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天龍人 (1) 作者:風雨細絲

.

【天龍人】

作者:風雨細絲2021年5月9日發表於:SIS001

———————————————————————————————————

第1章

蘇媚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正對著龍飛站直,雙手攥緊,因為身高比兒子高出十來公分,只能從上而下的俯視著龍飛。蘇媚面龐依舊潮紅,兩眼迷離,呼吸急促。

看似低著頭,但蘇媚的眼睛還是會是不是往下瞄,去看龍飛那依舊堅挺的肉棒。看來剛才地激烈做愛並沒有打消蘇媚的性慾,不如說更讓更加急迫的需要著兒子的肉棒。

龍飛則不管蘇媚期待的目光,而是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笑著:「好了,別站在那裡發獃了,快點過來幫上面你的淫水舔乾淨。「聽到龍飛的話語,蘇媚這才有了反應,緩緩的跪在了兒子的面前,望著兒子股間那根醜陋沾滿了自己的淫液,亮晶晶的淫液顯得格外刺眼,害羞的低下頭顱,玉唇輕啟就想將它含入口中。

可龍飛卻是不停的晃動腰部,像是逗弄寵物一般,任憑媽媽張著小嘴追逐他那來回擺動的肉棒,遲遲不肯讓蘇媚順利吸入口中,蘇媚抬頭帶著有點怪罪和疑惑的目光看著龍飛,好像怪罪兒子為何要如此逗弄自己。

龍飛見媽媽有點生氣的樣子,也不再繼續挑逗她,只是用雞巴一下下抽打著蘇媚秀麗的臉頰,說道:」媽媽你是龍氏集團的董事長,而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學生,現在媽媽可是自己兒子的性奴隸哦,現在你要吃我的雞巴,知道該怎麼做嗎?」

蘇媚也是為了配合兒子,滿足兒子的需求,忍受著龍飛用雞巴一下下抽打自己臉龐如此看似屈辱的動作。聽完龍飛的話語,蘇媚沉默思考了一會,方才點點頭說道:」知道了,性奴媽媽知道了,騷貨媽媽一定好好服侍大雞巴主人兒子。「

龍飛停止了抽打動作,蘇媚低著頭用兩邊的臉頰,像動物一樣分別蹭了蹭兒子的雞巴,然後用手握住肉棒,紅唇親吻了一下黝黑的龜頭,說道:」報告兒子主人,龍氏集團董事長騷貨蘇媚想你的大雞巴了,請求兒子允許,讓騷貨蘇媚舔您的雞巴。「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我批准了,你個騷貨媽媽快來舔我的雞巴。「龍飛十分興奮,不知道是因為媽媽成熟肉體散發出誘人的魅力,還是因為媽媽那嬌羞讓人想憐惜的眼神,兩者皆有關係。總之,龍飛狂笑著腰部用力向前一挺,興奮的將肉棒捅入媽媽早已等待許久的口腔中,被粗暴的將肉棒插入口中,蘇媚先是被兒子雞巴上那股腥味刺激的肉頭挺立起來,而後是被肉棒填滿口腔的那種窒息感,興奮的快感充實的整個肉體。可是蘇媚不想掃了兒子的興,也不把兒子的肉棒突出,怕兒子又找藉口作弄自己。

蘇媚用鼻子調整了一下呼吸,又讓兒子享受了一下他非常喜歡深喉帶來的快感,讓兒子的龜頭體驗了一下咽喉間的律動後,方才將兒子的肉棒吐了出來。蘇媚繼續用手握住兒子的肉棒,用舌頭在兒子肉棒的前端來回打轉,吸舔著兒子的龜頭。右手在兒子的大腿內側不停的按壓刺激,握住雞巴的左手環繞著肉棒的根部不停的擼動。

龍飛似乎對媽媽周到的周到的服務感到十分滿意,肉棒又漲得大了一些,」媽媽,幸苦您了,技術越來越好了,我知道你是愛我才縱容我這樣,「龍飛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將媽媽那對雪白巨乳握住手中,暴虐興起,狠狠得用雙手不停得用力揉捏搓弄著。粉嫩得乳頭溢出一股股奶水,濺射到兒子得大腿上。

蘇媚感受到胸前傳來得疼痛,也不責怪兒子,只是皺了皺眉頭,將龜頭吐出,伸出舌尖向下舔弄整根肉棒,一直舔到肉棒得根部,左手握住肉棒前端,將它向上抬起。然後將臉埋在兒子得股間,舔弄著肉棒根部得肉袋,還張開小口,將肉袋裡得兩顆睪丸輪流吸入口中,用自己靈活得唇舌給予它輕容得按摩,刺激它快點向前方輸送出精子。蘇媚越來越賣力得用嫻熟得唇舌技巧來取悅口中那醜陋得肉棒,希望能夠儘快用自己得舌頭將裡面存儲著得精液吸允出來,讓兒子更加舒服得享受。

」嘶~ 真,真舒服,騷貨媽媽,媚奴媽媽,做您得男人真幸福,兒子被你伺候得好舒服,這小舌頭真靈活。媽媽一定要給我舔一輩子得雞巴。好了,別舔了,用你得大奶子給主人弄一弄,打個奶炮。「奶炮這個詞語蘇媚非常熟悉,兒子除了肏自己得肛門之外,最喜歡得就是自己得這對大奶子。

蘇媚聽到兒子的吩咐,只得吐齣兒子的肉棒。挺直跪著身子,雙手捧著自己的大奶子,用力擠出奶水,塗抹到兒子的肉棒上,然後繼續捧著自己的大奶子,將兒子那根被奶水完全打濕的肉棒夾在自己的乳溝中,來回的做著活塞運動。

「嗯,對,對,就這樣,奶子真軟,媚奴媽媽,以前有沒有這樣對你老公做過?」龍飛一邊舒爽的享受媽媽的服務,一邊問到。蘇媚卻是搖頭算作回答,其實她自己現在也不抵抗兒子這樣問,既然向兒子敞開心扉,就默許了兒子對自己做的一切。

龍飛見媽媽眼裡的羞意,繼續開口調戲道:「真是浪費啊,明明這麼大這麼軟的奶子,你老公真是暴殄天物呀。」蘇媚雙手用力捧著奶子擠壓著中間夾著的肉棒,一邊低頭用嘴吸舔著乳溝中不時挺出的龜頭一邊說道:「不要說了,不要提我老公。」

龍飛見媽媽帶著哭腔,也換了個話題「媚奴奶子好像比以前更大了,現在是什麼罩杯呀?」龍飛也沒繼續羞辱著媽媽,而是看著媽媽夾著自己肉棒的奶子性起的問道。

「38……38G……」蘇媚嬌羞的回答道。

「38G?我記得前段時間不是F罩杯?這麼短時間又變大了一個罩杯?我問你,奶子怎麼這麼大的?」龍飛故意的問道。

蘇媚哪裡不知道兒子那點小心思。「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有了奶水,加上主人天天晚上揉捏導致的吧,這還要感謝主人呢。」

「嘖,嘖,奶子這麼巨大,乳形這麼完美,居然一點都不下垂,也只有媽媽這樣的體質才行吧?還好姐姐也繼承了媽媽的全部優點。」龍飛自言自語地說著。

「主人好福氣,能玩到這樣的母女花性奴,不知修了幾輩子的福才能享受。」蘇媚調侃道。

「好了,好了,不要夾了,主人要好好弄弄媚奴的嘴。」說完便用手拉起蘇媚的頭髮,將肉棒又重新狠狠的插入媽媽的口中。龍飛用雙手牢牢的固定住媽媽的腦袋,腰腹用力兇狠的挺動著肉棒在媽媽的口中來回抽插著。蘇媚只能用雙手扶著兒子的大腿,張開自己的小嘴,將那根布滿自己奶水的肉棒盡力吸入口中,順著兒子的抽插節奏吞吐著口中的肉棒。

蘇媚賣力而又順從的口舌服務,激發起兒子的慾望,那種掌控自己身心的「掌控力」

蘇媚更加賣力的吸允著兒子的肉棒,還挺起奶子配合兒子玩弄,龍飛在用力衝擊了一陣後,終於抵受不住媽媽口舌的侍弄,肉棒在蘇媚的口中開始猛烈的抖動,一股難以言喻的刺激從腦部出發,到達腰間,最後從睪丸沖向肉棒的頂端。

蘇媚感受到兒子想射精之時,也不將肉棒吐出來,只是把肉棒死死抵在喉嚨口,無數火熱的精華從馬眼射出,全部射進了蘇媚口中,喉嚨有些吞吐不過來,精液充斥著整個口腔,雖然吞過無數次精液,但濃稠火熱的精液上那股咸腥味,還是讓蘇媚只翻白眼,可又不想違背兒子的意思吐出來。直到龍飛將肉袋最後一點精液都射空,把肉棒從媽媽的嘴裡拔出來。蘇媚又張嘴討好似的讓龍飛看著滿嘴渾濁腥臭的白色精液全部吞下去,又繼續含住兒子的肉棒,把肉棒上的精液全部卷進嘴裡吞入腹中。

就這樣龍飛抱著豐腴的美母溫存了一會,問道:「媽媽,契約準備好了嗎?」不見蘇媚回答,只見蘇媚扭著肥臀回了房間一會,兩個挺立的奶頭上穿戴上了兩個銀環,陰蒂上穿著亮錚錚陰環,陰唇兩邊分別掛著三個銀環。回來臉上害羞的表情漸漸褪去,開始有點正經了起來。「這是媚奴的契約,請兒子主人允許媚奴朗讀契約內容。」

說了半天也不見手裡有什麼東西,只見蘇媚指了指自己的騷逼,我去,合著媽媽直接把契約藏到了自己的陰道裡帶了出來,不過這契約應該是紙制的吧,媽媽怎樣才能不讓自己的淫水把契約打濕呢?龍飛明顯對蘇媚的保存方式感到奇怪,不過由於蘇媚陰道里的淫水直流,黏滑的淫液加上陰道的吸力讓這份驚喜展現了出來。竟然是個圓柱形的塑料盒,蘇媚竟然把紙做的契約放進塑料盒裡,然後塞進小穴,從房間裡帶了出來。

看龍飛驚訝的樣子,明顯是蘇媚自己的主意。插在蘇媚肉穴里的塑料盒上有一個拉環,龍飛扣住拉環猛的向外一拉,讓蘇媚發出「啊…哈…」的嬌喘聲。龍飛見狀,也不急著把那塑料盒全拉出來了,而是停到一半處,又快速插了回去,接著猛得往回抽,把這塑料盒當成了假陰莖來回抽插著蘇媚。這下原本就站著費力得蘇媚徹底招架不住了,一時間腰肢搖擺,淫水四濺,嬌喘連聲:「啊……啊……好兒子……兒子主人……主人,不要~ 啊~ 求你了,媚奴~ 求你了,母狗媽媽求你。」

龍飛不僅沒有停下,手上動作反而更快,而蘇媚嘴上說著不要,臉上除了紅潤和嬌羞得表情外卻透露出一絲興奮,繼續求饒似得浪叫:「主人啊……求求您輕點……憐~ 憐惜~ 媚奴,插~ 插死媚奴了……啊~ !~ 啊……母狗~ 要死了~啊~ 要來了……要噴出來了~ 」

蘇媚雙腿緊閉顫抖著,一身豐腴得騷肉也隨之抖動,看的龍飛肉棒怒斥,性慾高漲,恨不得馬上提槍上陣,將眼前這位美熟母就地正法,發泄心中獸慾。不過龍飛還是克制住這眼前美熟母帶來的刺激,使得蘇媚高潮的願望也沒有被輕易滿足,龍飛在自己媽媽即將高潮的時候,立刻將塑料瓶給拉了出來,這種脫離感讓蘇媚心理一陣失落外身體反而變得更加瘋狂,激烈的扭腰的同時,還向自己兒子渴求道:「嗯……嗯……主人……兒子主人,快點給我嘛,給淫婦媚奴,求求好兒子了~ 給母狗媽媽高潮吧~ 嗯~ 嗯。」渴求的同時,蘇媚雙臂夾著自己肥碩的一對大奶子,顯得更加巨大和挺拔,豐腴的臀部也隨之腰部的,好不迷人地刺激著龍飛。

龍飛並沒有理會蘇媚的發騷。而是自顧地打開塑料盒,拿出裡面捲起的紙,攤開後仔細閱讀了起來。等他看完了紙上的全文,才笑著對不安分的蘇媚戲說道:「母狗媽媽,等會再發騷。先朗讀宣誓契約,再讓雞巴好好肏肏你,讓你爽個夠。」

說完龍飛牽著自己媽媽脖子上項圈掛著的鏈子,轉而拿出手機,對著蘇媚開始錄影。

蘇媚心中雖然有準備這一刻會來臨,也做足了充分的思想和心理準備,但想到以這樣淫賤的方式對自己兒子宣誓,看著兒子渴望和帶著期望的眼神,強行把心中羞恥平息了下去,臉上依然面帶紅潮,騷穴里的淫水卻怎麼也止不住的往外溢出,最後咬了咬牙,挺起腰,鄭重的接過龍飛手裡的紙豎立在沙發上,把準備好的特質板子遞到自己兒子手中後,理了理散亂的頭髮,表情嚴肅無比,跪在龍飛雙腿間的地板上,豐腴的屁股高高撅起,看著面前的紙念到:「母狗媚奴身高175CM,體重51KG,奶子38G,臀圍102,是現任龍氏財團的董事長,作為龍飛的母親,卻不知廉恥的勾引兒子,在兒子的開發調教中明白到自己完全不配當龍飛的媽媽,今後有不足的地方,希望兒子嚴厲的調教。」

「在主人兒子的胯下,讓母狗感受到了身為雌性的歡愉,以及身為下賤母狗的義務,在此宣誓,母狗戴上狗項圈之後,自願放棄之前母親的身份,完全成為兒子的母狗,同時將兒子視為主人,成為兒子主人的性奴,主人有權利對母狗做任何事情,母狗不在擁有自尊,尊嚴,姓名,母狗一切無條件服從,母狗一輩子將成為主人的精液肉便器,懇請主人接受。本儀式主人需要在母狗身上留下印記,由於母狗身上奶頭,陰蒂和陰唇上都被主人穿上了環,迫不得已求主人用手中板子在母狗身上隨意抽打,以表母狗的歉意。」

「主人:龍飛」

「母狗:蘇媚」

「時間:XXXX年XX月XX日」

下面蓋著紅色的印章,分別是蘇媚的唇印,奶印,菊印,穴印。

念完這全部,蘇媚見龍飛全身僵硬著,感受到龍飛眼裡的不可思議和激動,鼓起勇氣用眼神鼓勵著龍飛。龍飛回過神感受到媽媽鼓勵的眼神,舉起手中的板子,用力的扇在蘇媚的肉體上,蘇媚強忍的肉體傳來的疼痛感,板子每扇過一個地方,努力的張開雙唇,吃力的說道:「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