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異界九州 (26-28) 作者:我的心魔

.

【異界九州】

作者:我的心魔2021.5.8首發:第一會所

第二十六章 夏日風情(二十一)日常三

「噓…………尿好了嗎,爹爹的小雲兒,白色的絲襪很配你呢,真像爹爹的親生女兒……啵……」端著嬌嫩的雲兒,那捲在大腿腕處的白絲褲襪,腳上黑色圓頭皮鞋,真是一個極品大蘿莉,那嬌羞的小臉蛋輕輕的磨蹭著臉上的絲滑感,好像真的是自己的輕生女兒一般。

「嗚嗚……爹爹……雲兒就是您和娘親偷情生的……什麼真像……娘……雲兒是不是你和爹爹偷情生的嗎……」聽見爹爹沒有將自己當做親生女兒,焦急哭泣著向娘親問道。

「哥哥……雲兒就是您和夢馨偷情生的……您都要了自己的親娘了,雨兒和雲兒還不是您的親生女兒嗎」看著女兒焦急的向自己求證,本就對兒子哥哥剛剛的言語有些怨言的林夢馨,幽怨的對著兒子哥哥質問著。

「是哥哥錯了,雲兒你是爹爹親生女兒,爹爹錯了,爹爹來安慰安慰我的小雲兒……嗯……吱……」看著美母滿臉的幽怨,懷裡哭泣的雲兒,旁邊雨兒一臉的悽苦模樣,終於讓我明白了母女三人打心底里將自己當做了兒子夫君和爹爹夫君了,很是自責的對著母女倆道歉道,又對著懷裡的雲兒輕輕的吻著。

「爹爹……需要雨兒幫雲兒擦屁屁嗎……還是您自己來」剛剛弟弟爹爹那句(真像自己的親生女兒),讓李秋雨的心緊繃了起來,同時也暗罵自己,自己可不能在心裡在叫弟弟爹爹了,弟弟就是自己的親爹,看著爹爹和雲兒激吻著,站在一旁的李秋雨暗暗的催促道。

「嗯……嘰嘰……啾……叭叭……啊……還是爹爹自己來擦雲兒的騷屁屁……哈哈……」知道旁邊的雨兒已經等的不耐煩了,一臉壞笑的向著旁邊的雨兒伸著手,那嬌羞扭捏的模樣兒,別著臉將一張草紙放在我手上,引得我哈哈大笑,旁邊的娘親妹妹看著雨兒如此裝模作樣也是咯咯直笑,伸入雲兒的胯下,輕輕的擦拭著騷穴兒上的尿珠,將草紙覆蓋在騷穴上,四指隔著草紙深深的頂著,懷裡的雲兒頓時嗯、嗯的向著索起吻來。

「爹爹……爹爹……啊……逼逼還疼呢……您也不憐惜憐惜女兒……恩……啵……啾啾……」慵懶的被爹爹端在懷裡,騷穴兒被爹爹弄的又疼又癢,可是好渴望被爹爹這麼賞玩著。

「啵……乖女兒……起來了,你姐姐可等的不耐煩了……哈哈」玩著漸漸騷浪起來的雲兒,但是旁邊那不耐煩的嬌嫩雨兒可等不了了。

「爹爹……嗚嗚……」背對著爹爹,火辣辣的俏臉急的淚珠都流了出來,直到聽見雲兒起身的聲音,那淚珠兒才止住。

「哈哈……乖雨兒這麼想爹爹把尿嗎……來……哈哈」站在雨兒身後,那高挑的身材,玲瓏的身段連孝袍都遮擋不住,自己的身高只到穿著高跟鞋的雨兒肩部位置,一把從身後掀起孝袍,那穿著肉色褲襪的滾圓大屁股下連內褲都沒有穿,就這麼被我暴露了出來,筆直纖細的肉絲美腿下是一雙白色包頭涼鞋,如此絕美的身段,大雞巴立馬又跳了跳,而雨兒呼吸急促的夾緊著雙腿,顯然是在催促著我,蹲下身子對著肉絲大屁股嗅了嗅騷香的味道,手掌啪啪啪的甩打在肉絲臀兒上,嘴裡罵道叫你裝……叫你裝,頓時引得雨兒嗯嗯的哭泣了起來,看著雨兒羞哭起來,身心舒爽的端起雨兒坐在圓凳上,對著美人一陣溫柔才讓美人破涕而笑。

「爹爹就這麼喜歡羞辱雨兒嗎……嗯……哼……非要逗哭人家……爹爹……女兒要尿了……」被爹爹舒服的端在懷裡,聞著爹爹身上的味道,身下的尿意越來越強烈了,可是爹爹又不在自己的耳邊吹著噓噓聲,只好羞急的催促道。

「小騷貨……這麼急嗎,娘親妹妹還不來幫咱們的女兒褪下絲襪……雨兒你可真美……等急了吧……噓……噓……」看著娘親妹妹將雨兒的絲襪慢慢的卷在腿腕處,雨兒柔順的陰毛下那粉嫩的穴兒好像剛剛淋過雨一般的濕潤,一邊看著身下雨兒的尿道處,一邊在雨兒的耳邊吹著噓噓聲,頓時一股清泉從騷穴兒上方的尿道里噴射而出,嘩啦啦的尿在了馬桶里,那濕潤的馬桶邊緣又被一位美女的尿液給打濕了。

「嗯……爹爹……雨兒也要爹爹吻……嗯……」一邊尿著一邊向著爹爹索起吻來,可是看著爹爹盯著自己的下身看,羞的李秋雨頓時低下嬌羞的臉蛋,心裡又是氣苦又是甜蜜,爹爹怎的老是盯著人家尿尿看,都羞死了人家了,可是爹爹這麼喜歡看人家尿尿,萬一以後天天給人家把尿該怎麼辦呢。

「啊……真美,哈哈……哈哈哈……好雨兒……抬起頭了讓爹爹看看我的乖女兒……真美……舌頭給爹爹……叭叭……」端著雨兒滾圓的大屁股直到尿道里尿液全部尿完,才將雨兒的大屁股抖了抖,而那掛在騷穴上的尿珠也隨著上下抖動,一滴滴的滴落在了地板上,抬頭看著雨兒那羞怯的小模樣,頓時口乾舌燥了起來,伸出大舌頭和雨兒的小香舌在唇間……嘰嘰……叭叭的上下左右纏繞拍打了起來。

扭著頭伸出小香舌和爹爹的大舌頭纏繞在一起,嘴角間的口水隨著激吻一點點的從嘴裡滑落,不過剛剛流出嘴裡就被爹爹猛的給吞進了嘴裡,那系溜一聲響,激的李秋雨更加用力的和爹爹的舌頭上下拍打了起來,吻著吻著兩人的空擋處又多出了兩隻小香舌。

「啊……夢馨……兒子的親妹妹這麼饑渴嗎……雨兒……雲兒……爹爹的親女兒……嗯……吱吱……叭叭……」突然加入戰場的娘親妹妹和乖女兒雲兒,兩人一人一口將我的大舌頭一人一半的給含在了嘴裡,而雨兒卻是對著我的舌根猛烈的攻擊著,隨後三隻小香舌對著我的大舌頭如鞭子一般,對著我的大舌頭上下……叭叭……叭叭的拍打了起來,而三張櫻桃小口隨著拍打,那香唇中的口水時不時的流落而下,大嘴頓時如掃蕩一般對著三張櫻桃小口一一系溜溜的猛吸了起來。

被爹爹端坐懷裡,和爹爹娘親還有妹妹四人就這麼無聲的激吻著,褲襪還在腿腕處卷著,身下就這麼暴露著大屁股和爹爹淫玩著,騷穴兒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乾爽,那騷穴兒好像泉水一般的在冒著水珠,而激吻中的李秋雨卻是渾然不顧自己淫蕩下賤的模樣。

彎著腰向著爹爹索吻的李夏雲,從開始的身心舒爽到後面的腰酸,不得不拿著小圓凳在馬桶的旁邊坐著,旁邊的騷尿味好像不存在一般,全身心的對著爹爹的大舌頭調戲著,玉手和娘親姐姐的手兒一起,在爹爹的孝袍下對著大肉棒慢慢的撫慰著。

李秋雨和李夏雲姐妹倆占有了最好的位置,可苦了在馬桶另一邊的林夢馨,不得不伸長脖子追著兒子哥哥的大舌頭,饑渴的身子讓林夢馨伸手撫摸著兒子哥哥巨屌,那巨屌吐出的液體好像瓊漿玉液一般,讓林夢馨全然不顧女兒們在場吃起了手中的淫液。

玩弄著母女三人的小香舌已經完全不能讓自己的浴火得到釋放了,起身將雨兒放下,飛快的脫掉孝袍內衣,挺著大雞巴對著娘親妹妹惡狠狠的看著。

「哥哥……奴奴……呼……奴奴伺候您……」看著兒子哥哥如狼似虎一般的眼神,嬌羞的叫著哥哥,轉過身子慢慢的褪去了身上的孝袍,還未準備好姿勢,就被兒子哥哥給壓在了牆上,隨著臀後撕拉一身褲襪的破碎聲,臀兒被兒子哥哥給向後提了提,自己的雙手不得不撐在牆上,身後隨著噗呲一身響,那巨屌全根沒入了饑渴的騷穴中,頓時讓林夢馨花容失色的哭叫了起來。

「啊……夢馨……兒子的親娘……啪啪啪……操死你……勾引兒子的親娘……爽死哥哥了……啊……」看著撐在牆上的美母那灰絲肥臀好像豆腐一般的柔軟,忍不住對著肥臀啪啪啪的拍打了起來,一般打著一邊言語羞辱著美母,爽的大雞巴全然不顧哭叫的娘親妹妹狠狠的操著。

「嗚嗚……哥哥……疼……啊……憐惜憐惜妹妹……啊……嗚嗚打吧……娘親妹妹反正是兒子哥哥的女人打死奴奴好了……嗚嗚」被兒子哥哥狠狠的操弄的同時,臀兒又被狠狠的拍打著,隨著幾下抽插,穴兒開始瘙癢了起來,也不知怎的騷穴兒好像和兒子哥哥的巨屌定製的一般大小,也是自己將兒子哥哥從騷穴中生出,那下身定然是配套而生的,想著想著羞紅的臉蛋更加的紅潤了,兒子哥哥這般喜歡言語羞辱自己,真箇是羞死人了。

看著爹爹興奮的操著娘親,李秋雨是又嫉妒又刺激,自己的穴兒和後庭昨日才被開苞,卻是不能承歡了,只好站在爹爹的左邊,雙手環抱著爹爹,看著爹爹只到自己的頸部,又羞又喜的低頭捏著爹爹的下巴,抬起爹爹的頭,紅唇中小香舌好像小蛇一般鑽入了爹爹的口中,和大舌頭纏繞在了一起。

旁邊的李夏雲看著姐姐已經和爹爹吻在了一起,那含在嘴裡吸允著淫水的玉指也顧不得品味了,趕緊來到爹爹身旁低頭將小香舌也鑽進了爹爹的大口中,一隻玉指還在爹爹的胸口處對著爹爹的乳頭又捏又撥著,而另一隻玉手則是輕輕在爹爹身後臀眼處挑逗了起來。

「嗯……噗呲……啪啪……啊……雲兒你在哪裡學的……怎麼這麼會玩……夢馨是你教的嗎……啊……賤貨咱們的女兒怎麼這麼騷……嗯……嘰……叭……」大雞巴嚴絲合縫的操著娘親妹妹的騷穴兒,胸口一隻乳頭被雲兒捏的酥麻不以,而自己的屁眼更是被雲兒這騷貨扣挖了起來,爽的屁眼都縮了起來。

看著爹爹拿舒爽的模樣,在看著雲兒的動作,沒想到雲兒會這麼玩,嫉妒作崇下的李秋雨一隻手對著爹爹的另一隻乳頭安慰了起來,而另一隻手則和妹妹一起對著爹爹的屁眼扣挖著,頓時看見爹爹眯著眼睛,舒爽的發出……嘶……嘶……啊……啊……聲。

「啊……哥哥……夢馨沒有……嗯嗯……爽死了……大雞巴到子宮了……啊……」也不知道雲兒對兒子哥哥了什麼,大雞巴好像又大了,大雞巴重重抽插下穿過了子宮頸到了子宮內,巨疼又巨爽下,那撐著身子的雙手在也撐不住了,俏臉貼著牆壁撐著身子抖了起來。

「啊……嘶……噗呲……啪啪……賤貨……夢馨……兒子的好妹妹……在給兒子哥哥生一個女兒……啊……來了……噗呲……噗呲……啊……啊……」隨著雨兒的手指和雲兒的手指一起對著前列腺攻擊,大雞巴在也忍受不了了,瘋狂的衝擊著子宮頸,終於穿過子宮頸後,在子宮頸的按摩下,大雞巴狂噴著種子,雙手緊緊的按著娘親妹妹肥臀,大雞巴在娘親妹妹的子宮中好像安家了一般一動不動著,一副誓要讓娘親妹妹懷孕不可的架勢。

「啊……親哥哥……美死夢馨了……讓娘親妹妹在給兒子哥哥您下個種吧……啊……啊……」大雞巴衝進了子宮,那酸爽上天的美妙感,讓林夢馨腦子裡一片空白,腦袋軟軟的貼著牆壁,如果不是兒子哥哥在身後托著自己的臀兒,恐怕早以滑落在地了。

李秋雨和李夏雲看著爹爹和娘親雙雙閉眼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兩人不約而同的將爹爹屁眼中的玉指伸入紅唇中吸允了起來,當兩人眼睛互看了一眼對方的淫賤模樣後,兩人立即羞紅了臉,別著臉繼續舔舐著玉指中爹爹的味道。

閉著眼睛休息了會,直到高潮的餘韻退卻後,雙手開始摸起來娘親妹妹的灰絲肥臀,看著娘親妹妹漸漸的緩過神來,大雞巴……啵的一聲從子宮中拔了出來。

「哥哥……兒子哥哥……讓奴奴給兒子哥哥您清理乾淨……啊……咻咻……嗯」戀戀不捨的大雞巴從體內拔出後,彎著腰翹起臀兒,生怕兒子哥哥的精從穴中流出,轉身對著大雞巴迷戀的嗅著騷香味,卻是不敢獨自享用大雞巴上的精水,兩個女兒今日不能承歡,自己如果獨吞了大雞巴,那自己母女三人何時才能一條心呢。

滿意的看著娘親姐姐沒有獨吞大雞巴,跪在爹爹的身下和娘親一起嗅著大雞巴的味道,那大雞巴上面都是娘親和爹爹的體液,抬頭羞怯的看了看爹爹,而此時雲兒也一併跪了下來,當自己和娘親還有妹妹一起抬頭看著爹爹的時候,這是爹爹摸著自己和娘親還有妹妹的青絲,一邊摸著一邊說道。

「娘親妹妹……雨兒乖女……雲兒乖女……老爺賞你們大雞巴吃……還不謝恩……啊……」

「謝哥哥、爹爹賞賜夢馨、雨兒、雲兒、大雞巴吃……」母女三人羞紅的俏臉對著她們的兒子、弟弟磕頭拜謝道,隨後三人微笑著伸出小香舌對著大雞巴又是纏繞又是啪打了起來,已經是先天的大雞巴分泌出的液體好像毒品一般讓母女三人深深的沉醉在其中。

「雨兒……舌尖對著尿眼輕輕鑽……看娘怎麼做……嗯……哥哥舒服嗎……嗯恩……喜歡羞辱娘親的壞兒子……奴奴做的好嗎」一邊教著女兒怎麼取悅兒子哥哥,一邊看著兒子哥哥,喜歡兒子哥哥能夠讚揚自己一番。

「啊……好夢馨……太會舔了……兒子就喜歡羞辱我的親娘……喜歡兒子哥哥羞辱你嗎……啊……」輕輕的撫摸著娘親妹妹的臉蛋,看著兩邊躍躍欲試的雨兒和雲兒,感嘆的讚揚道,頓時讓娘親妹妹喜笑顏開了起來。

「娘是這樣嗎……嗯……吱吱……爹爹雨兒伺候的您舒服嗎」看著爹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急不可耐的伸出舌尖鑽著尿眼。

「娘……姐……讓雲兒也來試試……嗯……吱吱……啾……吱吱……」看著爹爹沒有叫自己,焦急的李夏雲只好伸頭湊了過去,急不可耐的伸出小香舌對著尿眼又鑽又吸了起來,直到爹爹摸著自己的小腦袋,才微笑的抬頭看著爹爹,見爹爹對著自己微微一笑,更加開心的和娘親還有姐姐一起取悅著爹爹。

「呵呵……真是小醋罈子……啊……嘶……啊……夢馨……雨兒……雲兒……老爺準備想辦法將奶奶和大伯母她們弄到你們身邊……啊……讓你們調教……到時候……啊……」剛剛說道將奶奶她們弄到身邊,身下的三張小嘴就輕輕的咬住了肉棒,嚇到自己趕緊睜眼看著身下的美母嬌姐。

「嗯……兒子哥哥……您的奶奶您也想玩嗎……」一邊輕輕的咬著肉棒,一邊幽怨的看著兒子哥哥。

「爹爹是不是想玩男娘了,雨兒到時給您生一個不成嗎」一聽爹爹要收隔壁一家,很是氣憤的看著爹爹。

「哼……爹爹……大伯母王薇是不是很有氣質……家裡的美人不夠您玩嗎……到時候茜兒表姐又是您的……在不成姑母也可以收了……大伯母就是不行」對隔壁奶奶和大伯母一家滿滿的敵意,在這件事上自己可不能讓步。

「輕點……不是這個意思……好娘親……爹爹的好姐姐們……老爺的意思是讓她們……哦……爺想辦法收她們做小妾……啊……哦……輕點輕點……但是實際是做你們侍女……給你們舔腳……你們錯怪相公了」苦笑的看著身下三美表情,看三女滿臉的不信,只好發誓道。

「這樣吧……啊……你們輕點……我李青發誓以後娶妻妾……如果林夢馨和李秋雨以及李夏雲不同意……我李青決不娶……這樣行了吧……要不要來個毒一點」看著三女好像不為所動,只好準備在發一個毒誓。

「嘰嘰……哼……夢馨哪裡敢讓兒子哥哥發毒誓……看你還敢不敢亂搞女人……壞大雞巴哥哥……咯咯……」鬆開牙齒對著大雞巴吸了吸,對著兒子哥哥幽怨的說道,隨後又低頭對著大雞巴輕輕拍打了一番,看著大雞巴上三個牙印,對著嚇的鬆軟的大雞巴咯咯直笑。

「哼……她們只能舔咱們的腳……呵呵……娘……雲兒……你們看大雞巴爹爹……都嚇軟了……呵呵」看著娘親和雲兒一起調戲著被嚇軟的大雞巴,三人對著大雞巴輕輕拍打著,大雞巴好像犯錯的孩子一般,軟軟的搭在爹爹的胯間。

「咯咯……壞大雞巴爹爹……剛才這麼囂張……怕了吧……哼……您的妹妹還有女兒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呵呵呵」一邊玩著爹爹的大雞巴,一邊還抬頭偷偷的瞄了爹爹一眼,見爹爹沮喪的鬆了口氣,知道適可而止的李夏雲溫柔的吸起了爹爹的大肉丸。

剛才三人一致對外的表現,不愧是親生母女,讓我又怕又鬱悶,自己只是提了提就遭受了如此待遇,要是真箇娶幾房還不被她們整死,就算三女如此胡攪蠻纏,自己也捨不得真的打罵她們。

「嗯……壞壞的大雞巴哥哥都嚇軟了……雨兒……雲兒咱們一起來取悅哥哥……呵呵……娘親給你們爹爹含住屁眼……雨兒你給你爹爹含著大卵子……雲兒你給你爹爹吸肉棒……嗯……好哥哥……娘親妹妹給您舔屁眼賠罪……嗯……啾……嗯……嗯」跪在兒子哥哥的胯下對著女兒們吩咐著安慰安慰下被嚇壞的兒子哥哥,身先士卒的跪爬到兒子哥哥的身後,玉手輕輕的掰開兩片臀瓣,對著兒子哥哥暗紅色的屁眼微微一笑,那紅唇中小香舌對著屁眼如蛇鑽洞一般的挑逗著兒子哥哥的神經。

李夏雲看著被嚇的鬆軟的大雞巴,抬頭對著爹爹嫵媚的笑了笑,玉手輕捏大雞巴,小香舌對著大雞巴冠狀溝饑渴的吸允著,一邊吸允一邊發出舒爽的……嗯……嗯聲,那雙靈動的大眼睛還不時的對著的爹爹放著電。

看著爹爹的屁眼和大雞巴被娘親和妹妹給占有了,那掛在爹爹胯間的大卵子好像極品仙果一般的吸引著李秋雨,扭著臀兒爬到爹爹的胯內,俏臉貼著大卵子香鼻深深的嗅著大卵子的騷香味,嗅著嗅著香唇不由自主的張口含著一顆大卵子,含在嘴裡輕輕的攪拌著,而旁邊另一顆大卵子好像還有更多的汁液一般,讓李秋雨吐出嘴裡的大卵子,將另一隻大卵子裹在嘴裡吸食了起來。

下身三處敏感點被母女三人猛烈的攻擊著,剛剛被嚇的鬆軟的大雞巴,立即在雲兒的嘴裡硬邦邦的跳了起來,看著身下母女三人痴迷的取悅著自己,又好氣又好笑的挺著身子在雲兒的香唇中抽插了起來,隨著身體的晃動下,身後娘親妹妹更是將我的屁眼吸拽進了嘴裡,香舌對著屁眼好像操穴一般一插一抽著,而胯內的雨兒好像盪鞦韆一般的隨著大肉丸晃動著小腦袋,那被含在嘴裡的大肉丸被攪拌的酥麻不以,身下被如此照顧下大龜頭尿眼中淫水吱吱的噴著小股的淫水。

「啊……賤貨……操你們母女……啊……看你們還敢不尊自己的相公……操……噗呲……啪啪……啊……」帶著火氣雙手捧著雲兒的小腦袋,身下大雞巴次次操在雲兒的喉嚨,發出……噗通……噗通……啵……啵……的聲音。

「嗯……嘔……呼……嘔……」本來以為自己占到好位置的李夏雲,哪裡會想到爹爹將火氣都撒在了自己嘴裡,如今只能任憑爹爹操弄了。

身後娘親妹妹吸著自己的屁眼嗯嗯啊啊的舒爽聲,胯內雨兒攪拌著大卵子噼里啪啦的饑渴聲,胯下雲兒被自己操的翻著白眼,大龜頭在喉嚨裡面如瓶塞一般一會緊一會松,那極致的快感來的太快太強烈了,站立的雙腿也越來越軟了。

「啊……賤貨們……快……相公要來了……啊……全部跪在相公面前……啪啪啪……啊……」聽見我急促道娘親妹妹的和雨兒丟下嘴裡的屁眼和大卵子,兩人抬頭渴望的跪在雲兒的旁邊,大雞巴在雲兒的喉嚨裡面啵的一聲抽了出來,對著三人的俏臉噗……噗……噗……的射著精液,看著三人全然不顧臉上的精液,開始爭搶著大雞巴上殘留的精液,抓起大雞巴對著三人的俏臉啪啪啪的拍打了起來,為剛才自己的憋屈出了一口惡氣。

看著三人美美的互相舔舐著臉上的精液,雨兒更是對雲兒的嘴功一陣誇讚,惹的雲兒又是驕傲又是氣苦的看著我。

「兒子哥哥……奴奴給您的收拾一番……哼……怎麼還在生奴奴們的氣嗎……在房內奴奴們是您的妹妹女兒……是您的寵物……淫物……房外可得奴奴們做主……呵呵呵……」看著兒子哥哥還在生氣,嬌柔的幫著兒子哥哥整理著下身,羞怯的低聲對著兒子哥哥說著自己和女兒們在房內就是兒子哥哥的寵物和淫物,看著兒子哥哥兩眼冒著淫光,又大聲的宣布在房外其他事由不得兒子哥哥做主,看著兒子哥哥立馬垮著臉,逗的呵呵直笑。

「呵呵……爹爹……女兒們和娘親可商量好了……可由不得您……雨兒在房做狗做奴都成……呸……嗯……房外就是得聽女兒們和娘親的」看著爹爹的表情,不由得感到又好笑又好玩,紅著臉對著爹爹保證自己在房內可扮狗狗給爹爹玩,說玩又覺得自己下賤,呸聲轉臉不敢看娘親和妹妹,太羞辱了,自己怎麼說著這麼淫賤的話,壞爹爹女兒都是為了您,說玩又豎著耳朵看看妹妹取悅爹爹。

「爹爹……等雲兒身子不疼了……給爹爹當狗玩……好不好嗎……奴奴過幾日偷偷的去城裡買些東西……到時候看女兒給您表演好不好嗎……」毫無顧忌的李夏雲抱著爹爹撒著嬌,一邊撒著嬌還一邊低頭對著爹爹吻著,看著爹爹只到自己的下巴位置,好希望爹爹永遠長不高才好,這樣就感覺爹爹永遠在自己的懷裡,永遠的跑不了了。

林夢馨看著大女兒的悶騷和小女兒的騷浪,簡直不敢相信的眼睛,自己是不是太保守了,還跪在兒子哥哥的身下的林夢馨,站了起來看著小女兒和兒子哥哥激吻著,又看了看大女兒已經伸頭準備加入兒子哥哥的舌戰了,自己豈能落後了,於是一家四口四隻舌頭又開始……嘰嘰……叭叭……的激吻了起來。

這個世界的夜晚非常寧靜的,沒有前世的吵鬧,晚上尋常人家也就8點就上床睡覺了,自己家裡也不例外,今日娘親妹妹已經不堪征伐,而今日是雨兒睡在自己身上,堅硬的大雞巴插在雨兒的子宮頸中,雙手一邊一個深深的扣在娘親妹妹和雲兒的騷香的屁眼中,看著熟睡的母女三人,自己的浴火也逐漸的消退了,不過已經有些鬆軟的大雞巴還是被雨兒的子宮頸緊緊的夾著,真是美好日子啊,雙手能活動的手指在娘親妹妹和雲兒屁眼周圍撫摸著,臉蛋輕輕的摩擦著雨兒的小臉蛋,美美的享受著這一切,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娘親妹妹和雨兒還有雲兒兩個姐姐女兒。

輕鬆的心情下讓自己很快就入定了,陰神全力放開吸收著先天靈氣已經星辰光華,懷裡的三個美人恐怕還不知,那少許的先天靈氣和星辰光華慢慢的被吸入了三人的身體,想著三人以後腎臟先天,嘿嘿……。

等神識將天空中方圓十多公里範圍內朝陽紫氣吸收一空,一日的修煉也算結束了,睜開雙眼看著懷裡的三美還在熟睡著,縮下去的大雞巴已經從雨兒的子宮頸中滑落到了騷穴里,雨兒扭著臀兒,……嗯……嗯……聲中的小臉蛋還在我的臉上蹭著,左懷裡的娘親妹妹抱著我脖子甜甜的笑著,那抓著我一隻卵子的玉手還不時的輕輕揉搓著,右懷裡的雲兒和娘親妹妹一樣摟著我的脖子熟睡著,另一隻卵子被輕輕的握著;雙手輕輕的從娘親妹妹和雲兒的屁眼中抽了出來,剛剛抽出懷裡的娘親妹妹和雲兒就……嗯……的一聲睜開了雙眼。

……

第二十七章 夏日風情(二十二章)中學

站在雨兒身後,幫著雨兒梳著百合髻,鏡中那嬌羞的俏臉正滿意的抹著口紅,那圓潤的鵝蛋臉,肌膚如雪一般的白皙,不過此時臉上還帶著嬌羞的紅潤,看上去卻是格外的美艷,薄薄的劉海將鵝蛋臉襯托的更加清新自然,高高翹著的鼻子纖巧又挺立著,顯得格外的雅致,那正抹著最後一筆的豐潤紅唇,好像玫瑰花一般的芬芳馥郁,柔潤而又性感;看著雨兒那雙宛如秋水一般的大眼睛,忍不住環著雨兒的玉脖,伸頭和雨兒動情的吻了起來。

娘親妹妹和雨兒以及雲兒每日的伺候梳洗,隨後用餐,在之後給爹爹上香跪拜,每日基本不能隨便出門,但是至從收了娘親妹妹和雨兒雲兒,這日子卻是太好過了,不過在好的日子,每日都在一個範圍內活動,人都會覺得煩躁不安,渴望著去外面透透氣,村裡都是族親,尤其是隔壁爺爺奶奶大伯一家,娘親妹妹和雨兒雲兒無論如何說,都一直堅守在家裡,就這樣一直憋著,期間村中族老幫忙去了一趟學校說明了些情況,否則學校還以為我放棄學業了呢。

「雨兒……雲兒……快將衣服收拾收拾……哥哥……馬車不夠放了……您去城裡雇些馬車……」昨日剛過了孝期,心裡迫不及待的林夢馨就已經開始顯得不耐煩了,很在意隔壁爺爺奶奶說法,執意今日和兒子哥哥一起搬到縣城小姑家裡。

「娘……將冬衣全部帶去嗎……難道咱們不回來了……家裡的畜牲還有田地怎麼辦」看著娘親恨不得將東西都搬走,搞的李秋雨很是疑惑。

「是啊娘親姐姐……這麼多畜牲……誰來伺候啊……要不咱們以後每周末回來一次……但是這些雞鴨鵝還有牛馬可怎麼辦」收拾著衣物的李夏雲有些人嫉妒的看著娘親,以後娘親和弟弟睡三姑母家,自己和姐姐卻要住校,巴不得娘親留下來陪我才好。

「娘已經和曹桂香和李三家說好了……以後田都租給他們,牲口他們伺候,娘只收了兩成的地租,但是代價就是看好咱們家和這些畜牲……看什麼呢……呵呵」越想越激動的林夢馨,簡直像小鳥一般一邊收拾一邊哼著歌。

「娘親妹妹……有些衣服就留下來吧,又不是不回來了,哥哥這就去城裡雇些馬車……你們收拾……我去去就回」看著母女三人都是滿懷著激動的心情,自己也是憋久了,牽著馬出門就快速的騎了起來。

騎著馬兒看著道路兩邊的風景,真是激動壞了,憋在家裡太久了,如今已是10月中旬了,道路兩旁的樹葉都已經掉差不多了,不過還是不影響我的心情,到了城裡雇了三輛馬車一路疾馳而回。

「娘……雨兒……雲兒……收拾好了嗎」匆匆推開院門,一進正堂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大包小包的滿滿的堆了一座小山一般。

「哥哥都好了……雇了幾輛馬車啊……呵呵……」看著兒子哥哥一臉的驚訝,嬌笑著看著門外馬車。

「娘……爹爹雇了三輛馬車……要不要把咱們的梳妝鏡都搬去……女兒和雲兒不準備住校了……」看著娘親滿臉激動的說道,羞怯的小臉蛋在娘親的白眼下更加的紅潤了。

「娘還能攔著你們不成……梳妝鏡去城裡買就可以了……趕緊收拾吧……看什麼呢雲兒……」一邊催促著兒女們,一邊自顧自的搬著行李,女兒們的心思自己何嘗不知,但是自己都這樣了,哪裡好意思說女兒們。

「夫人……讓我們來吧……這位小老爺可吩咐好了……哥幾個來搬行李了……」看上去頗為老實的趕車師傅,將另外兩位師傅叫了過來幫忙搬著行李。

「有勞了……這些小東西就我們自己來吧……」對著三位師傅拱拱手,看著母女三人收拾著貼身衣物,自己趕緊將文房用具搬上自家馬車。

「爹爹……雲兒給您一起搬」在旁邊一直未說話的李夏雲,看著爹爹搬著很重的宣紙,趕緊丟下手裡的小包裹,一臉討好的跑到爹爹身旁。

「嗯……我都忘了……我是宗師……額……哈哈……不用麻煩了……看好」匆忙之間都忘了自己是宗師了,看著眾人大笑著運起攻,只見掙脫中的大包好像自己會飛一般,一會就將四輛馬車給塞滿了。

「這位小老爺……您……天哪……您才多大……」憨厚的馬車師傅看著這個年齡這麼小的宗師,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位小老爺……是小的眼拙……您海涵……」另一位長相老實的師父趕緊彎腰拱手作揖。

「小老爺……還有東西要搬嗎」唯一的青年馬車師傅,從開始的震驚很快的恢復了過來,從進門聽到這家人的叫法,自己就知道這位小老爺不簡單,這位小老爺收了母女三人至親,雖然有些羨慕,但是一想到家裡乖巧的娘親每日那嬌羞的模樣,心裡的羨慕也一消而散了。

「還有的到時候我自己來吧……好了就這樣吧……娘……雨兒……雲兒……將家裡的馬兒都牽上……娘……哥哥扶你上馬……」扶著娘親上了馬背,旁邊的雨兒和雲兒好像不會騎馬一般的等著我攙扶,好氣又好笑的扶著雨兒和雲兒上馬。

「走吧……」四輛馬車裝滿了東西,後面娘親她們一人雙馬在後面不停的說笑著,剛出門就見爺爺奶奶那兩張令人討厭的臉,對著爺爺奶奶拱手,突然手中馬鞭啪的一聲抽在馬背上,快速的疾馳而去,隱隱的聽見爺爺奶奶在身後的咒罵聲,心中頓時一陣的快意。

「呵呵呵……爹爹……爹爹……您沒看見剛才那兩人的表情……雲兒一直憋著笑呢……呵呵……」催著馬兒快速跟在爹爹的旁邊,那憋著的笑容在也掩飾不住的對著爹爹說道。

「是呢……呵呵……爹爹……這兩人好不要臉……」剛剛出了村子毫無顧忌的對著爺爺奶奶一陣的編排,說著說著又和妹妹一起討論著剛才爺爺奶奶的潑婦罵街,說著說又是一陣的嬌笑。

「你們啊……哥哥在趕車你們不要打擾哥哥了……」在身後的林夢馨何嘗不是憋著笑,剛才兒子哥哥一句話未說,只是拱手作禮,隨後更是催馬加鞭,好像是打了他們的臉一般,身後自己和女兒們板著臉快速而過,隨後兩人氣急敗壞的罵街,真的是大快人心,看著兒子哥哥給自己報仇,心裡感動的要死,想著晚上是不是給兒子來點新花樣犒勞下,想著想著胯內水兒都給絲襪淋濕了,好像羞人的事被發現一般,羞紅的俏臉左右看了看。

「呵呵……好了……咱們快些吧……」心中的暢快只能憋著大笑,前面還有趕車師傅在趕著馬車,自己卻不能像雨兒她們一樣開懷大笑。

趕著馬車終於進了縣城,沿著軍武大街行駛了一會,娘親催著馬匹趕在車隊前面指揮著趕車路線,駛進了縣城靠近西北位置的渭水街,隨後沿著街道一直趕了幾里路,看著娘親轉進一巷子,隨後在一家較為寬敞的院外敲著門。

只見一梳著百合髻的俏麗婦人打開院門,帶著驚喜的表情看著娘親,穿著淺藍色對襟襦裙,高聳的酥胸在銀白色繡花抹胸下顯得格外的誘人,白皙圓潤的臉蛋上那一雙大眼睛,好式會說話一般的忽閃忽閃的看著我們,小巧玲瓏的翹鼻顯得十分的可愛,那摸著鮮紅色的櫻桃小口正合娘親說著話,這是一個看上去極其溫婉乖巧的美婦,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這個美婦非常的堅強和固執。

「姑母……青兒來看您了……茜兒和小雲兒今天在上學嗎……」看著三姑母滿臉的微笑,下了馬車趕緊對著三姑母施禮。

「行了……別整這些沒有用的……快進來吧……夢馨、雨兒、雲兒咱們來看看我給你們準備的房間……青兒你帶著師傅們將行李搬進來吧」拉著曾經的嫂子現在的侄媳,又讓雨兒和雲兒她們將馬屁拴好,拉著三女去自己收拾好的房間。

「昨日還以為你們就來了呢……害我等了半天……聽村裡的族老說我爹娘他們和你們吵架了」一邊拉著林夢馨她們,一邊說著家裡的繁瑣事。

「師傅們將繩索鬆開……我來將行李運功卸下」看著四位美人手拉著手有說有笑的進屋,趕緊到院外吩咐師傅們鬆綁繩索。

宗師就是宗師,很快行李就飛進了屋內,從懷裡掏出10銀元給了三個師傅,三人被自己的大手筆震的一驚一喜的,又是推脫又是道謝。

看著三位師傅趕著馬車回去,搖搖頭進屋對著房內四人說道:「娘、雨兒、雲兒……我在回去一趟,還有些東西要拿過來……姑母我先回去一趟」。

「青兒……你去吧,姑媽和你的娘子們收拾一下……呵呵」看著沒有外人了,李可馨看著林夢馨開始調笑了起來。

「好你個可馨……呵呵……找打……」被曾經的小姨子調笑,羞的林夢馨對著李可馨一陣追打。

「呵呵……雨兒……雲兒不用送……你們忙」看著娘親和姑母在打鬧,對著嬌羞的雨兒和雲兒微笑道。

催促著馬車趕著路,想著姑母的風情,自己何不將姑母一家也給收了,想著想著內心都開始激動了起來。

趙偉偉今日做了一筆大生意,一來一回40公里的路程自己居然賺了3銀元6塊大銅板(大銅板50銅錢),趕著馬車買了些涼水和熟食,城西南平民區很普通的院子,進門就見一乖巧的美婦坐在雲柏樹下織布。

「偉偉回來啦……又亂花錢了……等娘忙完在給你做飯」看了一眼兒子手裡拎著的熟食,沒好氣的說道,不過那翹起的嘴角卻是顯得美婦很是受用的樣子。

「愛蘭……看偉偉今天給你帶了什麼……」將手中的涼水放在美婦的身前石桌上,一手捏著美婦的下巴說道。

「又叫人家愛蘭了……輕點聲……晚上在房裡在叫娘……」受不了兒子火熱的眼神,那被兒子捏著下巴的俏臉羞的紅通通的,別著臉低聲哀求著。

「愛蘭……你可知今日你的偉偉哥哥賺了多少嗎……買了這麼多東西,還剩3塊銀元……你看……該怎麼獎勵哥哥」看著親娘那嬌羞扭捏的模樣,趙偉偉喘著粗氣在余愛蘭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今日是遇見了有錢人家嗎……等晚上……娘在給你還不行嗎……」感受到兒子火熱的氣息,已經嫁給兒子近一年的余愛蘭知道兒子已經情動了,自己何嘗不是,可是一想到兒子每次都是羞人的玩弄著自己,說什麼也不能白日裡讓兒子得逞。

「呼……娘……好妹妹……愛蘭妹妹……偉偉想了一路了……今日的貨主比偉偉還小,他的娘妻可是當著我和老侯老孟的面前叫著哥哥呢……啊……」放下手中的吃食,抱著嬌羞的娘親,一邊說著一邊吻著,粗糙的大手在懷中美婦的襦裙內遊走著。

「嗯……啊……不要……不要……」敏感的身子被兒子挑撥的下身穴兒泛濫不以,聽著兒子偉偉的話外音,知道兒子又想讓自己大白天的叫他哥哥,可是自己就是張不了口,不禁對著兒子哀求了起來。

「嗯……叭叭……啊……愛蘭……快叫哥哥……」看著懷裡羞的淚眼蒙蒙的美母,火熱的慾望更加的強烈了。

「嗚嗚……壞蛋……哥哥……哥哥……放過愛蘭妹妹吧……求您了……」見兒子實在不肯放過自己,不禁低聲的哭泣了起來,抬起梨花帶雨的俏臉看著兒子的雙眼,希望兒子能憐惜自己,那嬌羞的身子隨著哥哥的叫喚,輕輕的顫抖著,淚目更是羞的緊閉了起來,好像笨笨的鴕鳥一般自欺欺人的藏著自己。

「余愛蘭……兒子的愛蘭……愛蘭妹妹……偉偉哥哥真的好愛你……嗯……」抱著羞成這般的美娘,輕輕的叫喚著娘親的名字,吻著娘親臉蛋上甘甜的淚珠,心滿意足的對著襦裙內的肥臀溫柔的把玩著。

「嗯……放娘下來吧……哥哥……偉偉哥哥……放愛蘭妹妹下來吧……娘親給您做飯……好嗎」感受到兒子的動作變化,那緊繃的心終於放下了,睜開美目哀求著兒子放自己下來,可是看兒子一副想也別想的表情,羞的余愛蘭只好輕聲在兒子的耳邊叫著哥哥妹妹的,這才讓兒子偉偉放下自己。

站在地上拍了怕胸口,又緊張的對著隔壁的院子看了看,嘟著小嘴恨恨的拿起石桌上的三個銀元,瞪了一眼壞笑的兒子便轉身進了屋內,背過了身子的余愛蘭,那眼角的淚珠卻掩蓋不了那一絲竊喜,如今的生活自己很是滿意,如果不是兒子為了性福讓自己先避孕,自己怕是早懷上了兒子的種。

坐在院內的趙偉偉看著娘親一年來還是如此的嬌羞,很是滿意的對著娘親吹著口哨,想著當日婚禮時,娘親和自己一起叫著姐姐和姐夫,那羞得進房在自己懷裡哭的稀里嘩啦的樣子,到了現在自己還記憶猶新,看著胯下腫脹的肉棒,心裡想著什麼時候讓娘親懷上自己的孩子呢。

「等急了吧……中午娘就烙了點餅……你又買了這麼多熟食……省的浪費了……你下午不出工了……喝什麼酒」端著烙好的熱餅,看著兒子正悠閒的喝著酒,沒好氣的說著。

「愛蘭……我正尋思著找一個好主顧做事呢,省的今日飽明日飢的……在說爹去世咱家也拿了這麼多賠償金……幹嘛給自己這麼累」和娘親悠閒的生活,讓趙偉偉很是滿足。

「有賠償金又怎麼樣……況且以後……以後咱們的孩子」當余愛蘭說到孩子時,那聲音卻是越說越小了,那臉蛋兒紅的更是和熟透的番茄一般。

「不喝了……不喝了……兒子一定好好工作……呵呵」看著娘親那羞紅的臉蛋,想著娘親大著肚子在自己懷裡,自己和娘親的種是男孩好還是女孩好,又為了讓娘親安心,只好將酒倒入酒壺。

「來……愛蘭……兒子給你買的最愛吃的涼水……」

「盡會亂花錢……天氣都這麼涼了……還買」

看著娘親嘴上說著自己,但是卻微笑的享用著自己的殷勤,那嬌羞的滿足表情,對趙偉偉來說就是最大的愛意。

直隸省10月中旬的白日還是有些悶熱,坐落在平民區的趙偉偉家,母子兩人正在院內石桌上相對而坐,余愛蘭不時的給兒子夾著菜,而趙偉偉也不時的拿著手帕給母親擦著嘴角,母子倆正盡情的秀著恩愛。

來回的奔波終於將該收拾的都收拾到了馬車上了,到了渭水街聞著空氣中的香味,引的肚子裡的蛔蟲亂叫著,想著娘親她們定然準備好了豐盛的午餐,手中的馬鞭更加的揮舞了起來。

一路疾馳終於到了,還沒推開門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饞的口水直流,趕緊進院將大包小包的卸下。

「回來啦……雨兒……雲兒……快來收拾下……」聽著開門聲林夢馨知道兒子回來了,趕緊叫著女兒們過來收拾,畢竟在曾經的小姨子家不好意思叫兒子哥哥,只是小跑到兒子哥哥身邊,拿著手帕輕輕的擦著兒子哥哥的臉蛋,並附在兒子哥哥的耳邊叫著哥哥,好像生怕李可馨聽見一般。

「青兒回來啦……飯菜都做好了……就等你了」穿著圍兜的李可馨正好看著林夢馨,伏在侄兒的耳邊輕聲的叫著哥哥,想著夢馨曾經是自己的嫂子現如今又是自己的侄媳婦,又想到剛剛夢馨母女三人對自己的勸說,那種禁忌的快感讓李可馨的雙腿都有些發軟了。

也不知可馨剛剛有沒有聽見自己叫著兒子哥哥,不過看著可馨那一副嬌羞的模樣,知道自己勸說可馨和茜兒一起嫁給兒子的事情有眉目了,那嬌羞又風情萬種的轉身扭著臀兒的模樣,活像等待愛情小姑娘一般。

「哥哥……您去和您的可馨姑母先喝著酒……奴奴和女兒們收拾下一會就來」一邊嬌羞的說著一邊用眼神示意著兒子哥哥,那聲哥哥叫的讓在廚房的李可馨都聽的清晰可見。

「好……辛苦娘了……雨兒……雲兒你們稍微收拾下就可以了……」聽著娘親妹妹的話,在看著娘親妹妹用眼神示意,哪裡還不明白什麼意思,激動的立馬跑去廚房。

廚房內姑母站在灶台前在裝著菜,不過那慢吞吞的動作顯得有心事一般,看著姑媽那飽滿的肥臀輕輕的扭動著,身體不由自主的上前抓著姑母的玉手:「姑母……青兒來吧……」

「嗯……不用了……你先去餐廳……姑母將菜裝好就來」身後侄兒翹起的部位輕輕的頂著自己的臀兒,玉手還被侄兒給抓著,羞的李可馨連說話都顫抖了起來,那俏臉也紅通通的,自己說話的顫音和臉上的反應都讓李可馨更加的羞怯,轉頭看著侄兒那惡狼一般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嚇的李可馨立馬轉頭看向別處,那小心肝更是嘣嘣的直跳,站在灶台前現在的姿勢好像是被侄兒抱在了懷裡一般,緊張嬌羞的李可馨已經忘記了反抗,就這麼傻傻的被侄兒把玩著玉手。

也不知站了多久,那小巧玲瓏的翹鼻上冒著一顆一顆的汗珠,而那滾圓的肥臀上一隻大手正輕柔的對著肥臀轉著圈兒揉捏把玩著,李可馨那一張羞紅的俏臉咬著紅唇別著臉,一雙迷人的大眼睛更是半眯半睜著,緊張刺激下耳邊侄兒粗重的喘息聲都變的那麼的清晰無比,內心深處叫著……不要……不要,可寂寞空虛的身子在侄兒的大手下,卻是顯得那麼的無力,柔軟的身子更是直接倒在了侄兒的身上,尤其是林夢馨那句「何不和茜兒一起嫁給青兒呢,你還這麼年輕,青兒更是你的親侄兒,以後肯定會疼惜你的」,想著想著那胯內穴兒更是水兒直冒,丈夫去世了這麼些年,自己守身如玉,侄兒怎得這般猴急,自己又不是淫婦,為何這般輕薄自己,委屈的淚水如小溪一般流了下來,女人就是如此一會懷春一會猜疑。

「咳……咳……哥哥……娘和雨兒雲兒都收拾好了……哥哥快去吃酒吧……娘和您姑母說說話」看著兒子哥哥那焦急的模樣,又看著可馨嚇得一動不動的站著,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兒子哥哥。

「娘……哥哥先去了……你們聊……呵呵」突然竄出來的娘親嚇了自己一跳,剛才的氣氛讓自己都迷失在了其中,突然看見姑母掛著兩行清淚,心知自己是太猴急了,見娘親發話,正好有娘親來給姑母說通說通,想到姑母和茜兒母女倆在自己胯下哀求著自己玩弄,又有娘親妹妹和雨兒、雲兒三母女,胯下大雞巴更是當著娘親的面隔著薄薄的儒服跳了跳,臨走又對著娘親妹妹的肥臀狠狠的的捏了一把。

「夢馨……我……嗚嗚」低頭看著侄兒走出廚房,委屈又嬌羞的對著林夢馨哭泣了起來,羞人的事被林夢馨看見,羞的李可馨撲在林夢馨的懷裡哭泣了起來。

「呵呵……可馨……咱們姐妹可真有緣……以後咱們是親姐妹了……這樣不好嗎……你侄兒如今是宗師了……以後和青兒一起雙修享受榮華不正是咱們女人夢寐以求的嗎……你侄兒啊可壞了……之前可是羞死我了……你不知道啊……」抱著好姐妹,在李可馨的耳邊說著悄悄話,講著自己如何被自己的兒子欺負,如何撒嬌的,看著懷裡的李可馨漸漸的抬起頭看著自己,那大眼睛睜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看,逗的林夢馨調笑的對著李可馨說了一句話,頓時讓李可馨羞的對著林夢馨追打了起來。

桌上豐盛的飯菜讓我和雨兒、雲兒食慾大開,廚房內突然的嬌笑聲,就好像勝利的號角一般,頓時讓這桌飯菜變的更加香甜了,看著我突然的食慾大增,雨兒和雲兒哪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爹爹……您慢些吃……可馨姑母還沒來呢……這樣吃可不禮貌」

「姐姐……可馨姑母要變可馨妹妹了……做妹妹的哪裡敢說自己的親哥哥不是……呵呵」

「呵呵……爹爹真是的……以後姑母叫雨兒姐姐……雨兒多不好意思」姐妹倆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直到聽見腳步聲才止住話題。

「姑母……娘……來坐……中午咱們少喝點……」看著兩美婦手拉著手到來,看著可馨姑媽那嬌羞不好意思的樣子,連忙示意娘親。

「可馨……來你做你侄兒的右邊……雨兒、雲兒你們往邊上坐坐,娘賠你們爹爹喝幾口……」拉著好姐妹的手,不顧李可馨的眼神反對,看著李可馨的身子坐的直直的,笑著舉杯和眾人共飲了一杯。

「娘、雨兒、雲兒下午我去到縣衙登記下宗師境界,正好明日咱們將婚書登記下……」說完轉頭用火熱的目光看了一眼可馨姑母,看的美婦慌亂的低頭吃著菜。

「嗯……爹爹……雲兒和您一起好嗎……」聽到要領證,激動的李夏雲立馬站了起來。

「我也要去……雨兒知道在哪裡」

「咱們的衣服,還有兒子哥哥的東西都沒有整理好……不行……娘不同意……」兩個女兒想陪兒子哥哥上街,家裡這麼多東西難道讓自己一個人嗎收拾,氣的林夢馨對著兩個女兒瞪著大眼睛。

「這樣吧……娘親妹妹你和可馨姑母在家收拾……兒子哥哥去驗明身份很快就回來了,可馨姑母好嗎」大著膽子抓著姑母的玉手,嚇的美婦立馬點頭同意。

「好……好……青兒你別這樣……」雖說夢馨母女三人一起勸自己嫁給侄兒,但是畢竟沒有侄兒在場,如今侄兒當著大家的面拉著自己的手兒,羞的李可馨又是答應,又是哀求著,二品境界的李可馨好像比五品境界的李夏雲還要柔弱一般。

看著好姐妹李可馨就這麼答應了兒子哥哥的要求,氣的林夢馨對著兩個女兒哼聲以對,而李秋雨和李夏雲豪不示弱的哼聲相對。

看著母女三人的嘟著嘴大眼瞪小眼,又是哼哼聲的樣子,看的我呵呵直樂,摸著可馨姑母的玉手,示意可馨姑母看看母女三人的樣子,果然美婦……噗呲的一聲笑,引的母女三人嬌羞不以。

看著娘親妹妹那委屈的大眼睛對著自己一眨一眨的,自己只能裝糊塗喝著酒,一頓飯間腰間的嫩肉都不知被娘親妹妹給捏了多少回。

城裡的繁華豈是鄉下可比,馬車內李秋雨李夏雲姐妹倆不時的嬌聲傳來,到了縣衙很快就在衙役的帶領下來到了武場,在周圍都是的驚呼中,從開始的不屑一顧到鞍前馬後,很快就完成了登記造冊。

「您就是下河李青……卻是小的失禮了……還請大人海涵……罪過……罪過……」那登記完的衙役,在看清楚這個李青就是宗室下河李青頓時臉色大變。

「正是在下……不知」看著這衙役這般表情很是納悶,旁邊的雨兒和雲兒也是一臉的不解。

「你恐怕還不知……當今陛下……嗯……」看著旁邊明顯是這位老爺的嬌妻一般的兩位美人,也不知如何開口了。

「有話就直說吧……」看著這衙役一臉的猶豫,李秋雨挽起爹爹的胳膊以示身份。

「那在下可要說了……當今陛下下旨將出雲公主和其母嫁於公子做平妻……相信不日聖旨就會下達……那出雲公主和其母早在幾日前已然到達縣城……」看著這位馬上就是駙馬爺的公子,又小心翼翼的看著旁邊的兩位女子,果然這兩位女子立馬性情心情大變。

「哼……爹爹好本事……瞞的雲兒好苦……嗚嗚……」

「雲兒咱們走……讓爹爹一個人去公主府吧……咱們高攀不起」

「你……哎……雨兒……雲兒……」咬牙切齒的指著這名衙役,看著雨兒和雲兒奔向縣衙外,那傷心欲絕的樣子,知道出大事了,從小到大還沒見兩女這麼傷心過,趕緊追上去解釋。

「雨兒……雲兒……你們聽我說……我真不知道會這樣……咱們先上馬車……回去在說怎麼樣……」兩女決絕的樣子,看的自己心疼的要死,完全不理我的表情,只好步步緊跟著。

……

第二十八章 天龍?神鵰(?宣戰)

「咱們回去吧……這天都黑了……」手裡大包小包子的拎著各種絲襪內衣化妝品,卻沒有半點開心,兩女始終板著臉,那副別惹我的表情,看著都害怕。

「姐……咱們回去吧……也是沒有東西要買了」看著爹爹一個下午不斷的求饒,那垂頭喪氣的表情,看的李夏雲心裡的火氣早就消了。

「嗯……咱們去找倆馬車……」對爹爹的懲罰讓李秋雨很是滿意,那一副乖乖模樣,好像爹爹又變回了弟弟一般,讓李秋雨內心很是滿意,但是臉上還是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我來……怎能勞駕你們……呵呵」連忙拍著馬屁,雖然換來的是哼聲,但是起碼比冷漠以對好多了。

這麼晚了也不知道有沒有馬車了,踩著輕功漫無目的搜尋著,縣城裡高手眾多,難保有大宗師這般的高手,神識卻是不敢亂放。

「這位少爺要搭車回去嗎……」下午和娘親溫存了好一會才上工的趙偉偉,剛剛準備收工,卻見早上的金主在尋找什麼,於是便隨口問了下。

「咦……小師傅啊……我正好在找馬車……正是巧了……到前面路口,本少爺兩位嬌妻在等著呢」一看是早上青年師傅,趕緊雇下馬車。

板著臉的雨兒和雲兒一副碰我一下跟你急表情,兩人手拉著手坐在馬車最裡面和我保持著距離,車廂里詭異的沉默著。

「這位少爺縣衙到了……小的靠邊等您」一路疾馳,馬車內毫無聲響,讓趙偉偉不敢多言,知道女人發起脾氣好不講理的,想著家裡的美嬌娘也是如此,不由得無聲微笑了起來。

「走吧師傅」從縣衙停放馬車處,將馬車拴好,催促著師傅趕緊回去,家裡的娘親和姑母估計等急了,茜兒也放學了,回去後這家裡也不知道會亂成什麼樣,想想都感覺頭皮發麻。

「這位小師傅家住哪裡……可有主顧……在下如今家中人丁眾多……正好缺個趕車師傅」趕著馬車,看著旁邊的小師傅問道,自己好歹是宗師了,而且自認才子,經常自己趕馬車,卻是有失身份了。

「小的叫趙偉偉……家住城南……家中姐姐以家人,父親曾是軍人,已去世,家中現有娘妻……在無他人……卻是沒有主顧……如若老爺看的起小的……小的願意為老爺的夥計」聽著這位小老爺的說法,正求之不得的趙偉偉立馬討好的叫著老爺。

「哦……如此明日你來我家……我每月給你50銀元……可好」想不到這小師傅也是娶了自己的娘親,頓時好感倍增。

「哼……快些趕車……」聽著兩人的對話,馬車內的李秋雨立馬不滿意了。

「是……小的多嘴了」知道馬車內的女人吃醋了,立馬閉嘴趕車。

張了張嘴想著雨兒和雲兒正在氣頭上,還是老實的閉嘴了,到了姑母家,賞了點錢給趙偉偉,吩咐明日早些來,看著雨兒和雲兒理都不理自己,只好乖乖的拿著大包小包進院內。

收拾好馬匹,剛剛進屋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屋內擺放著大量的禮品,還有兩位俏丫鬟,而娘親妹妹和姑母臉色不善的看著我,旁邊的茜兒那雙眼睛紅腫著,小表妹楊雲一臉天真無邪的摸摸這個摸摸那個。

「這……這……哎……你們倆是那個出雲公主派來的嗎」屋內詭異的氣氛,眼神示意著雨兒和雲兒,兩人卻視而不見,只好打破僵局,硬著頭皮問道。

「奴婢……流鶯為出雲公主貼身侍女」

「奴婢……畫餅為謝夫人貼身侍女」

「我等奉公主和夫人之命來侍奉駙馬爺」兩美俏婢跪在地上向著我拜道。

「咳咳……起來吧……哎……這事我真不知道……今日我去登記宗師才聽縣里的衙役說起……這個出雲公主太過分了……怎能如此……你們倆起來吧」看著兩美婢動人的身姿,想著這兩人以後是自己的禁臠,想怎麼把玩就怎麼把玩,下身微微的抬起了頭,假意攙扶著兩美婢,摸著兩人光滑的小手,內心頓時一盪。

「哼……手好摸嗎……賤婢……不要臉……她這是在給我宣戰呢……陛下聖旨還沒有來……就這麼急不可耐的送人送禮」看著兒子哥哥那裝模作樣的表情,氣的林夢馨破口大罵,兩美婢更是被嚇的臉色慘白,畢竟得罪主母可沒有好果子吃。

旁邊的李可馨本來還希望女兒和自己能夠做侄兒的第一平妻,現在只能做最後一房平妻了,內心在大的委屈也無法讓皇帝改變主意,本來自己還想委婉一陣子在接受侄兒,現如今侄兒的平妻位置只有最後一房了,萬一出什麼麼蛾子自己和女兒該怎麼辦,天下這麼大,宗師雖多但是平均分配下來,可是非常少的,況且還是自己的親侄兒,不找自己的至親還找外人嗎,不管怎麼說親侄兒總比外人好,一心想將自己溫柔的一面展現給侄兒的李可馨,不由自主的開始為著侄兒考慮了起來。

「夢馨……畢竟青兒也不是有意招惹公主的……你也知道青兒那件事……必定是宗室這邊的壓力讓陛下不得不懲罰出雲公主……」說完帶著一臉的紅暈看著侄兒。

「哼……咱們吃飯吧……」說完也不理兒子哥哥,拉著幾女便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吃啊……愣著幹嘛……人家有侍女伺候呢……」

「舅母……小雲兒是叫您嫂子還是叫您舅母啊」小蘿莉一臉天真無邪的說著。

「死丫頭……不跟你說了叫嫂子嗎……還問」李可馨看著自己的小女兒天真的模樣,又好氣又好笑。

「呵呵……你舅母已經是哥哥的媳婦了……小雲兒你以後要叫表嫂……雨兒和雲兒都是表嫂知道嗎……還有你茜兒姐姐……還有……」看著天真爛漫的小雲兒打破氣氛,趕緊對著她打趣到,當最後自己的眼神看向可馨姑母的時候,茜兒和可馨姑母雙雙羞的低頭不敢看我,低頭羞澀的玩弄著自己手指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表哥……你別打娘的主意……人家才不要叫你爹爹呢……」看著表哥最後盯著娘親的樣子,小蘿莉趕緊搖著頭制止道。

「噗嗤……咯咯……小雲兒……你把你表哥當爹爹不好嗎……你看錶姐我不是叫著你表哥爹爹嗎……呵呵」李夏雲看著小雲兒搖頭晃腦的模樣,憋不住的笑著打趣道。

「呵呵……爹爹……您不餓嗎……你們倆也坐吧」被小雲兒搞笑的模樣逗的在也裝不了的李秋雨,沒好氣的看著爹爹局促不安的模樣。

「呵呵……正餓著呢……流鶯……畫餅來做老爺旁邊……」雨兒的打圓場,趕緊順勢坐下。

「啊……娘……您不要坐人家表嫂好不好……表哥跟人家差不多大……人家還要叫爹爹……好丟人的」尤其是看著雨兒表姐叫著表哥爹爹,嚇的小楊雲趕緊拉著母親的手搖晃著。

「呵呵……可馨妹妹快吃飯吧……茜兒趕緊吃吧……都餓壞了……小雲兒……表嫂給你夾塊烤鴨………來……」林夢馨看著好姐妹羞的恨不得鑽入地縫的模樣,連忙叉開話題。

「一天的到晚不好好學習……盡想些沒用的東西……快吃……茜兒……吃吧……」見林夢馨幫自己打圓場,李可馨羞澀的眼神始終不敢看侄兒一眼,眼神總是在對上侄兒眼睛的時候,慌亂的躲開。

「娘……雨兒……雲兒……可馨姑母……茜兒……青兒幫你們夾菜……哦……還有小雲兒……嘿嘿……流鶯、畫餅你們倆也吃……」見幾女不理睬自己,只好自討沒趣的自己吃著。

本來開開心心的晚餐卻被刁難公主給打亂,這個刁蠻公主以後定要好好調教一番,否則還不上天了,鬱悶的吃完晚餐,姑母安排兩侍女住在了樓上,本來以為晚上回房會吃閉門羹的,萬萬沒想到,娘親和雨兒、雲兒簡直像烈火一般的纏著我。

母女三人散開發髻,披著青絲赤裸著身子,每人穿著一條肉色超薄連褲襪,騎坐在雲兒的臀腰處,大雞巴如打樁機一般的對著雲兒的騷穴兒一陣狂搗,娘親和雨兒左右兩邊和我激吻著。

「啊……賤貨……啪啪啪……讓爹爹出醜……看爹爹不幹死你……啊……」一手揪著雲兒的青絲,一手拍打著雲兒的肉絲臀兒,如騎馬一般的玩弄著雲兒嬌嫩的身子。

「兒子哥哥……吻一吻娘親妹妹……好哥哥……嗯嗯……」今日房內第一泡精是屬於雲兒的,早以被兒子哥哥挑逗的瘙癢難耐的林夢馨,放蕩的大聲淫叫著,這叫聲好像是叫給隔壁房間聽的。

「親爹……雨兒也好……好爹爹……寵一寵雨兒……」今日見姑母很是意動的樣子,李秋雨也顧不得隔壁房間的姑母了,嬌柔的叫著爹爹,那淫媚聲叫的房內更是春意盎然。

「操死雲兒……親爹………操到子宮了……啊……在用力……操女兒的親爹……要了女兒的命了……啊」昂著被爹爹揪著的小腦袋,絲襪臀兒被爹爹不斷拍打的又痛又麻,而騷穴兒更是被操的頭腦一片空白,李夏雲張著口水直流的小口,眯著眼瘋狂的浪叫著。

本來今日李可馨見楊茜傷心欲絕的小模樣很是傷心,就安排女兒和自己一起睡以便安慰安慰自己的乖女兒,哪知道林夢馨母子四人,在自己的隔壁房內如此瘋狂的做著愛,完全不當自己母女二人存在。

「娘……表弟他們怎能這般……羞死茜兒了……娘……你聽……雲兒表姐叫的……怎麼這麼下賤……」隔壁夏雲表姐那浪叫的聲音別說自己了,恐怕樓上都能聽到了。

「夢馨母女真是的……就不能輕點聲……」久曠的身子被叫的早已泛濫不堪,黑暗中聽著女兒粗重的呼吸聲,母女倆心照不宣的摩擦著雙腿,想著女兒叫著侄兒爹爹自己叫著侄兒哥哥,那泛濫的下身更加不堪了,黑暗中一隻手慢慢的伸入胯下開始扣弄了起來。

過了一會聽見娘親粗重的呼吸聲和很輕的……嘰嘰……叭叭聲,楊茜哪裡不知道娘親在幹什麼,沒想到娘親會自慰的楊茜,輕咬著棉被,也偷偷的伸出一隻手摸索進了胯下,輕輕的來回玩弄起自己的穴兒。

「流鶯……姑爺好厲害……這都多久了……」那個叫畫餅的美婢和叫流鶯的美婢在房內早已受不了正磨著豆腐。

「是啊……啊……姑爺……好厲害……公主房內就公主和夫人……咱們以後可要好好表現……」

「騷蹄子……想姑爺了……呵呵……」

樓下房內戰況正一浪高過一浪,雨兒和雲兒早已不堪征伐躺在床上昏死了過去了,只有娘親還在撐著。

「賤貨……敢給兒子哥哥臉色看……看兒子哥哥不操死你……啪啪……噗呲……噗呲……」雙手將娘親的絲襪美腿壓在娘親是大肥奶上,嘴裡一邊吃著娘親的香舌一邊言語羞辱著。

「哥……親哥……夢馨不敢了……又到子宮了……啊……爽死奴了……啊……」被兒子瘋狂的操著,那大雞巴好像定製的一般,次次到子宮,酸爽的林夢馨早以忘了皇帝賜婚之事,只希望能瘋狂泄出來。

「親哥哥別磨……嗚嗚……饒了夢馨吧……饒了您的親娘妹妹吧……夢馨在給兒子哥哥您下種……嗚嗚……讓夢馨和您的女兒們一起給您下種……哥……」

李可馨房內母女倆壓抑著高潮的到來,當聽到林夢馨猶如妓女一般的浪叫聲時,在也忍受不了這禁忌的刺激,母女倆雙雙……唔唔……唔唔著高潮了,床上母女倆抖動著身子,就是在傻的人也知道發生了什麼,羞愧難當的李可馨……嗚嗚的抱著女兒無聲的哭泣著,而楊茜也被娘親感染的無聲的哭泣了起來。

樓上磨豆腐的流鶯和畫餅兩美婢,也在浪叫中在次的高潮而去,兩美婢喘息著互相摟著疲憊的身子沉沉的睡去了。

「啊……噗呲……啪啪……好妹妹……我親娘……兒子要來了……啊……」

「兒子哥哥……娘親妹妹也要來了…夢馨和您一起……啊……來了……我的爺……」四肢緊緊的抱著兒子哥哥,淫亂的肥臀瘋狂的上下挺動了一會,隨著高潮過後那肥臀一顫一顫的打著擺子。

「夢馨……兒子的親妹妹……哥哥給你下種了……啊……噗呲……噗呲……」吻著絕美的娘親,被壓在身下柔軟又肥嫩的身子讓自己無比的迷戀,大雞巴嚴絲合縫的插在騷穴內,根本捨不得拔出,那生養自己的騷穴和子宮是任何女人都無法比擬的身心暢快感,不過今日是要在雲兒的騷穴內值班,只能在娘親的穴內泡一會,否則醋罈子又要發火了。

抱著迷迷糊糊的雲兒壓在身上,大雞巴深深的埋在雲兒的子宮裡,左右雙手抱著娘親和雨兒,兩手各伸出三指扣在娘親和雨兒的屁眼裡,如今這睡覺姿勢儼然成了母女三人的標準睡姿。

而隔壁房內的李可馨母女兩人終於在安靜後睡著了,唯一不受影響的只有九歲的楊雲了,小蘿莉在樓上自己的房內躺下便睡著了。

吸收了一夜的天地靈氣,神識在縣城向著天空放開,畢竟直隸臥虎藏龍萬一有大宗師的神識觸碰到自己是非常危險的,天空五百米以下神識絕不放出半分,以防萬一,畢竟自己還是太弱小了。

第二日早膳過後就吩咐兩位美婢將自己的話帶給刁蠻公主,省的家裡不得安生,讓一早趕來的趙偉偉送兩美婢回去,自己則去了學校報道。

「你就是那個李青……」滿頭花白的一位夫子震驚的看著這個眼前的少年,這少年真是太年輕了,翻看著履歷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少年以中等天賦之資一躍到宗師,當真是了不得,看著昨日縣衙送來的檔案,無語的看著這少年。

「學生李青……拜見夫子,因家父去世不得不守孝百日……今日才來學校」看著周圍的夫子都聚集了過來,連忙又一一見禮。

「這小孩不得了……」

「絕對是一個開創者……」

「是啊……不得了啊……要在班裡就好了」

「拉倒吧……你連宗師都是怎麼教……」

「我等學的是聖人之言……豈能以武而論……連聖人都說三人行必有我師……」

「好了……都散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恩……李青是吧……吾帶你去學政大人的班級吧……雖說你以是宗師但是宗師也有強弱,所以這系統的知識還是要學習的,還有我等畢竟是聖人門下,這聖人之言可不能荒廢了……走吧」這滿頭白髮花白的夫子看起來在學校很有威嚴,那些圍觀的夫子在這滿頭花白的夫子話音還沒落,便拱手而回。

「學生謹記……學生」見這夫子擺擺手,話到嘴邊也只能做罷,乖乖的跟著這老夫子隨行。

七拐八拐的來到校內一處非常幽靜的教室旁,這是一座三層樓的小建築,只有一間教室,但是這教室周圍種植著各種名貴的花草樹木,沿著走廊跟隨著老夫子進入門內,只見剛剛還有些吵雜的教室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李青你就坐在左邊靠窗的最後一排吧,你旁邊的是大理郡王世子,學政大人每半個月去女校教學,其餘時間都是學政大人布置的自學任務了,千萬不可怠慢了……知道嗎」看著眼前的少年,很是欣賞的說道。

「是……學生定當謹記……絕不敢怠慢了」老老實實的拱手彎腰拜謝道,心裡卻是奇怪的緊,旁邊的英俊小生就是大理郡王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姓段。

「好了……好了……不必如此了,吾還有事就先走了」看著教室內這些紈絝子弟無視自己,氣的這夫子牙根都疼了,這教室內雖說是學政大人親自教導,但是每次自己來都被這些浪蕩子弟無視,讓這夫子很是無奈又無語,這些紈絝子弟都是非富即貴,根本惹不起,只好甩手離去。

「子玉兄……你說咱們這麼有緣……」搖晃著摺扇,搖頭晃腦的對著旁邊的青年說道。

「哈哈……存白兄言之有理啊……諸位我等當好好慶祝下這位小同學的到來」眼冒精光的看著這個曾經讓自己和存白出醜的小屁孩。

「子玉……你說怎麼慶祝……」

「是啊……比武如何……」

「你們就只會欺負小屁孩的用……一群酒囊飯袋……我張彥怎會和你等一個班級……真的是讓我蒙羞」

「是及……是及……我王城羞於你們為伍……」

「有種你們在說一遍……」

「不勞彥兄和城兄,吾林動羞於你們為伍……哈哈……還要在來一遍嗎」說完還囂張的搖著摺扇,一副你能耐我何的表情。

「多謝……」話還沒說玩,那幾個自己以為幫助我說話的幾位同學,連正眼都沒有瞧我,哼聲擺擺手,那囂張的氣焰看的自己氣的半死,哪裡還不知道,這兩伙人只是敵對狀態而已,自己真是自作多情。

「……唉……唉……各位可否給小弟一個面子,就此罷手如何」同桌非常有風度的站起來,向著兩邊勸和道。

「哼……」

「切……」兩幫勢力在這同桌的勸和下居然如此輕易的罷了手,轉頭看了看旁邊的俊秀少年,175左右的身高,俊秀的外表在一身白衣的襯托下更加顯得的不凡,就好像前世看電視劇天龍八部的段譽一般的風流倜儻。

「在下大理郡王世子段譽……,想必賢弟就是李青了吧,昨日聽親家伯母說賢弟功參造化,兄當真是敬仰的很」一臉微笑的看著這個比自己小4歲的小孩,沒想到這小孩真的是宗師,自己爹爹同為宗師,這份宗師特有的韻味絕對騙不過段譽,心裡對眼前的小孩簡直無語了,自己天賦上等,到如今還是一品,在看看這小孩人比人真是氣死人,也不知道怎麼練的簡直是怪物。

「不敢不敢……只是僥倖進入宗師……哪裡是什麼功參造化……慚愧……慚愧……小弟軍武下河李青……小弟不才自取字青蓮」一邊回著禮,一邊是懵逼,這青年居然是段譽,那有沒有神仙姐姐,有沒有喬峰,慕容復。

課堂內的紈絝子弟們卻是被李青震的不輕,尤其是蘇子玉和宋存白,一時之間課堂內如鴨塘一般吵鬧了起來,當真是讓李青見識了一把人心險惡。

送完兩美婢的趙偉偉急不可耐的趕回家中,自己被小老爺僱傭的事還沒有告訴愛蘭,整整五十銀元每月,在加上今日見聞,這小老爺是飛黃騰達了。

「什麼……你們說那小屁孩已經是宗師了……這怎麼可能」看著流鶯和畫餅一臉崇拜的表情,刁蠻公主很是奇怪自己為什麼沒有氣憤和嫉妒,有的只是興喜。

「好……好……蓮兒去取些金豆子賞給流鶯和畫餅……太好了……」當謝蔓蔓聽說自己的老爺已經是宗師了,興奮的差點跳起來,畢竟宗師和普通人壽命相差太大,誰不想活的久,如今自己真的是海闊憑魚躍了,自己的小夫君還這麼小,在過些年未必不是絕世大宗師,自己也可以同小老爺雙修同壽了,想著想著那絕美的俏臉紅的和猴屁股一般。

看著娘親那羞喜的模樣,哪裡還不知道娘親發春了,沒好氣的看了娘親一眼,又繼續問道:「那小屁孩……要你們帶什麼話了」

「潔兒和你說多少次了……什麼小屁孩,要叫老爺或者主子,或者哥哥和爹爹,不然老爺可不高興了」看著女兒不守婦德的亂叫,氣的謝蔓蔓趕緊制止道。

「娘……女兒是房內大姐,不是女兒說你,有你這樣和女兒姐姐說話的娘親妹妹嗎……還沒嫁過去呢,就這麼倒貼,虧你還是皇宮出來的……哼……」看著娘親不分主次的對自己嘮叨,氣的李舒潔張嘴管教起了娘親。

「你……是……娘親妹妹多嘴了……女兒姐姐責備的是」嗚咽著說著道歉的話,那紅潤的雙眼死死的看著女兒,見女兒不肯示弱,只能轉頭無聲的哭泣了起來。

「說話啊……啞巴了嗎」看著流鶯和畫餅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氣的李舒潔大聲罵道。

「公主……駙馬說……駙馬說您派奴婢們過去有挑釁之意,駙馬的娘親妹妹很不高興,說到時候給您好看」流鶯結結巴巴的說到,那小心翼翼的眼神,生怕公主的氣撒在自己身上。

「呸……她雖說是正妻,但是我是第一平妻又是公主,還怕他不成,還沒說的別的嗎」看著兩美婢不削的說道,那天生的驕傲豈能讓李舒潔低頭。

「奴婢們不敢說」說完兩美婢嚇的跪地求饒。

「說……」那頓時變得陰沉的臉色嚇的兩美婢不得不開口,可以想像平時的李舒潔個什麼樣的女人。

「駙馬說……要打的您叫爹爹……」

「不緊讓您叫爹爹……還要將您用……用項圈栓在……栓在樹根撒尿……」

「呸……叫爹爹又怎樣……如今的我不就是他的女兒嗎……他要真有本事打敗我,就算做他胯下的母狗我李舒潔也認了」一邊說著一邊想著,自己被比自己矮的多的小屁孩打著屁股牽著走,自己如母狗一般的爬到大樹下面,翹起腿兒像狗一般的撒著尿,突然間畫面中娘親和自己一般的爬行著,爬到自己胯下吸著自己殘留著尿液的穴兒,那畫面激的李舒潔腿間淫水直冒。

旁邊的謝蔓蔓更是被女兒的話勾的臀下濕了一大片,內心深處對婚期更加的急迫了起來,那梨花帶雨的俏容比那剛剛盛開的玫瑰還要的嬌艷美麗。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