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妻路漫漫 (1-2) 作者:yy458952

【寻妻路漫漫】(1-2)

作者:yy4589522021年5月7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试水,想知道大家是不是喜欢这种文

2012年的一个种午,蝉在叫,天很热。

我趴在桌子上,看着沈亦雯无法入睡。她的嘴巴很小,她的眼睛很大,她的睫毛很长,她的皮肤很白,她的手指很细,她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暗恋的对象。

“我喜欢你。”我小声的嘟囔著。

幼儿园,小学,国中,直到现在的高中,我和她都在一个学校里,她一直是爸妈嘴中别人家的孩子,从小漂亮懂事,成绩名列前茅,而我一个成绩中等,体重超标的胖子,在她面前总是充满了自卑的,似乎她也从来没将我放到过眼里,从变成同桌后的一个月来,我们说过的话加一起也不超过十句。

“要是,你能做我女朋友该多好……”

我在心中默默想着,想着……

………………

“这是……?”再睁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教室了。

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现在的我正坐在一台电脑前,电脑荧幕中只有一个资料夹,上面标注著,沈亦雯三个字,而电脑的右下角标著,2022年3月5日。

难不成自己穿越了?不过比起时间,我更在意的是标注著沈亦雯三个字的资料夹。

这个是什么?我忍不住问自己。是照片吗?

我咽了咽口水,什么也顾不上,强忍着激动点开了资料夹,里面有许多标注著时间的子文件。

2018……7~2019.11?什么意思?我好奇的再点了进去。

可刚点进去,就被几张照片给吸引了注意,我能看出来,照片里的主角是我所暗恋的沈亦雯,她依旧那么漂亮,可此时的她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妩媚。

为什么拍摄的角度看上去那么像偷拍,到底怎么回事?

我继续往后翻,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照片中常见的人物多了一个,那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照片里,他们亲密地拥抱着。

我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咬紧牙关,面色铁青,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接着,我往下继续翻照片,看到了更劲爆的东西。

沈亦雯,那个我暗恋的女神,似醉非醉的倒在那个男人的怀里,而那个男人的手正不老实的捏著沈亦雯的胸。

彭。

看到这一幕的我朝荧幕就是一拳,这个该死的男人。砸黑屏完电脑荧幕我还不解气,站起身来将桌子,椅子都照地上摔。

“你发什么疯?”

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有人急促的走了过来。

吱。

门被打开了,但门里出现的人却将我吓了一跳,竟然穿着情趣装的沈亦雯!

“亦雯?”我忍不住喊了出来。

“林帅!你搞什么鬼?”沈亦雯瞪眼看着我,大吼道。

一时间,我没有心理准备,当场愣住了。

“我让我干等你这么久是什么意思?干就干,不干老娘就走了。”沈亦雯指着我骂道。

说实话,我第一次看见亦雯骂人的样子,可是骂起人来的亦雯也别有一番韵味。

不过干?什么意思?

似乎是看我没什么动静,沈亦雯气的转头就要走。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上前拉住了亦雯。

“对不起。”

我说道,可是此刻的她穿作一比特兔女郎,半边酥胸透过深v低领的服饰露了出来,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异常纤细匀称,还有不知名的香水汽息,一切显得那么迷人,我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

“你今天很奇怪。”亦雯疑惑的看着我。“说吧,你今天想玩什么花样?”但突然,亦雯又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的问道。

“亦雯,我喜欢你。”

我鼓足了勇气,看向了沈亦雯的眼睛,刚刚电脑里看到的那些画面自己还耿耿于怀,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有些话不说,自己或许再也没机会说出口了。

“哼,说吧,今天你又找了几个人要一起玩我?”

亦雯的眼里渐渐失去了亮光,瞥向一边,毫无生气的说道。

“不会,我永远都不会把你让给别人的。”我连忙抱紧了亦雯,贪婪的闻着亦雯身上的气息,这种温润香甜的感觉,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哼。”

我的真心告白却只换来了一声冷哼。我连忙将佳人抱得更紧,想让她感受到我的真心。

突然,一阵开门的声音响起。

一个漂亮的女孩拿着行李出现在门口,这人看上去很眼熟。

“老公,我就知道。”

看到来人的亦雯连忙费力将我推开。

“所以你今天是打算和你老婆一起玩我?”

“老婆?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是一对吗?”我看着沈亦雯疑惑的问道,我实在不明白她再说什么。

“老公?你不要我了吗?”门口的女孩一听,连忙抛下行李跑到我跟前哭泣著说道。

“我不认识你。”我连忙说道。

可刚说完,我便感受到了一阵温暖湿润的东西贴上了我的嘴唇,封锁我继续说下去。

我连忙将亲我的女孩推开,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被我推开的女孩大哭起来。“不要离开我,为了老公你,我什么都愿意啊!”

面对着哭泣的女孩,我陷入了更大的迷糊当中,她的眼泪看上去不是假的,可真如两人所说,我和她才是夫妻,那为什么沈亦雯会穿着情趣装出现在我面前呢?我和沈亦雯又是什么关系?

“你们苦情戏演完了没有,演完了我要走了。”沈亦雯冷笑着往外走。

我想要抓住亦雯的手,可是边上的女孩死死地抱住了我,并没给我机会。

“你到底是谁?”我皱着眉头问道。

“我是你老婆,林玎啊。”听到这个名字,我的眉毛皱的更厉害了。

因为林玎这个名字我是听过的,她家和我家在同一个社区,但我们上的不是同一个学校,在社区里我们经常会遇到,只不过很少停下来说话,怪不得会觉得那么眼熟。

“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林玎抽泣道,她泛起的泪光,让我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我满是犹豫的看了看亦雯,希望她能说点什么,可是亦雯只是横著张脸不说话。

“我明白了。”林玎点了点头,然后她擦了擦眼泪,松开了我,走到亦雯的身边。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从后面抱住了亦雯,开始亲吻起亦雯的耳垂,而亦雯的耳朵突然变得通红,她死命的抿住嘴一个字也不多说。

“你这是干什么?”我惊奇的问道。

“做我们以前常做的事情。”说着,林玎把亦雯的上衣往下一拉,兔女郎的两个大白球在我面前晃荡了好几下。亦雯将头扭向一边,不想看我。

“别这样。”从来只在小电影里看过这种画面的我怎么受的了,下半身马上支起了帐篷。

我弓著腰,向前伸出手想把林玎和亦雯分开,但没想到林玎把亦雯往前一推,为了不让亦雯摔倒,我顺势一接,将亦雯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感受到这具香润温暖的身体,我的眼睛都冒出火了。

“不管你干我几次,我的心永远都是别人的。”亦雯突然开口说道。

想起之前在电脑里看到的那些照片,我瞬间被心中的嫉妒冲垮了理智。

“那我倒要试一试。”说着,我将亦雯推到在地上,然后撕开她的胸罩,让她的两团奶子暴露在空气中。

这对胸的大小不一,左边要大点,右边要小点,小的那边还有一颗痣。

但让我气愤的,是这对奶子上还有人用笔写了一行字,小北专属,更让我气愤的,是这对奶子上还有一圈咬痕。

“tmd小北是谁?”

“哼,还告诉你一件事,就在来你这里之前,小北中出了我好几次,我的小穴里现在还留着小北的精液。”亦雯挑衅的看着我说道。

“我让你tm的小北专属。”

气愤的我对着右边的奶子就咬了上去,可刚上口我就感觉到了一股腥苦味。

“呸。”感受到异味,我连忙吐了几口口水。

“还忘记告诉你了,小北刚刚射在我奶子上了,我可是喷了很多香水才遮住精液的气味,小北的精液味道不错吧,我的身子和心永远都属于小北。”看见我受挫,亦雯突然得意的说道。

啪。

边上的林玎看不下去了,她一巴掌抽在了亦雯的脸上。

看着脸颊变红肿的亦雯,我连忙推开了林玎,但看着亦雯倔强的眼神,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轻轻的摸着她红肿的脸颊。

“老公,这么多年来,我还是不行吗?”转身,却发现林玎脸色霎白。

面对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只好沉默。

“好,好,好。”连说三个字后,林玎的眼神突然变得异常决绝。

“不要。”我察觉了什么,想起来拦住林玎,可却慢了一步,只见林玎猛的往墙上撞去。

砰,咚。

前一声头响,后一声地响,我只看见了留下了一片血迹的白墙和倒地的林玎。

……

“不!”

我坐起来大喊一句。周围人都被我的大喊给惊醒了。

我发现我还在教室,同桌的亦雯迷离著双眼,半睁著看我,似乎只不过去了几分钟,我应该是做了一个噩梦,可刚刚那个梦为什么那么真实。

不过,还好,这都是梦。

第二章,我写的这小说,比较难分类,说不清楚什么类型,只要剧情有意思就够了,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不知道为什么,中午做了那个梦后,我的头很疼,整个下午人都昏昏沉沉的。

时不时脑子还会冒出亦雯的奶子和墙上的血迹。

梦里面亦雯的胸一边大,一边小,小的那半边上面还有痣,不知道现实里亦雯是不是也这样。

就在我上课意淫的时候,一团纸条砸到了我的桌上。

我拿起纸条,回头一看,是坐我后面的宁袁焕丢的。

于是我摊开了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

【今天放学去哪里玩? 】

我抄起笔就写。

【今天我要回家打游戏,哪儿也不想去。 】

写完之后,我把纸条揉了起来,偷偷塞了回去。

【打游戏有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去见识一下大人的世界。 】

看着他又传回来的纸条,我只觉得好笑,爱钱动作片又不是没看过。

【什么大人的世界? 小电影的话我看得可比你多多了。 】

【不是这种低级的东西,真人出演的。 】

不知怎么,看着真人二字,我突然想起了亦雯的奶子,心突然扑腾扑腾的跳起来。

【偷窥? 】

【看不见,不过可以听声音。 】

【在哪? 】

【放学后你跟我来就好了。 】

【好。 】

传完纸条后,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

“林帅,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脸红得好厉害。 ”突然,讲台上的老师开口问道。

“没有。” 我连忙摇了摇头否认。

“身体不舒服该说就说,别强撑著。 ”

“没有,没有。” 我再次否认道,为什么脸红我怎么可以说呢。

“那我们继续上课,接着刚刚的讲...... ”

就在我打算接着走神的时候,身边的沈亦雯戳了戳我,给我传了张纸条。

【你没什么事情吧。 】

我转头看了看亦雯,再次想起她一边大一边小的胸,忍不住低头写道。

【没有。 】

【你的脸变得更红了。 】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只好选择了沉默,总不至于对亦雯说我梦见了你的胸吧,不过梦里亦雯口中那个小北着实让我耿耿于怀。

就这样,我没再和亦雯说话,一直到了放学。

“林帅,走。 ”

刚下课,宁袁焕就推搡着我,让我快点收拾东西走人。

“别急,别急。”

我连忙收拾东西,被宁袁焕拉着跑出了学校。

我们一路小跑,穿街走巷,来到了一栋不起眼的两层小房子前,由于我们学校临近郊区,这一片都还没有被规划,所以附近有很多两三层的居民自建房。

“这...... 是,是,哪? ”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命都没了一半,问道。

“小声点。” 宁袁焕小声说完,随后仔细扒拉了一眼房子。

“没错,今天来了。” 他兴奋的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就在我狐疑的时候,他拉着我到了房子背后。

“嘘,仔细听。”

看着他的手势,我连忙屏住呼吸,将耳朵竖起来。

“嗯,嗯。”

作为一个老司机,这种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没想到边上的这个家伙没有诓我。

接着,宁袁焕朝上面指了指,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们在二楼做的,二楼没有拉窗帘。”

“那你想干什么?” 我也压低了声音问道。

让我万万没想到,宁袁焕竟然从包里面拿出了一支伸缩自拍杆。

“我踩在你肩上,然后自拍杆伸最大,去录下来。” 宁袁焕解释道。

怪不得这种好事这小子会叫上我,感情是他需要人帮忙,偷拍是不好的,不过转念一想,这可是现场版的真人秀啊,哪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能忍住这种诱惑呢。

“录下来的视频记得发我一份。” 我对他小声的说道。

“好。”

随后,我们两个人开始合作,他踩上我的肩膀,用自拍杆将手机送到二楼窗户处。 我们两个就这样趴在墙边,一边偷拍,一边听着二楼中的动静。

“啊,有人。” 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女声尖叫,吓得我们两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随后,窗户被推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探出头来,一时间,我被这个人吓了一跳,因为她和林玎长得太像了,尤其是像中午我梦到的那个林玎,两个人简直一模一样。

咚咚咚。

有什么人从楼上跑下来了,我和宁袁焕也顾不上许多,捡起手机和自拍杆转身狂奔,要是被人抓住了,我们非得被打死不可。

......

“现,现在,不可能,追上来了吧。” 我靠着墙,大口大口喘着气。

“应该是的,我来看看手机拍的怎么样。” 说着,宁袁焕打开了手机。

“靠!”

听见他的一声咒骂,我也凑上去看了看。

窗户反光,白茫茫的一片,根本什么都没拍著。 今天下午白跑一场。

听着宁袁焕的骂声,我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著林玎那张脸,应该不是林玎吧,林玎和自己差不多年纪,没有那么大,那她到底是谁呢?

反正视频成这样也没法看了,我和宁袁焕随便说了两句便回家了,中午梦到了林玎,放学后见到了和她很像的一个人,难不成这中间有什么联系不成?

“哎呦,老姐,你怎么回来了?” 回家打开门,却突然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啊。” 老姐眉头一挑,冷着眼看向我。

“怎么会呢,老姐可是世上最疼爱我的人了。” 我连忙跑到跟前去凑近乎。

“别靠过来,一身汗臭味。” 老姐捂住鼻子,躲过我的一抱。

“好久不见,别害羞,抱一抱嘛。” 我可不顾对方的抗拒,死命的往对方身上黏。

“死开啦!” 她开始躲,我开始追,两个人围着房间打闹了一会儿。

“好了,说正事,别闹。” 没跑一会儿,她就停了下来,对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 看着一脸正经的老姐,我感觉到这事儿不简单。

“如果你姐我,想和别人谈恋爱呢?” 老姐问道。

“哼,就你? 谁瞎了眼会瞧得上你? ”我冷哼一声说道。

“你别闹,我说正经的。” 看着老姐亮晶晶的眼神,我知道她自己早已下定了主意。

“想谈你就谈呗,不管你想干什么,我都支援你,我可是你唯一的老弟。” 我拍著胸脯说道。

但老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突然击碎了我的防线。

“可,如果,这个人已经结婚了呢?”

“那我刚刚说的全都不算。” 我摇了摇头回道。

“追求爱情有什么错? 结了婚别人也可以离婚的。 ”

“那你倒是让别人先离婚啊,虽然我只是高中生,但也知道一些最基本的社会道德。”

“他老婆在国外,不在国内,没法现在就离。 他答应过我,等他老婆一回来就去办离婚。 ”

“那你等他离完婚再说不好吗?” 我看着老姐,突然有些疑惑,以前那个说走就走,行事果断的家伙去哪儿了?

“你还小,不懂这种感觉,我想无时无刻都和他在一起。” 说着这话的老姐,带着一弧微笑,眼里放着光芒,让我感觉很是刺心。

“对,我还小,反正我不懂,我就是不支援,我就是反对。”

说着,我拽起书包,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不想再看老姐。

“你是知道我性格的。” 老姐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的决定。 ”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你的决定告诉爸妈?” 我在屋子里反问道。

“因为姐姐相信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我像吃了个苍蝇那么难受,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以先别告诉爸妈吗?”

屋外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我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谁都拉不回来,如果你接受不了,爸妈肯定也不能接受,今天我回家就是想专门跟你说这件事的,不管你最后跟不跟爸妈说,

姐姐都不怪你。”

说完这番话后,屋外再没了动静。

我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老姐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 ......

“舅舅,舅舅。”

似乎有人在推搡着我。

“嗯。” 我连忙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公园,公园里面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耍,自己正坐在长椅上,一个小女孩正摇著自己的身子。

看着这个陌生的孩子,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舅舅,我要喝水。”

小女孩指了指我脖子上的水杯,水杯的一角标著“林岚”二字。

“这个?”

“嗯嗯。” 小女孩点了点头。

我连忙拿下水杯递给小女孩,舅舅? 她叫我舅舅?

正在我迷惑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冰凉的感觉。

“嘶嘶。” 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

“精神多了吧。” 一个女声在我背后响起。

“舅妈,舅妈!” 小女孩突然跳起来喊道。

我忍不住回头一看。

林玎! 此时的她拿着几袋霜淇淋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要吃这个草莓味的。” 小女孩扑在林玎的怀里,撒娇道。

“好,不过回去了可别告诉你妈。”

“好! 舅妈最好了。 ”说着,小女孩拿过霜淇淋就开吃了起来。

“怎么? 我脸上有什么吗? 一直盯着我看? ”林玎疑惑的说道,说着她坐在了我身边。

“你,不是撞墙了吗?” 我试探性的问道,她在墙上留下的那一片血迹我永远也忘不了。

“你睡迷糊了吧,我哪儿撞过墙?” 林玎白了我一眼,随后,将一根霜淇淋递给了我。 “试试这个出的新口味,好吃的话告诉我。”

我接过霜淇淋,有很多疑惑。

“快吃一口试一试。” 似乎是看我没动,林玎开始催促道。

“好的。” 我连忙点了点头,吃了一口。 “蛮好吃的。”

话音刚落,林玎就把我手上的霜淇淋抢了过去。 “好吃的话就是我的了。”

看着对方不嫌弃的一口咬下了我刚刚咬的部分,我觉得,刚刚那个小女孩叫的没错,我们的确是一对。

“我们结婚了?” 我问道。

“怎么? 结婚这么几年你后悔了? ”林玎再次白了我一眼说道。

“没有,没有,你知道沈亦雯吗?” 我试探性的问道。

“沈亦雯? 有印象,你高中同学吧,我们结婚的时候她可给了一个大红包,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林玎突然板著张脸问道。

“没有,我们之间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 我连忙摇头,可是心底的疑惑更重了,怎么回事? 林玎竟然不认识亦雯,那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吗?

“想来也是,你们两个人差这么多,就算你有心,别人也不会有那个意思。” 林玎想了想说道。

“对了,这个孩子是...... ? ”我试探性的问道。

“你忘记了吗? 你姐的孩子啊。 ”林玎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其实挺佩服你姐的,行事果断,大学上了一半说退学就退学,自己硬是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要是我姐有你姐的一半果断就好了。 ”

“什么意思? 退学? ”听到这话我连忙站起来详细问道,我姐向来是优等生,怎么可能会被退学?

“你忘记了吗? 当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家里逼问孩子父亲是谁,但她一直不肯说,你爸逼着你姐说,说如果不说就要断掉她的经济来源,没想到你姐干脆,直接退学开始出来工作养孩子,这么些年,她硬是没拿别人一分钱把孩子养到这么大。 ”林玎感叹道。

这的确是我姐会做出的事情,不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

不知怎么回事,下一刻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帅,要不要吃饭?” 屋外传来了老姐的声音。

刚刚,也...... 是梦?

相关推荐