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州劫 (1-2) 作者:柳少

.

【翼州劫】

作者:柳少2020-2-28發表於:SIS

*********************************

第一章

【東漢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紹發病,死於鄴城。其後袁家三子袁尚、袁譚、袁熙為了爭權相攻,終被曹操各個擊破。於建安九年攻陷冀州。】

東漢建安九年(公元204年)冬二月

曹操站在城外的山坡上遙望冀州。城裡火光沖天,喊殺聲連片。兩隻眼睛慢慢眯細。嘴角扯動一下。露出一種別人難以察覺的冷冰的笑意。

城內。

燒焦的煙味混合一股血腥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令人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曹丕放慢馬速,穿行在冀州的街道上。幾次半路上衝出全裸的女人,跪求救命。很快又被精壯的士兵拖回房子裡。他冷眼旁觀。破城後的姦淫燒殺在所難免。

倒是因為看到幾個身材豐滿的胴體,勾起一些慾火。他深呼吸一口冰冷空氣,左手重重拍打在馬背上駝著的女人的屁股上。女人發作一聲悲鳴,不停地掙紮起來。

曹丕的冰冷的手已經穿過褻褲,用力揉捏著她的翹臀。右手猛揮一鞭,馬兒嘶叫一聲。飛跑起來。

第二章

將軍大帳內。

燈光搖曳,溫暖如春。

曹丕站在屏風的背面,4名身披薄紗,幾乎全裸的隨軍性奴正忙於替他寬衣解帶,長袍除掉,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一把朱唇已經輕輕靠過來。溫柔地用舌尖舔著主人的乳頭。另一把朱唇從腳邊開始慢慢向上舔著。曹丕閉上眼睛,長吐一口氣,身體慢慢放鬆起來。

一大浴桶的熱水已經在旁邊準備好了。

屏風外,他帶回來的女人還沒有解綁,橫躺在地上。不停在抽泣著。

「傳老苗進帳。」屬下應一聲,弓身退出。

一會兒走進來一個長著怪異的八子胡的乾癟老頭,向屏風拱手道:「大將軍有何吩咐?」

「這是袁熙之妻甄氏,你看看。」

老苗眯著眼睛湊近過去,抬起甄氏的臉看了一下。「袁紹好色,天下皆知。

府里的女眷果然不同凡響呀!將軍可否賞看一下「

「苗先生不用客氣,扒了隨意檢查吧。」

甄氏聞言臉頓時變得煞白,內侍營里的幾個婆娘一擁而上,嗤嗤幾聲。甄氏全身赤裸地展現在面前。兩個婆娘把她兩腳岔開,身體最隱秘的部分也毫無遮攔地暴露出來。雪白的下腹只有一層淺黑的絨毛,兩腿間一條細細的肉縫,陰唇呈粉紅色。老苗點點頭伸出雞爪一樣乾癟的手先捏住豐滿得乳峰,揉捏起來。另一個手在兩腿間細嫩的肉縫上來回摩挲,然後兩隻瘦長的手指分開了肉縫。甄氏強忍住哭,扭動身子想躲開,但她手臂被抓得緊緊的,無處逃遁,肉縫被剝開,露出了裡麵粉紅色的肉。那手指繼續向裡面鑽,直到露出一個粉色的小肉芽。陰道逐漸濕潤起來了,因為外面刺激,肉壁有規律地不停收縮顫動起來。

良久,他抽回手睜開眼道:「恭喜大將軍,嫩的能掐出水,好貨色!其乃難得的名器呀!」「有勞苗先生費心調教了,班師回朝後,這班奴才用處可大了。

「待會給你送過去,別弄壞了!」老苗應了一聲弓身告退。

屏風內的曹丕一邊在說話,身體慢慢起來變化。一個性奴輕啟朱唇吞吐著肉棒。他微微叉開雙腿,方便另一把朱唇用舌尖輕掃著他的菊花。一陣陣快感傳過來。讓他身體倍感舒暢。連日征戰,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徹底放鬆。

二月的天氣還是有點冷。曹丕泡在浴桶里。他的身體在溫暖的爐水包圍下,慢慢舒展開來。浴桶是老苗設計的。桶壁不高,他躺上去後熱水剛好漫過他的身體。兩名性奴也跟著進來了。細心用布在拭擦著主人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突然,大帳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侍衛稟報副將朱烙將軍求見,准見的聲音剛傳出,朱烙已經應聲而入。他是心腹大將。深夜來訪必有要事商量。曹丕一揮手,侍從們就紛紛退下。

朱烙湊到跟前。細聲報告:「京城探子回報,曹植公子近來趁丞相不在,偷偷派人去了江東,孫權也派出心腹過了江,暗中送了不少錢。如果曹植公子能聯合江東,必立大功。將軍三思!」

「看來,我的兄弟,他也沒閒著呀」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其他營的糧草都已經配發,唯獨本營的糧草植公子藉口籌集需時,尚未發出,軍中吃緊。將軍要馬上定奪一下。」

「嗯,我們還有多少銀兩?送一批給江東的黎太傅,再讓老苗挑幾個培訓好的性奴送過去。讓他多多用功。目前袁紹已破,如江東的前線氣氛緊張起來。丞相就會早日回朝。另外,糧草的事情,我去找丞相借去。哼……」

「將軍,還有一事……」朱烙湊到曹丕的耳邊小聲說:「蔣奇妻子嚴氏帶著女兒在外面求見。」

「哦?是嚴大司馬的女兒嚴氏?」朱烙點了點頭,低頭躬身退了出去……

「把人帶進來!」曹丕冷笑了幾聲,侍衛應了一聲,飛跑出去。一會兒,帶進兩位全身裹著嚴嚴實實,身穿貂袍大衣的女子。高的女子牽著矮的女兒向前跪下口呼拜見將軍,聲音有點顫抖。

曹丕悠然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兩位深夜來找本將軍,所謂何事?」

「妾身乃是袁紹麾下大將蔣奇妻子嚴氏,冒死面見曹將軍,也是逼不得已,這是我的女兒蔣晴晴」說罷,俯身地上抽泣起來。

曹丕一聽。心裡馬上暗暗高興。不禁心猿意馬。此嚴氏乃當朝嚴大司馬的小女兒,名列五美之一,早已聽聞。不禁心花怒放。

按照軍中的規矩,女人進將軍內堂,必須全身檢查一遍,防止刺客。曹丕一揮手,內侍的婆娘馬上帶兩人下去。很快,兩人已經梳洗一番,換上的薄紗袍子。

重新跪在曹丕的面前。這時的兩位已經幾乎全裸,薄紗很透光。身材一覽無畏,嚴氏貴為夫人,何時穿過這樣的薄紗,羞得滿臉通紅。女兒更是緊緊躲在母親得後面。

這時曹丕已經換好便服,坐在內帳的書椅上。好好打量一下嚴氏。

嚴氏大概年介30出頭的少婦。鵝蛋臉鳳眼,臉上的皮膚白裡透紅。懷了身孕,挺著大大肚子。兩個乳房因為妊娠的原因變得渾圓,絲毫沒有下墜。不過一身肌肉皮膚緊繃,沒有一點鬆弛的感覺,跪在地上由於肚子的重量,屁股反而更翹起來。大腿盡頭是神秘的三角區和油黑茂密的芳草地。她旁邊的小女孩大概在15歲,身材小巧玲瓏。乳峰盈盈可握,乳頭已長的象小指尖般大小,象兩粒晶瑩的瑪瑙。粉紅的乳頭伴隨呼吸微微顫抖。雪白的下腹竟是光禿禿一片,只有一層淺淺的絨毛,兩腿間一條細細的肉縫,幾乎看不出陰唇。

曹丕看在眼裡,喜在心裡。首先嚴氏的美貌垂涎已久,其次在軍營裡面,搶獵回來的性奴眾多。霸王硬上弓做多了,令他深感無味。眼前的大家閨秀。羞澀的表情,讓他不禁暗喜。

「蔣奇將軍乃猛將呀,可惜不肯為丞相所用,攻城得時候殺害不少軍士,罪孽深重,是丞相指定的死囚呀!可惜呀,可惜呀。按照軍中規矩,你蔣府上下百條人命,男屬全部處死,女眷全部充軍為性奴。也是為他所累呀。」嚴氏早就聽聞淪為性奴,在每個軍營里被幾百,幾千個男人輪姦的慘狀,不禁全身發抖。,但她出身名門,大風浪也見識不少,驚恐之餘,還能保持一點的鎮靜。

「賤妾聽聞曹將軍為丞相的愛子,為人仗義愛材,深得丞相喜歡。賤妾願去牢房裡勸夫君來投,並奉上全部家財。今日冒死覲見,如果將軍能救全家一命。

賤妾願為牛馬,服侍將軍「

曹丕心頭一動,要爭奪皇位,打點朝廷各位大臣也花費不少。軍中軍餉也是不夠用。假如蔣家家產給父親充公。自己也是分文未得。更不要說嚴美人和蔣家女眷了。

他舒展一下身體,不急不緩得喝了口酒「你叫何名?入蔣家多久?」

「回大將軍的話,賤妾本家姓嚴,乳名一個菁字,爺叫我嚴家的就好。賤妾是袁紹朝中嚴大司馬家排行第二的女兒,賤妾丈夫原配病逝後,父親便命賤妾嫁給蔣奇,今日娘兒兩人當牛作馬,一定伺候將軍滿意。望能饒家人一命」。

「你說伺候我。你可知道我房裡的規矩?」

「這……賤妾不知。但憑吩咐,賤妾都聽從將軍調教。只是小女晴兒年方十六,都還是處子身體,望將軍憐惜。」

「呵呵……嚴家,身孕有幾個月了?過來讓本將看看」嚴氏咬了一下朱唇,心想事以至此,也由不得自己了。她慢慢站起來。碎步走到曹丕的前面。行了一個福禮。

男人的大手已經穿過薄紗,撫摸在她的圓臀上,皮膚有點涼,細膩光滑。曹丕一邊用力揉捏著,一邊冷冷盯著嚴氏。只見她的臉色一會紅,一會白。皮膚起了一層層雞皮疙瘩,身體也慢慢嬈動起來。好像要躲閃,又好像在迎合。大手沒有停。手指已經在股溝上滑進去,輕輕扣住嚴氏的菊花。另外一個手已經慢慢在她大大的肚子上打圓圈,一把抓住她碩大的乳房。溫潤、鼓脹的感覺由馬上由手上傳來。嚴氏身體受到前後夾擊,已經呈S形狀緊繃。屁股隨著手指的插動而慢慢搖擺。曹丕用兩個手指夾住乳頭,不停在玩弄著。慢慢,嚴氏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了。

「你夫君喜歡怎樣玩你?」嚴氏全身無力,差點靠著曹丕的懷裡。她細聲回答「他最喜歡賤妾的嘴。」說到這裡。臉更紅了。

「讓老爺試試。」曹丕把懷裡的嚴氏一推,她嗯嚀一聲跪在地上,臉剛好貼在褲襠上。回想除了丈夫外,第一次這麼靠近另外一個男人,更何況,昨天還是一個高貴的將軍夫人。現在淪落如此地步,也顧不了那麼多,她咬咬牙,把心一橫,鳳目含春,嘴角帶笑,用嘴咬著褲帶,慢慢拉開。一支大肉棒彈了出來,鼻子聞到男人特有的味道。伸出小巧的舌頭,從肉棒的根部一路舔到龜頭上。小嘴微微的張開在那個男人黑紅色的龜頭上輕輕吮吸著,一點一點的吞了進去,費力的吞到了根部,臉已經憋得通紅。

曹丕享受著胯下女人的口技,食指指了一下蔣晴晴,要她到跟前。蔣晴晴第一次看到母親在吮吸著男人的肉棒,已經滿臉通紅。她想走前去,一站起來,雙腿一軟,又跪下了。

嚴氏知道早晚躲不掉魔掌,輕咬銀牙,回身對女兒道:「脫吧,你和娘一樣,都已經是將軍的人了。」嘆聲道:「還不快去了衣,服侍主子。」

蔣晴晴不敢硬撐,流著淚把身上薄紗脫下,露出了嬌嫩嫩水靈靈的身子。羞澀地挪近過來。

曹丕很喜歡幼女,看到蔣晴晴兩隻乳房剛開始長成,粉嫩嫩的在胸前,那乳頭兩點梅花般點綴在上面。小蠻腰上光滑柔軟,就連小屁股也只是微微長成,緊繃的並在一起。不禁心花怒放。一手把她抱起,叉開雙腿,讓她跨坐在懷裡。

嚴氏跪在地上,用力吞咽著陽物,讓那碩大的雞八深插入自己的咽喉。並用喉中嫩肉夾了幾下龜頭。忍了片刻後吐將出來,香唌在陽物上掛起一條細絲,微喘了一下,又急忙把陽物再次吞入。她一抬頭就可以看到女兒的粉紅的小穴和嫩嫩的菊花。小穴已經微微綻開。

嚴氏想著女兒破瓜就在今夜,也不由悲從心起,她楊起頭,用舌頭輕輕刮著女兒的小穴。希望濕潤一下。蔣晴晴突然象觸電一樣,兩腿繃緊。身體感覺一陣潮熱。慢慢小穴濕潤起來了。

曹丕雙手用力抬起蔣晴晴的雙腿,用龜頭對準小穴,慢慢研磨。

只要一鬆手。肉棒就要直插進去。此時的蔣晴晴全身發軟,雙手抱著曹丕的脖子,閉上眼睛喘息不停。嚴氏跪在腳底看到一清二楚。她連忙用手壓下肉棒,用嘴套弄幾下,用口水濕潤龜頭。再把龜頭對準小穴。希望口水可以濕潤肉棒,避免女兒破瓜時的痛苦。

蔣晴晴的身體呈V字形,隨著曹丕的雙手慢慢降下來。小穴被掙開,被慢慢插入,小女孩全身哆嗦不停,肉棒一插到底。蔣晴晴揚起頭,喊疼不已。曹丕感覺雞巴把小穴緊緊包圍。濕潤而溫暖。他雙手用力,幼女的身體隨著被抬起,肉棒露出大半截,又慢慢吞沒。嚴氏看得清楚,連忙用舌頭舔著男人得卵袋。有時候肉棒在小穴中滑出來。她連忙用嘴含著雞巴,用力套弄。再用手扶正肉棒插進小穴。

曹丕的肉棒剛離開溫暖濕潤的小穴,正感到空虛,突然又進入另外一種濕潤包圍,龜頭受到舌頭的舔弄,更受刺激……第一次如此玩弄一對母女,令他興奮不已。

曹丕一邊抽插著蔣晴晴,用腳踢一下嚴氏的屁股。嚴氏也意會,回身跪趴在凳上,四肢撐住身子,高撅起肥白的屁股。識趣地婉轉舉臀相就。他一手在婦人動人的臀肉上撫摸玩弄一番後,猛的一分,露出裡面潮潤的陰戶,分開花唇,從女兒的小穴中抽出肉棒,猛一挺身,把堅挺的陽物捅入嚴氏的陰穴里。

「啊~ !」嚴氏的慘哼一聲,然後冷嘶不矣。曹丕在嚴氏的肥臀上啪啪猛拍兩掌,猛挺陽物,下下狠肏,根根到底,只撞得婦人肥臀一浪一浪,啪啪作響。

只乾得嚴氏的悶哼輕叫,又顧忌女兒在旁,不肯放開淫聲。只是扭著屁股一下下的挨著,實在受不得了,就長哼一聲,發瀉下肉體上的快樂。蔣晴晴身材不高。抱起來剛好在曹丕的胸膛前面。,她輕啟朱唇,吮吸著曹丕的乳頭。如此一來。上下受到夾擊。

曹丕大叫一聲爽呀。肉棒一離開嚴氏的陰穴,馬上就捅進蔣晴晴的浪穴里。

如此這般,不銷片刻工夫,嚴氏的就吐了句「要死了」,雙腿顫慄不停,泄了身子。

曹丕卻不管這麼多,只覺陽物在兩個小穴裡面潤滑濕潤,陰穴一下下的抽觸,更覺快意。雙手撫上二女的驕臀,在股縫中摳摸著,下身只管狠肏猛抽。很快的就被蔣晴晴干到泄身邊緣,曹丕依舊不停,猛得拔出陽物,向上頂住蔣晴晴的屁眼菊花,狠狠插入,一下到底。

「啊……!疼啊……!將軍饒了吧……!」蔣晴晴的突然後庭被插,吃痛苦叫,然而高潮尤在,屁股又盡在曹丕手中掌控躲閃不得。只覺得火燙的陽物在自己肛中急進急出,摩擦肉壁,牽連著前面嫩處陣陣麻癢。而這時,曹丕三個手指不知從何處伸到小穴里,按在花蒂上急速的揉動。那陣陣酥麻,前後被弄,只見蔣晴晴的全身閃抖個不停,一股股陰水泉涌而出,口中「嗯啊嗯」的嬌吟,雙手緊緊抱著曹丕的脖子,快樂的顛峰還是降臨了下來,曹丕也猛烈噴射。精液全部灌進女人的屁眼裡。

曹丕輕輕抽插著蔣晴晴的嫩肛,看著女人徹底得抒緩過來,喘息漸平。才緩緩拔出陽物,嚴氏跪爬過來香舌輕吐,舔起陽物。

「嚴家,可還快活?」「將軍厲害,對女人手段非凡。賤妾今生願作奴為寵仕奉枕席。」曹丕這時斜眼看著跪在地上蔣晴晴,用腳尖托一下她的下巴,嘲謔道,「大小姐,跪過來給本將軍舔乾淨。」蔣晴晴委屈地看了一眼母親,眼淚在眼裡打轉,無奈跪爬過去,輕吐香舌。套弄起肉棒。

「你家夫君。殺我軍兄弟無數。我家丞相斷難容他。滿門男丁抄斬,女眷充軍當性奴在所難免呀,就連你腹中孩兒,一旦產下,若為男丁,也要處死。」嚴氏一聽,身子抖得更厲害,爬前幾步,不停磕頭,口喊將軍救命。

曹丕用手輕托她下巴,中指慢慢伸進嚴氏的嘴巴,攪動她柔軟的舌頭。「如此尤物,如何捨得,或許我讓丞相把你們發配充軍到我營中來,由我來處置。」

說到這裡,他一腳把蔣晴晴蹬翻在地「來人呀,把這小妮送到朱將軍的帳去。

告訴他別用壞了,本將以後有用。

蔣晴晴一聽,哭喊著不要,嚴氏連忙爬過去,一把抱住女兒,淚如雨下。「這就是我們的命,晴晴不可任性,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言罷,母女抱頭痛哭。

內營的侍從已經拿出披風,把蔣晴晴整個包裹起來,扛上肩膀,大步走出去。

望著女兒遠去的背影,嚴氏癱坐在地上,久久回不過神來……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