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煙火(原名:媽媽的媽媽叫媽媽) (3.2) 作者:夏小白

簡體
.

【人間煙火】

作者:夏小白2021/05/06首發於SIS001

PS:補了前面夏家1(婉,白)家庭布局圖,與這一章的商家1家庭布局圖。商家的設計與本文沒多大關係,我隨便找的,夏家是比較合理的,前面排版亂了,改不回來,補發在這裡圖片。

----------------------

(3.2——路在何方)

夏小白一臉悲憤,放下頓在半空中的手,苦兮兮的盯著面前笑吟吟的商姨。

「商姨~,怎麼才開門啊!」姨的尾音拖得長長的。

身著寬鬆藍裙的商曉曉笑著摸了摸夏小白的頭髮,溫柔的聲音安慰著。

「好啦好啦,我在看電視前面沒聽到。」

夏小白晃了晃頭,想甩掉按在頭上的手。姨哪都好,就是學老媽像摸狗一樣的摸自己頭,煩人得很。

商曉曉也不多摸,在夏小白頭上拍了兩下就收回。

「小兮在吃葡萄,快去,今早買的新鮮青提,剛冰凍好,可甜了。冰粉還要再等等,冰粉粉差不多才凝固。」

看夏小白興致缺缺的樣子,最後還補充一句。

「買得比較少,再不去就被小兮吃完了。」

聽到這夏小白眼睛立馬一亮,心急如焚,一臉的迫不及待。趕緊進門,彎腰打開鞋櫃,找到自己的拖鞋換上就沖向客廳。

「少,被吃完了。」那怎麼行,不准搶,都是我的。至於稍有疑惑的冰粉早就拋到腦後。

商曉曉站在門口,看到夏小白突然變臉,火急火燎地換鞋去搶吃的,生怕被小兮吃完了。莞爾一笑,真是長不大,轉身往廚房走去,得再洗一點青提才是,免得兩人又打起來。

她潛意識裡忽略了這是一場單方面的毆打 .

客廳里。

「嘶……別打了,別打了。」夏小白趴在茶几邊,一隻手被沙發上短髮女孩抓住,另一隻手護著一串青翠欲滴的葡萄半蹲著求饒。

短髮女孩就是商小兮了,直直的中短髮,黑色的發色,搭配零落有致的眉上劉海,顯得很個性,乾淨又俏皮。白裡透紅的鵝蛋臉,碎發間隙露出的額頭細膩光滑,柳眉杏眼,顧盼流轉,眼神清澈乾淨,瓊瑤玉鼻,唇紅齒白,玉頸生香。

冰肌玉骨,人面桃花,不外如是。(註:)

山花爛漫,隨風搖曳,一不小心就飄進夏小白心裡,滿山遍野,芳香四溢。

商小兮盤著腿坐在沙發上,身體向前傾,緊緊抓住夏小白不懷好意的右手,看著果籃里僅剩的三顆青色葡萄,眉目如畫地臉上浮現一抹冷笑。

還以為從地上爬過來是要做什麼呢!早就防備著,沒想到的是居然想吃我的葡萄,簡直是膽大包天。

肯定是被夏姨「請」壞了,腦袋出現了問題。想到這又不由露出一絲憐憫,但馬上就消散不見。你可憐那是你的事,搶我葡萄,掐不死你,手上又加重力道。

「別掐了,嘶嘶……別別……」夏小白嘴裡嚎叫求饒,但收到身後的葡萄就是不交。用最慫的語氣,做最狠的事。憑本事搶的,憑什麼要還給你。

夏小白拚命地縮手,商小兮也不放,還一邊用另一隻手手指,捏起夏小白手上不多的皮肉掐著,兩人就這樣僵持著。

夏小白感覺被掐得青疼,而且還是越來越疼,很明顯,自己身體並沒有按照自己想像中,疼麻了的那種感覺來處理,它背叛了自己,有內鬼,決定先讓一步。

「你先放手,我分你三分之一。」留有砍價的餘地,底線是二分之一。

沙發上的商小兮氣笑了,身上冷意更重,看來是在夏姨那裡受了很大的氣,氣糊塗了,認知都出現了問題。還敢搶我葡萄,是我最近太縱容了。

商小兮手腕用力一拉,夏小白上半邊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傾,靠著沙發,臉都湊到商小兮膝蓋上。商小兮也俯身盯著夏小白的眼睛,

「那是我的。現在我全部送給你好不好。」聲音珠圓玉潤,清脆甜美,配合著話語又有一絲甜甜的霸道。(註:)

夏小白仰頭,眼睛竭力睜大盯著商小兮的臉,但靈動有神的眼珠子卻不自然地下挪,連帶著眼睛都眯起來,嘴唇抿得緊緊的,小眉頭也是微微皺起,視線集成一束朝商小兮胸口看去,眼前有點恍惚,一片白。

浮想聯翩,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腦海里馬上為自己辯解。小說,漫畫,電視劇不都有這樣的橋段嘛,都是意外吼吼,我果然是主角待遇。

商小兮說完,就看到面前這傻子突然就傻兮兮的,一幅地鐵老奶奶看手機的樣子。

看到夏小白的視線,商小兮小怒,素白的臉蛋染上淡淡的紅暈,低頭趕緊用掐人的手按住衣領,光潔的額頭直接撞向夏小白額頭,氣勢迅猛。

「嘭!」

「啊!………嘶……我的媽啊!」

夏小白蹲在沙發前,額頭被撞紅了,黑白分明的眼裡積蓄著淚水,臉上寫滿委屈,一隻手支棱在身後護著葡萄,一隻手被商小兮抓住擺在前面,連摸一摸傷口都不行,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能叫媽媽。

商小兮盤坐在沙發上,身體前傾,舉起捂衣領的手揉著紅紅的額頭,臉上掛著屬於大佬的淡淡冷笑。

「你眼睛往哪兒看呢?」聲音嬌脆又霸道。

夏小白一邊挪了挪屁股,好使拿著葡萄的手可以伸得更遠一點,低著頭,用受傷的額頭去蹭被抓住的左手,止疼。正所謂,山不靠我,我去靠山。

在商小兮看不見的臉上充滿委屈,誰還沒幾件白體恤了,一點點弧度還不如自己塞兩個蘋果,瓮聲瓮氣地反擊,

「有什麼好看的。」

「什麼都沒有!」

商小兮捂著額頭,嘴角抽搐,沒看到就是什麼都沒有,還給我委屈起來了,葡萄也不交出來,不愧是你。放下手握成小拳頭,「咚咚咚」地敲著夏小白腦袋。

「最近膽子挺大的啊。」

「哪來的自信,嗯?」

夏小白捂不了頭,只能使勁搖晃,希冀點亮自身閃避技能,就遊戲那種微操。後面的手伸得更長,就不給你,都是我的,敲尼瑪。

「噠噠」的腳步聲,一隻手抓住商小兮緩慢敲擊的拳頭,女人溫和嗔怪的聲音傳來。

「我給的。」

「哐當」,商曉曉將手中裝滿青提的果籃放在茶几上。

商小兮抬頭看著媽媽,撇撇嘴,也不說話。

商曉曉看這表情,心中無奈啊,嘴上卻不停。

「怎麼,不行啊。」

蹲在地上的夏小白轉身,仰頭眼淚汪汪地盯著此時此刻的大救星,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不過下次寧願被掐,身後抓著葡萄的手指著腦袋。

「商姨,你看小兮都要把我敲傻了!」

商小兮默默地鬆開手,還是不說話,就看著夏小白表演。

「喲,那可不得了。小兮,你怎麼又欺負小白!」

商曉曉輕輕撫摸著夏小白剛才被敲的地方,這才多久,又打起來了。

「哼」,商小兮冷哼一聲,在果籃里拿出一串小葡萄 .

夏小白是不會放過少女傲嬌的絕佳時機的,用力的仰著腦袋靠近商姨,另一隻手指著自己的額頭。

「商姨,你看看,額頭被打得通紅,可疼死我了。」

商曉曉彎腰低頭,眼睛湊近看著夏小白白皙細膩人額頭,上面隱約有一點點紅跡,面上明顯露出無奈。看了看沙發上女兒暈紅的額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笑著拍了拍夏小白腦袋。

沙發上的商小兮丟掉葡萄皮,嚼著無籽葡萄,看著電視,懶懶地開口。

「是要疼死了,我媽再不來,你額頭上可就什麼看不見了。」

夏小白不信商小兮的鬼話,瞪著卡姿蘭大眼睛看著商曉曉。「真的嗎?商姨。真的什麼都看不到嗎?」

商曉曉挺起身子,臉上帶著笑意,拍了拍夏小白的腦袋。

「怎麼看不到,小兮在唬你呢。」

「對了,今天早上還買了山楂,葡萄乾,西瓜,你的冰粉要不要加啊?」

夏小白也知道商姨這是在轉移話題,可還是不自覺地就被吸引了,手拿著葡萄噔一下就站起來,喜笑顏開。

「啊,冰粉,我全都要,全都要,還要加黑糯米。」吃的,香。不丟人 .

「好,都給你加。對了,不能加冰啊,對身體不好。

商曉曉笑著說完,轉身就準備回廚房。

一邊走又想了想,回頭對沙發上女兒叮囑,「可別打架了啊,不然我就說你。」

這就像家裡有一大一小,或者聰明的和愚蠢的兩方爭吵,沒有大錯誤的話,一般家長都願意護著弱勢一方。

不是說小的道理就不是道理,只是事事都去評個誰對誰錯,先不提是否有時間與精力。就算有,在把理講清楚之後,那份情無疑就淡了。感性與理性,人是天生的中和者。

夏小白對不加冰有點異議,但那只是小事,現在是喜上加喜,咬著嘴唇,笑得克制了些,眼神卻是得意洋洋地掃著仍面帶微笑的商小兮。

大人離去,小世界僅餘二人。

夏小白拿著之前搶的一串葡萄,盤坐在另一邊沙發上,一邊一顆顆摘下來放在果籃里的冰中,謹慎地防備著商小兮偷襲。這不是個能吃虧的主,和老媽一個德性。

同樣盤坐的商小兮只是笑著吃著葡萄,摘一顆吃一顆,不像夏小白那統一埋進冰里。一邊看著電視,手把剛剛端來的果籃往左邊一挪,眼睛一瞪蠢蠢欲動的夏小白。

「那串送給你,德性。」

「這些都是我的了,敢搶讓你現在就還錢,不然我去告訴夏姨,要不要試試。」

夏小白動作一頓,很快恢復,又一顆顆地摘著葡萄埋進冰里,現實讓他按捺住了自己大膽的想法。

不是他慫,只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啊,而他一直是一個守信的人,是萬萬做不出背棄諾言之事。所謂守信呢,在他理解中,大概是欠債要還錢,殺人要償命一類事。

「誰稀罕啊,我又不喜歡吃葡萄。」

夏小白說完實話,然後含淚吃了最後一顆青提,將裝著用冰塊埋著葡萄的果籃輕輕往前一推,表示自己的不屑與隨意。

「送你了。」語氣也是淡淡的。

商小兮看了夏小白一眼,沒說什麼,拿過一個抱枕放在腿上,左手立在上面撐著雪白下巴看著電視節目,右手將葡萄沒摘下來的果籃往右一放,輕輕一推。摘且埋好的果籃扒拉過來,送到唇齒間擠出果肉,將果皮丟到攤開的紙張上。

夏小白手撐著身子朝左邊挪動了點,彎腰委委屈屈地摘著葡萄,心裡則大喊。

「一切為了勝利!」

【未完待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