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州劫 (3-4) 作者:柳少

.

【翼州劫】

作者:柳少2021/05/04发表于:SIS

***********************************

(东汉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绍发病,死于邺城。其后袁家三子袁尚、袁谭、袁熙为了争权相攻,终被曹操各个击破。于建安九年攻陷冀州。)

***********************************

第三章

朱烙乃屠夫出身,样貌粗黑。作战甚为勇猛,屡立战功。并且粗中有细。深得曹丕器重。

自从把严氏送进曹丕得大帐里,他就心痒得很。像晴晴这种大家闺秀,娇小玲珑,尚未成年的可以玩弄股掌当中,正是他得最爱。每次大战之后,都要掳几个少女回营淫虐,成为惯例。久而久之,连下属也知道他的癖好。进贡不少无辜少女供其玩乐。

大将军送来的少女,就放在案前。朱烙慢慢脱掉身上的衣服,全身只剩了一条裤衩,浑身的腱子肉在灯火的照耀下闪著骇人的寒光。他用筋肉暴凸的臂膀夹着蒋晴晴光溜溜的身子,转身来到了大帐的一侧。膀子一甩,扑通一声把她扔在一个澡盆里。

朱烙随手抄起一个水瓢,,哗地浇到少女的胸脯上。他淫笑着,一边不停地往蒋晴晴赤条条的身子上哗哗地浇水,一边用粗硬的大手在胸脯上和胯下不停的揉搓。蒋晴晴吓得手足无措,只能低声苦苦哀求。粉红白嫩的皮肤变成了通红的颜色。他低头仔细端详蒋晴晴赤裸的身体,兴致大涨。伸手少女的下身来回大力摩擦,把粉嫩的花瓣揉搓的东倒西歪,甚至在肛门上还狠狠地打了几个旋。蒋晴晴拚命夹紧双腿。身体不停扭曲躲闪著。

“大将军的家伙好使吗?他肏了你几回啊?”朱烙把臭烘烘的舌头慢慢的舔著少女的耳朵,低声问道。蒋晴晴紧闭双目,不停摇头。

“小妮子害臊,说不出口?说不出口没关系,咱们爷们都是行家,来帮你看看!”他说着就伸手来扒开少女并紧的腿。几根粗糙僵硬的手指摸到大腿中间,肆意地拨弄著下身。原先停留在少女身体里的黏液又开始往外流淌。大手死命地拧著大腿内侧的嫩肉,似乎要把在上面的痕迹抠掉,一根粗壮有力的手指撑开阴唇,插进下身又抠又掏,抠的汩汩作响。一直抠到再也抠不出什么东西,才住了手。

蒋晴晴除了屈辱而又无助的哭叫,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朱烙两手一分,把蒋晴晴整个从澡盘里抱起来,青筋暴涨的肉棒已经抵住被强行分开的花瓣中间,蒋晴晴感觉有一只巨大的钻头正在不可抗拒地向她的身体里推进,像要钻透她的身体,牙齿禁不住咯咯作响,蒋晴晴呼吸越来越急促,好像气都要喘不上来,马上要窒息了。她疼得忍不住大叫了起来。终于,男人的胯骨紧紧地顶住了她的下身,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竟然就这样完全插入了身体。朱烙略微停顿了片刻,火热的大肉棒又从阴道里缓缓向外抽去。少女已经被屈辱和疼痛完全淹没了。实在忍不住,哇的哭了起来。

朱烙喘息著说:“妈的,这妮子,下盘和没开苞的一样紧!”话没说完,攥著乳房的手突然加了一把劲,屁股一沉,已经退到洞口的肉棒铆足了劲噗地冲了进来。蒋晴晴的哭叫声被生生堵在了喉咙里。

硬梆梆的肉棒再次插进来后,开始在阴道里来回作起活塞运动。大帐里回响起肉体相撞的啪唧啪唧的不堪入耳的响声。

朱烙越插兴致越高,一边抽插嘴里还一边含混不清地叫着什么。那肉棒竟然也越插越粗、越插越硬。少女下身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下身像开了水闸一样,大量粘稠的液体一阵阵涌出来,弄的整个下身都水唧唧的,他的胯撞到我的肉体上的声音也变成了呱叽呱叽的水声。

“比昨天那个嫩货可浪多了!大家闺秀就是不一样”他突然减慢了肉棒抽插速度。一进一出缓慢而有力。“蒋晴晴感觉大肉棒在阴道里膨胀到极限,嘣嘣地跳动着,冲到尽头死死顶住不动了。,一股滚烫的洪流铺天盖地地冲进了少女的身体。

那天晚上,朱烙要了她三次,他在少女体内泄完精后,终于消停了,身体很快就软了下来,头一歪竟马上就搂着蒋晴晴软绵绵的身体呼呼地睡着了,连插在下身的肉棒都没有拔出来。,蒋晴晴的腿被他汗津津的身体强行分开,下身塞着他正在软缩的阳具。她全身一动都不能动,也不敢动。

五更钟响。曹营中军大帐里。众将行礼完毕,分列左右。曹操端坐中军帐。

“众位爱将,昨日一战,将领们奋勇争先,屡立战功。孤王定会论功行赏。

请各位爱将要多多奖励手下将兵,务必把孤王的心意带到。要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众将一齐拱手称是。张辽大将宣读各营上交的奏折,罗列各营收缴的军备、战功和死伤情况。曹操闭目聆听,不时点头称赞。听到不明之处马上发问,一丝不苟。大营内气氛融洽,各将互相恭贺,好不热闹。

接下来,丞相开始论功行赏。轮到辛毗的时候。曹操特意走下宝座,手执辛毗的双手,眼泪也掉下来。

“辛将军忠心为国,骁勇无敌。可恨审荣害你全家80余口性命,孤王也疼痛万分。”辛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放声大哭。“”我辛某人一心忠诚,不少贪生怕死之辈。何耐我那年小的孩儿和年迈的老父母。审荣老贼,竟把我全家大小害死。痛煞我也。请丞相做主“辛毗大叫一声,晕倒在地。众将连忙扶起,曹操亲自扶他坐好。

“审荣老匹夫,孤王定当把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辛将军一家大小。我将上报天子,给予追封。风光大葬。”辛毗重新跪倒在地,叩谢丞相大恩。

稍后,大帐里摆起了宴席,众将开怀畅饮。

真在热闹之时,突然曹操咳嗽两下,大帐内马上安静就下来,鸦雀无声。

“众位爱将,孤王还有几句要讲”他清了一下喉咙,继续讲下去:“我辈乃中兴汉室之仁义之师,虽受袁贼所害。但,万不可荼害百姓。从今日起,除曹彰将军的左锋营留守外,各营军马均撤出翼州。”

曹操没有接着往下说。看了一下郭嘉。他连忙站起来,躬身拱了一下手,朗声说道:“奉孝(郭名嘉,字奉孝)认为,对于袁贼一朝文武官员,适宜分别对待,对于一般的文武官,愿意报效朝廷的,应该以礼待之,安抚为上。对于当时主战的那一批官员,建议重罚。请丞相定夺。”

“嗯。正合孤王的意思。就由郭先生代劳分辨,勿枉勿纵。各营将士,未得郭先生首肯,擅自骚扰官员家属的,军法侍候!”曹操一边捋胡须,一边把桌上的令箭交给郭嘉。

“得令!定当尽力!”郭嘉躬身拱手,回座位的时候,有意无意瞄了曹丕一眼。众将也一齐拱手称是。

曹操突然收起笑容,一句一顿接着说:“我军所向披靡,除了依赖各位奋勇作战以外,靠得就是严明的军纪,令行禁止。不过,就在昨日,有人胆敢违背孤王的将令,视军纪为无物。”众将面面相觑。昨晚狂欢一宵,奸淫掳掠在所难免。

不知丞相提的是哪处。个个只能默不作声,好不尴尬。

曹操用眼光盯着每个人的脸扫视。就像一道寒光照射到身上一样,令人不寒而栗。目光最后停在曹丕的脸上。

“昨日孤王将令:任何人不能打扰袁氏一家,你可知晓?缘何你敢视之无物?”

曹丕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浑身好不自在。他倒吸一口冷气。昨日刚刚打了大胜仗,一时得意。加上看见甄氏的天姿国色,冲昏了头脑。现在只能暗暗叫苦。

“孩儿知罪,请父亲大人发落。”曹丕双膝跪地。说罢,把头盔摘下来,高举过头。他这几句话还是盘算过。一方面点明父子关系,让曹操冷静一下,手下留情。一方面也暗示曹植的心腹大将,这是家务事!别落井下石。

曹操的军纪甚严。众将也知道,追究起来,可是要人头落地的。纷纷站出列来一起跪下,为曹丕求情。

许褚连忙站出来圆场,说道:“子桓将军(曹丕,字子桓)昨日杀敌无数。

率领战士奋勇作战,攻破袁军的北门,居功伟大。望丞相开恩。“”军令如山,怎可轻饶?世子又如何?“曹操怒气未消,拍案怒斥。

曹仁扑通一声,也跪在曹丕的身后,“父亲大人,大哥昨日冒犯军规,实属鲁莽之举。多年以来,大哥身先士卒,立功无数。请父亲大人格外开恩,让大哥戴罪立功。”张辽,夏侯渊,夏侯惇,徐晃,典韦等大将纷纷跪下求情,开恩之声络绎不绝。郭嘉这个时候也站起来跪下。

“丞相,目前大敌在前,江东孙权,西蜀刘备虎视眈眈,此时正是用人之时,子桓将军昨日鲁莽行事,现已悔恨不已,众将也受教深刻。就先暂寄人头于子桓项上,令其戴罪立功,如他日再犯,再取也可,请丞相三思。”“请丞相三思。”

大帐里众人跪倒一片。齐声求情。

“郭先生请起”曹操快步走下来,扶起郭嘉……转身一脚把曹丕踢倒在地。

大声喝骂道:“如不是众爱将替你求情,怎可轻饶你性命。姑且今日就暂寄人头于你项上,如他日再犯我军威,定严处不贷。来人呀,给我乱棍打出大帐。”左右侍卫,一拥而上。把曹丕乱棍赶出大帐。

此后,曹操再令重新摆开宴席,举杯和各将痛饮,气氛又热络起来了。

曹丕闷闷不乐回到自己的帐中。侍从送上了的饭菜,他扒了几口,草草了事。

早早就回到寝营里。

二月的北方还是寒风刺骨,赤裸的女奴已经用身体把被窝捂暖。

父亲曹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处理方法,他也是意料之中。不过,这样是否会减低父亲对自己的好感,是否会影响自己继位。这才是最让他担心的事情。

他心不在焉,女奴们刻意奉迎,他也是草草了事,蒙头大睡。

第四章

夜色降临,曹营灯火通明,胜利者的狂欢开始了!死里逃生的士兵们大碗酒、大块肉。在尽情发泄对死亡恐惧的压力。

曹操的亲兵护卫营里,更是热闹非凡。

“当当”的车对的铃声,从远处传来。热闹的大营里突然安静了,个个都在侧耳细听,马车声音越来越近。大营慢慢开始骚动起来了,有些已经按耐不住,纷纷往门口涌去。

马匹拉着30辆囚车缓缓驶过来,囚车上都是一个个木笼子,笼子不大。每一个笼子就跪在一位光着身子的女囚。这些都是袁绍手下武将的妻女,大城已破。

她们一夜之间,就由高贵的夫人小姐,变成随军的性奴。

“丞相手令,各位兄弟辛苦了。这些罪臣的妻女,今晚都是你们的啦。”话音刚落,营里爆发出欢呼和万岁的声音,把气氛推向高潮。

一个黑大个曹兵兴奋到眼都直了,一把打开囚门。抓住了女囚白藕似的胳膊。

另一个曹兵从人群中挤过来,兴冲冲地和黑大个一起把小姑娘架了起来。

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拚命挣扎著喊道:不啊,你们放开我,放过我吧……疼啊……呜呜……

得了令的匪徒们根本不管小姑娘的要死要活的哭叫,十几个人闹哄哄地,架著一丝不挂的小姑娘涌进了旁边的一个大营里。大营里还有一大群曹兵,足有四、五十人,这一大群光膀子的汉子吵吵嚷嚷的围成一圈。

小姑娘就这么给人按住在一张二尺高的木台,两条腿被八字形高高打开,下身敞开,完全袒露在这群兴奋异常的男人们面前。这时,一个穿裤衩光膀子的胖大曹兵兴高采烈地走上来。他一边急不可耐地脱掉裤衩,一边嘻嘻哈哈地用手去拨弄小姑娘的阴唇。他手捧青筋毕露的大肉棒,吐一把口水,抹在肉棒上,急吼吼地顶住胯肉洞口,噗地一下毫无阻碍地全部捅了进去。伴随着女孩的悲鸣声,曹兵的身体在前后急速地晃动,还不断地发出畅快的叫声。

车队又徐徐开动,所到之处。都会传来雷鸣的欢呼声。

惨无人道的轮奸开始了,次起彼伏。

车队的最后面,有一辆特殊的大囚车。十几位白衣女囚有老有少,都关在这个大笼子里。她们目睹一路过程,眼里充满恐惧。她们团抱在一起,浑身发抖悲鸣哭泣。

中军大帐里依然热火朝天,曹操和各营主将正在喝酒寻乐,气氛热烈。酒过几巡,大家都有几分醉意。

“辛毗将军……辛毗将军……”曹操突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声嚷叫。

“末将在此,丞相有何吩咐?”辛毗连忙快步向前,拱手听令。

曹操推开侍从,走下将位,一手拉住辛毗的手,坐在阶梯上。大叫一声“辛毗将军……”竟然流起眼泪来。

“辛毗将军,爱将一家,血溅沙场。痛煞老夫呀”(注:辛毗一家80口人,在攻城之时,被袁军守军审荣,拉上城头,阵前砍首示众。)他整晚闷闷不乐,难以发泄。听到曹操提起该事,早已按耐不住,嚎啕大哭。

“我家妻儿惨死在审荣匹夫手上,丞相要为我做主呀……”言罢泪流满面,长跪不起。

曹操走下台阶,扶起辛毗,“孤王已经安排厚葬辛将军家人,册封令堂为一品妇。辛将军节哀”他转头举起辛毗的左手,大声说:“辛将军大敌当前。以社稷为重,英勇奋战,实属可嘉。我已经奏报皇上,策封辛将军为护国大将军。”

话音刚落,人群里传来一片赞许之声。

辛毗擦了擦眼泪,连忙跪倒在地,感谢知遇之恩。脸色也缓了下来。

曹操扶起辛毗,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转头坐回他的将位宝座上。

“辛将军,大丈夫何患无妻!审荣老贼害我爱将一家老少,孤王岂能轻易放过他。”说到这里,大帐里马上鸦雀无声。

“孤王已经奏明皇上,审荣老贼全族男丁皆诛。家里女眷和财产,全部归辛将军为奴仆劳役。凭将军处置吧。辛将军意下如何”辛毗压抑一晚,按耐不住,无奈曹操军法严厉,一直不敢造次。现在终于放下心头大石,前走一步。跪倒在地谢恩。

“来人呀。给孤王把人推进。”曹操对着大帐门口挥挥手。

两个曹兵推进来两个女人。一个40岁出头贵妇,一个16岁左右女娃。她们一身白色的女囚服,手被绑在背后,丰满的乳房随着踉跄的步伐大幅度地颤动着。

曹兵也在大帐中央放下一张椅子,曹操示意辛毗坐上去。两个女人被按著跪在他的面前,两腿大大地岔开。她们的胯下光秃秃的,已经没有了阴毛,而且下身已被清洗干净,身子微微发抖,眼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辛将军,孤王把审荣老贼的妻女带来这里,他杀你全家老少。就让他一家妻女为你生儿育女。一世为奴。”“那女娃还是一个处子,辛将军,你就开了她吧。”曹操冷冷地说到。

辛毗一把拉着女娃的头发抓住,把她拖到跟前。双眼布满血丝,嘴里念念有词地:“审荣老贼,审荣老贼……”手从女娃的衣领里伸进去,出力捏著一双嫩乳,女娃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倔强地咬著牙,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嘶的一声,那件白囚服被辛毗用力撕烂,一对丰乳弹了出来,白嫩的皮肤已经布满红手印。随着一声响亮的耳光,女娃已经趴在地上,嘴角渗出血红。

辛毗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他的身材有些臃肿,胸前长著很重的胸毛,两腿之间那个丑恶的家伙已经硬挺起来,高高地昂起头,甚是吓人。他突然“哈”地狂笑一声:“老子今天就肏审荣老贼的女人!”说着将女娃的衣襟扒开。他分开女娃的两腿,腰一躬,肉棒顶住了肉缝。他忽然带着哭音叫道:“爹!娘!孩儿今天给你们报仇了!”说着腰向下一塌,屁股重重地砸下去。“噗嗤”一声,肉棒顶进了阴道里,可能是受伤过重,女娃“啊…”地大哭起来,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向两边拚命分开,好像这样能减轻一点痛苦。

辛毗插入时,集中了十二万分的仇恨。插进去后,那粗硬的肉棒还不停地左冲右突。女娃实在挺不住了,不停地惨叫着。破处的血,从肉缝中流出来。

她的母亲在旁边嚎啕大哭,一边挣扎一边向跪在向曹操不停叩头,“丞相,丞相……你行行好,行行好,杀了我们吧。”辛毗突然抽出肉棒,挺着肉棒转过身来一步一步走向女娃的母亲。嘴里不停重复那句,“爹!娘!孩儿今天给你们报仇了!”他一把扯住贵妇的头发,杨手几个耳光,贵妇就没了声响晕了过去。

辛毗一把把贵妇扛起,把贵妇仰面放在酒桌上面,几下工夫,就把贵妇剥得精光,当众将肉棒插入贵妇的下身抽插起来。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一阵欢呼声。

辛毗抽插一会,把贵妇转过去趴在酒桌上,翘起她的屁股。诡秘地笑着用手扒开她的屁股,贵妇显然意识到了什么,拚命扭动身体,大声叫道:“畜生!你们这群禽兽,放开我!”辛毗狂笑着,挺腰加力,竟将肉棒向贵妇的肛门里顶去。被强奸从未吭声的贵妇,忍不住惨叫了起来。她拚命挣扎,屁股乱扭。辛毗双手死死把住她的屁股,她动弹不了,粗硬的肉棒一截一截插进了紧窄的肛门。血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

“啊呀……疼啊…呀…”贵妇凄惨地大叫大喊。他足足折腾了半个钟头,直到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才大吼一声,死死抵住贵妇的下身不动了。待他拔出渐渐软缩的阳具,一股浓浓的白色浆液从窄窄的红肿肉缝中流了出来。

辛毗擦擦头上的汗水,看着瘫软在酒桌上,犹自痛苦呻吟的贵妇,意犹未尽地咬牙道:“没插死你,算你命大!”

曹操一直在坐在宝座上脸无表情地看着,他拿起酒杯,说完一饮而尽。头也不回,转身走进内帐。

传令官马上放开嗓音传令:“丞相手谕:各位将军请回吧,皇上的赏赐和良女已经送往各营。大敌还在当前,各位不能懈怠。明日卯时早朝。”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