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九州 (18-21) 作者:我的心魔

.

【異界九州】

作者:我的心魔2021.4.4首發:第一會所

第十八章 夏日風情(十三)苦與樂

在弟弟爺胯內的李秋雨,此時正在將射完精液的敏感大雞巴做著潔凈工作,聽見娘親此時責備的語氣叫著自己,心裡頓時火氣十足,挑釁的對著大龜頭狠狠的啾了一口,房內頓時發出響亮的聲音「啵」……,將卷在腰間的孝袍順下,上身只遮擋著乳頭的透明小衣,就這樣的袒露在外,從弟弟的爺的胯下鑽出,優雅的順了順兩鬢秀髮,梨花帶雨的羞澀美顏輕聲溫柔道:「娘親姐姐有禮了,雨兒給娘親姐姐見禮了」說完還不忘對著娘行了房內姐妹之禮。

「姐……你真是的,雲兒剛下樓才多久,你和爺就這樣了……」姐姐真是的,孝袍裡面就穿了這麼一件風騷的小衣,就從爺胯下鑽出來,娘在身邊還要這樣挑釁娘。

「額……娘……娘親妹妹……雨兒……你們……,咳咳……雨兒把上身套好孝袍」抬頭看著娘親雙目如放著閃電一般盯著雨兒,而雨兒也不甘示弱的回視著,兩人就這樣無聲的對抗著,真是頭都大了,趕緊轉頭用眼神對著雲兒示意。

「娘親姐姐……姐姐……你們不要這樣了,看你們兩個好像仇人一樣,呵呵……妹妹都替兩位姐姐害臊呢,娘……我的娘親姐姐剛才弟弟爺給你的詩真的好美,比我們的都美呢,要不讓弟弟爺給你寫下來,也好讓娘親姐姐在房內好好欣賞,是不是啊弟弟爺……」壞弟弟爺也不來逗逗奴奴,還要奴奴做和事佬,誰叫奴奴這麼愛您。

「是啊……娘親妹妹……兒子哥哥給你的這首詩可是哥哥最美的一首詩,嗯……雨兒來也給你把把孝袍套好,乖雨兒不哭…………啊……娘……娘親妹妹……別哭……兒子哥哥心疼……來哥哥給你擦一擦,來我的美母妹妹對著爺笑一個」在雲兒這個和事佬的兩邊勸說下,氣氛終於緩和下來了,將雨兒掛在腰間的上身孝袍套好,抬頭用手帕擦了擦梨花帶雨的絕色美顏,深情的望著美人兒,身後突然傳來娘親抽泣聲,在雨兒皺眉嘟嘴下不得不轉身抱著美嬌娘輕聲安慰起來,又是擦拭著眼淚,又是在美母嬌美的肥臀上抓捏撫慰著,好說歹說才將美母給逗笑。

「咯咯……你……嗚嗚……呸……誰是你的美母妹妹……哼……嗯……」青兒你怎麼能當著雨兒和雲兒的面叫夢馨妹妹,你讓夢馨這個當娘的以後還有什麼威嚴,羞死了怎麼能當著大家的面玩弄夢馨的臀兒呢,林夢馨你就是個騷貨,你是娘親趕緊拿出做娘的威嚴,嚴肅的指責李青他們,不是的我是兒子的妹妹,我已經是兒子的了,我不能沒有兒子,對不起慶遠,對不起在夢馨的心裡你只能是公公了,夢馨真的是太愛兒子哥哥了,天哪下面都濕透了。

「弟弟爺……果然才思敏捷,雨兒給您研墨鋪紙,讓爺您激情文字」哼你就裝吧,還不是想讓雨兒在房內順著你。

「姐姐……雲兒來研墨吧,妹妹最喜歡看爺寫字了,真的好瀟灑呢」

「雨兒……雲兒,讓娘研墨吧,必竟青兒是為娘寫的」一聽姐妹倆搶著鋪紙妍墨,尤其是雨兒那陰腔怪調,明明是兒子哥哥為自己寫的,憑什麼讓她們來。

「好了,別爭了,房內以後不准吃醋了,當日你們在你們的曾經的爹和丈夫,如今的公公面前怎麼發誓的,來娘親妹妹研墨,雨兒鋪紙,雲兒念出來,」嘴上威嚴的調教著,但是心裡卻是軟的要命,隔著孝服對著娘親的股溝不斷的探索著,見美母居然毫無制止的動作,一副完全我不知道的表情,心裡更是大定。

「知道啦……,雨兒聽老爺的」

「嗯雲兒可是乖乖聽話呢,等會爺可要獎勵獎勵奴奴」

「嗯……」

「好……雲兒果然乖巧,雨兒也不錯,娘……嗯……夢馨也不錯,既然如此開始吧」左手不斷的把玩著美母肥美的肉臀,右手開始書寫起來。

「我欲與娘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好美啊,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娘絕……娘親姐姐這首詩真的太好了,元歷3500年李青蓮贈詩上邪於娘親妹妹林夢馨,爺您自己取的字嗎,還有印章呢,爺……奴奴的兩首詩都沒有印章呢」

「爺……雨兒也要,爺……」見弟弟爺給娘親的詩居然印上了章,和妹妹一樣都嫉妒的要死,抬頭瞄了一眼娘親見娘親羞紅的臉上滿滿的幸福,心裡更是嫉妒。

「哈哈,都拿來,也給你們蓋上,夢馨……娘親妹妹……喜歡嗎」

「嗯……唔唔……嗯……喜歡,別……別摸了」完了完了出來了,此刻的林夢馨在自己兒子的情詩和肥臀被把玩的雙重刺激下,緊緊夾著的下身狂泄而出,內褲和裘褲已經濕透了,順著大腿流到了腳上,還好房內都是兒子哥哥和雨兒歡好的氣味,否則可真是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娘親姐姐……怎麼不叫弟弟爺哥哥呢,這可是不好的習慣,娘親些許是忘了婦德了,雨兒近日對婦德讀的很是上心」見娘親臉上都快滴出水來了,雙目迷離,身子軟軟的靠在弟弟爺身上,急促的喘著氣,在看弟弟爺的手放的位置,哪裡還看不出來被弟弟爺,給扣弄出高潮來了,更讓李秋雨氣憤的是在姐妹面前,總是不尊稱弟弟爺,一副大婦的傲慢連爺都不放在眼裡。

「娘親姐姐好些年沒讀了,要不和女兒妹妹研讀一番,雲兒也好和娘親姐姐研究下心得,弟弟爺……嗚嗚……」見娘親姐姐這模樣哪裡還不知什麼事,弟弟爺雲兒不美嗎,好啊姐姐和娘親都美美的泄了身,就剩奴奴一個了,嗚嗚。

「唔唔……青兒……你……嗚嗚……爺……兒子……兒子哥哥……娘親妹妹……下樓收拾下……嗯嗯……」依偎在兒子哥哥懷裡的林夢馨從沒感覺人生是如此美好,這時卻見兩個女兒紛紛責備自己,心裡極度的委屈,淚眼蒙蒙的看著兒子哥哥,想著幫自己說幾句話,但見兒子哥哥眼神堅定的看著自己,為了自己大婦的尊嚴,不得不叫著如此羞人話出來,羞得紅通通的漂亮臉蛋火辣辣的,走前還不忘將兒子哥哥贈給自己的情詩抱在懷裡,完全不顧臀後大片的濕潤,快速的扭著臀兒下樓。

「娘親妹妹……兒子哥哥和你一快收拾收拾,雨兒你將衣物都搬來爺的房內,雲兒也是,乖雲兒不哭,爺都記在心裡呢,嘿嘿嘿……爺要大被同眠……」搖著摺扇快速的追著娘親,也不忘安慰雨兒和雲兒。

「爺……嗯恩……雨兒領命……」

「弟弟爺……可別忘了雲兒的好,呸什麼大被同眠,壞蛋……哼……」

「姐姐……咱們一起下去搬吧,萬一爺又要饑渴難耐可不好了」

「呸……剛才怎麼不幫姐姐,什麼又要,做為爺的妻子,照顧爺是雨兒本份」

「是……是……是……雲兒知錯還不行嗎,呵呵……」姐妹倆也顧不得搬自己的衣物了,趕緊下樓看著弟弟爺和娘親姐姐娘倆,果然進房就看見弟弟爺一臉壞笑的,捏著娘親姐姐圓潤的下巴,而正坐在床上的林夢馨一臉羞澀緊張渴望,閉目張嘴正等著弟弟爺賞賜激吻呢;姐妹倆到來嚇壞了林夢馨,不過還是被我的強硬的捏著下巴,狠狠的將香舌吸了一口,羞的林夢馨對著兒子的胸口一陣拍打。

「壞蛋……壞蛋……夢馨……嗯……不來了……嗚嗚……夢馨……去收拾了……」天哪羞死了,壞兒子哥哥夢馨臀後都濕成這樣了,您怎麼還不叫雨兒和雲兒走啊,叫人家怎麼收拾。

「爺……雲兒也要……好不好嗎……爹爹……我的弟弟親爹」見娘親姐姐和姐姐都得到了弟弟爺的安慰,李夏雲此時在也不顧其他,像一隻歸巢的燕子撲進了弟弟懷裡撒著嬌。

「啊……騷貨……嗯嗯……啾……啵……在叫聲爹爹……爺晚上就多操雲兒一次」當雲兒這聲爹爹叫的,立馬讓我下身的大雞巴跳了起來,對著低頭抱著我的雲兒狂吻著,雙手對著身下小翹臀恨不得揉進大雞巴裡面。

「爹爹……雨兒的親爹……您的親生女兒雨兒也要……爹……」呸,小雲兒你怎麼這麼賤,哼姐姐也會叫,羞死了壞弟弟。

天哪!雲兒和雨兒怎麼能這麼叫……,背對著兒女們的林夢馨被雲兒和雨兒的爹爹聲,叫的全身發軟顫抖不以,聽著兒子哥哥和兩個女兒的激吻聲,衣櫃中的雙手緊緊的捏著衣服,想要撲進哥哥的懷裡,又怕自己的兒子哥哥太輕賤了自己。

「嗯……嘰嘰……啵……啵……嗯嗯……嘶……啊……雲兒……雨兒……吱吱……」兩隻小香舌不斷的鑽進嘴裡,好像要將我藏在嘴裡的口水吸干一樣,你追我趕,口水順著三人中間如蛛絲一般慢慢的掛落在地上;右手在雨兒的滾圓的臀縫間,來回摩擦著騷穴和臀眼,左手抓著雲兒的小翹臀一會掰開,一會用手指隔著孝袍戳著臀眼和騷穴。

「咕嚕……壞蛋……爹……雲兒的親爹……嗚嗚……嗯嗯……嘰嘰……啵……啾……嗚嗚……雲兒什麼不顧了……唔唔……」壞蛋終於玩弄人家了,非要雲兒說著這麼下賤的話,嗚嗚……爺雲兒真的愛您,雲兒比不過娘親和姐姐的豐滿,但是雲兒會長大的。

「啊……嗯嗯……吱吱……嘰嘰……啾……咕嚕……啵……雨兒……嗯嗯……雨兒是親弟弟的親生女兒……啊……爹爹……啊……啵……嘰嘰……」

而此刻僵直著身子的林夢馨,被雨兒和雲兒的淫聲亂叫得顯然忍受不了了,深深的呼了口氣,帶著幽怨的語氣輕聲的說道「兒子哥哥不是答應娘親妹妹來收拾衣物嗎,如若實在受不了就帶著你的兩個女兒上樓,省得了打攪了妹妹收拾衣物」說完內心卻是緊張刺激萬分,大女兒李秋雨和自己爭鋒吃醋,現如今叫了青兒爹爹,自己是娘親,啊……不想了,真的好羞恥。

「嗯嗯……啵……啵……乖雨兒雲兒,看你們娘親姐姐吃醋了,晚上爹爹在寵愛我的兩個女兒,你們要乖乖的……哈哈哈……」沒想到娘親會如此說道,真是越來越驚喜了。

「娘親姐姐……別吃醋了……呵呵,怎的連自己女兒的醋也吃,雲兒來幫你收拾……咯咯咯……」

「你……兒子哥哥……你看看你……你小女兒……嗯嗯……夢馨……嗚嗚……」

「呵呵……娘親姐姐都羞哭了,雲兒看你做的好事……呵呵……」李秋雨此刻也不想在隨意爭風吃醋了,剛才雲兒的表現讓李秋雨不得不佩服,雲兒是要看著兩虎相爭漁翁得利呢。

「你……你們……別跑……」

「娘親姐姐不哭……呵呵……」

「爹……娘親姐姐要打人家……你也不管管你婆娘」

「呸……還敢亂說……雲兒你找打」

一時間房內雞飛狗跳,追著追著就變成了娘親追著雨兒了,畢竟兩人境界相當,而雲兒只能在我的身邊躲著,眼看兩人要玩真的了,這時雲兒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條,寶藍色全透明蕾絲繡花內褲,拿在手上對著娘親搖晃著,看的我口水都流出來了,想著美母下身在連褲襪的包裹下,裡面穿著如此性感的內褲,呼吸急促的伸手,想要將這小內褲拿在鼻子間吸一吸美母的騷逼肉香。

「爹爹……娘親姐姐可會穿衣了呢……呵呵呵……娘親姐姐你看爹爹這模樣……」

「你……你……給我……」

「不給……呵呵……啊……爹爹……娘親姐姐要打奴奴了……」

「夢馨……娘親妹妹……乖別打……這可是咱們的閨女你也捨得打……」見娘親抓住了雲兒,坐在床沿將雲兒背身抱著腿上掀起孝袍,雲兒白絲小翹臀頓時暴露在面前,正準備啪打,趕緊抱著娘親,臉貼著臉喘著粗氣調戲著說道。

「你……唔唔……吱吱……嗯嗯……什麼咱們的女兒……明明是」

「啵……快說……好妹妹,雨兒和雲兒到底是誰的女兒」強行將娘的圓潤的下巴,扭過來面對著我逼問起來,火熱的目光下,娘親紅潤的俏臉立刻將耳根子都染紅了,雙眼嚇的緊緊的閉著。

「是……是……林夢馨和……和……兒子哥哥李青生的女兒……嗚嗚……壞蛋……壞蛋就會作踐人……嗚嗚……唔唔……啊……吱……咕嚕……」林夢馨也沒想到面對自己的兒子哥哥會如此的不堪,羞得眼淚根本停不下,在兒子哥哥的懷裡撒著嬌,享受著兒子哥哥的溫柔安慰,心裡像是撒了糖一樣的甜蜜。

「嗯嗯……好夢馨……乖娘親……好妹妹……不哭哥哥愛死你了……雨兒……雲兒你們也來……你們是爹爹和娘親下的種……哈……嗯嗯……嘰嘰……啵……啾……」

「爹爹……雨兒愛您……嗯嗯……啵……啊……吱吱……」

「親爹……吸一吸您的乖雲兒……啊……娘親姐姐……別總是搶爹爹的舌頭……啊……嗯嗯……啵……」

「壞蛋……嗯嗯……雨兒和雲兒都是兒子哥哥下的種……嗚嗚……啊……吱吱……啵……嗯……啾……咕嚕……啊……不要……不要……」身上孝袍被兒子哥哥扯著,過來人知道兒子哥哥想幹什麼,但是一想到繡著雨兒和雲兒名字的香帕上,沒有自己的名字羞喜的推開兒子哥哥,又怕兒子哥哥誤會,只好裝著跺著腳扭著臀兒一副怕怕的樣子。

「夢馨……我的美肉娘妹妹……你要想死兒子哥哥嗎……嗯……」看著娘親羞澀膽怯的樣子,下身的大雞巴如何能等,趕緊起身抱著美肉娘,聞著美母的肉香,下身大雞巴對著腿縫抽插起來。

「哥……別……雨兒和雲兒那塊香帕,等妹妹秀上名字……嗯……夢馨還不是您的……」羞死了,壞哥哥娘都開始叫您了,您怎麼還不放開夢馨,這般弄妹妹又要泄了還怎麼做人。

「好……好……哈哈……果然是兒子的好妹妹……哥哥幫乖娘你一起收拾……」見娘終於叫著您了,證明娘親林夢馨已經放開了矜持,高興的哈哈笑著。

「呵呵……娘親姐姐……終於放開心懷了……雲兒好高興……」想著以後房內和娘親和姐姐一起永遠的伺候弟弟親爹,心裡滿滿的幸福。

「娘親姐姐恭喜你放開心結,這樣弟弟爺……嗯嗯……是弟弟親爹才對了,一定會更加恩愛我們母女三人的」李秋雨內心卻是深深的嘆息,妹妹這個鬼精靈不幫自己,還想漁翁得利,自己一個人哪裡斗得過娘親姐姐。

「雨兒……雲兒,咱們以後別在互相吃醋了,青……哥哥……以後還有其他房的女人,到時我們母女吃醋可不好,來咱們一起收拾吧,哥哥……您……您到旁邊行嗎……」心中歡喜的看著兒子哥哥始終跟著自己,但是想著以後兒子哥哥還有其他房姐妹,雨兒和雲兒始終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自己房內這麼多羞人的小衣,如果讓兒子哥哥看見還羞死,只好給顆糖給兒子哥哥,便撒嬌的叫著哥哥,果然好使的很,內心更加的驕傲起來了,哪有不愛自己親娘的孩子。

「好……哥哥這就到旁邊……妹妹和雨兒雲兒一起收拾」看著嬌羞的娘親軟軟的叫著自己哥哥,心都要化開了,哪裡還有反對的心思,慢慢的收拾著冬衣,一邊欣賞著美母嬌姐,一邊收拾。

三個美人兒突然的和好如初,嘰嘰喳喳的比對著各種小衣,各色絲襪,看的我兩眼冒光,不過還是很有風度的欣賞著三美風姿;三女之間如今互相稱呼起姐姐妹妹,感情好的要死,看來還是要娶幾房嬌妻美妾,否則房內醋味恐怕要翻了天,快快樂樂的將娘親妹妹的衣物搬上樓,見房內衣櫃太小,自告奮勇的運起宗師的本領,將樓下娘親妹妹房內的衣櫃,用起飛行本領搬上樓,引得三女一陣跳腳拍手叫好,嘰嘰喳喳的圍著我又是捏著又是揉著,好一陣勸說改日帶她們看看自己的境界,正好如今自己也不知自己什麼境界。

忙活了一下午終於將美母嬌姐的衣物都搬進了房內,如今房內是一應俱全,在我一再堅持下連馬桶浴桶,都搬到了雕花大床後面,想著以後日日鴛鴦浴,嘴裡嘿嘿嘿的笑著;看著書桌正被三個女人移到窗戶下,娘親妹妹和雨兒兩個三品境界的美人,從屋外將梳妝鏡搬到原來書桌的位置,雲兒從屋外抱著各種化妝品,原來如此我說怎麼好像少些東西呢,這下房內真的是滿噹噹的了,以後每日早晨躺在床上看著美母嬌姐穿著透明性感小衣,坐在梳妝鏡前化著妝,或光著身子從美腳上卷著褲襪,想想都激動的要死。

全部完工後,急不可耐抱著娘親妹妹和雨兒雲兒兩個乖姐姐女兒。

「好妹妹快……哥哥受不了,雨兒……雲兒……爹爹的乖女兒……嗯嗯……啊……」

「爹爹別……雲兒等會下樓做飯……您在樓上好好待著」

「爹……您聽話……嗯……雨兒也想,可是現在不行……嗯嗯……」

「別……哥哥……妹妹……和女兒們要下樓做飯……您就不能忍忍,夢馨……嗚嗚……」

「好……不哭……不哭……哥哥的乖美肉娘……兒子哥哥忍忍……」娘親妹妹絕美的臉上突然掛著淚珠,看的心都碎了,趕緊應了下來。

「嗯……咯咯……呵呵……壞哥哥……夢馨要和女兒妹妹們說些悄悄話呢」

「呵呵……爹爹……女兒下樓了哦……呵呵」

「爹爹……忍忍,您的乖雨兒,還不是您的……咯咯……」

看著娘親妹妹突然轉哭為笑,在看著雨兒和雲兒的調笑聲,真是太會勾人了,娘親如此豐腴的絕色的美婦,在自己這個兒子的懷裡叫著哥哥,又是哭泣著撒嬌,又是突然的嬌笑,整個人魂都勾沒了……。

哼著小曲喝著美酒,飯桌上三位美人不時嬌笑著。

「兒子哥哥……夢馨和女兒們打些熱水上樓洗澡了,您慢慢喝」

「夢馨……雨兒……雲兒……哥哥來陪你們洗,打水這些粗活怎能叫娘子們做」開玩笑美母嬌姐這麼動人的身姿在浴桶里,自己還喝什麼酒。

「呸……壞爹爹……奴奴們還有些事要商量呢,雲兒哪裡不知道……嗯……爹爹在想什麼」

「嗯……爺……爹爹……雨兒都這樣了,看您猴急的……呵呵……」看著弟弟爺猴急的樣子,哪裡還不知道爺想著幹什麼。

「不准去……您是不是不聽娘親的了,是不是覺得妹妹好欺負」聽著女兒們理所當然的叫著兒子爹爹,內心深處禁忌快感如洪流一般衝擊著心靈,但是為了以後自己的地位,只能強忍著身體的瘙癢。

「好……好……娘親……好妹妹……哥哥應了,乖雨兒……好雲兒……,快點洗完別讓爺等急了」咽著口水看著嬌羞的美母撒嬌,在看著雨兒含情脈脈的雙眼,雲兒雙腿互相摩擦著渴望的看著我,趕緊點頭答應。

對著自己身下的大雞巴自言自語的安慰了會,喝著美酒,呵呵的笑著,想著晚上該怎麼調教娘親,淫蕩和邪惡的笑臉不時的變換著,等到娘親和雨兒雲兒穿的嚴嚴實實的下樓收拾飯桌,被告知自己只能洗她們洗剩下的洗澡水,我哪裡能不答應,調戲了一番,告訴她們以後必須洗美母嬌姐泡過的洗澡水,否則絕對不洗,引得美人們咯咯直笑。

「娘親……夢馨……我的娘親妹妹……好妹妹……兒子哥哥的大雞巴都脹死了,雨兒……雲兒……弟弟的親閨女……你們這是要玩死我嗎」躺在床上真是又痛苦又快樂,熟母美肉娘騎在自己身上,穿著全透明淫蕩的胸衣,下身黑色超薄連褲襪,裡面穿著白天被雲兒調笑的寶藍色全透明小內褲,大雞巴被壓在娘親的胯下,脹的是生疼;左手抱著嬌羞的雨兒,嬌羞的身子連胸衣都沒有穿,一件透的不能在透紗衣就這麼罩著絕美的胴體,大奶子頂著鮮紅色的小葡萄看的人口水都流了,身下肉色超薄連褲襪下空無一物,一隻玉手抓著身下一隻大淫丸;在看看右手抱著的雲兒,嬌嫩的小酥胸全裸著貼著自己,下身穿著白色超薄連褲襪,羞怯嬌嫩的好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一般,下身另一隻大淫丸被雲兒給抓著;三個嬌羞又動情的女人和我的臉貼在一起,不斷的說著情話,三個女人好像商量好了一般無論如何今日就是不給。

……

第十九章 夏日風情(十四)紅燭

「夢馨……雨兒……雲兒……舌頭給爺……啊……嘰嘰……吱吱……啵……咕嚕……嗯……爺被操你們搞死了……啊……嗯……看爺不整治你們……」

「哥哥……你……夢馨不幹……嗚嗚……好哥哥……您就能忍忍嗎……嗯……夢馨是兒子哥哥您的……求您了兒子哥哥……嗚嗚……」羞死了,可是兒子哥哥好像就喜歡這調調呢,壞蛋兒子哥哥,娘親妹妹也不知怎的就想在您懷裡哭泣撒嬌。

「爹爹……好爹爹……女兒明日和娘親姐姐將香帕弄好,爹爹要整治女兒……嗚嗚……爹……雨兒跪起來給您打……嗚嗚嗚……」

「爹……雲兒的身子嬌嫩……嗚嗚……爹爹要打……雲兒不敢不從……只……嗚嗚……只希望憐惜憐惜女兒……嗚嗚」

「啊……好了爺不整治你們了……不哭……乖……爺怎麼捨得打你們呢……乖妹妹……乖女兒……爺……哎……爺忍著……」

「嗯……哥哥……明日夢馨和女兒妹妹們隨爺……嗯嗯……」

「爹……女兒不擾您了……呵呵……」

「爹爹……抱緊女兒……女兒都有些睏了」

「好……都睡吧……爺也睡」心裡深深的嘆息,懷裡三個美人這晚上別說無法入定修煉,這下身大雞巴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安靜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心裡慢慢平靜了下來,大雞巴被娘親妹妹給壓在胯間,身下一對大卵子被雨兒和雲兒一人抓著一隻,懷裡抱著三個熟睡的美人,心想以後就這樣修煉也不錯,畢竟以後自己的女人會越來越多,總不能幹完就盤膝修煉吧。

早上吸收完天地靈氣日月星辰光華,睜眼看著娘親妹妹和雨兒雲兒兩個美姐女兒,三人坐在梳妝鏡前化著妝,三人好像商量好了一般昨晚的褲襪一直未換,躺在床上笑眯眯的打量著三美的梳妝,引來三美痴痴的調笑。

等待三人下樓一會後,才開始起身穿衣下樓,按照她們的意思,老爺下樓早餐必須得準備好。

果然三人見我下樓準備好了洗漱用具,賢惠的替我端盆倒水,美美享受了一把奢侈腐朽的老爺生活。

早膳吃完就被三人給打發到了樓上,理由是三人要將香帕準備好,激動興奮的心情在樓上走來走去,本想下午好好調戲下娘親妹妹,結果又被趕下樓,這次的理由是要布置下房間,無奈的只能在樓下煎熬的等待,一直熬到傍晚,三位美人才下樓做起了飯菜,不過飯菜全部被端上了樓,對著三人肥美的臀瓣這個摸一把,那個摸一把,弄的娘親和雨兒雲兒呵呵直笑。

「哥哥……您等會上樓,在過一刻在上來,人家……嗯……奴……奴奴給兒子哥哥準備了驚喜……嗯恩……」內心羞澀顫抖的對著兒子說完,趕緊捂著臉跑上了樓,剛上樓就看見二個女兒羞笑著自己,羞氣的對著女兒們一陣追打。

看來娘親妹妹要給我這個做兒子的一個大大的驚喜,聽著樓上嬌笑追打聲,趕緊急迫的催促道。

「夢馨……雨兒……雲兒……好了沒有,快點老爺等不及了」

「呸……壞蛋……呵呵……娘親姐姐別鬧了,你的兒子哥哥可等不及了……呵呵呵……」

「娘親姐姐……雨兒不調笑你了……呵呵……咱們好好準備吧……可別讓爹給等急了……」

「哥…哥…………您別上來,奴……奴還沒好,你們兩個死丫頭,就會嘲笑娘親姐姐,等會叫你們爹爹打你們屁股……呵呵……」

「好……好……好,哥哥等你們,速速準備……」聽著樓上關門聲,激動刺激的在樓下亂轉,估摸著時間到了,急不可耐的蹦蹦蹦的跑上樓;緊張激動的喘著氣,咽下口水,輕輕的推開房門,房內景象簡直是無法形容的驚喜。

「爹爹……還不將客廳的燈滅了」

「好……好……好……」

此時房內出奇的安靜,房內到處貼著大紅色的喜字,房間正中間擺著一張小圓桌,桌上放著8根紅蠟燭,暗黃色的燈光下三個穿著大紅色喜服的美人,正安靜的端坐在掛著大紅色帘布的床沿,三人緊張的小手互相抓著,好像待宰的羔羊一般緊張不安。

「爹爹……女兒們和娘親姐姐已為爹爹準備好了衣服,請爹爹梳洗一番」李夏雲帶著顫抖的聲音對著弟弟親爹說道,內心的歡喜,和要將後穴開苞的害怕,以及喜悅充斥著整個心房。

「好……爹就去洗……」咽下口水,快速的脫掉衣服,跑到床後浴桶,衣架上大紅色的的喜袍,眼前背對著我的美母嬌姐,如夢一般真實的擺在眼前,從此自己的親娘將是我的妹妹妻,雨兒和雲兒兩位姐姐將是我的女兒妻,她們將會為我生兒育女,運功快速將身上和頭上水份排出體表,直接光著身子套起新郎喜袍,帶上新郎帽,穿好靴子,懷著大喜的心情快速來到三人面前。

「哥哥……夢馨……您拿好喜秤,用喜秤揭開奴奴們的蓋頭……」緊張激動下說出的話都顫抖起來了,想著從此以後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外面,都要叫自己的親生兒子為哥哥,以前內心深處的禁忌之情,如今成了現實,內心的禁忌背德各種情緒下,讓林夢馨落下了激動的淚水。

「爹爹……您從娘親姐姐開始……嗯……然後到您的大女兒……在最後揭開您的小女兒的頭蓋」頭蓋下的李秋雨多年願望終於成真,雖說還沒有正式風風光光的嫁入弟弟爺的房內,但是今日也算是訂婚了,雖然以後要叫弟弟爺為爹爹了,但是能和弟弟爺在一起,就算死也值了。

「親爹……您快開始吧……雲兒……嗚嗚……真的好激動……奴終於嫁給弟弟了……不……奴說錯……爹爹……」從一開始娘親自作主張讓自己嫁給弟弟以來,李夏雲其實早就饞著弟弟了,今日婚書已寫好,只待弟弟寫上名字,從此生是弟弟的人,死是弟弟的鬼。

「好……夢馨妹妹……秋雨女兒……夏雲女兒……爺開始了……咕嚕……呼……呼……」激動緊張的拿著喜秤慢慢挑開娘親頭上的紅蓋頭,一頭烏黑的長髮盤著新娘髮髻,含羞帶淚的絕美容顏,紅唇微開羞叫道:「相公……林夢馨給相公見禮了……嗯……您別愣著,女兒們還等著您呢」

「咕嚕……娘……夢馨……娘子……好妹妹……免禮……哥哥這就給女兒們掀蓋頭」

激動的轉頭看著右邊的雨兒,看著雨兒緊緊的抓著娘親的手,顯得很是緊張不安,輕輕的挑起紅蓋頭,新娘妝的絕色少女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弟弟:「相公……李秋雨給相公見禮了……嗯……嗚……」

「娘子免禮……乖雨兒不哭……爹爹心疼……」

「相公……奴……女兒只是太興喜了……您的小雲兒還在都等著您呢……」

「嗯……高興就好……爹爹在來掀開我的小女兒的紅蓋頭……嘿嘿……嘿嘿……」

壞弟弟終於輪到奴家了,雲兒等的好辛苦,壞了人家臉上的妝恐怕都被眼淚給弄花了,好煩啊,怎麼還不揭開人家紅蓋頭。

看著雲兒右手反覆的抓著床單,左手牢牢的抓著娘親妹妹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動著,顯然是等急了,不在猶豫輕輕挑開紅蓋頭,稍顯稚嫩的俊美俏臉帶著淚痕,深情的注視著我,顫抖的起身施禮。

「相公……李夏雲給相公見禮了……雲兒以後一定乖乖的做相公的乖女兒……相公……」

「娘子免禮……乖雲兒你是爹爹的最乖的小女兒……娘子們都餓了吧……來……先吃飯……」忍受著下身大雞巴傳來的饑渴,牽著娘親、大姐李秋雨、二姐李夏雲的手,想著往後她們將是我的妹妹和女兒們了,就算大雞巴在饑渴也得忍著。

「嗯……哥哥……娘……嗯……妹妹和女兒妹妹們先行給哥哥跪下,哥哥先和奴奴們喝完交杯酒,在吃飯……」剛才明明準備好的話,如今說出來還是帶著顫音,無法平靜的內心讓林夢馨此刻連行動都變得遲緩了。

「爹爹……您做著……女兒們和娘親姐姐等著您恩賜交杯酒」

「爹爹……乖雲兒求爹爹恩賜……」

「好……爺這就坐,好夢馨妹妹這交杯酒該怎么喝」做在圓凳上,面前我的親娘和二位親姐姐給自己下跪,求著我恩賜交杯酒,真的是太刺激了,如果不是境界比較高,恐怕此刻大雞巴早就一瀉千里了;看著美母嬌姐羞澀的絕色美顏,跪在中間的美母羞的低下頭輕聲細語道來:「哥哥……您……您拿桌上鴛鴦酒壺鴦字壺裡面的酒,倒上一杯酒,夢馨和女兒妹妹們端著酒喂您,哥哥……在拿……在拿鴛字壺給奴奴們……哥哥撒點尿……尿……在酒壺裡面……哥哥在倒上喂給奴奴們………嗯嗯……大戶人家都是……都是這樣的……嗚嗚……奴奴……奴奴只是想讓哥哥高興……」真的好羞恥,可是一想到和女兒們尿了半壺的尿在酒壺裡面,等會給兒子哥哥喝,心裡又是激動又是忐忑,怕哥哥罵自己是賤婦,又怕哥哥不夠盡興,心裡委屈的哭了出來。

「好……哈哈……哈哈……好夢馨……好親娘……真是兒子哥哥的好妹妹……哥哥愛死你了……哥哥尿給你們,快說這鴦字壺裡面是不是有你們的香尿,好雨兒……乖雲兒……快說……」想不到娘親妹妹如此的騷浪,真是大大的驚喜,想到前世自己觀看過一篇母尿喂養的小說,當時激動的連打了幾次手槍,但是現實的尿根本無法入喉,可是這個世界人人吸收的是天地元氣,娘親妹妹和秋雨女兒同樣是三品,騷香的尿汁肯定是苦澀和甘甜的,雖說雲兒的尿汁有些許不如,但是以後每日將天地靈氣灌溉進美母嬌姐的身軀,那麼這母尿喂養不成了現實了嗎,想著想著便放聲大笑起來。

「嗯……爹爹……就怕爹爹入不了口……雲兒……嗯……」看著弟弟親爹淫笑著,內心的忐忑終於放心了,和姐姐慫恿娘親姐姐按照大戶人家的風俗來喝交杯酒,果然爹爹是那麼的驚喜。

「爹爹……喜歡就好……女兒們和娘親姐姐撒了半壺尿在鴦字壺裡,爹爹您還不尿……」說完羞的李秋雨低著羞的通紅的俏臉,壞死了,就知道弟弟爹爹喜歡喝人家的尿,那日人家和妹妹下身泄了那麼多,都被爹爹狼吞了,現如今和親娘親妹妹三人一起,手捧著半壺酒等著弟弟爹爹撒尿,顫抖的身子生怕打翻了酒壺。

「哥哥……您喜歡就好,哥哥……您還不將雞兒掏出……快嗎……哥哥……兒子親哥……」看著兒子狂喜的表情,忐忑的心終於舒緩了,羞澀顫抖的催促著兒子快些將交杯酒準備好,喜悅的心情下便開始撒起了嬌。

「好……這就來……哈哈……嘩嘩……嘩嘩……叮咚……叮咚……叮……叮……」激動的掀起喜袍,掏出大雞巴在空中揮舞著,控制的尿量不讓酒壺溢出,等到酒壺快滿時大雞巴還在酒壺上甩了甩。

低頭偷偷瞄了眼兒子哥哥大雞巴,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嚇的小心肝嘣嘣的跳個不停,怎的如此之大,心底卻是更加開心了,這樣一來人家的落紅可有著落了,本來還擔心騷穴兒水流個不停,怎麼才能讓騷穴兒乾燥些呢。

壞弟弟就會捉弄奴奴們,雨兒手都等酸了,還不快些將酒壺拿走,快點倒上交杯酒,這麼大的雞巴也不知奴奴能不能受得住。

弟弟爹爹的大雞巴真的好大,雲兒的小菊穴一定能讓爹爹好好的射一泡的,好爹爹奴奴想喝您的尿酒了。

看著印著鴛鴦的兩隻足足有二兩的酒杯,被倒滿了尿液和酒的混合喜酒,拿著印著鴦的酒杯交給娘親妹妹,三人羞澀著手捧著酒杯送到嘴邊,急不可耐的一口將美母嬌姐的騷香尿酒給乾了。

「啊……嗻……嗻……香……騷香……甘甜……回味無窮……好……好……母姐羹果然名不虛傳……哈哈……哈哈……」

「呸……壞哥哥……呵呵……」

「咯咯……爹爹……您的酒呢……」

「爹爹……雲兒都等不及了……您還不快點……」

「哈哈……小騷貨……就你心急……來……娘親妹妹開始……雨兒第二個……雲兒最後一個……不準備多貪……嘿嘿……」

「知道了……哥哥……爹爹……咯咯……呵呵」三人齊聲應道。

「吱……咕嚕……啊……嗯……」林夢馨品嘗著兒子哥哥的尿酒,突然雙目放光,怎的如此好喝,要是天天能喝就好了,呸……這樣哥哥該如何看自己,不好下身水兒又流了好多,這該如何是好。

「吱吱……吱……啊……咕嚕……爹爹……怎得如此好喝……雨兒要天天喝……」啊……羞死了,怎麼突然說出這麼下賤的的話,呸……壞爹爹這是什麼眼神。

「姐姐別喝光了……雲兒還沒喝……爹爹……爹爹……啊……嗯……吱……吱……啊……咕嚕……嘶……嗯……爹爹……女兒以後要天天喝……」真的好好喝,騷中帶著甘甜就是有寫烈酒的味道,要是沒有酒就好了,啊……李夏雲你也不害臊,呵呵…………。

看著女兒們請求著兒子哥哥每日都要喝,林夢馨身心是又刺激又嫉妒,不過今日是大喜的日子,還是調整好心態吩咐女兒們該謝禮了。

只見三女對著自己的親生兒子親弟弟,連續磕了三個響頭,齊聲拜謝道:「林夢馨、李秋雨、李夏雲,叩謝兒子哥哥、弟弟爹爹賜交杯酒」

「這是幹什麼……快快起來……免禮……來夢馨……秋雨……夏雲……快做……爺給你們倒上酒,來吃菜……爺先乾了……啊……咕嚕……好酒……哈哈……」

「嗯……哥哥……妹妹也想日日喝著……嗯恩……哥哥……」

「謝謝……爹爹……爹爹……雨兒喂您……」

「爹爹……雲兒也喂您……」

「好吃……嗯……好吃……好夢馨妹妹……馨兒……哥哥天天給妹妹喝……快來爺懷裡……」吃著雨兒和雲兒夾的菜,聽著美母叫著哥哥,姐姐們叫著爹爹,激動的手舞足蹈起來。

「壞哥哥……馨兒……妹妹……不來了……嗯恩……哥哥……您就會使壞……」

「爹爹……女兒要坐爹爹懷裡……爹爹……」

「爹爹……女兒也要……好不好嗎……」

「哈哈……好……嗯……馨妹妹也吃……來……好女兒來……啊……哈哈……」三女輪流做在懷裡喂著美酒佳肴,到底娘親比較害羞些,不肯多在我懷裡待會,房內嬌笑調戲聲不斷,酒飽飯足連碗筷都來不及收拾,趕緊的要求進入正題。

這時三人光著絲足站在床下踏板上,羞澀扭捏的將喜服褪去;只見娘親妹妹穿著昨日未成脫下的黑色超薄連褲襪,騷香的淫汁將暗粉色的肥嫩騷穴連同寶藍色全透明的繡花內褲緊緊的貼在一起,騷穴兒清晰的一覽無餘,柔軟肥嫩的腰身上方波濤胸涌的嫩白大乳,透過穿著全透明的胸衣,兩顆暗紅色的大葡萄,配上渴望緊張激動的眼神此刻正是果實採摘時;邊上雨兒同樣穿著昨日的肉色超薄連褲襪,緊張羞澀的用一隻手遮擋著被淫汁淋濕的襠部,透過指縫依然能夠看見粉嫩的騷穴緊緊的和肉絲連在一起,細嫩的柳腰如楊柳一般搖擺著,袒露著白皙肥嫩的大奶,胸前小小粉嫩的葡萄好像在邀請我品嘗一般;而雲兒也是昨天未成脫下的白色超薄連褲襪,嬌羞可愛的少女大大方方的向我展現著細嫩的身姿,淫香四溢的粉嫩騷穴兒被淫汁沾在白絲褲襪上如同小嘴一般微微張開,嬌嫩的楊柳細腰微微挺起的小嫩乳,俊俏的笑臉,高挑的身材,真是一個可愛迷人的大蘿莉。

忍受不住惡狼一般的眼神,羞怯的娘親妹妹掀開喜被,雙手捂著臉對著我躺在床上,而雨兒和雲兒此時卻是一人抱起一條肥美的黑絲美腿,將娘親妹妹擺成M型,並將豐滿肥膩的黑絲肉臀高高的懸在空中,咕嚕……咕嚕……咕嚕……嚇……呼……呼……,完全受不了。

「請爹爹……賞玩奴奴娘親的腚眼……奴奴娘親的腚眼一定能讓爹爹美美的射出來……爹爹……」李秋雨和李夏雲羞紅著臉同時高呼著淫亂賤語,兩人身下的襠部卻是被淫水淋的濕透了,激動的觀看著這淫亂之禮。

「請哥哥……奴家林夢馨的親生兒子……操弄奴奴的腚眼……求哥哥撕開絲襪……將奴奴腚眼操出梅花……哥哥……」被女兒們抱著的黑絲肥臀在空中淫亂的扭擺著,捂著羞人的臉蛋,淫聲請求著兒子哥哥快些操弄。

「啊……唔唔……啊……嗯……啵……吱吱……啊……」瘋狂的褪去套在身上的喜服,雙手抄起肥美的黑絲美腿,抱起黑絲大肥屁股一陣狂咬亂舔。

「哥哥……嗚嗚……哥哥……兒子哥哥……別逗奴奴……求您了……嗚嗚……夢馨妹妹……要哥哥操出梅花……妹妹不要出水……嗚嗚……嗯嗯……」身下香帕中央繡著自己的名字,如今被兒子哥哥一陣把玩,水兒如溪水一般緩緩的流個不停,如果不被兒子哥哥操出梅花血,以後在房內還有什麼面目面對女兒妹妹們,想著想著急的痛哭著求著兒子哥哥,只希望哥哥能夠理解妹妹的苦心。

「原來如此……哈哈……哈哈……好……好妹妹……好騷穴兒……可要忍著點……哥哥此番操弄下去……乖親娘妹妹可要好好修養幾日了……嘿嘿……撒拉……兒子的淫婦腚眼扒開……哥哥要來了……」

……

第二十章 夏日風情(十五)哭求

撕拉……抓著搖擺的黑絲肥臀,雙手用力將黑色的連褲襪撕的殘破不堪,看著騷香的肥嫩蝴蝶逼緊緊的貼著透明內褲,抓起寶藍色全透明的繡花三角褲用力彈了彈,逗的美母騷穴淫汁直冒,黑絲肥臀上下亂顫著。

「哥哥……哥哥別逗奴了…………嗚嗚……快操夢馨的腚眼……求您了……啊……哥哥夢馨扒開腚眼了……哥哥……爺……操您的親娘腚眼……啊……」天哪……兒子哥哥只玩了會騷穴兒,怎麼腚眼也開始癢起來了,等會要是操不出血來可怎麼辦。

「爹爹……雨兒給爹爹扒開……扒開親娘的腚眼……爹……」喘著粗氣顫抖的看著弟弟親爹,將要操弄親生娘親的屁眼,禁忌的刺激讓自己的呼吸都不能順暢了。

「爹……看娘親的腚眼在一張一開著,正邀請您賞玩呢……爹爹您還等著什麼……操進去雲兒和姐姐就成了您真正的女兒了」看著弟弟將要操弄親娘的屁眼,以後就要做弟弟的女兒了,那麼自己將永遠可以心安理得的叫著爹爹,那將是多麼的美好,每日被弟弟爹爹寵愛著,刺激激動的完全不能自己。

「啊……哥……對狠狠的操夢馨……啊……不要停……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在用力全部操進去……娘親愛您的……兒子……青兒……娘的哥哥……啊……啊……嗯嗯……嗚……奴奴終於屬於您了,啊……」真的好疼,太疼了腚眼子要裂開了,啊……出血了,太好了這樣終於和女兒們一樣在香帕上留下梅花印了,身體的疼痛完全抵不過心裡巨大的幸福快樂,情不自禁的流下了幸福的淚水。

「啊……騷貨……什麼腚眼……啪啪啪……叫騷屁眼……啊……噗呲……噗呲……噗呲……淫婦……兒子的淫婦……啊……雨兒……雲兒……將爹爹的乖妹妹的腿兒放開……噗呲……啊……爹爹要吻著妹妹操……啊……嗯嗯……啾……恩……」大雞巴操著緊緻的屁眼兒,騷屁眼的被操的鮮血直流,看著臉色慘白的娘親妹妹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心疼的看著娘親妹妹,吩咐雨兒和雲兒放下壓在娘親妹妹胸口的肥嫩絲腿,趴在娘親妹妹身上吻著美母的淚兒,雙手對著一對大肥奶揉捏把玩著,好讓騷香的肉體更加的興奮,也好多流些腸液順滑順滑些大雞巴。

「嗚嗚……哥哥……疼……別停……在快些……啊……兒子哥哥吻奴……嗯……啾……嗯……嘰嘰……吱……啵……嗯……啊……哥哥……慢些……奴奴……啊……」被大雞巴操的痛苦不堪的後穴,隨著兒子哥哥對自己身子的把玩,慢慢情動起來了,淚眼望著兒子哥哥憐惜的舔著自己的淚兒,激動的向著哥哥索吻著,喝著兒子哥哥的口水,後穴的腸液好像越來越多了,好舒服不行了頂到屁眼芯子了。

「啊……騷貨……嗯嗯……啵……啪啪啪……騷屁眼都流水……還不叫些浪語取悅哥哥……嗯……啾……噗呲……啪啪……」太爽了,親生母親的屁眼真是太爽了,如此美艷騷浪的母親,不將其操服怎能罷休,大雞巴瘋狂的對著騷屁眼大幹特干,偶爾對著肥美柔軟的黑絲大肥屁股一頓拍打,拍打下的騷屁眼緊緊的收縮著,好像要將我的精液榨出一般。

看著弟弟爹爹對著娘親的屁眼瘋狂的操干,那可憐的小屁眼肛肉不斷翻出鮮嫩的媚肉,絲絲血色淫汁不斷的滴落在繡著娘親名字的香帕中間,弟弟親爹暗紅色大肉丸鼓鼓的拍打在娘親的股間黑絲臀肉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咽下口水對著同樣口水直流的妹妹看去,兩人心有靈犀一般的趴在弟弟爹爹和娘親姐姐的交合處,兩隻香舌對著兩隻大淫丸一人一個迷戀的舔舐起來。

「啊……啵……夢馨……兒子的好妹妹……咱們的女兒……真是太會服侍哥哥了……嗯……啵……噗呲……啪啪……噗呲……啪啪啪……嗯……夢馨你給哥哥生了一對好女兒……啊……」身下兩隻大淫丸被雨兒和雲兒一個一個舔弄吞食著,大雞巴在娘親妹妹的屁眼中舒爽淫水直冒,激動的看著羞怯饑渴的美母,對著騷浪的美母一陣的誇獎,羞的母親妹妹身子直打顫。

「啊……操死了……嗯嗯……哥……慢些……奴奴……要和哥哥一起泄……啊……嗯嗯……吱吱……嘰……啾……啊……唔唔……嗯……」雨兒和雲兒怎麼如此淫亂,天哪怎麼連娘和你們爹爹的交合處也要含住……不行了……嗚嗚……要泄了……。

「嗯……爹爹……唔唔……啾……恩……雨兒的娘親操著舒服嗎……爹爹……您慢點操……讓女兒給您裹會大雞巴……嗯……」

「娘親姐姐……嗯……啾……啵……剛剛還叫疼……唔唔……爹爹這才操了一會……嗯嗯……咕嚕……水兒流的女兒都接不住了呢……爹爹操會雲兒小騷嘴……雲兒渴……啊……」

「哥哥……嗚嗚……別抽出來……嗚嗚……夢馨……娘……想要來……嗚嗚……哥哥……雨兒……雲兒……別跟娘親姐姐搶……啊……親哥……頂到腚眼芯子了……啊……啊……吻吻奴奴……唔唔……」嗚嗚……壞兒子哥哥夢馨癢死了,雨兒雲兒你們兩個死丫頭,幹嘛和娘親姐姐搶,屁眼怎麼這麼舒服,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操弄屁眼為何這般舒爽,兒子哥哥非要奴奴說些淫話才弄人家嗎,……嗚嗚。

身下兩位騷嫩的姐姐女兒,兩張櫻桃小口一人一個裹著大卵子,含在嘴裡翻滾在咽下吐出,一會兒兩張香唇一人一邊對著大雞巴和屁眼交合處掃蕩,一會兒唇對唇包裹著大雞巴和娘親妹妹的騷香屁眼兒好像雞巴套子一般,讓大雞巴享受著雙重快感;操著自己的親生母親屁眼,身下的親姐姐們淫蕩的哀求著自己大雞巴的安慰,瘋狂的禁忌快感下,大雞巴毫無章法的抽出騷香的屁眼對著雨兒的紅唇一陣亂捅,看著旁邊稚嫩乖巧的雲兒一本正經的說著「雲兒渴」,如果不是如此淫亂的場景,還真以為是要喝水呢,抽出大雞巴對著一本正經的雲兒的俏臉……啪……啪……啪……的抽打起來,看著張口微笑起來的雲兒,滿意的將大雞巴賞賜給這個可愛大蘿莉;躺在床上肥軟嫩白的娘親妹妹沒有了大雞巴的安慰,雙手抱起自己的黑絲美腿,抬起臀兒搖晃著,哭泣的哀求著我,哥哥……哥哥……的叫個不停,聽著自己的親生母親叫著自己哥哥,心的都酥了,雙手從新撐起黑絲美腿,大雞巴從雲兒的口中拔出,還沒有瞄準,就被身下四隻玉手牽引著對準騷屁眼兒,狠狠的對著自己親生母親的屁眼一捅到底,激動的美母雙腿緊緊的纏著我腰上,紅唇瘋狂的對著我索吻,大雞巴在母親的屁眼中也越來越受不住了。

「啊……唔唔……啊……吱吱……啊……哥哥……要來了……腚眼要化了……唔唔……啊……啊……」

「啊……親娘……兒子的親妹妹……啊……騷貨……什麼腚眼……是屁眼……大雞巴要射了……啊……操自己的親娘真爽……啊……」大雞巴瘋狂的對著美母屁眼快速的抽插,次次到底,在重重的插進去,禁忌的快感和大雞巴肉體的愉悅,身下姐姐女兒們香舌的挑逗,已經無法忍受了。

「啊……唔唔……哥哥……親哥……來……來了……屁眼來了……哥……娘的親哥哥……夢馨是您的妹妹……啊……啊……啊……哥哥……抱著娘……嗯……嗯……嗯……」從沒有感受過屁眼的高潮是如此的美妙,屁眼和騷逼同時噴射出大量的淫汁,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自己的兒子哥哥,高潮後敏感的身子只想要兒子哥哥抱抱自己。

「啊……妹妹……娘親妹妹……好妹妹……哥也來了……噗呲……噗呲……噗呲……啪啪啪……啪啪……啊……啊……好妹妹……夢馨……嗯……嗯……」太爽了大雞巴在自己母親的屁眼中瘋狂的射著濃濃的精液,看著娘親妹妹瘋狂過後四肢緊緊的纏著我,吻著自己母親的紅唇香津,腦子裡只剩下了我的娘親,只想永遠這樣插在娘親的身體里。

身下的李秋雨和李夏雲看著弟弟爹爹瘋狂的將娘親姐姐送上了高潮,隨後看著弟弟爹爹大雞巴全根沒入屁眼中一抖一抖著,乳白色的精液不斷的從屁眼中溢出,兩人默契的舔舐著香甜可口的精液和腸液混合的液體,最後溫柔的給自己的爹爹和娘親的胯下,做著高潮後的香舌按摩。

「哥哥……唔唔……妹妹羞死了都……兒子哥哥您會永遠愛夢馨嗎……夢馨……嗚嗚……」

「親娘……兒子哥哥愛死你了……這麼肥美的美婦……兒子哥哥怎能不愛……更何況你是兒子的親娘……兒子一個想到以後夢馨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叫兒子為哥哥……恨不得天天泡在我的親生母親的騷穴中……娘……兒子的親妹妹……叫哥哥……啊……」看著身下痴痴的美母滿臉的憂愁,貼著絕美的俏臉溫柔的說著淫蕩的話語,射完精仍然堅硬的大雞巴深深的泡在美母的屁眼中,身下兩個姐姐女兒溫柔的對著下身舔舐著,騷動的情緒又慢慢的激情的起來了。

「哥哥……哥哥……別動……讓大雞巴在娘親妹妹的屁眼……嗯在妹妹的屁眼裡泡會兒……好哥哥……娘也不知怎的就想……就想……嗯……做您的妹妹……嗚嗚……哥哥……奴要哥哥吻……」好幸福,兒子哥哥真的好厲害,奴奴好開心好激動,叫著兒子哥哥騷穴兒越來越癢了,如果哥哥要弄騷穴兒,便順了哥哥的意。

「妹妹……夢馨……兒子的好馨兒……嗯嗯……嘰嘰……吱吱……啵……喜歡嗎……啊……」

「嗯……哥哥……啾……啵……嘰嘰……吱吱……嗯……吱……咕嚕……啊……好哥哥……兒子哥哥……娘親妹妹愛您……唔唔……」

「爹爹……娘親姐姐……雨兒想要……親爹……爹爹……嗚嗚……」

「娘親姐姐怎麼占著爹爹不放……爹爹……雲兒也想……」

「嗯……好雨兒……好雲兒……含住爹爹大卵子……爹爹就來操你們……啊……親娘的黑絲香腳真香……啾……乖娘親妹妹哥哥玩會小香腳……在操咱們的女兒……嗯……啾……吱吱……」抄起娘親的黑絲玉足,十隻抹著艷紅色如蠶豆一般的香嫩腳趾,隔著黑色超薄絲襪看的讓人食慾大增,抓著玉足在臉上磨蹭著,鼻子嗅著絲足的騷臭香味,大雞巴不由自主的又開始操起了娘親的屁眼,激動的張嘴對著香嫩的腳趾撕咬舔玩著,逗的美母抖動著身姿,高聲淫聲浪叫起來。

「哥哥……咯咯……癢……好哥哥……娘親妹妹以後日日穿著絲襪給哥哥把玩……嗯恩……哥哥屁眼子疼……您也不憐惜憐惜奴奴……啊……不能操了……啊……屁眼芯子癢……嗚嗚……哥哥……爺……娘的親爺……哥哥……」屁眼芯子又癢又疼,騷逼更是奇癢無比,剛剛泄過的身子無比敏感的被兒子哥哥操弄的腦子裡只剩下了肉慾,刺激激動的看著哥哥操弄著自己,哭泣的叫著無比肉麻的情話,哥哥……親爺……叫個不停。

「啊……噗呲……啪啪……騷貨親娘……啪啪啪……叫的這麼騷浪……是要哥哥操死你嗎……噗呲……噗呲……唔唔……啊……騷絲襪穿了這麼長時間……是不是想要給哥哥吃……騷貨說……啪啪啪……啊……啾……嘶……」透過黑絲咬著晶瑩剔透的玉足,娘親的汗香騷香絲襪的香氣,發出陣陣讓人沉迷的淫味,聽著親娘哭泣的叫著哥哥,身下含著大卵子的雨兒和雲兒兩個女兒,哭求著自己,禁忌征服的快感更加的強烈,對著娘親肥嫩騷香的大肥屁股狠狠的……啪……啪……啪……的抽打著,如惡狼一般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娘親妹妹逼問著。

「嗚嗚……是的……是的……娘聽女兒們說您喜歡絲襪腳……娘嫉妒……嗚嗚……哥哥……哥哥……操死娘吧……林夢馨是兒子您的親妹妹……是哥哥的騷貨……爺……啊……又要來了……嗚嗚……主子……夢馨完了……啊……兒子……哥哥……啊……唔……啊……恩……恩……」說著從未說過的淫賤之極的話,在兒子哥哥的逼問下,崩潰哭泣的叫著一聲一聲的兒子……哥哥……爺……主子,在被兒子哥哥大雞巴操的腸肉像著了火一般的瘙癢的時候,自己那叫聲好像催情的媚藥一般,屁眼芯子和騷逼極速的到達了高潮的頂峰,腸液、尿液、淫汁瘋狂的噴射在兒子哥哥的身上,從未享受過這麼極致的二次高潮,整個人好像飄飄御仙一般,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哼著聲。

「啊……噗呲……啪啪……騷貨怎麼這麼不禁操……啪啪啪……騷貨……嗯……嘰嘰……啵……雨兒……快快擺好姿勢……爹爹來操我的乖女兒」看著娘親妹妹瘋狂挺動著肥臀迎合著大雞巴操弄,只一會兒在淫聲浪語中便瘋狂的泄了身子,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喘著氣,堅硬如鐵的大雞巴沒能在娘親妹妹肥美的屁眼中泄出來,氣的狠狠的扇了幾巴掌肥嫩的黑絲大屁股,饑渴的親了幾口娘親妹妹的騷香絲襪美腳,急促的對著雨兒吩咐道。

「爹……嗚嗚……您終於要操女兒了……女兒屁眼嬌嫩……還是第一次……不像娘親姐姐早已被公公肏過,爹爹讓雲兒來給女兒舔會屁眼……等會也好讓爹爹操個舒服……」看著娘親姐姐一會騷浪一會矜持的霸占著爹爹,饑渴身子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便開始編排起母親的不是了,想著自己一人比不了母親的肥嫩,便拉著妹妹一起來給爹爹助興。

「嗚嗚……爹爹……您壞……您壞……本來現在已經輪到雲兒了,哼……壞爹爹……嗯……嗚嗚……姐姐……雲兒給姐姐潤潤屁眼……嗯……啾……嘰嘰……吱吱……啵………」

「呼……呼……撕拉……啊……雲兒乖女兒扶著爹爹的大雞巴……來……真乖……雨兒……爹爹來了……哼……啊……真緊……啊……噗呲……啪……噗呲……啪啪……」兩行清淚下的絕色美顏,發出陣陣哭求聲,精緻的鎖骨下白嫩堅挺的大奶子,兩顆粉紅色的小葡萄亭亭的站立著,白皙順滑的細嫩柳腰下,美艷超薄的肉絲褲襪包裹著圓圓的白嫩大屁股,兩隻晶瑩的玉手抱著自己筆直細長的肉絲雙腿成M型,將滾圓的肉絲大屁股翹的高高的,並且左右搖晃著,引誘著我粗暴的撕開絲襪襠部,殘破的絲襪下面蝴蝶狀的嫩逼不斷的吐著淫水,將一縮一吐的粉紅色的小菊花淋的濕淋淋的,在雲兒的小手引導下對著粉紅色的騷屁眼狠狠的撞了進去,不愧是處女騷屁眼太緊了,毫無憐惜的狠狠的抽插起來,身後哭泣的雲兒緊緊的抱著我,摟著雲兒細腰對著雲兒香唇饑渴的親吻著,右手抱起雨兒的一隻肉絲玉足,左手扣著雲兒的白絲小嬌臀,安慰著可人的小女兒。

「爹爹……爹……操進來……狠狠操進來……不要憐惜奴奴……啊……好疼……嗚嗚……女兒的屁眼緊嗎……爹爹可成操舒服了……啊……」太疼了,初經人事的小屁眼完全沒有快感可言,疼痛的連騷逼水都不流了,可是心裡卻是幸福的。

「啊……唔唔……啾……啵啵……騷貨……太緊了……你是要夾斷爹爹的雞巴嗎……啊……雲兒去安慰安慰你姐姐的小騷逼,將小騷逼小屁眼也給你姐姐濕潤濕潤……唔唔……啾……啪啪……快去……」摟著雲兒的嬌嫩細腰,和可人兒激烈的交換著嘴裡的唾液,下身大雞巴在緊緻乾澀的屁眼中一下一下的抽插著,看著雨兒痛苦的表情,趕緊扇打著雲兒的小翹臀吩咐道。

「唔……咕嚕……啾……啵……咕嚕……啊……爹爹……女兒知道了……姐姐雲兒來安慰你……爺您已經操出血……您慢點……待雲兒將姐姐舔弄出水來……爹爹您在操快些」看著姐姐痛苦的皺眉哭泣著,趕緊一邊移動著身子一邊請求著爹爹慢些操弄,趴在姐姐兩腿之間溫柔的含住兩片大陰唇,香舌在陰道口來回上下的舔弄著,或者對著已經軟下來的陰核輕咬舔舐一番,又或者對著弟弟親爹不斷抽插的的大雞巴調皮的舔一口,對著姐姐的白絲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等待著姐姐的濕潤。

「啊……爺……親爹……您別憐惜女兒……女兒受的住……爹爹……啊……啊……嗯……好妹妹……姐姐也給你舔舔……嗯……啾……嘰嘰……」看著爹爹狠狠操弄自己不堪鞭撻的小屁眼,但是吩咐著妹妹安慰自己的騷穴兒,心裡對爹爹更是感激的留下了幸福的眼淚,騷穴兒在妹妹小舌頭的挑逗下漸漸有了感覺,屁眼的疼痛也減輕了少許,看著頭上白絲小屁股一晃一晃著,張開紅唇輕輕的對著白絲小穴兒舔舐起來,玉指對著小屁眼兒轉著圈圈,或連白絲一起去頂入,淺淺的抽插起來,趴在身上的妹妹也在自己的安慰下,更加用力的伺候起來了。

「啊……雨兒……嗯……乖……爹爹慢慢操……雨兒的小腳真小……咻咻……啊……好香的絲襪腳……嘰嘰……啾……噗呲……啪啪……啊……嗯……吱吱……啵……」心疼的看著雨兒痛苦的表情漸漸緩和下來,大雞巴慢慢的在屁眼裡面抽送著,聞著肉絲美足汗香味,雨兒香嫩的肉絲玉足比美味佳肴還要香甜,雙手不由自主的撫摸著柔滑細直的肉絲美腿,大舌頭從紅潤的腳跟開始一點一點的向上又聞又舔著,想要將侵入絲襪裡面的香汁舔透了一般。

「啊……姐姐……將小屁眼吸進嘴裡……啊……好舒服……唔唔……啾……吱吱……好姐姐……水兒都流這麼多了……爹爹……嘻嘻……雲兒摸到爹爹的大雞巴了……」

「啊騷貨……怎麼這麼騷……操死你……啊……騷雲兒爹爹一邊操……你一邊扣進你姐姐的屁眼和爹爹的雞巴一起操你姐姐……啊……噗呲……噗……啪啪……啪啪……嗯嗯……啾啾……」屁眼中的腸汁越來越多,大雞巴慢慢的開始加快了速度,偏偏這個時候調皮可愛的雲兒伸出一隻玉指扣進了屁眼中,還調皮的在屁眼中挑逗著大雞巴,將大雞巴挑逗的暴脹起來,頓時低吼著重重的對著屁眼芯子瘋狂的撞擊起來,嘴裡更是如撕咬一般的吃著騷香的肉絲玉足。

「嗯……爹……好舒服……快一點……啊……嘰嘰……啾……唔唔……啵……啊……啊……操到屁眼芯子了……爹爹……雲兒……啊……操死雨兒……爹……我的親爹……李秋雨是您和娘親偷情下的種……親爹……爽死了……」漸漸起來的性慾讓屁眼傳來了別樣的快感,又想拉屎又拉不出的感覺,大雞巴抽出好像拉出的瘙癢感,頂入好像堵住了一般的難受,快速的一抽一插如欲仙欲死一般的讓自己瘋狂的想泄出來,饑渴的連嘴裡吸食的小屁眼都那麼像水壺一樣,想要更多的淫汁來緩解嘴裡的饑渴;突然妹妹的一根手指插入屁眼中,讓本來就敏感瘙癢起來的屁眼更加的難受,偏偏此時弟弟親爹好像發了瘋一般瘋狂的操著自己,身下的騷逼又被妹妹舔舐的酥麻不以,幾重快感下屁眼越來的越熱,越來的越軟。

「啊……騷貨……腸汁越來越多了……好燙的屁眼……好軟的媚肉……乖女兒……對……你就是爹爹和你娘偷情生的種……啊……賤貨……噗呲……啪啪……噗呲……啪啪啪……啊……噗……噗……噗……嗯……啊……呼……太爽了……好雨兒……爹的乖女兒……嗯……啾……啊……」

「啊……爹爹……啊……雨兒來了……賤貨來了……爹……嗯……嗯……泄了……啊……啊……嗯嗯……嗯……嗯」嘴裡喝著妹妹的淫汁尿液,滿臉的淫汁尿汁,但是此時的李秋雨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弟弟,爹爹好厲害,好美的感覺,屁眼中好像噴出了好多腸液,騷穴兒也高潮了,什麼也不想了,只想要爹爹,弟弟雨兒是您的親生女兒,女兒在也離不開您了。

「咕嚕……咕嚕……啊……姐姐……啊……美死雲兒了……啊……啊……啊……嗯……」狂吐著姐姐噴出淫汁尿汁,而李夏雲自己也在姐姐的安慰下高潮了,李夏雲也沒想到姐姐在快高潮的時候,居然伸出兩根手指連同白絲一起抽插進了自己的屁眼中,只幾下自己就泄了身子。

「啊……咻咻……啊……太舒服了……爹爹爽死了……嗯嗯……啾……叭叭……嘰嘰……吱吱……」和雨兒雲兒一起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安靜的舔舐著眼前的絲足,用力的嗅著絲足的香氣,雲兒安靜的給雨兒做著善後騷逼清理工作,雨兒則開始清理面部的淫汁尿汁。

剛才昏死過去連續二次屁眼高潮的林夢馨,看著兒子哥哥迷戀的對著女兒的肉絲玉足瘋狂的嗅著咬著,心底絲絲的嫉妒了起來,剛才女兒編排自己的屁眼不是處女,雲兒和雨兒的合作,讓林夢馨不得不對女兒們正視起來,只有兒子哥哥才是最可靠的,九州帝國母親稱自己女兒為姐姐為娘的多不勝數,心底對著兒子哥哥道:(兒子哥哥對不起,但是為了以後自己的地位,夢馨不得不爭寵了,妹妹以後一定將最騷,最浪,最端莊,最矜持的一面通通展現出來給哥哥您看),隨即起身理了理心緒,從兒子哥哥的身後抱著兒子哥哥,溫柔的在兒子哥哥的耳邊細語著。

「兒子哥哥……雨兒可是哥哥的親生女兒……哥哥您也不憐惜憐惜……畢竟雨兒是第一次……好哥哥咱們的小女兒您可得輕些把玩……奴奴心疼……哥哥…………」

「啊……咕嚕……好夢馨……馨妹妹……哥哥自己的女兒怎會不疼惜……好妹妹……好親娘妹子……小香舌給哥哥……唔唔……啾……吱吱……叭……嘰……啾……啵……嗯……」身後緩過神來的娘親妹妹,挺著肥軟的大奶子緊緊的貼著後背輕輕的扭動著,高潮後緊繃敏感的身體,在肥軟大奶子的按摩下慢慢的放鬆了起來,此時雨兒的肉絲香足的美味如何比得過美母的香舌的美味,溫柔渴望的吻著母親的小舌頭,兩隻舌頭在唇與唇之間互相拍打著發出「叭……叭……叭」的聲音,隨後「啾」的一聲大舌頭被美母吸進了嘴裡,將舌頭當成肉棒一樣做著套弄的動作,不甘示弱的我做著同樣的動作回敬著親娘妹妹,深情的目光和娘親妹妹滿是愛意的雙目對視著,情不自禁的和娘親妹妹唇貼著唇吻在了一起,濕滑香嫩的小香舌在嘴裡四處搜刮著口水,大舌頭在娘親妹妹的舌根不斷的纏繞著,雨兒屁眼中半軟半硬的大雞巴又開始俏俏的激情了起來。

……

第二十一章 夏日風情(十六)征服

「爹爹……爹爹……雲兒想死爹爹了……好爹爹快點操操女兒……親爹……雲兒等的好苦……嗚嗚」

「唔唔……啾……嘰嘰……啵……咕嚕……雲兒……爹的好女兒……嘿嘿……小騷貨都急哭了……啵……來抱著爹爹……哈哈……」和美母激烈的吻著,在透明胸衣上不斷的抓著大奶子,偶爾揪著大奶頭彈一彈,引的美母嬌軀一顫一顫的,而此時雲兒抬頭起身抓著我哭求了起來,想到乖巧誘人的小雲兒還沒有開苞,大雞巴「啵」的一聲從雨兒的屁眼中抽出,興奮的命令著雲兒抱著我,大笑著起身將可人兒給端了起來,挺立的大雞巴對著濕透的白絲騷逼不斷的頂著,大嘴對著嬌嫩的小酥乳一口吞下,含在嘴裡大舌頭對著小小的粉葡萄或挑或頂,而懷裡的雲兒更是恨不得將整個乳房塞進我嘴裡,嬌嫩的柳腰不斷的扭擺著,如哭泣一般的低吟聲,不斷的浪叫著。

「啊……嗯嗯……爹爹……雲兒愛死您了……親爹……啊……啊……」

「哥哥……您將您的小女兒抱到這邊來,香帕的右邊是雲兒的名字,嗯……哥……您放好女兒……對……撕拉……啊……請哥哥操弄奴家和哥哥生的女兒……哥哥……」激動的叫著兒子為哥哥,將兒子哥哥安排到繡著雲兒名字香帕上,跪趴在兒子哥哥和女兒的交合處,撕開女兒的白色絲襪抓著大雞巴高叫著,那聲奴家和哥哥生的女兒,讓林夢馨本來已經情動的騷逼刺激的來了一次小高潮,殘留在屁眼中的精液,隨著高潮也一併在蠕動的身子下被擠出了屁眼,迷離的跪趴在兒子哥哥的胯下喘著氣,完全不顧屁眼和騷逼粘稠的精液和淫汁。

「哈哈……好……雲兒……好女兒……爹來了……啊……乖女兒疼嗎……啊……噗呲……啪……啊……噗呲……噗呲……啪啪啪……啊……真是緊啊……啊……」趴在雲兒身上嘴裡咬著小酥乳,心疼的吻著乖巧的小女兒,但是下身的大雞巴卻是停不下來,尤其娘親妹妹那聲(和哥哥生的女兒),更是恨不得將大雞巴全根送入雲兒嬌小的屁眼中。

「啊……爹爹您盡興就好……雲兒是爹……啊……啊……是爹爹和娘親偷情下的種……啊……親爹……嗚嗚……在用力……娘……爹爹可操出血來了……啊……姐姐……啊……好痛…………」嬌嫩的身子還好在姐姐的挑逗下高潮了一次,屁眼中還有些許腸液,否則非要干破腸子不可,爹爹大雞巴怎的如此之大,真的太疼了,完全忍受不了屁眼的痛苦,只好伸手抓著旁邊的姐姐求助著。

「嗯……爹爹……妹妹還小爹您慢點操……女兒給雲兒舔舔小穴兒……」

「乖雲兒……爹爹不動……雨兒來給你妹妹舔會騷穴……啊……真乖……娘給哥哥含著大卵子,雲兒給你姐姐也舔舔……啊……舒服……」聽著雲兒痛哭著求助雨兒來安慰,趕緊抬起身子看著雲兒慘白的臉色,嚇的大雞巴在屁眼裡一動也不敢動,愛妹心切的雨兒趴在雲兒身上埋頭對著雲兒的騷逼安慰了起來,滾圓的肉絲豐臀輕輕的在雲兒臉上搖晃著,忍不住輕輕的撫摸著性感的肉絲美臀,身下娘親妹妹含著大卵子在嘴裡攪拌的全身都舒爽開了,偶爾還對著我的屁眼做著毒龍鑽,更是讓大雞巴在雲兒的屁眼中一跳一跳的挑釁著雲兒,低頭看著雨兒輕輕的舔弄著雲兒的騷穴兒,一陣征服的快感讓我倍感驕傲,如摸寵物一般的對著雨兒的秀髮輕輕的撫摸了起來。

「啊……雨兒……好好舔你妹妹騷穴兒,把逼水舔出來……娘親妹妹在給哥哥吸住屁眼……啊……雲兒也舔你姐姐的騷穴兒……嗯……嘶……啊……騷雨兒騷屁眼裡還藏著這麼多爹爹的精啊……」享受著娘親妹妹的毒龍鑽,雙手把玩著雨兒的肉絲美臀,伸出手指對著剛剛被我蹂躪過的屁眼輕挖著,沒想到雨兒的屁眼收縮力如此之強,屁眼中都是我濃濃的精液。

「唔唔……爹爹……別讓爹爹的精流出來……奴奴等會要吃呢……親爹……啊……啾……嗯……吱吱……叭……絲……啵……嗯……雲兒……啊……騷穴兒……啊……」激動的對著弟弟爹爹說著下賤的話,騷浪的穴兒此時又被復活過來的雲兒含住,刺激的圓臀輕顫著。

「嗯……姐姐……啾……嗯嗯……吱……嘰……舒服嗎……嗯……謝謝姐姐……啊……爹爹……您慢慢動動……雲兒不堪鞭撻……嗚嗚……雲兒……嗚嗚……」一邊舔著姐姐的騷穴兒,一邊邀請著爹爹慢慢的操弄自己的屁眼兒,想著自己沒能像娘和姐姐一樣讓爹爹盡興,極度傷心的失聲哭泣了起來。

「乖……好雲兒……啊……不哭……嗯……雲兒才14歲……噗呲……啪……爹爹最喜歡玩弄雲兒嬌嫩的身子了……等會爹爹一定能美美的射出來……啊……」

「唔唔……嘰……吱……啵……雲兒乖……你是娘和爹爹最小的女兒……你爹爹最心疼你了呢……哥哥……看把咱們的小女兒屁眼操的……哼……都流了好多血呢……也不憐惜自己的女兒」禁忌背德的快感下,對著兒子哥哥說著淫賤的話都顯得那麼的自然了,感受到自己的變化的林夢馨臉上火辣辣的,但又格外的激動的,開始伸手在被兒子哥哥大雞巴帶出的女兒肛肉上輕輕的挑逗著。

「嗯……爹爹……嗚嗚……嗯嗯……女兒愛您……好爹爹……您操雲兒吧……娘親……雲兒的親娘姐姐……啊好舒服……唔唔……啾啾……姐姐……好姐姐在把小豆豆吸到嘴裡……啊……嗯……吱吱……」屁眼的疼痛越來越小了,在母親玉指的挑逗下反而越來越癢了,騷逼在姐姐的舔舐含弄中也越來越饑渴了,屁眼子被堵住的難受、拉出的排泄的舒暢、瘙癢、疼痛,騷逼的饑渴混合在一起,終於知道娘和姐姐為何會騷浪的泄了身。

「嗯……嘰嘰……爹爹……雨兒給您摸大卵子……嗯嗯……啾啾……咕嚕……啊……爹爹可舒爽……嗯……雨兒……要吃爹爹的精……」聽著娘親誇讚著雲兒,完全不提自己,心裡頓時嫉妒的要死,一邊撫慰著爹爹的大卵子,一邊羞紅著臉渴望的抬頭看著爹爹。

「啊……騷貨……啪啪啪……真騷……好雨兒爹爹愛死你了……騷屁股別動……待爹爹把精扣出來……啊……噗呲……啪啪……嗯……好女兒真乖……好吃嗎……」低頭看著雨兒淫賤的要求,激動的對著雨兒滾圓的肉絲豐臀一頓啪打,在雨兒騷屁眼中扣出精液伸入雨兒的香唇中,看著雨兒痴迷表情,淫蕩的香舌攪拌的手指,激動的大雞巴用力操起了雲兒的騷屁眼,逗的雲兒嬌呼不以。

「嗯……好吃呢……爹爹……女兒還要……爹……」看著爹爹激動的樣子,興奮的繼續用下賤的話刺激著弟弟爹爹,在妹妹臉上的翹臀扭的更歡了,天哪!自己怎麼這麼像一隻小母狗啊,好下賤但是也好幸福。

「哥哥……娘親妹妹的騷屁眼中也有好多哥哥的精呢……好哥哥……啵……啵……啵……嘰嘰……」看著兒子哥哥和大女兒調笑著,嫉妒的林夢馨肥臀亂搖和大女兒比拼著淫語,更是對著兒子哥哥的屁眼瘋狂吞吐著連續發出……啵……啵……啵……的吞吐聲。

「啊……好妹妹……你是要玩死哥哥嗎……噗呲……噗呲……啪啪……啊……等會哥哥好好的喂夢馨……好嗎……啊……哥哥先喂喂咱們的大女兒……啊……噗呲……啪啪……不准吃醋……哈哈……」興奮刺激的看著雨兒對自己精液的痴迷,屁眼下美母的嫉妒聲更是讓我哈哈大笑起來,得意萬分的繼續搖扣挖著雨兒屁眼中的精液,看著溢出的精液順著屁眼被雲兒抬頭調皮的給偷吃著,便伸出手指玩弄起雲兒的小香舌,直到察覺到的雨兒搖晃著臀兒哭求著,才挖些精液安慰的喂著雨兒,順便將雨兒的小香舌扣挖調戲了一番,心滿意足的雨兒才埋頭繼續舔舐著雲兒的騷穴。

「哥哥……您別騙娘……娘等著哥哥喂呢……啾啾……啵……」看著兒子哥哥在自己的伺候下激動一邊狂操著女兒,一邊撅著屁股等著自己親吻屁眼,心滿意足的對著兒子哥哥的屁眼吃了起來。

「啾啾……滋……吱……嗯嗯……壞爹爹……雨兒不幹……女兒的屁眼裡面就那麼多精……您還喂給雲兒……壞妹妹……等會可要多給姐姐留點……嗯……嘰嘰……吱……」

「噗呲……啪啪……等會爹爹……啊……給雨兒留點……乖……啊……騷夢馨……哥哥的親娘……哥哥也留點給你……都給……雲兒也給……操……噗呲……噗呲……啪啪啪……」一邊操著一邊玩著雨兒的小香舌,聽著雨兒淫蕩的撒嬌,胯下美母突然一根玉指連同香舌狠狠的鑽進屁眼,看著母女之間醋味,不得不趕緊答應著攀比的母女三人。

「爹爹……嘰嘰……啊……雲兒的屁眼芯子癢死了……爹……大力點……女兒屁眼好難過……嗚嗚……親爹……雲兒的屁眼好玩嗎……奴奴愛死了爹爹……啊……爽死了……」屁眼越來越癢了,聽著娘親和姐姐之間的醋味連爹爹都感覺出來了,心底有一絲和她們比試的想法便冒了出來,於是便更大膽騷浪的叫了起來。

「啊……好舒服……爹爹……您好厲害……啊……和娘親姐姐生下了雲兒這個小騷貨……爹……雲兒是您種……啊……屁眼芯子化了……」

「啊……賤貨……爹爹的親生女兒……啪啪……噗呲……騷貨你是娘和自己的親生兒子哥哥生的種……啊……噗呲……啪啪……哦……夢馨……馨兒吸住屁眼……噗呲……啪啪……噗呲……啪啪……騷女兒……爹給你……啊……噗……噗……啊……夢馨來接住……噗……哦……雨兒也來……噗呲……啊……啊……快……雲兒……啊……嗯……」雲兒突然下賤的說著這些話正中我的軟肋,嘴裡更是瘋狂的羞辱著自己的母親,刺激的大雞巴快速的做著最後的衝刺,連射三股濃濃的精液在雲兒的屁眼中,想起要賞賜的精液,拔出大雞巴在娘親妹妹和雨兒乖女的香唇中抽插了起來,每人賞了一泡濃濃的精液,火速的跨過雲兒的身子,蹲在床上抱著雲兒的頭將大雞巴最後的精液賞賜給了「小女兒」雲兒,……呼……呼……呼……蹲在床上享受著「小女兒」對射精後敏感的大雞巴做著善後工作,酥麻的的感覺傳遍全身,不得不一手撐著床,太舒服了。

「恩……咕嚕……嗯……啊……爹爹……嘻溜溜……嗯……嘰嘰……啾……咻咻……啊……好香呢……爹爹……呵呵……啵……吱吱……嗯……呵呵……咯咯……」果然爹爹最寵愛人家呢,心裡像塗了蜜一樣的開心,枕著爹爹胳膊含羞帶笑著吃著爹爹的大雞巴,小手兒對著爹爹掛在胯間的大卵子調皮的撥來撥去,看著大卵子甩來甩去樣子咯咯直笑。

「爹爹……咕嚕……讓雨兒來服侍您……爹……您蹲好……雨兒……嗯嗯……雨兒給您舔屁眼兒……嗯嗯……嘰嘰……吱吱……啾……嗯嗯……」看著爹爹抱著妹妹的頭埋在爹爹的胯里,妹妹緊緊的抱著爹爹胯部,享受著爹爹大雞巴的味道,嫉妒的咽了下口水,便羞澀的躺下鑽到爹爹的屁股下面,雙手掰開爹爹的臀瓣,對著爹爹的暗紅色的屁眼迷戀的嗅了嗅屁眼的騷臭味,滿是口水的豐潤紅唇饑渴的含住了騷臭的屁眼,含在嘴裡又是用香舌舔弄又是對著屁眼做著毒龍鑽,將爹爹的騷臭腸液與自己的口水饑渴的吞咽著。

「哥哥……吻妹妹……娘謝哥哥賞賜……夢馨和咱們女兒伺候的您舒服嗎……嗯……啵……好哥哥……啾……吱……叭叭……嘰……嗯……啵……夢馨……嗚嗚……哥哥……嗚嗚……」想到自己的下賤以及女兒們的威脅,心裡無比的委屈,抱著兒子哥哥,感覺只有在兒子哥哥的懷裡才是安全的,想著兒子哥哥怎麼不來安慰安慰自己,吻著吻著的哭泣了起來。

「夢馨……我的娘親怎麼了……乖不哭……哥哥心疼……啾……啾……嗯……不哭……這麼多的淚珠兒……哥哥的嘴可來不及接……呵呵……看著自己的兒子……告訴兒子你是兒子什麼人……什麼時候想做兒子的女人的……快說……」看著娘親妹妹的突然的哭泣,知道我的親娘又在吃醋了,捏著美母的下巴,忽然嚴厲的看著美母逼問著。

「兒子……哥哥……唔唔……林夢馨喜歡自己的兒子,嗚嗚……在……在前夫人家的公公未去之前就喜歡……林夢馨下賤的和前夫玩著母子遊戲……公公去了夢馨除了悲痛心底還竊喜……夢馨嫉妒雨兒嫉妒雲兒……哥哥……哥哥……林夢馨喜歡做兒子的妹妹……哇……嗚嗚……」看著兒子哥哥捏著自己的下巴,不斷的眼神逼問著,心裡又委屈又難過,為什麼兒子哥哥這麼嚴厲的看著人家,是人家太下賤了嗎,還是只是當一個玩物一般敷衍著人家,情緒突然的崩潰嚎嚎的大哭了起來。

「好……哈哈……啊……林夢馨你以後就是自己兒子的親妹妹知道嗎,……乖……兒子哥哥錯了……不哭……兒子哥哥最愛的就是我的親娘……兒子操著自己的親生母親不知道有多麼興奮……夢馨……我的親娘……兒子的親妹妹……哥哥真的愛你……一想到親娘叫著自己為哥哥不知道有多興奮……你是兒子哥哥正房大婦……可不要在吃醋了……哥哥愛死你了……好妹妹……」

「哇……嗚嗚……您壞……您壞……嗚嗚嗚……非要這麼作賤人……嗚嗚……哥哥……哥哥……吻娘親……吻吻娘親……娘親是您的親妹妹……唔唔……啾……嘰嘰……叭叭……嗯……嗯……嗯……哼……」心裡巨大的崩潰到聽到兒子哥哥如此歡喜自己,巨悲之後又是巨喜,情緒失控下對著兒子哥哥的胸口不斷的拍打著,哇哇的哭叫著哥哥……哥哥……求著兒子哥哥吻著自己,在兒子哥哥的懷裡,被兒子哥哥激勵的吻著,放鬆的情緒下任然一吸一頓的抽泣著,身子也跟著一抽一抽的顫抖著。

「好妹妹……夢馨我的親娘……哥哥愛死你了……好親娘……好雨兒……好雲兒……弟弟的好姐姐們……你們都是爹爹的最喜歡的人兒……弟弟是你們的親爹……夢馨……夢馨……哥哥等會……」單手抱著一抽一抽著的美母肥熟的身子,溫柔的在美母黑絲肥臀和柳腰之間遊走著,將自己的深情在美母耳邊悄悄的說著,逗的懷裡的美母又哭又笑著撒起了嬌。

「爹爹……雨兒……雨兒是爹爹下的種呢……啾……吱吱……啾……雨兒是您最喜歡的女兒嗎……爹爹……」聽著弟弟爹爹先是對著娘親的羞辱,又是對著娘親瘋狂的說著愛戀話,才知道弟弟爹爹是在用言語征服娘親姐姐,聽著弟弟爹爹的話掩飾著心裡的醋味,問著弟弟爹爹,想要聽到弟弟爹爹最喜歡是自己這個女兒。

「爹爹……雲兒可乖了……雲兒的親爹……雲兒最愛您了……唔唔……叭叭……嘰嘰……啾……恩……啵……嗯……吱……嘰……」看著弟弟爹爹調戲羞辱著娘親,內心深處想著要是爹爹羞辱自己該怎麼辦,是要哭泣著撒嬌還是和娘親一樣悲痛的嚎哭呢,也不知道娘親是不是裝的,看著爹爹興奮的樣子,含著大雞巴的嘴都憋了起來。

「好雨兒你和雲兒都是爹爹最愛的女兒……你們母女三人爹爹都是一樣的愛……啊……雨兒……雲兒……都起來……夢馨乖快起來,你們母女三人首連尾,將爺留在你們屁眼的精都吃了吧……嘿嘿……」

「哥哥……嗚……嗯……夢馨妹妹領命……」

「呸……壞爹爹……雲兒……嗯……爹爹就會羞辱人……」

「爹…爹……您就這般喜歡羞辱奴奴們嗎……爹……」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