:“天天,哥哥对你不赖吧,今天基本全都让你操了,哥哥今天鸡巴都还没开荤呢!”

什么?这个大鸡巴单男难道是天天么?这真是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没什么女人缘的天天原来本钱如此雄厚,而且看床上的熟练程度,绝对不是处男,看来人不可貌相啊!而且听天天的意思,看来早对卡卡有所企图,只是没机会下手罢了。

果然,天天和凡凡并排坐下,脚对着卡卡,说道:“当然谢谢哥啦,哥你不知道,我早就想上这骚货了,后天就要回英国了,要是就这么回去免不了还会留个念想,没准还会想着这骚货打飞机呢。。。没想到哥你找的妹子居然就是这个骚卡卡,这可解了小弟的一个心愿啦。”

听起来天天和凡凡还颇为熟悉,不知道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呢?果然,凡凡接着就说到:

“天天,小时候我们跟父母出去一起游泳什么的,当时也没看出来你鸡巴有什么独特之处,没想到十几年后再见,竟然发育的这么好,哈哈哈”

看来两人还是从小就认识的,没准父母以前是一个单位的同事,或者是同学朋友之类的。

“哈哈,凡凡哥,你别打趣小弟了,还是你厉害,随手勾搭一个就是这么漂亮又淫荡的妹子,小弟在英国艹过的也不少,但是真的没几个能赶上卡卡,而且这骚货明明有男朋友,还跟你出来3p,这么淫荡的小弟真的是第一次见,哥你真的是捡到宝了。”

“哈哈,天天你开玩笑了,这么骚的哥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她骗我是单身,还是高中生,要不是今天来的正好是你,哥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糟了!既然天天也来了,看来卡卡的身份已经曝光了!这可不妙了!

“天天,你说她男朋友是你同学,为什么就任由她这么出来勾男人也不管呢?”

“这具体小弟也不清楚,不过我跟她男朋友关系不错,去他们研究室看过,确实实验什么挺忙的,没准就是因为这个,他男朋友没法天天满足她,她才出来勾男人的吧,哈哈。还有,上次我去这骚货家里住,最后一天她男朋友喝醉了,我们高中学弟就在家里当着她喝醉男友的面把她上了呢!”

原来那天天天早就醒酒了,怕是卡卡和浩浩的好事他也在一旁偷听了吧!

“哦?听你的意思你也早就看上她了,当时怎么不一起就把她上了呢,看起来她还挺喜欢3p的。”

“嗨,毕竟学弟当时好像还是第一次,我也不想让他一下子就玩那么开,再说毕竟在同学家里,真被发现就坏菜了。更主要的是,当时虽然觉得这个骚货挺漂亮的,但也还没到非艹不行的地步,可是自从那天听了她和我学弟做的声音,小弟回去后是每天都在回味,就为了她那骚浪的声音,这些天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飞机呢!这样说来小弟还真的要感谢凡凡哥给我创造的机会啊!今天一定要干个够本,毕竟我下一次再见这骚货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像凡凡哥,随时随地都可以拉过来艹,哈哈哈”

“可是我看卡卡今天被你艹的已经有点神智不清了,不知道还受不受得住?”

“哥你这就不懂了,凭我阅女的经验来看,这娘们的潜力我们两个人合在一起也才开发了一半都不到。”说着,天天竟然伸出脚丫怼在卡卡的脸上,卡卡兀自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竟然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舐起天天的脚丫。

“看,怎么样。我就说嘛,这骚货就是为性爱而生的,之前她男朋友估计比较爱护她,没敢太深入开发,但依我来看,这骚货真要开发出来了,十个八个男人都应付得来,哈哈,这就叫“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让她留在她男朋友手里,那才是暴殄天物。我们俩不过是帮着她开发开发她的能耐而已,到最后他反而应该感谢我们,哈哈哈”

说着,天天又凑近了卡卡,拉起卡卡一条大腿,准备用大鸡巴侧入卡卡。卡卡微弱的呢喃著:“啊。。。不行。。。真的不行了。。。你们放过我吧。。。再干。。。再干。。。真的要干坏了。。。”

天天没理会卡卡,只是一手握著大鸡巴,用龟头在卡卡的阴唇上摩擦来摩擦去,另一手伸到卡卡丰满的胸脯上,开始揉搓卡卡的大奶子。 果然过了不久,卡卡的下体又分泌出不少淫水,在天天的挑逗下,卡卡渐渐开始发出想要的呻吟声。

凡凡有点吃醋的说道:“天天啊,今天基本上从头到尾都是你在干,而且干到现在一次都没射,能不能也让哥哥尝一尝卡卡的小穴啊。”

天天笑道:“确实是小弟太贪了,实在是卡卡这身子小弟日思夜想了很久,终于能在回去前玩一次,爱不释手啊,不过大哥说的也对,这次应该先让大哥干。”

卡卡躺在地上终于恢复一些神智,微弱的说道:“你们两个坏蛋,都说人家已经不行了,怎么。。。啊。。。还在商量谁先谁后,真的要把人家干死么?”

天天把揉搓卡卡乳房的手伸到卡卡嘴巴,卡卡乖乖的开始吮吸天天的手指。天天笑着说:“放心吧,卡卡,那天你和浩浩不也干了一晚上么,相信我,你的潜力绝对能应付我们俩,一晚上下来肯定让你欲仙欲死。”

卡卡一边裹着手指一边说:“你就会哄人家,那天浩浩也没一晚上一刻不停的干人家啊,再说你这个鸡巴比浩浩的还大还粗,而且你还这么会插,我今天都不知道高潮多少次了,再这样下去要虚脱了。。。”

天天竟然站起身来,从墙角的一个箱子里拿出三瓶宝矿力,递给卡卡和凡凡:“你这么说还真是,咱们都先补充点水分,要做持久战的打算,哈哈哈。”

凡凡微微有点生气:“你俩喝就行了,我这一晚上也没怎么运动,不需要补充什么水分。”

天天大笑:“大哥别生气,这就让你好好爽爽。”说着,天天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条浴衣腰带,竟然熟练的把卡卡的双手绑了起来。卡卡心虚的问:“你。。。你这又要玩什么?你怎么花样这么多?”

天天没理会,把卡卡的双手绑好后,就拉着卡卡站了起来,走向房间的窗户。

日式的温泉酒店往往是和室,在最外层是玻璃窗,会有窗帘,玻璃窗内往往有一小块空间,可以放一个小茶桌什么的,再往里是日式的拉门,相信阅片比较多的朋友都有所了解。

天天拉着卡卡的双手,走到拉门旁,微微拉开了两扇障子,又把卡卡的手绑在了房梁上。这样一来,卡卡赤身裸体,两只手都被向上绑在房梁上,奶子向外,屁股向里,一时动弹不得。

卡卡不满的说:“你这又搞什么东西,人家好累呀,连站都站不稳了,你还把人家绑在这里!”

天天哈哈大笑,啪的一声拍在卡卡的屁股上,留下一个红红的掌印,卡卡双手被绑,虽然被打也躲无可躲,只能左右摇晃屁股,想要避开天天下一掌,这动作更显得诱惑无比。

果然,凡凡一晚上没捞著干卡卡的小穴,早就忍不住了,上来就抓住卡卡的细腰,准备把他的粗鸡巴插进来。

天天笑着说:“大哥先别着急,好玩的还没来呢。”

说着,天天接过凡凡手里的dv(或是手机?)开始继续拍摄。只见天天刷刷两下,把两个日式拉门拉向两边,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又一下子把最外面的窗帘也拉开了。这样赤身裸体的三人就完全暴露在外了。

三人似乎住在什么日式温泉山庄,外面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这大周日晚上的,估计外面也没什么人,尽管如此,被偷窥的可能性还是让屋里的三人感受到了异样的刺激。

卡卡“啊”的一声娇呼,想赶紧躲起来,可是她双手被绑,又能躲到哪里呢?卡卡不满的叫道:

“天天!你这个变态,赶快把窗帘拉上啊!被看到怎么办啊!”

天天淫笑着伸手边揉着卡卡的奶子边说道:“放心吧卡卡,你看看外面哪有人,何况刚才都在浴池做了,不比这里危险多了嘛!”

卡卡挣扎著说道:“这不一样啊,刚才浴池有没有人我们一眼就能确认,现在这样子外面就算有人偷看或者偷拍我们也不知道啊!”

凡凡早已忍不住,站到卡卡身后握著鸡巴就准备插入:“看到就看到嘛,就算看到估计大家也只会以为我们是拍A片的,你是AV女优哈哈哈。”

天天此时却说到:“我觉得卡卡姐这主意不错,哈哈,简直是天才!”

卡卡奇怪道:“我又出什么主意了,你们别废话了赶紧把窗帘拉上,把我放下来。”

视频这时竟然中断了。我正诧异,几秒钟后视频又恢复了,看来中间的一段没有拍摄,新的拍摄位置已经是卡卡她们房间的窗外,看来天天真的穿上衣服跑到窗外从偷拍机位开始拍摄卡卡和凡凡做爱。

天天的新位置似乎是在酒店的花园里,可能因为实在没什么客人,无良店家竟然把花园的路灯都关了,搞得黑漆漆一片,反而让一个窗户里正在苟合的卡卡和凡凡更加明显。

只见昏黄的灯光中,卡卡双手还被绑在房梁上,双腿叉开,屁股后翘,正在被凡凡的大粗鸡巴从后面一下一下的艹干。因为卡卡双手不能动弹,上半身只好保持向上的姿态,这就让她的两个大白奶子随着凡凡的冲撞像两只兔子一样跳来跳去,这一切全部都被在外偷拍的天天记录了下来。

只听天天一声低吟,把摄像头拉回,竟然入镜了一下自己的鸡巴。原来天天没穿内裤,只是套了一身酒店的浴衣,穿着拖鞋就出门了,那浴衣是汉服式样的交领右衽,没有扣子,只是腰间有一条腰带,结果天天在室外看的火起,勃起的大鸡巴竟然从浴衣下面跳了出来,索性天天就这样一边拍摄,一边看戏,一边自撸。

这时,突然视频的背景中传来两个日本年轻男女的交谈声,声音不是很大,天天又不懂日语,所以没在意,然而我和茜茜师姐却听得一清二楚。

只听男生突然吃惊地说:“天啊,你看那里是什么,牙败,好像有人在做H的事情。”

女生接口道:“哪里哪里?我看看,牙败,果然是呀,真的是在H,太色情了。”

男生又说道:“我知道了,这个一定是那个什么。。。就是。。。对了,AV的摄影现场,那种片子经常来温泉拍的,你看那个女生那个身材,肯定是AV女优没错了。。。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女优,身材这么好,我回去一定要买一部回来看看。”

女生不满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跟女朋友这么说话合适么。”

男生笑道:“对不住对不住,一不小心说出来了。不过这个女生身材真的好,长得虽然看不太清楚,不过好像也很卡哇伊。这样的AV女优按理说应该很火啊,我怎么没有印象?会不会是还没出道的,过一段时间出道后这个片子应该就会上市了吧,话说回来,不知道哪个公司签了这个女优,一定会赚爆吧。”

女生笑道:“你要这么说确实也没错,这女的我看了都有点湿呢,你看那个奶子就这样一甩一甩的,真的好色情啊。。。”

“就是说嘛。。。不过。。。如果是AV拍摄的话,为什么没见摄像机呢?”

“你要这么说,刚才我就注意到了,那边好像有一个变态正在偷拍呢,我本来以为单纯就是变态而已,听你这么分析,看起来是AV公司出了新点子,搞什么假偷拍手法吧。。。”

“原来如此,很有道理,等等,你说的偷拍的人是那边那个么,感觉他除了偷拍是不是还在干什么。”

“啊。。。我看看。。。啊。。。果然。。。他好像一边拍摄一边自己撸呢。。。他那鸡巴真的好大啊,看来果然是AV男优。”

“哇噻,看来这部影片可能除了温泉,还有3P什么的,现在AV业界真的这么厉害么,刚出道的女优就直接3P,露出了。。。哎。。。你看你看。。。里头的好像快射了。”

我一看,果然凡凡一会抓着卡卡的屁股,一会把著卡卡的肩膀,下身正全力的挺动,彷佛每一下都想把卡卡戳穿,卡卡双眼上翻,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已经快被干晕了。又过了几十下抽插,凡凡下体一挺,两人一起抖动起来,显然凡凡已经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卡卡的子宫。

旁观的两个日本人也很吃惊。

男生说:“妈呀,我还以为会拔出来射,原来竟然直接中出了,还没出道的女优就温泉,3P,露出,中出,这一定会很快大火啊。”

女生也说:“真的呀,你看,精液都滴出来了,感觉那男优也射了好多呢。。。哎。。。你看你看。。。那个偷拍的人走了,估计准备回去接棒了。。。”

男生又说:“我们也赶紧回去吧。。。说实在现在我也有点兴奋。。。”

女生笑道:“谁管你,又不是因为我兴奋的。。。”

果然天天正匆匆往回赶,于是两个日本人的声音越来越听不到了。过了一会,天天拉开房门,冲进了刚才的激战现场,只见窗帘已经被拉上了,但是卡卡还是没被放下来,仍然被吊在房梁上,总算凡凡还有点良心,帮卡卡搬了一个椅子过来,让卡卡跪在椅子上,下半身可以歇一歇,不过上半身还是只能保持原样。

凡凡坐在一旁还喘著粗气,一看天天回来,有气无力的问道:“怎么样,兄弟,拍到了嘛,效果怎么样啊。让哥看看。”

只听天天急切地声音说道:“哥,你先等一会,我先泄泄火,来,哥,你先拿着拍一下。”

说这天天把dv递到了凡凡手里,变成了凡凡拍摄。只见天天勃起的大鸡巴浴衣早就遮不住,全都伸出来了,难道他刚才就这个样子冲过酒店大堂,冲回房间么?

天天一把把自己的浴衣脱掉,露出了干瘦的身体和不成比例的粗大鸡巴,走近还跪在椅子上,双手吊着的卡卡。

卡卡有气无力的哀求道:“天天,天天求你了。。。我真的不行了。。。啊。。。小逼都被干坏了。。。求你可怜可怜我,别再干了。。。”

卡卡的蜜穴微微张开,刚才凡凡内射的精液还在一点点地流出来,在椅子上流了一滩,这个样子实在让人无法忍受。天天虽然听卡卡哀求的可怜,但受不了无限膨胀的性欲,还是双手扶起卡卡的腰,摸索著把大鸡巴一点点插进了卡卡的肉穴。

卡卡颤声呻吟道:”啊。。。实在。。。不行了。。。你们。。。你们怎么都这么厉害。。。啊。。。把卡卡。。。都干坏了。。。啊。。。好大啊。。。天天。。。你的鸡巴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么大。。。啊。。。都塞满了。。。啊。。。太爽了。。。啊。。。不行不行。。。慢一点。。。啊。。。要被干死了。。。啊。。。天天。。。慢一点。。。啊。。。不行。。。太深了。。。啊。。。我要死了。。。“

天天挺著粗大的鸡巴,双眼通红,根本不理会卡卡的哀求,只是一下一下的把大鸡巴全部抽出,再尽根插入,让卡卡在极致的空虚和满足之间不断翻滚。随着天天的抽插,卡卡的蜜穴又分泌出了了大量的淫水,挂在天天的大鸡巴上闪闪发光。恐怕卡卡也没想到,尽管她肉体上已经疲惫至极,但是下体的分泌功能似乎完全没受影响,甚至更加活跃了。难道她的上限真的像天天说的那样,还远远没达到么?

天天一边狠狠的艹著卡卡,一边问道:“凡凡哥,你刚才就这样射进去,真的不要紧么?可别搞出事情来啊。”

凡凡答道:“放心吧,前两天就听这个骚货说了,她现在服用长效避孕药呢。出不了事情,我亲眼看着她吃了两天,今天你来之前我也看着她吃的药,没问题的。”

天天连连称是,又问卡卡:“你这避孕药是为了和恒恒做爱的时候可以内射才吃的么?”

卡卡边呻吟边回答:“啊。。。太大了。。。好爽。。。啊。。。不是。。。啊。。。是。。。太爽了。。。啊。。。是我自己。。。自己想吃的。。。”

天天一边啪啪啪的操著卡卡一边奇怪的问道:“你自己想吃?为什么呢?难道恒恒不知道你吃避孕药?”

“对。。。啊。。。太爽了。。。太大了。。。啊。。。我。。。我没和他说。。。他到现在还拔出来射呢。。。啊。。。你们。。。你们反而。。。都射进来了。。。啊。。。好舒服啊。。。好爱你的大棒棒。。。快。。。啊。。。操死我。。。我是骚货。。。啊。。。我就是为了和炮友。。。啊。。。做爱。。。不搞出事。。。才。。。啊。。。才偷偷吃避孕药的。。。没想到。。。啊。。。找的第一个炮友就是你们。。。实在。。。啊。。。太勐了。。。都把我干坏了。。。”

天天听了,更加兴奋,抽插渐渐加快,到最后变成又大力又快速的抽插,每次都抽出超过十厘米的鸡巴,插入的时候因为用力很勐,几乎全部都插进了卡卡的阴道,估计龟头已经捅进了卡卡的子宫。卡卡泣不成声,感觉眼泪口水已经一起流出来了:“啊。。。快。。。快艹我。。。大鸡巴。。。艹死我吧。。。我是骚货。。。你们的性奴隶。。。啊。。。随时。。。随地来艹我。。。啊。。。太爽了。。。就。。。就让我。。。啊。。。这样爽死吧。。。”

天天一声低吼,身体颤抖,也把一股一股的浓精深深射进了卡卡的身体,我感觉如果卡卡没有吃避孕药,这样的射精是绝对会让她怀孕的。。。希望卡卡真的有好好吃药。。。

天天似乎太过兴奋,射精后向后倒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卡卡依旧被吊着,乳白色的精液溷合著淫水从她依旧大张著的阴道口汩汩流出。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卡卡和凡凡天天这一晚上应该是好好干了个爽,看天天那个鸡巴的长度,粗度,硬度,和持久度,我还真的害怕卡卡会被干坏呢。。。

学姐在我怀里嘤嘤的说道:“我好羡慕卡卡啊。。。什么时候能像她这样被好几个男人干。。。一定很爽吧。。。”

我笑道:“学姐你连我的鸡巴都受不了,天天那个大鸡巴现在对你来说还是太难了啊,哈哈。”

学姐伸手帮我撸动早已怒挺的鸡巴说道:“是啊,不知道卡卡花了多久才能适应那么大的鸡巴。。。我。。。啊。。。”

我伸手摸向学姐的下体,果然已经湿润不堪,我淫笑到:“学姐?怎么样,你还行不行?实在不行就用嘴吧。”

学姐娇羞的说:“讨厌。。。我感觉还可以插进去做一会。。。不过,待会要射的时候一定要让我吃到呀。。。刚才一发都浪费了,我这一年多没吃精液了,感觉皮肤都不如以前好了呢。。。”

第二天早上,我和学姐神采奕奕的出了门。在电车上,学姐头靠在我肩上,温柔的问道:“卡卡估计今天就回来了,以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在一起呢。。。我不想抢她的男朋友,估计也抢不过,不过在找到自己男朋友之前,我还是想时不时和你亲近亲近的。。。”

我笑道:“学姐,咱们不是都说的好好的了么,只要卡卡答应,什么时候都可以,这件事你可以等卡卡回来后和她商量,不过你要是想私下找我做的话,我怕是不能同意的。”

学姐也笑道:“美得你。。。你以为你是什么潘安么。。。要不是因为你是卡卡男朋友,姐姐我还真不一定看得上你呢,呵呵。姐姐从小就有个不好的习惯,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哪怕自己手里的玩具其实更好玩,看到别的小朋友拿着什么东西玩的开心,总想抢过来玩一玩。也亏得姐姐我从小长得漂亮,大家都让着我,所以一直想抢什么就抢什么。你在姐姐眼里也不过就是卡卡手里面让我羡慕的玩具罢了。”

“哈哈,学姐,非要说的那么无情嘛。。。你要这么说,我如果是卡卡的男朋友,就可以同时干你们两个,如果我不是卡卡的男朋友,就一个也干不到,那样我更加不可能背叛卡卡了。”

学姐笑道:“有道理哦。。。那你等著吧,等我和卡卡商量一下怎么分配你的时间,哎,总还是要想个什么办法稳定的能吃到精液才好啊。。。昨天我吃了你两管,感觉今天皮肤就变好了呢。。。”

“哈哈,学姐,你这吃的哪里是精液啊,吃的是阳气吧。。。”

“我就是吸阳气的千年狐妖,怕了的话就赶快离我远点,嘻嘻。。。”

正和学姐开着玩笑,突然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凡凡的QQ号发来了信息:“兄弟,有新片子要不要?很精彩的。。。”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竟然又想卖给我他和我女朋友拍的色情影片,而且这影片我昨天已经看过了。。。

“不要不要,上次你跟我说每个影片都有十分钟,根本就是骗我的,大部分都只有三五分钟,你真是奸商!”

“别介啊兄弟!这次真的很精彩,而且是有3P的,只收一万日元。。。”

“滚。。。我才不会信你呢!再说你以前不是收人民币么,现在怎么收日元了?”

“这不我现在就生活在东京,手头有些紧嘛。。。我看兄弟你信息里也显示在东京嘛。。。这样吧。。。兄弟你如果真在东京,有个好事可以给你安排下。。。“

“什么好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不是上次视频的妹子嘛。。。现在想找个单男继续3P,兄弟如果你真的住在东京,感兴趣的话,今天就可以过来,只需要五万日元。”

我简直气炸了,这个凡凡,打肿脸充胖子带卡卡去泡温泉就算了,竟然还盘算著把卡卡当妓女帮他把去温泉的费用挣回来,这也就算了,挣钱竟然还挣到我这个正牌男友头上,真是是可忍熟不可忍!

我把手机拿给茜茜学姐看:“这个凡凡,简直欺人太甚了,竟然拉起皮条了。。。”

茜茜学姐笑道:“你应该庆幸他拉皮条第一个就拉到你这里,要不然还不知道卡卡要被多少人干呢,这也正好是你的机会,你就这么办。。。”

说着茜茜学姐附耳跟我说了一个计划。

“这真的可以么?学姐”

“没问题,你就这么办,肯定能让卡卡回家,啊,姐姐车站到了。。。回见啊,进展怎么样记得告诉姐姐,等卡卡回来上学了,姐姐还有事情和她商量呢。”

说着茜茜学姐在我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就飘着下了地铁。留下我细细回想刚才她提出计划的可行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