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妻路漫漫 (1-2) 作者:yy458952

【尋妻路漫漫】(1-2)

作者:yy4589522021年5月7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一章試水,想知道大家是不是喜歡這種文

2012年的一個種午,蟬在叫,天很熱。

我趴在桌子上,看著沈亦雯無法入睡。她的嘴巴很小,她的眼睛很大,她的睫毛很長,她的皮膚很白,她的手指很細,她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暗戀的對象。

「我喜歡你。」我小聲的嘟囔著。

幼兒園,小學,國中,直到現在的高中,我和她都在一個學校里,她一直是爸媽嘴中別人家的孩子,從小漂亮懂事,成績名列前茅,而我一個成績中等,體重超標的胖子,在她面前總是充滿了自卑的,似乎她也從來沒將我放到過眼裡,從變成同桌後的一個月來,我們說過的話加一起也不超過十句。

「要是,你能做我女朋友該多好……」

我在心中默默想著,想著……

………………

「這是……?」再睜眼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教室了。

這是一個昏暗的房間,現在的我正坐在一台電腦前,電腦熒幕中只有一個資料夾,上面標註著,沈亦雯三個字,而電腦的右下角標著,2022年3月5日。

難不成自己穿越了?不過比起時間,我更在意的是標註著沈亦雯三個字的資料夾。

這個是什麼?我忍不住問自己。是照片嗎?

我咽了咽口水,什麼也顧不上,強忍著激動點開了資料夾,裡面有許多標註著時間的子文件。

2018……7~2019.11?什麼意思?我好奇的再點了進去。

可剛點進去,就被幾張照片給吸引了注意,我能看出來,照片里的主角是我所暗戀的沈亦雯,她依舊那麼漂亮,可此時的她少了幾分青澀,多了幾分嫵媚。

為什麼拍攝的角度看上去那麼像偷拍,到底怎麼回事?

我繼續往後翻,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照片中常見的人物多了一個,那是一個陌生的男人,照片里,他們親密地擁抱著。

我捏緊了自己的拳頭,咬緊牙關,面色鐵青,這個男人是怎麼回事?

接著,我往下繼續翻照片,看到了更勁爆的東西。

沈亦雯,那個我暗戀的女神,似醉非醉的倒在那個男人的懷裡,而那個男人的手正不老實的捏著沈亦雯的胸。

彭。

看到這一幕的我朝熒幕就是一拳,這個該死的男人。砸黑屏完電腦熒幕我還不解氣,站起身來將桌子,椅子都照地上摔。

「你發什麼瘋?」

屋外突然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有人急促的走了過來。

吱。

門被打開了,但門裡出現的人卻將我嚇了一跳,竟然穿著情趣裝的沈亦雯!

「亦雯?」我忍不住喊了出來。

「林帥!你搞什麼鬼?」沈亦雯瞪眼看著我,大吼道。

一時間,我沒有心理準備,當場愣住了。

「我讓我乾等你這麼久是什麼意思?干就干,不幹老娘就走了。」沈亦雯指著我罵道。

說實話,我第一次看見亦雯罵人的樣子,可是罵起人來的亦雯也別有一番韻味。

不過干?什麼意思?

似乎是看我沒什麼動靜,沈亦雯氣的轉頭就要走。

我幾乎是下意識的,上前拉住了亦雯。

「對不起。」

我說道,可是此刻的她穿作一比特兔女郎,半邊酥胸透過深v低領的服飾露了出來,被黑色絲襪包裹的美腿異常纖細勻稱,還有不知名的香水氣息,一切顯得那麼迷人,我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

「你今天很奇怪。」亦雯疑惑的看著我。「說吧,你今天想玩什麼花樣?」但突然,亦雯又嘆了口氣,頗有些無奈的問道。

「亦雯,我喜歡你。」

我鼓足了勇氣,看向了沈亦雯的眼睛,剛剛電腦里看到的那些畫面自己還耿耿於懷,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有些話不說,自己或許再也沒機會說出口了。

「哼,說吧,今天你又找了幾個人要一起玩我?」

亦雯的眼裡漸漸失去了亮光,瞥向一邊,毫無生氣的說道。

「不會,我永遠都不會把你讓給別人的。」我連忙抱緊了亦雯,貪婪的聞著亦雯身上的氣息,這種溫潤香甜的感覺,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哼。」

我的真心告白卻只換來了一聲冷哼。我連忙將佳人抱得更緊,想讓她感受到我的真心。

突然,一陣開門的聲音響起。

一個漂亮的女孩拿著行李出現在門口,這人看上去很眼熟。

「老公,我就知道。」

看到來人的亦雯連忙費力將我推開。

「所以你今天是打算和你老婆一起玩我?」

「老婆?什麼意思?難道我們不是一對嗎?」我看著沈亦雯疑惑的問道,我實在不明白她再說什麼。

「老公?你不要我了嗎?」門口的女孩一聽,連忙拋下行李跑到我跟前哭泣著說道。

「我不認識你。」我連忙說道。

可剛說完,我便感受到了一陣溫暖濕潤的東西貼上了我的嘴唇,封鎖我繼續說下去。

我連忙將親我的女孩推開,可萬萬沒想到的是,被我推開的女孩大哭起來。「不要離開我,為了老公你,我什麼都願意啊!」

面對著哭泣的女孩,我陷入了更大的迷糊當中,她的眼淚看上去不是假的,可真如兩人所說,我和她才是夫妻,那為什麼沈亦雯會穿著情趣裝出現在我面前呢?我和沈亦雯又是什麼關係?

「你們苦情戲演完了沒有,演完了我要走了。」沈亦雯冷笑著往外走。

我想要抓住亦雯的手,可是邊上的女孩死死地抱住了我,並沒給我機會。

「你到底是誰?」我皺著眉頭問道。

「我是你老婆,林玎啊。」聽到這個名字,我的眉毛皺的更厲害了。

因為林玎這個名字我是聽過的,她家和我家在同一個社區,但我們上的不是同一個學校,在社區里我們經常會遇到,只不過很少停下來說話,怪不得會覺得那麼眼熟。

「只要你不離開我,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林玎抽泣道,她泛起的淚光,讓我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

我滿是猶豫的看了看亦雯,希望她能說點什麼,可是亦雯只是橫著張臉不說話。

「我明白了。」林玎點了點頭,然後她擦了擦眼淚,鬆開了我,走到亦雯的身邊。

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她竟然從後面抱住了亦雯,開始親吻起亦雯的耳垂,而亦雯的耳朵突然變得通紅,她死命的抿住嘴一個字也不多說。

「你這是幹什麼?」我驚奇的問道。

「做我們以前常做的事情。」說著,林玎把亦雯的上衣往下一拉,兔女郎的兩個大白球在我面前晃蕩了好幾下。亦雯將頭扭向一邊,不想看我。

「別這樣。」從來只在小電影里看過這種畫面的我怎麼受的了,下半身馬上支起了帳篷。

我弓著腰,向前伸出手想把林玎和亦雯分開,但沒想到林玎把亦雯往前一推,為了不讓亦雯摔倒,我順勢一接,將亦雯整個人抱進了懷裡。

感受到這具香潤溫暖的身體,我的眼睛都冒出火了。

「不管你干我幾次,我的心永遠都是別人的。」亦雯突然開口說道。

想起之前在電腦里看到的那些照片,我瞬間被心中的嫉妒衝垮了理智。

「那我倒要試一試。」說著,我將亦雯推到在地上,然後撕開她的胷罩,讓她的兩團奶子暴露在空氣中。

這對胸的大小不一,左邊要大點,右邊要小點,小的那邊還有一顆痣。

但讓我氣憤的,是這對奶子上還有人用筆寫了一行字,小北專屬,更讓我氣憤的,是這對奶子上還有一圈咬痕。

「tmd小北是誰?」

「哼,還告訴你一件事,就在來你這裡之前,小北中出了我好幾次,我的小穴里現在還留著小北的精液。」亦雯挑釁的看著我說道。

「我讓你tm的小北專屬。」

氣憤的我對著右邊的奶子就咬了上去,可剛上口我就感覺到了一股腥苦味。

「呸。」感受到異味,我連忙吐了幾口口水。

「還忘記告訴你了,小北剛剛射在我奶子上了,我可是噴了很多香水才遮住精液的氣味,小北的精液味道不錯吧,我的身子和心永遠都屬於小北。」看見我受挫,亦雯突然得意的說道。

啪。

邊上的林玎看不下去了,她一巴掌抽在了亦雯的臉上。

看著臉頰變紅腫的亦雯,我連忙推開了林玎,但看著亦雯倔強的眼神,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輕輕的摸著她紅腫的臉頰。

「老公,這麼多年來,我還是不行嗎?」轉身,卻發現林玎臉色霎白。

面對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這些年發生了什麼,於是我只好沉默。

「好,好,好。」連說三個字後,林玎的眼神突然變得異常決絕。

「不要。」我察覺了什麼,想起來攔住林玎,可卻慢了一步,只見林玎猛的往牆上撞去。

砰,咚。

前一聲頭響,後一聲地響,我只看見了留下了一片血跡的白牆和倒地的林玎。

……

「不!」

我坐起來大喊一句。周圍人都被我的大喊給驚醒了。

我發現我還在教室,同桌的亦雯迷離著雙眼,半睜著看我,似乎只不過去了幾分鐘,我應該是做了一個噩夢,可剛剛那個夢為什麼那麼真實。

不過,還好,這都是夢。

第二章,我寫的這小說,比較難分類,說不清楚什麼類型,只要劇情有意思就夠了,最後,謝謝大家的支持

不知道為什麼,中午做了那個夢後,我的頭很疼,整個下午人都昏昏沉沉的。

時不時腦子還會冒出亦雯的奶子和牆上的血跡。

夢裡面亦雯的胸一邊大,一邊小,小的那半邊上面還有痣,不知道現實里亦雯是不是也這樣。

就在我上課意淫的時候,一團紙條砸到了我的桌上。

我拿起紙條,回頭一看,是坐我後面的寧袁煥丟的。

於是我攤開了紙條,上面寫著幾個字。

【今天放學去哪裡玩? 】

我抄起筆就寫。

【今天我要回家打遊戲,哪兒也不想去。 】

寫完之後,我把紙條揉了起來,偷偷塞了回去。

【打遊戲有什麼好玩的,我帶你去見識一下大人的世界。 】

看著他又傳回來的紙條,我只覺得好笑,愛錢動作片又不是沒看過。

【什麼大人的世界? 小電影的話我看得可比你多多了。 】

【不是這種低級的東西,真人出演的。 】

不知怎麼,看著真人二字,我突然想起了亦雯的奶子,心突然撲騰撲騰的跳起來。

【偷窺? 】

【看不見,不過可以聽聲音。 】

【在哪? 】

【放學後你跟我來就好了。 】

【好。 】

傳完紙條後,我的心跳的更厲害了。

「林帥,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臉紅得好厲害。 」突然,講台上的老師開口問道。

「沒有。」 我連忙搖了搖頭否認。

「身體不舒服該說就說,彆強撐著。 」

「沒有,沒有。」 我再次否認道,為什麼臉紅我怎麼可以說呢。

「那我們繼續上課,接著剛剛的講...... 」

就在我打算接著走神的時候,身邊的沈亦雯戳了戳我,給我傳了張紙條。

【你沒什麼事情吧。 】

我轉頭看了看亦雯,再次想起她一邊大一邊小的胸,忍不住低頭寫道。

【沒有。 】

【你的臉變得更紅了。 】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只好選擇了沉默,總不至於對亦雯說我夢見了你的胸吧,不過夢裡亦雯口中那個小北著實讓我耿耿於懷。

就這樣,我沒再和亦雯說話,一直到了放學。

「林帥,走。 」

剛下課,寧袁煥就推搡著我,讓我快點收拾東西走人。

「別急,別急。」

我連忙收拾東西,被寧袁煥拉著跑出了學校。

我們一路小跑,穿街走巷,來到了一棟不起眼的兩層小房子前,由於我們學校臨近郊區,這一片都還沒有被規劃,所以附近有很多兩三層的居民自建房。

「這...... 是,是,哪? 」

我大口大口喘著氣,命都沒了一半,問道。

「小聲點。」 寧袁煥小聲說完,隨後仔細扒拉了一眼房子。

「沒錯,今天來了。」 他興奮的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 就在我狐疑的時候,他拉著我到了房子背後。

「噓,仔細聽。」

看著他的手勢,我連忙屏住呼吸,將耳朵豎起來。

「嗯,嗯。」

作為一個老司機,這種聲音我再熟悉不過了,沒想到邊上的這個傢伙沒有誆我。

接著,寧袁煥朝上面指了指,然後壓低了聲音說道。

「他們在二樓做的,二樓沒有拉窗簾。」

「那你想幹什麼?」 我也壓低了聲音問道。

讓我萬萬沒想到,寧袁煥竟然從包裡面拿出了一支伸縮自拍杆。

「我踩在你肩上,然後自拍杆伸最大,去錄下來。」 寧袁煥解釋道。

怪不得這種好事這小子會叫上我,感情是他需要人幫忙,偷拍是不好的,不過轉念一想,這可是現場版的真人秀啊,哪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能忍住這種誘惑呢。

「錄下來的視頻記得發我一份。」 我對他小聲的說道。

「好。」

隨後,我們兩個人開始合作,他踩上我的肩膀,用自拍杆將手機送到二樓窗戶處。 我們兩個就這樣趴在牆邊,一邊偷拍,一邊聽著二樓中的動靜。

「啊,有人。」 突然房間裡傳來了一個女聲尖叫,嚇得我們兩個人直接摔倒在地。

隨後,窗戶被推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探出頭來,一時間,我被這個人嚇了一跳,因為她和林玎長得太像了,尤其是像中午我夢到的那個林玎,兩個人簡直一模一樣。

咚咚咚。

有什麼人從樓上跑下來了,我和寧袁煥也顧不上許多,撿起手機和自拍杆轉身狂奔,要是被人抓住了,我們非得被打死不可。

......

「現,現在,不可能,追上來了吧。」 我靠著牆,大口大口喘著氣。

「應該是的,我來看看手機拍的怎麼樣。」 說著,寧袁煥打開了手機。

「靠!」

聽見他的一聲咒罵,我也湊上去看了看。

窗戶反光,白茫茫的一片,根本什麼都沒拍著。 今天下午白跑一場。

聽著寧袁煥的罵聲,我的腦海里卻一直浮現著林玎那張臉,應該不是林玎吧,林玎和自己差不多年紀,沒有那麼大,那她到底是誰呢?

反正視頻成這樣也沒法看了,我和寧袁煥隨便說了兩句便回家了,中午夢到了林玎,放學後見到了和她很像的一個人,難不成這中間有什麼聯繫不成?

「哎呦,老姐,你怎麼回來了?」 回家打開門,卻突然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怎麼,不歡迎我回來啊。」 老姐眉頭一挑,冷著眼看向我。

「怎麼會呢,老姐可是世上最疼愛我的人了。」 我連忙跑到跟前去湊近乎。

「別靠過來,一身汗臭味。」 老姐捂住鼻子,躲過我的一抱。

「好久不見,別害羞,抱一抱嘛。」 我可不顧對方的抗拒,死命的往對方身上黏。

「死開啦!」 她開始躲,我開始追,兩個人圍著房間打鬧了一會兒。

「好了,說正事,別鬧。」 沒跑一會兒,她就停了下來,對我一臉嚴肅的說道。

「好。」 看著一臉正經的老姐,我感覺到這事兒不簡單。

「如果你姐我,想和別人談戀愛呢?」 老姐問道。

「哼,就你? 誰瞎了眼會瞧得上你? 」我冷哼一聲說道。

「你別鬧,我說正經的。」 看著老姐亮晶晶的眼神,我知道她自己早已下定了主意。

「想談你就談唄,不管你想幹什麼,我都支援你,我可是你唯一的老弟。」 我拍著胸脯說道。

但老姐接下來的一句話卻突然擊碎了我的防線。

「可,如果,這個人已經結婚了呢?」

「那我剛剛說的全都不算。」 我搖了搖頭回道。

「追求愛情有什麼錯? 結了婚別人也可以離婚的。 」

「那你倒是讓別人先離婚啊,雖然我只是高中生,但也知道一些最基本的社會道德。」

「他老婆在國外,不在國內,沒法現在就離。 他答應過我,等他老婆一回來就去辦離婚。 」

「那你等他離完婚再說不好嗎?」 我看著老姐,突然有些疑惑,以前那個說走就走,行事果斷的傢伙去哪兒了?

「你還小,不懂這種感覺,我想無時無刻都和他在一起。」 說著這話的老姐,帶著一弧微笑,眼裡放著光芒,讓我感覺很是刺心。

「對,我還小,反正我不懂,我就是不支援,我就是反對。」

說著,我拽起書包,把自己反鎖在了房間裡,不想再看老姐。

「你是知道我性格的。」 老姐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我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見,我只是在告訴你我的決定。 」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把你的決定告訴爸媽?」 我在屋子裡反問道。

「因為姐姐相信你。」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我像吃了個蒼蠅那麼難受,想說點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可以先別告訴爸媽嗎?」

屋外的聲音再次響起,我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誰都拉不回來,如果你接受不了,爸媽肯定也不能接受,今天我回家就是想專門跟你說這件事的,不管你最後跟不跟爸媽說,

姐姐都不怪你。」

說完這番話後,屋外再沒了動靜。

我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老姐這個消息實在是太突然了,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 ......

「舅舅,舅舅。」

似乎有人在推搡著我。

「嗯。」 我連忙睜開了眼睛。

這是一個公園,公園裡面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耍,自己正坐在長椅上,一個小女孩正搖著自己的身子。

看著這個陌生的孩子,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舅舅,我要喝水。」

小女孩指了指我脖子上的水杯,水杯的一角標著「林嵐」二字。

「這個?」

「嗯嗯。」 小女孩點了點頭。

我連忙拿下水杯遞給小女孩,舅舅? 她叫我舅舅?

正在我迷惑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冰涼的感覺。

「嘶嘶。」 突如其來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倒吸幾口涼氣。

「精神多了吧。」 一個女聲在我背後響起。

「舅媽,舅媽!」 小女孩突然跳起來喊道。

我忍不住回頭一看。

林玎! 此時的她拿著幾袋霜淇淋笑呵呵的看著我。

「我要吃這個草莓味的。」 小女孩撲在林玎的懷裡,撒嬌道。

「好,不過回去了可別告訴你媽。」

「好! 舅媽最好了。 」說著,小女孩拿過霜淇淋就開吃了起來。

「怎麼? 我臉上有什麼嗎? 一直盯著我看? 」林玎疑惑的說道,說著她坐在了我身邊。

「你,不是撞牆了嗎?」 我試探性的問道,她在牆上留下的那一片血跡我永遠也忘不了。

「你睡迷糊了吧,我哪兒撞過牆?」 林玎白了我一眼,隨後,將一根霜淇淋遞給了我。 「試試這個出的新口味,好吃的話告訴我。」

我接過霜淇淋,有很多疑惑。

「快吃一口試一試。」 似乎是看我沒動,林玎開始催促道。

「好的。」 我連忙點了點頭,吃了一口。 「蠻好吃的。」

話音剛落,林玎就把我手上的霜淇淋搶了過去。 「好吃的話就是我的了。」

看著對方不嫌棄的一口咬下了我剛剛咬的部分,我覺得,剛剛那個小女孩叫的沒錯,我們的確是一對。

「我們結婚了?」 我問道。

「怎麼? 結婚這麼幾年你後悔了? 」林玎再次白了我一眼說道。

「沒有,沒有,你知道沈亦雯嗎?」 我試探性的問道。

「沈亦雯? 有印象,你高中同學吧,我們結婚的時候她可給了一個大紅包,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 」林玎突然板著張臉問道。

「沒有,我們之間怎麼可能會發生什麼。」 我連忙搖頭,可是心底的疑惑更重了,怎麼回事? 林玎竟然不認識亦雯,那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嗎?

「想來也是,你們兩個人差這麼多,就算你有心,別人也不會有那個意思。」 林玎想了想說道。

「對了,這個孩子是...... ? 」我試探性的問道。

「你忘記了嗎? 你姐的孩子啊。 」林玎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其實挺佩服你姐的,行事果斷,大學上了一半說退學就退學,自己硬是一個人拉扯孩子長大,要是我姐有你姐的一半果斷就好了。 」

「什麼意思? 退學? 」聽到這話我連忙站起來詳細問道,我姐向來是優等生,怎麼可能會被退學?

「你忘記了嗎? 當時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家裡逼問孩子父親是誰,但她一直不肯說,你爸逼著你姐說,說如果不說就要斷掉她的經濟來源,沒想到你姐乾脆,直接退學開始出來工作養孩子,這麼些年,她硬是沒拿別人一分錢把孩子養到這麼大。 」林玎感嘆道。

這的確是我姐會做出的事情,不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咚咚咚。

不知怎麼回事,下一刻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林帥,要不要吃飯?」 屋外傳來了老姐的聲音。

剛剛,也...... 是夢?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