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天龍人 (序)作者:風雨細絲

【天龍人】(序)

作者:風雨細絲2021年/05/06發表於:SIS001

這本書情節,內容都很不錯,本人只是改寫天龍情一部分,補充一下對小說情節內容的幻想,希望作者大大不要介意。

分割線——————————————

M市夏天炎熱無比,一少年大約十六七歲,穿著一身名牌的運動服,頂著毒辣的太陽在一棟豪華的別墅區大門前停留了一陣就往小區里走去,刷了門禁後大門保安也沒過問,這種高檔小區出入不熟悉的人員都會嚴格查檢。因為這少年是本市鼎鼎大名的龍氏財團老總的獨生子,龍飛。

龍飛的老爸,也是龍氏財團的創始人,憑著商海獨到的天賦和驚人的能力,創下了本市實力最雄厚的龍氏財團,放到全國,也是名列前茅。但只有少數人知道,這背後離不開他妻子蘇媚大力支持,特別是蘇媚背後的家族勢力,蘇媚的家族據說在中央也有話語權,蘇媚本人也是一米七五的身高,當年嫁給龍飛的老爸就號稱M市的第一人美女。婚後不久給龍家生下了一女一兒,也就是龍飛和龍飛的姐姐蘇安芯,為什麼龍飛的姐姐姓蘇,這也是龍飛的外公要求的。

人總是有缺陷的,龍飛的老爸從小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於兩年前心臟病突發搶救無效去世了,有傳言說多半遭於敵對勢力的暗算,也有人說誰娶了這樣一位嬌媚的妻子,久了也會精盡人亡,這些都是市井小明茶後話語。

龍飛急急忙忙的走到了這小區的最大的獨棟別墅大門前,系統自動識別臉型走了進去,今天本是周末學校本應該放假,因為龍飛的母親重視教育培養,無論如何都要龍飛去上補習班,只是補習,比平時放學要早很多,這也是為什麼才下午三點過龍飛就回家了。

門一打開,「奇怪了,今天明明周末,媽媽和姐姐不在家嗎?難道出去了?」。龍飛換了鞋子走向了二樓,聽見了廚房裡有些動靜,便輕手輕腳的走向了廚房後,之間一位扎著馬尾辮的,大約十八九歲的女子,儘管穿著一套寬大的睡衣,但也掩飾不住豐腴勻稱的身材,隔著睡衣也能感受到裡面光滑充滿彈性的蜜桃臀,特別胸前一對碩大的奶子,無視地心引力,高聳挺拔。微微翹起的粉嫩乳頭潺潺滲透出些許乳汁。

女子專心洗弄著櫥柜上的菜品,完全沒發現龍飛偷偷溜進了廚房到了她身後。突然,『啪』的一聲,龍飛不輕不重的地拍了一下少女的屁股。「呀」少女本處於放鬆精神的狀態,來了這麼一下,確實讓少女有些猝不及防,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音。雖然只是本能的從玉唇里發出一聲「呀」卻充滿了無窮誘惑力一般,讓龍飛的肉棒噌的一下就翹到了最高。女子絲毫沒有氣急敗壞,感覺家常便飯一般,這屋子只會出現兩個人,一個是她媽媽,一個是她弟弟。轉頭查看究竟是誰捉弄她,結果回頭一看,不出意外的是她弟弟龍飛,一臉賤兮兮地看著她。

蘇安芯眼神不經意見瞟了一眼門外,那是廁所的方向,見沒什麼動靜,便任由龍飛脫她的衣服,龍飛的手輕輕撫摸著姐姐的臀瓣,猶如一個大大的蜜桃一般,姐姐的胴體見過無數次,但每次一見猶如毒品一般上癮,如痴如醉,姐姐今天果然還是和往常在家一般沒有穿任何內衣,龍飛在姐姐含羞目光的注視下,只把姐姐的睡衣睡褲都脫掉,並整齊地迭好後放在一邊,看著姐姐全身近乎赤裸,只剩一件圍裙,雙手伸進圍裙,輕輕捏著碩大的豪乳,手指撥弄著溢出乳汁的乳頭,襠部隔著運動褲抵著姐姐豐腴的腚蛋,在蘇安芯耳邊吹著氣,偶爾舔弄著耳垂,色迷迷的問蘇安芯:「姐姐,晚上吃什麼?這麼早就開始弄著。」

蘇安芯雙腿微微顫抖著,大腿根部緊緊閉著,奶子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這個是弟弟知道的,太激烈的揉弄也會使自己高潮,甚至潮吹,噴出大量的淫水。弟弟就這樣輕輕的捏著奶頭,自己的淫穴也潺潺流出了淫液。蘇安芯玉唇輕啟,微微顫抖的說道:「弟弟,姐姐肯定要做一點大補的菜了,要不今後怎麼喂得飽我和媽媽呢?」蘇安芯和她媽媽蘇媚一年的以前就被龍飛肏弄了,夜夜都是大被同眠,早就習慣了在床上一起服侍龍飛。媽媽和自己被弟弟變著花樣肏弄了無數次,甚至還從國外弄來了泌乳產品,使用後自己和媽媽每天早上都漲著奶水,讓龍飛當早餐喝下,乳頭和陰蒂都穿上了銀環,也花費了大量金錢保養著乳房和陰部,自己和媽媽碩大飽滿得乳房絲毫不見下垂,奶頭和陰部如少女般粉嫩。每次看見弟弟痴迷自己得完美性感得肉體,作為姐姐和女人感到無比得自豪和滿足。

蘇安芯也是小臉微紅,開始準備食材。龍飛在蘇安芯的身後,近距離欣賞著姐姐的裸體圍裙,頂著姐姐那粉嫩的翹臀不放。每當蘇安芯移動,她屁股上的淫肉也會跟著顫顫巍巍,好不誘人。龍飛從旁邊拿起一根胡蘿蔔,壞笑著說:「我來幫姐姐洗菜。」,輕輕摩擦蘇安芯得臀勾,想直接將胡蘿蔔插入蘇安芯得小穴中。只見蘇安芯蜜臀左搖右擺,臀肉左右顫抖著就是不讓龍飛把胡蘿蔔插進去。龍飛也明白姐姐得意思,飛快得跑了出去。龍飛知道姐姐和媽媽都一樣,除了自己得雞巴,其他插入道具都要經過消毒處理,說是不注意衛生得話染上婦科病就麻煩了,龍飛也覺得這和正常。不多時,又見龍飛急忙得跑了回來,手裡多了個保險套,急忙撕開包裝袋子取出保險套,遞到了蘇安芯得嘴邊,一臉愧疚得道:「抱歉姐姐,每次見你這麼性感,就什麼都忘了」其實蘇安芯也沒往心裡去,會意得玉唇張開道最大,把消毒處理過得保險套含進嘴裡。

蘇安芯用嘴把胡蘿蔔帶上了保險套後,龍飛稍微大力的在蘇安芯的蜜臀上抽了一巴掌,肥臀上激起了一陣陣肉浪,一會白皙水嫩的肌膚上浮現出紅彤彤的手掌印,看的龍飛暴虐心大起,粗暴的又在另一邊扇了兩把掌。

「啊」蘇安芯猝不及防的叫出了聲,反應過來後,連忙捂住自己的嘴。接著,蘇安芯不僅沒有怪罪弟弟的搗亂,更將自己肥臀翹起,使自己肉腚更好的呈現出完美的曲線,方便龍飛的動作。

龍飛也是不客氣,嘴裡一邊說著:「姐姐一個人洗太累了,我也幫姐姐一塊洗吧。」一邊接過蘇安芯剛剛用嘴套著保險套的胡蘿蔔。

將胡蘿蔔尖朝上,插進了蘇安芯的小穴里。因為蘇安芯的淫穴很小很緊,每次自己的雞巴肏進去都需要做大量潤滑準備,就算插進去也感覺雞巴一陣陣生疼。所以胡蘿蔔只能進去一小半,而且只是胡蘿蔔尖,一大半胡蘿蔔還露在外面。

龍飛抓著露在外面的胡蘿蔔,緩慢的抽插起來,龍飛看著姐姐顫抖的雙腳和被胡蘿蔔抽插帶起整個身子小幅度的擺動,知道姐姐已經動了情,適應了下來,便大幅度的抽插了起來,龍飛插的蘇安芯淫水四濺,蘇安芯也努力的用自己的愛液來潤滑陰道和胡蘿蔔摩擦。

龍飛『洗』胡蘿蔔的時候,蘇安芯兩隻手都在死死地捂著嘴,來阻止她自己發出聲音。龍飛見到調戲道:「姐姐幹嘛呢,怎麼停下來了,繼續做飯啊!也讓弟弟我學習學習。」

蘇安芯放開顫抖的雙手,回了句:「弟弟就會作弄我。」也不違背弟弟的意思,拿起了菜刀和食材,繼續她的料理。讓龍飛對她的小穴為所欲為,等蘇安芯把手拿開,龍飛看到,儘管姐姐的淫穴被自己折磨著,臉上卻帶有哀羞和快感交雜的痴女般笑容,每當龍飛把手裡的蘿蔔狠狠插進她的小穴深處時,她的嘴角都會忍不住的上揚,同時發出「嗯啊,嗯啊」淫蕩的呻吟。

這深深的刺激了龍飛,不禁一隻手用胡蘿蔔抽插著蘇安芯的淫穴,另一隻手隔著圍裙拍打著蘇安芯的碩大的奶子,偶爾伸進圍裙玩弄著一隻手只能覆蓋一半的肥乳,時爾兩根手指來回捏弄著乳頭,這樣來回的要弄蘇安芯的奶子,特別柔軟飽滿的乳肉,讓龍飛愛不釋手。

龍飛用胡蘿蔔抽插蘇安芯陰道一陣後,索性將胡蘿蔔插進蘇安芯陰道深處,然後就放手不管,輕輕在耳邊說到:「姐姐可要夾緊哦,不然弟弟有大把的懲罰等著姐姐哦。」便讓姐姐用小穴加緊插在自己肉穴的半根胡蘿蔔。

蘇安芯也不是太懼怕弟弟的懲罰,這一年多,什麼花樣都在自己和媽媽身上玩過,主要還是不想違背弟弟的意思,不想讓弟弟失望,自己也沉迷於半根胡蘿卜帶來的快感。

龍飛隨後脫掉褲子和內褲,從後面貼近蘇安芯,因為蘇安芯的後背沒有一絲衣物,而龍飛脫掉褲子後,和蘇安芯臀部肌膚相觸。惹得蘇安芯的眼神一陣迷亂,雙腿由衷地岔開,屁股也曾著龍飛的下體扭動,看著就像母豬撓騷一樣。

只是龍飛此時也不急著理會她。而是從蘇安芯小穴里抽出胡蘿蔔,塞進姐姐的嘴裡,讓她口允吸,蘇安芯甚是配合仔細的舔著蘿蔔的每一處角落,好像在品嘗美食一般。等蘇安芯將龍飛手上的蘿蔔舔乾淨,龍飛就會從姐姐的嘴裡抽出胡蘿蔔繼續插進淫穴里,這樣來回抽插了幾次後,龍飛只把一小半胡蘿蔔插進蘇安芯的小穴里,並讓蘇安芯夾緊別掉出來。

雖然插進去的胡蘿蔔不多,而且是胡蘿蔔尖,但蘇安芯也能牢牢夾在自己的陰道里。隨著龍飛繼續玩弄她的肥臀,蘇安芯顫抖著屁股差點把小穴里的胡蘿蔔掉下去之前,光平自己陰道的力量,就把它再次吸回小穴深處。

龍飛玩弄多次的淫穴,知道姐姐和媽媽的淫穴都像第一次插進去那樣緊緻,但也看得目瞪口呆,萬萬沒想到,姐姐將陰道的力量鍛鍊到如此地步!

龍飛手依然不停歇,到處撫摸蘇安芯的各處肌膚,尤其是他把手伸進了蘇安芯的圍裙里,揉捏媽媽形狀挺拔的美蘇,捏弄著奶頭,溢出的奶水打濕了胸前的圍裙,還一個勁的在蘇安芯耳旁吹風。弄的蘇安芯愈發情慾離靡。

龍飛一直挑逗姐姐,卻不給她滿足,甚至可以看到姐姐的淫水都滴到地上了,卻還在忍耐。

直到蘇安芯將別的東西都準備的差不多了,蘇安芯直接跪倒在地,用她那嫩紅色的舌頭想要去舔龍飛勃起暴怒的雞巴,卻被龍飛用大腿擋著,調戲罵道:「母狗姐姐,怎麼了?忍不住了,沒等主人同意就擅自使用主人的雞巴這樣可以不行的哦?要受懲罰的哦。」

原來,剛剛龍飛一直將自己的硬了的雞巴頂在蘇安芯的後嵴椎骨上,夾在媽媽的裸露的肥臀縫上摩擦,讓早已發情了的蘇安芯感覺到雞巴的存在,卻始終無法得到,再加上不停的挑逗,蘇安芯的理智早已消失殆盡。

聽完龍飛說完,蘇安芯粉嫩的小臉更是通紅,面露嬌羞,也不是真的生氣道:「弟弟不許這樣欺負姐姐,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只有戴上項圈後姐姐才是你的母狗,才能調教姐姐,滿足你像虐待的心理。」

龍飛也知道姐姐不是真的生氣,愛他是一回事,也希望能有作為姐姐有尊嚴的時候,這也是龍飛所希望的,不希望姐姐和媽媽只是他發泄的工具,有血有肉,有自己的理智和思維,這才是自己想要的。

龍飛尷尬的咳了聲道:「姐姐莫生氣,你也清楚自己的誘惑力,我這也不是把持不住嘛。你看我小弟弟被你嚇得不輕,你可要好好補償一下。好好安慰它那幼小的心靈。」說完便把雞巴遞到蘇安蘇面前,還炫耀般的挺動了兩下。

看到弟弟露出她夢寐以求的雞巴後,白了龍飛一眼,喘著粗氣,用雙手捏著龍飛不大不小的肉棒,用那芊芊玉手幫助龍飛擼管。

直到龍飛射了出來,龍飛雞巴不大,但精量卻是不少,白濁的精液有力的射向了蘇安芯。不僅射滿了蘇安芯的手和臉,連地上都剩下不少。

平時都是用嘴,屁眼和子宮來承受精液的衝擊,蘇安芯也知道弟弟有點怪她,看著自己手上的精液,將它們都塗抹到自己的臉上,好像在做皮膚的保養用的面膜一樣。

接著,她先把自己手上剩餘的精液舔乾淨,再脫掉圍裙,趴到地上,開始仔細地舔舐每一滴龍飛的精液。

直到她將地面舔的閃閃發亮,才站起來,依依不捨地將自己臉上剩下的精液一併吞下肚,還像飽餐了一頓美食一樣撫摸了兩下自己的肚皮。可愛的小舌頭也俏皮的伸出唇外,眼神中多出了滿足和邪魅。

好似來到人間的魅魔,害得龍飛軟下去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龍飛看著蘇安芯,笑著說:「看姐姐這騷樣,這才哪到哪啊?等你洗完澡,讓你也真的快活快活。」

蘇安芯一聽,眼睛裡充滿了期待與感激,連忙在龍飛的雞巴上親吻了一下後,龍飛就要脫衣服去洗澡。

蘇安芯攔住了他,在他疑惑不解的神色中,示意媽媽在衛生間洗澡。龍飛會意後挺著雞巴便走向了三樓的浴室。

浴室里的蘇媚,也就是龍飛的媽媽,現在龍氏財團的掌舵人。挺胸抬頭的樣子像極了一隻美麗的白天鵝。只是那潔白丰韻胴體上紋著淡淡的紫色花紋,比蘇安芯還要肥碩的乳房,和豐滿的肥臀,完美身材比例,散發出成熟女人獨有的魅力,肥臀和乳球下方紋著的兩行小字,更像是在她身上綻放出妖艷的淫亂之花。粉嫩的乳頭和天然無毛小穴,以及丰韻白皙的肥臀,在她的手掌中挫洗,揉捏,只會給人帶來更多的誘惑。

與那副淫亂的模樣不同,蘇媚臉上依舊是那麼的高高在上,一點羞恥感都沒有。光憑氣質上來說,蘇媚就好像走在前往宴會的紅地毯上,舉手投足間,充滿了大方與自然,讓她回到了那個強勢龍氏財團董事長的狀態。

這一切都映入在門縫中偷窺的龍飛,看著媽媽身無寸縷,卻又威風凜凜的樣子。龍飛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胯下了,眼睜睜地看著浴室里美婦的一舉一動。美婦就讓水流從上到下地澆她一身,從那高舉到蔥蔥玉手,到勾人心魄的身體曲線,潔凈的水帶走了留在媽媽身上疲憊,在下水道口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將一切帶到了深邃的地下管道中。媽媽仰著頭,眼神失去焦點,任由溫水在自己身上形成氤氳的霧氣,讓她深陷其中,若隱若現,一位降臨世間的仙女好像就在龍飛的眼前。

蘇媚雖然動作生硬,雙眼嬌媚,但還是一絲不苟地將自己的身體里里外外,不禁努力擦拭自己的身體外表,還用力揉搓自己乳頭,隨後蘇媚又分別用兩隻手的手指,插進自己的小穴和自己的屁眼裡裡面,同時用力旋轉摳搓,一臉情色迷離的樣子。

蘇媚的動作利索乾淨,沒有一點拖泥帶水,對兒子言聽計從,多次見到了她對於性愛的渴望,那怕在深夜裡在外露出,被要求自衛時,她那對肉棒狂亂的慾望也不似作偽,但從這次洗澡看來,媽媽那怕用手指使勁攪動自己的敏感帶,也沒有絲毫動容,反而讓人生出神聖不可侵犯的既視感。仿佛媽媽可以在妓女和聖女兩個人格間隨時切換,卻沒有絲毫異常感。

待媽媽沖洗完身體,用浴袍擦乾身體水分,準備直接打開浴室門,放開了般走出浴室,白條條的完全沒有遮掩。

現在的蘇媚身上各種被兒子性虐痕跡已經變得很淺,幾乎看不出來,這樣媽媽那白嫩的皮膚愈加嬌嫩欲滴。美型豐碩的胸部在蘇媚的行動中顫顫巍巍,如那美味可口的布丁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跳上去要上一口。蘇媚一米七幾的完美身材曲線卻凹凸有致,她精緻的小腳丫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如冬日的精靈起舞,一舉一動充滿風情。

龍飛發現媽媽快出來後,飛快的躲進了自己和媽媽的房間,想看看媽媽會怎樣面對自己,因為昨晚答應過自己會給他驚喜。

蘇媚自然而然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赤裸裸地走了進來,龍飛好像還能聞到媽媽身上散發出的清香,讓龍飛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

等蘇媚衣服的時候,門外蘇安芯自己換完衣服準備出門了,今晚還要去補習鋼琴課,蘇安芯知會去媚後一會,這時的蘇媚只穿著一層薄薄的輕紗,寬大的白色紗布下,蘇媚的肌膚若有若現,藏在那性慾的迷霧中。

龍飛等蘇媚走出了房間,也跟著出去了,假裝才回來的樣子。

龍飛在自己房間呆了一會,腦子都是自己媽媽蘇媚的身影,即使洗澡時用冷水也沖不掉心中對蘇媚的淫慾。

到了客廳卻發現蘇媚已經坐在了餐桌上,母子對視了一眼後一聲不吭地則在蘇媚旁邊,距離自己媽媽這麼近,龍飛發現蘇媚身上的連衣裙確實薄的可以,她身體的曲線在她坐下後也甚是明顯,我還能看到她那突起的乳頭,在白色的薄裙上凸起兩個粉色的小點。桌上食物美味誘人,此時卻讓龍飛提不起絲毫興趣。

自從龍飛坐到桌子前,蘇媚臉上嬌羞更是明顯,蘇媚的腦袋稍稍地下,臉蛋紅撲撲的,手上雖然緊緊的抓著筷子,

蘇媚低眉順眼地看向兒子,滿眼都是布滿春色的神色。

「別亂看,好好吃飯!」看著龍飛色迷迷的眼神,嬌羞了一句。

「媽媽,來,吃肉」龍飛一臉奸笑地夾給蘇媚夾一筷子的菜,但他並沒有將菜夾到蘇媚的碗里,而是直接夾到蘇媚的面前,是要直接喂給蘇媚。蘇媚愣了一下,但還是白了一眼龍飛後,就張開玉唇,接受了兒子的喂食。

龍飛媽媽將自己夾著的菜吃進了嘴裡,他的筷子卻沒有鬆開的意思,蘇媚只能含著兒子筷子的同時咀嚼,蘇媚不只是嚼菜,好像還在吮吸和舔舐。龍飛則舉著筷子在空中一動不動,任由蘇媚自由發揮。

等蘇媚將菜都咽下,就在龍飛面前張大嘴巴證明,龍飛才抽回筷子。

在桌子下,蘇媚穿著輕薄的連衣裙,毫無顧忌地岔開雙腿,薄裙在蘇媚的暴露下完全不構成防線,龍飛肆無忌憚地將自己的大腳前腳掌塞在了那天生和女兒一樣無毛白虎粉嫩小穴上,就像是幼童發現了好玩的水坑一般,肆意的將蘇媚的小穴和淫豆玩耍,弄的淫水四濺。蘇媚身體軟在桌子上,卻強撐著雙腿,讓兒子更佳盡興。

蘇媚嘴裡噴著香氣:「飛兒,給媽媽戴上母狗項圈吧。」說完全身像是失去所有力量一樣,臉色像是能滴出血一樣,趴在餐桌上,還順手把身後椅子上的項圈遞了過去,龍飛雖然給美母戴過不計其數次項圈,但不知道這次為什麼這麼心潮澎湃。結果自己母親遞過來的項圈,慢慢地把它戴在了母親白皙粉脖上。

蘇媚的嗓子眼裡就發出「嗯,啊,啊」的聲音,雙腿不住的顫抖,淫穴里的水不住地往外噴。龍飛看到蘇媚潮噴,一臉的激動,將自己的腳迅速抽回。起身站起,冷冷地看著蘇媚「賤貨媽媽,誰讓你高潮的?」

蘇媚原本癱軟的身體聽到龍飛的斥責後,她立刻就從椅子上『滑』到地上,雙膝併攏,腦袋貼地的跪向兒子。控制聲音到龍飛剛好能聽到的程度,「媚奴沒用,沒有主人的命令就高潮了,掃了主人雅興,請主人狠狠懲罰媚奴吧!」說完好像用盡全身力氣,但能感覺到自己的嬌嫩乳頭翹得更高,潺潺的淫水從肉穴中流出。

龍飛依舊故意陰著臉,有點不忍心的將碗里剩餘的米飯和他自己碗里的飯菜統統倒在了地上的淫水處,還用腳將地上的飯菜和淫水攪拌在一起,「先吃飯吧,吃完了算帳。」說完心虛的看了跪在地上的蘇媚,昨晚蘇媚說會把自己完全交給自己,沒想到今天轉變就這麼明顯。

蘇媚聽言後,又輕輕磕了一個頭,說完「謝主人賞賜」後,就轉為雙手雙膝撐地,像動物一樣開始吃起了地上灑落的飯菜。龍飛此時也不閒著,他似乎很喜歡蘇媚的連衣裙,也沒讓自己媽媽脫下,只是,跑到蘇媚身後,把裙底掀到媽媽腰部,接著就開始上下其手,從腰部開始,摸到渾圓豐腴的臀部,在到大腿處繞了一個圈,把手滑到蘇媚的小穴上,扒開看了一會,就沾了一點淫水,用手指在蘇媚的菊花周圍挑逗半天,才差了兩根手指進去。

「嗯~」蘇媚在兒子將手指塞進自己屁穴里後,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不過還是繼續吃地上的東西,沒有理會龍飛在她身後的動作。這畫面讓就好像動物世界裡,獸醫們借著牲口們進食來為它們檢查身體的一幕。

龍飛在蘇媚身上做了一番自己的檢查後,就轉身回到了房間,不一會從房間裡帶出來的包裹里拿出來了一個黑色塑料盒子。龍飛打開盒子後,先是拿出來了一個小膠囊,塞進蘇媚的肛門裡,接著,他鬆開了自己的褲腰帶,直接將自己的不大肉棒塞進蘇媚的肛門裡,將剛剛的膠囊頂到深處。

「啊!!」蘇媚被著突如其來的衝擊還是嚇了一跳,雖然沒有潤滑但她咬牙閉上了嘴,埋頭吃地上的食物。而龍飛在將小膠囊頂進去之後,立刻就把肉棒拔了出來,只是在蘇媚的小穴的外面和屁溝處來回摩擦。觀賞蘇媚進食的畫面。

等蘇媚將地上的最後一粒米也舔舐乾淨後,龍飛才從自己盒子裡,拿出來一串肛珠,插進了蘇媚屁眼裡後,又拿出來一罐風油精出來,將它塗抹在蘇媚的小穴里。受到風油精刺激的蘇媚,一下子就無法控制住自己了,她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卻還是忍不住從喉嚨里發出支吾聲。這下,蘇媚頓時有點失去了理智似的,身體在地板上不住的瘋狂扭動。

龍飛看著已經入戲的蘇媚,笑著問道道:「這是母狗該有的姿勢嗎?」

蘇媚知道兒子想要什麼,以趴著的姿勢將右腿翹起,把自己的雙穴都暴露在外,就像母狗撒尿一般的姿勢,蘇媚此刻嬌羞不已,雖然這樣的姿勢倍感恥辱,但這也更能滿足被人征服匍匐在兒子腳下的慾望,露出了灼熱的目光,看向龍飛的雞巴。

此時的龍飛卻又不急了,想起什麼似的,龍飛慢悠悠的看著自己媽媽,手掌重重的拍打蘇媚的肥臀,順手輕輕掐了下蘇媚的陰蒂,另一隻手也扇了蘇媚墜下去的肥乳,龍飛被這對碩大的肥乳晃得頭暈眼花,視覺衝擊太傷感了,逮著雙乳用力擠壓,乳頭噴出陣陣奶水,乳頭也被掐得通紅,有點生氣的問道:「報告一下自己的錯誤吧。」

蘇媚急的如百爪撓心,儘量保持姿勢不動,也明白兒子指的是什麼,:「媚奴知錯,媚奴的淫賤的大奶和淫豆被兒子用環鎖住,理應在被兒子淫樂時候戴上,因洗澡私自取下,這是一罪。其二,取下後忘了戴上,掃了兒子玩媚奴奶子和淫豆的興。媚奴請兒子主人責罰!」

龍飛微微一笑,沒想到自己母親這麼入戲,看來已經完全敞開心扉,抬起了蘇媚翹在空中的腿,又抓起另一隻腳的腳踝,聚在一起,用風油精塗抹在蘇媚細嫩腳丫的腳心,然後分開蘇媚的雙腿,用肉棒頂在蘇媚白虎的肉穴上。慢慢插進一個龜頭,便感覺巨大阻力,緩緩問道:「媚奴說那麼多,那主人我到底該如何處置啊?」

蘇媚雙腿被高舉,原本雙手撐地的她現在已經沒有了多餘的力量,只能讓臉擦在地上。現在龍飛只將自己的肉棒插一半,緊緻的肉穴,更是讓蘇媚如同觸電一般,激烈的抽搐。就連龍飛地問話都沒法回答清楚,只能斷斷續續地說著:「主人……母狗……插……您的……求……快……」

龍飛等了一會兒,發現蘇媚確實只能發出這些毫無意義的話語,無奈中,腰部用力一挺,將肉棒全部插了進去。龍飛肉棒本一般大小,加上蘇媚臀部太過肥碩,兩瓣肉臀使其臀勾太深,把一小截肉棒抵在外面,但蘇媚陰道很是緊緻短淺,即便肉棒這樣也很是受用。

「啊~~!」蘇媚高亢的尖叫聲中,充滿了興奮和快感。龍飛在肏著蘇媚的同時,還用自己手指開始撓蘇媚的腳心處。

「母狗怎麼樣啊,現在吃到主人的肉棒了吧,滿意嗎?高興麼?現在給你臨堂測試,發表被操感言,表達出我操你的中心思想和用你的話概括出你自己被操的想法,還有結合最近這一年多,說出你內心的願望。」龍飛一邊在自己媽媽身上運動,一邊向蘇媚發問。

「啊~啊~母狗高興,母狗幸福,身為主人的所有物,啊~被主人使用是母狗畢生的任務!啊~主人操母狗是恩賜,是獎勵!是給不知天高地厚的母狗警示。

啊~啊~主人啊~是偉大的,母狗天生就屬於主人,啊~主人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天經地義!啊~這啊~是母狗的榮幸!最近幾天裡,因為賤狗自己內心糾結,主人沒發隨心所欲的肏母狗,啊~啊!還耽誤母狗挨肏. 「

「呵呵」龍飛淫笑著提示道:「那蘇安芯呢?」龍飛想到姐姐和母親再夸下一起挨肏,雞巴變得更硬,肏的頻率加快。

蘇媚在兒子的肉棒肏弄下神志有些不清,處於癲狂狀態,知無不盡道:「啊~啊~那是因為母狗和你爸生下的,以後也讓你姐和母狗一樣挨你的肏. 啊~」

龍飛聽完,面有慍色,撓著蘇媚腳心的手指向下一掐。就讓蘇媚「咿呀」的尖叫出聲,雙手向前亂抓,身體也開始撲騰了起來。龍飛看著自己媽媽掙扎的樣子,也有點不忍地說:「姐姐本來就是我的,以後本主人一定在比比你們兩母狗誰更騷。要是誰比輸了便一夜不能上廁所」

蘇媚聽後,對灌腸憋著一夜甚是恐懼,急忙辯解道:「啊!~母狗本就是主人的東西,主人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想怎麼罰就怎麼罰。啊~」

伴隨著又一聲高潮,龍飛鬆開了蘇媚腿,任由母親癱倒在地上。用腳踩了踩蘇媚的翹臀,命令道:「趕緊起來,才剛剛開始呢。」只見蘇媚胯下噴射除大量淫水,幾乎是最強烈潮吹的一次。

趴在地上的蘇媚聽到命令後,強打起力氣,回道:「是的,主人。」在她露出媚絲的雙眼中,和被揉虐不堪的身軀,透露出的何止有風情萬種。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