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人 (序)作者:风雨细丝

【天龙人】(序)

作者:风雨细丝2021年/05/06发表于:SIS001

这本书情节,内容都很不错,本人只是改写天龙情一部分,补充一下对小说情节内容的幻想,希望作者大大不要介意。

分割线——————————————

M市夏天炎热无比,一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穿着一身名牌的运动服,顶着毒辣的太阳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区大门前停留了一阵就往小区里走去,刷了门禁后大门保安也没过问,这种高档小区出入不熟悉的人员都会严格查检。因为这少年是本市鼎鼎大名的龙氏财团老总的独生子,龙飞。

龙飞的老爸,也是龙氏财团的创始人,凭著商海独到的天赋和惊人的能力,创下了本市实力最雄厚的龙氏财团,放到全国,也是名列前茅。但只有少数人知道,这背后离不开他妻子苏媚大力支持,特别是苏媚背后的家族势力,苏媚的家族据说在中央也有话语权,苏媚本人也是一米七五的身高,当年嫁给龙飞的老爸就号称M市的第一人美女。婚后不久给龙家生下了一女一儿,也就是龙飞和龙飞的姐姐苏安芯,为什么龙飞的姐姐姓苏,这也是龙飞的外公要求的。

人总是有缺陷的,龙飞的老爸从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于两年前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了,有传言说多半遭于敌对势力的暗算,也有人说谁娶了这样一位娇媚的妻子,久了也会精尽人亡,这些都是市井小明茶后话语。

龙飞急急忙忙的走到了这小区的最大的独栋别墅大门前,系统自动识别脸型走了进去,今天本是周末学校本应该放假,因为龙飞的母亲重视教育培养,无论如何都要龙飞去上补习班,只是补习,比平时放学要早很多,这也是为什么才下午三点过龙飞就回家了。

门一打开,“奇怪了,今天明明周末,妈妈和姐姐不在家吗?难道出去了?”。龙飞换了鞋子走向了二楼,听见了厨房里有些动静,便轻手轻脚的走向了厨房后,之间一位扎著马尾辫的,大约十八九岁的女子,尽管穿着一套宽大的睡衣,但也掩饰不住丰腴匀称的身材,隔着睡衣也能感受到里面光滑充满弹性的蜜桃臀,特别胸前一对硕大的奶子,无视地心引力,高耸挺拔。微微翘起的粉嫩乳头潺潺渗透出些许乳汁。

女子专心洗弄著橱柜上的菜品,完全没发现龙飞偷偷溜进了厨房到了她身后。突然,‘啪’的一声,龙飞不轻不重的地拍了一下少女的屁股。“呀”少女本处于放松精神的状态,来了这么一下,确实让少女有些猝不及防,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音。虽然只是本能的从玉唇里发出一声“呀”却充满了无穷诱惑力一般,让龙飞的肉棒噌的一下就翘到了最高。女子丝毫没有气急败坏,感觉家常便饭一般,这屋子只会出现两个人,一个是她妈妈,一个是她弟弟。转头查看究竟是谁捉弄她,结果回头一看,不出意外的是她弟弟龙飞,一脸贱兮兮地看着她。

苏安芯眼神不经意见瞟了一眼门外,那是厕所的方向,见没什么动静,便任由龙飞脱她的衣服,龙飞的手轻轻抚摸著姐姐的臀瓣,犹如一个大大的蜜桃一般,姐姐的胴体见过无数次,但每次一见犹如毒品一般上瘾,如痴如醉,姐姐今天果然还是和往常在家一般没有穿任何内衣,龙飞在姐姐含羞目光的注视下,只把姐姐的睡衣睡裤都脱掉,并整齐地迭好后放在一边,看着姐姐全身近乎赤裸,只剩一件围裙,双手伸进围裙,轻轻捏著硕大的豪乳,手指拨弄著溢出乳汁的乳头,裆部隔着运动裤抵著姐姐丰腴的腚蛋,在苏安芯耳边吹着气,偶尔舔弄著耳垂,色迷迷的问苏安芯:“姐姐,晚上吃什么?这么早就开始弄著。”

苏安芯双腿微微颤抖著,大腿根部紧紧闭着,奶子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这个是弟弟知道的,太激烈的揉弄也会使自己高潮,甚至潮吹,喷出大量的淫水。弟弟就这样轻轻的捏著奶头,自己的淫穴也潺潺流出了淫液。苏安芯玉唇轻启,微微颤抖的说道:“弟弟,姐姐肯定要做一点大补的菜了,要不今后怎么喂得饱我和妈妈呢?”苏安芯和她妈妈苏媚一年的以前就被龙飞肏弄了,夜夜都是大被同眠,早就习惯了在床上一起服侍龙飞。妈妈和自己被弟弟变着花样肏弄了无数次,甚至还从国外弄来了泌乳产品,使用后自己和妈妈每天早上都涨著奶水,让龙飞当早餐喝下,乳头和阴蒂都穿上了银环,也花费了大量金钱保养著乳房和阴部,自己和妈妈硕大饱满得乳房丝毫不见下垂,奶头和阴部如少女般粉嫩。每次看见弟弟痴迷自己得完美性感得肉体,作为姐姐和女人感到无比得自豪和满足。

苏安芯也是小脸微红,开始准备食材。龙飞在苏安芯的身后,近距离欣赏著姐姐的裸体围裙,顶着姐姐那粉嫩的翘臀不放。每当苏安芯移动,她屁股上的淫肉也会跟着颤颤巍巍,好不诱人。龙飞从旁边拿起一根胡萝卜,坏笑着说:“我来帮姐姐洗菜。”,轻轻摩擦苏安芯得臀勾,想直接将胡萝卜插入苏安芯得小穴中。只见苏安芯蜜臀左摇右摆,臀肉左右颤抖著就是不让龙飞把胡萝卜插进去。龙飞也明白姐姐得意思,飞快得跑了出去。龙飞知道姐姐和妈妈都一样,除了自己得鸡巴,其他插入道具都要经过消毒处理,说是不注意卫生得话染上妇科病就麻烦了,龙飞也觉得这和正常。不多时,又见龙飞急忙得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个保险套,急忙撕开包装袋子取出保险套,递到了苏安芯得嘴边,一脸愧疚得道:“抱歉姐姐,每次见你这么性感,就什么都忘了”其实苏安芯也没往心里去,会意得玉唇张开道最大,把消毒处理过得保险套含进嘴里。

苏安芯用嘴把胡萝卜带上了保险套后,龙飞稍微大力的在苏安芯的蜜臀上抽了一巴掌,肥臀上激起了一阵阵肉浪,一会白皙水嫩的肌肤上浮现出红彤彤的手掌印,看的龙飞暴虐心大起,粗暴的又在另一边扇了两把掌。

“啊”苏安芯猝不及防的叫出了声,反应过来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接着,苏安芯不仅没有怪罪弟弟的捣乱,更将自己肥臀翘起,使自己肉腚更好的呈现出完美的曲线,方便龙飞的动作。

龙飞也是不客气,嘴里一边说着:“姐姐一个人洗太累了,我也帮姐姐一块洗吧。”一边接过苏安芯刚刚用嘴套著保险套的胡萝卜。

将胡萝卜尖朝上,插进了苏安芯的小穴里。因为苏安芯的淫穴很小很紧,每次自己的鸡巴肏进去都需要做大量润滑准备,就算插进去也感觉鸡巴一阵阵生疼。所以胡萝卜只能进去一小半,而且只是胡萝卜尖,一大半胡萝卜还露在外面。

龙飞抓着露在外面的胡萝卜,缓慢的抽插起来,龙飞看着姐姐颤抖的双脚和被胡萝卜抽插带起整个身子小幅度的摆动,知道姐姐已经动了情,适应了下来,便大幅度的抽插了起来,龙飞插的苏安芯淫水四溅,苏安芯也努力的用自己的爱液来润滑阴道和胡萝卜摩擦。

龙飞‘洗’胡萝卜的时候,苏安芯两只手都在死死地捂著嘴,来阻止她自己发出声音。龙飞见到调戏道:“姐姐干嘛呢,怎么停下来了,继续做饭啊!也让弟弟我学习学习。”

苏安芯放开颤抖的双手,回了句:“弟弟就会作弄我。”也不违背弟弟的意思,拿起了菜刀和食材,继续她的料理。让龙飞对她的小穴为所欲为,等苏安芯把手拿开,龙飞看到,尽管姐姐的淫穴被自己折磨著,脸上却带有哀羞和快感交杂的痴女般笑容,每当龙飞把手里的萝卜狠狠插进她的小穴深处时,她的嘴角都会忍不住的上扬,同时发出“嗯啊,嗯啊”淫荡的呻吟。

这深深的刺激了龙飞,不禁一只手用胡萝卜抽插著苏安芯的淫穴,另一只手隔着围裙拍打着苏安芯的硕大的奶子,偶尔伸进围裙玩弄著一只手只能覆蓋一半的肥乳,时尔两根手指来回捏弄著乳头,这样来回的要弄苏安芯的奶子,特别柔软饱满的乳肉,让龙飞爱不释手。

龙飞用胡萝卜抽插苏安芯阴道一阵后,索性将胡萝卜插进苏安芯阴道深处,然后就放手不管,轻轻在耳边说到:“姐姐可要夹紧哦,不然弟弟有大把的惩罚等著姐姐哦。”便让姐姐用小穴加紧插在自己肉穴的半根胡萝卜。

苏安芯也不是太惧怕弟弟的惩罚,这一年多,什么花样都在自己和妈妈身上玩过,主要还是不想违背弟弟的意思,不想让弟弟失望,自己也沉迷于半根胡萝卜带来的快感。

龙飞随后脱掉裤子和内裤,从后面贴近苏安芯,因为苏安芯的后背没有一丝衣物,而龙飞脱掉裤子后,和苏安芯臀部肌肤相触。惹得苏安芯的眼神一阵迷乱,双腿由衷地岔开,屁股也曾著龙飞的下体扭动,看着就像母猪挠骚一样。

只是龙飞此时也不急着理会她。而是从苏安芯小穴里抽出胡萝卜,塞进姐姐的嘴里,让她口允吸,苏安芯甚是配合仔细的舔著萝卜的每一处角落,好像在品尝美食一般。等苏安芯将龙飞手上的萝卜舔干净,龙飞就会从姐姐的嘴里抽出胡萝卜继续插进淫穴里,这样来回抽插了几次后,龙飞只把一小半胡萝卜插进苏安芯的小穴里,并让苏安芯夹紧别掉出来。

虽然插进去的胡萝卜不多,而且是胡萝卜尖,但苏安芯也能牢牢夹在自己的阴道里。随着龙飞继续玩弄她的肥臀,苏安芯颤抖著屁股差点把小穴里的胡萝卜掉下去之前,光平自己阴道的力量,就把它再次吸回小穴深处。

龙飞玩弄多次的淫穴,知道姐姐和妈妈的淫穴都像第一次插进去那样紧致,但也看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姐姐将阴道的力量锻炼到如此地步!

龙飞手依然不停歇,到处抚摸苏安芯的各处肌肤,尤其是他把手伸进了苏安芯的围裙里,揉捏妈妈形状挺拔的美苏,捏弄著奶头,溢出的奶水打湿了胸前的围裙,还一个劲的在苏安芯耳旁吹风。弄的苏安芯愈发情欲离靡。

龙飞一直挑逗姐姐,却不给她满足,甚至可以看到姐姐的淫水都滴到地上了,却还在忍耐。

直到苏安芯将别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苏安芯直接跪倒在地,用她那嫩红色的舌头想要去舔龙飞勃起暴怒的鸡巴,却被龙飞用大腿挡着,调戏骂道:“母狗姐姐,怎么了?忍不住了,没等主人同意就擅自使用主人的鸡巴这样可以不行的哦?要受惩罚的哦。”

原来,刚刚龙飞一直将自己的硬了的鸡巴顶在苏安芯的后嵴椎骨上,夹在妈妈的裸露的肥臀缝上摩擦,让早已发情了的苏安芯感觉到鸡巴的存在,却始终无法得到,再加上不停的挑逗,苏安芯的理智早已消失殆尽。

听完龙飞说完,苏安芯粉嫩的小脸更是通红,面露娇羞,也不是真的生气道:“弟弟不许这样欺负姐姐,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只有戴上项圈后姐姐才是你的母狗,才能调教姐姐,满足你像虐待的心理。”

龙飞也知道姐姐不是真的生气,爱他是一回事,也希望能有作为姐姐有尊严的时候,这也是龙飞所希望的,不希望姐姐和妈妈只是他发泄的工具,有血有肉,有自己的理智和思维,这才是自己想要的。

龙飞尴尬的咳了声道:“姐姐莫生气,你也清楚自己的诱惑力,我这也不是把持不住嘛。你看我小弟弟被你吓得不轻,你可要好好补偿一下。好好安慰它那幼小的心灵。”说完便把鸡巴递到苏安苏面前,还炫耀般的挺动了两下。

看到弟弟露出她梦寐以求的鸡巴后,白了龙飞一眼,喘著粗气,用双手捏著龙飞不大不小的肉棒,用那芊芊玉手帮助龙飞撸管。

直到龙飞射了出来,龙飞鸡巴不大,但精量却是不少,白浊的精液有力的射向了苏安芯。不仅射满了苏安芯的手和脸,连地上都剩下不少。

平时都是用嘴,屁眼和子宫来承受精液的冲击,苏安芯也知道弟弟有点怪她,看着自己手上的精液,将它们都涂抹到自己的脸上,好像在做皮肤的保养用的面膜一样。

接着,她先把自己手上剩余的精液舔干净,再脱掉围裙,趴到地上,开始仔细地舔舐每一滴龙飞的精液。

直到她将地面舔的闪闪发亮,才站起来,依依不舍地将自己脸上剩下的精液一并吞下肚,还像饱餐了一顿美食一样抚摸了两下自己的肚皮。可爱的小舌头也俏皮的伸出唇外,眼神中多出了满足和邪魅。

好似来到人间的魅魔,害得龙飞软下去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龙飞看着苏安芯,笑着说:“看姐姐这骚样,这才哪到哪啊?等你洗完澡,让你也真的快活快活。”

苏安芯一听,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与感激,连忙在龙飞的鸡巴上亲吻了一下后,龙飞就要脱衣服去洗澡。

苏安芯拦住了他,在他疑惑不解的神色中,示意妈妈在卫生间洗澡。龙飞会意后挺著鸡巴便走向了三楼的浴室。

浴室里的苏媚,也就是龙飞的妈妈,现在龙氏财团的掌舵人。挺胸抬头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美丽的白天鹅。只是那洁白丰韵胴体上纹著淡淡的紫色花纹,比苏安芯还要肥硕的乳房,和丰满的肥臀,完美身材比例,散发出成熟女人独有的魅力,肥臀和乳球下方纹著的两行小字,更像是在她身上绽放出妖艳的淫乱之花。粉嫩的乳头和天然无毛小穴,以及丰韵白皙的肥臀,在她的手掌中挫洗,揉捏,只会给人带来更多的诱惑。

与那副淫乱的模样不同,苏媚脸上依旧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一点羞耻感都没有。光凭气质上来说,苏媚就好像走在前往宴会的红地毯上,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大方与自然,让她回到了那个强势龙氏财团董事长的状态。

这一切都映入在门缝中偷窥的龙飞,看着妈妈身无寸缕,却又威风凛凛的样子。龙飞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胯下了,眼睁睁地看着浴室里美妇的一举一动。美妇就让水流从上到下地浇她一身,从那高举到葱葱玉手,到勾人心魄的身体曲线,洁净的水带走了留在妈妈身上疲惫,在下水道口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将一切带到了深邃的地下管道中。妈妈仰著头,眼神失去焦点,任由温水在自己身上形成氤氲的雾气,让她深陷其中,若隐若现,一位降临世间的仙女好像就在龙飞的眼前。

苏媚虽然动作生硬,双眼娇媚,但还是一丝不苟地将自己的身体里里外外,不禁努力擦拭自己的身体外表,还用力揉搓自己乳头,随后苏媚又分别用两只手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和自己的屁眼里里面,同时用力旋转抠搓,一脸情色迷离的样子。

苏媚的动作利索干净,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对儿子言听计从,多次见到了她对于性爱的渴望,那怕在深夜里在外露出,被要求自卫时,她那对肉棒狂乱的欲望也不似作伪,但从这次洗澡看来,妈妈那怕用手指使劲搅动自己的敏感带,也没有丝毫动容,反而让人生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既视感。仿佛妈妈可以在妓女和圣女两个人格间随时切换,却没有丝毫异常感。

待妈妈冲洗完身体,用浴袍擦干身体水分,准备直接打开浴室门,放开了般走出浴室,白条条的完全没有遮掩。

现在的苏媚身上各种被儿子性虐痕迹已经变得很浅,几乎看不出来,这样妈妈那白嫩的皮肤愈加娇嫩欲滴。美型丰硕的胸部在苏媚的行动中颤颤巍巍,如那美味可口的布丁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跳上去要上一口。苏媚一米七几的完美身材曲线却凹凸有致,她精致的小脚丫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如冬日的精灵起舞,一举一动充满风情。

龙飞发现妈妈快出来后,飞快的躲进了自己和妈妈的房间,想看看妈妈会怎样面对自己,因为昨晚答应过自己会给他惊喜。

苏媚自然而然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赤裸裸地走了进来,龙飞好像还能闻到妈妈身上散发出的清香,让龙飞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

等苏媚衣服的时候,门外苏安芯自己换完衣服准备出门了,今晚还要去补习钢琴课,苏安芯知会去媚后一会,这时的苏媚只穿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宽大的白色纱布下,苏媚的肌肤若有若现,藏在那性欲的迷雾中。

龙飞等苏媚走出了房间,也跟着出去了,假装才回来的样子。

龙飞在自己房间呆了一会,脑子都是自己妈妈苏媚的身影,即使洗澡时用冷水也冲不掉心中对苏媚的淫欲。

到了客厅却发现苏媚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母子对视了一眼后一声不吭地则在苏媚旁边,距离自己妈妈这么近,龙飞发现苏媚身上的连衣裙确实薄的可以,她身体的曲线在她坐下后也甚是明显,我还能看到她那突起的乳头,在白色的薄裙上凸起两个粉色的小点。桌上食物美味诱人,此时却让龙飞提不起丝毫兴趣。

自从龙飞坐到桌子前,苏媚脸上娇羞更是明显,苏媚的脑袋稍稍地下,脸蛋红扑扑的,手上虽然紧紧的抓着筷子,

苏媚低眉顺眼地看向儿子,满眼都是布满春色的神色。

“别乱看,好好吃饭!”看着龙飞色迷迷的眼神,娇羞了一句。

“妈妈,来,吃肉”龙飞一脸奸笑地夹给苏媚夹一筷子的菜,但他并没有将菜夹到苏媚的碗里,而是直接夹到苏媚的面前,是要直接喂给苏媚。苏媚愣了一下,但还是白了一眼龙飞后,就张开玉唇,接受了儿子的喂食。

龙飞妈妈将自己夹着的菜吃进了嘴里,他的筷子却没有松开的意思,苏媚只能含着儿子筷子的同时咀嚼,苏媚不只是嚼菜,好像还在吮吸和舔舐。龙飞则举著筷子在空中一动不动,任由苏媚自由发挥。

等苏媚将菜都咽下,就在龙飞面前张大嘴巴证明,龙飞才抽回筷子。

在桌子下,苏媚穿着轻薄的连衣裙,毫无顾忌地岔开双腿,薄裙在苏媚的暴露下完全不构成防线,龙飞肆无忌惮地将自己的大脚前脚掌塞在了那天生和女儿一样无毛白虎粉嫩小穴上,就像是幼童发现了好玩的水坑一般,肆意的将苏媚的小穴和淫豆玩耍,弄的淫水四溅。苏媚身体软在桌子上,却强撑著双腿,让儿子更佳尽兴。

苏媚嘴里喷著香气:“飞儿,给妈妈戴上母狗项圈吧。”说完全身像是失去所有力量一样,脸色像是能滴出血一样,趴在餐桌上,还顺手把身后椅子上的项圈递了过去,龙飞虽然给美母戴过不计其数次项圈,但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这么心潮澎湃。结果自己母亲递过来的项圈,慢慢地把它戴在了母亲白皙粉脖上。

苏媚的嗓子眼里就发出“嗯,啊,啊”的声音,双腿不住的颤抖,淫穴里的水不住地往外喷。龙飞看到苏媚潮喷,一脸的激动,将自己的脚迅速抽回。起身站起,冷冷地看着苏媚“贱货妈妈,谁让你高潮的?”

苏媚原本瘫软的身体听到龙飞的斥责后,她立刻就从椅子上‘滑’到地上,双膝并拢,脑袋贴地的跪向儿子。控制声音到龙飞刚好能听到的程度,“媚奴没用,没有主人的命令就高潮了,扫了主人雅兴,请主人狠狠惩罚媚奴吧!”说完好像用尽全身力气,但能感觉到自己的娇嫩乳头翘得更高,潺潺的淫水从肉穴中流出。

龙飞依旧故意阴著脸,有点不忍心的将碗里剩余的米饭和他自己碗里的饭菜统统倒在了地上的淫水处,还用脚将地上的饭菜和淫水搅拌在一起,“先吃饭吧,吃完了算账。”说完心虚的看了跪在地上的苏媚,昨晚苏媚说会把自己完全交给自己,没想到今天转变就这么明显。

苏媚听言后,又轻轻磕了一个头,说完“谢主人赏赐”后,就转为双手双膝撑地,像动物一样开始吃起了地上洒落的饭菜。龙飞此时也不闲着,他似乎很喜欢苏媚的连衣裙,也没让自己妈妈脱下,只是,跑到苏媚身后,把裙底掀到妈妈腰部,接着就开始上下其手,从腰部开始,摸到浑圆丰腴的臀部,在到大腿处绕了一个圈,把手滑到苏媚的小穴上,扒开看了一会,就沾了一点淫水,用手指在苏媚的菊花周围挑逗半天,才差了两根手指进去。

“嗯~”苏媚在儿子将手指塞进自己屁穴里后,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不过还是继续吃地上的东西,没有理会龙飞在她身后的动作。这画面让就好像动物世界里,兽医们借着牲口们进食来为它们检查身体的一幕。

龙飞在苏媚身上做了一番自己的检查后,就转身回到了房间,不一会从房间里带出来的包裹里拿出来了一个黑色塑料盒子。龙飞打开盒子后,先是拿出来了一个小胶囊,塞进苏媚的肛门里,接着,他松开了自己的裤腰带,直接将自己的不大肉棒塞进苏媚的肛门里,将刚刚的胶囊顶到深处。

“啊!!”苏媚被著突如其来的冲击还是吓了一跳,虽然没有润滑但她咬牙闭上了嘴,埋头吃地上的食物。而龙飞在将小胶囊顶进去之后,立刻就把肉棒拔了出来,只是在苏媚的小穴的外面和屁沟处来回摩擦。观赏苏媚进食的画面。

等苏媚将地上的最后一粒米也舔舐干净后,龙飞才从自己盒子里,拿出来一串肛珠,插进了苏媚屁眼里后,又拿出来一罐风油精出来,将它涂抹在苏媚的小穴里。受到风油精刺激的苏媚,一下子就无法控制住自己了,她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却还是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支吾声。这下,苏媚顿时有点失去了理智似的,身体在地板上不住的疯狂扭动。

龙飞看着已经入戏的苏媚,笑着问道道:“这是母狗该有的姿势吗?”

苏媚知道儿子想要什么,以趴着的姿势将右腿翘起,把自己的双穴都暴露在外,就像母狗撒尿一般的姿势,苏媚此刻娇羞不已,虽然这样的姿势倍感耻辱,但这也更能满足被人征服匍匐在儿子脚下的欲望,露出了灼热的目光,看向龙飞的鸡巴。

此时的龙飞却又不急了,想起什么似的,龙飞慢悠悠的看着自己妈妈,手掌重重的拍打苏媚的肥臀,顺手轻轻掐了下苏媚的阴蒂,另一只手也扇了苏媚坠下去的肥乳,龙飞被这对硕大的肥乳晃得头晕眼花,视觉冲击太伤感了,逮著双乳用力挤压,乳头喷出阵阵奶水,乳头也被掐得通红,有点生气的问道:“报告一下自己的错误吧。”

苏媚急的如百爪挠心,尽量保持姿势不动,也明白儿子指的是什么,:“媚奴知错,媚奴的淫贱的大奶和淫豆被儿子用环锁住,理应在被儿子淫乐时候戴上,因洗澡私自取下,这是一罪。其二,取下后忘了戴上,扫了儿子玩媚奴奶子和淫豆的兴。媚奴请儿子主人责罚!”

龙飞微微一笑,没想到自己母亲这么入戏,看来已经完全敞开心扉,抬起了苏媚翘在空中的腿,又抓起另一只脚的脚踝,聚在一起,用风油精涂抹在苏媚细嫩脚丫的脚心,然后分开苏媚的双腿,用肉棒顶在苏媚白虎的肉穴上。慢慢插进一个龟头,便感觉巨大阻力,缓缓问道:“媚奴说那么多,那主人我到底该如何处置啊?”

苏媚双腿被高举,原本双手撑地的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量,只能让脸擦在地上。现在龙飞只将自己的肉棒插一半,紧致的肉穴,更是让苏媚如同触电一般,激烈的抽搐。就连龙飞地问话都没法回答清楚,只能断断续续地说着:“主人……母狗……插……您的……求……快……”

龙飞等了一会儿,发现苏媚确实只能发出这些毫无意义的话语,无奈中,腰部用力一挺,将肉棒全部插了进去。龙飞肉棒本一般大小,加上苏媚臀部太过肥硕,两瓣肉臀使其臀勾太深,把一小截肉棒抵在外面,但苏媚阴道很是紧致短浅,即便肉棒这样也很是受用。

“啊~~!”苏媚高亢的尖叫声中,充满了兴奋和快感。龙飞在肏著苏媚的同时,还用自己手指开始挠苏媚的脚心处。

“母狗怎么样啊,现在吃到主人的肉棒了吧,满意吗?高兴么?现在给你临堂测试,发表被操感言,表达出我操你的中心思想和用你的话概括出你自己被操的想法,还有结合最近这一年多,说出你内心的愿望。”龙飞一边在自己妈妈身上运动,一边向苏媚发问。

“啊~啊~母狗高兴,母狗幸福,身为主人的所有物,啊~被主人使用是母狗毕生的任务!啊~主人操母狗是恩赐,是奖励!是给不知天高地厚的母狗警示。

啊~啊~主人啊~是伟大的,母狗天生就属于主人,啊~主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天经地义!啊~这啊~是母狗的荣幸!最近几天里,因为贱狗自己内心纠结,主人没发随心所欲的肏母狗,啊~啊!还耽误母狗挨肏. “

“呵呵”龙飞淫笑着提示道:“那苏安芯呢?”龙飞想到姐姐和母亲再夸下一起挨肏,鸡巴变得更硬,肏的频率加快。

苏媚在儿子的肉棒肏弄下神志有些不清,处于癫狂状态,知无不尽道:“啊~啊~那是因为母狗和你爸生下的,以后也让你姐和母狗一样挨你的肏. 啊~”

龙飞听完,面有愠色,挠著苏媚脚心的手指向下一掐。就让苏媚“咿呀”的尖叫出声,双手向前乱抓,身体也开始扑腾了起来。龙飞看着自己妈妈挣扎的样子,也有点不忍地说:“姐姐本来就是我的,以后本主人一定在比比你们两母狗谁更骚。要是谁比输了便一夜不能上厕所”

苏媚听后,对灌肠憋著一夜甚是恐惧,急忙辩解道:“啊!~母狗本就是主人的东西,主人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怎么罚就怎么罚。啊~”

伴随着又一声高潮,龙飞松开了苏媚腿,任由母亲瘫倒在地上。用脚踩了踩苏媚的翘臀,命令道:“赶紧起来,才刚刚开始呢。”只见苏媚胯下喷射除大量淫水,几乎是最强烈潮吹的一次。

趴在地上的苏媚听到命令后,强打起力气,回道:“是的,主人。”在她露出媚丝的双眼中,和被揉虐不堪的身躯,透露出的何止有风情万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