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九州 (29-30) 作者:我的心魔

.

【異界九州】

作者:我的心魔時間:2021.5.15首發:第一會所

第二十九章 婚前試探

「可馨……看你一直無精打采的,昨晚沒睡好嗎」看著一邊摘著菜一邊打著哈欠的李可馨,林夢馨明知故問了起來。

「你們昨晚那麼大聲也不怕羞……害的我和茜兒睡的迷迷糊糊的……還好意思說」沒好氣的看著林夢馨,侄兒和孩子們都去上學了,沒了顧忌的李可馨毫無淑女形象的歪著腦袋摘著菜。

「咯咯……我們聲音大嗎……就怕到時候你們母女的聲音更大……你可不知道青兒那個有多大……保證你們母女倆欲仙欲死……」

「呸……我和茜兒可不像你們母女……不摘了……我去躺會」林夢馨的話讓李可馨羞的無言以對,內心從昨日一直想著自己和茜兒在床上伺候侄兒的的情景,那腦海里羞人的畫面根本停不下來。

女校的楊茜目光呆滯的看著女夫子講著課,內心深處昨日和娘親同時自慰的場景一直揮之不去,想著隔壁班的表姐李夏雲那下賤的叫聲,根本無法想像平日裡活潑可愛的表姐會有這樣的一面;還有那高冷的秋雨表姐,那柔柔的叫著爹爹,雨兒是爹爹和娘親偷情下的種,讓楊茜的小心肝更是顫抖的厲害,更加讓楊茜驚訝的是舅母的騷浪下賤,看錶弟的意思肯定是要收了娘親和自己,一想到和娘親在一起伺候表弟,自己不就是表弟的女兒了嗎,娘親到時候會像舅母一樣叫表弟哥哥嗎,還是像小黃書一樣更下賤和自己一起叫爹爹,真箇是羞死人了。

那學校的下課鐘鈴聲都沒有將陷入幻想中的楊茜喚醒,那俊俏的臉蛋紅通通的好不可人。

「楊茜……楊茜……怎麼啦……都下課了……是不是想你表弟發春啦……呵呵」同桌的女生看著楊茜愣愣的發神,小臉蛋紅通通,猜測的調戲道。

「啊……什麼啊……你才發春呢……別胡說八道……只是在想其他事情而已」一邊對著同桌解釋,一邊拍著酥胸,不過那紅通通的小臉蛋此刻卻是更紅了,活像熟透的番茄,那羞得火辣辣的小耳朵可騙不過同桌的眼睛。

看著同桌咯咯的對自己笑個不停,氣的楊茜對著同桌追打了起來。

「小煙煙快救救人家……楊茜發春被人家揭露……還惱羞成怒打人家……呵呵呵……」

「站住……不准喊……臭小語……嗚嗚……你們……」看著同學們三三倆倆的過來圍觀,羞的楊茜捂著臉跑了出去。

「茜兒……人家只是和你開玩笑的……」看著同桌姐妹被自己弄哭了,小女孩立馬慌了,追著出去一路討好著楊茜。

「表妹……你這是怎麼了……」此刻的李夏雲正和姐姐李秋雨正在找楊茜,看著表妹哭泣的跑著,趕緊過來問道。

「是誰欺負你了嗎……姐姐給你做主」高冷的李秋雨在學校可是非常有名的,楊茜旁邊的兩位少女很是忐忑的看著李秋雨。

「學姐……我們和楊茜只是開玩笑的……哪知道今天楊茜會這樣啊……」兩個少女像犯錯的孩子一般低著頭,玩弄著衣角,那乖乖樣子讓旁邊的楊茜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秋雨姐姐……夏雲姐姐……夏小語和李煙煙是人家的好朋友……我們只是開玩笑的……只是因為……因為……」下面的話實在無法讓楊茜說出口,哪知高冷的李秋雨會直接開口讓楊茜恨不得鑽個地縫躲起來。

「呵呵……是昨日姐姐母女三人和你表弟的叫聲太大了嗎……你和姑母可要抓緊了……你表弟現在可是宗師……」李秋雨那彎起的嘴角無不顯示著她的驕傲,根本不在乎那兩位學妹在場,那清脆的聲音又響亮又喜悅。

「姐姐今日和你秋雨姐姐找你來就是要告訴你……那刁蠻公主目中無人……咱們好好合計一番……省的到時候你和姑母吃虧……你娘親那邊你舅母會去說的……呵呵看我這嘴……應該是大姐才對……咯咯……」李夏雲看著表妹旁邊的同學那羞澀的模樣,興奮的說道。

「表姐你們輕點聲……咱們找個人少的地方在說……」楊茜慌亂的看著左右,拉著夏小語和李煙煙向著學校的樹林鑽了進去。

「姐……看茜兒那模樣……跟你那時候一樣呢……呵呵」

「你還不是一樣……哼……還說姐姐……走咱們跟上……也不知道茜兒怕什麼……上次我們班的高穎穎和她娘一起嫁給她表哥……恨不得宣傳的人人都知道……那得瑟的樣子……都氣死我了……」一邊說著,一邊跟著進了樹林。

夏小語和李煙煙被莫名其妙的拉著進了樹林,不過兩人的內心卻是異常震驚,兩人從沒有想到楊茜的表弟居然成了宗師,羨慕嫉妒下兩人鬼使神差的跟著楊茜一起分析著對策,九州帝國母女一夫或者祖孫三代一夫那是遍地都是,尤其是宗師妾室,哪個不是母女花一大把,更有的男娘父子妾都有,像楊茜這般的情況,換作自己肯定會在學校大肆宣傳一番,也不知楊茜為何這般害羞。

樹林裡五女時不時的嬌笑聲,讓本來嚴肅的話題變得有趣了多,尤其是夏小語和李煙煙兩女時不時的將所見所聞講給楊茜聽,讓旁邊的李秋雨和李夏雲都羞澀不以。

「真的……那天我親眼看見一位老爺將他的嬌妻當狗一樣遛……」

「呸……男人怎麼這麼壞……」

「壞嗎……嘻嘻……你上次看的水雲瑤裡面的男主可是牽著女主撒尿呢……」

「什麼嗎……那只是書裡面的……騷蹄子那麼騷到時候給我做侍女,說不準我表弟收你們做小妾……到時候讓我表弟牽著你們撒尿……」

「壞茜茜……找打……」

李秋雨本以為自己母女三人夠騷的了,哪知道自己還是太單純了,看著表妹和她的同學打鬧著,本來談的好好的對付刁蠻公主的話題,卻變成了怎麼取悅男人的話題,頓時無語的看了看旁邊的妹妹,哪知道妹妹一臉痴呆的模樣,更是讓李秋雨鬱悶死了。

沒有夫子的課堂真的吵鬧異常,只能拿著自己準備的四書五經看了起來,到了中午本來準備去學校食堂吃飯,不過同桌段譽卻是拉著我道: 「賢弟……這是去哪裡」

「去食堂吃飯啊……」看著這個和小說同名同姓連同家室都差不多的段譽,納悶的說道。

「去什麼食堂……今日為兄做東……咱們中午去翠雲樓……反正下午也是自學……」看著同桌有些猶豫,連忙拉著就走。

「別拉……別拉……我去……我去……」被一個男人拉著成何體統,趕緊擺手,這段譽不愧是紈絝子弟,那翠雲樓一頓消費可是普通人兩三月的工錢,看這傢伙的樣子肯定沒少去。

來到校門口看著這傢伙坐上了豪華的香車,這傢伙出一趟門雜役和保鏢加起來十多人之多,真是夠腐敗的,本來這傢伙邀請我一起坐他的香車,但是自己已經請了趕車師傅,連忙謝絕了。

「老爺……您等會……小的這就將馬車趕來」趙偉偉早上送完小老爺的兩位美婢,就趕回家中和娘親溫存了一會,臨近中午這才趕著馬車來到學校門口,聽這小老爺的吩咐如果小老爺中午一點前不出來就自己先回去,等下課在接小老爺,這麼清閒的工作可把趙偉偉樂死了。

「偉偉以後不要叫老爺了……叫少爺……聽著親切」自己才十二歲總是被趙偉偉叫老爺卻是不合適,搖晃著摺扇很有風度的說道。

「是……少爺……」

等了一會只見趙偉偉趕著一輛異常奢侈的馬車緩緩而來,驚的我目瞪口呆道:「偉偉……你給少爺做夥計……也沒有必要這麼奢侈的……定做這麼豪華的馬車啊……這得多少錢」看著眼前豪華的馬車,簡直不比段譽的差。

「少爺……這是公主殿下安排的……小的可沒有這麼多錢……今日早上去公主府……小的就被安排了這倆馬車……還領了些賞錢……」看著這麼豪華的馬車,讓趙偉偉感到格外的自豪,尤其是今日趕著馬車見到以前和自己一起趕車的師傅,那滋味美的趙偉偉到現在還在回味那些羨慕的眼神。

「好吧……趕緊跟上我同學的馬車……」無語的上了馬車,車廂內真是香氣撲鼻,車廂內最少有四平方的面積,進入後有一個踏板,脫下靴子放在踏板上,坐上後面寬大的雲床上,真是夠奢侈的,內里不是雲錦就是綢緞,做在雲床上小心翼翼的摸著裡面的裝飾,這馬車真是太奢侈了,居然有減震裝置,真是讓自己大開眼界了。

一路疾馳下,馬車毫無顛簸,車廂內這麼大的地方,不來個車震真的是太奢侈了,想著刁蠻公主的兩個美婢,要不是娘親嫉火沖天,自己早就想留在身邊伺候自己了,隨著一聲:於……,馬車停在了翠雲樓樓下。

「少爺……到了,您請下車……」扶著少爺下車,看著少爺搖晃著摺扇,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讓趙偉偉都覺得少爺不愧是少爺,就是身高有些矮。

「傻笑什麼呢……趕緊去將馬車停好,等會過來一起吃點……」看著趙偉偉一臉的傻笑模樣,訓斥了一番後,只見段譽迎面而來。

「賢弟來……咱們進去吧……為兄已經訂好房間了……你傢伙計自有安排,不必理會了……請……」看著同桌坐著不下自己的奢華的馬車,在九州帝國頗有人脈的段譽哪裡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副笑吟吟的表情讓人看了如呂春風。

「段兄客氣了……什麼請不請的……走」

「哈哈……就喜歡賢弟這麼爽快的人……」

「段公子……您請……請段公子上煙花苑雅間……」門口的小廝一見段譽立馬笑臉迎接著,隨後更是高聲唱了起來,一時間面對著門口樓梯上的小廝們一一的唱著。

「請段公子……上煙花苑雅間……」

「請段公子……上煙花苑雅間……」

「段五打賞……賢弟請……」那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看的我都咋舌不以,這廝看來是經常來了此地,真是腐敗啊,那些小廝一聽打賞更是賣力的唱了起來。

「段兄請……」見這廝溫文爾雅的表情,自己連忙謙讓著這廝。

「哈哈……我等這般是如何……一起……」

「哈哈……一起……一起……」

和段譽走在樓梯上,旁邊小廝的唱聲此起彼伏,突然感覺這畫面怎麼這麼熟悉,前世電視上丁春秋出場的騷包模樣好像就是這般,不過這感覺真是太爽了,看著旁邊鎮定自若的段譽,恐怕這才是正真的王室的樣子,哪像自己這般,就像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小子入城一般的局促不安。

「段公子……這位公子……請……」小廝一臉獻媚的看著段譽道。

「恩……不錯……賞……賢弟請……」伸手輕推著門,一手作請的手勢看著同桌。

「段兄客氣了……一起……哈哈」一臉笑意的和段譽推門而入,不過剛進門就讓我頓時愣在當場。

看著同桌愣愣的站著,知道此事還是有自己出面為好,連忙打著圓場:「子玉和存白托我叫賢弟來此,就是像賢弟賠禮道歉的,其實這次是子玉和存白做東,卻是兄的不是……賢弟千萬不要怪罪……」

「之前我子玉有眼不識泰山……子玉在此向李青賢弟賠罪了……子玉絕不是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小人,只是喜歡嘴上說說而已,子玉先干為敬……」說完一口乾了,還對著我和段譽舉著手中的空杯讓我們看了看。

「我宋存白之前對李青賢弟多有得罪……多了不多說了……先乾了……」喝完舉著空杯也向我們展示了一番。

「賢弟可曾滿意……正所謂不知者不罪……況且為兄的為人能和子玉和存白做朋友……可想這二人都是值得一交的……」看著同桌李青面無表情的樣子,段譽連忙勸和道。

「哈哈……小弟哪裡不滿意……我等不打不相識……今日咱們不醉不歸」看著段譽那獻媚的表情,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自己也沒有必要和他們一番見識,至於什麼為人,自己剛和段譽認識,哪裡知道什麼為人,就當是酒肉朋友吧。

「好……為兄聽說李青賢弟自取字青蓮……以後子玉就叫賢弟為青蓮賢弟了」蘇子玉一看李青哈哈大笑,頓時厚顏稱呼李青為青蓮賢弟,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肺腑之交。

「子玉言之有理……青蓮賢弟如今為宗師……我等叫其名字卻是有失身份了……存白厚顏叫你一聲青蓮賢弟了……」說完更是搖著摺扇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當不得……當不得……小弟慚愧……慚愧……」難怪每朝每代奸臣無數,實在是這馬屁拍的是太舒服了。

「哈哈……怎麼當不得……青蓮賢弟莫非是看不起段某……」

「怎麼會……是賢弟說錯了……小弟先干為敬……」看著段譽一副要生氣的模樣,這副人精的模樣,明知是裝的都讓自己覺得是那麼的舒坦,連忙將酒一口乾了,剛剛下肚頓時眼前一亮,這酒在口中如同炸開了一般,各種果香花香撲舌而來,連咳出來的味道都是那麼的甘甜,真是極品美酒。

「好……哈哈……來子玉給青蓮賢弟滿上……咱們如今正好湊齊四人,那張彥不是自稱軍武四大才子嗎……如今想來只是個笑話,我青蓮賢弟一人就比的上他們四人……哈哈……」宋存白滿心歡喜的看著李青,看著李青和自己二人隔閡消除,再加上和自己交好的段譽幫襯,自己四人理應才是軍武四大才子才對。

「存白兄言之有理……那張顏和王城等人哪裡是什麼四大才子,我看啊是軍武四獸還差不多……啊哈哈哈……」段譽張狂的笑著,平日裡那張彥等人一副看自己如酒囊飯袋一般的表情,氣的段譽牙痒痒的,就算自己的親家伯母是學政大人,那幾人都不拿正眼瞧自己,在背後說自己是靠女人裙角,只會打小報告,如今李青的到來,正好讓段譽看到了自己在學校崛起的希望,怎能放過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是及……是及……這軍武四大才子……當是我等四人……哈哈……來青蓮賢弟……存白……譽……來咱們乾了這杯……慶祝軍武四大才子的誕生……」雙眼精光閃閃的看著三人,興奮的蘇子玉站了起來舉杯道。

「好……三位兄長如此看得起小弟,小弟恭敬不如從命……讓我們乾了這杯……」三人不經意間的馬屁拍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一聽這四大才子名頭,頓時興致勃勃的舉杯站了起來。

「哈哈……譽不才……卻是厚顏了」段譽一臉興奮的起身舉杯,這四大才子的名頭可把段譽饞壞了。

「唉唉……存白能和諸位一起並稱四大才子才是厚顏……慚愧……慚愧……」宋存白那興奮的表情哪裡是慚愧,不過在場的四人都是厚顏無恥罷了。

公主府內李舒潔正在命人將準備好的幾大箱各色超薄連褲襪搬上馬車,一邊對著流鶯和畫餅說道:「你們給林夢馨帶個話,就說妹妹和娘親妹妹知道姐姐這些年不容易,特準備了這些絲襪給姐姐們,也好讓老爺玩的盡興」

「婢子……遵命」

「奴婢一定傳達公主的話……」流鶯和畫餅兩婢只覺得命好苦,公主公然挑釁主母,自己做為下賤的婢子,這是要將自己活活逼死嗎,兩美婢心中的淚水默默的流著。

謝蔓蔓看著女兒如此作死的表現氣的轉身就走,隨後吩咐手下心腹,一會兒兩個面容姣好熟婦快步而來,倆美婦跪在謝蔓蔓身前低聲哭泣著。

「好了別哭了……流鶯和畫餅這番前去,老爺以後會哪般,你們也知曉,你們趕緊從後門去老爺家裡,將事件講明白,本夫人也身不由己,趕緊去吧」

「嗚嗚……謝夫人」

「夫人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奴婢謹記」只見這倆美婦一抬頭就見和流鶯和畫餅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在看看這年齡,以及交流中的話顯然是兩美婢的母親。

流鶯和畫餅兩美婢坐著馬車無聲的哭泣著,此時倆人還不知道她們的母親已經先行一步來到了老爺姑母家裡。

「哼……這個李舒潔……真是不知廉恥……她是小的……我林夢馨是大房大婦……居然敢這麼挑釁我……要不是她是公主……我林夢馨一定給她好看……好了你們起來吧……你們和你們的女兒以後不要回去了」看著眼前和自己一般大的倆女跪在自己身前哭泣的哀求,本就心軟的林夢馨哪裡生的了氣。

「主母……可是奴婢們不回去……公主那邊……」

「奴婢們畢竟是公主府內的奴婢……這……」

「你們啊……放心好了……老爺最聽夢馨的話……到時候老爺會親自去一趟公主府的……你們就安心好了」李可馨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女,心疼的對著兩人勸說道,不由自主的叫起了侄兒老爺,剛剛說完臉紅的和猴屁股一樣,偷偷看了一眼林夢馨,見林夢馨沒有在意,心裡卻是異常甜蜜。

「蹦……蹦……蹦……主母……婢子們奉……」剛剛說完院外響起了敲門聲,流鶯和畫餅的聲音隨即便傳來。

「可馨……咱們去開門,司青……知竹……你們倆也跟上……」扭著臀兒捏著手帕,那搖擺的姿態盡顯尊貴,一身輕紗白衣的林夢馨在司青和知竹倆美婦婢女的攙扶下,那俠女和貴婦的氣質交相輝映下顯得格外的縹緲端莊。

看著旁邊的林夢馨如此姿態,讓李可馨羨慕的要死,恨不得馬上求著侄兒收了自己,此刻內心的防線被擊落的七零八落。

流鶯和畫餅倆人哭喪著臉帶著十幾個婢女站在院門外,當院門打開的一瞬間,頓時愣在了當場,看著自己的母親攙扶著主母,倆人瞬間淚目滿面。

「主母……婢子……流鶯拜見主母……嗚嗚」

「婢子畫餅……拜見主母……」

「好了……本夫人都知道了……你們將東西都搬進來吧……流鶯和畫餅留下……你們搬完就回去吧……告訴李舒潔……本夫人的兒子親哥哥……晚上會找她算帳……哼……」當著這些下人的面,林夢馨叫著兒子親哥哥,那聲兒子親哥哥叫的又柔又麻,很明確的告訴她們,駙馬是主母的親生兒子,沒有人能夠撼動自己主母的位置,看著這些下人大氣不敢出的樣子,滿意的嬌笑了起來。

「呵呵……可馨……來看看舒潔妹妹給姐姐準備什麼好東西……啊……這褲襪中間怎麼只有一條線……這襠部……」拿著一雙肉色連褲襪,看著這款褲襪除了襠部只有一道縫線,其餘顏色都是一絲不差,瞬間愛上了這款褲襪,平日裡自己穿的連褲襪整個臀部的顏色和腿部的顏色色差極大,但是這款連褲襪簡直可以將整個下身的美展現的淋漓盡致,而且襠部的這道縫線更是可以將穴兒和屁眼隱隱的遮擋一下,想著如果自己穿上,兒子哥哥會不會瞬間就撲倒自己。

「這有什麼好稀奇的……這是一線檔褲襪……很貴的……要是穿上這款褲襪……老爺肯定愛死你了……」看著林夢馨捏著的一線檔超薄連褲襪,那絕美的俏臉上布滿了紅暈,知道今日晚上自己又要無法入眠了,如果自己也能穿上這樣連褲襪,侄兒到時候會怎麼玩弄自己呢。

「主母……這些連褲襪簡直就是為您而生的……」知竹看著主母一臉滿意的看著這款連褲襪,連忙用眼神示意女兒畫餅。

「是啊……主母……您穿上一定會讓老爺興奮的睡不著覺呢……」一看母親的眼神,哪裡不知道要說的什麼的畫餅,立馬雙手合十放在胸口,那羨慕的表情讓林夢馨看了格外的滿足。

「主母……您何不試一試……也讓婢子們開開眼……」流鶯一看知竹和畫餅母女獻媚,立馬將馬屁拍了出來。

「是啊主母……奴婢母女還沒見過比主母更美的人呢……主母要是穿上……那得多美」司青那一臉痴迷的模樣看著林夢馨,那崇拜的模樣簡直是個戲精。

「咯咯咯……你們啊……等晚上雨兒、雲兒還有茜兒回來,本夫人和你們的可馨夫人母女一起試一試,咱們在看看還有什麼樣的絲襪……」兩對母女的馬屁讓林夢馨格外的受用,看著李可馨一邊對著李可馨比划著一邊調戲著,看著李可馨羞喜的模樣,讓林夢馨格外的興奮。

「夢馨……你在說……可馨不來了……」被林夢馨調戲的毫無辦法的李可馨,只能跺著腳表示抗議,不過那在箱子裡翻看絲襪的樣子,可是把她的內心出賣了個徹底。

「呵呵呵……等你的侄兒親哥哥回來看你還來不來……」本來準備迎接李可馨打鬧的林夢馨,卻見李可馨一臉嬌羞的模樣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連褲襪,一看李可馨這模樣立馬讓林夢馨明白,自己的好姐妹情根已深種,自己是不是該勸說兒子哥哥早點拿下可馨母女呢。

下午等待多時的李舒潔終於等回了前去送禮的婢女們,但是獨獨不見流鶯和畫餅,再一問才得知情況的李舒潔頓時暴跳如雷,沒想到自己的娘親將自己給賣了,李舒潔一臉陰森的來到了娘親的房內,看著娘親悠閒的喝著茶,突然一巴掌將謝蔓蔓給打翻在地。

「李舒潔……你個孽子……你……嗚嗚……」突然的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讓謝蔓蔓震驚的同時又無比的淒涼。

「賤貨……啪啪啪……綠兒……環兒……將這賤貨給本公主綁起來……賤貨……」抬手又是幾巴掌打在了自己娘親的臉上,看著娘親的臉蛋紅腫一片,還不解氣的叫來侍女將娘親給綁了起來。

「你不是喜歡賤嗎……看女兒給你準備了什麼好東西……賤貨……母狗……綠兒……環兒給我看好這母狗……要是這母狗高潮了一次……本公主就將你們賣了……」一臉惡狠狠的看著收下的婢女,隨後一臉陰沉的轉身離去。

此時只見謝蔓蔓全身衣服被扒光跪在了床上,穿著連褲襪的細嫩小腿和大腿被折在一起捆綁了起來,雙手被綁在背後,一根繩子從床頂拉扯著謝蔓蔓被綁在背後的雙手,使得謝蔓蔓不得不跪挺著身子,而陰道中更是被李舒潔撒上了大量的催情藥物,使得謝蔓蔓騷穴兒瘙癢的幾度崩潰,那塞在陰道中的玉棒根部拉環上正綁著兩根繩子,兩根繩子一直從謝蔓蔓的身後連接到謝蔓蔓口中的口塞上,這種姿勢只要謝蔓蔓頭部向下,那連接玉棒的繩子就會拉緊,塞在陰道中的玉棒就會向里深入一點,一抬頭玉棒就外向抽出一點,而這種姿勢下抬頭和低頭讓謝蔓蔓幾近崩潰,為了能讓瘙癢的穴兒得到緩解,謝蔓蔓用盡了全身力氣抬頭低頭拉扯著繩子,可是剛剛要到高潮時,身後被李舒潔命令的倆婢女就會用冰水波上謝蔓蔓的陰道,使得剛剛激起高潮立馬的停歇了,崩潰的謝蔓蔓……嗚嗚……嗚嗚的哭泣流淚著,這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體驗,仿佛讓謝蔓蔓又回到了皇宮的生活。

翠雲樓里趙偉偉無聊的在樓下和同樣等待的夥計們喝著茶,自家少爺在樓上包廂內已經喝了兩三個小時了,也不知道要喝到什麼時候。

「額……恩……在來……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不醉不歸……」蘇子玉搖搖晃晃的站著舉杯道。

「哈哈……來喝……噗通……咚……」宋存白眯著眼睛剛剛站起來,隨即噗通一聲倒在了桌下。

「啊……存白兄……」

「呵呵……純白也太不能喝了……額……恩……噗通……」蘇子玉紅通通的臉對著倒在地上的宋存白嘲笑著,話還沒有說話便搖晃著身子倒地不起。

在看著旁邊的段譽也是不勝酒力,乏力的趴在桌上,這酒看來是不能在喝了,連忙叫來店小二,吩咐了一番。

一會上來了一些僕人將蘇子玉和宋存白架了出去,段譽則在僕人的攙扶下跌跌撞撞的叫囂著下次定叫我喝趴下。

「少爺……現在是回學校還是回家……」都已經這個點了,也不知道少爺回不回學校了,趙偉偉連忙開口問道。

「回家吧……」躺在馬車內的雲床上閉著眼說道。

「好勒……少爺您坐好……」

馬車不急不慢的行駛著,做這行是要有眼力的,該快的要快,該慢的要慢,少爺喝了這麼多酒並沒有顯出醉酒的樣子,但是少爺躺在車廂里的聲音可是告訴了趙偉偉,所以趙偉偉不急不慢的趕著車。

車廂內躺在雲床上舒服的享受著這豪華馬車舒適感,趙偉偉不急不慢的趕著車,不得不讓自己佩服,看來自己找了個好夥計,躺著躺著睡意了慢慢的席捲而來,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日沒有這樣的睡眠了,每日晚上的修煉都已經快忘記睡覺的滋味了。

「少爺……少爺……到了」

「恩……啊……舒坦……啊……」舒爽了伸了個懶腰,穿上靴子下了馬車。

「偉偉早點回去吧……」

「好的……少爺……您先進……小的這就走……」看著少爺進了院門,趙偉偉這才牽著馬車掉頭回去了。

「娘……姑母……我回來了……」一進院內便大聲喊道。

「是兒子哥哥的聲音……可馨妹妹……司青、知竹、流鶯、畫餅快迎接老爺」一聽院內兒子哥哥的聲音,激動的林夢馨哪管兒子哥哥這麼早回來,立馬吩咐諸女準備迎接兒子哥哥。

跟著林夢馨快步走出屋內的李可馨,又羞又喜的看著侄兒,夢馨叫自己迎接侄兒,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如今侄兒又沒有宣布自己是侄兒的女人,自己站在這裡局促不安的看著侄兒。

「兒子哥哥……嗚嗚……」激動的跑了出來的林夢馨,緊緊的抱著兒子哥哥,將兒子哥哥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口,三個多月來日日和兒子哥哥朝夕相伴,今日兒子哥哥上學,突然提前回來的兒子哥哥讓林夢馨瞬間淚崩。

「奴婢司青拜見老爺……」

「奴婢知竹拜見老爺……」

「奴婢流鶯拜見老爺……」

「奴婢畫餅拜見老爺……」

「嗚嗚……看奴奴……是奴奴不對……夢馨還沒給兒子哥哥見禮呢……」一聽侍女們規規矩矩的叫著老爺,林夢馨立馬整理了下儀表,雙手輕輕搭於左胯處,右腳後支,莊重緩慢的屈膝並低頭道:「林夢馨見過兒子哥哥……」

「娘親妹妹……兒子哥哥想死你了……」看著娘親如此莊重的在姑母面前對我行禮,下身大雞巴瞬間跳了起來,連忙上前一把抱著娘親,抬頭墊著腳尖向著娘親的香唇吻去,由於娘親穿著高跟鞋,即使墊著腳尖也夠不著娘親的香唇。

「壞蛋……下人們和你姑母都在呢……哥哥……唔……啵……吱吱……嗯……」看著兒子哥哥急不可耐的抬頭向自己索吻,由於兒子哥哥身高比自己矮的多,看著捏著自己臀瓣恨不得掛在自己身上的兒子哥哥,又氣又好笑的低頭將紅唇送入兒子哥哥的口中。

一旁的李可馨看著侄兒像一隻猴子爬樹一般的掛在林夢馨的身上,而林夢馨低頭抱著侄兒在懷裡激勵的吻著,這母子倆人這般旁落無人的互相撫摸著身子,讓李可馨又羞又期待著。

司青和知竹兩位熟女婢女看著老爺和主母這般反差的身高,看著老爺整個身子被主母抱在了懷裡,老爺雙足懸空四肢緊緊的夾著主母的樣子,跟一隻小猴子式的,倆人又要想笑又不敢笑,就這麼站在旁邊看著老爺母子倆的吻戲。

而流鶯和畫餅倆女想著老爺和身高不成正比的性能力,倆人下身瞬間被母子倆互相愛撫的畫面給引誘的濕透了。

「嗯……哥哥……等晚上奴奴在給您玩弄妹妹的身子……呵呵……可馨還不見過你的親哥哥……」緊緊的抱著兒子哥哥,轉頭看了一眼旁邊一臉痴迷的李可馨,那梨花帶雨又迷人微笑的俏臉對著兒子哥哥鼓勵道。

「啊……青兒……別看……可馨見過侄兒……」看著侄兒緊盯著自己,自己雙膝不爭氣的微微彎下,對著侄兒做了個萬福,眼淚也不爭氣的留了下來,隨即轉頭別著臉一動不動的站著,這姿態分明就是想叫侄兒來安慰。

「兒子哥哥……看您的姑母妹妹都哭了……您也不去安慰安慰……」搖晃著酥軟的乳房在兒子哥哥的臉上蹭著,一邊撒著嬌一邊捧著兒子哥哥的臉蛋,穿著高跟鞋有一米八多的林夢馨對著懷裡一米六多點的兒子撒著嬌,看的旁邊的婢女們都面刺耳紅了起來。

「娘親妹妹……等兒子哥哥安慰好可馨姑母……在好好來安慰安慰我的親娘……唔唔……」抬頭看著娘親的絕美俏臉,最後雙手隔著白色輕紗捧著娘親的一對大肥奶,腦袋深深的埋在了大奶子裡面聞著奶香味,隔著衣物對著大奶子啵啵的親了兩口。

雙腳從娘親的身上落地,看著可馨姑母別著臉,無聲的哭泣著,一步一步的向著姑母走去,看著姑母隨著自己的走近,那柔弱的身子也隨著我的走動而緊繃了起來,來到姑母身前,看著姑母今日穿著一身白色及膝對襟襦裙,那袒露的肉絲細嫩小腿是那麼的誘人,白色的包跟包頭涼鞋將袒露在外的肉絲腳背襯托的更加的白皙,而那藏在涼鞋裡的肉絲腳趾好像在和我捉迷藏一般的吸引著我,更不得現在就脫下涼鞋將細嫩的腳趾挨個品嘗一番,身體慢慢的貼著姑母的身體,感受著顫抖的可人兒,那水藍色的抹胸下一對大肥奶隨著急促的呼吸不斷的對著我的下顎撞擊著,緊張激動的抬頭看著扭著臉的可馨姑母,顫抖的伸手捏著可馨姑母圓潤的下巴,將美艷的俏臉強行扭了過來。

「咕嚕……咕嚕……可馨……姑母……青兒以後叫你妹妹好嗎……讓青兒照顧我的可馨妹妹一輩子好嗎……」看著可馨姑母那梨花帶雨中羞紅的臉蛋,輕柔的說著情話,看著被自己的情話說的越來越羞紅的姑母,心中頓時大定,可馨姑母看來可以拿下了。

「你……你……你這般讓可馨如何自處,我……我……嗚嗚……」居高臨下的看著侄兒捏著自己的下巴,侄兒緊緊的貼著自己身子,大庭廣眾下這曖昧的姿態讓李可馨羞的又嗚嗚的哭泣了起來,看著侄兒在自己的哭泣下並沒有放過自己,還是一直緊緊的捏著自己的下巴,深情的盯著自己,羞的李可馨跺著腳一邊哭一邊甩著一對大肥奶在侄兒的臉上蹭著。

「好妹妹……可馨妹妹……你這是在打侄兒哥哥的臉嗎……這可是大不敬的啊……呵呵……」隨著可馨姑母左右搖晃的肥嫩大奶子對著自己的臉蛋輕輕的拍打著,盪的下身大雞巴也噴出了一泡精,玩笑的調笑起了可馨姑母。

「你……壞蛋……嗚嗚……不來了……奴奴不來了……哇……啊……」看著自己的酥胸隨著自己的撒嬌左右搖晃在侄兒臉上,侄兒當著眾人的面調戲自己羞人的話語,讓李可馨羞的話都說不全了,可是隨著自己脫口而出的「奴奴」,頓時讓李可馨愣在了當場,緊張的看著旁邊林夢馨捂著嘴對著自己調笑,又看著四個婢女輕笑聲,在也藏不住的李可馨立馬崩潰的抱著侄兒哇哇的哭泣了起來。

「呵呵……好妹妹……可馨……青兒愛死你了……你和茜兒是哥哥的平妻……這可是值得驕傲的事……乖……沒人敢嘲笑你……」看著可馨姑母突然的撕心例肺般的哭泣,對著投懷送抱的可馨姑母上下其手的撫慰著動人的身姿,在可馨姑母纖巧的耳邊輕聲的說著情話,聞著可馨姑母體香,大雞巴深深的頂在可馨姑母的胯間,享受著美婦的肥軟身體給自己帶來的愉悅快感。

「咯咯咯……壞哥哥………看你把可馨妹妹弄哭了吧……也不知道憐惜憐惜咱們的可馨妹妹……呵呵……哥哥……您要賞玩可馨妹妹等晚上在弄……您現在這般可讓可馨妹妹怎麼自處……」看著李可馨哇哇大哭著撲在兒子哥哥的懷裡,知道可馨殤偶這麼多年一直未再嫁,如今敞開心扉必然是轟轟烈烈死心塌地的愛上了兒子哥哥,可是兒子哥哥這般調戲外剛內柔的可馨,這讓可馨如何自處,兒子哥哥也真是的,也不給點時間讓可馨熟絡一下,看著兒子哥哥胯下磨蹭著可馨的胯下,連忙來到姑侄身邊勸住道。

「啊……好妹妹……是哥哥心急了……讓哥哥吻一吻……否則哥哥不放你……」娘親妹妹的話讓自己明白自己還是操之過急了,但是這麼肥美的熟婦豈能就這麼放過,尤其是這熟婦已然對自己打開了心扉,於是伸手又將可馨姑母那羞的埋在胸口的俏臉捏著,看著羞的閉目的可馨姑母惡狠狠的說道。

「你……嗚嗚……夢馨……姐姐……嗚嗚……奴……妹妹給您吻……」閉目聽著侄兒強硬的話,嚇的李可馨睜眼看了一眼侄兒那火熱的雙眼,立馬被這雙炙熱的雙眼看的心慌意亂起來,轉頭對著林夢馨叫著姐姐的求助了起來,可是林夢馨也被侄兒瞪的不敢說話,無奈的李可馨只好閉目微張紅唇,又想起侄兒的身高,於是心慌意亂的低頭等待著。

「唔唔……啾……吱吱……啊……」張口含住紅潤的豐唇,大舌頭立馬鑽入香唇中攪拌著小香舌,小香舌好像含羞的小姑娘一般的閃躲著,可是在自己這強壯的大舌頭下,還是乖乖的任有自己把玩。

「唔……唔……咕嚕……咕嚕……」侄兒那狂熱的舌吻下,口中的香津被侄兒不斷的吸干,饑渴的李可馨不得不將小香舌鑽入侄兒的口中奪取侄兒的口水,咕嚕咕嚕的口水下肚,這口水讓李可馨前面一亮,怎會如此好喝,立馬緊緊的抱著侄兒索取著。

看著姑侄倆人旁落無人的激吻著,這一吻好像天長地久一般的激烈,而李可馨從被動到主動不斷的對著兒子哥哥索取著,看的林夢馨都有些嫉妒了,剛才撮合的心情到如今嫉妒的心情,難怪有人會說女人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動物。

雙手伸入白色輕紗襦裙內,對著絲襪肥臀瘋狂的抓著揉著,可馨姑母狂熱的回應著自己,讓自己喜出望外,如果不是旁邊娘親妹妹的輕咳聲,我和可馨姑母都快忘了旁邊的幾女。

「……咳……咳……咳」看著兒子哥哥和可馨忘我的吻了這麼久,又嫉妒又無奈的林夢馨只能用輕咳聲提醒兩人,自己和婢女們都在呢,有必要吻那麼久嗎。

「好妹妹……青兒的姑母妹妹喜歡嗎……」深情的抬頭看著嬌羞的人兒,雙手戀戀不捨的從襦裙內抽出,熟知娘親妹妹的輕咳聲是提醒自己了,想著以後有的是時間把玩姑母美妙的身體,現在也不急一時。

「恩……」低頭輕聲恩了一聲,夢馨在旁邊的輕咳聲讓李可馨如夢初醒,這美妙的激吻為何比當年楊威給自己的還要的熱烈和饑渴,難道自己生下來就是為侄兒準備的嗎,自從內心深處被女兒和夢馨母女說動,自己對侄兒這份情意來的是那麼的熱烈那麼的甜蜜,這就是真正的愛情嗎,腦子裡胡思亂想著,渾然不知的被林夢馨拉著向屋內走去。

-----------------

第三十章 暴虐懲戒?

「什麼……這刁蠻公主還敢如此……」看著一屋子木箱裡的極品絲襪,本來還很開心的心情,卻被跪在面前的婢女們的話給氣的不輕。

「兒子哥哥……嗚嗚……您乾脆讓那李舒潔當您的正房得了……反正娘親妹妹在李舒潔眼裡只是個普通下賤的民婦……嗚嗚……」趴在兒子哥哥的懷裡哭泣的撒嬌著,那嘟起的紅唇無不顯示著自己的得寵,肥臀跨坐在兒子哥哥的腿上,胯內騷肉對著兒子哥哥的大腿輕輕的磨蹭著。

「夢馨……我的親娘……兒子哥哥的大房大婦必是我李青的親娘……誰也無法撼動……乖不哭……兒子哥哥心疼……啵……嗯……」看著娘親撲在自己懷裡哭泣,知道娘親是動真格了,從小被娘親帶大的自己,知道娘親的性格絕不是無事生非之人,反而是溫柔賢淑,端莊大方持家有道,看著哭泣的娘親,捧起絕美的俏臉深情的吻著豐潤的紅唇。

「……唔唔……哥哥真這般想……可是娘親妹妹怎的到如今還沒懷上您的種……嗚嗚……」被兒子哥哥深情的吻著,可是一想到要不了幾日兒子哥哥身邊又有了兩對母女平妻,自己肚子還是毫無動靜,心裡氣苦的林夢馨又嗚嗚的哭泣了起來。

「啊……哈哈……我當什麼事……放心娘親妹妹……過幾日叫來女醫……看看這肚子裡有沒有……兒子哥哥豈能沒數……」看著娘親妹妹嘟著嘴摸著肚子,下身肉體已成先天的我豈能不知每次射出的帶不帶種子,果然一聽此話娘親立馬喜笑顏開了起來。

「當真……奴奴……奴奴是第一個被下種的嗎……雨兒和雲兒有沒有……」知道兒子哥哥秘密的林夢馨,一聽兒子哥哥認真的說道,立馬緊緊的盯著兒子哥哥問道。

「我的親娘林夢馨第一個懷孕……雨兒第二……雲兒第三,你們都相差一周左右,呵呵……怎麼不高興嗎……哈哈……」看著娘親一臉喜笑顏開的模樣,開心的調笑起了娘親。

「奴奴哪裡不高興嗎……呵呵呵……奴奴一想到肚子裡是自己孩兒的種……都高興要死了……呵呵……壞兒子……您今日去一趟公主府吧……」圈著兒子哥哥的脖子高興的差點跳起來的林夢馨,幸福的倒在了兒子哥哥的懷裡,滿臉的母性光輝,雙手摸著肚子。

「老爺……您可得了救一救謝夫人……公主她……司青求您了……嗚嗚……」

「知竹求老爺您的救一救夫人吧……公主必定懲戒夫人……嗚嗚……老爺只有您能救夫人……」

「老爺……流鶯的娘親和畫餅的娘親一直就跟在公主和夫人身邊……公主她……」

「嗚嗚……畫餅求老爺您了……主母……您行行好……您就讓老爺救一救夫人吧……」四個婢女見老爺和夫人一直秀著恩愛,急的互相對視了一眼後,齊聲跪地求著老爺和主母搭救謝夫人。

「青……哥哥……夢馨……」一旁的李可馨看著四位數婢女哭聲一片,也不顧臉上的嬌羞,羞聲叫著青兒,青字剛剛脫口而出,立馬想起自己已經被侄兒這般把玩了,如今叫青兒怎麼也不合適了,於是便羞怯的叫起了哥哥,羞的李可馨立馬轉頭不敢看侄兒母子了。

「哥哥……您現在帶她們兩對母女婢子去一趟公主府吧……奴奴和您的姑母妹妹在家等您歸來……晚上奴奴和您的姑母妹妹穿上這種絲襪給您把玩……嗯嗯……」說完一臉羞澀的的看著兒子哥哥。

「好……娘親妹妹……姑母妹妹……哥哥去去就來……啊……哈哈……咱們走……」聽著可馨姑母那聲哥哥,叫的自己心都化了,又聽娘親妹妹說這四女母女婢子,更是激的大雞巴跳了又跳,走前還在娘親和可馨姑母的臀上啪啪的拍了幾巴掌。

到了院中拴好馬車,看著母女兩對婢女那個玲瓏的身段,心裡的火被燒的更旺了,但是一想起自己的平妻謝夫人可能被刁蠻公主欺負,立馬不敢怠慢的催促著四位婢女上車,自己則趕著馬車在娘親和可馨姑母的期盼中緩緩而去。

看看侄兒緩緩而去的馬車,李可馨只覺得的內心無比的幸福,突然眼光看到林夢馨盯著自己看,自己那副一臉懷春的表情被好閨蜜看的一清二楚,急的李可馨嗚咽著對著林夢馨說道:「夢馨……我……我也不知怎的……嗚嗚……就是喜歡……喜歡自己的侄兒發瘋了……我想叫侄兒哥哥……想侄兒叫我妹妹……嗚嗚……」

「呵呵……你啊……怕什麼啊……我又不是母老虎……你這樣到時候叫你叫雨兒和雲兒她們姐姐……看你怎麼辦……你的兩個侄女姐姐還不把你羞死……」看著李可馨那柔弱又羞澀的哭泣模樣,又好笑又憐惜的抱在懷裡安慰著,想著自己當初還不是和可馨一樣,於是又輕聲道:「說句不好的話……當初慶遠沒去之前我就對兒子哥哥有了想法……慶遠才去沒多久……兒子哥哥就將我拿下了……那日兒子哥哥在慶遠靈前……」

耳邊夢馨的話讓李可馨騷穴兒泛濫的一塌糊塗,想著夢馨剛剛對著侄兒說穿著屋內那一線檔的絲襪,晚上給侄兒把玩,心中又害怕又期待了起來。

「老爺到了……」

一路上想著該怎麼嚴懲刁蠻公主,吊起來鞭打還是栓在樹根抽打,趕著馬車的我一直發出嘿嘿的淫笑聲,馬車行駛到了城北富豪區,在一處大宅的外圍馬路上趕著車,聽著馬車內婢女的話,發現這就是公主府,頓時心驚不以,這處宅子也太大了,起碼有一百五畝地大,因為古代的院子基本都是四四方方的,自己趕著馬車在宅子一面趕來,這一面起碼300米以上,在轉彎到正門又過了150米以上,馬車在大門旁邊的巨大的石獅子旁邊拴好,立馬引來了門口的侍衛。

「哪來的小屁孩……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六位侍衛一臉嫌棄的看著眼前的小屁孩,不過剛剛說完,馬車內出來的四女立馬讓六人獻媚了起來。

「原來是知竹、司青、流鶯、畫餅幾位姐姐啊,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呵呵……」六人不要臉皮的連帶著比自己小的流鶯和畫餅一併叫著姐姐,那翻臉比翻書還快的速度比戲子來的都要快。

「瞎了你們的狗眼……什麼小屁孩……這是姑爺……下河李青……還不快給姑爺賠罪……」畫餅大聲的呵斥著眼前的侍衛們,畢竟這些侍衛雖然勢利但都是底層小人,畫餅並不想因為這件小事而讓這些人丟掉飯碗。

「姑爺饒命……小的該死……」

「駙馬饒命……小的們該死……」

「哼……」

「好了……好了……咱們先進去吧……」剛剛畫餅話,讓自己不由的高看了一眼,這畫餅不錯。

跟隨者四位婢女穿過平平無奇的外宅,進入內宅後這景色果然華麗了許多,四女一路領著自己向著內宅公主母女的居所而去,路上的侍女們好奇的看著自己。

「站住……誰允許你進來的……」只見李舒潔梳著一頭飛仙髻,垂於兩鬢的劉海將本來稍顯圓潤的臉蛋,顯得格外的修長且圓潤,劍眉下凌厲的眼神看的讓人覺得不怒自威,高挺纖細的鼻樑下一張鮮潤的紅唇,那紅唇微開下露出一隻可愛的小虎牙,身著天藍色弔帶及膝紗裙,這紗裙將那本來就白嫩的肌膚襯托的更加的白皙,弔帶下高聳的酥胸微微露出白嫩的乳肉,看的讓人流連忘返,白嫩的大腿在肉色褲襪的襯托的下更顯細長,腳下高跟涼鞋裡那露著嫣紅的肉絲腳趾,好想嘗一嘗絲足汗香的味道,細嫩蓮藕一般的玉臂,散發著晶瑩白皙的光澤,那雙修飾極好的粉嫩玉手,如果握著自己的大雞巴那該多好。

「恩……額……這個……我來此只是向公主和謝夫人道謝……」看著刁蠻公主絕美的容顏,本來準備好的強硬話語變成了溫語聲。

一旁的司青、知竹、流鶯、畫餅怎麼也沒想到老爺這麼不堪誘惑,心中又羞又急的幾女只能幹看著。

「不必了……你現在請回吧……哼……小屁孩……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說完便有些後悔的李舒潔,果然見李青雙眼一眯慢慢的罵來。

「哼……潑婦……我是你夫君……我來看你的娘親……你還別瞪眼……陛下和宗室的決定現在人人都知,你是跑不掉了……讓開……別怪我不客氣……」這賤婦這張嘴一開,氣的我們頓時火冒三丈,立馬陰著臉向里走去。

本來無比絕望的四女,一聽公主的惡毒言語,果然見老爺沒有讓她們失望。

「啊……小屁孩……驚天指……」看著小屁孩一臉的藐視自己,嘴裡更是罵著自己潑婦,這氣如何能夠受得了,一怒之下驚天指瞬間發出,此時的李舒潔早已忘了李青是宗師的事實。

「哼……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爭奪……」看著潑婦一臉怒容的扭曲模樣,雙腳騰空而起,手中太極無視驚天指,直接接下了驚天指的劍氣,毫髮無傷看著潑婦。

「你……」看著小屁孩騰空站在空中,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徒手接了自己一指驚天指,李舒潔又憤怒又震驚的看著小屁孩,在場的一眾下人包括李青恐怕不知道,李舒潔被李青的舉動驚的下身淋濕了。

「哼……賤婦……還不束手就擒……太極領域……」心中無比的氣憤,這潑婦到了如今還如此囂張,自己已經是她的夫君了,還如此不尊自己,氣的只想將此賤婦好好羞辱一番,忘乎所以的放出了太極領域,只見李舒潔隨著太極圈快速捲入太極中心。

「啊……不……」看著李青張口一句太極領域,以為還像第一次見面那樣的胡扯,哪知道空中快速出現一張太極圖,像漣漪一般從李青的身體中快速向著四周形成,那股吸力以及那股快速進入體內的氣息,讓李舒潔像嬰兒一般的柔弱無力,體內真氣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無論如何都無法調動,只能絕望的叫著不。

「賤婦……走……」將刁蠻公主雙手背後擒拿著懸浮在空中,進入刁蠻公主體內的領域靈氣並沒有撤出,防止刁蠻公主又耍什麼花樣。

四周的侍女看看公主被駙馬擒拿,公主又無恙,都不敢呵斥,只能乖乖的跟著。

剛剛進入屋內就見兩個婢女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知道不好的李青,連忙進入裡屋,果然見一美婦全身脫的只有一雙一線檔肉色超薄連褲絲襪跪在床上,那雙白嫩的肉絲小腿居然被綁在了大腿上,肉絲美腳緊緊的貼在肉絲肥臀上,活像一隻人型母獸,透過肉色超薄連褲襪那絲襪的裡面一根玉棒插在穴中,那玉棒的根部有一個拉環,拉環上綁著兩根細繩,兩根細繩從絲襪裡面一直連在美婦口裡的口塞上,而美婦的雙手被綁在背後,床頂更是順下一根麻繩吊著美婦的雙手,那垂在下面的大肥奶上掛著兩個小鈴鐺,隨著美婦的扭動不斷的發出叮噹……叮噹響,此刻美婦白皙又嫣紅的身體上布滿了香汗,那呆滯又紅腫的雙眼看的讓人心疼不已,從口塞中流出的口水像蛛絲一般的連在床單上,那一頭飛仙髻被折騰的凌亂不堪,兩鬢的劉海垂掛在眼幕,汗滴不斷的在劉海發梢滴落,看著如此美艷的場景激動的恨不得立馬拔掉玉棒,將自己的大雞巴塞進騷穴中,突然看著美婦那紅腫的雙眼中流露出的興喜,讓自己為之一振,這是自己的妻子啊,立馬將刁蠻公主丟在地上,手忙腳亂的將美婦綁著的繩索解開。

「你……嗚嗚……」坐在地上看著李青慌亂的解著娘親身上的繩子,完全不顧自己,將自己像丟垃圾一樣的丟在地上,哪裡受過如此委屈場景的李舒潔嗚嗚的哭了起來。

「老爺……讓環兒和綠兒幫您……」看著老爺手忙腳亂的解著繩子,環兒和綠兒嚇的立馬自告奮勇的上床幫忙,兩人怕老爺秋後算帳哪裡還管公主的威懾,畢竟九州帝國公主嫁人後,家裡的一切可不是公主說了算的,一切還是看老爺的臉色。

司青和知竹嗚嗚的哭著,看著夫人為自己兩人女兒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心裡發誓以後一定要好好伺候夫人。

而流鶯和畫餅被公主的狠辣嚇的臉色慘白,好在主母發話以後留在主母身邊,否則自己還不被公主玩死,倆人眼神緊緊的盯著李青,以後的日子只要老爺喜歡自己,自己還用怕公主嗎。

聚在屋內的侍女們無一敢看坐在地上哭泣的公主,即怕公主秋後算帳,又怕老爺秋後算帳,讓一眾侍女急的滿頭大汗。

「哇……老爺……嗚嗚……蔓蔓……嗚嗚……」謝蔓蔓一聽眾女的稱呼,讓謝蔓蔓更加確定了這小孩是自己的老爺了,剛剛眾人進門那小孩拿捏著女兒,而司青、知竹、流鶯、畫餅緊緊跟隨著這小孩,就已經讓謝蔓蔓猜出了這小孩身份,如今眾人的稱呼讓謝蔓蔓更是心中大定,赤裸著身子被比自己矮的多的老爺抱著,一雙梨花帶雨的俏臉急不可耐的在老爺的臉上磨蹭著,下身的瘙癢在玉棒拔掉之後更加的瘙癢了,又羞於眾人在場,根本不好意思開口,只能哭泣著叫著老爺。

「你叫蔓蔓嗎……真好聽……謝蔓蔓……好美的名字……不哭……老爺以後在也不讓你受委屈了……」擁抱著著美婦濕軟的身子,那梨花帶雨的悲容看的自己心疼不已,在美婦耳邊輕聲的說著好話安慰著美婦,摸著被淫水濕透的肉絲肥臀,深情的看著美婦,那流著淚水的烏黑大眼睛好像會說話一般,深情又水潤,情不自禁的吻向了美婦紅潤的豐唇。

「嗯……老爺……唔唔……」紅唇被老爺深情吻著,那對被夾的有些紅腫的艷紅色的奶頭,隨著老爺雙手把玩著自己臀縫,那對奶頭更加的腫脹了,穴兒也更癢了,一雙肉絲美腿不斷的摩擦著希望能緩解下騷穴的瘙癢。

屋內眾女看著老爺和夫人在床上情動的淫玩著,都羞的雙腿在打顫,而坐在地上的李舒潔看著小屁孩和娘親深情的激吻著,氣的差點暈過去,感情自己做的這些都成全了娘親了,這下好了小屁孩以後肯定恨死了自己了,一時的錯誤讓李舒潔後悔不已,這小屁孩只是宗師為什麼會有領域,而且這領域好像比大宗師的領域還要可怕,還要霸道厲害,似乎這領域都是先天靈氣組成的,這一想可把李舒潔氣的半死,看著娘親和小屁孩打的火熱,想著自己該怎麼切入進去,自己在怎麼說都是這小屁孩的第一平妻。

「唔唔……唔……老爺……呼……癢……嗚嗚……哥哥……蔓蔓癢……親哥哥……親爹爹……」下身的瘙癢讓謝蔓蔓在也顧不得其他了,騷浪的叫著眼前的小孩哥哥爹爹,那柔柔的聲音叫的謝蔓蔓自己都覺得是那麼的軟糯。

「怎麼回事……蔓蔓……好妹妹……好女兒……啊……」看著眼前美婦那軟糯的叫著自己哥哥和爹爹,大雞巴在有忍受不了,立馬褪下全身衣服,挺著大雞巴殺氣騰騰的對著美婦的香唇。

「啊……哥哥……唔……叭叭……啊……啾……怎麼這麼好吃……爹……」看著冒著熱氣的大雞巴殺氣騰騰的靠向自己,急不可耐的謝蔓蔓張口就含在了嘴裡,那股先天特有的味道讓謝蔓蔓驚訝不以,只覺得怎麼會這麼美味,又騷又甘甜還有一股清香,於是小香舌對著馬眼噼里啪啦的上下舔弄了起來。

「駙馬……是……是……」綠兒和環兒看著地上的公主回著駙馬的話,下面的話在公主圓瞪的雙眼下卻是在也不敢開口了。

「有什麼不敢說的……嗚嗚……是我李舒潔下的淫慾散……嗚嗚……打我吧……我是潑婦……有種你打我……不要臉的淫婦……狗男女……」看著小屁孩褪下全身衣物,那根足有20厘米的大雞巴在娘親的舔弄下散發著晶瑩的光澤,更是氣的李舒潔如潑婦一般的哭喊著,如此極品的大雞巴被娘親品弄,自己是娘親的閨房姐姐,如今自己這個姐姐被相公甩在地上,做妹妹的反而享受起來了,自私霸道的李舒潔更加的不服了。

「啊……蔓蔓……好會舔……爺爽死了……啊……在叫聲爹爹……蔓蔓……啊……啪啪啪……趴在爹爹身上……啊……唔唔……啊……」站在床上享受著美婦極致的服務,身後李舒潔的謾罵聲反而讓自己更加的爽快了,看著美婦翹起的肉絲肥臀在淫水的濕潤下,那襠部更加的透明清晰可見,那如饅頭一般的無毛騷穴緊緊的貼著肉色絲襪,將美婦的臀縫顯得更加的誘人,這麼可口的騷穴引的自己口乾舌燥了起來,對著肉絲肥臀瘋狂的甩了幾巴掌,立馬起身躺下,剛剛命令美婦趴在自己身上,只見那水潤的饅頭穴兒就貼在了嘴上,聞著騷香的肉絲淫穴,雙手激動的將臀縫扒開,大舌頭對著鮮紅的逼縫「啾」的一聲含在了嘴裡,騷香的淫汁讓自己發出了滿意啊……啊……聲。

「嗯嗯……爹爹……親爹爹……蔓蔓的親爹……啊……唔唔……啵……嘰嘰……嗯……嗯……」痴迷的看著老爺的大雞巴,這根殺氣騰騰大雞巴此時盡顯得那麼的可愛,低頭看著大雞巴下一對鮮紅色的大卵子,更讓謝蔓蔓覺得自己真是上天的寵兒,老爺的大卵子可比皇帝烏黑的大卵子好看太多了,而且更加的飽滿碩大,口中口水不知覺的吞咽著,挺直的翹鼻深深的埋在大卵子裡,聞著大卵子散發的又騷臭又清香的味道,那滿足的表情看的坐在地上的李舒潔絕美的俏臉更加的扭曲了,那紅潤的豐唇伸出的小香舌對著大卵子打著圈兒,鮮紅色的大卵子上布滿了謝蔓蔓的口水,坐在地上的李舒潔看著謝蔓蔓微笑著將一顆大卵子吸進了紅唇中,那發出的……嘰嘰……啾啾聲更讓李舒潔抓狂。

「撕拉……啊……嘰嘰……吱吱……叭叭……」下身大卵子傳來的舒爽感,讓隔著絲襪吸食騷穴的我更加的急不可耐了起來,瘋狂的撕開肉色絲襪,對著美婦的陰核和尿道周圍狂舔了起來,只見美婦立馬顫抖的啊啊叫了起來。

「啊……啊……爹……親爹……別玩蔓蔓的尿道……嗚嗚……玩死奴了……嗚嗚……操奴奴……爹……」下身陰核和尿道被老爺瘋狂的玩弄下,口中叼著的大卵子啵的一聲被謝蔓蔓張口丟下,騷穴兒和尿道的雙重刺激下,肥臀上下亂擺著,口中哭求著老爺。

「啊……騷貨……啪啪……嗯嗯……啾啾……叭叭……」任由美婦的哭求,口中的騷香淫穴是那麼的香甜可口,豈能輕易放過,對著肉絲臀兒啪啪的又是兩巴掌,身上的美婦的這才老實的舔弄起自己的大雞巴,不過淫亂的肥臀還是上下亂顫著。

「嗚嗚……爹爹……唔唔……癢……蔓蔓癢……啊……啊……」老爺對自己的騷穴兒如此的痴迷,讓謝蔓蔓又興喜又焦急,騷穴和尿道雙重的刺激和老爺執著的態度,讓謝蔓蔓不得不低頭伺候起老爺的大雞巴,忍受著極度的瘙癢,開始用從皇宮學來的技巧取悅著老爺,希望老爺能夠快些恩寵自己。

周圍的侍女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看著老爺和夫人的激情戲,那瀰漫在房內的騷香味道遍布了整個房間,因為有狠辣的公主在,侍女們一個個都不敢上去取悅老爺,只能口乾舌燥的看著夫人取悅著老爺。

「啊……爹爹……蔓蔓要尿了……啊……啊……」尿道被老爺舌尖瘋狂的刺激下,本就長時間沒有撒尿的謝蔓蔓,根本控制不住的尿在了老爺的嘴裡,那被老爺用力按著的肥臀無法擺脫的抖動著。

「啊……咕嚕……咕嚕……嗯……嘰嘰……啊……」喝著美婦騷香的尿汁,只感覺如大補的春藥一般讓大雞巴更加的脹大了,喝飽騷香的尿汁立馬起身看著哭的稀里嘩啦的美婦,喘著粗氣拉起美婦,對著美婦的紅唇一陣親吻。

「唔唔……嘰嘰……啊……咕嚕……叭叭……親爹……」老爺用喝著自己騷尿的大嘴巴吻著自己,而謝蔓蔓並沒有覺得噁心,反而更加的感動和香甜,香舌伸入老爺的口中搜索著老爺的口水和自己的騷尿,那……咕嚕……咕嚕的吞咽聲無不顯示著自己對老爺的愛戀。

地上的李舒潔隨著娘親的吞咽聲,喉嚨不由自主的吞咽著口水,那雙嫉妒的凌厲眼神緊緊的盯著娘親,希望娘親看見自己的眼神,可惜的是謝蔓蔓根本無視這眼神,讓李舒潔即失望又絕望的看著兩人。

「蔓蔓……快躺下……求爹爹玩弄蔓蔓的饅頭逼……啊……」被美婦抓著的大雞巴漲的生疼,連忙命令美婦躺好。

「爹爹……親爹爹……求您玩弄女兒的騷穴兒……騷穴癢的受不了了……嗚嗚……謝蔓蔓是爹爹下的野種……玩弄玩弄蔓蔓的賤逼……女兒求您了……啊……爹……親爹……嗚嗚……快操女兒吧……啊……啊……脹死了……爹……」看著老爺焦急的模樣,早已受不住的謝蔓蔓更是求之不得,躺在床上捲起細嫩的肉絲小腿,雙手抓著腿腕將自己擺成M型姿勢,那被撕破的肉絲肥臀輕輕的懸在床上,左右搖晃著,鮮紅粉白的饅頭逼被淫水粘的亮晶晶的,口中軟糯的清脆聲音對著老爺叫著爹爹……親爹,見老爺不為所動,更是將自己叫做老爺的私生野種,隨著自己的哀求奏效,大雞巴在滿是淫水的助力下不費力的操了進來,騷穴兒緊緊的裹著大雞巴,漲的謝蔓蔓兩眼翻白,口水直流。

李舒潔看著小屁孩操進了娘親的騷穴,此時如夢初醒般的哭泣了起來,在也不顧臉面的哭喊著跪在小屁孩的身旁,哭求著。

「不……潔兒才是您的女兒……爹……親爹……潔兒錯了……您饒了女兒吧……求您了……您要覺得舒心就鞭打女兒……女兒給您磕頭了……嘣……嘣……」跪在小屁孩的身旁,一直被無視的李舒潔不斷的求著,那磕頭的模樣讓侍女們驚訝不已。

「哼……賤貨……潑婦……啊……啪啪……啊……爽死我了蔓蔓……啊……賤貨……爹怎麼生了你這個賤女兒……去給爹爹吸屁眼……要是爹爹的屁眼在操你娘期間從你嘴巴里出來……看爹爹不打死你……」看著李舒潔這賤模樣,撒氣的對著潑婦的俏臉狠狠的甩了兩巴掌,看著李舒潔帶著腫脹起來的俏臉,一臉幸福的看著自己,心中對這潑婦有了意外驚喜,沒想到這潑婦是個抖M,立即命令李舒潔吸著自己屁眼,一邊操著美婦,一邊享受著美婦女兒毒龍鑽,真是太刺激了,俯身趴在美婦身上一邊吻著美婦一邊狂操著,身後李舒潔也隨著自己俯身而趴在自己的臀縫,那含著屁眼的紅唇就這麼一直含在嘴裡,始終不曾離開片刻。

身後李舒潔終於心滿意足的讓小屁孩叫自己女兒了,嘴裡的屁眼像是瓊漿玉液一般的可口,在加上小屁孩的命令,哪敢離開片刻,哦不應該是叫爹爹了,此刻李舒潔內心深處已經將李青當做了自己的親爹一般的愛戀了,一雙玉手在爹爹的身後把玩著大卵子,肥臀像是家犬一般的左右搖晃著。

「啊……親爹……蔓蔓愛死您了……啊……爹……蔓蔓給您生的女兒舔的您爽嗎……啊……來了……親爹……」女兒的求饒讓謝蔓蔓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為了以後的幸福輕聲在老爺的耳邊說著淫賤的話,而騷穴在自己的淫聲和淫慾散的刺激下只十來分鐘就泄了身子,高潮來的很是突然,又如此的漫長,老爺大雞巴好像打樁機一般的對著自己的子宮瘋狂衝擊著,歡喜的謝蔓蔓四肢緊緊的纏在了老爺的身上。

屋內的流鶯和畫餅隨著謝蔓蔓瘋狂的高潮,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倆人各看了自己母親一眼,羞紅著臉褪下了自己的全身衣物,司青和知竹在女兒的眼神中也各自褪下了全身衣物,兩對母女赤裸著身子輕輕的踩著踏板向著老爺而去。

餘下的十來位侍女們在流鶯和畫餅的帶動下也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