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州劫 (3-4) 作者:柳少

簡體

. book18.org

【翼州劫】 book18.org

作者:柳少book18.org

2021/05/04發表於:SIS book18.org

*********************************** (東漢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紹發病,死於鄴城。其後袁家三子袁尚、袁譚、袁熙為了爭權相攻,終被曹操各個擊破。於建安九年攻陷冀州。) *********************************** 第三章 book18.org

朱烙乃屠夫出身,樣貌粗黑。作戰甚為勇猛,屢立戰功。並且粗中有細。深得曹丕器重。 book18.org

自從把嚴氏送進曹丕得大帳里,他就心癢得很。像晴晴這種大家閨秀,嬌小玲瓏,尚未成年的可以玩弄股掌當中,正是他得最愛。每次大戰之後,都要擄幾個少女回營淫虐,成為慣例。久而久之,連下屬也知道他的癖好。進貢不少無辜少女供其玩樂。 book18.org

大將軍送來的少女,就放在案前。朱烙慢慢脫掉身上的衣服,全身只剩了一條褲衩,渾身的腱子肉在燈火的照耀下閃著駭人的寒光。他用筋肉暴凸的臂膀夾著蔣晴晴光溜溜的身子,轉身來到了大帳的一側。膀子一甩,撲通一聲把她扔在一個澡盆里。 book18.org

朱烙隨手抄起一個水瓢,,嘩地澆到少女的胸脯上。他淫笑著,一邊不停地往蔣晴晴赤條條的身子上嘩嘩地澆水,一邊用粗硬的大手在胸脯上和胯下不停的揉搓。蔣晴晴嚇得手足無措,只能低聲苦苦哀求。粉紅白嫩的皮膚變成了通紅的顏色。他低頭仔細端詳蔣晴晴赤裸的身體,興致大漲。伸手少女的下身來回大力摩擦,把粉嫩的花瓣揉搓的東倒西歪,甚至在肛門上還狠狠地打了幾個旋。蔣晴晴拚命夾緊雙腿。身體不停扭曲躲閃著。 book18.org

「大將軍的傢伙好使嗎?他肏了你幾回啊?」朱烙把臭烘烘的舌頭慢慢的舔著少女的耳朵,低聲問道。蔣晴晴緊閉雙目,不停搖頭。 book18.org

「小妮子害臊,說不出口?說不出口沒關係,咱們爺們都是行家,來幫你看看!」他說著就伸手來扒開少女並緊的腿。幾根粗糙僵硬的手指摸到大腿中間,肆意地撥弄著下身。原先停留在少女身體里的黏液又開始往外流淌。大手死命地擰著大腿內側的嫩肉,似乎要把在上面的痕跡摳掉,一根粗壯有力的手指撐開陰唇,插進下身又摳又掏,摳的汩汩作響。一直摳到再也摳不出什麼東西,才住了手。 book18.org

蔣晴晴除了屈辱而又無助的哭叫,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book18.org

朱烙兩手一分,把蔣晴晴整個從澡盤裡抱起來,青筋暴漲的肉棒已經抵住被強行分開的花瓣中間,蔣晴晴感覺有一隻巨大的鑽頭正在不可抗拒地向她的身體里推進,像要鑽透她的身體,牙齒禁不住咯咯作響,蔣晴晴呼吸越來越急促,好像氣都要喘不上來,馬上要窒息了。她疼得忍不住大叫了起來。終於,男人的胯骨緊緊地頂住了她的下身,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竟然就這樣完全插入了身體。朱烙略微停頓了片刻,火熱的大肉棒又從陰道里緩緩向外抽去。少女已經被屈辱和疼痛完全淹沒了。實在忍不住,哇的哭了起來。 book18.org

朱烙喘息著說:「媽的,這妮子,下盤和沒開苞的一樣緊!」話沒說完,攥著乳房的手突然加了一把勁,屁股一沉,已經退到洞口的肉棒鉚足了勁噗地沖了進來。蔣晴晴的哭叫聲被生生堵在了喉嚨里。 book18.org

硬梆梆的肉棒再次插進來後,開始在陰道里來回作起活塞運動。大帳里迴響起肉體相撞的啪唧啪唧的不堪入耳的響聲。 book18.org

朱烙越插興致越高,一邊抽插嘴裡還一邊含混不清地叫著什麼。那肉棒竟然也越插越粗、越插越硬。少女下身的疼痛感已經消失,下身像開了水閘一樣,大量粘稠的液體一陣陣湧出來,弄的整個下身都水唧唧的,他的胯撞到我的肉體上的聲音也變成了呱嘰呱嘰的水聲。 book18.org

「比昨天那個嫩貨可浪多了!大家閨秀就是不一樣」他突然減慢了肉棒抽插速度。一進一出緩慢而有力。「蔣晴晴感覺大肉棒在陰道里膨脹到極限,嘣嘣地跳動著,衝到盡頭死死頂住不動了。,一股滾燙的洪流鋪天蓋地地衝進了少女的身體。 book18.org

那天晚上,朱烙要了她三次,他在少女體內泄完精後,終於消停了,身體很快就軟了下來,頭一歪竟馬上就摟著蔣晴晴軟綿綿的身體呼呼地睡著了,連插在下身的肉棒都沒有拔出來。,蔣晴晴的腿被他汗津津的身體強行分開,下身塞著他正在軟縮的陽具。她全身一動都不能動,也不敢動。 book18.org

五更鐘響。曹營中軍大帳里。眾將行禮完畢,分列左右。曹操端坐中軍帳。 「眾位愛將,昨日一戰,將領們奮勇爭先,屢立戰功。孤王定會論功行賞。 請各位愛將要多多獎勵手下將兵,務必把孤王的心意帶到。要做到有功必賞,有過必罰。「眾將一齊拱手稱是。張遼大將宣讀各營上交的奏摺,羅列各營收繳的軍備、戰功和死傷情況。曹操閉目聆聽,不時點頭稱讚。聽到不明之處馬上發問,一絲不苟。大營內氣氛融洽,各將互相恭賀,好不熱鬧。 book18.org

接下來,丞相開始論功行賞。輪到辛毗的時候。曹操特意走下寶座,手執辛毗的雙手,眼淚也掉下來。 book18.org

「辛將軍忠心為國,驍勇無敵。可恨審榮害你全家80余口性命,孤王也疼痛萬分。」辛毗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放聲大哭。「」我辛某人一心忠誠,不少貪生怕死之輩。何耐我那年小的孩兒和年邁的老父母。審榮老賊,竟把我全家大小害死。痛煞我也。請丞相做主「辛毗大叫一聲,暈倒在地。眾將連忙扶起,曹操親自扶他坐好。 book18.org

「審榮老匹夫,孤王定當把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辛將軍一家大小。我將上報天子,給予追封。風光大葬。」辛毗重新跪倒在地,叩謝丞相大恩。 稍後,大帳里擺起了宴席,眾將開懷暢飲。 book18.org

真在熱鬧之時,突然曹操咳嗽兩下,大帳內馬上安靜就下來,鴉雀無聲。 「眾位愛將,孤王還有幾句要講」他清了一下喉嚨,繼續講下去:「我輩乃中興漢室之仁義之師,雖受袁賊所害。但,萬不可荼害百姓。從今日起,除曹彰將軍的左鋒營留守外,各營軍馬均撤出翼州。」 book18.org

曹操沒有接著往下說。看了一下郭嘉。他連忙站起來,躬身拱了一下手,朗聲說道:「奉孝(郭名嘉,字奉孝)認為,對於袁賊一朝文武官員,適宜分別對待,對於一般的文武官,願意報效朝廷的,應該以禮待之,安撫為上。對於當時主戰的那一批官員,建議重罰。請丞相定奪。」 book18.org

「嗯。正合孤王的意思。就由郭先生代勞分辨,勿枉勿縱。各營將士,未得郭先生首肯,擅自騷擾官員家屬的,軍法侍候!」曹操一邊捋鬍鬚,一邊把桌上的令箭交給郭嘉。 book18.org

「得令!定當盡力!」郭嘉躬身拱手,回座位的時候,有意無意瞄了曹丕一眼。眾將也一齊拱手稱是。 book18.org

曹操突然收起笑容,一句一頓接著說:「我軍所向披靡,除了依賴各位奮勇作戰以外,靠得就是嚴明的軍紀,令行禁止。不過,就在昨日,有人膽敢違背孤王的將令,視軍紀為無物。」眾將面面相覷。昨晚狂歡一宵,姦淫擄掠在所難免。 不知丞相提的是哪處。個個只能默不作聲,好不尷尬。 book18.org

曹操用眼光盯著每個人的臉掃視。就像一道寒光照射到身上一樣,令人不寒而慄。目光最後停在曹丕的臉上。 book18.org

「昨日孤王將令:任何人不能打擾袁氏一家,你可知曉?緣何你敢視之無物?」 曹丕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渾身好不自在。他倒吸一口冷氣。昨日剛剛打了大勝仗,一時得意。加上看見甄氏的天姿國色,沖昏了頭腦。現在只能暗暗叫苦。 「孩兒知罪,請父親大人發落。」曹丕雙膝跪地。說罷,把頭盔摘下來,高舉過頭。他這幾句話還是盤算過。一方面點明父子關係,讓曹操冷靜一下,手下留情。一方面也暗示曹植的心腹大將,這是家務事!別落井下石。 book18.org

曹操的軍紀甚嚴。眾將也知道,追究起來,可是要人頭落地的。紛紛站出列來一起跪下,為曹丕求情。 book18.org

許褚連忙站出來圓場,說道:「子桓將軍(曹丕,字子桓)昨日殺敵無數。 率領戰士奮勇作戰,攻破袁軍的北門,居功偉大。望丞相開恩。「」軍令如山,怎可輕饒?世子又如何?「曹操怒氣未消,拍案怒斥。 book18.org

曹仁撲通一聲,也跪在曹丕的身後,「父親大人,大哥昨日冒犯軍規,實屬魯莽之舉。多年以來,大哥身先士卒,立功無數。請父親大人格外開恩,讓大哥戴罪立功。」張遼,夏侯淵,夏侯惇,徐晃,典韋等大將紛紛跪下求情,開恩之聲絡繹不絕。郭嘉這個時候也站起來跪下。 book18.org

「丞相,目前大敵在前,江東孫權,西蜀劉備虎視眈眈,此時正是用人之時,子桓將軍昨日魯莽行事,現已悔恨不已,眾將也受教深刻。就先暫寄人頭於子桓項上,令其戴罪立功,如他日再犯,再取也可,請丞相三思。」「請丞相三思。」 大帳里眾人跪倒一片。齊聲求情。 book18.org

「郭先生請起」曹操快步走下來,扶起郭嘉……轉身一腳把曹丕踢倒在地。 大聲喝罵道:「如不是眾愛將替你求情,怎可輕饒你性命。姑且今日就暫寄人頭於你項上,如他日再犯我軍威,定嚴處不貸。來人呀,給我亂棍打出大帳。」左右侍衛,一擁而上。把曹丕亂棍趕出大帳。 book18.org

此後,曹操再令重新擺開宴席,舉杯和各將痛飲,氣氛又熱絡起來了。 曹丕悶悶不樂回到自己的帳中。侍從送上了的飯菜,他扒了幾口,草草了事。 早早就回到寢營里。 book18.org

二月的北方還是寒風刺骨,赤裸的女奴已經用身體把被窩捂暖。 book18.org

父親曹操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處理方法,他也是意料之中。不過,這樣是否會減低父親對自己的好感,是否會影響自己繼位。這才是最讓他擔心的事情。 他心不在焉,女奴們刻意奉迎,他也是草草了事,蒙頭大睡。 book18.org

第四章 book18.org

夜色降臨,曹營燈火通明,勝利者的狂歡開始了!死裡逃生的士兵們大碗酒、大塊肉。在盡情發泄對死亡恐懼的壓力。 book18.org

曹操的親兵護衛營里,更是熱鬧非凡。 book18.org

「噹噹」的車對的鈴聲,從遠處傳來。熱鬧的大營里突然安靜了,個個都在側耳細聽,馬車聲音越來越近。大營慢慢開始騷動起來了,有些已經按耐不住,紛紛往門口涌去。 book18.org

馬匹拉著30輛囚車緩緩駛過來,囚車上都是一個個木籠子,籠子不大。每一個籠子就跪在一位光著身子的女囚。這些都是袁紹手下武將的妻女,大城已破。 她們一夜之間,就由高貴的夫人小姐,變成隨軍的性奴。 book18.org

「丞相手令,各位兄弟辛苦了。這些罪臣的妻女,今晚都是你們的啦。」話音剛落,營里爆發出歡呼和萬歲的聲音,把氣氛推向高潮。 book18.org

一個黑大個曹兵興奮到眼都直了,一把打開囚門。抓住了女囚白藕似的胳膊。 另一個曹兵從人群中擠過來,興沖沖地和黑大個一起把小姑娘架了起來。 小姑娘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拚命掙扎著喊道:不啊,你們放開我,放過我吧……疼啊……嗚嗚…… book18.org

得了令的匪徒們根本不管小姑娘的要死要活的哭叫,十幾個人鬧哄哄地,架著一絲不掛的小姑娘湧進了旁邊的一個大營里。大營里還有一大群曹兵,足有四、五十人,這一大群光膀子的漢子吵吵嚷嚷的圍成一圈。 book18.org

小姑娘就這麼給人按住在一張二尺高的木台,兩條腿被八字形高高打開,下身敞開,完全袒露在這群興奮異常的男人們面前。這時,一個穿褲衩光膀子的胖大曹兵興高采烈地走上來。他一邊急不可耐地脫掉褲衩,一邊嘻嘻哈哈地用手去撥弄小姑娘的陰唇。他手捧青筋畢露的大肉棒,吐一把口水,抹在肉棒上,急吼吼地頂住胯肉洞口,噗地一下毫無阻礙地全部捅了進去。伴隨著女孩的悲鳴聲,曹兵的身體在前後急速地晃動,還不斷地發出暢快的叫聲。 book18.org

車隊又徐徐開動,所到之處。都會傳來雷鳴的歡呼聲。 book18.org

慘無人道的輪姦開始了,次起彼伏。 book18.org

車隊的最後面,有一輛特殊的大囚車。十幾位白衣女囚有老有少,都關在這個大籠子裡。她們目睹一路過程,眼裡充滿恐懼。她們團抱在一起,渾身發抖悲鳴哭泣。 book18.org

中軍大帳里依然熱火朝天,曹操和各營主將正在喝酒尋樂,氣氛熱烈。酒過幾巡,大家都有幾分醉意。 book18.org

「辛毗將軍……辛毗將軍……」曹操突然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大聲嚷叫。 「末將在此,丞相有何吩咐?」辛毗連忙快步向前,拱手聽令。 book18.org

曹操推開侍從,走下將位,一手拉住辛毗的手,坐在階梯上。大叫一聲「辛毗將軍……」竟然流起眼淚來。 book18.org

「辛毗將軍,愛將一家,血濺沙場。痛煞老夫呀」(註:辛毗一家80口人,在攻城之時,被袁軍守軍審榮,拉上城頭,陣前砍首示眾。)他整晚悶悶不樂,難以發泄。聽到曹操提起該事,早已按耐不住,嚎啕大哭。 book18.org

「我家妻兒慘死在審榮匹夫手上,丞相要為我做主呀……」言罷淚流滿面,長跪不起。 book18.org

曹操走下台階,扶起辛毗,「孤王已經安排厚葬辛將軍家人,冊封令堂為一品婦。辛將軍節哀」他轉頭舉起辛毗的左手,大聲說:「辛將軍大敵當前。以社稷為重,英勇奮戰,實屬可嘉。我已經奏報皇上,策封辛將軍為護國大將軍。」 話音剛落,人群里傳來一片讚許之聲。 book18.org

辛毗擦了擦眼淚,連忙跪倒在地,感謝知遇之恩。臉色也緩了下來。 book18.org

曹操扶起辛毗,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轉頭坐回他的將位寶座上。 book18.org

「辛將軍,大丈夫何患無妻!審榮老賊害我愛將一家老少,孤王豈能輕易放過他。」說到這裡,大帳里馬上鴉雀無聲。 book18.org

「孤王已經奏明皇上,審榮老賊全族男丁皆誅。家裡女眷和財產,全部歸辛將軍為奴僕勞役。憑將軍處置吧。辛將軍意下如何」辛毗壓抑一晚,按耐不住,無奈曹操軍法嚴厲,一直不敢造次。現在終於放下心頭大石,前走一步。跪倒在地謝恩。 book18.org

「來人呀。給孤王把人推進。」曹操對著大帳門口揮揮手。 book18.org

兩個曹兵推進來兩個女人。一個40歲出頭貴婦,一個16歲左右女娃。她們一身白色的女囚服,手被綁在背後,豐滿的乳房隨著踉蹌的步伐大幅度地顫動著。 book18.org

曹兵也在大帳中央放下一張椅子,曹操示意辛毗坐上去。兩個女人被按著跪在他的面前,兩腿大大地岔開。她們的胯下光禿禿的,已經沒有了陰毛,而且下身已被清洗乾淨,身子微微發抖,眼裡流露出恐懼的神色。 book18.org

「辛將軍,孤王把審榮老賊的妻女帶來這裡,他殺你全家老少。就讓他一家妻女為你生兒育女。一世為奴。」「那女娃還是一個處子,辛將軍,你就開了她吧。」曹操冷冷地說到。 book18.org

辛毗一把拉著女娃的頭髮抓住,把她拖到跟前。雙眼布滿血絲,嘴裡念念有詞地:「審榮老賊,審榮老賊……」手從女娃的衣領里伸進去,出力捏著一雙嫩乳,女娃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倔強地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嘶的一聲,那件白囚服被辛毗用力撕爛,一對豐乳彈了出來,白嫩的皮膚已經布滿紅手印。隨著一聲響亮的耳光,女娃已經趴在地上,嘴角滲出血紅。 辛毗一件一件脫掉身上的衣服,他的身材有些臃腫,胸前長著很重的胸毛,兩腿之間那個醜惡的傢伙已經硬挺起來,高高地昂起頭,甚是嚇人。他突然「哈」地狂笑一聲:「老子今天就肏審榮老賊的女人!」說著將女娃的衣襟扒開。他分開女娃的兩腿,腰一躬,肉棒頂住了肉縫。他忽然帶著哭音叫道:「爹!娘!孩兒今天給你們報仇了!」說著腰向下一塌,屁股重重地砸下去。「噗嗤」一聲,肉棒頂進了陰道里,可能是受傷過重,女娃「啊…」地大哭起來,兩條腿不由自主地向兩邊拚命分開,好像這樣能減輕一點痛苦。 book18.org

辛毗插入時,集中了十二萬分的仇恨。插進去後,那粗硬的肉棒還不停地左沖右突。女娃實在挺不住了,不停地慘叫著。破處的血,從肉縫中流出來。 她的母親在旁邊嚎啕大哭,一邊掙扎一邊向跪在向曹操不停叩頭,「丞相,丞相……你行行好,行行好,殺了我們吧。」辛毗突然抽出肉棒,挺著肉棒轉過身來一步一步走向女娃的母親。嘴裡不停重複那句,「爹!娘!孩兒今天給你們報仇了!」他一把扯住貴婦的頭髮,楊手幾個耳光,貴婦就沒了聲響暈了過去。 辛毗一把把貴婦扛起,把貴婦仰面放在酒桌上面,幾下工夫,就把貴婦剝得精光,當眾將肉棒插入貴婦的下身抽插起來。圍觀的人群發出一陣一陣歡呼聲。 辛毗抽插一會,把貴婦轉過去趴在酒桌上,翹起她的屁股。詭秘地笑著用手扒開她的屁股,貴婦顯然意識到了什麼,拚命扭動身體,大聲叫道:「畜生!你們這群禽獸,放開我!」辛毗狂笑著,挺腰加力,竟將肉棒向貴婦的肛門裡頂去。被強姦從未吭聲的貴婦,忍不住慘叫了起來。她拚命掙扎,屁股亂扭。辛毗雙手死死把住她的屁股,她動彈不了,粗硬的肉棒一截一截插進了緊窄的肛門。血順著她的大腿流了下來。 book18.org

「啊呀……疼啊…呀…」貴婦悽慘地大叫大喊。他足足折騰了半個鐘頭,直到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才大吼一聲,死死抵住貴婦的下身不動了。待他拔出漸漸軟縮的陽具,一股濃濃的白色漿液從窄窄的紅腫肉縫中流了出來。 book18.org

辛毗擦擦頭上的汗水,看著癱軟在酒桌上,猶自痛苦呻吟的貴婦,意猶未盡地咬牙道:「沒插死你,算你命大!」 book18.org

曹操一直在坐在寶座上臉無表情地看著,他拿起酒杯,說完一飲而盡。頭也不回,轉身走進內帳。 book18.org

傳令官馬上放開嗓音傳令:「丞相手諭:各位將軍請回吧,皇上的賞賜和良女已經送往各營。大敵還在當前,各位不能懈怠。明日卯時早朝。」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翼風非州蘭州西州翼圖萊州柳少別州折翼越南遊記3 4廣州膠州少婦3p貴州歐州翼德州紀作者 廣州小胖贛州作者江湖年少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